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铁血十字架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五百七十一章铁血十字架

    紧接着,就听奥巴赫姆低声说道:“她父亲是圣保多禄十三世,当今的教宗陛下”

    ‘噗’

    如倾盆大雨一般,洛林当即被雷斯特给喷了一头一脸的蜂蜜水。那黏稠的液体糊在脸上,迷的洛林连眼睛都睁不开。那些蜜水仍然还是从他的头顶上不住地滴落下来。

    湿答答的头贴在脑门上,水珠顺着丝慢慢滴落,洛林脸上也是一层水幕,顺着脸颊滴落到衣领上。

    而洛林就像没知觉一样,整个人都傻住了,咧着嘴,目瞪口呆的看着希尔梅莉娅。

    那模样极是狼狈。

    希尔梅莉娅饶是满腹的心思,但是看了洛林的样子之后,也是不禁想要笑,可是却又生怕惹得他不高兴了。

    因此上,她也只得是紧咬了嘴唇,只得强压了笑意。然后急忙掏出手帕,又从旁边目瞪口呆的侍卫的手中抢过了一壶清水,倒在洛林的头上,帮他清洗。

    又是倒水,又是擦地洗了半天,洛林这才算是又重见了天日,脸上虽然是弄干净了,但是头上却还粘着那蜂蜜水,一绺一绺的,像是带着一个不透气的头盔,极是难受。

    但是他看着雷斯特却也并不生气。因为那个老家伙正双手卡着脖子,弯着腰不住地咳嗽,洛林从没有想到这个老家伙的肺这么好,雷斯特“啊咳咳”的声音震的人耳朵都是疼的。

    雷斯特呛的脸红脖子粗的,很显然有蜂蜜水灌到了肺里面。

    看他的那副样子,很有可能在下一个瞬间,就不心蹬腿翘辫子。一劳永逸地替洛林爵爷解决掉一个绊脚石。

    但是令人可惜的,那老家伙虽然看上去已经是风烛残年了一般,但是那身板却仍然是极为结实。咳了半天之后,居然又锤着胸口,重新站了起来。

    他对着洛林一头一脸的狼狈相视而不见,好像是根本就没有看到。只是看着希尔梅莉娅,道:“她真的是拉文西斯的孩子?”

    奥巴赫姆看着他的询问的眼神,不禁又是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我们还是回去之后,我好好地给你们说一下吧”

    xxxxxxxx

    一个年青人。

    一个大有希望的圣职者在修行的途中,遇到了一伙劫匪。

    那是一帮不敬真神,丧心病狂的匪徒

    虽然这个年轻人用极大的热情要感化这些匪徒,匪徒们却想出一个好办法折磨这个年青人。

    他们将那个圣职者抓起来,然后捆绑起来,扔进了河中,然后大声的说道:“如果你的真神有用,让他来救你吧。”

    年轻人并不是一个熟悉水性的人,何况是被绑了起来,他只能在水里不停的挣扎,随河水沉浮,后来被冲到了一个庄园里面,恰好被庄园里正在散步的姐给救了下来。

    再然后,出于女人特有的母性,姐在照顾的过程中,和那个病人两人不知不觉地走近了。

    再然后,再然后就是那些个**,很黄很暴力、而且还很是少儿禁止的情节。

    再然后,那年青人的朋友们现他失踪了,他们追查着踪迹,现了那些匪徒,然后带着一大帮的战友,一起剿灭了那伙匪徒,然后前来寻找他。

    而他也是身负着国家天下的重任,尽管想要过上平静的生活,但是当时的世界并不平静,还有无数的黎民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他几经挣扎,最终也只能是抛弃了儿女私情,毅然决然地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传播教义,光耀父神之光的伟大事业当中去了。

    而那位姐尽管心中不舍,但是却也是丝毫的怨恨,只是默默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从心底深处为他祝福祈祷。

    一直痴痴地等待着,芳华逝去,无怨无悔……

    总之一句话,这个故事能多动人,就多动人,能多缠绵就多缠绵,能多悱恻,就多悱恻……

    此时,众人已经是回到了总督府中,围坐在客厅当中,静静地听奥巴赫姆讲完了那个故事。

    听的房中一众少女们感触万千,不住地叹息。(因为有教宗的八卦,所有她们全都强烈的要求参与讨论),

    一个个全都是眼泪汪汪的,一边低声欷歔,一边拿着手帕不住地擦拭那从眼角划落的泪滴。

    就在她们大舒情怀,为这个伟大缠绵的爱情故事,心情泛滥如涛涛江水一不可收拾的时候,但是随即就被旁边一阵‘咔嚓咔嚓’的咀嚼声,给破坏了气氛。

    众人当下愤怒地转过头去。

    雷欧与白两个正开心地嚼着大苹果,一连吃,一边吧唧嘴,啃的极是过瘾。此时看到她们全都突然转头望着自己,那如刀子一般,几可以杀人的目光,雷欧和白当下全都吓一缩脖子,后背凉。

    他们对望了一眼,很是莫名其妙:不就是吃个苹果吗?她们这么生气干什么?

