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 树倒猢狲散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求月票)

    “我每次撒尿时间都很长。”

    这句话当年黑手党教父卢西安诺在面对警察,向他们解释自己和另一位教父马塞利亚一起吃饭,但是为什么会没有看到有人乱枪干掉了马塞利亚。

    而且这句话还成为了第二天《纽约时报》的头条。

    而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佩罗德理直气壮地说出了同样的一句话,而且他的理由比起那位教父来,更加充足。

    因为卢西安诺还是设宴请对方来吃饭的,而佩罗德两人却是来到了卡拉多斯的地盘上。

    而且出来外面,坐在草坪上晒太阳,也是卡拉多斯自己决定,亲自下的命令。

    这样被人给挂了,再怎么样也怪不到佩罗德老人家的头上。

    更何况,一上来,就有一些小兔崽子对自己挥刀大叫,更是令他火大~

    做为一名有理想、有道德的圣骑士,更加有身份的教廷高层,他没有当场将那个王八蛋当成‘一个心怀不轨,妄要谋害教廷高层的异端’当场诛杀,就已经是他老人家心慈手软了。

    佩罗德要不是看在这里是卡拉多斯的主场,围着他的人也都是卡拉多斯的徒子徒孙们,在这里动起手来先不说讨不讨得到好处。

    真要是闹将起来,卡拉多斯的死自己就有点说不清楚了,更何况,佩罗德这次来,可真是在配合洛林的刺客们刺杀卡拉多斯的。

    心里有鬼的,佩罗德脸上就更加愤怒了。

    看到佩罗德怒气冲冲的模样,那牧师当下苦笑了一下,佩罗德是他这个小牧师惹不起的大人物,人家不愿意配合,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牧师只能转身询问地看向了旁边的马佐维亚。

    马佐维亚转头看了一眼卡拉多斯的尸体,叹了口气,认真地道:“出了这么档子的事情,我知道你们一定是很痛心,要知道我们失去了一位朋友,同样也是很痛心的。

    但是我们刚刚确实是一直在撒尿,院子里的侍卫一直在我们身后,所以,没有看到谁杀了卡拉多斯,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要杀他。甚至不知道卡拉多斯大人是怎么倒下的。”

    那牧师回头看了看众人,见他们也是一脸的黯然,却也无一反对,当下点了点头,道:“好吧,谢谢两位大人的合作。”

    佩罗德却是极其的不屑,道:“好个屁~一点儿都不好,老子一点儿都不好~”

    他顿了一下,然后怒声咆哮了起来:“你们这些个王八蛋狗咋种,老子的朋友被杀害了。可是你们不去搜捕抓人,却在这里不住地纠缠我们。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啊~

    我怀疑你们当中有人是内奸~

    有人是故意这样做的。以便拖延时间,阻止搜查,以便放跑了真正的凶手~”

    众人听了他的诛心一般的指责,当即全都一惊。

    紧接着,就见佩罗德双目如电一般扫视了过来。

    在他那充满了怒火的目光之下,众人气势立时为之所夺,纵然是心中坦荡,但是也不禁有些惴惴不安,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佩罗德当下冷哼了一声,然后一甩袖子,道:“一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卡拉多斯真是瞎了眼睛,找了你们这帮饭桶当成手下。他真是活该被杀。

    马佐维亚大人,我们走~”

    那名牧师看了,急忙叫道:“大人,大人……”…,

    佩罗德当下停下了脚步,一脸的不悦道:“怎么?难道你们还想要把我们抓起来,严刑拷问。”

    他顿了一下,然后怒声喝道:“少他娘的跟老子来这一套,想要推卸你们保护不力的责任,也不是这样推卸的。老子以前就是干这个出身的。”

    旁边马佐维亚听了,当即很是冒了一下虚汗。

    他擦了一下额上的汗水,心中暗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以前光是听说佩罗德身为圣骑士,多年以来一直奔波在侦办异端案件的第一线,破案率极高。

    不管是什么女巫,亡灵,异端,到他的手上,立时手到擒来。

    原来还以为他是一个破案的能手,没想到他原来是一个‘切生猪肉’的能手。

    那牧师当下一阵苦笑,道:“佩罗德大人,您误会了。我们是想要请你坐镇指挥。帮助我们捉拿凶手。”

    佩罗德不屑地一撇嘴,道:“抓个屁啊~你们跟我在这儿闹了半天,有这个功夫,就是只乌龟也早就窜到海里去了。说不定刺客现在已经出了梵蒂诺地区了。”

    他看着那名牧师,阴声怪气地道:“有本事,自己抓凶手去。老子还是有嫌疑在身,不跟着你们沾这个腥气~刺杀了卡拉多斯的很可能是黑暗议会的人,我得赶快赶回去布置圣骑士们在梵蒂诺戒严。”

    说着,一甩袖子,拉着马佐维亚,两个人扬长而去。

    众人却也无一敢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开。

    当佩罗德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外,众人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在场的这些人都卡拉多斯的心腹,也都不是傻蛋,佩罗德说的有道理,光天化日之下,大人在草坪上被人刺杀,而且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人看到过刺客的踪影,这里面一定有人是内奸~

    只有串通好了,才能做到一点。

    那么这个人是谁呢?

