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又一个法海?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五百九十四章又一个法海?

    洛林闻声转过了头去,只见一个身穿白袍,满头白发的老人手柱着一支法杖,站在自己的对面。

    看他的年纪大约有六十多岁,戴着一顶小圆帽。虽然一头的白发,但是脸上却并没有一条的皱纹,保养的极好。

    而且身上只是穿着一袭的简单的白袍,也并没有像是那些主教们一样,又是纹金线,又是描银边的,带着什么用来标明身份不凡的饰物。

    脸上的表情平静祥和,嘴角带着一丝和熙的微笑,看着就像是一个富态的慈祥的老人家。

    在笑容的背后,却是让人不容忽视的雍容气度,不管在那里,都是人群中的焦点。

    洛林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这个老人,但却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此人。

    因为教廷当中,只有一个人有资格一身上下全都是穿着白袍。

    只有那位父神在人间的代言人,百姓的牧者,伟大的至尊,人类世界的精神指导者,黑夜里的明灯……教宗才有资格穿着这身代表着光明的白色衣服。

    洛林看着面前这个自己的便宜岳父,希尔梅莉娅肚子里孩子的外公,略略犹豫了一下,略微估计了一下自己教宗岳父的年纪,但是随即恍然,原来这又是一个死萝莉控~

    要知道希尔梅莉娅今年刚刚二十年纪,虽然她不经常提及自己的母亲,但是洛林却也知道,那位相对于自己而言,居于人类社会食物链顶端的生物年纪也不是太大。

    而这个老家伙遇到希尔梅莉娅母亲的时候,肯定是已经超过了三十多岁了。虽然在教会这个养老院里面来说,三十多岁还是个年轻人,但在洛林看来,三十多足可以被称为怪叔叔了。

    然后这个老家伙就勾引那个如花似玉的花季少女,然后做出了很黄很暴力,很禽兽很让人羡慕的事情……

    圣保多禄十三世表面带着微笑,眼中只是略有些好奇地打量着洛林。

    但是在场的人都能感觉到,那眼神里面隐藏着极度的不爽,更多的含义,是父亲们所特有敌意——看到自己好容易养大的女儿跟别人跑了,结果好容易逮到那个混蛋之时的敌意。

    尽管他身为教宗,出凡入圣,超越世俗,但是看着自己的女儿跟别人跑了,却仍然心中极不舒服。

    他见洛林的脸上一直阴晴不定,不如刚进来时那么淡定,立时觉的自己好像是赢了一阵,心中略有些好过了一些。

    如果他知道面前的这个人渣脑子里转动着萝莉和怪叔叔的龌龊念头,肯定是雷霆震怒,然后将这个混蛋斩成狗肉之酱,最后用洗脚水拌上之后,再冲进下水道里面。

    雷欧看了却是眼珠转了转,扫了一眼屋内的装饰和陈设,估计了一下对面这个老爷爷的身价,然后拉了拉旁边正睁大着眼睛珠子,滴溜溜地四下胡乱转动,贼光四射的小白。

    小白顿时醒悟过来。

    雷欧摆出一副纯真的样子,在脸上挤出了最甜美的微笑,然后拉着小白一起走了过去,道:“老爷爷好。”

    他顿了一下,然后看着教宗的那一身白袍,赞叹地又接着道:“您的衣服可真漂亮啊~”

