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三章撒尿与杀人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五百七十三章撒尿与杀人(上,大章,再求月票)

    巴克利主教的无头尸体重重的倒在地上,喷洒出红色的血液铺满了地面。

    道格如同做梦一般,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那一幕。

    纵然是烈日高挂,但是他却也是手足冰凉,全身一阵阵的寒。

    天啊

    那位不可一世,在大家眼里面就像是神一样的巴克利主教就这样被杀了?被那个一直微笑着的年青人,就这样像是一头被宰杀的猪一样……呃,不。还不如一头被宰杀的猪,杀掉了。

    晴空朗朗

    众目睦睦

    就在这人来人往的大街之上,堂堂的巴克利主教直接就被人轰爆了脑袋

    死无全尸,这种死法,比猪还要凄惨多了

    道格看着那一地的脑桨鲜血,鼻子里闻着浓重的血腥味,就感到嗓子眼儿里一阵阵地腻,最终哇的一口吐了出来。

    早晨老婆特意起早,精心做出来的一比一比一(注一个鸡蛋,比一斤面粉,一点油)的鸡蛋饼一点儿没剩,全都吐了出来。

    饶是如此,他仍然是狂呕不己。跪倒在地上,一个劲儿地不住哇哇狂吐,最后几乎连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党卫军办事”刚才年青人的这句话,道格可是听的一清二楚,他纵然再傻,再没见识,也知道这大陆之上令所有人闻风丧胆的‘党卫军’,那支对洛爵爷忠心耿耿的部队。

    一直以来,江湖上满是关于“党卫军”的传说。

    传说他们都是从最严格的考察中筛选出来,百中不取一。

    传说他们武艺高,战斗勇敢,不惜以同归于尽的手段完成任务。

    传说他们待遇优厚,挥金如土,坐拥香车宝马纵横天下。

    传说他们有真的杀人执照,越法律,下手狠辣,从没有人能从他们的手下逃生。

    甚至有人说过,洛林早已将灵活卖给了魔鬼,党卫军是一群洛林从地底召唤出的魔鬼,披着新鲜的人皮,在大陆上收割生命。

    传言只是传言,但所有人的都不怀疑,只要爵爷一声令下,他们就敢直接冲入地狱,将深渊魔王的拖出来,碎尸万段。

    “可是我刚刚……m1gBd,我居然对一个党卫军说洛爵爷的坏话,而且还活了下来?”道格惊得人都僵住了。

    他们并没有把自己的灵魂从身体里抽出来,然后放在地狱的烈焰当中烤上一百万年,这真是父神保佑啊

    “那个党卫军,刚刚还对我笑了,不对,他还给我钱了。”

    一想到此,道格顿时清醒了过来,他像是手里捏着烧红的烙铁一样,猛的一抖手,一把银币从从他手中洒落到地上。

    看着银币反射出的光辉,道格打了一个冷战,身子一抖,才感觉自己又能思考了。

    他当下左右看了看,见没有人注意,飞快将地上的银币捡了起来,然后用袖头擦了擦嘴角的污物,也是爬了起来,什么东西也顾不上买,就飞快地逃了回去。

    而且从此之后,一直到死,他也再也没有说过一句洛爵爷的坏话,一句也没有。

    随着六月十三日,洛爵爷受到暗杀的消息传来,茹曼帝国上下极是愤怒。几乎陷入了疯狂的地步。

    m1gBd

    这还有王法没有了?