    卡拉多斯这些忠心的手下们互相打量着对方,眼中闪着怀疑和警惕的目光。手中紧紧地按着刀剑的把柄。

    那位圣骑士不愧老辣,只是区区的几句话,就将‘猜疑’这个人性当中最为邪恶的种子成功地种在了他们的心中。

    这也并不能怪他们。毕竟从三百米外远距离狙杀,这种事情,他们可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的。

    直到此时,他们的思维仍然陷在误区当中,还以为卡拉多斯是和其他的那些被杀的主教神父们一样,被人抄了家伙,拿着那种奇怪的炼金武器,对准脑袋开枪,轰爆了脑袋。

    此时那名牧师站了出来。

    他高举着双手,道:“各位,现在咱们不是猜忌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要抓到刺客,赶快派人出去封锁路口,禁止可疑人员出入。然后再进行搜捕巡查,这才是正理。只要抓到了刺客,谁是内奸只要一审就知道了。”

    旁边有人冷然说道:“菲西牧师,这里是我们这些大主教大人亲信才有资格发号施令的地方,你一个外来人最好闭上嘴巴。”

    菲西牧师当即气得全身发抖,攥紧了拳头,愤怒地看向了那人。

    他嘴唇颤抖了几下,想要说什么,但是最后却还是神色黯然地闭上了嘴巴。

    旁边有人却是说道:“凭什么菲西牧师不能说话,在我们这些人当中,只有他是曾经得罪过洛林,被驱逐出来的。相对的,他的嫌疑也是最小。我倒是觉的,应该由他来领着我们……”…,

    另有一个身穿红袍的牧师当下叫了起来,道:“凭什么,凭什么。他有什么资格。一个外来人,就想要领导我们……“

    那人冷笑了起来,道:“你倒是有那个资格,但是你的能力行吗?连个乘法表都背不下来。你会干什么?”

    那红袍牧师当即气的涨红了脸,厉声叫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你就很厉害么,还不是靠着卖屁股爬上来的。”

    “你……找死~”

    眼看着没人主持场面,这两个人倒先要打起了了,此时,另有一名骑士怒声叫道:“都别吵了~现在你们都有嫌疑……”

    旁边的众人立时全都大叫了起来,道:“卡西多,我们再有嫌疑,也没有你的嫌疑大吧?不少字”

    那骑士大即勃然大怒,‘锵’地一声抽出了长剑,道:“你们这是想干什么?大人刚死,尸骨未寒,你们不想着帮大人复仇,反而在这里争权夺利,你们就是这样报答大人的知遇之恩的?”

    旁边另有一个瘦子冷笑了起来,道:“卡西多,你想干什么?大人刚死,你不想着帮大人报复,反而是在这里争权夺利,你就是这样报答大人的知遇之恩的?”

    那瘦子为人极为尖刻。虽然说的这些话,几乎是一字不差,但是却也是原封不动,全数回敬了那名骑士。

    那骑士在气急之下,当即就要挥剑相向。

    瘦子一挺胸,指着自己的心口,看着骑士轻蔑的说道:“来,照这砍。”

    旁边众人看了,急忙拦下骑士。

    那个尖刻的瘦子放下手,继续说道:“在我们这些人当中,我看,就你的嫌疑最大。大家这边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呢,你就在那里大扣帽子。是不是你就是那个内奸?

    又或者根本就是你想要大人的位置,所以借机将大人给杀害了~“

    那骑士气的胸膛欲炸,双目尽赤。

    他看着那个瘦子,嘶声力竭地叫道:“肖特,你少在那里血喷人。有本事,咱们来打一场。“

    那瘦子看到骑士脸涨的通红,脑门的青筋都跳了起来,众人都差点抱不住他了,当即胆怯地向后退了一步,道:“你想要杀人灭口吗?你本领高强,那又怎么样?内奸这种事情并不是说谁本领高,谁就不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可以肯定,后院猪圈里的那头猪肯定不是内奸。”

    那骑士气极之下,头发根根直竖,恨声叫道:“我……我和你拼了……”

    说着,用力冲破了众人的阻拦,挥动手中的长剑,就要扑过去。

    那个瘦子不住地后退,也是高声大叫道:“大家快来看啊,大家快来看啊。卡西多,那个内奸被我说中,他这是要杀人灭口了~杀人灭口了……”

    卡拉多斯身为红衣大主教,极为精通政治,搞了一辈子的权力制衡。

    此时,他这一死,尸骨未寒,那帮手下痞子们已经是为了争夺权力打的不可开交。至于说什么捉拿凶手,替他报仇?

