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怎么诞生的(求各种…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    ,

    第五百九十三章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怎么诞生的(求各种票)

    “教宗陛下有令,让你们那个混蛋头子滚进去见驾”

    听到这中气十足的一声大喝,胜利号上的众人停止了嘻嘻哈哈,互相看了几眼,才反应过来对方这是在叫洛林爵爷那。

    洛林挠挠头,见对面那个红袍的主教脸黑的和锅底一样,样子一点都不友好,有心再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不过转念一想,教宗陛下可是希尔梅莉娅的亲生父亲,就自己的便宜老丈人了,看在希尔梅莉娅的份上,这点面子也不能不卖。

    洛林当即露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脸,从胜利号上跳了下去,还没走进红袍的主教,就大笑着说道:“哎呀,你好,你好,随便派个人来就好了,怎么还敢劳动这位大红衣的尊驾。”

    然后转身向胜利号上的然挥挥手,大声说道:“行了,行了,演习结束,你们这帮痞子,说了不让你们演,你们非要演,净给我惹事。”

    洛林握住红袍主教的手,使劲摇了摇,表情很到位的说道:“惊扰了圣驾,真是万分抱歉啊。”

    红袍主教心里暗骂:演习?你还真敢扯,这可是梵蒂诺门口,魔族都没敢在这这样干过。

    红袍主教板着脸,摆着公事公办的表情,干巴巴的说道:“早就听说洛林爵爷您有够……高风亮节,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洛林憨厚的一笑,道:“过奖,过奖,那都是他们瞎说,当不得真的。”

    红袍主教“嗯”了一声,在心里暗道:我本来想说你有够不要脸来着。

    然后主教一指身后的马车,道:“大人,请您和雷欧殿下,雷斯特大师还有薇拉姐都上车吧,不要让教宗陛下久等了。”

    梵帝诺,人类世界的中心之城。

    代表着人类文明的大光明神殿当中的圣火传承千年,一直熊熊燃烧着,照耀了整个大6。

    它如同黑夜里的明灯,为人类社会指明了方向。

    每天都有无数的人信徒从世界的各个角落,不远万里前来,唯一的目的,就是跪倒在那座伟大的光明之神的雕像之前,恭敬地亲吻那光洁的大理石地面。痛哭流涕地忏悔自己以前的罪恶,净化心灵与灵魂。

    不过在洛爵爷那个人渣看来,这税务部也有相同的功能。

    从里面出来的痞子们哪一个不是痛哭流涕?然后嚎啕大哭着,双手揪着头,以头抢地。而且也同样是被刮的一分钱都不会剩下。

    因此上,大家要是真的想要犯贱,只需要老老实实地去一趟税务局就行了。根本就不用跑这么远的路,而且还冒着水土不服,或者被人打劫,敲闷棍,做成*人肉叉烧包……等等等等之类的,在半路上死翘翘的危险。

    而且,就算是经历了九九七十三难,跋山涉水啊,翻山越岭啊,走进了梵蒂诺的大门,以为就进了天堂吗?

    作为一座千年来的宗教性之都,政治性城市,梵蒂诺繁华,达,这也意味着……这里物价很贵。

    只是这些话,洛林也只敢偷偷两句,却从来都不敢公开。因为这当中的危险性太高了。

    一来,那帮家伙当中难保没有几个狂信者一他们真的像是得了狂犬病一样,蹦出来找他的麻烦,那可是真的很麻烦的。

    洛爵爷可是一个纯正的贵族,每天光是和女朋友们聊聊天,然后调戏一下那些个猫耳少女们,听她们娇声柔气地叫几句‘亚麻蝶’,然后再搞搞什么时装秀,选美大赛什么的,就已经是忙的晕头转向了。

    他老人家哪有那个米国时间,去和那些忙着计算针尖上能站多少个天使的神经病们计较?

    二来,这种事情再好,也会是砸了别人饭碗的。那帮秃头神棍们又没惹到他,其中一部分人还是自己的生意伙伴,洛林爵爷还没堕落到要吭合伙人来牟利的地步,因此洛爵爷当然也不会把事情做绝的。

