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国际警察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只见那海域当中,起伏的海浪之间,一片的碎木残骸。

    漂荡的旗帜,残破的船帆,无助的木桶,破碎的船只木片,桅杆,龙骨,还有……还有几具人体浮尸……

    抬眼望去,这片海中当中,满目的疮痍。

    船只碎片的范围很大,在洛林的视线中,在海面上一直铺到看不清的地方。

    各种残破的碎片随着海浪缓慢起伏,将这一切带到了洛林眼前。

    战列舰的舰体将碰上的碎片撞开,翻起的浪头将它们推远。

    众人看着这个凄惨的场景,当下不禁全都沉默了下来。

    舰长走到洛林跟前,敬礼之后说道:“大人,情况有些不妙,为了安全,请允许我停船检查。”

    洛林看着船长恭敬的表情,皱皱眉头说道:“你是船长,还是我是船长,怎么,在你职责范围内的事,你自己还决定不了吗?

    船长愣了一下,恭敬的站直了身体,大声说道:“抱歉大人,我明白了。”

    洛林“嗯”了一声,道:“胜利号是我们纵横四海的最大保障,我听说你是最好的战舰舰长,才将它交到你的手里,船长,我不希望我选错了人。”

    船长黝黑的脸上隐隐有些发红,正色的说道:“请大人放心。”

    然后船长迅速转身,对着水手们扯着嗓子大声吆喝道:“降帆,停船,放下小艇,你,你,还有你,下去看看,其他人上岗位,二级警戒。”

    水手长们跟着大声传令,水手在船上忙碌的跑来跑去。

    此时,随着船长的一声令下,船帆也落下了大半。船速骤然大减。

    自有水手跳上了小船,划向了那一片残骸当中,仔细地搜索。看是不是还有幸存者。

    这是大海之上的规则。

    只要遇到了遇难的船,大家总是会不遗余力,尽可能地提供帮助。

    在大海上航行的船长,遵守着最简单的自然规则,你救别人,别人才会救你,而且这一切都是免费的。

    余下的众人也全都手扶着栏杆,瞪大眼睛,仔细地观察着那水面的情况。也是尽可能地帮着寻可能的生还者。

    洛林是看着那满是船只残骸的水面,心中很是奇怪:这是大海的中心地带。水位极深,应该没有暗礁激流,而且这些时日,天气情况也是极好。没有暴风雨,这船怎么会出了事,就这么破碎沉没呢?

    旁边的船长看出了他的疑惑,当下低声解释道:“大人,是海盗。这些应该是海盗们干的。”

    洛林当即一愣,愕然地抬起了头来。

    他这些时日没有少接到海盗活动猖獗的报告,但是却也并没有太过在意。

    一方面,他是奈安的总督,辖地在陆地上,而帝国东方有负责这一防区的海军舰队,一方面是因为洛林手上没有强大的海军力量,他就是想管也管不着。奈安只有一支内河舰队和一直外海巡逻舰队,力量还没有飞鹰集团保安队的护航舰队强,而飞鹰集团的护航舰队,连自己的护航任务都满足不了,要不然洛林也不会花费重金打造这艘战列舰了。

    更重要的则是,因为这地中海上,自古就没有一个可以威震天下的带头大哥,缺乏有效的压制性力量。

    海盗屡打不绝,灭了一批,立马就会有另一批人拖上几条破船,抄起两把片刀,投入到这个低成本,高风险,但是高收益的行当当中去。

    毕竟这是一个乱世,一场天灾或者一场**,都会导致底层的老百姓流离失所,或者家破人亡。

    各种没本钱的买卖是绝对不怕招不到人手的,为了生存,被逼到末路的人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这还只是民盗,他们专业水平不高,装备更烂,运气的不好的,还会被武装商船给撵的到处跑。

    大海上,最可怕的是官盗。

    各国之间纷争不断。

    象这个王子拐跑了那个国王的老婆,这个皇后偷了那个国家的汉子,这个大公抢了那个国王的初恋,或者在枫叶丹林考试的时候,这个王国不让那个皇帝抄答案,等等这些乌七八糟的原因,都能成为开战的理由。,大陆上从来没有一天是安静过的,总是有两个或者几个国家,在战争状态,比如茹曼帝国一直都在同时进行两场战争。

