第六百零二章博物馆惊魂夜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洛林看着那个伪装,不禁心中奇怪:薇拉这个傻丫头什么时候变聪明了,有这个心眼儿了。居然会玩金蝉脱壳的把戏?

    而且,她人去哪儿了?

    就在他正自思付之时,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就听门外响起了一片嘈杂的脚步声。

    紧接着,响亮的人声也响了起来。

    那声音极是杂乱响亮,就像是有四五十个肺活量充足的大妈在菜市场里地为了一分钱讨价还价一般。

    洛林侧耳听了一下。听那声音当中,好像也有雪莉蜜儿等人的声音。尽管她们拼命地阻挡,但是很显然人少无力。根本阻挡不住。只能是拼命地大声喊叫,以便给房中的两人示警。

    洛林耸然变色,心中暗道:“这是什么回事?”

    希尔梅莉娅也是做贼心虚,有些惊慌看了他一眼。

    洛林呲牙一笑,道:“不用担心。”

    说着,一侧身,站在了客厅的中央,然后掏出了手枪,打开保险,冷冷地看着大门。

    爵爷并不一个理想主义者,每天光是做醇酒美人的美梦,然后遇到了问题,就开始哭天喊地,企望着什么老天、父神、包炭头,海瑞什么的,给自己出头。从来都不去自己想办法解决。

    洛爵爷则不然。

    他一向都是强硬分子~

    他不出去耍流氓,就已经是别人要烧高香的了。

    现在居然还有人想要跑到他面前来,来耍流氓,想要夺走他守护的人或东西?

    那么洛爵爷可一点儿也不会客气。

    不管是谁,都必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希尔梅莉娅见爵爷居然直接来横的,要耍流氓,当即吓了一跳。

    她急忙伸手按下洛林的胳膊,道:“现在情况还不清楚,你不要动不动就拔枪拔刀的。”

    洛林一叹,道:“我就是知道情况还不清楚,所以才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希尔梅莉娅却是用力地按着他的胳膊,道:“洛林,你听我说,这里是圣城,大家都是要讲道理的。你不许乱来~”

    洛林愕然地看了她一眼,道:“英雌,我以为你当了这么多年的政治家了,应该明白道理了。咱们出来混这么多年,你见谁讲过道理啊?

    大家出去耍流氓,全都是讲权势的~

    谁手里有钱,手下的小弟多,手里的家伙厉害,谁就牛叉~

    你现在却说要跟人讲道理?

    这不明摆着透露出来你心虚没后台吗?”

    希尔梅莉娅见他这个时候,还给自己贫嘴,当下秀眸一瞪,娇声嗔道:“这里的人全都是教廷的圣职人员。不管你怎么说,今天都不许给我乱来。”

    洛林叹了一口气,道:“好吧,好吧。我尽全力也就是了。只要她们不乱来,我也不乱来~”

    说着,并没有将手枪收起来,而是将枪口朝上,往肩上一搭。那意思很明显,如果对方敢乱来,那洛爵爷可是非要大乱特乱地乱来一场不可~

    希尔梅莉娅看了他一眼,但是却也并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她心中知道,这也已经是洛林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

    毕竟他现在在教廷里面仇人无数,要他捆起双手来,任人鱼肉。纵然是父神来了,也是不可能劝的动的。

    洛林还没有愚蠢到把自己的生命完全交到别人手中的地步~

    就在此时,就听‘咣’的一声巨响。

    雪莉蜜儿等人阻拦不住,那扇大门已经被人给闯了开来。

    紧接着,数以十记的修女们手执着长棍木杖,气势汹汹汹地杀了进来……

    ×××××××××

    在明亮的街灯照耀之下,雷欧带着小白,快乐地走在大道之上。

    偶尔有路过的行人或者牧师们投来怀疑的目光,但是雷欧早就已经习惯面对这种怀疑。

    想要让对方不怀疑,那么就要表现的比对方更加自然。

    他坦然地面对对方的目光,甚至以一种更加好奇的目光,回望回去。

    一般情况下,对方看到他清澈的眼神,就会收回目光,然后给自己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这个孩子一定是附近谁家贪玩跑出的吧?”