    啊

    啊

    啊

    堂堂的帝国总督,光天化日之下,就被人暗杀。而且旁边还有无数的贵族世勋,这些人可都是帝国的中坚力量。

    更何况在旁边,还有帝国未来的继承人。

    这问题就严重了,事情的性质一下子从教廷一部分人和洛林总督的矛盾,上升教廷对茹曼帝国世俗统治权的直接挑战。

    如果茹曼皇室不对此做出合适的反应,皇室的声誉就将全部扫地。

    不光茹曼皇室会淹没在百姓的唾沫星子里面,在世人的眼里,茹曼帝国也会成为软弱可欺的代名词。

    儒略大公震怒,茹德伦皇帝震怒,茹曼帝国震怒。

    你们这些个王八蛋想要谋杀他们,且不说,洛爵爷现在和大家已经是利益的共同体。就他们那些王八蛋们暗杀帝国高官的行径,就已经令人震惊了。

    这些个王八蛋吃多了脑残片,也太疯狂了吧

    今天谋杀帝国高官和皇子,明天是不是就要谋杀帝国皇帝,后天是不是要端了我们茹曼上下一窝。,

    儒略大公听到洛林和雷欧遇刺的事情,当下就是暴跳如雷。他还等着飞鹰公司的一百门大炮呢

    而且洛林也承诺了,还将铸造更大口径的攻城炮,那威力甚至可以达到乌尔班魔法巨炮的水平。

    更让儒略大公觉得不可容忍的是,教廷的人先是要强抢胁迫他的女儿,现在又差点了谋害了他的宝贝儿子。

    儒略大公的“屠夫”秉性一下子就爆了。

    他当即命令手下将治下地区的所有主教,祭司长都请进了地牢里做客,然后热情的将斧头搁在他们的脖子上,一个个问这些牧师,是支持茹曼帝国,还是支持梵蒂诺?

    所有的圣职者在第一时间选择和儒略大公站在一起,表公告和梵蒂诺划清界限。

    同时儒略大公写了一封长信,先是将洛林给骂了个狗头喷血,“我闺女儿子才跟着你多久,都遇到两回危险了,两回啊

    你这个家伙是怎么搞的,有没有点谱?

    你得把炮弹的价钱给我打个五折,这事我就不追究了,不然你就别想娶我女儿。

    然后儒略大公沉痛的表示,教廷总部已经彻底腐烂了,为了父神神圣的教义,这次我一定要搞死那帮死背背,你要什么帮助我给你什么,我也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但是最后的收益我要占两成。

    别撇嘴,这是精神损失费,这次便宜你了,再有下次,后果你知道……

    在洛林对着这封信哭笑不得的时候,茹曼城的相拉塞尔红衣主教,也收到了儒略大公的来信。

    儒略大公在信里酣畅淋漓的将拉塞尔痛骂了一遍,一出多年以来的怨气,在信的最后更是以英勇无私的、大无畏精神,问候了拉塞尔的老娘。

    搞得拉塞尔几天都是一副牙疼的表情。

    在茹曼城内,拉塞尔相因为红衣主教的敏感身份,更是收到了来自各方的压力。

    军务总长帕德雷斯在国务会议上拍着桌子,指着拉塞尔的鼻子大骂“你们这些白痴都是吃屎长大的吗?”

    更有人喊出了“我们要对梵蒂诺宣战,宣战”的口号。

    不过包括茹德伦皇帝在内的所有人,都舔了舔嘴角,意yin一下抢光梵蒂诺的美好愿望,然后装作没听到这句话,或者再在情妇的被窝里嘀咕一声“又便宜洛林这个子了。”

    拉塞尔的政敌同时对他难,借口在这个敏感时期,如果拉塞尔红衣主教再不做出适当的反应,就不再适当担任帝国相。

    这可是关系到自己的饭碗,拉塞尔反应迅。

    他立刻就和教廷总部划清了界限,然后向茹德伦皇帝建议,在全茹曼帝国展开“宗教组织爱国忠君思想大检查”活动。

    茹德伦皇帝当即龙颜大悦,欣然采纳,并任命拉塞尔相为检查组的组长,茹德伦皇帝对“思想检查工作组”做出明确指示,对思想意识不过关的相关宗教组织领导,要坚决实行一票否决制。

    工作组要开拓视野,着眼长远,大力提拔有想法,有干劲,有责任心,有爱国意识的年青人走上领导岗位。

    工作组以饱满的干劲投入了全国性的检查工作当中,只是包括组长拉塞尔红衣主教在内的所有人,都暂时性忘记了,主教和祭祀长的任免权利原在梵蒂诺手里。

    而被工作组恶狠狠打上门来的主教们,面对着闪亮的钢刀,也会选择性的遗忘他们是梵蒂诺的下属。

    在同时,教廷的疯狂的行动受到了各国人士的一致谴责。

    大家也害怕那位疯狂的红衣大主教一哪一天他看上自己的财产,或者老婆之类,说不定那种暗杀就会轮到自己的头上了。

    这他**的谁受的了啊

    伦德岛的国王陛下甚至是直斥那位红衣大主教为‘一条丧心病狂的疯狗’

