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死罗莉控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五百九十五章死罗莉控(求票)

    保多禄十三世听洛林答应下来,非旦不喜,反而是感到有些意外,这个家伙答应的实在是痛快了,简直就跟是一场哄小孩子的儿戏一样。

    自从知道洛林偷走了自己宝贝女儿之后,保多禄可是很下了工夫去搜集洛林的材料。

    从洛林堡发生的巨龙和巫妖的大战,到和凯瑟琳结伴,跑到枫叶丹林。

    从枫叶丹林保卫战,一直到远程大草原,干翻了三百万半兽人。

    甚至包括洛林从小在洛林堡的成长经历,保多禄都打听的清清楚楚,很多还是当事人直接给保多禄的消息。

    比如奥巴赫姆就没少给保多禄说洛林的悄悄话。

    保多禄可是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对这些消息之中,拿出了不逊于当年抓黑暗议会时的精神头。

    看多了之后,保多禄得出一个结论,洛林这小子,很难对付。

    有脑筋,有手腕,有实力,这些都不说了,最让保多禄头疼的是,洛林简直和一个修炼了多年的主教一样,有够无耻~

    光明正大的理由,说服不了洛林,因为他知道这些都是谎话。

    威逼利诱,吓唬不了洛林,因为他自己就是干那个的。

    保多禄可以选择的方法不多。

    本来想着只是试探一下洛林,出乎保多禄的预料,洛林怎么一口就答应了?

    他犹豫了一下,想着这事绝对不会有这么简单,然后看着洛林,双眼放出冰冷的寒光,沉声道:“你真的明白了?从今以后,你不能再见她,不管是发生什么事情,也不能再找她?”

    洛林纯洁无辜地眨了眨眼睛,然后一摊双手,道:“当然,当然,我当然清楚了。不就是不见面吗?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为了希尔梅莉娅的前途着想,我当然愿意了。

    她有大好的前程,以后会成为一个光荣的红衣大主教,甚至像您一样成为教宗。虽然历史上没有女性教宗,谁又敢说希尔梅莉娅不会开创历史先河?

    而我虽然当了总督,但是总归还是一个乡下的穷小子,卸了任,仍然只是一个土地主。

    虽然现在有两个小钱儿,但是估计随便去哪一个大城市买两套房子,就没了。更别提回头还要交什么房产税,到时候,那房子还得要归别人。

    这种穷光蛋,你老人家当年是看不上的。嫌贫爱富不光是丈母娘的天性,更是老丈人的天性,我当然很理解。”

    老雷斯特也是牛叉异常的大人物了,在法师里面以脸皮厚心眼小著称,因为洛林拐跑了自己的宝贝外孙女,平时对洛林也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看他极不顺眼,没事就要骂上两句,给洛林找点小麻烦。

    但是此时洛林这番话说完之后,他却也是背后出了一层的冷汗,低着头,自顾自地喝茶。

    洛林这话说的水平高啊~

    骂人不带一个脏字,就骂你丫的‘嫌贫爱富’,就骂你‘狗眼看人低’。

    别说是出去吆喝一嗓子了。就是现在这番话传出去一句,‘当爹的自己嫌贫爱富,拆散人家两个。’以后这位教宗陛下的名声也就已经是臭大街了。

    现在可不比以后那个拜金时代,大家全都往钱眼儿里面钻。哪怕是出去给人当二奶小三的,只要有钱,就是大爷。

    而在以前,给人当外室,可都是ji女和戏子们才做的。

    大家可都是贵族。

    贵族之所以被称为贵,最重要的不是有钱,比贵族有钱的商人多的是,他们却在贵族跟前直不起腰。

    对贵族来说,重要的是传统、历史、荣誉,容不下一丁点儿的丑闻~

    虽然在政治当中,很多人都是几起几伏,但是这却根本不重要,因为此时下去了,或许以后还会有机会再上来。

    但是如果名声臭了,连整个家族都要跟着蒙羞的。其他人也不敢再跟你打交道的。

    就像是某人打算出远门,但是却又不放心家里的情况,这个时候西门庆同学来了,拍着胸脯,大包大揽地告诉你,尽管去吧,家里的财产了,商铺了,老婆了,十八岁的女儿了,全都有他帮着照顾了。,

    谁他**的还敢出去啊~

    因为丑闻而自杀,或者是脱了光膀子,和人决斗的事情每天都有发生。

    为什么?

