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圣城难进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求票)

    随着一声号角声响,在旁边数艘飞鹰公司的运输船的帮助之下,瞬间从岸边一直到河道中间的战列舰上搭起了一条长长的跳板。

    在胜利号入港的时候,梵蒂诺的各位大人物就收到了奥巴赫姆到来的消息,

    那些教廷的一众高层们,还有已经到达的红衣大主教此刻能来的全都聚集在码头上,一早就已经在此恭候。

    洛林远远在船头上就看到了在迎接奥巴赫姆的队伍,看着那深红的主教袍拥挤在一起,就像是一个城市广场的大花坛一样鲜艳。

    奥巴赫姆长出了一口气,双手整整自己的衣襟,还“咳咳”了两声,摆出一副大红衣主教的仪态。

    然后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洛林身边的希尔梅莉娅,她此刻脸上满是急切和激动的表情,探着头张望着远处教宗宫殿的尖顶。

    奥巴赫姆瞥了一眼希尔梅莉娅的腹部,见希尔梅莉娅的肚子还看不出异常来,无奈的喘了口气,心里暗叹一声:父神保佑。

    然后又瞟了一眼洛林,暗骂一句:真想掐死你这个坏小子。

    却见洛林的眼光一直盯在港口的红衣主教们身上,脸上是一副很遗憾的表情,还意犹未尽的舔了一下嘴角。

    奥巴赫姆气的脑子里“崩”的一声,暗骂道:你小子这表情什么意思?

    雷欧一直趴在船舷上,这会儿转过头来看着洛林,用很遗憾的口气说道:“这要是朝人群开几炮,咱们就省大事了。”

    洛林身边的众人全都是一副赞同的表情点点头,雷斯特尤其恶劣,一边大点其头,一边大声的说道:“嗯,就是,就是,要不~咱们试试?”

    奥巴赫姆老眼瞪的贼大,怒视了雷斯特一眼,雷斯特老脸一红,摸着胡子讪讪一笑,赶忙道:“玩笑,玩笑。”

    奥巴赫姆摇摇头,决定不和他们计较,不然自己这把老骨头不等下船就交代了。

    跟着领航的小船,胜利号缓缓的靠上港口。

    在岸上苦等的各位红衣主教,一看到这一艘巨大的战列舰,立时知道。这就是洛爵爷一直以来,像是露着‘咸蛋超人’小裤裤一样,迫不急待地炫耀出来的、像是传说中的‘霜之哀伤’一样的强力神话装备。

    不管是什么居家旅行,打怪升级,还是下副本,刷BOSS,全都是靠着这个战争堡垒的。

    由于洛爵爷在经过地中海之时,很耍了一把流氓,又是抢钱抢东西的,外带着杀人放火,留下了一地的残骸,而且还凭着一舰,就击败了西塞罗帝国的海军。到后来,更是为了报复,以自己强大的火力,炮击了西塞罗帝国的数座海港。留下了冲天的火焰。

    这些任务虽然并不是主线任务,但是却也很涨声誉值的。

    洛林爵爷在海上的这些作为,梵蒂诺的大人物们可都听的耳朵起茧了。

    仅靠着一艘战舰就能纵横四海,可以想像这艘战斗堡垒的强大,尽管众人心中早有准备,但是此时看到这一艘巨大如山的战舰,却还是不禁一阵暗暗心惊。

    但是他们也全都是一方人物,只是一瞬间就将那惊奇按在了心底。

    洛林再强大又怎么样?我们又没有惹他,再说这次来是办大事的,可没空和那个爆发户纠缠,那家伙可是个麻烦制造者,谁惹上谁倒霉,离他远点。

    此时看到战舰停稳,这一众长衣飘飘的圣职者们,当即迫不急待地一涌而上。…,

    这些雄踞各方,跺一脚震三震的大人物们因为手握重权,平时全都是养气功夫极佳,就算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角色。但是此时他们的老脸之上显露出了,堪比保险推销员的笑容。

    这让雷欧与小白两个立时警惕了起来,在第一时间就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钱包。

    但是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那些一个个看上去七老八十的老家伙们已经健步如飞,从他们两个的身边匆匆走过。

    只那些平时手握重权的红衣大主教们全都直奔奥巴赫姆,离的多远,就已经听到大家热情而亲切的呼喊声。

    “奥巴赫姆师兄。”

    “我亲爱的奥巴赫姆。”

    “奥巴学长……”

    “奥巴大哥……”

    “……”