    旁边雷斯特条件反射一般,当即打了一个寒战,他现在一听到人说这话,就想掂法杖抽一顿,但是看到雷欧黑亮的大眼睛不住地乱转,随即明白了过来。

    但是这老家伙也是人渣之极,知道雷欧要使坏,却也并不点破,而是面带微笑地向着保多禄微微一欠身。

    面对着这个父神在人间的代言人,也只是一欠身而己~

    魔法师们也有着自己的骄傲,而且他们教士们天然的不对付。

    下副本刷怪,虽然不能没有奶妈牧师,但是强力输出的职业,也是不可或缺的。

    很多时候,输出不够,就是T和奶再强力,也是推不倒boss的。

    更何况他还是一位魔导士,禁咒魔导士,而且是用禁咒杀过好几万人的魔导师,就好比是一个发射架上的核导弹。

    身为当世法师第一人,完全有资格,可以与这位教宗分庭抗礼。

    圣保多禄也是急忙一欠身,不敢有丝毫的失礼,道:“欢迎您,伟大的魔法师。”,

    对付不对付是一回事,礼貌不礼貌是另一回事了,要是怠慢了雷斯特,法师们铁定会阴阳怪气的讽刺他们小气。

    雷斯特笑了笑,也对着圣保多禄颔首欠身,道:“您不用客气。要知道这一千年来能进入圣城的魔法师,可也并没有几个。仅这份荣誉已经足够了。”

    圣保多禄笑了一下,然后看向了薇拉,道:“你就是薇拉吧?好可爱的小丫头。”

    他看清薇拉的面容之后,眼中的神光不禁暴闪了一下。

    薇拉被圣保多禄的眼神吓了一跳,但是随即圣保多禄却又恢复了正常,然后不动声色地继续道:“哈,还真是一个纯真漂亮的姑娘……”

    薇拉听了他的夸奖,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涨红了俏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她只是笨笨地拎着裙角,然后微微地一曲膝,行了一礼。

    雷欧见那个老头居然不搭自己的话,把自己给晾在这里了,这明显就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小公爷虽然为人流氓一点儿,脸皮厚一点儿,挣钱狠了一点,但是好歹也是飞鹰公司的懂事长,分分钟都是好几千金币上下的大财主,大陆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光是排着队送礼的人都已经可以踩破门槛。

    这个老家伙居然敢不跟自己打招呼。

    雷欧董事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他当下伸出手去,用力地拉了拉那‘死老头儿’的衣服,然后道:“老爷爷,你好啊~你大概是没听说过我的。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飞鹰环球贸易股分责任有限公司的懂事长,雷欧,儒略……”

    说到‘董事长’这个头衔之时,不自觉间,他还是骄傲地挺直了小胸脯,这可是大陆上独一无二的称号。

    圣保多禄当下一笑,道:“哈哈,我当然知道你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蹲下了身来,平视雷欧。这个动作立时引的小公爷大生好感,因为人小腿短,小公爷最恨别人利用身高形成的落差来蔑视自己。

    但是随即却见那个‘白头发的老头儿‘,伸出手来,在自己扁扁的小鼻子上重重地一刮,雷欧痛的当下大叫了一声,大眼睛里泪水盈盈。急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紧接着,就听那个‘白头发的’死‘老头儿’接着说道:“你的事迹我可了解的很清楚,坑蒙拐骗,打家劫舍,抢东西,打牌做弊……坏事做绝,好事儿一件不干。只要三天不打,就皮子发痒,窜到房上揭瓦……”

    雷欧当下气急,呲着小白牙,挥着小拳头,毫不客气地威胁道:“老头儿,你说话小心一点儿。虽然你是教宗,但是大家可都是**律的。没有证据,这样说帝国未来的继承人,小心我告你毁谤~

    告诉你我的律师可是很厉害的,小心他告的你把裤衩子都当掉~”

    听了他的威胁,教宗不禁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美琳娜说的不错,你果然是一个坏的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坏透了的小死胖子~也不知道到底是那个混蛋把你给教成这个样子,茹德伦看到了飞气疯了不可。”

    说着圣保多禄的眼睛瞟了一下洛林。

    雷欧气极而怒,大声叫道:“我一点儿也不胖……呃……”

    他突然醒悟了过来,道:“咦,这是美琳娜告诉你的,我就知道,那个坏丫头在背后一定会说我的坏话的。她说别人胖,其实自己不也是一个胖丫头……”

    他说完之后,薇拉首先很遗憾的长叹了口气,雷欧抬头一看,旁边众人正投来同情的目光,当下愕然一愣,停了下来。

    雷欧定了定神,然后看着洛林,小心翼翼的试探地问道:“那个聪明伶俐,天真可爱,人见人家,花儿见花开,而且宽宏大量,从来都不讲较别人犯一点儿错的美琳娜就在我的身后?”

