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撒尿与杀人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二天早上,马佐维亚枢密主教迈步缓行,走向了位于城外西侧,那个由重兵把守的地方。

    卡拉多斯袖衣大主教既使有一个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将自己这些兵力驻扎在梵帝诺城中。

    那里是父神在人间的居所,代表父神不可质疑的权威,是大陆上所有教徒的精神天堂。

    是容不得任何人在梵蒂诺胡来。

    卡拉多斯袖衣大主教的一切权柄,来自于他袖衣主教的身份,即便是他心里万分的不愿意,也不敢拿梵蒂诺城作为自己的掩护。

    更何况在梵蒂诺城内,卡拉多斯袖衣大主教也不见得安全的了,在那里反对他的人更多。

    为了安全起见,他又不敢离开那重兵的护卫,任谁都看得出来,卡拉多斯袖衣大主教现在被吓破了胆子。

    他对付洛林和奥巴赫姆的行动没有成功,洛林和奥巴赫姆的反攻却从未失手,卡拉多斯袖衣大主教的手下要么被洛林干掉了,要么就转投了奥巴赫姆手下。

    剩下的则都围在卡拉多斯袖衣大主教身边,为了活命龟缩起来。

    卡拉多斯袖衣大主教的根基在这里,又不敢离开梵蒂诺,因此上,他在城外不远处的居民区当中驻扎了下来。

    为了活命,除了他原来的手下,卡拉多斯又洒下重金雇佣了大量的打手。

    或许是为了加油鼓气,也或许是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拼命地享乐。卡拉多斯带着他那一帮招来的手下,将这里折腾的乌烟瘴气,混乱不堪。

    卡拉多斯雇佣来的佣兵本身目无法纪,卡拉多斯对他们又纵容的很,这些人夹枪带棒,在居民区里面胡作非为。

    居民们对此敢怒不敢言,许多人不堪忍受,都是从这个地方搬走了。

    整个小区空空荡荡,有时整个一白天就看不到人影,街道两边的店铺也全都关门落闩,路上极是萧条。

    但是这样一来,卡拉多斯和他的那些手下们反而是正中下怀,更加的肆无忌惮,折腾的更欢实了。

    马佐维亚走在这个地方,看着那空荡荡的街道,当下很是感慨,这个小区原本不是这个样子的。

    作为大陆的中心之一,梵蒂诺城的周边一直都是相当富庶的。

    居住在这里的升斗小民们每天在这里向着那些前来的朝圣者兜售纪念品、工艺品,挣的钱足够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何况这里面,还很有些手艺高超的金匠。

    他们自己制做金质的十字架,珠宝等等,摆在店里出售。梵蒂诺城内很多教士的随身饰物也都是在这里定做的。

    有时候,自己累了,也会在这里逛上两圈,随手买几个小玩艺,寄回家里去哄孩子们玩。

    除此之外,在这条街上,还有人开着不大的小旅店、小饭店,供那些手头不太宽绰的朝圣者们吃饭住宿。

    还有酒馆,书店,杂货店等等。

    由于靠近父神的居所,人们的素质都高。整个街区并不喧哗,但是却也是人潮涌动,极为的繁华。

    可是现在……这个地方,

    马佐维亚站在那空荡荡的街头,向后看了一眼,只见大街上空无一人,只有几缕冷风发出孤独的呜呜声,吹动几张纸片,从面前飘零着飞过。

    在那冷风的吹拂之下,不远处一个被系在半空中的招牌不住地前后摇晃,发出刺耳的声音。

    在招牌下面,店铺的大门明显一看就是被砸破的,窗户也全都碎掉了,这家店应该已经被那帮佣兵们给洗劫过了。

    这里就像是刚发生过一场战争,哪里还是那个和平安宁的街区~

    看到这里,马佐维亚不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父神的伟大居所,居然被他搞成了这个样子,除掉卡拉多斯~或许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对的吧?

    但是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只有等到亲自站在父神面前的时候,由他亲自告诉自己吧~

    想到这里,他不禁心情沉重起来。

    马佐维亚枢密主教做为一名合格的政治家,虽然以前也是心狠手辣,拍上级,坑下属,害同僚,踩着无数人的尸体这才爬到了现在的位置,但是这却还是他第一次采用这种激烈的方式,来解决掉一个人。,

    尽管有那个叫什么邦德的飞鹰公司的双零级特工保证,这个计划绝对是万无一失,但是他的心情仍然是有些忐忑不安。

    马佐维亚心中不住地思付:那个办法真的能行吗?