    再加上,他身上穿着的华贵衣着,一看就知是非富即贵。而富贵家门里面一般都是规矩多,门槛高,很难缠的。,

    大家看了,也全都不愿意多生事非。于是,就收起了怀疑,接着继续低头赶路。

    因此上,尽管路上碰了好几个人,但是雷欧却全都轻而易举地摆脱了。

    他带着小白很轻松地就穿过了神殿的后院,沿着绕过几条小道,来到了前方的大广场之上。

    此时,大广场上空无一人,四下里一片的寂静。

    雷欧站在广场上之时,不禁犹豫了一下,然后又掏出了地图,然后摊开在大理石地板上,借着灯光,仔细地查看起来。

    “这里是神殿,这里是钟楼。这里是圣母教堂……”

    最后,他白胖的小指头点指着其中一个建筑,欢喜地叫道:“啊哈,小白,你看博物馆在这里。”

    小白认真地瞄了两眼,不管看懂没看懂,当下也是欢快地连连点头。

    如果大公在的话,看到自己的儿子居然这么热爱学习,要连夜参观博物馆,估计就会要感动的失声痛哭起来。

    要知道,他当年可是连听到书房两个字,就要头痛半天的~

    这个儿子比起他来,可是要出息了不止一倍两倍的~

    雷欧当下辩了辩方向,然后站起了身来。道:“好了,应该就是这条路。咱们走吧~~”

    说着,收起了地图,然后带着小白一拐弯,向着旁边的一条岔道走去。

    此时整个城市已经进入了沉沉的睡眠当中,静的可怕。

    只余下他们两个走路之时,发出的清脆的脚步声。

    漆黑的深夜,一个白胖的小男孩,一头白色的小象。外加不住回响的脚步声。这怎么看,怎么像是一部惊悚的恐怖鬼片的场景。

    但是这两个小家伙也是人小无知,极其的傻大胆。

    他们丝毫也是不知道害怕,甚至是有些欢快地走进了黑夜当中。

    一个在旁边哨所里面守夜的牧师正在打瞌睡,一下子被他们的脚步声惊醒了,但是看到他们两个的身影从自己的身边经过,还以为是自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当下摇了摇头,灌了一口酒,然后又睡了过去。

    雷欧两个按着地图的指示,向前走去。

    又过了一会儿,他们如愿地来到了那幢建筑之前。

    只见上面写着‘梵帝诺大博物馆’。

    那一行硕大的金字在夜晚也是烁烁放光,离的一里多远,都可以清楚地看到。

    雷欧来到了那个大门之前,站定之后,仰起了脖子,看着那高大雄伟的建筑,轻声赞叹道:“哇,这个可是真大啊~”

    但是随着目光下移,却失望看到那大门此时已经是紧闭了起来。

    他不禁骂了一句脏话。但是随即却又条件反射一般飞快地捂住了嘴巴,左右看了好几眼,确认凯瑟琳并不在身边,这才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没有那个八婆在身边管教着自己,虽然很舒服,本来应该高兴的跟个神仙一样,但是自己却为什么会觉的有些不习惯呢?

    小白看了那大门一眼,却是一仰长鼻,露出了鄙夷的神情,什么破门~哪怕是再坚固一百倍,但是在小白大爷的眼里,那全都是神马和浮云~

    它也是不管不顾的性子,当下后腿在地上用力地蹭了两下,晃了晃自己硕大的脑袋,活动了一下筋骨,就要冒冒失失地向着大门猛冲过去,打算用这种粗暴的方式,将那大门直接撞开。

    雷欧当下急忙伸一手,用力地将它拉住。道:“小白,小白。别这么冒失。听我的。”

    老大发话了,当小弟的,自然是不能不听。

    小白当下屁股向下一压,急忙刹住了车。

    雷欧看着那坚固的大门,犹豫了一下,道:“跟我来。”

    说着,他一转身,沿着博物馆高大的墙壁,向后绕了过去。

    小白很是有些莫名其妙,甩了甩小尾巴,然后也是急忙跟了上去。

    两个小家伙走了大半天,这才绕到了博物馆的后门。

    他们当即惊喜地发现,尽管那后门也是紧紧地锁着的,但是旁边的窗户却是半开着的。

    雷欧当即低低地发出了一声欢呼,然后快步地奔了过去。

    但是到了跟前,他这才发现,那窗户虽然开着,但是以他腿短身小的个头,蹦了几蹦都是够不着窗沿的。,

    不过小公爷那是何等样人。东家打狗,西家撵鸡,再到南家打他们家小盆友的狠角色,这点儿困难岂能难得倒他?

