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战列舰上开赌场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求票)

    在水手们嘹亮的号子声中,风帆调整角度,被夏季海洋清凉的海风吹起,船头压碎海面,浪头高高的飞起。

    广阔无垠的海洋上,波浪在海风的吹拂下,像呼吸的胸膛一样轻微的起伏。

    战列舰庞大的舰体随着海浪轻微的摇晃,对于早已习惯了船上生活的海上男儿来说,这点摇晃根本不算什么。

    这点风浪对洛林、雷斯特和奥巴赫姆来说当然也没什么影响,他们三个人还站在船侧,眺望着远处的奈德尔城。

    薇拉乖乖的站在洛林身后,轻蹙着秀美的眉毛看着东方,小嘴里还暗自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刚刚告别了几个留守在家中的女孩子们,船上的众人还在那种离别的淡淡愁绪当中,此时就听旁边传来了一阵喧闹的声响。

    洛林一怔,回过头去,这才发现,船上已经是发生了喜剧的一幕。

    当初小白兴高采烈地跟在雷欧的身后,跑到了船上。它也是人小……象小胆儿肥。丝毫也不害怕。

    刚上船的时候,和雷欧在船上跑上跑下的撒欢,踏的甲板咚咚的山响,时不时碰倒了这个,撞翻了那个,将战列舰上搞的乱成了一片。

    但是此时,战舰启航。

    它的毛病却是上来了。

    它晕船了~

    此时战舰离岸,在大海当中乘风破浪,飞速前进。

    在那起伏的浪涛当中,它不由脚下发软,感到了一阵的头晕眼花、天昏地暗。当下也顾不得许多,飞快地跑到了船舷处,想要向着海中吐去。

    但是它张着嘴刚吐了两口,随即发现,从眼前向下看去,那海面距离极远,不禁又是一阵眼花。

    顶层甲板离海面的距离可不小。

    这可怜的小家伙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不仅是晕船,还有恐高症。

    在情急之下,小白昂的大叫一声,拼命地挪动着肥大的身躯。

    它连滚带爬地飞快地爬到船的中央,然后用自己的大鼻子死死地卷住了船中那根粗大的桅杆,往桅杆地下一趴,一动也不打算动了。

    不管旁边雷欧再怎么温言劝说,用香蕉糖果利诱,但是它却是眼泪汪汪的,趴在甲板上,说什么也不松开自己的大鼻子。

    雷欧与美琳娜两个看了,当下也是一阵大急。

    两人看着小白可怜的模样,心痛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团团乱转,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而旁边的一众船员们看了那个滑稽的场面,以他们那海上男儿那特的没心没肺,原来是要哈哈大笑,不住嘲讽的。

    这些粗坯痞子们久历了风浪,将心肠已经磨的极硬,甚至是海难之时,会毫不犹豫地进行抓阄,然后大家将那个倒霉蛋一起斩成肉酱,开一个人肉篝火晚宴的。

    但是看着那两人一象三个小家伙的天真可爱的模样,这些痞子们也是觉的有些于心不忍。纵然是有些心肠歹毒的家伙想要笑的,但是却也是悄悄地背过脸去,然后再露出笑意。

    薇拉在旁边看了,当下也是于心不忍。

    她蓝色的秀眸微微转了转,顿时计上心来,嘻嘻一笑,一拍自己丰挺高耸的丰胸,大包大揽的说道:“你们别急,看我的。”

    说着,她迈步来到了小白的跟前,然后蹲下身来,笑的那双明媚的大眼睛弯成了两道月牙儿。道:“小白啊,你看这是什么?”

    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面摸了一枚金币出来,在小白的眼前一晃。

    薇拉刻意地将阳光的反射过去的金澄澄的光芒刺着小白的眼睛。

    小白原本正趴在甲板上装死狗,突然感到眼前金光一闪,顿时就来了精神。

    它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将那双清澈单纯的大眼睛瞪的圆圆的,直直地看着那枚金币。

    随即,这财迷心窍的小家伙,也不顾自己萎靡的精神,松开长鼻子,有气无力地就向那金币伸了过去。

    此时一股海浪涌来,战舰在高速行驰之下,当即压碎了那股浪涛,溅起无数的飞沫碎浪。

    随着船身的起伏,小白当即低低地叫了一声,然后毫不犹豫地收回了鼻子,又是死死地卷住了桅杆。,

    薇拉看了,当下也是无可奈何地叹息了一声,看着小白的样子摇摇头,对雷欧说道:“看到金币都不要,看来小白真的病的不轻,我也是没有办法了。”