    COME

    ON~

    大家虽然比不上那些眼光高远,坚忍不拔的政治家,但是也全都是合格的政客。而合格的政客,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大家全都是狗*养的~

    万一真要是捉住了凶手,大家还能从哪一个地方,找出这么好用的一个帽子,向政敌的头上扣过去啊?

    替卡拉多斯大人报复?…,

    这种事情,他老人家活着的时候,当然是勇字当头、积极表现,但是现在他死翘翘了,大家再表演给谁看?

    就是抓到了刺客,又怎么样?反正卡拉多斯已经死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卡拉多斯的那些财产和资源。

    替他报复,这种事情有自己多抢一些钱,包*奶养小三,来的重要吗?

    更何况,在这个院子里的谁不知道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就是那位爵爷干的~

    但是谁有那个胆子?

    卡拉多斯大人这么牛叉,权势滔天,牛叉到华丽丽的大牛叉。而且还是教宗陛下的第一继承人,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被他给挂了。

    自己去替他报复,找洛爵爷算帐?

    这个时代,说白了拳头硬的是老大,洛林爵爷身为当是第一强国的边镇总督,又是皇家的女婿,手里有人有粮,更不用说还有神秘却嚣张的党卫军。

    别说是说出“报复”这句话了,就是心里面有这个念头,被别人看出来了,说不定在下一秒钟,自己也会被那些党卫军轰爆了脑袋,成为一具尸体了。

    而现在,卡拉多斯刚死,正是人心不稳的时候,如果不趁着现在多争些权利,等到回头大家全都明白过来,再来争夺,那可就不太容易了。

    此刻,这些人心里反倒开始羡慕那个隐藏在他们中间的内奸了,卡拉多斯一死,这可是大功一件,在洛林那里少不了各种奖励,又有党卫军护着,以后可是前途光明。

    而卡拉多斯这颗老树已倒,他们这些猢狲正要各谋出路那。

    有人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周围的人,看看谁更像是洛林的卧底,要是能看出端倪来,这时候投靠过去,不知道晚不晚。

    因此上,众人只是吵闹不停,以给自己多争一些权利。

    就在此时,就听一个尖厉的声音高声大叫道:“着火了~”

    众人愕然一愣。纷纷转头看去,当即一阵胆寒。

    不知什么时候起,后院已经黑烟升了起来。

    那滚滚的浓烟如同一条黑色的恶龙一般,扭曲翻滚,直冲天际。

    菲西此时见了,当即挺身跳起,高声叫道:“留两个人看住大人的尸体,其他人跟我一起去救火,快,快去救火啊~”

    说着,当先一步,就冲了过去。

    其余的众人见此,迟疑地互相看了看,

    菲西转头看他们还站在原地犹豫,急得一跺脚,大声嚷道:“发什么愣啊,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

    众人纵然是极不情愿,但是却也跟在菲西的身后,向着火场跑去。

    当他们来到了后院,却看到了更为震惊的一幕。

    当初卡拉多斯高价雇来的佣兵,那些个青皮流氓们已经知道自己的老板死了。

    这些痞子们知道,自己的新任老板是被洛爵爷派了杀手,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教廷两位同样身居高位的大人物面前,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当下一阵胆丧。

    那位爵爷居然派出了可以隐身的绝世杀手~这种刺客谁防得住啊。

    这种人物绝对不是自己这种杂鱼小角色可以对付的~与其费那功夫还要冒着被*掉的风险……

    这些下溅的痞子们全都是经验丰富,只是在脑子里一转,就选择了一条最有前途的光明大道——跑路~

    但是跑路是需要钱的。而且给老板干了这么久,也没有发工资。…,

    做为封建时代的有理想有文化的合格流氓,可不会像那些个无权无势又没有力气的农民工一样,只会用自残的方式讨薪。

    大家都是喜欢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因此上,在前院那帮教士骑士们争权夺利的时候,这些痞子们已经开始动手抢东西了。

    拉斐尔画的圣母画,米开朗基罗的雕塑。佛罗伦斯的珠宝,塞班阿的黄金首饰,塞里斯的丝绸……

    教廷总部这些大人物们的奢华可是名闻大陆的,多少国家的皇室都不上一位红衣大主教豪绰。

    卡拉多斯这个老货捞了一辈子了,手里的好东西可是多的不得了,这些粗陋的佣兵们可算是大开了眼界。

    甚至于连洗衣房当中那些肮脏未洗的内衣,他们也没有放过~

    ——那些东西虽然不值钱,但是上面却也是绣着圣城的最为著名的服装店卡尔皮丹的纹章。如果拿到乡间,说这是某位修女的,难保没有一两个有钱又缺心眼儿的土包子变态高价买去。