    争的就是这个脸面~

    你嫌贫爱富,以后大家也就没人跟你玩了。就是有人跟你玩,那人也是会受到广大贵族阶层的猜疑,这丫的跟那个家伙玩那么好,他是不是也是一个嫌贫爱富的家伙?

    洛林还在老家洛林堡的时候,穷的连睡衣都是碎布拼的,住的房子透风漏雨,家里就一头骡子,还被洛林当法拉利一样供着,就是穷成这样,洛林也没有加过地租,扣过佃农的工钱。

    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这种行为其实和把女儿嫁给富商一样,在贵族圈子里,是被人鄙视的。

    要传出去,洛林爵爷的人品就成负数了,从此以后就会成为家乡贵族们的笑柄,找个公务员的工作就会被人评人品不好,连找老婆都会成问题。

    甚至是‘红名’,进不去城,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雷斯特想到这里,偷偷地抹了一把冷汗,虽然自己一直没少找碴,但是却也没有这么着横插一杠不是?当然,这主要也是因为雷斯特比较怕老婆,在自己家里没有多少发言权,他想管阿黛儿也不让他管。

    不过这样一来,就不会落下一个臭名声。

    相比起来,自己和这位教宗可是要强太多了。

    不知不觉当中,他甚至有些得意地挺直了腰竿,从魔法师与父神教徒之间天然的斗争角度,顺带着稍稍鄙视一下那位教宗。

    保多禄十三世被洛林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不禁也是有些动怒。

    能做到教宗的位置,那个不是心黑胆大,他原本人前人后的时候,也是人模狗样,道貌岸然的,仁德慈悲的样子做的十足。

    但是也是跟其他所有的父亲没有,因为牵扯到自己心肝宝贝一样的女儿,就像是被偷了财宝的巨龙一样,变的极不理智。

    他冷冷地盯着洛林,道:“年青人,说话注意一点儿,你这可是在和我说话。”

    洛林冷哼了一声,道:“那又怎么样?”

    他一转头看向了旁边的小象,道:“小白,你最近听说了没有,据说有个叫什么什么教宗的家伙好像是活不过一年,马上就要死了?”

    小象也是极其聪明,看他们两个吵架,在旁边已经是吓的连大气都不敢喘,因为窗户太窄了,它又不能学雷欧跳窗户开溜。

    就一直老老实实地蹲在桌子边上,然后借着两人吵架的机会,偷偷摸摸地拎起了一串葡萄,咧着嘴,正打算把那葡萄放进自己的嘴里。

    结果却发现,这把火还是波及到了自己的头上,它当下皱着脸,看了看葡萄,又看了看洛林,一时放也不是,吃下去也不是,都快要哭了。

    保多禄听洛林居然当着面咒自己死,也是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头顶上都是燃起火来。

    他瞪着洛林,怒声喝道:“只要我没死,你就得给我注意一点儿~”

    洛林一耸肩,漫不经心地道:“知道,知道了。你没死,我就注意一点儿。等你死后了,我就不用再注意了。陛下,您是这个意思吗?”

    保多禄都要气炸了,头上稀疏的头发根根直立,几乎都要跟刺猬一样爆炸开来。

    他恨恨地看着洛林,道:“就是我死了,也绝对不会允许的。这是我做父亲的责任。让我的女儿远离那些个不三不四,居心不良,而且还要耽误她前程的坏人。”

    洛林一拍桌子,怒声喝道:“你个死萝莉控,你和我谈责任?”

    保多禄失声道:“你说什么?”