    但是迫于那些女人们的雌威,在那强大无比的气势压迫之下,却又知趣地闭上了嘴巴,一缩脖子,谨慎的碰着自己的苹果,只能是用牙齿一点儿一点儿地将嘴里的苹果咬烂,咽进肚子里去。

    雷斯特沉思了一会儿,一手点着脑门,回忆着说道:“当初你带着我们大家去剿灭的那一帮搞走私的家伙?”

    奥巴赫姆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他们。”

    雷斯特一捋胡子,微笑着说道:“我记得那一场仗打得很痛快。”

    洛林看了一眼,却知道这件事情背后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一个最有希望的教士在路上被人暗算。

    他甚至敢打一个铜板的赌,这一定是背后有人在捣鬼。最少也是他的竞争对手干的

    只要想想这两年来自己和教会的斗争,就知道教廷内部竞争的激烈。

    奥巴赫姆率领众人捣毁了敌人的巢穴,也就是这场斗争当中最为关键,同时也是最为**的部分。

    只是没想到,这老家伙看上去云淡风清的,年青时居然也是那么狠辣。杀人放火起来也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而且还活生生地拆散了那一双恋人。这种老家伙简直就是跟法海大和尚一样的可恶啊

    在此同时,他也是明白了过来,怪不得希尔梅莉娅虽然一直心里矛盾,希尔梅莉娅的信仰不可谓不坚定,但是这种**……呃,呸呸呸。这种很黄很暴力的事情却仍然是照做不误,偶尔还主动那么两回。

    原来这是遗传啊

    他一边想着,一边若有所思地看了那身着圣洁白袍的少女一眼。

    希尔梅莉娅当下勃然大怒,抬手就在洛林的肩膀上砸了一下,气急败坏地骂道:“混蛋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洛林急忙躲闪,然后吱唔地道:“没有什么,真的没有什么了,我只是对那位老大很是崇拜一下,另外想到了一大纲,如此而己。”

    希尔梅莉娅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道:“真的?”

    洛林看着她清澈明亮的美眸,当下一拍胸脯,用力地保证道:“真的,真的,真金都没有这么真了。

    旁边的众人看了,也是急忙上前解劝,道:“梅尔,你也别太过敏了。他肯定是不会有什么其他的意思的。”

    罗琳娜哧哧一笑,指着洛林说道:“按洛林脾气,就算是有,怕也是对做这种事情的教宗和仰慕吧?”

    女孩子们想想洛林平常那一肚子坏水,都是赞同的点点头。

    阿黛儿出于职业的敏感,此时倒是来了兴趣,娇声软语地问道:“是什么故事啊?能不能先跟我说一下?”

    洛林张了张嘴,刚要说,但是看到旁边希尔梅莉娅也是投来了狐疑的目光,当下肚子一转,又改了主意,道:“这个……这个咱们还是回头再说,回头再说。哈哈,哈哈哈……”

    听了他打的这个哈哈,众女立时对望了一眼,她们可摸透了洛林的脾气,在自己这些人的面前,他从来都不会藏什么心思。一有异样,立时就表现了出来。

    阿黛儿当下更是感兴趣,软语央求道:“你就是说一下嘛,说一下嘛……”

    希尔梅莉娅也是转过了头来,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雷斯特和奥巴赫姆对视一眼,都是促狭的一笑,沉默下来看着洛林。

    在众人期盼的眼光之下,洛林只得硬着头皮道:“其实是这样的,这个故事叫做《从茫茫人海当中归来的,如同遗失的珍珠一般的公主》。”,

    希尔梅莉娅不由一愣,心中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升了上来。

    此时,阿黛儿倒是更来了兴趣,睁大了秀眸,道:“嗯,这个标题不错,有悬念,有传闻。公主是怎么失落到人海当中的,她又是怎么归来?一下子就把握住了人心。”

    她在沙上轻扭了一下纤腰,双手捧着如玉一般的俏脸,催促道:“说下去。我很有兴趣了。“

    这世间最有用的计谋之一就是美人计

    要不然,当下的周幽王也不会脑袋冲血,为了褒姒美人儿就烽火戏诸候。

    吕大布也不会为了一个娘子,就和自己的干爹火拼。

    唐明皇那二杆子为了一个胖美媚,断送自己的江山。

    阿黛儿本来就长的跟个祸国殃民的狐狸精一样,一颦一笑间就有着颠倒众生的本钱。

    再加上,她那双会说话一般善睐的明眸,如同充满鼓励和期望地看着自己,除非是一个太监,否则,任谁也是抗不住的

    再加上一点点众人难以现的动作,一两个娇媚的眼神,折腾的洛林的心肝咚咚的跳。

    洛爵爷不是一个太监,而是一个极为正常的男人,而且还是一个正血气方刚的男人,当下他也是抵挡不住。顺口道:“就是说一个公主沦落到了人间,然后在一个民间少女的帮助之下,又回到国王身边。”

    希尔梅莉娅心里正是敏感的时候,当下黛眉一挑,从牙缝里挤出了声音,森然地道:“你这是在含沙射影地影射我吗?”