    雷欧一转身,然后招了招手。

    小白极是利索地奔了过去,然后长鼻子一伸,托着雷欧的屁股,就将他高高地托了起来。

    雷欧很是轻松地就从窗户翻了进去,但是翻进去之时,因为里面太黑,他却没有看清地面,当即摔了一个屁墩,痛的他失声大叫了一声。

    那儿童特有的清脆叫声,回荡在空旷的大厅当中,极是响亮。

    房中的一个正在忙碌的黑影立时警惕地停了下来。

    那人略略犹豫了一下,侧耳听到了有声音从后面传来,当下也不怠慢,手提着一件武器,寻着声音,悄悄地走了过来。

    雷欧此时揉着屁股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低声嘟囔了几句,然后就向着后门摸过去。摸黑打开门,向着外面一招手。

    小白早就在外面眼巴巴地等着,一见门开,当即就飞地窜了进来。

    雷欧探出头去,谨慎地左右看了看,见两边的道路上都是空旷无人,这才急忙一缩头,然后“咚”地一声,将门紧紧地关上了。

    这大博物馆当中极大,空旷辽阔,一眼望不到边际。

    而且里面摆满了教廷千年以来收集起来的各种各样的珍贵物品。

    借着窗外透过来的微弱光芒,可以看到,那些物体呈现出奇怪的形状。

    雷欧在前,小白在后,两个小家伙对望了一眼。

    然后雷欧伸出小胖拳头,小白伸出了长鼻子,依照着惯例,在空中轻轻一碰,庆祝了一下。

    就在此时,一个黑影从一边闪了出来,高高地举着棍子,毫不留情地就朝雷欧的脑袋敲了下去。

    雷欧听一阵凌厉的风声在脑后响起,当即吓了一跳。

    但是他可是帝国第一贵族世家出身。

    所谓的贵族,第一条就是要学会耍流氓,打群架。

    大家当贵族的,凭什么什么活都不干,整天骑在老百姓的头上作威作福?

    要是不会两手,早就被他们用粪叉给收拾了~

    雷欧从三岁的时候,别人还在玩尿泥,他就要起早贪黑地开始习武了。

    因此上,他这反应也是极快。

    从听到风声的第一时间,就一抱头,然后一个懒驴打滚,着地就要滚出去。

    就在此时,却听那风声猛然一下停下了。

    紧接着,一个声音迟疑地响起。

    “雷……雷欧……”

    雷欧此时却是不敢怠慢,滚出了数尺之后,这才停了下来,

    他一边气急败坏地大骂着,一边从怀里抽出了手枪。

    此时猛然听到那声音,觉的有些熟悉,却也是一怔,停下了手来。

    他眯起了眼睛,并没有回答,而是谨慎地反问道:“你是谁?”

    此时,那人收起悬在半空的武器,然后从黑暗当中走了出来,没好气地道:“你这个小坏蛋,是我了~”

    说着,抬起手来,在他的脑门上重重地敲了一记。

    那手法又准又狠,而且极其的老练。

    雷欧痛的大叫了一声。但是随即却也完全放松了警惕。能这么敲他的,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而对面这个绝对是其中之一。

    此时,光芒洒下。照在那人的身上,显出了凹凸有致的优美轮廓,和一头……一头湛蓝如海的滑顺长发。

    雷欧没好气地收起了手枪,悻悻地道:“薇拉,你跑到这里干什么?”

    他说到这里,不禁顿了一下,然后脸上露出了怀疑的目光,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薇拉,然后慢慢地道:“难说说……”

    薇拉当即被吓了一跳,然后道:“我……我……我……”

    她猛然反应了过来,当下色厉内恁地一叉纤腰,转开了话题,道:“我……你管我干什么?我倒要问问你,你来干什么?”

    雷欧黑漆明亮的大眼睛转了转,然后摸着肥肥的小下巴,‘嘻嘻嘻……’的奸笑了起来,道:“噢~~~我知道了……嘻嘻嘻嘻……”

    看到他的模样,薇拉一时大羞,脸红的像是要滴下血来,最后一顿纤足,道:“好了,好了。你干什么,我就是来干什么的。”,

    两人对望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大笑了起来。旁边小白左看看,右看看,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也是一咧嘴,跟着傻笑了起来。

    两人笑着笑着,突然同时笑容猛地一敛,然后异口同声地道:“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啊~”

    说完之后,两人立时就挽起了袖子。

    就在此时,猛然间就听外面响起了一阵凄厉的警报声。

    ‘呜~~呜呜~~~‘

    那声音尖利刺耳,极是难听。纵然离的尚远,但是却还是将两人一象给吓了一跳。

    但是他们站在黑暗当中听了一会儿,薇拉轻声道:“不是我们这里的。“

    雷欧也是赞同地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小白却是过于紧张,屁股微微动了一下,将旁边的一个半身雕像给碰倒了。

    众人一时来不及去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雕像摔倒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紧接着,就听凄厉的警报声在耳边响了起来。

    “呜~~呜呜~~~”