    雷欧当下又是一阵大急,搓着胖手,像是头拉磨的小驴子一样,在原地直转圈。

    看到他急成这副模样,反倒是让美琳娜又过来安慰他,道:“你也别着急,咱们一定是有办法的。”

    薇拉很是失望地站起身来,小手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一抬头却被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自己身边已经聚了不少的人过来。

    看到旁边有人投过来的怀疑和不解的目光,她也是有些不好意思,薇拉一摊手,喃喃地道:“你们也不能怪我。原本这一招对少爷身边的人都是很有效的。”

    洛林当下一阵气结,狠狠地瞪了那纯真无暇的蓝发少女一眼,心中暗道:什么对我身边的人都挺有效,好像说的都是一帮财迷一样~

    薇拉看着他的眼神,当下一愣,但是却一时也想不起,自己家的这位少爷是哪一根脑筋又抽了,很是莫名其妙地眨了眨自己明亮的秀眸,一脸的无辜。

    洛林当下对这个无邪天真,有些傻傻的少女也是没有办法,当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雷斯特和奥巴赫姆却对薇拉的话颇为赞同,同时点点头,然后瞟了洛林一眼,那意思很明显:你就是这种人。

    洛林一时气结,不过也只能在心里暗骂:你们两个老家伙,哪一次捞钱的时候心慈手软了?

    不过洛林也知道和这两个老成精的家伙讲不了道理,只若未见,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下,也不能让小白一直这个样子,虽说晕船也要不了命,不过一直这样下去,雷欧估计能来把自己烦死。

    他想起当初晕船时的那种药,然后一转头,向着雷斯特道:“大师,你那里有没有什么可以吃了以后,就睡觉的药?给小白一些,这样它睡着了,也就不晕了。”

    雷斯特思付了一下,道:“药倒不是没有……”

    雷欧当下一喜,立时跳了起来,道:“坏心眼儿的老爷爷,你怎么不早说。快,快把药拿出来……“

    说着,将自己的小爪子伸了过去,由于太过心切,几乎将那爪子到了雷斯特的鼻子下。

    雷斯特苦笑了一下,一把将雷欧伸到自己胡子上面的胖爪子拍下去,然后又接着道:“不过……咱们这坐船也要好几天的,今天晕了吃药,明天怎么办?难道接着吃?

    如果一直服药的话,这对它的身体伤害很大的。”

    雷欧一怔,回过头去,看着小白,几乎都要流出泪来,道:“怎么办?难道返航,让小白留在那里?

    它要是落到我老姐手里,一定吃不好,每天都是蔬菜,而且三天两头挨揍,每天还有写不完的作业。这种童年简直太悲惨了。”

    洛林一口气岔了,捶胸顿足的咳嗽了几声,哭笑不得的说道:“你以为它是你啊。”

    最后还是奥巴赫姆看不过眼,当下走了过去,道:“算了,你们闪开,还是我老人家来吧~~”

    众人对望了一眼,当下闪了开去。

    奥巴赫姆举起了手中的法杖,犹豫了一下,当即又放了下来,然后向着众人说道:“这个方法,我以前只是对人使过,可从来还没有对着大象用过。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雷欧当下催促道:“坏……”

    他刚说到这里,突然醒悟了过来,这个老爷爷长着白胡子,看着挺好,可是却最坏不过了,万一要是叫出他的外号,难保那个老家伙不会给自己使坏。

    这点厉害,雷欧小公爷心里可是门清的,当下硬生生地忍住。然后继续道:“老爷爷,你就快点儿吧,对人有用,对小白也就肯定有用的。”

    奥巴赫姆其实也是成竹在胸的,他之所以做出解释,也是因为习惯。

    就像刚刚雷斯特一样,不管是做为牧师,还是魔法师,在给人治病之时,总是要解释清楚利弊。以使人有一个清楚的认识,尊重他们权力,让他们自己的选择,这是行业的规则。,

    不然的话,大家做为高科技行业的从业人员,和那帮乡下跳大神,撒香灰,烧黄纸的土包子、闲汉巫婆们又有什么区别?

