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什么叫2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大章,求票)

    海格候爵坐在自己旗舰的甲板之上,颇有些倨傲看着面前的那些海盗。

    在战舰的桅杆顶上,一面西塞罗帝国的战旗高高地飘扬。

    海格候爵身为西塞罗帝国的东方舰队的最高指挥官,今年才刚刚二十五岁的年纪,却因为率领着一整支舰队,可以被人恭敬的称之为将军了,用年少有为,位高权重来称呼他毫不为过。

    但是海格候爵由于养尊处优,已经是有些身形微胖,大腹便便的模样,只是这个体型怎么看也不像是常年生活在海上的海上男儿。

    “这只是有些发福罢了”,这还只是他自己对自己的评语,实际上,在外人看来,一个重达四百二十三斤,大腿肥的比雷欧的腰都粗的家伙,可远远不止只是发福或者是大腹便便而己。

    海格候爵的体型一直都是西塞罗帝国海军里的一个笑话,其他人开玩笑的说西塞罗帝国是最适合做海军的,因为他掉进海里怎么也淹不死,那身肉实在是太肥了。

    普通的老百姓开不了这种文绉绉的笑话,大家都是干脆直接的称呼道:“西塞罗的那头猪。”

    而且因为海格候爵工作起来认真负责,对从他管辖海域通过的每一艘船都不会放过,罚单的分量是开的足足的,在这片海域内,不管是走私,打劫,什么生意海格候爵倒要占上几成干股,以至于海格候爵“肥”的名号传遍了四海。

    不过,像是那种敢造谣诽谤,对候爵大人本人人身攻击的家伙,如果让海格候爵本人知道了,候爵一般都是会给他脚脖子上系上一个二十斤的铁块,然后看着那个蠢货在深海里游泳。

    因此上,现在,尽管在一般人看来海格候爵已经是伸出双手都够不着他自己尊贵的肚脐眼儿,但是他还只是‘微胖’而己。

    由于身体‘微胖’,血脂过稠,大脑的供氧量不太足够,候爵的脾气一向是不太好。

    尤其是听到有人在背后说什么‘候爵大人是靠了把自己的姐姐系上蝴蝶结,送给皇帝陛下当二奶,这才换来的这个指挥官的职务’的时候,候爵大人每每都是勃然大怒。

    MLGBD~

    小舅子怎么了?

    我当小舅子怎么了?

    啊~

    啊~~

    啊~~~

    那个现在正火热什么什么《银英传》里面,那个什么什么哈特的皇帝,不也是靠着当小舅子起的家?

    一帮该死的农民~下溅的痞子~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狗东西~

    像这种唯恐天下不乱,心怀不轨的下溅东西就应该五马分尸,就应该千刀万剐,就应该送到宗教裁判所去,放烈火上净化灵魂~

    因此上,在亲手宰了几个那样的痞子之后,那些话虽然是越传越广,但是却再也传不到他的耳朵里了。

    在海格候爵的耳边,每天只剩下舒心的马屁声。

    所以候爵的心情也是好了许多。

    更何况,今天可是收海盗们交纳贡品的好日子,因此上,一想到那大堆大堆的耀眼的财宝,他的心情当下更是愉快。

    而且出来的时候,海格候爵爷也小心地查过了黄历。知道今天不管是干什么都会很顺,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动怒。

    海格候爵也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心平气和,要宽宏大量。

    因此上,当他看到那几名海盗的臭脚丫子踩在自己崭新的红地毯之上,留下了好几个肮脏污黑的大脚印的时候,也只是微微地皱了皱眉头,就轻轻地放了过去。

    要知道以往,如果手下那些个下溅的兵痞子们不小心这样做了之后,候爵大人一般都是用沾了盐水的鞭子,亲自下手,狠狠地抽他们一顿。

    海格候爵对于自己的战舰极其满意,就像是爱护自己的情人一样,不想让它有一点儿的损伤。

    因为海格候爵十分清楚,这艘战舰,还有整个舰队就是他的根本,虽然他有一个给皇帝当情人的姐姐,但没了东方舰队,他也只是一个便宜小舅子而已,不能像现在一样,整日珍馐美味,家里养着十几个情妇。