    “止步~”就在此时,就听旁边一个严厉的声音传来。

    马佐维亚一愣,当即回过了神来。

    只见面前一个全身罩在重甲当中的武士,正持着长矛对准了自己。

    而在他的背后,还有数以十计的武士正手握着各式各样的武器,隔着一个栅栏,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

    看他们那紧张的模样,很显然只要有一个不对,他们当即就会举着武器冲过来。将自己给乱刃分尸了。

    马佐维亚这才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当中,自己已经是来到了卡拉多斯的住处的附近。

    虽然他知道卡拉多斯一伙人现在被吓坏了,估计看到任何人都会先当作是洛林派出的党卫军杀手们。

    卡拉多斯的府邸这里有重兵把守,自己受到盘查也是在所难免,但是那一帮哨兵如临大敌的模样,却怎么看,怎么显的有些滑稽。

    马佐维亚当即笑了起来,然后道:“你们是什么人?居然连我都不认识吗?叫你们的领头的过来。”

    那些哨兵们当即迟疑了一下。

    众人也不是傻瓜。尽皆知道,既然这位大爷的谱儿这么大,显然是非同一般的人物。

    但是随即一名衣着褴褛,满脸邪气的佣兵挤了过来。

    他上下打量了马佐维亚几眼,然后以那种刚掌握了一点儿小权的青痞流氓,由于迫不急待地想要炫耀,因此上,故意找碴叼难别人时所特有的下溅口吻,道:“你是谁啊你?凭什么要我叫我们头儿过来,我们家大人虽然不能说日理万机,但是却也是日理着有好几只机呢~”

    他挥着手,像是赶一只苍蝇一般不耐烦地道:“去去去……,赶快到一边去,要是都像你这样,芝麻绿豆大点儿的小事,居然还要要叫我们头儿。他还忙不忙的过来啊~”

    马佐维亚当即一愣,一下子惊奇地瞪大了眼睛。自从当上了神父之后,自己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被别人这样子训过了。

    此时那人一脸的义正词严,继续说道:“而且不光如此,大爷们也有好多事儿要忙呢……”

    马佐维亚一时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呆地看着那个佣兵,这里可是圣城,父神的居所,而自己贵为枢密主教居然会被一个小小的佣兵给训斥

    此时,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佣兵突然生起了气来,破口骂道:“混帐,真真是老棒槌一个,屁事都不懂一点儿。白活了那么大的年纪。滚,快滚。

    小心惹恼了老爷我,抓你去宗教裁判所里吃三十年的牢饭~

    我可告诉你,我们大老板交待了,最近要有人来行刺我们老板,让我们注意所有的闲杂人,我看你就挺像个刺客,跟我回去调查。”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要纵身从栅栏后面跳过来,想要去揍马佐维亚。

    马佐维亚本能地向后退了两步。

    而那人却是更加恼怒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继续大声骂道:“怎么~大爷要抓你,你这个老东西居然还敢躲,妄想要逃避神圣的法律的制裁。我告诉你,老子现在也是圣殿武士了,真真是不识抬举~

    你不要走,今天大爷非要制裁一下,狠狠地打你一顿,好好地出出胸中的这口恶气不可~”

    说着,怒气冲冲地举着手中的长矛就要冲过来。

    马佐维亚看了,气的几乎都要吐血。

    这可是圣城~

    光荣而伟大的父神在人间的居所。

    而现在,居然有人敢在这个地方肆无忌惮地如此恃强凌弱,目无法纪,甚至是侮辱人世间的基本lun理道德。

    要知道,纵然是在半兽人的乡间,一个年青力壮的汉子,凭白无故地对着一个老人破口大骂。这也是一件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此时,在这神圣的地方,不仅是发生了。而且旁边的众人也是双手抱怀,一脸看笑话的模样。丝毫也没有人上前阻止。