    大家的嘴巴上像是抹了蜜一般。围着奥巴赫姆不住地问长问短,嘘寒问暖。热情盘暄。就是当儿子的见了干爸爸,也不过如此。

    但所有热情的红衣主教们没有一个人瞟洛林一眼,就像洛林、雷欧和胜利号的水手们的都不存在一样。

    奥巴赫姆看着众人也是面带笑容,不住地应酬。

    随即他还来不及和洛林众人说一声,就已经被众人簇拥着,一起步下了战列舰,来到岸上,然后一起坐上马车。

    希尔梅莉娅做为奥巴赫姆的亲信弟子,和重要副手。也是被裹胁在人群当中,身不由己。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洛林,然后向他递了一个歉意的眼神,带着一脸的苦笑,也是被众人拥上了马车。

    随即一声令下,那些豪华的马车不约而同地挥动鞭子,驱马驰向了不远处的圣城。

    只在后面扬起了一溜的烟尘,随即就消失在长街的尽头,就连旁观的路人都能感受到红衣主教们迫不及待逃离此地的感觉。

    胜利号上的众人看了,不禁面面相觑。

    他们好一阵子这才反应了过来,然后不禁暗叹:看来这圣城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样啊,果然不愧是大力发展第三产业的地方,着实是热情好客。甚至是到了有些让人受不了的程度。

    胜利号的船长松了口气之后喃喃的说道:“还好他们没来找咱们的事。”

    大家好心有余悸的点点头。

    只是大家全都是坐了许久的海船,可要得接接地气。而且来到了圣城,说什么也要感受一下这里的圣教氛围,去那座最著名的大教堂里,拜见一下父神。接受一下宗教洗礼,总不能总待在船上不下去。

    随即洛林一声令下,将船上的海员们分成数班。让大家可以分批下船,参观游览一番,当即引的水手海员们一阵热烈欢呼。

    就在大家收拾东西,准备下船之时,却见一队身着重甲,手执长矛的骑士从城中缓缓驰出。

    他们来到了港口处,随着一声号令,当即停下,然后分成雁翅展开,排成了警戒封锁线,虎视眈眈地看着船上众人。

    洛林不禁一愣,心里暗道:梵蒂诺好像没有限制游客的规矩吧?不少字

    紧接着,就见一名头戴金边小红帽的圣职者缓步走了上来。

    他来到了战列舰的边上,旁边立时有卫兵将他拦下。

    那人倒也不紧张,仰着头看向了船上的众人,瞄了一会洛林和雷欧,一整衣服,打着官腔高声说道:“请问你们家爵爷在不在啊?在下圣城副执事桑多斯,卡林,我代表了圣城守备队,有事要和他说。”…,

    洛林侧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伸手打了一个响指。

    那卫兵得了命令,这才让那位副执事上船。

    桑多斯来到了洛林面前,先是极其潇洒地微微欠身一礼,然后道:“见过大人。”

    洛林朝他点点头,当下一笑,道:“你好。请问阁下,有什么事情?”

    桑多斯直起了身来,道:“爵爷,是这样的。您的人恐怕不能下船。”

    旁边雷欧当即就不干了,一拍桌子,怒声喝道:“你丫的说什么?”

    小白也是尽职尽职地扮好狗腿子的角色,发出了‘嗷’的一声长长地怒吼咆哮,然后也是横眉立目,恶狠狠地看着那个桑多斯。

    在此同时,舰上的海员水手、这些痞子就等着下船去,好好地休息一下。听到此言,当即也是不住地鼓噪。

    “居然敢不让大爷下船。”

    “弄死他~”

    “把他扔河里去。”

    “按海上的规矩,让丫的走跳板。让丫的走跳板……”

    “……”

    各种各样的怒吼声、叫骂声不住地响起。

    而且为了将威胁显的更有效一些,这些痞子也全都一脱衣服,露出了身上各式各样的狰狞纹身。

    雷欧看了,当即也是一拨胸口,脱下了衣服,但是刚脱一半,看着身上露出白光光的粉嫩皮肤,这才想起来,自己这些日子太忙,光顾着当海盗玩了。没有在身上画纹身,当下又急忙将衣服穿上。

    小白看着那众人身上狰狞恐怖的纹身,回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当下也是颇为自卑,悄悄地拉了拉背上披着的丝绸,将那如同半截子围墙一样的身体给遮起来。

    只是在那充满了威胁的声音当中,桑多斯却是丝毫不惧,他扫了一样正在捋胳膊挽袖子的众人,心里暗道:别看你能把卡拉多斯的人马扳倒了,这里可是梵蒂诺,我就不信你敢胡来。

    想起临来之前,几个大人物对他的保证,桑多斯觉得自己底气十足,不用把这些武夫丘八放在眼里。

    他冷冷地一笑,道:“爵爷,您可是要知道,这里可是圣城,不是您的那个乡下地方。如果出了什么差次,闹出乱子来。您可是承担不起的。”