    也真难为了这个小流氓,在惊恐之下,他居然一口气将那话说完,而且连喘都不喘一下。

    洛林抬眼向他身后看了一眼,看到那个小人俏脸上一脸的铁青,紧紧抿着小嘴唇,手里的那个布娃娃都快要被撕成碎片了,当下一叹,心中暗道:这可怜的傻小子,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拍马屁,真真是已经晚了~,

    他收回了视线,看着雷欧煞白的小脸,然后沉痛地点了点头。

    雷欧听到身后响起的指节掰动之时,发出的啪啪的声响,不禁感到了一阵胆寒。

    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之下,他一咬牙一跺脚,使出了必杀绝技。

    他飞快地道:“你……你们聊,我尿急,去上一个厕所先~“

    说着,也不回头,迈开那双小短腿,像是小耗子一样,就向前飞窜了出去,一边嚷嚷道:“晚饭就不用等我,明天早饭也不用了。”

    ‘那个聪明伶俐,天真可爱,人见人家,花儿见花开,而且宽宏大量,从来都不讲较别人犯一点儿错的’美琳娜原本是叉着腰,正要训斥,但是没想到这个小流氓居然敢用五行遁法当中最为高深,最为厉害的‘尿遁术‘,当下气急。

    却见雷欧在眨眼之间,就已经来到了一个窗户的旁边,然后纵身跳了出去。那身手,敏如猿猴,快如飞鹰,极是干净利索。

    美琳娜气的一跺脚,道:“雷欧,你别跑,快给我回来~“

    雷欧听了她这话,也不答言,反而跑的更快了。

    美琳娜气极之下,怒声喝道:“你……看我抓到你,要你的好看~“

    说着,也是张牙舞爪地急步追了出去。

    小白看了看,当下在后面不住地起哄,大声长啸:老大,快跑~老大,加油~

    如果能说话的话,小白大概会吼上一句: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但是随即,就见美琳娜在飞奔当中飞了一下凌厉的眼镖过来,它立时吓的一缩脖子,然后站在旁边装可爱,假装若无其事地抬眼看着天空,那模样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圣保多禄看着那两个小人你追我赶地在花园当中跑远,踢翻了几个花盘,踩过一片名贵的植物,开怀的一笑,然后收回了目光,看着洛林众人,笑道:“看来,他们的感情很好啊~”

    洛林也是急忙点头,打着哈哈道:“是啊,是啊。”

    这个老家伙穿着一袭白衣,看上去道貌岸然的。但是心思却是极其的歹毒,一见面就已经设了套,很坑了雷欧一把?

    洛爵爷那是何等样人,岂能是看不出来这一点?

    更何况,他还是自己的便宜老丈人,这可是天敌之一啊。

    要是回头他再嘴一歪歪,说上两句坏话。那个时候,再去道歉赔不是什么的,岂不是麻烦大了。还不如就趁着现在,假装糊涂,哄了这个老家伙高兴就算了。

    因此上,他也是一脸的陪笑。

    雷斯特在一边看了,却是不住地撇嘴,很看洛林不起。不过想想洛林在自己面前也是同样的一副模样,当下不知为什么,看着圣保多禄十三世,突然又感到心理平衡了。

    甚至有一种战友的感觉油然而生。

    这个虽然是父神在人间的代言人,牛叉的不行,但是那又怎么样?还不是和自己一样同病相怜?