    三来,这也是最重要的,他老人家的女朋友之一可就是教廷的神眷之女。万一让对方知道他说过这话,肯定是皮鞭,蜡烛,高跟鞋什么的,被狠收拾一顿,绝对是少不了的。

    此时洛林坐着华贵的马车,缓缓地驶在平坦的大道之上,透过洁净透明的玻璃窗,可以看到这座伟大的城市。

    与奢华瑰丽的千年之都儒曼城不同,这座城市多了几分的雍容宁静,庄严肃穆。

    尽管每天来这里的人成千上万,但是在那宗教特有的气氛之下,一切全都显的井井有条,甚至有几分安静。

    每一个人都是极其的虔诚恭谦,遇到了什么事情或者问题,也不争抢吵闹,而是面带着微笑,各退一步。甚至有时候,受到了什么不公的待遇,也是极力的忍让。

    相比之下,洛爵爷治下的奈安行省的善之地,总督府所在的奈德尔城简直就是一个渣子。

    那帮痞子们每一个都是火气极大,动不动就是抡拳动手,打架斗殴事件更是层出不穷。累的城卫们一个个像是狗一样,天天都是吐着舌头跑来跑去的,去维执秩序。

    民事法庭当中,那些法官们的法锤声震耳欲聋,每隔个一个月就要重新订做,换上一批新的。

    但是相对的,在奈德尔那边可以看到人们充满希望和活力的眼神,一脸的朝气澎渤。

    而在这个地方,庄严圣洁,每个人都是彬彬有礼,让人感觉的就连空气都好像是有些凝滞。压的人不敢大声地喘气,也就更别说是吵闹说话了。

    而且这个城市另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教堂和雕像极多。每隔几步,就可以看到一座教堂,或者雕像。

    这些教堂和雕像每一个背后都有着一个故事。表述着一个时代或者是伟大的人物。

    一下子就将人拉到了历史当中。好像是穿梭了时空一般。

    这种感觉,也只有在这个伟大的城市才有。

    那些将所有的历史遗迹几乎全都消失的不见的人不是身临其境,是很难感受到这其中的历史的厚重与沧桑的。

    这就像是将姜子牙的钓竿,秦始皇的太阿,刘三邦子玩的骰子,曹操的坟墓,康熙的**……全都集中展示出来,供人参观一样。

    洛林看了,也不禁是肃然起敬,心里盘算着这些文物要是都拿出来扔苏富比拍卖行去,大概可以让自己挥霍几辈子?

    此时马车缓缓前行,来到了城门之处。

    紧接着,就听‘吱’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

    马车立时晃动了一下,然后停了下来。

    洛林未及防备,差一点儿没有从座位上栽倒下去。

    他回过神来,不由对着旁边那流氓怒目而视,道:“你干什么啊?”

    雷欧呲着细碎如玉的白牙,一脸无耻地嘻嘻一笑,然后也不说话,拉开车门就跳了下去。

    洛林看着他一边走,一边解裤子的动作,不禁心头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只见他来到了城门之处,然后抬起头来,看了看城墙上的那些漂亮的雕像,然后一脸骄傲地掏出了,就站在城门处,迎着穿堂而过的清风撒尿。

    城门口处的卫兵,护送的骑士,一众路过的信徒,甚至包括了一众儒曼帝国的皇家禁卫在内,众人不禁一脸的呆滞。一时之间甚至大脑休克,有些转不过弯来。

    大家只能是看着那流氓放开了水笼头,用那股水流,开心地在地面上画下了一个奇怪的图案。

    旁边正闲逛的象原本也是有些尿急。此时看到老大已经是以身作则了,顿时想起来,身为弟跟在旁边拍马屁,这可是天生的义务,因此上,它也是甩开大步,在那地动山摇的脚步声中,轰轰地跑了过去,然后站在雷欧的身边,也是狠狠地放了一大通水。

    它在船上呆的很不习惯,这些日子还有些上火,那尿的,黄澄澄的,气味薰人。更何况,体形巨大,这尿的也自然也多。

    这一泡尿下来,真真如台伯河之水涛涛不绝,黄河泛滥一不可收拾……

    那些负责迎接的教士们看到这里,都快要哭出来了。

    m1gbd

    这里是圣城,光明之神的居所。你们把这儿当成了厕所。这说出去,不丢死人了才怪

    但是面对着一个孩子,一个根本就不懂事理的禽兽象,他们纵然有话,又怎么说的出来。

    毕竟道理这种东西是给讲道理的人讲的。他们根本就直接耍流氓,你再去跟他们讲道理,除了说明你是一个脑子被驴子踢过的傻叉之外,并不能说明任何的问题。

    此时,雷欧撒完,然后又大大地抖了一个尿战,这才意得志满地系好了裤子,腆着肚子,迈着方步,以希特勒,墨索里尼等这一众伟大的**者们所特有旁若无人的气势,施施然地回到了马车上面。

    他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面,然后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一众面色僵直的众人道:“怎么?难道我们还要在这里呆一辈子吗?快走啊”

    那名红衣主教愣了一下,然后反应了过来。

    他看着那死不要脸的当街撒尿的死胖子的那张白白嫩嫩的脸,眼珠子瞪的像是死鱼一样,都快要瞪出来了。悲喜恐惧惊奇……种种思绪皆有。一时间五味齐全。

    他有心想要骂上几句。但是却知道这种事情,自己人微言轻,对方可是帝国未来的皇帝,自己骂了,立时就会成为一个政治事件,说不定还会受到追责处分。

    洛林看着他愤怒的目光,也是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当下轻咳了一声,然后安慰道:“这件事情,大人您应该看开一些,说不定过多少年之后,这里也是会成为一个著名的历史遗迹的。是不是?”

