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H什么的是不行的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雷欧见洛林带着那两名骑士一起走向客厅,他一向是爱热闹的脾气,此时却并没有跟上去。

    因为有好的玩意儿完全吸引住了他的注意力。

    雷欧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目送这着洛林他们的背影消失在门后,雷欧黑亮黑亮的大眼珠滚了了两圈。

    眼睛就瞟上了旁边的银翼飞马。

    此刻总督府内禁卫军和佣人们都涌到银翼飞马的身边看稀罕。

    尤其是年轻的女仆们,站在人群的里面,眼睛都冒着小星星,看那样恨不得冲上去使劲摸两把。

    雷欧排开众人,带着小白,直接来到飞马的跟前,两个坏家伙围着那两匹银翼飞马转了一圈。

    银翼飞马可是高阶魔兽,它们又都是由精灵从小养大的,智慧可不低。

    看到雷欧和小白贼兮兮的目光,那两匹马也是有些承受不住,本能的感到了威胁,不安地来回走了两步,蹄铁踩在青石地板上,出了清脆的声响。

    雷欧却是丝毫不管,当下大着胆走到了那马儿的身边。

    他抬起头来,看着那匹比他的个还要高出不少的马儿,当下赞叹了一声,“这马儿可真漂亮啊~”

    如果有当初枫叶丹林的学生听了他说话的语气,当即就会警惕起来。

    因为这小流氓现在的口吻比起前两年在枫叶丹林之时,搞黑社会敲诈勒索时的语气一模一样。

    枫叶丹林的人都可都知道,只要有什么好东西被这个小痞盯上了,来上一句:“xxx可真漂亮啊。”

    然后不出意外,这个东西很就成雷欧的了。

    此时,只见雷欧呲着白色的小奶牙,笑的那个灿烂天真,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他高高地踮着脚尖,伸出右手捋了捋那马儿脖上长长鬃毛。在此同时,左手也是举起了一块不知从哪儿摸出来的糖块。

    那马儿很通人性,也许是被他的笑容给骗了,当即长长地嘶鸣了一声,然后低下头来,张开嘴,去舔他手中的糖块。

    雷欧当下哈哈大笑,然后趁着那马儿低头的时机,一纵身就翻身骑在了马的背上。

    那马儿极是灵性,猛然感到背上有人,当即一惊,然后回头一看,见到不是自己的主人,却也没感觉到恶意,随即就纵身跳步,轻轻颠了两下。

    雷欧没有坐稳,当下在他大骂的声中,就被马儿给颠了下来。

    饶是他手扯着缰绳马鞍,而且也是久经训练,但是还是被重重地摔了一个屁墩儿。

    小公爷当即疼的哎哟大叫一声,两眼当中泪水盈盈,差一点儿没有哭出来。

    旁边众人看了,无不莞儿,但是大家全都知道这位小爷极爱面,非常注重自己身为总裁的形象,嘴边上挂的话就是‘出来混一定要讲面’。因此上,却也不敢当着他的面笑出声来,都用力的忍着,就连侍女们都是双手掩着嘴。

    小公爷强忍着疼痛,揉了揉屁股站起了身来,他小人家何曾吃过这个亏,当即气的眼睛喷火,恶狠狠地看着那匹飞马。

    那马儿虽然被他给惊扰,但是此时却已经被栓住,却也没有跑开。将雷欧给甩下马背之后,就又安静的站在原地,此刻平静的和雷欧对视了一眼。

    而在另一边,小白看到雷欧先动了手,自觉自己这个当小弟的,也是不能落后。小白自从跟着雷欧混,臭脾气是跟雷欧学的一般无二,偷懒耍赖,惹祸了就栽赃陷害,吃饭的时候挑肥拣瘦,就连睡觉的时候,小白大爷睡的不舒服了,谁都别想睡好。

    它也是咧着嘴,兴高采烈地往另一匹马儿背上爬去。

    那小象现在也有了五六百斤的模样,那体重,比那马儿都要重,那块头比起飞马来虽然小了两号,但是却也小不太多,尤其是小白的腰围,可是飞马的好几倍。

    别说是马了,就是旁边的众人看着它的动作,也是不禁撇了撇嘴,替那匹马儿难受。

    小白笨手笨脚地想要爬到那马儿的背上,但飞马却一点都不配合,来回躲着小白的魔腿。

    小白努力了几次,全都是掉了下来,围观的观众不敢笑话雷欧,可对小白就没这个顾及了,看着小白笨拙的样,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着侍女们笑的花枝乱颤的样,小白感到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后它也是勃然大怒。

