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雷欧拔毛?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五百九十六章雷欧拔毛?(求票)

    见雷欧抓出一大把金币,嘴里说着好话,要主动递给跟前的侍从.

    雷欧的这一举动,让周围的人大惊失色。

    洛林和薇拉对雷欧的脾气秉性了解的一清二楚,雷斯特在枫叶丹林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小痞子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以坑人和惹祸为职业的小坏蛋。

    小白整天跟着雷欧混,作为一个灵智极高,堪称是大陆十大杰出禽兽的圣象小白,一身的本领还都是跟着雷欧学出来的。

    这几位他们都知道,雷欧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一个大方的主。

    能让雷欧往外掏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掏出的钱能成倍的赚回来,除此之外,雷欧绝对的一毛不拔。

    这也就是雷欧最怕凯瑟琳收他税金的原因了,在他看来,只因为凯瑟琳一声天音怒叱,然后他就得把钱乖乖的交出去,这比他挨凯瑟琳一顿狠搓难受多了。

    可是现在,雷欧却主动在掏钱给别人~

    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大概就跟碰上一个不包*奶的官员一样大。

    洛林虽然对于雷欧的行动感到奇怪,但是却也并没有出声,洛林是最了解雷欧的,雷欧用的招数大都还是洛林教的,这个小痞子,一向以坏的冒黑水为自己的努力目标,绝不会干这么好的事情。

    尤其是现在雷欧还一副纯真善良的少先队员模样,脸上的表情就跟要扶老太太过马路一样高尚,洛林就知道雷欧又在冒坏水了,只是这一次洛林也不知道雷欧想干什么,只有站在一边,静静地观察起来。

    雷斯特甚至都下意识的抬头看看,今天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今天受的刺激太多,先是在港口放了两炮,然后洛林又骂了保多禄是罗莉控,现在雷欧又主动掏钱给别人。

    老头今天受的刺激太大,精神都有点亢奋了。

    然后雷斯特老头也是眼中精光一闪,明白了过来,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个小流氓。

    薇拉是个没心眼的纯真丫头,看着雷欧将金灿灿的金币递了出去,当即大为心痛,正要出声提醒一下,但是看到洛林带着笑意的目光不禁一怔,虽然蓝色的秀眸当中充满了不解,但是最终却也并没有出声。

    小白在雷欧的身后,也是一急,伸长了鼻子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衣角,但是随即被雷欧一巴掌给拍了开去。

    小白愣了一下,就见雷欧把那只小胖爪子放在身后,隐蔽地做了一个手势,

    它当即也是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瞪大了明亮而单纯的大眼睛,一脸好奇,地向着那个侍从看去。

    它可是知道这是自己大涨经验值,学习坑人的好机会。

    在看向那个侍从之时,眼睛里还略带着一丝的幸灾乐祸的味道,就像是看着一只小公鸡在米粒的yin*之下,正走出鸡窝,但是丝毫也没有看到埋伏在一边草丛当中的小胖狐狸一样。

    这说起来虽然复杂,但是却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

    在浓郁的花香当中,众人全都沉默地看着那名侍从,虽然面上带着微笑,他们的眼神却带着阴暗的幸灾乐祸,现场的气氛一时显的极其诡异。

    只是那名侍从看着那一大把黄澄澄的金币,一时也移不开眼睛,注意力全都被引吸了过去,根本就发觉不了洛林他们的异常。

    虽然雷欧说什么赔偿的,但是大家都清楚,这是给他个人的。

    梵蒂诺可不会因为雷欧和他宠物糟蹋了一片花园,而将账单寄给茹德伦皇帝或者儒略大公,甚至雷欧就是一不小心的烧了梵蒂诺的那个宫殿,大主教也得夸雷欧有帝王之气,连放火都比别人霸气什么什么的。

    对侍从来说,雷欧给的钱,其实就是赏他的小费了。

    而且如果少的话就算了,而这可是一大把的金币。

    作为一个侍奉父神的神职人员,按照教义,他们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父神,也就是说,他们是没有工资的。

    级别高的祭司长了,主教了,还有些招待费了,车马费什么的补贴,也都有自己捞钱的门路,他们这些最底层的小教士,想搂点钱可是很不容易的。,

    虽然他也没有数过,只是粗粗地扫了一眼,但是最少也有个十余多个,这些钱虽然并不多,但是却也足够他一两年的生活费用。不用再那么节俭。

    雷欧看出他的犹豫,当下嘻嘻一笑,拉过了他的手去,将那些金币全都放在那侍从的手中,道:“这位大哥,你就拿着吧。你负责招待我们,我也不能不有所表示。就当是我的一点儿心意,回去买一点儿茶喝也行。”