    旁边雷斯特正在喝茶,看着这一幕的好戏,猛然听到洛林直指保多禄是‘萝莉控’,在震惊之下,也是手一歪,将杯中滚烫的差一点儿全倒在自己的裤子上面。

    他被那热水烫的‘嗷’地叫了一声,然后忙不迭地蹦了起来,一边‘嘶嘶嘶’的吸着冷气,一边擦拭着那些水珠,那模样极是狼狈。

    但是在场中那另外两个男人却是根本就没在意,而是继续互相瞪着眼睛,在他们视线的交击中,甚至用肉眼就可以看到那刺眼的电光火花。,

    就见洛林怒声喝道:“你跟我谈责任?你个死萝莉控,居然也有脸跟我谈责任?

    当初在枫叶丹林,梅莉娅遇险,要和敌人同归于尽,是谁把她救出来的?

    是我~

    后来因为这一件事情,阿尔摩哈德兴兵犯难,是谁率军抵抗?

    还是我~

    再后来,枫军复仇,大军进攻阿尔摩哈德,是谁身先士卒,帅军冲杀?

    还是我~

    到了奈德尔城,你们教廷内部争斗,派人排挤梅莉娅,是谁策划调度,粉碎了敌人?

    还是我~

    更后来,你们那个脑残红衣大主教,想要刺杀我,借机囚禁梅莉娅和奥巴赫姆。搬倒你这个教宗,是谁将敌人全数摧毁?

    还是我~

    在这么多的事件当中,梅莉娅每次遇险,你丫的都干什么去了?你就躲在这个大房子里,睡在天鹅绒的床上,屁都不敢放一个。

    连她是你的女儿,你都不敢当众宣布承认。眼睁睁地看着她受苦。

    你还跟我谈责任?

    你配吗?”

    洛林在大怒之下,将面前的桌子一把掀翻,看着保多禄十三世,道:“你配吗?”

    面对着洛林这直击内心的锋利话语,保多禄一时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此时洛林却是毫不相让,道:“你丫的试试,信不信明天我就去告诉别人,伟大的圣保多禄十三世陛下,嫌贫爱富,而且还忘恩负义,恩将仇报。我看不用一年的时间,后天某个人就要被人用唾沫星子给淹死了~”

    保多禄的面色一时青一时白的,看上去极其吓人。

    最后他缓缓地站起了身来,道:“我以前确实亏欠了她们。但是不管怎么说,既然她来到了这里,我就要照顾好她。正因为如此,所以你以后绝对不能见她。这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她好~”

    说完,一转身,走出了门去。

    洛林看着他的背影,不禁低声地骂了一句:这个该死的老东西~

    雷斯特却是一竖拇指,赞叹地道:“小子,以前我看你不顺眼的,但是没想到你居然连教宗都敢骂,而且还骂了他一个狗血淋头,真的是太让人解气了。哈哈哈哈……”

    小白东看一眼,西看一眼,见左右终于无人注意自己,当下飞快地从桌子上拿起了刚刚放下的那一串葡萄,然后一下子全塞进了嘴里,笑眯眯的大嚼了起来。一时之间,吃的汁水横流,极过瘾。

    薇拉却也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又眉开眼笑地拿起了一块奶油蛋糕,大大地咬了一口。

    这房中余下的三人一兽,或是出于年幼无知,或者出于强大的实力。又或者出于他们特有的见识。因此上,全都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物,对于得罪教宗这么一位大人物,根本就是不放在眼里。也更加别提什么提心吊胆了。

    大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一点儿也不耽误吃喝。像雷斯特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老痞子,甚至于在旁边不住地加油叫好鼓劲。

    又过了一小会儿,有身穿黑袍的侍从由旁边的小门走了进来。

    那个经过教廷无数次的甄选,这才挑选出来的年青人面无表情绕过了那张掀翻在地上的桌子,好像根本就看不到一般。

    他来到了三人的面前,然后微微地欠身一礼。

    这礼节极其的标准,就是最苛克的礼仪教师来了,却也挑不出丝毫的毛病,但是在他的那个动作当中,却可以完全显示出自己的轻蔑与冷淡。

    这种优雅礼仪姿态,只有那些真正的世家贵族当中才有的。

    他直起身来,道:“几位,请跟我来。大人吩咐,你们一路劳顿,所以让我带你们去客房休息。”

