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接头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五百九十七章接头(求票~!)

    洛林转头看了那个老头儿一眼。

    但雷斯特不再搭理洛林,只见那个白胡子的老头儿仍然坐在桌边,美滋滋地品着茶,甚至是自娱自乐地轻声哼起了歌剧《智计无双大首相的六次出山远征》当中那个著名的选段:“我正在城楼观山景,突听的城下乱纷纷,旌旗招展空幡影,原来是阿尔摩哈德发来的兵……”

    他一边轻声唱着,一边左手轻轻地打着桌子,给自己打着拍子。神态悠闲之极,真的就像是一个在休假中的老头子。

    洛林不禁一阵无语,这个老家伙不仅唱,而且居然还把词儿给改了,变成吹嘘自己的故事。真是有够不要脸~

    阿尔摩哈德人来的时候,这个老家伙还在离枫叶丹林好几百里远的山沟里面打野猪那,洛林在心里暗自腹诽雷斯特。

    但是面对这个跟比自己还要不要脸的老家伙,洛林也是无计可施。

    在厚黑学这一方面,洛林虽然自己做的已经不错了,但是和厚黑的炉火纯青的雷斯特比起来,洛林还是太嫩了,经验数次证明,和这个老家伙斗气,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就算是洛林偶尔能呛住雷斯特一回,这个老家伙还能祭出最厉害的一招扳回胜负——去阿黛儿那里告洛林的黑状。

    每次阿黛儿都会被自己奸夫……呃,不是,自己的男朋友,和自己外公孩子般的斗气,给搞得哭笑不得,结果为了平息事端,只能是洛林挨阿黛儿一顿批评。

    总之一句话,不管怎么样,最终反正总是洛林吃亏。

    时间久了洛林早就学聪明了,看着这个老家伙神游天外的样子,他当下一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雷斯特看了,立时停了下来,疑惑的问道:“你去哪儿啊?这马上就要天黑了。”

    洛林也不停步,道:“心里烦,我出去走走。”

    雷斯特不禁幸灾乐祸地呲了呲牙,然后道:“等一下就要开晚饭了。要是赶不回来吃饭,可别说我没有提醒你啊~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的,哪像我年轻的时候……”

    洛林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知道,知道了,您老英明神武,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说着,就走出了门去。

    雷斯特挠挠头,虽然洛林说的是赞美词,但怎么听着好像不是好话?

    雷欧看了,当即犹豫了一下,看洛林已经消失在了门外,黑亮的大眼睛狡黠地转了两下,然后拍了小白一巴掌,也是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站起身来,走了两步,结果却发现不对,回头一看,却见小白仍然一脸的傻相,抱着那一盘子的水果,大吃不己。时不时地就抄起一串葡萄,苹果什么的塞进嘴里,直吃的眉花眼笑、异常开心。

    看自己的小弟这么不上道,雷欧顿时觉得很没面子。

    当下奔了回去,然后跳了起来,对着小白的脑袋就是一个暴栗,道:“走了,就知道吃,你也不看看你都胖成什么样子了~怪不得妮可最近总说厨房不丢东西了,你的屁股比厨房的门都宽了。”

    说完之后,甩了甩有些发疼的手指。在此同时,却也是一种奇怪的成就感涌上了心头。

    他不禁是心中暗道:怪不得妮可她们那些个八婆们动不动就喜欢敲人脑门呢,这感觉果然是不错,不过貌似整个总督府里面,也有小白能让他敲,遇到其他人雷欧都是被敲的命。

    小白皮糙肉厚,虽然并不在乎,但是却也是伸了鼻子在额头上揉了一下,一脸的委屈地看向了雷欧,只是却仍然是舍不得放开面前的盘子。

    雷欧一顿脚,怒声威胁道:“小白,要是再这么吃下去,回头每天给我跑五十公里越野,好好地减减肥。”

    “五十公里越野?”小白听了,立时吓的魂飞胆丧。

    它可是知道那可地狱一般的训练,跑一次下来,累的舌头都是要吐的跟条狗一样。

    小白大爷一向是又懒又馋,能躺着绝对不会坐着的主儿,又怎么会去受那个罪。

    它看了看面前的盘子里的水果,发现这里面的东西自己已经是吃的差不多了,因此上,当机立断,极其果断地对着那盘子重重地一推。,

    在它的大力之后,那个盘子当即被远远地推开,撞在对面的墙壁之上,发出了咚的一声巨响。

    雷欧当下得意地哼了一声,然后勾了勾手指,道:“走了,咱们也出去逛逛。咱们好容易来一趟教廷,总得要四下参观一下不是?”