    那侍从犹豫了一下,想要再推辞一下,但是随即感到手中那些沉坠坠的金属,再加上雷欧又来了一句“不要再谦虚了,过度的谦虚可就是虚伪了”。

    他当下改变了主意,要知道虽然这里是教廷,但是大家却仍然是需要吃喝拉撒睡的。而金币也当然是通行无阻。

    而那些主教大人们一个个都是瓷公鸡。比铁公鸡都厉害。因为铁公鸡还会生锈,时间长了,还能刮下二两的铁锈下来,而瓷公鸡却是全身上下光溜溜的,真正的一毛也拔不下来。

    大家平时也只能靠着那点儿死工资,偶尔遇到两三个大方的朝圣者,这才能弄一点儿吃的。

    不过他们也算是比较满足了。

    要知道,在东方那个著名的三个妖怪与一个和尚一起去取经故事当中,那帮侍从们更不容易。

    据说,当那三妖一个人最终达到那个什么神的居所,拿到真正的经书的时候,那两个侍从冒着得罪那个喜欢拿着棍子到处乱砸人,狠黄很暴力的疯狂的猴子,让他用棒子敲自己脑袋的生命危险,大玩‘潜规则’。

    他们为了要一个常例钱,又是送《无字真经》,又是送《有字真经》的,费了两道功夫,把官司都打到至高大神那里。但是最终拿到手的也不过是一个叫什么紫金钵盂的东西。

    虽然起的名字好听,但是谁不知道,那其实就是一个大铜碗。

    而且,这还是他们看守了好几百年藏经阁的劳动所得。

    要是把这事儿搁大家身上,大家伙儿就得要哭死。有个想不开的,说不定早就拿绳子找歪脖子树,玩《最后一次亲密接触》去了。

    因为有以前的例子在那里,而且做为侍从,‘按劳取酬’,这也是整个世界通行的规则,一点儿也没有什么可丢人的。

    因此上,他大大方方地将那些金币收了起来,然后向着雷欧微微地欠身一礼,道:“如此多谢小公爷了。”

    不过‘吃人嘴短,拿钱手短’这可是真正的放之四海的皆准的普遍真理。

    那侍从收了钱之后,这脸上也就不再是板着个死人的脸,神情柔软了许多,态度自然而然地也就亲切了起来。

    雷欧笑嘻嘻地道:“这位大哥,我这也是第一次来圣城,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可以参观的没有?”

    那侍从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恭敬地微笑着道:“小公爷,我们圣城立城千年余来,人杰地灵,能人辈出,自然是留下了无数的故事与遗迹。”

    他顿了一下,然后抬手一指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建筑,又接着道:“比如说,前面那座圣堂,这一直都是教宗陛下的居所,从当初第一任的教宗陛下,一直到现在的圣尊,全都是在这里工作休息的。”

    雷欧抬起头来,看了看,当下一脸神往地‘噢’了一声,道:“教宗陛下的居所啊?还有其他什么地方没有?”

    那侍从一跺脚,然后又接着道:“就在咱们刚刚过来的那个圣保多禄大教堂的东边,那里有一个历任教宗陛下事迹的纪念馆,在那里,你可以看到他们当年的辉煌的业绩。”

    他顿了一下,道:“你可以放心,那些事迹全都是盖棺定论,绝对不会是胡乱吹牛出来的。可信度相当的高。”

    雷欧听了,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洛林也是一时宛尔,觉的这个年青侍从也是极其汉子,收了钱之后,服务极为周到。

    雷欧犹豫了一下,然后小声地道:“对了,来的那些女客们都在什么地方住啊?”

    那侍从眼中寒光一闪,立时露出了警惕的神情,道:“小公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雷欧叹道:“你不知道美琳娜啊??对,对,没错的。就是和我一起的那个小胖丫头。

    因为我说了她胖,就跟踩了她尾巴一样,发下什么武林贴,要千里追杀我。我当然是要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以防走路的时候,走了狗屎运,万一要是碰到了。那可真的要倒大霉了~”

    那侍从听了,也不禁失神了片刻:这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纯真时代,又有谁没有经历过呢?也不知道家乡的那个曾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姑娘,现在怎么样了?大约已经是嫁人生子了吧?

    他抬起头来,看着湛蓝色的天空,略有些伤感地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即回过了神来。

    他定了定神,然后看着雷欧明亮的眼睛,微微地一笑,道:“小公爷,您尽管放心吧。她们和那些修女们住在一起。那个地方是梵帝诺唯一建有高墙的地方,也是唯一禁止外来人员随便出入的地方。”

    说完之后,他还抬起头来,警告性地向洛林投了一瞥。

    洛林却是无所谓地一耸肩,然后抬起头来,四下扫视起来,看那个建有高墙的地方,究竟在什么地方。

    要知道那里面可是一大群美女,如果能够混进去了,那还不跟上了天堂一样?

