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撒尿与杀人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下,求月票)

    当马佐维亚与卡拉多斯三人来到草坪当中之时,在距离他们一千多尺外的一幢小楼之上,透过阁楼上那关闭着的小窗的缝隙,有两人清楚地看清了一切。

    从一千多尺外看来,一个六尺多高的人形,和伸直了手臂,看指尖处的半个指甲盖的大小没有什么区别。

    再加上,他们全都坐在椅子上,那目标也就更小了。

    以普通人的目力,三百米外,最多也就只能看到有些模糊的的人形。

    但是透过飞鹰公司生产的精制的单筒望远镜,他们却可以将对面三人看的一清二楚,甚至于连那三人脸上的皱纹都是丝毫不差。

    那两人看到马佐维亚三人如约出现在草坪之上,潜伏在阁楼内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尽管他们脸上一副平静的表情,但发光的双眼暴露出他们内心的狂热。

    目标出现了~

    尽管他们为了等到这一刻,早就已经提前潜入,已经在这里足足等了好几个小时。

    而为了这一个行动,两名射手和一众党卫军密探,还有潜伏在梵蒂诺城内的卧底,已经策划准备了一个月的时间。

    此时,看到目标出现,他们心情微微波动了一下,然后主射手深吸了一口气,对身边的搭档挑了一下拇指,随即就恢复了平静。

    他们那拿着望远镜的手,连抖都没有抖上一下,极其的稳定。

    这就是千锤百炼的成果。

    此时,他们低头看了看放在一边的小幅的人物肖像画,当下确认,正对着自己,坐在中间的那个身穿白袍者,就是这一次行动的目标。

    其中一人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然后抄起了放在旁边的一支样式奇怪的长长钢管。

    他动作轻柔地取下了塞在钢管上,用来防沙防灰的枫木,然后将它举了起来。

    为了避免暴露目标,引起别人不必要的怀疑,他并没有将钢管从窗口伸出去,而是一转身,拖过了一张小桌。然后将那支长长的钢管放在桌子上,又用一些小沙包垫在钢管之下,稳定地架了起来。

    那同样也是飞鹰公司精心研制的狙击步枪。

    而他们两人同样也是精挑细选,而且经过了无数高强度训练,这才培养出来的狙击手。

    他们同样都是党卫军中的佼佼者,同样在少年时期就精于射猎,同样心理稳定,百发百中,因此上,这才被看中,成为了狙击射手。

    作为飞鹰集团的秘密武器之一,他们接受最严格的训练,所有训练方法由洛林爵爷亲自传授,个人的装备全都是由飞鹰集团量身定做。

    他们的保密级别犹在装备着长短火枪,专责行动的党卫军火枪队之上,在飞鹰集团内部也只是一个传说。

    洛林现在麾下的军团一直以来都是所向无敌,狙击手这个兵种,暂时还不需要,但是做为一名优秀的双花红棍,洛林爵爷一直有很强的忧患意识,从来都不能有所懈怠。

    洛林现在混的风生水起,但树敌也多,别人暂且不说,就黑暗议会里面估计很多人都恨不得洛林死掉。

    不说那个巫妖爱德伍德,凯尔雷,在枫叶丹林,洛林还打跑了一个吸血鬼温派尔伯爵,在奈德尔城下,冲跑了一个黑暗法师。

    这几个都是黑暗议会的大人物。

    如果不培养出一些能打能抗的班底,用来和人群殴的时候冲锋陷阵,再出去砍人,说不定就要被人给砍翻了。…,

    狙击手尽管还没有需求,但是他却不能不提前培养出来,做为技术的储备,否则等到用的时候,再去招人,再去培养,那可就晚了一大截子。

    洛林爵爷可知道,就是在上辈子先进的科技和装备条件下,培养一个优秀的狙击手,也得好几年的功夫。

    而令洛爵爷极为高兴的是,这种储备却是极为及时,刚好用的上。

    为了干掉卡拉多斯,党卫军策划好几个方案,报给洛林选择,使用狙击手在远距离射击,被贝伦列为成功可能性最高的计划。

    洛林在和贝伦,地精沙金讨论过之后,选派最精锐的队员组成了别动队,并将这一行动命名为“使命召唤一”。

    在党卫军行动队在各处兴风作浪,对方那些主教们的时候,别动队就在卧底和其他战友的配合下潜入了梵蒂诺城。

    此刻,行动的时机已经成熟。

    那名枪手将右眼凑到了枪上的瞄准镜,仔细地看了一眼,确定自己可以清楚地看到卡拉多斯那张丑陋的大脸。当下向着旁边的副射手轻轻地点了一下头,道:“目标确认,就是他。”

    副射手郑重的点点头,低低的念叨一声:“父神保佑。”