    小白无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晃着自己肥大的屁股,跟在雷欧的身后,向门外去去。

    雷斯特也不理他们,只是端着茶杯送到了嘴边的时候,停了一下,然后说了一句道:“你们出去的时候,可一定要早一点儿回来。”

    雷欧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知道,知道了。”

    小白看了,也是学着雷欧的模样,很是人模狗样地挥了挥长鼻子,不耐烦地‘嗷’地叫了一声,很显然表示,自己也是知道了。

    看着他们消失在门外,薇拉歪着头想了一下,然后也是伸出了双手,在胸前轻轻地碰着那双如春葱一般的食指,结结巴巴地道:“老……老师……我……我……”

    雷斯特当下长叹了一声,道:“知道,知道,你也是要出去对吧?”

    薇拉犹豫了一下,然后慢吞吞的道:“我……我想去看看梅莉娅和美琳娜她们。”

    雷斯特听出她语气好像有些不太对,当下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见薇拉眨着她那双会说话一样的海蓝色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己,丝毫也是看不出什么破绽,当下也是只得道:“知道了。你也去吧……”

    薇拉当即欢呼了一声,然后伸手拎着长裙的下摆,转身就奔了出去。

    只是一会儿的工夫,这个房间当中也就只剩下了老雷斯特一人。

    他也是丝毫不在意,事实上,如果不是他的身份特殊,他也想要出去逛上几圈的。

    这就像是牧师们窜到魔法师的地头上,然后到处地乱窜闲逛一样。如果是一般人,倒也算了。但是你牧师跑到那里到处地乱伸鼻子,难免是招人的反感。

    同样的道理,身为魔法师,在这牧师的地头上,多多少少都要表示一下尊重,如果没有人陪同的话,最好还是老实一些的好。

    老雷斯特尽管厉害,自恃身手,但是却也不是一个傻瓜。基于以前魔法师与牧师们之间的矛盾,教廷能让他进来,住在贵宾馆里,就已经是相当的大度了。

    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既然他们给面子,自己当然也不能不识好歹不是?

    虽然雷斯特对梵蒂诺城很感兴趣,听说城内布置了好几个威力强大的法器,有两件还是神魔大战的时代流传下来的,但也只能按下好奇心,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呆着。

    老雷斯特此时惬意将双腿放在了桌子上面,然后向后一躺,右手在腿上轻轻地打着拍子,继续唱道:“你到此处,我并无有别的敬。早预备着羊羔美酒,等着犒赏你的三军。到此就该把城进,为什么你犹疑不定、进退两难、为的是何情?……”

    在阿黛儿排演这出戏的时候,他也是跟着很捧了多少场的,也算是职业票友级别的,这个时候唱出来,曲调悠扬、韵味十足,极有那种歌剧当中那位大首相‘运筹什么什么之中,决胜什么什么之外’之时,那种从容不迫的味道。

    ××××××××××

    由于打听清楚了,这座城市当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禁区,那些不让乱进的地方,自然由圣殿骑士把守的紧紧的,只要是没人把守的地方,都是可以随意参观的。

    洛林出了门去,当下也不用顾虑什么。

    他按照记忆的道路出了后殿,大摇大摆地向着大广场走去。

    就在他出了后殿,走过花园那道拱形的月门之时,与两名低阶的黑袍牧师擦肩而过。

    洛林并没有回头,但是却突然感到手腕处一震,那柄战魂剑好像是略略跳动一下,紧接着,脑海当中就浮现出一个奇怪的景像。

    那两名黑袍牧师向前走了几步之后,然后对望了一眼,又一转身,远远地坠在自己的身后。’