    海格候爵将自己的船看的极重,这艘巨大的战舰是帝国海军最好的战舰,宽大结实,如果风浪小的时候,站在上面,甚至感觉不到一点儿的颠簸,船上载有六百多名船员。,

    硕大的身躯如同海中的巨兽,足以令所有看到它的人,望而生畏。

    海格侯爵相信,自己如果不是一个海军的话,也可以靠着它,像那些传说中的海盗们一样,一边喝着美酒,一边高声歌唱,驾着战舰在火红的夕阳中驰向远方,纵横七海,留下一个又一个传奇故事。

    海格候爵的自信不是没有道理,因为整个大洋上,还没有任何一艘海盗船有他们的座舰强大。

    “奈何我是一个贵族……”想到这里,候爵不禁又是忧伤了起来,心里感怀自己为了帝国和百姓有作出了巨大的牺牲,然后赶紧喝了一大杯的红酒,利用酒精驱散心头的忧郁。

    旁边的侍从看了,急忙端起了旁边的酒瓶,给他又倒上了满满的一大杯。然后这才小心地将酒瓶放在一边。

    海格侯爵看了一眼那个放下的酒瓶子,当下狠狠地瞪了那侍从一眼。

    那侍从低头一看,立时醒悟了过来,当下惊的一头的冷汗。他战战兢兢地将那酒瓶子转了过来,让酒瓶子上硕大的‘路易十三’商标朝向外面。

    那酒据说是从意托拉进口的高级红酒,经过多年陈酿,口味醇正,是当世红酒里面最高档的品牌,被称为液体黄金,只流行在最上层的贵族圈子里面。

    但是侯爵却发觉这玩意儿和五个铜板一瓶的酒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现在有钱了,为了装13。他却是每天都要喝上两瓶的。

    而且为了能显示出侯爵现在的富有,以及成功人士特有的牛叉程度,那商标虽然不能直接贴在脸上,但是却一定要朝向外面,让所有人都能看到的。

    此时那两名海盗谄笑着打开了箱子,顿时一股耀眼的光芒从箱子当中射了出来,直欲耀花人的双眼。

    海格侯爵看了,却是不禁失望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看着那个海盗,平淡地道:“就只是这么一点儿的东西?”

    那海盗一怔,这个箱子里面装的全都是最值钱的东西,原本他以为这些东西就已经足够填饱那个贪婪肥胖的海军军官的肚子了,没想到对方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他不禁是在肚子里面破口大骂:这个该死的吸血鬼,真真是比我们狠多了~

    我们辛辛苦苦地到处抢劫,杀人放火,可是到头来,到的钱却要被他一分不少地给抢走。

    这些狗*养的才是真正的强盗~

    但是看到海格眼里透出来的冰冷,他却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他们能在这片海域生存下去,靠的全都是眼前这个贪婪的胖子充当保护伞,海盗急忙道:“侯爵大人,我们这些日子的收成也不好啊。唯一的可以赚钱的航道,也就是去奈安的。

    但是现在我们劫的次数太多了,名声传出去了。那帮穷鬼死老百姓们宁愿是多花钱,坐奈安的航班,也不敢再自己私自组船了。

    我们打劫的次数也就少了许多……”

    还有个理由海盗不敢说,那就是除了奈安的舰队,现在这一带的海面上大概只剩下海格候爵名下船队了。

    不等他把话说完,海格侯爵已经是勃然大怒。

    他伸出‘微胖’的大手来,重重地在桌子上一拍,厉声喝道:“奈安的船怎么了。奈安的船怎么了~~

    啊~

    他们的船有什么可怕的。

    一帮兔子胆的东西。看到钱都不敢赚~

    我要你们这些孙子还有什么用~

    有什么用~“

    在怒极之下,他不住地咆哮,唾沫如雨点一般,喷了下面那名海盗一头一脸。但是在他的yin威之下,那人却也不敢动上一动。

    这也不怪侯爵大人如此的大动肝火。

    由于奈安条件优厚,招揽了无数百姓前往投奔。这让除了儒曼帝国的其他各国的首脑无一不是其极的不满,甚至是愤怒~

    MLGBD~

    那些个老百姓们可都是要交税的。他们这一跑,大爷们吃喝嫖赌从哪儿捞钱?