    它冒着被马儿踢上一脚的危险,一转身,来到了那马儿的屁股后面,紧接着大脑袋一甩,人立而起,然后向前一趴,两只前腿正好趴在了马儿的背上。

    那马儿被它给压的一阵悲鸣。

    小白也是丝毫不管,四肢乱动,不住地向前爬去,想要骑在马上。体会一下飞翔的感觉。

    虽然它年纪幼小,而且思想单纯,但是此时撅着大屁股向前爬的动作,怎么看,怎么让人觉的很黄很暴力,甚至是不忍目睹。

    旁边的侍卫们看了,或是哈哈大笑,或是以手掩面。

    而那些路过的侍女们见到这个场景,一个个也是羞的俏脸通红,趁着别人不注意,偷偷地狠瞥上几眼,然后低着头,微咬银牙,含着一丝微笑,步走过。

    那微笑极细极细,如果不是认真地去找,根本就看不出来,就如同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中那神秘的微笑一般。具有一种神秘莫测的千古奇韵,如梦似幻、妩媚迷人。

    雷欧侧眼看了一会儿,突然眼前一亮,道:“小白,你先等一会儿,我去给搬两把椅过来。”

    说着,一转身,就跑了开去。

    小白只顾着高兴,也没有理采,加用力地想要爬到马背上去,但是因为身体太重,试了几次也是没有爬到马背上去,此时也是累的呼呼直喘。

    就在此时,有人用那特有的娇柔甜美的声音愤怒地叫了起来。

    “小白,你这是干什么~”

    紧接着,就见一个穿着黑色的长裙,外罩着白色围裙,头上戴着纯白色丝制蕾丝头饰。身材娇小丰满的少女手拎着长裙的下摆,气冲冲地走了上来。

    小白大爷纵横奈安,号称不败,但是它一看到那个蓝的少女当即就像是见了猫的小耗,老实了下来。

    在听到那声音的第一时刻,它就急忙从马背上跳了下来。

    此时薇拉已经是来到了跟前。

    她那白皙如玉的俏脸被气的通红,秀巧的小鼻不住地微微抽*动,那双湛蓝如海的秀眸瞪的圆圆的,美丽清澈的眸当中光芒闪亮,令人不敢直视。

    她抬起手来,指着小白的鼻,一边跺着脚上闪亮的黑漆皮鞋,一边娇声细声不住大骂,道:“小白,你这个坏孩,你多大一点儿啊,知不知道h什么的是不可以的。

    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不能这样做的……

    #¥%※x()~%¥……“

    小白看着薇拉左手叉那纤细的腰肢,右手指着自己,摆出了一个经典的茶壶状。

    右手那根修长白皙如春葱一般的食指点指着自己的鼻,像是小鸡叼米一样,飞地来回点动,看的小白眼睛都花了。

    她这披头盖脸的一顿大骂,将小白骂的又是委曲,又是莫名其妙。

    小白很是奇怪,心中暗道:我不就是想要骑着飞马,想要体验一下飞翔的感觉,为什么老大就可以,我不可以。

    还有,这怎么跟这个什么什么h牵上了关系?

    这个h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怎么一提到这个h,薇拉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这样张牙舞爪地骂人?

    但是慑于薇拉此时的凛凛威风,它也是不敢出声反抗,只能是缩着脖,耷拉着大耳朵,夹着屁股后面的小尾巴,垂着大眼睛,老老实实地看着地面,任由她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那样做看起来要多听话有多听话。

    就在此时,雷欧满头大汗地跑了回来。

    他一边跑,一边用力地拖着两个宽大的椅。沉重的椅在精心修剪的草坪上拖出了数道深深的白痕,如同牛犁耕过一般。触目惊人,如果让那位园丁看了,非要心痛死不可。

    他来到了近前,这现薇拉点指着小白,骂它一个狗血淋头。当下不禁奇怪了起来,道:“薇拉,你骂它干什么啊?”

    薇拉当下瞪大了眼睛,气愤地道:“干什么?你说干什么~小小年纪就做那种事情。知不知道h什么的是不行的~”

    薇拉平常都和和气气的,只要不和她抢吃的,薇拉从来都不会脾气,整天傻呵呵的高兴,雷欧感觉薇拉是几个女孩里面对自己好的。,

    雷欧也没有想到薇拉居然会这么大的脾气,不禁愣了一下。

    他眨了眨自己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然后试探地道:“薇拉,小白只不过是想要和我一起去骑马而己,虽然这是有些不对,但是也不用这样痛骂吧?”

    薇拉当下一愣,呆呆的说道:“只是……骑马啊?”

    雷欧抬手将两把椅放在了那飞马的身边,然后转头叫了小白一声,道:“小白过来,我帮你。”

    那态度,简直就当那银翼飞马跟自己家喂的毛驴一般。

    从这个角度来讲,雷欧被凯瑟琳教育的极其成功。

    虽然是小小年纪,但是不管干什么,都是从来不拿自己当外人。已经很是具有绝代霸主的王者风范——‘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

    小白胆怯地看了薇拉一眼,见她没有理采自己,这小心翼翼地退了过去,然后兴高采烈地一转身,就要踩着那椅,骑到马背上去。

    雷欧在旁边扶着椅,看了薇拉一眼,道:“你说的h什么的,是什么啊?”