    那红衣主教看着洛林,眼光当中甚至都有些散乱了。这帮人也太不要脸了吧这种话都能说的出口?

    就在此时,就听雷欧惊声叫了起来,道:“什么?还有这种好事儿?这可不行,这也算是文化产业投资的。回头他们要是收费的话,我可要占一半的股份。不然就太亏了”

    那红衣主教就感到一阵的头晕,差一点儿没有喷出一口血来。

    他喉咙深处出了几声咯咯的轻响。最后化成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向着赶马的车夫叫道:“快走,陛下还在等着呢”

    那车夫急忙挥鞭赶车。

    那红衣主教感到自己身下一晃,马车继续上路,当下不禁心头哀叹了一声:这帮混蛋透顶的儒曼人

    他们的思维简直就是不是人类所能捉摸出来的。不,这些人渣的思想和地狱深渊的魔物一样,和人类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

    如果不是他们该进疯人院,就是我该进疯人院了

    在此同时,他也是感到全身无力。有一种见到了一堆级狗屎一样,想要有多远就躲开多远的感觉。

    穿过了城门,马车继续沿着大道前行。

    当初洛林在战舰之上,就可以看到光明神殿的巨大穹顶横在天际。此时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那幢伟大的建筑也是显露出它宏大雄伟的真容。

    圣保多禄大教堂,这座世界上第一宏伟的大教堂。

    这座建筑堪称人类文明上建筑与艺术史上最为伟大的建筑。它不仅仅是信徒们的圣地,更是艺术的殿堂,建筑艺术的瑰宝。

    它用了一百二十年,这才修建而成。

    这一伟大的工程凝聚了无数顶级建筑大师和艺术大师的智慧这些在当世最为伟大的艺术家们,为此贡献了毕生的心血。

    要知道这些人物虽然并不是王侯将相,却也是极其的伟大。在人类世界倍受尊祟。

    不说别的,仅仅只是那些艺术家们签名的纸片,这其中的价值就已经足以让洛爵爷旗下的飞鹰盐业,这个盐贩子公司一天的营业额。

    此时,马车已经走出了长街,前面一下子豁然开朗。只见面前出现一个巨大的广场。

    这广场略呈椭圆,极其的广大,可以容纳五十万人。

    地面全都是用了白色的块石头精心铺砌而成。两侧由半圆形的大理石柱廊环抱。形成了三个走廊,气势雄伟。

    这些柱廊一共有二百多根圆柱和八十多根的方柱组成。每个都有近二十米高,需要四五个人才能合抱住。

    在那石柱的顶上,全都有着一尊大理石的雕像。他们这些人全都是教廷这千年以来的圣者。神态各异,栩栩如生。这些雕像也是某一位伟大的艺术家亲手雕成,华丽,夸张,充满了巴洛克式特有的艺术特点。

    在那广场的中央,矗立着一座方尖石碑。

    这方尖碑据说是当年神魔大战之时,魔族某一项强大武器的一个部分,但是后来被人类夺了回来。

    原本它是属于茹曼皇朝的,但是后来也不知为什么,或许是当时的皇帝陛下嫌占地方,也许是暗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肮脏的政治交易。这个方尖碑也就在很多年前,就被当时的教宗陛下很不客气地据为己有。

    据说当时还动用了无数的人力物力,耗费了大量的时间,这才完成了这项搬迁工程。

    洛林从马车上跳下来,站在大广场的边上,正陶醉于这宏伟圣洁的气氛当中。感受着宗教艺术的所带来的艺术氛围。用积年老贼们的行话说:嗅一嗅当地的味道。

    但是旁边那红衣主教却是想着刚刚在城门口处生的一幕,想要尽可能快地结束掉自己的任务。

    因此上,他也无心像以前一样,自豪地向着前来的贵客们一一介绍这些伟大的建筑,和它背后的故事。只是胡乱地用手一比划,含混地道:“大人,请看,这里就是大广场,前面就是大教堂,在旁边就是著名的历史博物馆。在另一边,就是教廷的珍宝馆……”