    这种事情,简直就是令人发指~,

    而且自己还是教廷的枢密大主教,现在教宗的助理秘书,就算是在奈德尔城被洛林威胁,那也是作为平等的对手,何曾受过这样的折辱。

    饶是马佐维亚平时养气功夫了得,山崩于前而不变色,但是在这一瞬间,却也是气的动了杀机。

    卡拉多斯,你这是在干什么~

    怎么管理的手下~

    居然让这种人渣也来到了圣城脚下~

    看来,这种人已经变成了疯狗~真的没有必要再活下去了~

    就像是洛林所说,这种疯狗必须得要除掉~

    如果说心慈手软,只能是姑息养奸。连累所有的人,等到他发疯的时候,就会咬死所有的人的~

    梵蒂诺城可就在这个疯子的手边。

    那个时候,再动手可就是晚了。

    “这个家伙必须被除掉~”想到这里,他的心肠一下子冰冷了起来。

    马佐维亚冷冷地看着那个佣兵,轻轻地一顿手中法杖,低声喝道:“圣律~”

    顿时一道白光闪现,将他整个笼罩在那圣洁的光芒当中。

    对面的众人看了,当即一呆。

    那佣兵也是一脸的错愕,停下了脚步。

    这些人这才突然发现,对面的老头是一个施法者。

    不管是法师还是牧师,施法者代表的都是高于他们的战斗力。

    这些日子以来,这些下溅的痞子们仗着袖衣大主教卡拉多斯权势,做威做神惯了的。

    卡拉多斯的同伙都躲在一起,看不惯卡拉多斯的教士们不愿意往这个地方来淌浑水。

    佣兵们最多就是欺负欺负这里的居民,没有人对付他们,他们变得越来越骄横。

    直到此时,他们这才想起,这里是梵帝诺,伟大的圣城。这里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教士,而且还是教廷的高级教士。

    那是和贵族老爷们平起平坐的大人物,他们可是自己轻易得罪不得的。

    佣兵赶忙张嘴大喊道:“这是误会……”

    但是马佐维亚却是丝毫不让,上前一步,嗔目怒喝道:“天堂之拳~”

    紧接着,就见一个巨大的,闪着白光的拳头出现在他的面前,随即随着马佐维亚的伸手一指,向着那佣兵呼啸着就飞了过去。

    那佣兵眼睁睁地看着巨拳飞来,但是想要躲闪却也来不及,当下就被击了一个正着,“呯”的一声巨响,然后惨叫着向后倒飞了出去。最后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鲜血从他的口中吐出,喷撒了长长的一路。看上去极是触目惊心。

    其余众人看了,当下一惊,在恐惧之下,全都不由自主地后撤了几步。

    马佐维亚看了,更是恼怒:这帮狗崽子们,见小利而忘义,遇敌情即惜身。简直就是一帮人渣饭桶。

    他横杖在胸,怒声喝道:“还有谁敢过来?看看我这个老家伙还管不管用?过来啊~”

    众人对望一眼,不禁是又后退了几步。

    此时,旁边的房间里有人听到了动静,急忙跑了出来。

    那人看了一眼场中的情形,当即明白了过来。于是急忙向着马佐维亚迎了上去。

    他一边陪着笑,一边说道:“哈,我说今天怎么院子里的花儿开的特别香呢,原来是有贵客登门了。主教大人,您一向可好?”

    说着,就来到了近前。

    他有心想要过去亲吻马佐维亚手上的戒指,但是却发现身前还隔着一个栅栏,犹豫了两下,只得是先深深地躬身一礼:“小人麻多士向您问好了~”

    马佐维亚冷哼了一声,收起了权杖,板着脸看着对面的麻多士。

    麻多士站起来之后,当下转过头去,训斥那些个手下,大声骂道:“一帮只知道索贿的狗贼,真真是瞎了你们的狗眼,不知道这位大人是枢密主教阁下吗?老子真该好好地赏你们这些狗崽子们一顿鞭子~”

    众人被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但是面对着那人,也只能是唯唯诺诺。然后在他的喝斥之下,飞快地搬开了栅栏。

    麻多士急忙跑了过去,拉着马佐维亚的手,恭恭敬敬地在他的戒指上面吻了一下,道:“请大人赐福于我。“

    马佐维亚哼了一声,然后以手抚着他的头顶,道:“愿父神赐福于你。“,

    马佐维亚收回了手之后,忍住把手在衣服上擦擦的冲动,道:“麻多士大人,我想见见卡拉多斯大主教阁下,不知道他能不能从日理万机当中抽出时间,不吝赐教呢?”