    而且,由于历史原因,连年的战争,大家的势力范围划分错综复杂。本来就已经是打破了脑袋,将脑浆子都快打成了豆腐渣子。

    但是贪心不足,可是人类的天性,社会发展的原动力。

    大家为了争夺更大的利益,当下更是在这乱局上又添了不少的麻烦。

    以小公爷后来的评价来说:这种情况,就像在十万人的大会上,偷偷地挑了几桶大便放在人群最密集的地方,然后再往那粪桶里扔进几个大号的爆烈水晶。

    然后再想像一下,那种爆炸之后的场面,你就可以知道这种情况有多混乱了。

    在他们明的或者是暗的支持纵容之下,海盗们的活动一直都是极其的猖獗。

    有时候,大家为了打击对方,或者是想要捞些外快,甚至是让海军的狗崽子们换个旗子,到大海上转上两圈,抢些东西。然后给二奶买个别墅,小舅子安排个工作。

    海军或者官盗们,还有正当的销赃渠道,这可是一个来钱极快的路子。

    最后余下的那些碎银子,再帝国官员们发个‘防暑降温费’之类的补贴。堵住他们的嘴巴。

    纵然有时候,各国官员们坐在一起也讨论一下日益猖獗的海盗问题。但是大家有大把的补贴好拿,当然也就睁一眼闭一眼。

    海盗抢的又不是他们,这些官僚们才不把海盗问题当作一回事。

    而各国的海军们也是打着养贼自重的主意。

    万一海盗们都剿灭了,大家可就没有理由再伸手向着帝国要经费,要装备,要钱要东西了。

    没了海盗,也就没了拨款。

    没了钱,还怎么吃空饷,包*奶,给小舅子解决工作问题?

    还怎么利用打击海盗的名义,在海上大搞走私?

    因此上,这海盗活动越打击,活动的也就越是厉害。

    纵然是飞鹰公司强大如斯,但是面对着地中海上这种错综复杂的情况,有时候也是要花钱买路,求一个平安。

    这一次洛爵爷率领战列舰出航,有一部分原因,就是要炫耀一下武力,很很地臭屁一番。

    让那些个海盗海军的狗崽子们知道爵爷现在不光是在陆地上牛叉,在海上也是很牛叉的。

    让那帮海上的狗崽子们都老实一点儿,别光惦记着宰爵爷的肥猪~

    只是他原本以为,海盗们再厉害,再猖獗也是有一个限度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居然已经到了这么一种程度,就连自己开着战列舰,也可以碰到一件海盗打劫的事件。

    如果以这个几率来算的话,那么这海盗的活动就已经不是猖獗,而是可怕了~

    此时那船长道:“其实原本海上也没有这么多的海盗的。”

    洛林一愣,道:“这是怎么个意思?”

    船长微微地一低头,道:“大人容禀。”

    他顿了一下,然后继续道:“原本,海上贸易虽然发达,但是却远远没有达到现在的这个程度。这海上生意着实没有太大的油水。

    只是一帮活不下去的汉子们操着刀子,冒死一拼,想要找一条活命的路子而己。

    他们虽然下手抢劫,但是为了避然做大了事情,招惹到海军前来清剿,或者给自己积点儿阴德,他们却也是尽可能地克制。能不伤人就不伤人。

    可是后来……”

    他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看向洛林。

    洛林当下来了兴趣,道:“说下去。”

    “是,大人。”船长恭敬地一低头,然后继续“后来就不一样了。后来奈安行省商业发达了起来。海路贸易日益发达。

    越来越多的人看出了这里面的利益,因此上,也就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海盗当中。

    他们当中有是活不下去的,但是更多的却是看到这其中的利益,想从中间狠狠地捞钱的。

    他们的背后全都是有靠山的,甚至是强大的靠山。

    那些狗崽子们眼里可只有钱。

    而且仗着背后势力的支持,行事无所顾忌。

    他们下起手来,也是极其的残忍,甚至是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不光抢劫,还杀人,**,放火毁船。坏事做绝。”,洛林没有想到,这海盗猖獗的原因,居然也有自己的一份。当下不由沉默了一下。但是随即却是冷笑了起来,道:“强大的靠山?多强大?有老子我强吗?