    奥巴赫姆举起了法权,然后低语了几句,随即在众人的注视当中,杖头发起了一层淡淡的洁白圣光。

    奥巴赫姆低声道:“圣光护佑~”

    随即,他将法杖在小白的额前一点。

    那白色的光芒当即化做了一个光点,印在了小白的额头之上,然后慢慢地渗了下去。

    随着那光点儿的渐渐渗下,小白全身也隐隐开始放出一层淡淡的光芒。当光点儿完全从额头渗下之后,那光芒也是越来越强烈起来。如同一个巨大的人形……呃象形节能灯一般。虽然并不刺眼,但是却也是异常的明亮。

    又过了一会儿,当那光芒完全散去之时,众人定睛看去,只见那只小象的额头上多了一个闪闪发光的白点,而且它已经抖了抖眼帘上长长的睫毛,重新睁开了眼睛。

    那眼睛清澈单纯,一如往日一般的明亮。

    雷欧看了这才放下了心来,心中不禁对那个坏心肠的老家伙增了三份的好感,看来这老家伙人虽然坏,但是这手艺却也不错。最起码比跳大神的强~

    就在此时,小白因为有了圣力加持,此时已经重新来了精神。

    它一骨碌从甲板上爬了起来,然后略略环顾了一下四周,随即连站还没有站稳的情况之下,就甩着屁股后面的小尾巴,乐颠颠地就直奔薇拉而去。

    然后伸着长鼻子一直伸到了薇拉的面前,像是小狗一样,不住地围着她打转,那样子一看就知道是在讨好薇拉。

    众人看了当下一怔,也不知道它这算是有病没好,还是因为奥巴赫姆的法术失败,又添了失心疯的病症。

    薇拉眨了眨湛蓝色的大眼睛,一时也是不明所以,但是看到小白热切而快乐的目光,薇拉有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突然一下子醒悟了过来,当下极不情愿地从口袋里面掏出那枚金币,放在了它的鼻子尖上。

    众人看到这一幕,立时全都是放下了心来。原来这小流氓在这儿等着呢~

    但是在此同时,却也不禁对那个小象的财迷程度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小象乐颠颠地用鼻子将那金币抛上空中,然后又熟练地接住,打算着转过身来,就要离开。

    但是随即看到众人好笑的目光,当下突然良心发现。

    它不好意思地看了薇拉一眼,然后轻轻地碰了碰薇拉的手手,将那金币又递了回去。

    只是那鼻子上长长的,像是拇指一样的软肉却是紧紧地扣着金币,握的像是一个拳头一般。

    薇拉看了一眼,然后又看看它那清澈的眼睛,纵然以她贪财的个性,却也是知道如果不使出全身的力气,恐怕是很能从小白的鼻子上抢回那枚金币的。

    因此上,她突然长大了一般,很是不舍看了那金币一眼,然后拍了拍小白的额头,大方地道:“算了,那是我送给你的,你就拿着吧。”

    小白当下大喜过望,很是向薇拉摇了摇屁股后面的小尾巴,然后乐颠颠地跑到了一边。

    薇拉看着它的背影,当即犹豫了一下,考虑着要不要在今年过年的时候,将那一个金币从送小白的礼物当中扣出来。

    但是随即就见那只小象跑到船舱当中,然后拿出了一个大大的红苹果,送了过来。薇拉当即心头一软。将那件事情也是忘到了九霄云外。

    旁边围观的众人也是忍不住莞然而笑。

    有了这一个插曲,当即就将众人离愁冲淡了许多。就连一直替自己老爹担心的希尔梅莉娅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的笑容。

    巨大的战舰行驰在波涛起伏的大海当中,宽大的风帆高高地鼓起,沉重的船头压过起伏的海浪,犁开了水面,向前飞速前进。在身后留下了一道宽阔的白色尾迹。

    由于顺风,船上挂了满帆,强劲的海风吹着白帆,速度极快。

    根据海员们的乐观估计,如果能这样继续顺风的话,这一次横越大海最多也只要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长途旅行的人都知道,刚上路的激动变淡之后,剩下的只是漫长路途中的枯燥。

    船只行驰了数天之后,众人的新鲜感一过,全都是感到了极其的乏味。

    统共船上就那么大点儿的地方,而且还有不少的地方属于禁区,雷欧拉着美琳娜和小白,玩捉迷藏,只是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已经跑了一个遍,所有能藏人的地方都熟悉的闭着眼睛也能摸着了。

    在这海中,航运发达,不时的就可以看到有船只经过。

    但是这海毕竟太过广阔。纵然两艘船在海中碰面,那距离最少也有一两哩的距离。只是互相打一个招呼,就过去了。

    更何况,在海上航行的也不光是飞鹰公司一家的船。还有许许多多的其他的国家,其他的人们的商船。

    而那帮家伙只要看到这战列舰崔巍如山的身影,再看到上面挂着的党卫军的万字旗,当即就调转了船头,能逃多远逃多远了。

    这里可是辽阔无际的大海~

    没有人看着,在意味着自由的同时,也意味着没有王法~

    而且没有全球联网的工会认证资格体系,大家玩起转职起来,全都异常的方便。

    在这种情况之下,纵然是再怎么温良守法的商人,看到了利益,也会一时兴起了,转职成为海盗,过一过抢东西的瘾头。

    更何况,现在谁不知道党卫军?谁不认识飘扬的党卫军军旗?