    麻多士连忙陪着笑,道:“大人,您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来了,直接进来就行了。还说这些话干什么。”

    说着,弯着腰一伸手,道:“这边请,这边请……”

    马佐维亚点了点头,迈步向前走去。但是走了两步,他又转了回来,向着旁边的那些哨兵们问道:“你们究竟为什么想要敲诈我?难道就真的看我一个老头子好欺负吗?”

    哨兵们对望了一眼,旁边有人小声地解释道:“大人,您又没有坐马车,谁知道你这样一位大人物居然也会步行的?我们还以为是这里的居民。”

    马佐维亚气极而笑,道:“这是什么混帐话,难道说一个普通人,你们就要这样子敲诈勒索吗?

    亏的我还有两下子,要是换成一个普通人,你们是不是真的就要下手打人了?

    这里是圣城,不是你们的贼窝子。要是让我发现了,你们再敢这么做,小心我扒了你们的皮~“

    听了他的怒骂,一众哨兵们当下极不自然地互相看了看,然后答应了一声。

    听着他们那虚衍敷事的声音,马佐维亚心中知道,这帮狗崽子们根本就没有往心里去。

    马佐维亚有心想要再骂几句,但是却也知道,不管说什么这帮有奶就是娘的下溅东西根本就不会听的,

    而且有卡拉多斯罩着他们,自己拿他们根本没有办法。

    想到这里,他随即感到一阵的沮丧,然后长叹了一声。调头就走。

    在他的身后,就听麻多士向着那些哨兵们厉声说道:“你们这些混帐东西,睁大了狗眼,好好地看清楚。不该拦的,就不要拦。再要出了什么事情,大爷我可不管你们。”

    众人齐齐地答应了一声。

    马佐维亚一边走,就感到胸中有一团火在燃烧:自己几天没来,没想到卡拉多斯现在居然堕落到了如此的地步~

    什么叫‘不该拦的就不要拦’?

    难道说,那些无权无势,但是想要见卡拉多斯的就活该被他们拦下欺负?

    他越想越恼火,也就越走越快。

    原来的卡拉多斯的为了教宗的宝座,还是很注意自己的形象,现在却像是一个陌路的暴君一样自暴自弃。

    以至于麻多士在旁边引路,都快跟不上他的脚步。只能是慢跑了起来。

    两人一路前行,来到了一个重兵把守的大院的门口。

    只见面前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游哨来回巡逻,衣甲相撞,叮当做响。

    口令声,喝问声,不住地传来。守卫极是严密。真真是连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马佐维亚经过这一次的步行探访,也算是领略到了这里面的真实情况,此时也是铁了心的,想要除掉那个教廷的毒瘤,梵蒂诺就要变成贼窝了。

    但是此时,看到这里的情形,当下却不禁担忧了起来,如此严密的防卫,难道他们真的有天大的本领,能一举除掉卡拉多斯吗?

    门前的哨兵和麻多士略略地对答了几句,确认无误,这才收起了兵刃,放两人进去。

    此时,卡拉多斯已经是接到了消息,迎了出来。

    两人笑着寒喧了几句,然后一起来到了房中,聊起了天来。

    马佐维亚一边聊着,一边偷偷地打量了他一下。

    这位权势滔天的袖衣大主教在洛林残酷冰冷的、连续不断的打击之下,已经是无力回天了。

    他虽然还是像以前那样肥胖,但是脸上却已经没了那健康的袖晕。虽然脸上也还是笑容不断,但是时不时的,就会失神一下。

    他的眼中也是没有了以前的锋芒,显的有些畏畏缩缩。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却可以发现,他眼睛深处暗藏的疯狂。

    就在两人聊天的工夫,又有人进来禀报,佩罗德圣骑士到了。

    马佐维亚心中当即一沉。

    此时,卡拉多斯当下大笑了起来,站起身来,道:“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啊?大家这是像是约好了一样,今天都上门来了,哈哈哈,快,快请。”,

    他一边说着,一边和马佐维亚一起迎了出去。

    他们将佩罗德迎了进来,然后三人坐在房中,一边喝着茶,一边聊起了天儿来。

    马佐维亚看了看墙上镶着宝石的飞鹰公司产的时钟,发现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的极快,马上就到了约定好的时间,当下就感到一阵的紧张,手心里面有汗水冒了出来。