    雷欧也是探头四下看了看,但是因为人小腿短,却只能看到四周的花海,最后放弃了这种努力,但是随即心中一动,却是抓住了那侍从话中的一句词儿。

    他瞪大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惊奇地道:“大哥你刚才说‘唯一禁止外来人员随便出入’,你的意思是不是说,除了那里,其他地方,我们都可以去参观啊?”

    那侍从惊讶地一摊双手,道:“小公爷,难道你不知道吗?”

    那语气中隐隐带上了一种令人不悦的语气。

    雷欧淡淡的眉毛当即一蹙,微微地扬起了下巴,不耐烦地道:“说~”

    虽然他的声音当中充满了童稚,虽然只是一个字,但是那种久居上位,颐指气使的却是淋漓尽现。

    那种强大的气势压的那名侍从几乎有些透不过气来。

    那侍从顿时醒悟了过来,对面的这个小胖子虽然看上去天真无邪,纯真可爱,但是却是儒曼帝国未来的继承人,并不是从某一个乡下小地方的土老冒。

    虽然他一向没有什么架子,而且嘴巴极甜,见人就可以和他们打成一片,但是却绝对容不得,谁敢有丝毫的不敬。

    他当下恭敬地低下头去,然后轻声地道:“在圣城,在神的脚下,神之光辉所有地方,光明所在。尽皆坦荡,无一处不可示人。”

    脸是别人给的,但是面子却是自己赚的~

    雷欧见那人老实了下来,不敢再卖关子,当下又是嘻嘻一笑,恢复了常态。

    他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嘻嘻笑道:“原来是这样啊,侍卫大哥,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我们那里一直执行宵禁。

    一过夜里十点,要是没有特别通行证,也敢在街上乱逛的,一般抓到之后,统统就是先砍头后审问。”

    “先砍头再审问?”那侍从听了,当即打了一个寒战。

    MBD~头都砍掉了,还审问一个毛啊~

    在此同时,他也是终于确认,面前这个小死胖子看上去虽然人畜无害,但是说起杀人来,简直就跟吃黄瓜一样,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这心底下也真是有够心狠手辣。远远不是自己这种级数的人可以比肩的。

    当下他更是恭敬了起来。

    雷欧又随口问了好几个地方,那侍从也是知无不言,一一做答,甚至是细心地给他指点道路。

    众人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了自己的住处。

    圣保多禄十三世虽然和洛林大吵了一通,被骂的狗血淋头,但是在这方面却是没有丝毫地虐待他们。

    相反的,是以最高的接待规格来招待他们。

    毕竟,洛林这几个人也是名震天下,响当当的人物。

    雷斯特,响当当的禁咒大魔导士,而且是过了魔法协会四六级的,响当当的正牌大叫兽,枫叶丹林学院的超级大学霸。

    谁惹的起他啊?

    洛林爵爷,奈安的总督,且不说他赫赫的战绩功勋,已经是传遍天下。就是他那一个总督的身份就已经不容小视。毕竟这个世界上,地区就那么多。身为一名总督,已经是属于站在金字塔顶尖的那些人之一了。,

    雷欧小公爷?

    这位小爷虽然白白胖胖,整天调皮捣蛋,干坏事儿的劲头比干好事要大。谁见了谁都要头痛。但是却是绝对不容小看。

    ‘飞鹰公司的董事长’,仅仅这一个头衔,就足以让他受到重视。这家公司已经垄断了整个大陆的百分之七十的盐业生产与销售。

    他们要是玩一个贸易禁运。明天,教宗陛下就得学那些个乡下老农们一样,想要吃盐的话,就只能抠自己的鼻屎,然后放在嘴里面慢慢含化解馋了。

    更何况,他还是儒略帝国的继承人,未来的皇帝陛下。要知道,阿尔摩哈德,儒略帝国,还有魔法协会,他们三者在形势上,可是拥有教宗人选的一票否决权的。

    也就是说,纵然光明大议事会选举出了新一任教宗陛下,但是却还是要向他们三方打过招呼,经过他们三方面的同意,才能算是正式上任。(注,十一世纪以后,法、西、奥三国拥有教宗否决权,二十世纪初才被取消。)

    这样一来,这位大爷当然是最不能得罪的。谁知道下一任的教宗会选谁啊?