    那帮下溅的痞子们杀人不眨眼睛,而且毫不在乎对方尊贵的身份,心狠手辣而且一贯赶尽杀绝,现在又开了这么一艘跟个变态怪兽一般的大船。

    万一那帮狗崽子起了杀人越货的心思,把自己这边人全数杀个干净,然后沉到海里。就是再过个一千年,也没有人能够知道。

    因此上,洛林发现,自己这些人在海上,除了航行也是无所事事。

    他这才知道,为什么在海上的时候,那帮家伙们没事儿就要大灌猫尿,然后在喝多了之后,整夜整夜地胡扯乱嚎,大唱海盗之歌,这帮痞子纯粹都是闲出来的毛病。

    为了避免那帮家伙们无事生非,船长不得不每天都让那帮狗崽子们用海水擦一遍甲板,整理一遍索具,累的那些痞子们把舌头都吐出来。

    就在众人无所事情的时候,雷欧小公爷突然发现自己的行李当中居然还带着一副纸牌,当下立时引的众人一阵欢呼。这一下终于有事情可干了。

    随即小公爷极其古雅的来了一句‘独乐乐,与众乐乐,谁乐?’

    然后就在船上甲板之上,拿出了自己的老本行,开局设赌,招呼大家一起开赌。

    因为这一趟只是试航,并没有颁下军令。而且多数的士兵军官们看到洛爵爷这位老板就在一边看着,生怕给他老人家留下了坏印像,也不敢上前凑热闹。只是在一边围观。

    只有总督府过来的侍卫侍女,还有奥巴赫姆、雷斯特,还有小白几个过去,和他凑个热闹。

    所以洛林对他的胡闹也就是睁一眼闭一眼。任由他们在那里大呼小叫,什么大老2,跑的快,斗地主,争上游,十…,赌神梭哈……玩了一个天昏地暗的。

    奥巴赫姆与雷斯特两人看到这小流氓居然一点儿也不重样,当下不禁是一阵感叹:自己也都是黄土埋了大半截子的人了,可是还真不知道,光是这个纸牌就有这么多的玩法。

    在这个白白胖胖的小流氓面前,甚至都要有些自卑,从衣服下榨出一个‘小’字来。

    当战舰行驰到第四天的时候,洛林突然发现周围的海域空空荡荡,一艘船也没有,当下感到不对。

    每个月都有朝圣者前往省城梵蒂诺,按说这应该是一条繁忙的航线,往来穿梭的船只不会少了,而现在,除了洛林他们的战列舰,海面一个帆影都看不到了,洛林就觉得不妙,应该是出事了。

    洛林知道,这种直觉虽然看上去毫无理由,但是却也是他这几年出生入死,渐渐养成的。

    一定是自己感知到了某种情况,但是一时之间无所明确地觉察出来,所以才有这样一种感觉,给自己提醒。,

    人类在原始社会,就是靠着这种直觉,这才躲过了那些洪水猛兽。

    而征战了两年之后,洛林也是相信越发相信自己的这种直觉。

    就在此时,旁边的舱门一开,小白用它特有的长鼻子卷着桌子腿儿,高高兴兴地举着那张沉重的桌子,向着甲板中间走去,准备等一下就开赌。

    但是当它来到了甲板中间,放下桌子,正打算将椅子也全数搬出来。就在此时,却是猛然一怔。然后回过头来,伸长了鼻子,在空气当中不住地嗅了起来。

    洛林看着它奇怪的动作,不由愣了一下。

    紧接着,就听桅杆顶的了望哨处,有人高声大叫了起来,道:“前方有残骸,注意,注意,前方有残骸~“

    听到那个声音,船上的众人当即一片喧哗,纷纷跑向了船头。

    小白也是跟在人群当中,跑到了船边上,但是居高临下,看了一眼船下那深达数米,波涛汹涌的海面,当即全身就又是一阵发白,然后调头就又跑了回去。

    这也无可厚非,因为晕船是生理的毛病可以治,但是恐高症却是心理毛病,这却是没有任何一种魔法或者圣术治疗的。

    不过,它也是和雷欧一个毛病,极好热闹。如果看不到的话,那简直就跟杀了它没有什么两样。

    它一边焦急地哼着,在甲板上转了两圈,随即看到桅杆边上的一捆绳子,当即眼前一亮,毫不犹豫地就抄起了那绳子。

    它将一头在桅杆绕了两圈,然后扯过了一名水手,让那人帮它将绳子系在了腿上,感到安全了许多,这才又颠颠地跑了过去。

    此时,船只已经驰到了那残骸的附近。

    众人当即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