    洛林微微地眯起了眼睛,仔细地打量着那个牧师打扮的家伙。

    只见他微微地扬着巨大的鹰钩鼻,露出那些手中有点儿权力的下溅痞子们所特有的市侩嘴脸。

    那副下溅的嘴脸,以前洛林可是经常见到过。虽然只是一个区区的临时工,但是撵小贩,骂老人,打孕妇,拎竿称,抢大白菜,在老百姓面前经常耀武扬威。心理变态扭曲到,好像他就是像伟大的傻大木一般,主宰一切的**者一般。

    洛林心里立刻就明白,这个家伙就是别人的枪,被人推出来给自己上眼药的。

    当下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勾了勾手指,示意那人走近一点儿。

    桑多斯愣了一下,但是却也是双手背后,迈着方步,缓步地走到了近前。然后一脸虚伪的假笑,用略带着嘲弄和讽刺的语调说道:“怎么?爵爷,您想好了吧?不少字这里是梵蒂诺,不是你的奈德尔城,不过吗……”

    他顿了一下,然后语意一转,又接着道:“不过如果您要是有东西可以意思一下的话,咱们也不是不可以通融的。毕竟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你们大老远来一趟,也不容易。我也就当是发发善心做好事了。”…,

    那语气当中充满了真诚和友善。桑多斯几乎都要被自己的善心感动的要哭了。

    洛林点了点头,道:“好吧,谁让咱们来圣城了呢。当然也得好好地给你意思一下,不是?”

    他话说到这里,然后抬起手来,对着桑多斯的大脸,轮圆了胳臂,就是一个耳光抽了过去。

    MLGBD~居然跟爵爷讲‘意思’,这不是他娘的皮痒,找着挨抽吗?

    就听‘啪’的一声响,桑多斯当即被抽的原地转了一圈。

    他愣愣地看着洛林,然后又难以置信地伸手在脸上摸了一下,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痛疼,这才确定面前的这个总督果然如传说当中的一般,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流氓。

    桑多斯立时就愣住了,直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桑多斯顿时火冒三丈,跟一只被激怒的兔子一样。

    他直气的双目充血,怨毒地看着洛林,嘶声叫道:“你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

    他在气急之下,伸手指着洛林的鼻子,尖声叫了起来,道:“信不信,信不信我派人杀了你quan家……

    洛林也不等他把话说完,抬起腿来,对着他的肚子又是狠狠地一脚。

    桑多斯立时又是一声尖声惨叫,然后双手捂着肚子,不住地向后倒退了回去。

    对于这种人渣,洛林也懒的多说,只是伸手一指,道:“小的们,好好的给他意思意思~”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旁边的众人当即欢呼了一声,然后蜂涌而上。

    雷欧也是毫不客气,拿出儒曼第一小流氓的英姿,随手拎起了一张椅子,第一个就冲了过去。然后高高地举起来,对着桑多斯就拍了下去。

    随即,听到那‘啪’的一声脆响,椅子顿时四碎了开来。

    雷欧当即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好长时间没有这么痛快地耍一回流氓了啊~

    上一次这样揍人,还是当初刚到奈安,收拾那个什么巡查主教的死胖子的时候。

    要知道,这椅子可是十大杀器之二,仅次于啤酒瓶,而且轮杀伤力,还可以和板砖并驾齐驱。

    桑多斯挨了这一下,顿时被打的一个跟头,栽倒在地。

    旁边的水手们此时也是一涌而上,拳脚齐飞,对着桑多斯就是一顿胖揍。

    就在此时,就听旁边一声嘹亮的咆哮:“嗷~~”

    紧接着,甲板一阵剧烈的震颤。

    众人回头一看,顿时急忙分了开来。

    桑多斯透过自己被打肿的双眼的缝隙向外看去,顿时吓的魂飞魄散。

    只见头顶上,一头身披丝绸的白色大象用长长的鼻子举着一张沉重的桌子奔了过来。

    那巨大的阴影完全遮住了阳光。

    桑多斯顿时就感到全身的鲜血一下子凝滞了起来。

    紧接着,还不等他反应壹为,就见那只小象已经高高地举起了桌子,然后用力地向下拍来。

    桑多斯顿时就感到全身的鲜血一下子凝滞了起来。

    他还没有来得及叫上一声,就已经是两眼一翻,软软地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小白看了,急忙刹车。

    那桌子堪堪在距离桑多斯脑袋一寸的距离上停了下来。

    它很是纳闷地看了看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桑多斯,又看了看自己举着的桌子,很是奇怪:为什么还没有拍到,那个家伙就已经是晕了过去。难道我也练成了传说当中的无敌斗气?可以杀人于无形之中?…,

    嗯,很有这种可能~

    等一下,那个家伙醒过来之后,一定要再试一下。如果再给他吓的昏过去,就说明自己真的练成了。这太神奇了。

    没想到整天吃香蕉糖果,跑外面耍流氓也能晋级,以后还一定要常常干才行。

    洛林看着它一脸傻笑的模样,也不知这个小家伙也是一脑子的坏水,他站起身来,然后懒洋洋地向着身边的侍卫吩咐道:“等一下那个家伙醒了,就给我把他扔河里去。”