    各国的政要,全都是出了信件,严厉地谴责这种行为,同时对洛爵爷表示支持。支持他采取任何的报复行动。

    在这种大好形势的鼓舞之下,随着巴克利主教被当街射杀为,凡是教廷各地的死硬份子也都是受到了不明身分人士的暗杀。

    诺利城主教沙林在教堂主持弥撒之时,在大厅广众之下,有人径直上前,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枪,轰爆了他的脑袋。,

    九石城神父加里文在宴会上,面对贵族布道之时,被人当厅射杀。

    哈森镇教区大主教在出门之际,被人一枪爆头。

    艾享城,汉克城,雅各布城……

    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就有数以十记的主教神父被人当众干掉。

    一时间,整个大陆陷入了腥风血雨的恐怖当中。

    在党卫军肆无忌惮的报复背后,所有人都隐约看到了茹曼帝国鹰徽的身影,一直将力量放在北部和东部边境的茹曼帝国,不费一兵一卒,又一次对全大陆展示了它锋利的爪牙。

    针对洛林对教会部分人员起的报复行动,儒略帝国表了严正的官方声明“这只是某些恐怖份子的私人行为,和茹曼帝国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再有人阐自将这些恐怖行为,以妄想的,不合逻辑方式,与帝国联系起来,散布谎言,造谣惑众。

    这种卑劣的行为是不被广大眼睛雪亮的人民群众所容忍的

    纵然这些义愤填膺的群众采取了什么不理智的暴力行为,相信不管是什么地方的法庭,对此也是会不加追责的

    同时,我们强烈谴责教会部分人员的刺杀我国皇室成员,行政官员和贵族的恐怖行为,并保留对这一行为采取手段的权利。”

    这样一来,就再没有人敢再说一句话了。

    而那些当初查抄了飞鹰公司的主教神父们面对洛爵爷这铁血手段,现在已经是胆寒了。

    他们面对着飞鹰公司派出的党卫军杀手们的血腥追杀,有不少人表示愿意退回赃物。

    但是这却已经晚了。

    因为,当初,在他们打开教廷密函之时,就已经做出了第一次的选择。

    要知道,他们虽然是抢了飞鹰公司,但是还有好多好多明智的主教们并没有这么做。

    那些人选择了严词拒绝

    他们拒绝执行教廷颁下的这种肮脏的,只有下溅的强盗,卑鄙的偷们才能想出来的行动命令。

    甚至于有人向教廷写了措词激烈的抗议信件,询问教廷现在究竟是伟大的光荣的父神的居所,还是一个无耻的强盗的巢穴?

    面对着眼前的唾手可得的利益,却仍然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并没有利欲薰心,肆意地抢掠,这些正直可敬的人们才真正是教廷的脊梁整个文明社会的支撑