    雷欧当即吓的魂飞魄散,这一次绝对是在自己的身边了。

    他犹豫了一下,当下掏出了一包东西,然后兜头就朝小白的头上洒了过去。

    薇拉惊奇地发现,原来那是一包金粉。

    小白和雷欧也好像是练习过的——注,当初洛林看到他和小白两个像是泥堆里扒出来一样,就是这个原因。

    他们两个去练习这个了。不过因为金粉太贵,他们就用了泥土来代替的。

    这一人一像,以最快的速度抹好了金粉,然后摆出一个标准的‘奋发向上’的姿势,站在那一系列的陈列物堆中。

    很显然,他们已经早就做好准备,以防万一的时候,就混进去,假装成雕像。

    薇拉看了,当下很是有些哭笑不得。心中暗道:怪不得凯瑟琳一直教训他,这小流氓的灵机劲儿都用到这里来了~

    但是此时,就听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而且屋内也越来越明亮了起来,很显然,那些侍卫看守们马上就要进来了。

    雷欧见薇拉仍然不动,当下急的瞪着眼睛,低声叫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啊?快找一个地方藏起来。”

    薇拉此时也是反应了过来,急忙一伸手将那摔倒在地上的雕像重新放好,然后一纵身,施展魔法,飞到了房粱之上。躲在那屋顶的黑暗当中。

    雷欧看到这里,羡慕的大眼睛都要直了:没想到这魔法居然这么好用~

    他回过头来,向小白低声说道:“小白,你等着看吧,回头我也一定要学会几手魔法玩玩。”

    小白也是一脸的羡慕,当下低低地‘嗷’叫了一声,也是连连地点头。

    就在此时,就听‘咣当’一声巨响。

    十名名看守已经高举着火把,圣杖冲了进来。

    博物馆中顿时明亮了许多。

    只是这个博物馆占地极广,千年以来收集的物品也是极多。

    尽管有些光亮,但是却像是在森林当中,照不了多远的距离。

    警报响起,那些守卫们却也不敢放松,一边提着灯笼火把,一边骂骂咧咧地在博物馆中搜查了起来。

    只是这里是圣城,承平千年之久,又有谁会想到,会有人胆大包天,居然敢打这里的主意。

    纵然是那些守卫们也全都是以为哪儿又跑来了老鼠,触动了警报。

    他们举着灯笼火把,在博物馆里巡视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异状。

    其中一名守卫不禁是怒骂了起来,道:“那帮该死的圣术法师们,真是一帮傻蛋。连个警报法术都不会施法了。一直出这个错报误报的狗屁事情~”

    其余众人也不禁是失声痛骂,大家好容易才睡一个觉,就这么吱吱哇哇地把人给吵醒,简直就不是人干的事情~

    旁边一名守卫却是提着灯笼,站在雷欧与小白的跟前,好奇地看着他们两个。

    房顶上的薇拉立时紧张地握紧了手中的法杖。

    此时旁边一名守卫却是叫道:“喂,夏尔,你干什么呢?”

    夏尔叹道:“这是谁送来的雕像,居然这么逼真~”

    那守卫当下也是提着灯笼走了过来。

    他举着灯笼在雷欧和小白身上照了一下,然后哂然道:“你管这个干什么?也许是谁新送来的吧。走了,走了。你不困,我还要回去继续睡觉呢~”,

    说着,一转身,就向着门口走去。

    夏尔犹豫了一下,略有些好奇地伸出手去,想要去摸一下那个雕像。随即却看到那个金色的孩童猛地睁开眼睛,狠狠地瞪自己一眼。

    “鬼……鬼啊~”他当即吓了一跳,惨叫了一声,脚下一软,差一点儿没尿到裤子里面去。

    旁边众人立时也是吓了一跳,全都向他看来。

    其中一人厉声问道:“夏尔,怎么回事?”

    “我……我看到他……他用眼睛瞪我……”夏尔惊魂未定地指了指那雕像,却见那个孩童仍然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

    “哈哈哈哈……”旁边众人听了,全都呲牙咧嘴地笑了起来。

    大家在这里守卫多年。他们知道,在这个森森然地方,人们总是免不了有些神经质。

    “是啊,是啊。我已经看到了,我面前就是一个胆小鬼……”有人阴声怪气地笑道。

    旁边的队长也是强忍着笑道:“好了,大家别笑了。夏尔。你也快过来吧。要知道这里的东西有不少可都是沾着斑斑血迹的。说不定真的有鬼魂什么的附在上面哟。小心他今天晚上去找你……“

    说到后来,他的语气中也是带着森森然的味道。

    夏尔回头看了看四周,见那些雕像,战甲,以及各式各样的陈列品,不禁打了一个冷战。然后不由自主地感到身上发冷,搂紧了胳膊。

    他也不顾队友们的嘲笑,疾步向着众人就跑了过去。

    众人笑闹着走了出去。

    随着大门发出了‘咣当‘的一声巨响,紧紧地关闭了起来。

    整个博物馆立时陷入了黑暗当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