    同时一拉袖子看样子就想要冲上来狠掐洛林一阵。

    洛林苦笑了一下,刚要张口说话。

    此时凯瑟琳却是轻声劝道:“好了,梅儿,你真是太过敏了。这里说的是一个公主。就是含沙射影也是影射我们皇家。这种事情,我还没着急呢,你急什么?”

    希尔梅莉娅当下一滞。但是却狠狠地飞了一个眼镖过去,那意思很是明显,如果洛林真的有什么含沙射影的诛心之言,今天晚上少不得就很收拾他一回。

    凯瑟琳此时却也是转过了头去,兴致勃勃地追问道:“后来呢?”

    洛林一摊双手,道:“后来阴差阳错之下,那位民间少女被国王误认为是自己的女儿,而那真正的女儿却没有相认。然后被大臣的儿子结救了下来,再然后,那个假公主又被王子看中,真心爱慕,再就是王后看那假公主不顺眼,然后在暗中使绊子……等等等等

    反正就是怎么混乱怎么来,总而言之,就是生了一系列惊心动魄,感人致深的充满了爱情、友谊和光明的美好故事。中间在穿插点傻丫头打闹皇宫了什么的。”

    阿黛儿掰着手指略略算了一下,迟疑地道:“这个剧目要的人数可是很多的啊”

    洛林无所谓地一耸肩,道:“这个咱们现成就有人啊?”

    众人立时全都瞪大了眼睛,心中很是惊骇:洛林这是不要命了?原本希尔梅莉娅就已经对这个剧看不顺眼,认为是含沙射影,只差没有直接封杀了。

    他现在居然还要指名道姓?

    难道说,这个家伙这两天胆子真的肥了,不怕死了吗?

    希尔梅莉娅一捏手指,俏脸一板就要上来找洛林的麻烦。

    洛林赶忙一指旁边的美琳娜,道:“我们可爱的美琳娜可以在剧中演那个名字叫‘娇可爱的燕子’的民间少女。而雷欧……“

    旁边正为了香蕉吃,而和白打做一团的雷欧听了,当即停下了手来。惊奇地瞪大了眼睛,道:“啊?干什么?我……我也有份啊?”

    只是一不留神,那最后一只香蕉已经被白抢到了鼻子当中,随即飞快地塞进了嘴里。然后兴高采烈地晃着屁股上的尾巴。

    雷欧转头一看,香蕉已经消失了,气愤的一指白,道:“你耍赖”

    洛林也不理他们,继续道:“我们的雷欧可以演那个王子。这些还全都是本色演出,连性格都不用变一下的。”

    “咦?是吗?我有这么好吗?”雷欧认真地想了一下,然后道:“那么要是演出成功的话,我是不是也算是偶像派明星了?然后唱唱歌走走穴,就可以赚好多好多的钱?”,

    众人立时汗了一下。这个该死的流氓倒是和洛林一样,什么时候都是不忘记赚钱

    他黑亮如漆的大眼珠子转了转,又接着道:“……然后还要画好多好多的姑娘和我一起躺在床上的画儿?”

    洛林当下一头的大汗。这孩子坏透了我都还没有想着这一招呢。

    旁边的美琳娜立时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怒声喝道:“你去死吧”

    说着,抬起脚上的皮鞋,对着他的腿恶狠狠地就是一脚踢了过去。

    雷欧立时惨叫了一声,一手抱膝,揉了半天,也是怒气冲冲地道:“你干什么啊我说要是这样我就不干了,那样很变态的。”

    看着他清澈纯洁的目光,洛林就感到自己的所余不多的良心突然感到了一丝的惭愧:看看人家这思想境界,我刚刚还很不纯洁地想着要去拍**呢

    奥巴赫姆此时哈哈一笑,站起了身来,道:“好了,故事已经讲完了。你们在这里继续聊天吧。我这把老骨头折腾了一天,也要好好地休息一下了。”