    说着,也不等众人回答,就一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洛林三人不禁对望了一眼,明显地感受到了对方的虚伪和冷淡,但是却也只得起身跟上。

    他们在那侍卫的带领之下,出了客厅之后,并没有走回大广场,而是向着神殿后面走去。

    在穿过了一道门廊之后,洛林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花园当中,由于正值夏天,园中的鲜花怒放,各色的鲜花争奇斗艳,极是好看。而且空气中也是充满了鲜花特有的香味。,

    薇拉走到旁边,不禁轻叹了一声:“真的是好香啊~”

    旁边小象嗅到那花香,却是极不习惯,当下重重地打了一个喷嚏,随即如刮过了一道狂风,面前的鲜花立时全都顺风而起,然后洋洋洒洒地从空中飘落下来。

    在那鲜花如雪花一般飘落之际,却见不远处的花丛当中露出了一张白白嫩嫩的小脸来。

    小白看了,当即是见到了亲人一般,甩开大步,就从那花丛当中趟了过去。

    它那庞大的身躯跟辆坦克一般,毫不犹豫地就从那花丛当中趟了过去。在身后留下了一条宽阔的道路。

    它跑到那人跟前,围着他来回乱转,讨好地甩着身后的小尾巴。当下又踩了一地的鲜花。

    那侍从看了,不禁直皱眉头。

    那个被小白围在中间的人,个头不高,白白胖胖,一双眼睛黑漆明亮,但是却总是骨碌碌地乱转,闪着贼光,正是儒曼帝国未来的皇帝陛下,现在的雷欧小公爷。

    他被小白缠的紧了,无奈之下,只得掏出一个糖果。然后正色道:“小白,吃糖多了,可是要害蛀牙的,所以我这可是为了你好。”

    说着,将那糖果狠狠地咬下一半,自己嚼起来,然后这才将余下的那一半塞进了小白的嘴里。

    小白也不计较,嚼着糖声,高兴的直咧嘴。还是跟着雷欧老大好,可以胡闹耍流氓。到处欺负人,而且有糖吃。

    洛林看着雷欧鬼鬼祟祟的模样,很显然他这个‘尿遁术’是相当成功,没有被美琳娜给抓住了。

    此时雷欧见自己的行藏已经暴露,当下也是走了回来。

    他左右看了看,道:“咱们这是去哪儿啊?美琳娜不会还追来吧?”

    洛林侧头看了一圈,最后道:“我也不知道。”

    小白也是调皮,看着被自己踩翻了一地的花园,当下又特意在那花海当中绕了一大圈,看着那被自己趟出的七扭八拐的道路,很有成就感地晃了晃肥大的屁股,抖落了沾在身上的花瓣,这才得意洋洋地走了过来。

    要知道在总督府的时候,它就好几次都要辣手摧花一下,但是害怕那几个女人,一直不敢实行,现在终于逮到机会了,过足了瘾之后,当然是意得志满,极其的高兴了。

    那名侍卫看了,它在身后留下的一片狼藉,不禁心痛的直呲牙。

    雷欧看他脸上的表情,当下嘻嘻一笑,道:“这位大哥,您别在意啊。这小流氓就是这副臭德性,我骂过好多次了,它也是狗改不了吃屎。”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面抓了一把金币出来,放在了那侍从的手中,道:“大哥,这点儿钱就当是我们的赔偿了,你收好了。”

    洛林在旁边看了,不禁心中奇怪:这小流氓以前一向是一毛不拔,跟个铁公鸡一样,就是他老爹找他借钱,也要是一个七分的驴打滚利息,现在却如此的大方,他究竟想干什么?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