    然后一伸手,小心地打开了放在旁边的小箱子。

    箱子的外表就像是个一般的旅行箱,打开箱子之后,里面就是几件衬衣短裤,副射手将衣服挪开,伸手扣住箱底,用力一拉,露出下面的夹层。

    夹层中铺着名贵的丝绸,在丝绸下面,是一排固定住的十余支的长箭形的子弹。

    这些子弹弹头,弹体,底火,铜帽,无一不全,已经是完整的一体形子弹。

    如果是一个现代人看到这几发子弹,一定会觉得不以为然,因为它和一发普通的突击步枪子弹一模一样。

    但它出现在这个时代,已经是了不得的进步了。

    由精炼黄铜制造的弹壳,铜铅合金制造的弹头,弹壳内装推进药,由底火来引燃推进药。

    由于受限于化学水平,洛林没有办法做出雷汞地火,但是在飞鹰公司的研究人员们拿着高工资,高福利,也不是白吃干饭的。

    他们按照洛林的要求,虽然没有研究出来,但是有人却突发奇想,直接使用了爆烈水晶做为击发药。

    这样做出来的子弹,虽然价钱是到了天上。但是却也是完全符合洛林的要求。

    当时洛大爵爷看到他们做出来的预算报告,直皱眉头。

    不说别的,光是请魔法师们对那些爆烈水晶进行分割的费用,就已经是让洛爵爷痛的像拔牙一般,想要惨叫出来了。

    飞鹰集团既没有先进的化学基础,也没有先进的机械设备,这种狙击专用弹完全是手工化制作,单枚子弹的价钱,可想而知。

    而且因为制作子弹需要炼金术士和法师细致的工作,即便是洛林有钱,也没得地方花去,子弹的产量非常低,根本无法形成规模生产,只能装备寥寥数个狙击小组。

    而以这种弹药培养训练出来的狙击手们的身价,更是要用和他们等高的黄金一样的昂贵。

    洛爵爷尽管是签下了文件,但是心情的郁闷也就可想而知了,他现在终于理解米国的元老院在审议每年的军事科研经费时,那种牙疼的感觉了,这太他**的花钱了。

    在没人的时候,他老人家很是挥着拳头,对着天空大喊三声:贵又怎么样?大爷现在有的是钱~…,

    以洛爵爷平时那种没心没肺的程度,让他说出这种话来,由此可知,他老人家心痛到了何种的程度,只能用这种类似于阿Q一样,‘我祖上可是阔的多了’这种话来麻醉自己,舒缓心情。

    此时,看到远处那桌子边上另外两人站起离开。那名狙击手当即缓缓地将子弹推上了枪膛,拨开击锤。

    他深深地呼吸了一下。透过光学瞄准镜,牢牢地锁定了卡拉多斯的额心。

    经过一年多的艰苦训练,他们终于到了证明自己价值的时候了。

    此时正是上午时分,春末的时节,阳光明媚,天空晴朗,空气的湿度不大。

    虽然这对于远距离狙杀来说,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天气,能见度良好,但是由于有些微风,却也不能算是最好。

    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风向一直变幻不定,更是令人头痛。

    由于距离的原因,这些微风乱流对于射击的干扰极大。

    但是好在,在那稍远一些的道路两边,每隔着数步,都插着一面小旗。

    那些用来装饰庆典的小旗,根本就是有人故意设置在那里,让他们可以看清楚风向。

    甚至透过小旗在风中抖动的程度,可以轻而易举地估算出风速来。

    那狙击手透过瞄准具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恰好发现,就在距离目标不远处,就有一面小旗在他的背后迎风摆动。

    不过糟糕的是,由于飞鹰公司现在技术水平,那些光学瞄准镜尽管已经是做的极好。但是他却也无法同时将小旗与目标放进瞄准镜当中。

    他也并不着急,只是专心致志地将准星牢牢地对准了卡拉多斯。

    旁边那名副手端着望远镜,却是定定地看着那面小旗。

    他一边看着那小旗在风中摆动,一边不住地低声说道:“稳住,稳住,稳住……”

    那狙击手一动也不动,如铜铸一般,趴在地板上,紧紧地盯着瞄准镜,眼睛都不睁上一下。

    此时,就见那瞄住镜中的人影微微摇动了一下。

    卡拉多斯坐在椅子上等了半天,见那两人仍然还没有回来,当下有些不耐烦起来,想要站起来,走上两步。

    此时,风停了~

    四下里突然变的寂静无声。天地间所有的声间全都消失,如同是回到了父神创造光明之前的那个时代。

    卡拉多斯猛然一怔。

    在那一瞬间,一股深深地恐惧从身体的最深处泛起。

    他感到像是有一只大手紧攥住了他的心脏一般,极其的难受。

    他当下睁大了眼睛,惊慌地四下张望,想要看清楚这危险究竟是来自何方。

    当他的目光掠过远处那幢小楼之时,瞳孔当即收缩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出于本能,他却知道那致命的敌人一定是来自这个方向。