    薇拉当即涨红了俏脸,白皙纤长的手指不停地绞着裙,张口结舌地道:“啊……”

    雷欧看着她尴尬的模样,当下很是不屑地哼了一声,道:“不用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说什么什么h的,我看你一直不停的说,其实你的心里那个什么h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薇拉当即就感到一箭穿心。

    “其……其实是你自己的心里那个什么h了~”

    那个声音不住地在她的耳边回响。这纯真的少女就感到自己的世界一下全都崩溃了一般。

    自己整个人连同身后蓝天背景,像是被一把铁锤重重的一击捶下,出‘咔嚓‘的一声脆响,然后碎成了一地的碎片。

    薇拉回过了神来,当即羞愧的面红耳赤,然后双手掩着滚烫烧的俏脸,泪奔而去。

    她在跑到草坪边上的小路,正好与从客厅出来的洛林众人碰了一个正着。

    薇拉也没有看路,一下扑到洛林的怀里,小脑袋装在洛林胸前,碰的鼻都差一点儿歪了。不禁痛的低呼了一声。

    她眼泪汪汪地抬起头来,一看洛林那熟悉的模样,当下突然心中一跳,俏脸像是充了血一样,变的红,就连粉腻如雪的玉颈也是红了起来。

    洛林看着她的模样,当下奇道:“薇拉,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难道说……”

    他一边说着,一边凑到近前,认真地看着薇拉的眼睛。

    薇拉的心中当即一阵狂跳,她想要避开洛林的眼睛,但是却现在洛林的注视之下,自己的视线像是被锁住一般,丝毫也动弹不得。

    洛林看着她仓皇的模样,怎么看怎么觉的奇怪,继续道:“难道说你偷喝了我的酒吗?”

    薇拉一怔,当下皱起了小巧的鼻,结结巴巴地道:“哼,我……我没有呢~不理你了。”

    说着,一闪身,飞地跑了开去。

    洛林看着她掩面狂奔,长飘飘的模样,当下心中很是奇怪:刚刚出来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就变了,这丫头究竟是怎么了?

    就在此时,就听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

    洛林急忙抬头看去。

    原来,小白身体太重,两条前腿刚爬到椅上面,当即就将那椅给压碎了。它那沉重的身体当即一侧,轰然倒在地上,溅起了无数的烟尘。

    旁边雷欧看了,心中大急,急忙冲了过去,大声叫道:“小白,小白,你没事吧?”

    小象此时也是疼的两眼含泪,不住地低声呻吟。

    洛林只是看了一眼,虽然不知道原委,但是却也立时就知,这两个小流氓这是又闯祸了~

    他刚要吩咐旁边的侍卫请牧师过来。

    就在此时,就听旁边两声嘶心裂肺的声音响起。

    “我的马~”

    “我的飞马~”

    紧接着,就见两个骑士已经飞地跑了出去。

    雷欧与小白两个,看到事主找过来了,当即大惊失色。

    他们也是不顾疼痛,飞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一溜烟儿就跑远了。

    只留下了那两名骑士像是拔牙一般的惨叫。

    洛林和奥巴赫姆对望了一眼,尽皆奇怪,这两个小流氓都跑了,怎么他们还在这儿惨叫。,

    两人急忙也是走上前去。

    洛林仔细一看,也不禁是有些哭笑不得。被小白欺负的那匹飞马还好一点儿,只是被压的有些腿软,这时候在不停的低声鸣叫,摆着头,时不时震震翅膀,想赶离开这个糟糕透顶的地方,而旁边另外一匹,那可就惨的多了。

    雷欧因为被马儿摔了下来,很是恼羞成怒。为了报仇雪恨,他在那马儿的身上可是没少画画儿。

    那小黑手下的,端地是又狠又~

    那匹飞马身上不仅是很画了几只小乌龟,大猪头之类后现代抽像主义的画像,而且那洁白如雪的翅膀上面也是被拔掉了好几支宽大漂亮的羽毛。

    那骑士看着自己心爱的战马被折腾成这个样,心痛的几乎连死的心都有了。

    奥巴赫姆看了,顿时哭笑不得,也是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是打了一个哈哈,不住地安慰。道:“不要紧吧,不要紧吧。这马只要好好地休养一下,还是没有事情的……”

    洛林在旁边也是极其的过意不去,但是对于那个小流氓也是无可奈何,现在也不是收拾他们俩的时候,只能等晚上回来交给凯瑟琳了,只得无奈的说道:“两位骑士,要不,你们在这里多住些日,好好地养养马力。我让人准备了两份厚礼。补偿一下。你们觉的如何?”