    洛林心中一动,他知道这是战魂剑在向自己示警,那两个黑袍的牧师有问题,而且很可能是冲着自己来的。,

    但是他并没有停下脚步,仍然是装做无事一样,慢慢悠悠地向着圣保多禄大广场走去。

    此时,已经是夏日,虽然天色略晚,但是仍然是一片的明亮。

    这个季节正是一年中朝圣者最多的时候,广场上到处都是聚在一起的人群,有的围着牧师在交谈,有的漫无目的的闲逛,有的干脆铺开毯子,准备在广场赏露宿。

    洛林身上穿着普通的衣服,顶多只是华丽了一点,但穿的比洛林还好的人也到处都是,洛林混杂在其中,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游客一样,丝毫也看不出什么不妥,也没有人能从他那一身装扮看出来他是一位名震天下的铁腕总督。

    他在大广场上来回地转了两圈之后,却是不由皱了皱眉头。

    虽然他在人群当中变幻了几次身法,而且还特意挑选人多拥挤的地方走过,但是却发现那人的跟踪术也是极高,仍然紧跟在身后,始终都没有被自己给甩掉了。

    洛林抬头看了看天空,此时天已经近黄昏,太阳西沉,将天边的晚霞全都染成了一片瑰丽的红色,看上去极是美丽。

    那美丽的景色,引的路上行人们纷纷驻足观看。

    但是洛林却无心观赏。按照他自己制定(照抄)的中情局谍报人员接头的规矩,如果今天接不上的话,出于保密的原则,他就只能是等到三天以后了。但是那个时候,谁知道又会出什么事情?

    信息对洛林来说很重要,在这个竞逐下任教宗宝座的关键时刻,洛林对教廷内部的形势却不甚了了,尤其是这很可能会牵涉到希尔梅莉娅,目前这种情况让洛林很不安心。

    想到这里,他不禁焦急了起来。

    他略略定了定神,然后来到了大广场正中,然后仰起头来,看着那个巨大的方尖碑的顶端,怔怔地出了一会儿的神。

    跟在他身后那两名牧师不禁对望了一眼,尽皆感到奇怪。难道这位爵爷真的就是出来闲逛游览的?他可已经漫无目的在大广场转了两圈了。

    就在此时,洛林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

    这个懒洋洋的动作在圣城,在这个神圣的大广场上显然是很不合适,说白了,就是不恭敬。

    这引起了旁边的朝圣者的反感,他们立时感到有些不满,并且将自己的不满表达了出来,向着洛林投来了愤怒的目光,有的人还攥着拳头,想替父神教训教训洛林。

    洛林也是不好意思,连连地陪着笑,然后在众人的目光当中,一转身快步离开了。

    那两名黑袍牧师见此,也是急忙跟上。

    看到他的那个动作,原本早就已经等在某个暗处的一个人影猛然抬了一下头,但是随即就恢复了平静。

    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两名黑袍牧师跟着洛林的身后,尾随而去。但是却并没有出声,而是冷静地四下看了看,然后将帽兜带在了头上。

    这种打扮在圣城非常多,几乎随处可见。这种伪装虽然简单,但是却极其有效。除非有人敢极其无礼地上前,将他的帽子取下,否则绝对是看不到他的面容。

    他戴好帽兜之后,又四下地看了看,确认无人注意到自己,这才慢悠悠地向旁边的一个小道走去。

    那有一个近道,可以到后备的接头地点去~

    洛林沿着大道走了一段,然后看到旁边出现了一条小教堂,当即不假思索地一转身,就走到了那教堂的门口处。

    那两名黑袍牧师见此,也是急忙跟了上来。

    洛林也不回头,只是听到他们的脚步声,然后在心中估算了一下,就在他们距离自己只有十余步的时候,当即猛然回过了头去。

    只见那两人未及防备,脸上有些惊慌的神色,但是随即却又是假装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

    洛林看着他们狼狈的模样,不禁心中暗骂:小样儿~就这点儿水平也敢跟踪爵爷,我手下随便找个菜鸟都比你们强,真真是不知道死活~

    但是他却也不说破,而是冷冷地瞪着他们。

    那两人很是有些尴尬,只能是假装若无其事地从洛林面前走了过去。,

    洛林一直盯着他们的背影,那两人就感到背如刺芒,只能是硬着头皮,慢慢地向前走去。

    跟前用不善的目光瞪着他们的,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凶戾总督,死在他手里的主教祭司长足有上百人,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就在此时,教堂的晚钟敲响了。

    ‘当,当当当……’