    再说了,要是这些个老百姓们全跑光了,大家还去哪儿收钱,去哪儿收东西,去哪儿找那些百姓们生下的漂亮女儿们,给自己当二奶小三?

    难道说,让贵族那精心呵护,握惯了鲜花,美酒和美女**的手,去握那些个该死的锄头把子和肮脏的粪叉?,

    父神在上,这样的话,贵族还是贵族吗?

    因此上,大家当然是极不高兴了。

    而为了留住自己庄园上的佃农,不让他们投奔到奈安那个遍地野人的蛮荒之地去,贵族老爷们不得不降低了地租,这让他们极是光火。

    纵然有人想要颁下禁令对付一下,但是奈何飞鹰公司势力强大,而且商业发达,大家全都是离不了,一旦惹得那帮痞子们不高兴了,那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不说别的,光是他们将生产出来的‘飞鹰食盐’一下子给贸易禁运了,大家就受不了。

    老百姓们没了盐吃,肯定是骂娘。

    到时候,为了平息民愤,追究起责任来,哪怕你是皇帝陛下的小舅子,也只有一个下场——乖乖地卷铺盖卷滚蛋~

    但是这些家伙可全都是政客,也并不是白给的。

    而所谓的政客与政治家不同。

    他们是没有原则的,只有利益,全都是一群狗*养的,谁给他们官做,谁给他们钱花,他们就给谁卖命,哪怕是挖国家墙角,吸平民的血汗也毫不在乎。

    这些痞子明面上搞不了,当然也就在私下里搞。

    上一次的刺杀洛林,没收飞鹰公司的财产,他们也不是没有在里面伸手,只是没有秃头教士们伸的手长而己。

    后来有些跳的狠的狗官们,也全都在党卫军的血腥报复当中,给当街射杀,杀一警百。

    而余下的那些痞子们看到情况不对,全都是风往哪吹,就往哪儿倒。

    当时大陆上频繁响起的枪声,可是把他们给吓坏了。

    在洛林爵爷的党卫军反攻清算的时候,很是积极地表现了一把,又赔了不少的钱财,让爵爷息了火气。

    只是他们一计不成,当然另生一计。既然是不敢对付爵爷怎么样,那就来对付这些想要去奈安的老百姓们。

    因此上,在他们的刻意的纵容之下,这些海盗们的活动才会如此的猖獗。

    海格侯爵此时见那海盗如此的不争气,当下指着他们,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一帮废物~

    就是我们海军不好出面,这才让你们出去抢劫的。你们这帮狗东西倒好,居然不敢去抢飞鹰公司的船。

    MLGBD~

    要是这样的话,我还要你们这些孙子有什么用~”

    他气的呼呼直喘,指着那海盗继续骂道:“你们这些狗东西,也就是一个兔子胆~

    那个什么洛林的小白脸,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算是他的党卫军狗腿子厉害。但是那也只是在陆地上,让那个死小白脸到海上来试试。

    侯爷我有这么多的海军战舰,想要灭了他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那个飞鹰公司牛叉不?

    还不是得偷偷给我们塞保护费?

    你们一帮王八蛋~真真是一群的造粪机器,你们除了能吃会拉,你们还会干什么~

    以后就给我放手去抢,出了事我来罩着,在这片海域上,我是老大。”

    在他的大骂当中,那个海盗只能是缩着身体,尽可能地低下头去,以躲避他喷出的,带着恶臭的唾沫星子。

    海格骂了大半天,直累的呼呼直喘,张着大嘴,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道:“侯爷我本来不打算跟你们这些王八蛋生气的。你们……你们这些狗崽子也真真是太不……太不争气……

    要……要不是侯爷我的心脏不好,我……我今天非要骂死你们……你们这两个狗崽子王八蛋不可……“

    说完,张着大嘴,又是一阵狂喘粗气。

    那海盗被骂的大气也不敢喘,偷眼看看海格,见他不打算再骂了。这才趁着他不注意,偷偷地擦了一下喷到自己脸上的口水。

    但是随即看到擦完之后,自己的袖子已经变成了绿色的,那海盗不禁心下奇怪:这是什么东西啊?