    说着,向雷斯特和洛林两人打了一个眼色,然后走了出去。

    洛林两人当下也是不敢怠慢,也是起身,起了出去。

    希尔梅莉娅看了,也是想要站起来,跟过去。但是旁边凯瑟琳却是伸手轻拉了她一下,然后微微地摇了摇头。

    希尔梅莉娅一怔,然后微一颔坐了下来,和阿黛儿她们一起讨论起洛林刚刚那个创意来。

    xxxxxxx

    奥巴赫姆走进房间,拿起桌子上的酒瓶,倒了了两杯酒,递给雷斯特一杯,然后长处了一口气,慢慢的坐到沙上,手摸了摸背上今天受伤的地方。

    雷斯特眯着眼睛,老眼露出一缕精光,结果酒杯一口气灌进肚子里,然后四仰八叉的往沙上一倒。

    洛林最后走了进来,随手将房门慢慢的关上。

    当门关上之后,三人的脸色同时阴沉了下来

    他们刚刚不管是说笑,还是讲故事,全都是为了安定那些少女们的心思。

    今天洛林和他们遭遇一次危及生命的大危机,他们现在能平平安安的坐在这里,都要感谢命运女神在今天对他们撩起了裙角。

    那些全都是他们宁愿牺牲生命也要守护的人不管是说什么,也要让她们宽下心来。

    但是现在,他们却是要办正事了。

    在对于那些俘虏们的问题上,洛林与奥巴赫姆生了激烈的争吵。双方互不相让。但是最后,雷斯特极为坚决地支持了洛林。

    奥巴赫姆无奈之下,只得让步。随即那个问题就顺利地通过了。

    而在对付教廷的反击上面,三人却是有着一致的意见。

    教廷,虽然行事并不声张,但是无可否认的是它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庞大的机构。拥有的信徒何止亿万。

    对付这样的敌人,不管是谁都是得要谨慎从事。

    这就意味着洛林他们的反击必需以雷霆之势,迅,干净,彻底的解决他们的敌人。

    从今天遇到的刺杀来看,他们的敌人是一群没有底线的阴谋家,让他们活着就是对自己,对自己的亲人的生命不负责任。

    洛林他们先要做的,就是聚集自己的力量。

    雷斯特当下写下了无数封的信件,向着大陆各地的魔法师们出了求助信。只要想着这一次对方的对象是凡蒂诺,估计这些和牧师们有着天然仇恨的法师们,会如闻到肉味的恶狗一样蜂拥而至。

    奥巴赫姆以自己红衣大主教的身份,也是向着教廷各地的分支机构,出措词严厉的通告,严令他们在限期之内做出选择,同时指示自己的手下们,团结起来心戒备,准备向那些暗藏在凡蒂诺当中别有用心的野心家难。

    而洛林也是向着麾下的风险投资公司和党卫军下达了雪片一般的做战命令,命令手下的各级部门集结部队,准备物资,进入最高的战备状态。

    在这个夏日的夜晚,一如往日一般的温暖安静。但是这却是大战之前,最后的宁静。

    明天,当太阳升起,消息传出,必然是天下震惊

    第二天一大早,当天边仍然只有一抹的鱼白,大地仍然还在沉睡当中,没有醒来之际。,

    一众身穿黑色制服的盖世太保们已经来到了奈德尔城外的港口处。

    在港口最高,也是最为显眼的丘之上,已经竖起了数以十计的巨大十字架,那些十字架一字排开,如同森森的树林一般极为刺眼。

    而在那些十字架下,仍然还有些工人不住地忙碌着。一个个全都是累的汗流浃背,精光着上身。

    他们已经进入到了收尾的工作,看到这群士兵们前来,当即更加忙碌起来。只是片刻的时间,就已经结束了工作。然后远远地躲在了一边,惊恐而兴奋地看着这边。不住地指指点点,声地说着什么。

    旁边有人来到了重兵护卫下的马车旁边,轻轻地敲了两下。

    紧接着,车门一开,洛林从车上跳了下来。

    他脚上闪亮的马靴踩过地上那些粘着露珠的青草,来到了丘的最顶端。然后看着远处海天一色之际那抹白线,静静地出神。

    众人全都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也不敢出声打扰。

    四下一片寂静。

    又过了一会儿,就见天边的白朵渐渐亮,太阳渐渐升起。洛林吸了一口那清晨的冷风,然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轻声吩咐道:“开始吧”

    随着他的这一声令下,紧接着,就见盖世太保们迅行动了起来。

    他们打开了那一溜黑色的马车,然后大声怒骂着,粗暴地将里面的人全都揪了出来。

    而那些囚犯们好像是知道死期临近,当下或是拼命地大声尖叫,或是苦苦哀求,又或者是嘶声力竭地高声恫吓。

    其中有一个人的声音尤其高亮,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教廷的红衣大主教,我有治外法权。我是红衣大主教。快放开我。放开我”

    但是那些士兵们却是丝毫不理,随着惨叫声,和铁锤击打铁钉的声响,机械而冰冷地将他们全数钉在十字架上,然后一一竖了起来。

    当太阳升起,照亮了港口之时,整个世界战悚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