    正是他们,而不是那些个贪婪的大人物们,支撑着人们对于父神的信仰,使的这个教会可以千年不坠。彰显父神的荣光

    而那些沙子,虽然平静之时,显不出来,但是在这个大浪狂涛,激流汹涌的时代,却是容不得他们混日子

    当奥巴赫姆红衣大主教写信过来之时,那些利欲薰心的家伙们还有第二次机会改正,但是他们却仍然没有

    实际上,此时,他们就已经做出了选择,决定了他们自己最终的命运

    要知道,洛爵爷并不是开善堂的。

    相反,他才是真正算的上心狠手辣的级流氓。

    对于这种贪婪而不知进退的家伙,洛爵爷是不会给他们第三次机会的

    且不说他有没有那个时间,将感情浪费在那些狗崽子们的身上。

    更何况,在这种事情上,是绝对不能让步的

    因为,一旦让步,那帮贪婪的,得寸进尺的狗崽子们就会上前迈上一步。甚至是要求第四次,第五次机会……

    那样只会显示出自己的软弱可欺和优柔寡断,结果只能令听从自己号令,汇聚到身边的人失去信心,选择离开。

    而此消彼涨之下,就会有更多的人看到利益。

    他们也会蠢蠢欲动。像是一群豺狗一样疯狂的围攻自己,想要从自己的身上咬下一块带着鲜血的肥肉下来。

    一条两条,三条……最终事态演变的无可收拾。

    那个时候,他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会像是被豺狗围攻的野牛一样筋疲力尽,重重地倒下去的。

    洛林幸运的躲过了一次暗杀,也行还能躲过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甚至是第五次,但洛林不是阿拉法特,或者是卡斯特罗。

    对付危险最有效的手段,就是不要让危险生。

    因此,洛爵爷对于那些死硬的狗崽子们毫不留情进行剪除。

    他派出了党卫军、盖世太保、克格勃,内务部,中情局,军情五处,史塔西,摩沙德……等等,将手中所有能派出去的杀手全都派了出去。,

    以铁血,回应铁血

    用比敌人更加恐怖的恐怖来对付他们,震慑那些明显的,以及暗藏的所有敌人

    ‘风仙花之日’……

    那场载入史册的大规模的屠杀,是生在七月四日,卡拉格罗城。

    当初,身为奥巴赫姆的政敌,以及这一场事件的起人,最有希望问鼎下一任教宗宝座的红衣大主教卡拉多斯治下的大教区,极其的敌视飞鹰公司。

    那帮教士们为了升官财,执行卡拉多斯的命令也是最为坚决。

    但是当各地的刺杀消息陆续传来,众位当初‘抢东西之时奋不顾身,冲锋在前,搜刮财宝之际大义凛然,撤退在后’的大爷们当即吓破了胆子。

    纵然卡拉多斯红衣大主教拼了命的拍胸脯保证,大家一定会安全无恙的。洛林绝对没那个胆子,敢对各位下手。

    但是这些位大爷并不是那帮刚进社会的很傻很天真的傻子。

    他们能成为政治家,混到现在的位置。先必知的职场第一条魔鬼法则就级永远不能信

    上官越是拍胸脯的事情,越是不能信

    他只是拍拍胸脯,可是自己却是要拿性命来拼的。到最后,自己死翘翘了,他却是拍拍屁股走路,你的家人说不定连个抚养费都捞不到,就像当年战败后的萝卜们一样。

    那些战争中的寡妇们为了养活当年战争中英勇战死的丈夫的子女,只能去出卖自己的**,供丈夫以前那些无耻地活下来的上司和战友们嫖宿。以此换来微薄的钱钞粮食,以使的自己和家人们可以活下去。

    卡拉多斯再拍胸脯,但是却也只能是增添他们的恐惧。那些被暗杀的人生前也是应该听到卡拉多斯的保证。但是结果呢?

    他们一个个全都被射爆了脑袋。

    而卡拉多斯大爷对他们的保证又在哪里?纵然是死了,也没见他掏一个字儿的抚衅金。

    更何况卡拉多斯红衣大主教阁下,尽管胸脯拍的山响,但是他自己一个人龟缩在圣城里面,一步也不迈出来。

    这本身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那些主教们无奈之下,全都聚在卡森城中一个房间,想要秘密商讨一个办法出来。