    然后凑了鼻子过去,嗅了一下,当下恶心的一皱眉头,也不知道这位侯爷是吃过了什么。

    那股恶臭仿佛是从泡了三十年的毛坑里面捞出来的死猪一样,极其的难闻。

    他看那位侯爷仍然气的不住喘着粗气,当下定了定神,想要再努力一下。

    要知道如果没有这位海军将军的点头同意,今后他可是不可能在这一片海域混下去的。甚至对方说一句话,自己的小命就没了,整个海盗岛都要全都陷入一片火海当中。,

    就在此时,就听见远处一片的喧哗。

    众人当下一愣。

    海格当下大怒,毫不客气地斥责道:“怎么回事?还有军令没有啊?难得老子今天高兴,就不能让我痛快痛快,非得气的我宰几个人不行吗?一帮贱骨头。”

    一边说着,不禁又是喘了几口的粗气。

    旁边有人当下指着远处,道:“大人,您看~“

    海格一愣,然后抬头看去。

    只见在海天之间,在那遥遥的天际之处,隐约可以看到细细的黑烟正在升起。

    海格虽然是西塞罗帝国地中海海军的最高指挥官,但是他却是靠着裙带关系爬上来的。并没有什么真才实学。

    而且混了这么久,整天就只会摆阔装叉。

    在一众海军军官们的眼中,他也就是一个屁都不懂的纨绔子弟。只是大家为了自己的工资奖金福利等等着想,没有人说出来罢了。

    他看了之后,却也不明白这冒烟究竟是什么意思。不禁是眨了眨绿豆大小的小圆眼睛,很有些莫名其妙。

    虽然有心想问一下,但是他却也是极其的自重身份。信奉那名‘官越大,本事就越大’的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名言。

    他在肚子里转着筋,考虑着如何问话才能不暴露自己的无知,显的侯爷老成稳重经验丰富。

    就在此时,旁边有人已经替他做出了解答。

    “天啊,我的岛~“那海盗撕心裂肺地惊声惨叫了起来,“我的岛啊~我的岛被人给掏了。”

    他一转头,扑倒在海格的脚前,然后高声叫道:“侯爵大人,您可一定要给我做主啊。有人抢了我的岛了。”

    海格当下小眼珠子转了转,沉吟了起来,然后一脸为难地道:“这个不太好办吧。好歹我们是海军,不能掺和到你们海盗的内部事务当中去的,这样很侵犯你们的主权,会被人骂街的。”

    那海盗当下急的都快要上房了。心中暗骂:你这个孙子,这个时候倒是拿起了翘来了。想要生讹啊~

    但是心中这样想着,他却也不敢说出来,只是道:“侯爷,这地中海谁不知道我们是给你办事的。这看上去是在打我们,可是实际上这可是不给你面子,在抽您的脸呢。”

    海格侯爵当下撩下了脸色,冷然道:“你说话注意一点儿。什么抽我的脸,我倒要看看谁敢~”

    说到后来,语气当中带出了森森的杀机。

    那海盗当下起了一头的冷汗,他不由得心中暗暗叫苦:这个孙子~是他**的属白眼儿狼的。

    吃什么什么不够,干什么什么不行。

    怎么喂都喂不不饱,让干点儿事情,就他娘的推三阻四。

    自己真真是瞎了眼,白花了那么多钱了。这以后要是再跟他做生意,真得让老天拿雷劈了我~

    但是不管心里再怎么赌咒发誓,面前这一关不管是怎么样却也得过。

    他可知道,对方既然有备而来,砸了自己的场子,放火烧了岛。那就说明他们必然有所依仗。如果没有海军帮忙,自己去了,说不定也得要全军覆灭。

    想到这里,他一咬牙,也是豁出去了,道:“大人,我们岛上可还有些财宝呢。那些可都是要送给大人您的。

    而且……而且那些人既然敢抢咱们的岛子,他们那里也一定是很肥。这样吧,等打下来之后,我三您七。怎么样?“

    海格当下一笑,然后脸色一变,重重地啐了一口,道:“我呸死你个王八蛋,你还给侯爷我讲条件吗?打下来之后,全部都是我的。“

    那海盗也算是一个狠人,很是果断。

    当下他硬着心肠,一闭眼睛,道:“也行。就听您的了,大人。请您快点出兵吧。否则到的晚了,我的岛子可就全完了。给您留的财宝也就没了。”