    他胡乱地指了一通,想了一下,现没有什么遗漏,于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道:“基本上就是这些。”

    洛林歪了歪头,然后犹豫着道:“呃,对了,你不给我好好地介绍……”

    他刚说到这里,那红衣主教已经是假装没有听到,打断了他的话,面无表情地道:“大人,请,请这边走……”

    说着,一伸手,引导洛林走向大教堂。

    洛林也是知道这个家伙是被雷欧和白那彪悍到华丽丽的行为艺术给震憾了,当下不禁也是一阵无奈,只得依言硬着头皮向前走去。

    在他们的身后,雷欧和白两个一齐歪着头下地打量着什么只眼睛全都是精光贼亮,也不知道他们是在想着什么。

    旁边薇拉一脸疑惑地看了看他们,见旁边众人全都是迈步向前走去,当下伸手去拉他们两个,道:“走了,走了……”

    雷欧与白两个当下对视了一眼,还要继续挣扎,但是薇拉当即熟练地伸出了双手,一左一右,正好拧住了他们两个的两朵,然后娇声地训斥道:“雷欧,妮可说了,要我好好地看着你们,要是不听话,我……我……我可是要重重地扭了。”

    那声音娇甜柔美,听上去委实是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是却也是效果极佳。

    那一人一象两个流氓立时老实了下来。

    雷欧乖乖地举起了双手,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还不行吗?”

    在旁边,白也是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的鼻子高高举起。示意投降。

    薇拉这才松开了手来,然后低下头来,眨着自己蓝色的大眼睛,关切地看了看他的耳根,道:“来,让我看看,扭红了没有?”

    她一边说着,一边俯过了身去,仔细地看了一眼,确认自己并没有拧痛他们两个这才放下了心来。

    旁边一对前来朝拜的老夫妻看到这个少女居然如此的善良温柔,不禁感叹了一声:这可真是心地纯洁的好姑娘啊

    其中那位夫人向着薇拉温柔地笑了笑,道:“姑娘,你以后一定会找到一个好婆家的。”

    薇拉愣了一下,随即回过头去看了不远处的洛林一眼,突然不知为什么,白皙如玉的俏脸上一红,然后结结巴巴地道:“什……么……什么婆家的,我……我才不要呢……”

    说完,一扭头,女仆装那黑色的裙角飞扬了一下,就飞快地跑了过去。

    雷欧与白两个很是莫名其妙地对望了一眼,这帮女人,为什么一提到婆家什么的,全都是这副奇怪的模样?

    但是随即两个家伙一齐摇了摇头:管他呢?谁在乎反正这些女人们的思想一向是很复杂的,就是想破脑袋也是不可能弄明白,有这个工夫,还不如干点儿别的呢

    两个家伙一起转了转眼珠子,然后跟着洛林的身后,一齐向着那座宏大的神殿走去。

    在他们身后,那个老先生却是有些奇怪地摸了摸自己身上的口袋,喃喃地道:“奇怪了,我的钱包呢?我记得明明是放在口袋里了啊……”

    在那喃喃的声音当中,雷欧背对着他,举起了自己白胖的拳头,和白举起的长鼻子轻轻地碰了一下,表示庆祝。

    然后两个痞子一起走远了,身影在神殿的门口一闪,就消失不见了。

    洛林在那红衣主教的带领之下,一路前行。

    他们穿过那个高大雄伟的大厅,在这座可以容纳五万人的大教堂当中,各种装饰应有尽有,极其的华丽,甚至到了令人感到不安的地步,令人感到敬畏。

    在那穹顶之上,还有着光明之神率领之下的,与地狱深渊的魔物们战争的场面。

    洛林原本是打算停下来,好好地观赏一番的,但是那红衣主教却是一步不停。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洛林无奈之下,也是只得跟上他的脚步。

    他们穿过了前殿,然后来到了一个秘密的楼梯旁边。那主教连看也不看,当即就推开了门,径直穿过了楼梯,然后来到了对面的书架边上。

    他伸手在书架上一划,那个庞大的书架当即无声无息地滑了开去。露出了后面一个房门。

    那主教也不进去,而是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就转身走了出去。

    洛林看着他的背影犹豫了一下,然后这才迈步走了进去。

    他当即现,自己置身于一个诺大的书房当中。那书籍资料堆积如山,但是却也是排在书架之上,井井有条,丝毫不乱。

    这个庞大的,甚至比起枫叶丹林的那个地下图馆来,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你就是洛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