    万一这边好容易选出来了,结果这个小流氓跑去跟儒曼的那位大伯歪歪嘴,把人选给否决了。哪怕是使上几个绊子,那也是受不了啊~

    那侍从将三人安顿好了之后,看看再也没有什么差错,这才道:“几位尽管在这里休息,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打扰,如果有什么问题,尽可以吩咐侍从和仆人们。不用客气。”

    说着,他恭敬地向着洛林几人微微地欠身一礼,然后这才退了出去。

    看到他退了出去,小白立时如释重负。

    它晃着肥大的屁股,迈步就跑到了房子中间的那张桌子边上,然后伸着长鼻子在桌上放着的水果当中胡乱地翻找,最后找到了一个大大的苹果,随即开心地在背上的丝绸上擦了两下,然后把它塞进嘴里,大嚼了起来。直吃的汤水四溅,淋漓痛快之极。

    洛林发现,这小白背上披着的丝绸真是好用到了极点。

    它冷的时候,可以盖着取暖,嫌热的时候,可以喷水保湿降温。两边的兜子像是百宝箱一样,里面可以放金币,水果,零食。

    最后还能当成是抹布,不管是找到什么东西,拿到之后,就可以擦一下,就塞进嘴里,大吃大嚼的。这也不知道算是卫生呢,还是不讲卫生?

    就在此时,就听旁边雷斯特道:“你打算怎么办?”

    洛林愕然一愣,然后道:“什么怎么办?”

    雷斯特悠悠然地绕过了正开心大吃的小白,然后在它的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一掌,毫不客气地道:“端盘子去一边去吃去,别在这儿碍事儿。”

    小白听了让自己整个连盘子全都端走,当下大喜。

    它也丝毫并不在意雷斯特的语气,长鼻子一卷,拖了桌子上的水果盘就跑到了一边,然后以一种最为舒服地姿式趴在地上,准备着一边睡一边吃。

    雷欧看了,不禁低声骂了一句:“没出息,就知道吃。给我分一点儿~”

    说着,也跑了过去,他靠在小白的背上,然后也是从盘子里拣了一个水果,咔嚓咔嚓地大嚼了起来。

    雷斯特看了看他们那一双活宝,然后这才回过头来,向着洛林说道:“就是你和希尔梅莉娅的事情。”

    他顿了一下,然后伸手从桌子上抄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微微地品了一口,继续说道:“从道理上来讲,你和她分开是必然的事情,这样做对你们两个都好。

    毕竟一个是世俗的总督,一个是神眷之女。这样下去是没有什么结果的。

    所以尽管精神上,我很支持你的,但是却也并不看好你。”

    他一边说着,一边眯起眼睛,懒洋洋地品起了茶来。喃喃地继续说道:“我来这里,纯粹就是来看笑话的。随便你们怎么玩,我可是管不着的。”

    洛林本来就没有指望他能帮上忙,但是听到他如此地松自己的气门芯,表明态度,根本不管自己这档子事情。当下很是没好气地瞥了那个老家伙一眼,然后笑了起来,道:“既然您想看热闹的话,我自然是要让你看个够,到时候别说是眼睛不够使了。”,

    雷斯特霍然抬起头来,道:“你什么意思?难道面对着那个教宗,你还有什么办法吗?”

    他叹了一口气,道:“年青人,接受现实吧~别忘记了,他可不仅是你的便宜岳父,而且还是光明神在世间的代言人。实力强大,我都要让他三分。”

    他顿了一下,看着洛林狐疑的眼神,又急忙补充道:“当然,要是真打起来,他肯定不是我的对手。”

    洛林看着他,不禁心中暗骂:这不是废话吗~人家是一奶妈,你是一个输出,这根本就不是在一个量级上面。亏你有脸说出来。

    洛爵爷虽然有一个红衣主教级的女朋友,但是他却并不知道,在圣术当中,也是有着极多的攻击法术,而且其中也有不少是相当强力的。

    此时雷斯特继续说道:“除此之外,还是教廷的领袖,手下信徒何止千万。

    据我所知,他一向以个性强硬而著称。你能干的过他?”

    洛林一时沉默不语。

    雷斯特看他眼中光芒闪烁,知道洛林显然很不服输,当下喃喃地道:“真希望在这个圣城之中,有个可以压注的赌场。”

    雷欧听到‘赌’字当即就来了精神,道:“怎么?老爷爷你要押我老大赢吗?”

    雷斯特笑了起来,道:“这是当然,毕竟咱们是一起来的,我一定会押那个傻小子一个金币赢的。”

    雷欧当下大喜,他刚要夸赞这个坏心眼儿的老爷爷几句,但是随即却听雷斯特不怀好意地接着说道:“但是我会押教宗那边一千金币的。”

    洛林一时气结。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