    MLGBD~

    居然敢当着老子的面抢劫,这让爵爷的面子往哪儿放~“

    他回过了头来,拍着栏杆扶手,怒声骂道:“卡普特船长,你们这些海军是干什么吃的~

    别忘记了你们的职责~,

    爵爷我花了这么多的钱,给你们做战舰,不是用来好看的。

    不知道我们身为帝国的皇家海军,有义务保证这地中海当中每一艘船的安全吗?如果再发生这种事情,信不信爵爷我撤了你的职,交给帝国监察部,从严从重地办了你这个狗崽子~”

    洛爵爷气的上气不接下气,呼呼直喘。纵然如此,仍然是对着卡普特船长不住地大骂。

    卡普特船长被洛爵爷给骂了一个狗血淋头,当下都快要哭了,激动的都快要哭了~

    MLGBD~

    爵爷这番话,说明了什么?

    表面上说明,他老人家已经是明确表态,支持大家清剿海盗,还地中海一个和平安宁的环境。

    但是这也是说明,他老人家现在仗着自己的战列舰,是豁出去不要脸,要大耍流氓。

    洛林爵爷可是说的很清楚了,要义务的保护海中每一艘船的安全,这说明自己的身份是什么?国际警察~

    他仗着这巨舰大炮,视环地中海国家为无物,把整个地中海当做了自己家的后院~

    这意味着从此以后,仗着这艘战列舰,在这片大海上,咱们对谁都可以耍流氓,敢不服,就扣上个海盗的帽子,先开炮后审问。

    如果真有人能从这百十门火炮中活下来,他绝对就是海盗,谁敢说他不是。

    就在此时,就听那海域当中号起了一阵号角声。

    很显然,那些水手们并没有搜索到那倒霉的船上的幸存者,打算着回到战舰上去。

    但是随即,就在船头处响起了一阵不满而响亮的大叫声。

    ‘嗷~嗷~~嗷~~~~’

    众人随即一愣,转头看去,只见小白仍然是系着绳子,趴在船头之上,长长的鼻子伸的笔直,指着海中某一个地方。一边指,一边不住地大叫着。

    雷欧和小白处的久了,岂能不明白它的想法,当下将双手放在嘴前,握成了一个喇叭,然后向着海中的人们大声叫道:“去那里看看,应该有什么人,或者东西的。”

    小船上的水手们无奈,当下又调转了船头,向着小白所指的方向划去。

    小白身为高智商的生物,一直是号称‘兽中之王~’那意思也就是——比禽兽还要禽兽的禽兽~~’。

    它一向偷奸耍滑,好吃懒做,而且赌牌做弊,又极其的财迷,看到金币,比薇拉还要都要走不动道。

    而且还极其的记仇,别人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它一旦是受了欺负,那报起仇来,可是从早到晚。

    当初教廷刺客刺杀洛林的时候,就是因为打翻了它的盘子,这小家伙当下勃然大怒,从中做梗,破坏了那场举世震惊的谋杀行动。

    而且在事后,那位教廷的刺客也没有被它用那粗大的八十几号的大脚丫子狠踹。

    可是尽管它有这么多的缺点,但是众人对于这小流氓却是极其的相信。大家在船上眼巴巴地看着。

    船上一片的寂静。

    又过了片刻之后,随即就听到小船上传来了一阵热烈的欢呼声。

    紧接着,就见那小船快速地划了回来。

    看到小船来到了战舰边上,当下船上有人放下了吊具。将其中一人吊了上来。

    只见那名水手抱着一个宽大的毯子,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

    随着毯子揭开,众人定睛看去。

    只见里面包裹着的是一个比雷欧大上两三岁的孩子。

    那人好像是昏迷了过去。

    褐色长发,睫毛修长,很显然是一个女孩儿。可能是在海中时间久了,面色极其苍白。

    抱着她的水手对船长摇摇头,示意他没有办法。

    奥巴赫姆低声背诵了一句《神殿》,恨恨的说道:“还是个孩子,真是作孽,你们让让,还是我来吧。”,奥巴赫姆低声吟诵圣言,一个恢复法术落在女孩的身上。

    此时,感觉到众人围拢了过去,那孩子睫毛抖动了几下,然后醒了过来。

    她惊恐地看着众人,当下拼命地大声尖叫,不住地挣扎。

    那年老的水手急忙伸手搂住她,柔声安慰,道:“别怕,别怕。我们是奈安海军。我们是海军,现在已经没事了。没事了,孩子……”