    那侍卫双腿一并,沉重的马靴后跟碰在一起,发出了一声轻响。然后响亮地答道:“是,大人。”

    洛林点了点头,然后将身上的披风甩下,露出了里面穿着的衣服。那衣着和岸上那些前往朝拜的人并无二致。

    纵然是最为优秀的情报员,最多,也就是可以从他的衣饰特点上推断出来,这个小白脸是从儒曼帝国某一个乡下地方过来的。

    旁边的侍卫们也已经是换上了普通的衣服,护卫着他向着岸上走去。

    这个时代,一没有那个随随便便就可以让人红透了半边天,塑造出一位天才的伟大摄影家的照像机。更没有可以给无数男yin们带去心灵安慰,可以让大家以批判性的眼光,批判性地认真审察的萝卜国的无*小电影。

    (纵然有一些这方面的技术,也是完全让魔法师们给垄断了,结果还给他们当成了年终福利,绝不外传。)

    而且,纵然是帝国皇帝,出于维护自己神秘性的需求,以防被人认出暗杀。并没有画影图形,跟那个傻大木一样贴的满大街都是。

    但是洛爵爷认为,不这样做的更主要原因,是防止大家在没事儿的时候,对着那画象练飞镖,吐口水。

    既然皇帝陛下都是如此,下面的人更是不会画像贴的满大街了。

    像洛爵爷这么牛叉的人物,只要不穿那身总督的礼服,出了总督府的门之后,也是没有几个人认识他。

    甚至有时候逛在大街上,还被带着红袖头的警惕性极高的大妈们当成了重点监视对像。

    因此上,他穿上了那身衣服之后,丝毫也不怕被人给认了出来。就那样大摇大摆地下船去了。

    雷欧与小白两个现在却是有些舍不得离开。

    虽然他们也想着上岸上转一圈,但是却也很想再揍那个跑到自己的船上敲诈的家伙一顿。

    MLGBD~

    大爷们以前光是敲别人竹杠的,这孙子居然也跑来敲大爷。这不是活腻了吗?不好好地揍上一顿,以后都没脸出门了。

    但是他们低头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桑多斯之后,最终,他们还是决定跟着洛林一起下去。

    因为那个桑多斯极是一个狗熊,被吓晕了到现在还没有醒。而且看这样子,一时半会儿也是醒不了的。

    众人踩过一路的跳板,来到岸边。

    那数十名守在岸边的骑士们看了,当即齐齐地暴喝了一声。挡在了众人的身前。

    洛林不禁一皱眉头,有些恼怒了起来。就算是这些人们得到了高层的授意,想要试探出自己的底线,但是现在这样做已经是太过了。

    他冷笑了起来,道:“哟哧。都说教廷的死秃头们在圣城待的久了,眼高于顶。把人们对于父神的崇拜,当成了对他们的恭敬。真以为父神老大,你们就老2啊。是不是要爵爷称称你们啊?”

    对面的一名骑士看到他的模样,知道这位大爷这是打算发飙了,当即一阵胆寒。…,

    他苦笑了一下,上前一步,向洛林敬了一礼,然后道:“大人,您别让我们为难。”

    洛林看着他的面孔,突然想了起来,这个家伙是教廷骑士,以前在进攻阿尔摩合德的时候,自己还曾经指挥过他。

    他当下不禁火气全消,然后一笑,道:“克利斯,你是克利斯。哈,小子,升官儿了。现在居然当上了卫队长了?”

    说着,抬起手来,在那骑士的胸口重重地一捶。

    那一众圣殿骑士们惊奇地看到,原本一向极为高傲的队长在那人的笑骂亲腻当中,居然会堆起一脸的谄笑。像一个狗腿子一样。

    克利斯道:“大人,这还不是托您的福,打下阿尔摩哈德之后,回到教廷,我们论功行赏。我这不才当上了队长的。”

    洛林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道:“好,好,好。不愧是跟爵爷我混过的。回头一定要好好请我喝上一杯。对了,还要把那些弟兄们都叫上。”

    说着,重重地在克利斯的肩头拍了两下,然后就要混过去。

    克利斯苦笑了一下,然后又挡在了洛林的身前,央求道:“大人,大人,你们这些大人物们打神仙架,就别为难我们吧?不少字”

    洛林看了看他,然后用力地晃了晃脖子,活动了一下关节,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骨节松动声响。

    他看着克利斯,道:“小子,听着。今天这个圣城,我还是进定了。给你两条路走,一,乖乖地给我放行。让我进圣城。

    二,乖乖让我们给打晕了,然后再掏光你们身上的钱包,扒光衣服,只给你们留一条内裤,然后我自己再大摇大摆地进圣城~“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