    他张了张嘴,刚要呼唤卫兵。

    在那小楼当中,副射手冷冷地吐出了一个字。“开火~”

    那名狙击手当即果断地扣动了板机。

    枪身猛地向后坐了一下。

    紧接着,震耳欲聋的枪声响起,在阁楼狭小的空间内变成一声沉闷的巨响。

    枪**出一朵美丽的橘红色火花,子弹呼啸着冲出了枪膛,以人肉眼无法看到的速度从火花中飞出,向着目标飞去。

    卡拉多斯就见一道桔红色的火光在那小楼当中闪显了一下,这道火光如同灼烧在他的眼睛里一样。…,

    下一刻,他就感到额前被重击了一下,向后用力地一仰。

    在恍惚间,就感到整个人像是一片飘零的树叶一般,向后倒飞了起来,

    他还没有来得及呼喊一声,无边的黑暗已经如潮水一般涌了上来,将他的意识给完全淹灭掉了……

    此时,那声枪响,这才传了出来。

    ‘啪’,如同是在年节之时,有魔法师放出的烟花一般。

    看到卡拉多斯额头绽开的血花,狙击手缓缓突出一口气,低沉的声音平静的说道:“命中目标。”

    那名狙击手射出第一粒子弹之后,当即冷静退出弹壳,将第二枚子弹塞入了枪膛。

    而在此同时,旁边的那名副手则飞快地手中的望远镜从小旗上移开,不住地移动,寻找着目标。

    在下一个瞬间,他已经找到了目标,低声说道:“找到了,目标在桌子下方。仰卧,没有阻挡。”

    语词简洁明快,吐字清楚。没有丝毫的废话。

    狙击手当下再次举枪,瞄向了远处的草坪。

    他也是看到了一个身影倒在草坪当中,一动不动。但是他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以手抚枪,腮贴着枪托,低声道:“准备。”

    那副手立进抬起了手中的望远镜,再次对准了小路边的旗帜,道:“稳住,稳住,……开火~”

    紧接着,狙击手再次扣动了板机。

    又是一道火光在室内一闪,下一个瞬间,子弹钻进了倒在草地当中的那个人体当中。

    在巨大的惯性之下,那个人体当即抽动了一下,随即又是一动不动。

    “命中目标~”

    但是紧接着,第三粒子弹被那狙击手稳定的大手拿起,然后冷静地装进了枪膛当中。

    随即,第三次开火。

    子弹再次呼啸着射出,然后准确地击中了远处的那具肉体,旋转着,撕开了皮肤与肌肉组织,毫不留情地深深钻了进去。

    此时,随着冰冷的机械碰撞声响过,那狙击手将第四粒子弹塞进了枪膛,然后再次举枪瞄准,做好了准备。

    但是那名观察手却并没有再次发令,而是将手中的望远镜对准了卡拉多斯,仔细地观察了起来。

    小楼当中立时恢复了往日死一般的寂静。

    如果不是有子弹击发后产生的淡淡硝烟,几乎都令人以为这里没有人一般。

    两人一动不动,静静地观察着数百米外那个人形。没有丝毫的懈怠。

    按照狙杀教程,不管是什么样的目标,三枪过去,绝对就已经足够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他们还是做好了准备,只等那人再动上一下,就再补上一轮。

    当第一声枪声响起之时,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一次远距离狙击刺杀。

    卡拉多斯院子里的人只是惊讶这凭空传来的一声脆响。

    大家纷纷抬起头来,想要寻找那天空中的魔法烟花。

    紧接着,第二声枪声,第三声枪声,随即响起。

    众人当下很是奇怪,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光听着声响,不见烟花?

    他们有心想要找这声音的来源,但是那声音响过三声之后,立时就停了下来,想要再找,也是无从寻起。

    众人尽是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他们将这个定义为三声奇怪的声响,然后收回了目光,打算继续自己的工作。

    就在此时,一个尖利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院。

    “大主教,大主教大人~”…,

    紧接着,数名侍从连滚带爬地向着那草坪上冲了过去。

    他们一边奔跑,一边发出了尖利的叫声。

    众人尽皆一愣。

    等他们回过神来,看向了草坪之际,当即全身一阵冰冷。

    只见堂堂的红衣大主教,教宗陛下的第一继承人仰面朝天,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倒在草地之上。

    在他的身下,鲜红的血液,白色的脑桨,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混杂在一起,看上去极是恶心,令人望之欲呕。

    有人失声的尖叫道:“主教死了,死了~”

    此时,就见那几人已经跑到了卡拉多斯的身边,看到他的那模样,当下全身无力地跪倒在地,失声痛哭了起来。

    而更多的人听到了动静,纷纷跑了出来,围拢了上去。

    有人瞪着血红的眼睛,抽出了兵器,声嘶力竭地高声大叫道:“谁,谁,是谁,是谁杀害了大人?”