    那两名骑士听了,当下一咧嘴。他们两人也知道刚恶作剧之后逃跑的那个,就是声名赫赫的雷欧小公爷,关于雷欧小公爷的英雄事迹,他们听的也不少了,知道今天这个亏是白吃的,只能苦笑。

    他们两人心中尽皆暗道:还多住些日?就刚刚说几句话的工夫,没有照看到。就已经成了这样。

    再多住些日?

    再多住些日,估计这两匹马身上连根毛都不剩,全都得变**了~

    这可是银翼飞马,在教廷总部也是享受红衣主教级别待遇的,你当是你们家养的毛驴老母猪啊~

    补偿,你们能补偿几个钱去?

    他们对望了一眼,瞬间就做出了决定:走,赶走,一秒钟都不能多呆。

    两个骑士可又看到雷欧小公爷和那头古怪的小象躲在墙角,探头探脑的对这边张望。

    两人齐齐地向着奥巴赫姆施了一礼,然后道:“大人,我们也是有军令在身,既然命令已经传到,请允许我们告辞。您还有什么话需要我们转达的没有?”

    奥巴赫姆看他们面色坚决,当下也只得是苦笑了一下,道:“如此也好。”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我也没有什么需要说的,只是现在既然要召开光明大议事会,就请转告圣座,我一定会提前赶到,帮助他处理一切的。”

    那两人当下答应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又向着洛林行了一礼,随即一转身,牵过了自己的飞马,两匹银翼飞马一看要离开这里,可是非常兴奋,一个劲的牵着他们的主人往外走。

    为了表示尊敬,他们拉着飞马走出了一段距离,这纵身跳了上去,然后唿哨一声,纵马向前急跑了十余步。

    那飞马一边跑,一边展开了巨大的翅膀,然后用力地拍打起来,随即腾空而起,向着天空飞去。

    他们在天空中盘旋了一下,略略辩别了一下方向,然后就向着来时的方向飞了过去。

    只是这个度可比来的时候多了,怎么看都像是逃跑一样。

    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他们就已经变成了天空的黑点儿,

    由于出了那么一档的事情,充分领略到小公爷那连狗都嫌的伟大个性。他们自然跑的飞,像是后面有地狱入口处,那只名为‘布鲁托‘的三头恶狗疯狂追赶一样。

    而且那两位骑士在飞上天空的那一刻起,就决定将这里的一切全都忘掉,以免以后再做了什么恶梦,下定决心以后就是打死了,也再也到奈安来,不~连茹曼帝国都不再来了~

    但是在此同时,他们却忘记了将这件事情警告梵帝诺城的主管。

    如果他们提醒了那位主管的话,加强了戒备,也就不会生那一件令梵帝诺心痛了一千年的悲惨事情。

    洛林看着他们消失在天际,心中却对于这些骑士们大生好感。,

    当年他可是没少见那帮假有钱人的令人作呕的丑态。

    那些个家伙们开了一辆破车就到处炫耀臭屁,好像有了一辆车之后,老2也可以多长一公尺一样。

    可是只要是被擦了一点儿皮儿,就暴跳如雷,像是忘记了自己亲爹是谁的脑残一样,一逢见人,就拼命地大叫:“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

    而这些教宗陛下的骑士们,尽管战马被雷欧那个小痞如此的恶做剧,但是他们却仍然保持着真正的骑士风范。并没有出一句恶言。

    相比之下,不得不令人赞叹:这些骑士却是无愧于他们的称号。

    雷欧看到他们离开,当下顶着一脑袋的草茎树叶伪装,从旁边的墙角处冒出了头来,还不放心地问了一句,道:“他们真的走了吗?”

    洛林当下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道:“是啊,有你这个小流氓在这里,他们当然是有多远就跑多远了。”

    雷欧嘻嘻一笑,也不以为意。

    他大眼睛转了转,岔开话题,道:“那……他们来干什么?”

    洛林一叹,道:“没有什么,只是告诉我们,邀请咱们去圣城参观一下而己。”

    雷欧摸了摸自己肥胖的小下巴,若有所思地喃喃地道:“圣城啊?那里热闹吗?要是不热闹的话,那就没有什么好玩的了。”

    洛林也是转过了头去,看着圣城方向,道:“现在可能还不够热闹,但是要是咱们也去了,肯定是会非常热闹的。”

    奥巴赫姆听着他的话,像是听到什么不祥的预言一般,当下打了一个寒战。

    他看了洛林一眼,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奇怪的想法:这一次让洛林他们也是一起去圣城,或许将会是自己这一辈犯下的大的错误?

    ps感谢夜雨随风盟主和哎没死同学,感谢各位投票的同学。汗颜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