    那声音异常的温柔,就像是父亲安慰做了恶梦的女儿一般。

    又过了一会儿,那女孩儿的情绪这才安稳了下来。

    等她平静了下来,然后在众人的询问之下,断断续续地讲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

    ‘独角兽’号单桅帆船的乘客们和其他那些渴望拥一片自己的土地,梦想发财的人们一样,他们东挪西借,凑了一笔钱之后,打算前往奈安,也买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

    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自己在出港之前,就已经是被海盗给盯上了。

    在随后的两天当中,他们遇到了一小股海盗。

    面对着那帮想要抢了他们全部身家和希望的海盗们,这些庄稼汉们很是血性地爆发了一回。

    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将那些海盗们给打了回去,而且还俘虏了其中之一。

    原本按照海上的规矩,那个家伙是要被吊死的。但是奈何他苦苦的哀求,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响头,哭的泪水长流。

    威克尔夫人也就是那个女孩儿的母亲,看了心软了,当下也是不住地帮着求情。

    随即众人饶恕了那个海盗,将他放在一艘小船上,让他逃生。

    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自己的航行路线已经被那个海盗给知道了。

    在第三天下午,众人正航行的途中,又有一帮早就埋伏好的海盗从一座小岛后面冲了出来,而那个海盗就拿着刀子,冲在第一个。

    随即,那些海盗们冲上了船上。在那船上烧杀抢掠,最后又放了一把火,将那船只给烧成了碎片。

    这小女孩被威克尔夫人机智地藏在了船后的水桶当中,这才侥幸活了下来。而且如果不是战舰经过,如果不是小白的鼻子灵敏的话,她也是活不了几天的。

    洛林听完之后,当下将目光转向了旁边的水手。

    那水手立时会意,低声地道:“我们没有发现其他的人,只是在那木桶附近发现了几片女式衣服的碎片,染着血的衣服碎片……”

    洛林扫了他一眼,看到那水手脸上的愤怒而难过表情,当下也是感到像是吃了苍蝇一般的难受。

    虽然那水手没有明说,但是他的话,已经是说明了那位好心的夫人的最终下场了。

    此时,海面上又是响起了一阵号角声。

    这表示着,那帮下去搜索的水手们已经是将那片残骸已经再次搜了一遍,这一次他们却仍然是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这两圈下来,他们回到船已经是累坏了。但是他们却无一抱怨。

    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在喝着旁边准备的热汤,面对着那小女孩可怜的目光之时,却也可以坦然面对。真诚地告诉那个可怜的女孩儿:“真的很抱歉,但是我们已经尽力了。”

    那女孩发现这战舰的船帆缓缓升起之时,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旁边的众人一时无言。

    此时那女孩看到了旁边身穿白袍的奥巴赫姆,当下一边哭,一边高声问道:“尊敬的主教大人。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会受到如此的遭遇?

    难道我们不是按了父神的教义,认真劳动吗?

    我们不是按照父神的教义,怜悯慈悲?

    可是为什么,我们还会受到如此的遭遇?

    为什么?为什么父神要如此对待他最为忠诚的信徒?”

    奥巴赫姆也是一时沉默无言。

    洛林看了那女孩居然如此的言语厉害,当下对她很是刮目相看。

    而另一边的美琳娜当下握着小拳头,低低地赞叹了一声,道:“说的好~”

    洛林听了,然后再看着旁边傻乎乎的雷欧,不禁是长长地叹息一声:同样是人,但是这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泥?

    他当下上前一步,看着那流泪哭泣,但是却又一脸倔强和愤怒女孩,冷冷地道:“你们活该~”,那女孩顿时惊奇地瞪大了眼睛。

    而旁边的众人也是一片哗然。这位爵爷这是吃错了什么药啊?对一个小女孩也是如此的毒辣。

    旁边希尔梅莉娅看了,当下轻声叫道:“洛林……”

    此时那女孩反倒是不哭了,瞪大了眼睛,愤怒地看着洛林,道:“您一看就是位大人物。我们乡下人见识小,您可是得说说我们怎么一个‘活该法儿’啊?