    马佐维亚虽然是老于世故了,但亲自参加这种活动还是头一次。

    他强自笑了一下,然后轻快地说道:“哈,今天的天气不错。不冷不热的,我觉的咱们还是到院子里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比较好。”

    虽然他强自镇定,但是却还是感到自己的话语中有些颤抖。

    而且,卡拉多斯似乎也是意识到了一点儿什么,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此时旁边的佩罗德当即也是笑了起来,道:“是啊,是啊。我也是觉的今天天气不错,太阳晒着人懒洋洋的,如果待在房间里面实在是太可惜了。咱们出去怎么样?我可是在大殿里面窝了一天了,实在受不了那里面阴沉沉的气氛。”

    他顿了一下,一指前院那片青青的草地,继续说道:“我看那片青地就不错,咱们把桌子放在那里,还正好可以看看台伯河的风景。”

    马佐维亚愣了一下。这些话也是他正想要说的,现在却被佩罗德给抢了先了。

    他看了佩罗德一眼,但是却并没有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什么来,一时也搞不清楚,那个粗坏武夫究竟是碰巧了,还是也是和自己一样,另有目的?

    说另有目的不像啊,没听说他和洛林有过接触,可他说的地方正好是自己要去的位置,这种巧合怎么也不能让人相信。

    卡拉多斯犹豫了一下。

    此时就听佩罗德笑道:“我说卡拉,你究竟在想什么?这是你的院子,外面还有重兵把守,还有我们这几个老家伙。要我说这里就是一个军团也冲不进来。

    难道说你现在已经成了吸血鬼,连太阳都不敢晒一下了?”

    卡拉多斯当下就被激起了性子。

    是啊,这是自己的地盘~

    而且外面还有重兵,那草地上也是空空荡荡的,一眼望去,连个人影都没有。

    难道说,自己就真的怕到这种地步了?

    因为害怕几个刺客,自己连屋门都不敢出,这要是传出去那些主教们还不知道要怎么说他的笑话。

    他想到这里,当下笑道:“我怕什么?我只是害怕你们担心自己娇嫩的皮肤会不会被太阳给晒伤了。”

    众人听了他的俏皮话,当下哈哈大笑了起来。

    随即卡拉多斯令道:“来人,给我把桌子摆到草坪上去。”

    随着他的这一声令下,当即有侍从急忙跑了过去,将一张桌子摆在草坪当中。一切布置停当,这才请了三人一起在草坪当中坐下。

    马佐维亚三人坐在草坪上。一边居高临下,看着不远处的台伯河,一边品着香茶。

    他们又聊了一会儿,佩罗德此时大大咧咧站起了身来。

    他拉了拉裤子,然后道:“你们聊着,这水灌的多了,我得要去撒一泡尿去。”

    马佐维亚心中一动,他也是站了起来,道:“等我一下,等我一下,你不说还好,一说我也有了感觉了。”

    卡拉多斯听了,当即笑了起来,道:“你们两个年纪大了,肾不好了吧?要不要我介绍一个好的医生给你们?专治肾病的。哈哈哈……”

    佩罗德当下也是笑骂了两声。

    他和马佐维亚两人也不走远,只是转过了墙角。然后就拉开裤子,开始放水。

    马佐维亚知道按照了计划,刺杀行动现在已经开始,他在心情有些紧张,试了几次,都是没有成功。甚至是双手都有些颤抖。根本就无法集中精神。

    而旁边佩罗德却是满不在乎,撒的是淋漓尽致,哗哗做响。

    佩罗德看了看他,然后道:“马佐维亚,冷静一点儿。你这样子出去,会露马脚的。”

    马佐维亚当即心中一跳。

    他惊奇地看着佩罗德,颤声道:“你果然也是……”

    说到这里,他猛地醒悟了过来,当即闭上了嘴巴。

    佩罗德冷哼了一声。然后侧过身去,从墙角处向外看去。

    马佐维亚奇道:“你看什么?”

    佩罗德此时已经放完了水。

    他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向着马佐维亚解释道:“外面把那些家伙吹的神乎其神的,太牛叉了。我都不敢相信。

    现在我按照他们要求办到了。可是草坪上除了卡拉,别说人了,这里连条狗都没有。

    我倒要看看,那帮狗崽子们是怎么干活儿的~”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