    那钟声悠扬优美,极是动听。

    随着那阵阵的钟声响起,分布在圣城当中的,大大小小的教堂也是敲响了各自的晚钟。

    那些钟声交织在一起,变成了一股巨大的声浪,响彻了整座圣城。

    这也是圣城的特色之一。

    每当早晨,中午,傍晚这三个时刻,全都是会敲响钟声,告知时间。

    洛林听到那钟声,略略停顿了一下,然后一转身,向那教堂走了过去。

    他推开了那沉重的橡木大门,走了进去。

    大门随即在身后关上。

    由于天色已暗,而且还没有到点烛的时间。教堂当中极是昏暗,几乎不能视物。

    洛林知道,从此时开始,自己有十几秒的时间,可以隔开跟踪者的视线。

    他在门口处站定,而此时,一个黑衣人也是沿着过道,慢慢地向着外面走来。

    在两人擦肩之时,那人已经不动声色地将一份文件交到了洛林的手中。

    洛林也不看他,只是低低地说了一句:“辛苦了。”

    那人身形一滞,但是却也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洛林也没有回头。只是握紧了手中的文件,那文件沉坠坠的,压手~

    他不禁有些感慨:这个人打入了教廷的内部,这些成果,得要付出多少的艰辛。而且还得时刻保密,一个不慎,就会有万劫不复的危险。简直就像是在走钢丝一样。但是对此,自己却也只能向他说一句‘辛苦’。

    但是随即洛林想起一事,然后又接着道:“对了,你知道那个有高墙的地方在哪儿吗?”

    那人愣了一下,然后以一种好像是压抑着笑声的语调,低声道:“出去买一份地图就知道了。”

    说完,两人就已经是错身而过了。

    洛林愣了一下,然后哑然失笑。

    那人继续向前走去,而洛林也是走向了教堂中间的讲台。

    此时,大门轰然洞开,那两名跟踪者显然是已经反应了过来。

    他们飞快地跑了回来,然后打开大门,走了进来。

    但是就在他们眯起眼睛,适应着教堂当中昏暗的光线的时候,那名黑袍人已经悄悄地从旁边走了出去,早已消失在他们的视野当中。

    等那两个跟踪者适应了教堂里昏暗的光线之时,却只能看到洛林在那教堂的布讲台前,向着中间的雕像行了一礼,然后又扔了一个金币在旁边的募捐箱里。

    他听着身后,那两名跟踪者气喘吁吁,像是风箱鼓风一样的声音,不禁心中暗骂:活该~要是累的你们这些个家伙全都得了肺炎,死翘翘那才有的好瞧呢。

    他行了礼之后,一转身,向着门口走了过来。

    那两名跟踪者一时不知所措,看洛林来到了身前,这才醒悟了过来。急忙向两边一闪,让开了道路。

    洛林看着他们一脸的汗水,累的舌头都快吐出来了,当下低声骂了一句:白痴~

    然后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

    那两个知道自己已经完全暴露了,索性也不再装模作样,干脆就大大咧咧的跟在洛林身后,洛林走他们也走,洛林停他们也停。

    洛林对教廷人员的职业素质彻底是看不上眼了,一点业务水平都没有。

    洛林完成了任务,当下也不多留,只是为了避免露出破绽,又是一路慢慢地闲逛着,完完全全把自己当作了游客,中间为了迷惑那两个家伙,还很是故意找人说话。

    什么‘今天天气很好了,就是下了三天的雨。’‘松树上面长着蘑茹,母猫对着月亮长啸……’等等之类的,很是胡说八道一顿。

    那话引的答腔的路人很是莫名其妙,还以为是遇到了疯子。

    但是却如愿地让后面那两个跟踪者累的像狗一样。

    在两个跟踪者看来,洛林是疯子吗?当然不是。那他说的这些话一定都是别有用意的,像母猫,蘑菇什么了,绝对都是暗语。,

    他们两人要一字不漏的记下洛林和路人的对话,然后还要记住和洛林说话人的相貌,仔细观察他们有没有可疑的地方。

    最后,被洛林拉住闲扯的人实在太多,两个跟踪者这一心几用,让他们两个脑子超负荷疯狂的运转,差一点儿当时就要疯掉了。

    尽管这样,但是当洛林又回到了后殿之时,他们两个也已经是口吐白沫,眼睛珠子没有焦点,不住地胡乱转圈,一把一把地扯着自己的头发,口中不住地喃喃地嘟囔着‘母猫,月亮,巨龙,财宝,月桂花,夜莺……’等等之类的暗语,整个人完全陷入了崩溃的边缘。