    紧接着,围拢过去的众人也是举起了兵器,嘶声大叫了起来。

    “是谁,是谁杀了大人?”

    “把他找出来,碎尸万段~”

    “碎尸万段~”

    “……”

    他们的怒吼声汇聚在一起,如同江海怒潮一般,汹涌澎湃,震耳欲聋。

    一时间,刀光闪闪,气势如虹,端的是极其吓人。

    为了不露出破绽,马佐维亚和佩罗德刚才一直没有看卡拉多斯。

    在第一枪声响起之时,佩罗德不自觉的转头看向卡拉多斯,就见卡拉多斯的头好像炸开了一样,血花高高的溅起,而卡拉多斯庞大的身躯正软软的倒向地上。

    佩罗德甚至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打暴了卡拉多斯的脑袋,当即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而院子里除了他和马佐维亚,剩下的只有卡拉多斯的是侍从,一个陌生的身影都没有。

    这也太他娘的吓人了~

    这边坐在草坪上,晒着太阳喝着茶呢,猛然一声炸响,紧接着,脑袋瓜子就被掀开了。脑桨子跟打翻了豆腐脑子一样,喷洒了一地。

    这谁他娘的受的了啊。

    神不知鬼不觉的,纵然是身为圣骑士,也不可能抵挡啊~

    而在他的旁边,马佐维亚枢密主教则一缩脖子,差一点儿就成功地尿了出来。

    马佐维亚和佩罗德两个人呆呆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卡拉多斯的尸体。

    此时,枪声又再次响起。

    第二粒,第三粒陆续地射出,准确地射入了卡拉多斯的身体。

    看着那绽放出来的血花,马佐维亚这才知道,当初教宗大人了解到了洛林的事迹之后,低声说出了那句话的真正含意。

    他也不禁喃喃地重复道:“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流氓~”

    而洛林以自己狠辣果断,狠狠地给这些位教廷大人物们上了一课:流氓应该是这样耍的~

    没有十足的把握的时候就不要下手,但一旦下了手,就绝对不留一点儿的情面,不弄死了,绝不罢休~

    这一时间,马佐维亚就感到自己苍老了许多,这个世界必将是那个年青人的。

    不说别的,仅就是这个杀人方法,到了现在,他还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马佐维亚知道传说中魔族有一种被称为影武者的强大战士,可以在不显露踪迹的情况下杀人,但这只是传说,连教廷的正式史料也没有记载过有谁被影武者杀掉。

    马佐维亚想想如果自己是卡拉多斯,能不能躲过这才暗杀,但随机他冷冷的打了个寒颤。…,

    就在此时,有人看到了他们两人,当下就跑了过来。

    那侍卫气的眼睛发红,失了理智,看到那位圣骑士居然也敢举刀相向,厉声叫道:“你们怎么在这里?我家大人是怎么死的?是不是你们害死他的,说,说,快说~“

    佩罗德眼中寒光一闪,冷哼了一声,然后左足在地上一跺,身形一闪,已经合身扑了过去,将那侍卫撞翻在地。

    此时旁边的侍卫们看了,当下大叫了一声,就要冲过来。

    佩罗德一脚踩在那侍卫的脖子上面,厉声喝道:“谁敢~”

    紧接着,双肩一张,一道白光冲天而起。最后化为一层光铠笼罩在他的身上,如同天神战将一般。

    只等众人靠前,就一脚踩断脚下那人的脖子,然后挥刀狂战,将在场所有的人杀个干净。

    众人这才意识到,面前此人是教廷当中最为强大的圣骑士之一。而自己居然举兵向相?

    他们当即一阵气沮,纷纷垂下了武器。

    此时,旁边有人走上了前来。

    那名高阶牧师看着佩罗德,道:“大人,请原谅他的无礼,但是我家大人被杀,你们在场,所以请您也理解一下。”

    佩罗德冷哼了一声,低头看着脚下那人,冷冷地道:“小子,看在你家大人被害,我也不跟你一般见识,滚~”

    说着,对着那侍卫重重地一脚,将他踢开了数米之远。

    此时那牧师道:“虽然我们相信两位大人是我们大人的朋友,不会干出如此的事情,但是能否告诉我们,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佩罗德哼了一声,道:“我和马佐维亚大人一直在旁边撒尿,根本就什么也没有看到。”

    那牧师愕然一愣,道:“你们一直在撒尿?”

    佩罗德冷笑了一声,道:“老子撒尿时间一向很长,怎么了?”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