    这些痞子们像是蝗虫一般,将所有能看到的东西,全都洗劫一空。

    在混乱当中,或许是有人打翻火烛,又或者是有人打算掩盖罪证,当下就将房子点燃了,大火一过,谁也不会再在意屋子里原来的东西到底怎么没有了。

    尽管大火升腾而起,但是那帮佣兵们却仍然是大包小包,像是过年一样,背着刚刚抢来的东西,喜气洋洋地来回乱窜,想要再找一些东西塞进自己沉重的包裹里面。

    当菲西众人来到了后边,看到那一片的狼藉。当即惊的目瞪口呆。

    而一众佣兵们看到他们,当即发了一声喊,然后四散奔逃而去。

    此时一阵狂风袭来,火头当即暗了一下。

    紧接着,那火头像是伏低的猛虎一般,借着风势,猛地窜了起来。红色的火光冲天而起,烧的那些木料噼啪做响。

    烈焰升腾,热浪滚滚扑面而来,令人几乎窒息。烧烤的众人的脸上阵阵痛疼,不得不向后退去。

    此时,那幢小楼当中,在确认卡拉多斯被击毙了之后,那两个狙击手迅速将长枪拆解成散件,放回一个箱子里面,将弹壳捡起收好,收拾好了现场,然后穿上了一身黑色苦修士的长袍,以帽兜罩住了头,快步出了阁楼,大开院门之后,这才缓步走了出去。

    这个小楼虽然仍然在卡拉多斯手下的驻扎警备范围之内,但是地处偏僻,周围的居民都早已搬走了。

    而且这个地方已经早就被那些个痞子们搜刮了数遍,一粒米都没有。别说是人了,就连条狗都没有。所以他们这才会潜入这里,做为狙击地点。

    两人按照原来的计划,沿着偏僻的小路,快步地走去。

    他们身上穿着苦修士长袍,这种打扮的人在这个地方极多,纵然是碰到了巡逻队,也不担心有人会盘问。

    而且苦修士一向是没有什么油水,也不用害怕有人会借机敲诈勒索。

    但是当他们拐过一条小道,正打算穿过大街,走到对面的小道上之时,猛地一个佣兵从大街上跑了过来,恰好与他们擦肩而过。

    那佣兵看到他们两人,当下犹豫了一下,掂了掂背后的沉甸甸的包裹,仍然是觉的有些不甘,当下叫道:“站住。”

    两人立时愕然地停了下来。

    那佣兵狐疑地看了他们两眼,只见他们的面容全都藏在帽兜的阴影之下,根本看不清楚。当下用手中的刀子一碰他们的皮箱,用流氓特有的油滑语气问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打开让我看看。”…,

    很显然,如果皮箱里面有什么东西的话,马西大爷就不只是看看这么简单了。

    两名黑衣人对望了一下。

    其中一人冷然问道:“你确定?”

    马西当即一挥刀子,恶狠狠地道:“废话~老子当然确定,卡拉多斯已经死了。现在大家都是自求活路。你快点打开箱子,否则大爷的刀子可是要不客气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那名手中没有提箱子的黑衣人当即身形一伏,如猎豹一般窜了过去。

    马西当下大惊。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拉到了小巷当中。一把寒气森森的短刀架在了脖子上面。

    他看着那两人冰冷的面孔,突然明白了过来:就……就是这两个人杀了卡拉多斯红衣大主教~

    马西顿时就感到一股寒意从心底深处升起。全身的寒毛全都根根竖立了起来。

    他低声地哀求道:“别……别杀我……别杀我。两位大哥,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们,别杀我。我家里还有八十的老母,还有嗷嗷待哺的婴儿……”

    那黑衣人冷冷地看着他,眼中闪过了一丝厌恶,低声道:“你抢别人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他们也有八十的老母和嗷嗷待哺的婴儿吗?

    真是奇怪的逻辑。

    下辈子,老老实实地做人吧~”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马西顿时感到胸前一痛,随即双膝一软,缓缓地坐倒了下去。

    在昏迷之前,他也是不住地奇怪,是啊?为什么我以前抢别人的时候,没有想过他们也有母亲和孩子?

    那两黑衣人看他倒了下去,然后对视了一眼,随即飞快地离开。

    他们一路疾行,来到了河边,上了一条小船,最后又来到河中间,登上了一条三帆的快船。

    快船随即顺风起航,向着大海驰去。

    在他们的身后,那场大火越烧越旺起来。

    这一场载于史册的大火足足烧了七天七夜,这才熄灭……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