    洛林走回到自己的住处,却见已经有人将晚饭送了来了。

    教廷可是按照最高的规格来接待洛林和雷斯特他们的,摆上餐桌的都是名贵的菜肴的,旁边放着精选的红酒和果汁。

    这些菜让雷斯特看的就咂舌不已,跟这个比起来,法师协会提供的工作餐就像是乡下的路边摊一样简陋,这让雷斯特感觉很不平。

    都是公款吃喝,怎么待遇相差就这么大?难道说法师协会的家伙把餐费自己昧起来了?

    雷欧小白两个围在桌边,正为了水果零食什么的争抢个不停。

    他们两个全都是像是从泥堆里扒出来一样,脏的像泥猴儿一样,也不知道他们跑到什么地方野去了。居然能把自己搞的这么脏,也实不容易。

    而旁边老雷斯特正一边品着红酒,一边用刀叉吃着七分熟的小牛嫩腰。那肉烤的极好,尽管隔的尚远,却仍然可以嗅到那阵阵的香味。

    洛林四下看了看,然后道:“薇拉呢?怎么没有看到她啊?”

    雷斯特优雅地品了一口红酒,和着酒将那酥嫩的牛肉咽下去,仔细品位了一会,这才道:“她去梅莉娅那里了。而且还特意让美琳娜跑过来,说了一声,说今天晚上就住她们那里,不回来了。”

    洛林听了,当下耸了耸肩。然后也是坐了下来。

    众人吃过了晚饭之后,雷斯特回去休息。

    洛林则是拿出了那份文件,然后借着灯光略略翻看了一下。那文件极是珍贵。

    由于原来卡拉多斯红衣大主教暴毙身亡,手下势力土崩瓦解。各方的红衣大主教们看出便宜来,纷纷向着这些势力伸出了橄榄枝,大加招揽。招揽不到的,就想办法灭掉。

    卡拉多斯的手下要么改投门墙,要么身首异处。

    那个潜伏者手下势力也算小成,而且为人处事极为得当,因此上,很受众位红衣大主教们的重视,纷纷大加招揽。

    而他却也是待价而沽,利用自己得天独厚的条件,四下打探,几乎将所有与奥巴赫姆一系敌对的势力全都是抄了一个底掉。

    洛林看着那厚厚的文件,不禁犹豫了起来,这可一份价值连城的文件啊。可是现在自己那个便宜老丈人不允许自己和她见面,要怎么样送到奥巴赫姆他们手里面呢?

    就在此时,却见雷欧带着小白两个跑了进来。他们此时完全是洗过了澡之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跑了进来。

    两个坏家伙一个比一个显的白胖。

    他们来到了近前,然后在桌子上面摊开了一份地图。在上面不住地比比划划的,那模样鬼鬼崇崇,极是奇怪。

    洛林看了,好奇心大起。

    他凑了过去,第一眼就看到了那地图上清楚地标出了代表了,修女们的住处的高墙虚线。

    他不禁奇道:“你这地图是哪儿来的?”

    雷欧惊奇地看了他一眼,道:这地图五个铜板一份,大街上到处都有卖的,你不知道?“

    洛林这才想起,自己还是买了一份的。

    他不禁苦笑了起来,怪不得那个潜伏者想要笑呢,原来这个情况大家都知道,亏的自己还偷偷打听。

    他当下也是掏出了自己的地图,然后移过了一个蜡烛,在上面认真地研究了起来。

    看到洛林也摸出一张地图,雷欧和小白当即对望一眼,然后又一起看了看洛林。最后又一起低下头去,认真地研究着自己的地图。

    好像是心照不宣一样,他们却都没有问对方,拿着这个地图都是在研究着什么~

    而在另外一边,一个少女也是坐在灯前,看着摊开的那张地图,皱着秀巧如画的黛眉,认真地研究着。

    她拿着地图一边看,一边喃喃地道:“这个是怎么画的?哪儿是东面,哪又是西面呢,还真是奇怪……”

    她一边困惑地自言自语着,一边搔乱了自己顺滑如丝的秀发。那模样可爱纯真,又是让人有些心痛。

    ——————————

    感谢所有投票的同学,拜谢~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