    但是随即,党卫军的杀手们也不知从哪儿知道了这个消息。

    在那个炎热的连奶油都融化掉的中午,一帮身穿着黑色西装的杀手冲进了那个房间当中。

    那一众主教们的护卫甚至都没有抵挡,只是听到那一声‘党卫军办事’的大叫,就已经转身逃走了。

    随即一众主教们像是兔子一样,被他们就着窝子按住了。

    在火枪与刀剑的威逼之下,众人全都没有反抗,老老实实地靠着墙站成了一排,等待搜查。但是他们等来的却是无情的刑行队。

    在一阵火枪射击之后,空气中弥漫了刺鼻的硫磺与鲜血的味道。

    十三个主教级的教廷高管当场毙命,无一生还。

    经此一役,世界震惊。

    党卫军的残酷血腥,威震天下。令人闻风丧胆

    洛爵爷也是很高兴地现,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来继续跟自己对着干了。

    那些当初抄了飞鹰公司的家伙们全都是吓的战战兢兢,要么当机立断,弃职潜逃。

    要么就是光着膀子,身背着荆条,亲自前来奈安,跪倒在奥巴赫姆红衣大主教的脚下,像个迷途知返的羔羊一样痛哭流涕。表示自己是受了教廷当中一撮别有用心的坏人的鼓惑,不明真相,这才犯了错误,现在已经是知错改错。

    因此上,在此恳请父神的原谅,当然更主要的是洛爵爷的原谅。

    虽然这些个痞子们并不太过于死硬,事中没有对飞鹰公司人员严刑拷打,事后又是积极退赃,但是普天之下,有谁不知道洛爵爷的脾气是属毛驴子的。

    他老人家轻易不脾气,但是既然起了脾气来,没人能拦的住。不宰够人,就是不会轻易收手的。

    可是旁边希尔梅莉娅红衣主教一个劲儿地苦劝,这才让洛爵爷平了火气。

    当即众人对希尔梅莉娅红衣主教的大恩大德感激涕零之至。

    他们举着十字架,向天上明察秋毫,绝对公正的父神誓,自己这一辈子绝对是要效忠希尔梅莉娅大人,绝不背叛。,

    洛林适时表现了他的仁慈,风险投资公司的干探们,先是让他们写上一份揭教廷罪恶的投名状。

    然后拿出一份效忠书的范稿,读一句让这些人写一句,让他们签下自己的大名,按上手印。

    再将这两样东西锁进风险投资公司的保险柜里面,这些人从此就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童话一般的美好生活。

    随着洛林这雷霆万钧的行动,卡拉多斯红衣大主教的形势如江河奔流,急转直下。

    但是卡拉多斯身为红衣大主教也是苦心经营了多年的。手中还握着一支完全忠诚于他的教廷骑士部队,数目庞大的、基层的教士神父。

    除此之外,这么多年他也是积累下了不少的财产。

    他也是一时枭雄的人物,现在看到洛林铁血无情的反攻,当下将那些财产全都不计成本地撒了出去,拼了性命地扩充实力,征召了不少的流氓地痞、雇佣军,充当打手敢死队。甚至还招收了不少的流浪法师。

    那些部队人员拼凑起来,实力倒也不。

    而且他老人家盘踞在圣城,由重兵护卫着,也不出去。只是像个龟缩在王八壳子里的乌龟一般,色厉内恁地不住叫嚣:洛林你再有本事,来圣城找我啊

    面对这种流氓,饶是洛林手中精兵数万,但是隔着一个宽阔的大海,一时之间鞭长莫及,却也奈何他不得。

    这让人们看了,不禁很是怀疑洛爵爷的威信,难道说他真的就只有本事对付一下那些杂鱼,一遇到硬茬子就不行了?

    整个大陆,都屏住了呼息,拭目以待,看这一场战争究竟将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开始,或者……收场。

    这天黄昏,枢密主教马佐维亚一身疲惫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随着房门关上,也完全隔绝了那外面的少女们用银玲一般的嗓音唱出来的、美妙动听的圣歌赞礼。

    那圣歌赞礼,如同天籁,悠美动听。

    那些前来朝拜的信徒们听到那动听的声音,无一不是感到心灵的洗涤,激动的泪流满面。

    但是他已经听了近五十年,千篇一律,从来都没有改变过。早就已经听的厌烦了。

    马佐维亚甚至可以听出那圣歌礼赞当中每一个颤音,知道哪一位歌者今天是不是得了感冒。

    一直以来,他对于卡拉多斯红衣大主教的行径很是不屑:mBd,你个孙子暗杀洛林就算了,但是没有暗杀成功,这就完全是你这个孙子的不对了

    虽然卡拉多斯这一段时间没少的蹦达,极为活跃。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已经是越来越不行了。

    为了扩充实力,居然招一大帮的地痞流氓?