    难道说,你们这海军也是和那帮海盗们一样?那我可就真的是上了贼船了。还是跳下去,死了的干净~”

    旁边的那老水手当下急忙喝道:“不许这样和大人说话。”

    他又急忙转过身来,向洛林陪着笑,道:“大人,您大人大量,不要和一个孩子一般计较……”

    他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地将身体移了过去,想要将那孩子挡在自己的身后。

    洛林看着那个小女孩,当下大赞:这种牙尖嘴利的人还真不多见。

    但是在此同时,却也是很鄙视一番,连爵爷我都不认识,就是再怎么牙尖嘴利,也是一个乡下没有见识的小姑娘~

    他动了动手指,示意那老水手躲在一边,然后盯着那女孩快要喷出火来的眼睛,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那女孩咬牙切齿地看着洛林,然后一字一顿地道:“克里斯蒂娜,我叫克里斯蒂娜。”

    洛林笑了笑,然后道:“父神教育你们正直勤劳,怜悯慈悲。这没错。但是他却没有教你们去‘纵——容——邪——恶’~”

    那女孩的眼睛里当即闪过了一道耀眼的光芒。嘶声叫道:“你……你说什么~”

    洛林继续道:“怜悯慈悲,这是对于弱者的,而不是对坏人。

    你们自己好坏不分,这怪谁?

    当然怪你们自己~

    当那个海盗落到你们的手里面的时候,你们没有给他一个公正的审判,或者将他交到海军手里,也没有交给法官。而是要当什么滥好人,私下将他放了。

    你抓到了一条狼,但是看到狼哭了,你就当好人将它放了。可是拐回头来,当狼要来吃你的时候,你却要怪父神?

    这让父神上哪儿说理去?

    你们为了那廉价的好心,‘纵容邪恶’,放跑了那个穷凶极恶的海盗。结果让他引来了其他海盗。

    现在你告诉我,你们不是活该,那是什么?”

    他看着那女孩快要喷出火的眼睛,顿了一下,然后又改口道:“呃,不。应该说,你们的好心并不廉价。因为它是以你的那些亲人朋友们,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这才换来的。”

    那女孩气的两眼发蓝,紧紧地握着拳头,咬着牙齿咬的格格作响。

    她狠想要扑上去,将对面那个人的鼻子咬下来,然后再用脚将他踩成一团肉酱。但是却也明白洛林说的有理。这一切确实是只能怪自己这些人太愚蠢了~

    善良没有错,但是纵恶,这不仅是错误,愚蠢。而且更是犯罪。对所有那些被自己释放出的邪恶所伤害的人的犯罪。

    她气极之下,看着渐渐远去的那一片残骸,突然大叫了一声,然后重重地一拳打在了甲板之上。白嫩的小手砸在坚厚的木板之上,发出了‘咚’的一声巨响。拳上立时渗出了血来。

    她当下咬着牙,在那凛烈的海风当中,用力地挺直了自己单薄的胸膛,强自忍着泪水,大声道:“这件事情确实是他们的错。我绝对不会犯这样的错误的~如果今后有海盗落到我的手里面,我一定会全数绞死他们~”

    洛林一笑,道:“真的吗?我们下面就要去剿灭海盗。

    到时候,你不要像你的那些愚蠢的家人一样,看到那些海盗们的可怜相,当下也是心软,放过了他们。”

    那女孩当下一愣,道:“真的吗?你们要去剿灭那一支海盗?”

    洛林抬头看着天际,淡淡地道:“所有的海盗。”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战舰上当即一片安静,紧接着响起了一片欢呼声。

    这些船员们已经是饱受了海盗之苦。

    他们可是知道,既然爵爷这样说了,那么必然是犁庭扫穴,踏平所有的海盗剿穴。

    随着一声令下,船帆升起。战舰的速度骤增。

    它高大的船头,压碎了海浪,激起无数的飞雾浪花,如同一头巨鲨猛兽一般,向着前方猛扑过去。

    这一路驰去,必将是留下一片尸山血海,冲天的烈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