    此时保多禄看洛林一脸言不由衷的模样,当下笑了笑,然后请众人在一边的桌边坐了下来。然后轻轻地一拍手。

    当下有侍从捧着数杯香茶从里面走了出来,将那茶放在桌了,施了一礼,然后这才退了出去。

    保多禄一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笑道:“各位,请尝一尝吧。‘伯爵红茶’这是我们按照阁下的配方做出来的,看看有什么区别吗?”

    洛林低头看了一眼,那茶确实不错,闻着就有一股扑鼻的香气,极其的正宗。

    不用尝,他就已经知道,这茶一定也是从东方运来的,那些原本的绿茶,在船上经过了充分的发酵,所以才变成红色的。而不是用什么添加剂染出来的。

    此时雷斯特已经是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然后极其内行地道:“不错,这茶不错。除了奈安之外,我还是第一次在其他的地方喝到这么好的红茶。”

    说完之后,雷斯特这才醒悟过来,洛林这个家伙对自己确实是不错的,远比自己对自己老丈人要好的多。

    但是随即转念一想,雷斯特又是心安理得起来——这是那个混帐小子应该的~而且就这些好处还收买不了我。,

    我的外孙女,最亲信的徒弟,还有最有希望的徒弟,全都跟着这个小兔崽子跑了。

    收他一些抚养费,原本就是理所应该的。

    想到这里,他不禁端起茶杯来,又是狠灌了一大口。

    洛林也没有端起茶杯,只是看着那个父神在人间的代言人,心中隐隐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然后道:“陛下……”

    保多禄淡淡地一笑,认真地道:“在私下里,不用这么客套,你可以直接叫我保禄。”

    洛林心头一沉,不易觉察地挑了一下眉毛:这个家伙这么客气,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好现象。

    一般情况下,做父亲看到有人跑到自己的门前,要把自己辛苦养大的女儿给勾引跑了,可是从来都不会客气。脾气差一点儿的,甚至是直接掏出枪来,好好地吓唬一下。

    再不然,来一声天雷怒吼:小子,过来~我的车要修一下,千斤顶不够用。所以过来,给我躺车子底下,当千斤顶撑一个月~

    但是洛林却也并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微微地一点头,然后继续道:“好的,大人。请问奥巴赫姆大主教和梅莉娅她们在哪儿?我可以见他们吗?”

    保多禄微笑着看向了洛林,然后道:“其他人可以,但是只有你……”

    他说到这里,拉长了一下语调,然后斩钉截铁地道:“只有你不行~尤其是希尔梅莉娅。你们今后再也不许见面。”

    洛林愕然一愣,道:“这是什么意思?”

    旁边雷斯特也是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一脸惊奇地看着保多禄,薇拉也是紧张地瞪大了那双湛蓝如海的秀眸。

    保多禄笑了笑,看着洛林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轻声道:“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你理解的那样。我不希望你们再见面。因为你会耽误了她的前程和未来。”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由于希尔梅莉娅的功绩,我们正打算给她升级,正式授予她红衣大主教的称号。事实上,她也早就已经有了相应的实力。

    对于一个父亲来说,你虽然是一个总督,但是却也只是一个地方的总督而己。功劳再大,战绩再多,但是却也没有相应的家世可以与我的女儿相提并论。

    更何况,做为教廷的圣职者,红衣大主教是教廷的重臣,是绝对不允许和世俗红尘有什么沾染的~

    所以为了你好,也为了她好。以前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但是从今之后,你们绝对不能再见面。现在明白了吗?”

    洛林看着面前的这个老家伙,心中暗叹:看来这些个家伙们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的。前有法海拆了白娘子,后有保多禄要硬拆爵爷我啊~

    照爵爷以前的脾气,这个时候,早就操起桌子上的茶杯茶碗之类的东西,照着这个老家伙的脑门就砍下去,开了他的瓢儿再说。但是这个老家伙却是希尔梅莉娅的父亲……

    最终洛林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道:“好吧,我明白了。”

    (今天不舒服,少了一点儿。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