    身为教廷的红衣大主教,高级的流氓,就应该光棍一点儿。赢了就吃肉。输了就认罚。

    可是招一大帮的地痞流氓,想要苟延残喘,他把教廷当成了什么?

    但是在没有举行大议事会之前,他还是教廷的红衣大主教,最为希望的教宗继承人。拥有特权。

    纵然是他,也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狗崽子在这里胡闹。

    想到这里,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马佐维亚回过头来,看着已经有些昏暗的房间,想要点亮蜡烛。

    但是随即,他却吃惊地现,房间里渐渐亮了起来。

    马佐维亚不禁愣了一下,紧接着,就见在那明亮的灯光之下,对面的沙之上,一个身穿黑袍,齐相不扬的年青人正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

    看到对方手中那个黑洞洞的枪口,马佐维亚瞳孔不禁收缩了一下。

    他一眼就认出,那就是党卫军杀手的标志,传说中可以将人的脑袋一下轰的爆炸开来的神秘武器。

    那年青人笑的像一条看到鸡的土狼一样,呲着一嘴的尖利的牙齿。轻声道:“洛爵爷要我向您问好”

    马佐维亚就像是九岁那年的下午,看到一条毒蛇从自己的脚面上缓缓地爬过一样,当即倒吸了一口冷气,就感到全身上下的寒毛全都竖了起来。

    他颤声说道:“你们……你们的事情……和……和我没有关系。我只是帮……帮忙写了一……封介绍信而己。我……我也是受了蒙骗的……”,

    那年青人一笑,道:“是的,我们都清楚,所以爵爷才让我给您带个好。”

    他看着马佐维亚僵硬的表情,继续道:“大人,您不必紧张。真的只是带个问候而己。”

    马佐维亚怀疑地看了他手中的火枪一眼,颤声道:“真……真的吗?”

    那年青人一笑,将火枪收了起来,然后拍了拍手,轻声道:“真的。”

    马佐维亚看到这里,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就感到自己在鬼门关上跑了三个马拉松一般,全身一阵酥软,几乎要坐倒在地上。

    他在旁边坐了下来,然后几乎是抱怨着道:“你们也换一个啊?不管是杀人还是问好,全都是一个词儿。这让人怎么分的清楚。幸亏我老人家心理素质好,要不然非得吓死不可”

    那年青人笑了笑,道:“我们分的清就行了。”

    说着,倒了一杯酒,殷勤地递了过去。

    马佐维亚一滞。然后接过了那杯酒,一饮而尽。这才道:“你来不光是说个好,这么简单吧?”

    那年青人道:“当然,我要请您帮一个忙。”

    马佐维亚知道既然洛林不打算干掉自己,还让人给自己带好,这明显就是把他还当做盟友。此时也是放下了心来。大包大揽地道:“既然洛林给面子,我也要拾起来。说吧,只要我能帮的上忙的。直管说。”

    那年青人道:“我要你帮忙刺杀卡拉多斯。”

    马佐维亚当即大惊失色,道:“这不可能”

    那年青人愕然地看着他,随即面色一沉,冷然说道:“大人,我们可是把你当朋友看的。”

    马佐维亚叹了一口气,道:“我也是,所以我才劝你们呢。你们搞出了那么多的暗杀事件,以为卡拉多斯是傻子吗?

    他现在已经是加紧了提防。

    整天的深入简出。住处也有重兵把守,而且身边还有数十名的圣殿骑士,极难靠近的。甚至是说,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你去刺杀他,那简直……简直就是去送死。“

    年青人笑了一下,道:“放心吧,我们有的是办法。“

    他顿了一下,又接着道:“我们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对了,顺便问一句,您的肾怎么样?“

    马佐维亚当下一愣,又是有些气愤,又是紧张地问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年青人笑道:“没有什么,大人,您别误会。我的意思是,只要到时候,你能撒一泡时间足够长的尿就行了。”

    马佐维亚一时很是有些摸不着头脑。撒尿和杀人,这之间有什么必要的联系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