    海格此时不由哈哈大笑,道:“你这个狗崽子倒也识趣。”

    他一转头,令道:“通令全军,舰船转向,兵发铁钩岛。一定要将敌人全数歼灭。”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海面上立时响起了一片号角之声。

    那五十艘的战舰纷纷调头转向,然后结成了阵形,向着浓烟滚滚的铁钩岛驰去。,

    在黄昏时分,他们已经来到了铁钩岛外。

    一众战舰云集在外海,遮天蔽日,将整个出海口堵了一个严严实实,声势极壮。

    那海盗头子担心岛内的情况,着急之下,也不顾侦察,就要硬闯进去。

    就在此时,就听一声嘹亮的号角声响起。

    紧接着,就见一艘崔巍如山的高大战舰从港内驰了出来。

    那战舰是如此的巨大,如同一片暴风雨前的乌云落在了海面上一般。

    一众正在为自己的强大军势而沾沾自喜的西塞罗海军看到这里,也不禁微微收缩了一下瞳孔。

    此时只见那战舰冲到了海军的阵前,然后在一里之外,突然打横,以船侧对准了一众海军战舰。

    虽然距离有一里之远,但是那战舰侧转,庞大的身躯就像横是在他们眼前一样。

    此时一阵微风吹来,那战舰上的战旗一下子伸展开来,露出了一面儒曼的黑色飞鹰,以及另一面红色的万字旗。

    西塞罗海军水手们看到这里,不禁一阵大哗。

    ‘党卫军。’

    “党卫军,是党卫军。是那群恶魔。”

    “是党卫军,那帮奈安杀人不眨眼的狗崽子们。”

    “父神保佑,他们怎么找上门来了。”

    “……”

    海格侯爵听了手下的慌乱,厉声喝道:“慌什么慌~他们再厉害,再大,也就是一艘船而己,咱们有五十艘战舰,上万人,一起上,就是只大象也咬死他。你们怕什么啊~”

    一边说着,一边抬手对着身边的一名面露惊恐的侍卫抽了过去。

    随着‘啪’的一声响,当下抽的那名侍卫原地转了一圈,然后坐倒在地上。

    海格侯爵甩了甩发痛的手,继续嘶声叫道:“传我的命令,有再敢喧哗,动摇军心者,立斩不饶~”

    随着命令的传下,以及各个船上军官们的努力弹压,那阵慌乱这才平静了下去。

    海格侯爵抬起头来,借着夕阳金色的光芒,惊奇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一艘巨大崔巍的战舰。

    这船可真是太大了~

    海格候爵在心里想找一个形容词来感叹一下眼前的巨舰,但他贫乏空白的大脑却空荡荡的,酝酿了半天,憋出来一句:“真他**大啊~”

    相比之下,自己的旗舰简直就是一艘只值五个铜板的破渔船。

    人类居然能打造出如此巨大的船来。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这简直令人不敢相信。

    如果能把这船给抢过来……

    想到这里,他眼中不禁闪起了贪婪的光芒。

    海格候爵在心里暗暗盘算,对面那艘船,看规模就是全装上水兵,也就一千多人,自己这边有绝对优势,就是用人堆也能堆死他们。

    就在此时,一名身形削瘦,头发花白的中年将领也是走了上来。

    他看了看停在不远处的那艘战舰,然后道:“大人,我们撤吧。那边的人,咱们惹不起的。”

    海格侯爵愕然一愣,不悦地道:“副指挥官阁下,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惹不起的了?”

    海格候爵自己对海战一窍不通,所以对这个有真本事的副指挥还是颇为倚重的。

    他一指对面高大的战列舰,道:“没看到他们看到我们到来,当即就已经示弱,将船只打横,以柔软的船腹对向我们了吗?”

    那副指挥官苦笑了一下,然后指着对面的船上一个长的白白胖胖,身穿着军装,正举着望远镜向着这边看过来的小男孩,道:“大人,您看到那个小男孩了吗?”

    海格侯爵不悦看了他一眼,道:“你什么意思,就直说吧。”

    那人认真地道:“大人,我见过那个小死胖子,他就是儒曼帝国的皇储,屠夫儒略大公的儿子,雷欧小公爷。”

    海格一愣,眯着眼睛,仔细地看了两眼,然后呆呆的道:“那又怎么样?”

    副指挥叹了一口气,在心里感叹一句“就知道这个呆子指望不上”,然后解释道:“雷欧小公爷一向是飞鹰战神洛爵爷身边的跟屁虫。只要他在的地方,那位爵爷一定在的。

    那位大爷耍起流氓来,可狠着呢。咱们惹不起的。不光咱们惹不起,就是咱们帝国都惹不起。”,

    海格当下一惊。

    飞鹰战神~这可是何等显赫的威名。从西边的阿特兰提克大洋,到东方的帕米提亚草原。从北方的白雪皑皑的乌林诺斯山脉,到南边的撒赫瑞那绝域沙漠。

    整个大陆,谁不知道他的威名?

    纵横捭阖,前帅枫叶丹林学员军攻克阿尔摩哈德首都,后带领着数万茹曼帝国精锐,平灭了三百万半兽人,打下一片比西塞罗帝国还大的地盘。

    尤其是党卫军的火炮和杀手,不管谁提起来,心里都要先颤两颤。

    海格犹豫了一下,但是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遮天蔽日的战舰,突然福灵心至,心中猛地一跳:我有这么多的船,他只有一艘。正是我众敌寡。

    这是多好的机会啊~

    如果我能抢下来,不仅那艘船是我的了,而且击败了赫赫威名的飞鹰战神,那么我岂不是更厉害。我的名字岂不是更加牛叉?

    到时候,那还不是要多少女人有多少的女人,要多少的钱,有多少的钱。

    最重要的,他只有一千人,我可有两万人,这一仗我绝对能打赢。

    他越想越觉的有理,不知不觉间,呼吸也沉重了起来。

    那副指挥官看了,当下道:“大人,大人……”

    海格身体猛然一震,清醒了过来。

    他咬了咬牙,然后道:“传我命令,全军准备进攻~”

    那副指挥官当下一惊,然后提醒道:“大人。那位可是赫赫威名的飞鹰战神。”

    海格冷哼了一声,眼中闪过了一丝疯狂的目光,咬牙切齿地道:“那又怎么样?飞鹰战神?我不否认,他在陆地上确实是厉害。但是这却是在大海。

    这是我们的地盘,他就是有再厉害的武力也是发挥不出来的。他的那些党卫军杀手们可走不到咱们跟前。”

    他转过头来,看着那副指挥官,舔了舔嘴唇,轻声道:“森里特将军,那个人可是自己送到了咱们的门前,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打败了他,我们可都是要名垂青史,万古流芳的。”

    听了他肯切的话语,森里特当下气的差一点没昏过去。

    他上前一步,毫不客气地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他娘的王八蛋,原来我还以为你只是一个屁都不懂的纨绔子弟,现在看来你纯粹就是一个2B……”

    旁边的亲信侍卫看了,当下全都吓的一身的冷汗,急忙伸手捂住了他的嘴,然后拖起了他就走。有人在旁边连连解释,道:“森里特大人晕船了,大人您别见怪,别见怪……“

    海格一时也是没有想到,被骂的有些晕了,很是莫明其妙。

    等他定下神来,却见那位副指军官已经被他的侍卫给带走了。

    海格侧头想了一下,觉的自己好像是疏忽了什么。但是随即看到对面的那一艘崔巍的战舰,当下将那些全都扔在了脑后,然后贪婪地舔了舔嘴唇,用一种连他自己都感到奇怪的嘶哑声音,轻声说道:“全军进攻~“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