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逆鳞(下)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洛林率领着一众禁卫军,一路纵马狂奔。

    尽管迎面的狂风呼啸,但是他心头焦急的火气却是越烧越旺。

    这敌人是来自何方?

    真的是教廷那帮人对着自己动手?如果是的话,会是那些人?还是有人故意误导,好引起双方争斗,以便可以坐收渔利。

    还有什么组织能将计划策划的如此周密,让刺客混到自己身边?茹曼城的人?拉塞尔手下?

    还有,雷斯特与奥巴赫姆两人,他们虽然全都年纪大了,但是如果在此时被人给暗杀了。这对于整个大陆的震动,不亚于一场山崩海啸

    如果真是教廷的人动手,奥巴赫姆被暗杀了,会直接引起教廷的分裂,而雷斯特被暗杀,结果更恐怖,说不定会引起法师和牧师们的直接战争。枫叶丹林说不定还得组织一次对凡蒂诺的讨伐军。

    不过老而不死是为贼,这两个老家伙贼精贼精的,应该不会出事吧。

    先不管那两个老不死的,更关键的是,希尔梅莉娅究竟怎么样了?她会不会有事?

    TMLGBD,真要是她出了什么事情,少不得爵爷这一次真要动手宰人了

    以前一直都是太过心慈手软了,结果让不明真相的家伙还以为爵爷好欺负。居然跑来搞暗杀

    老子不杀猪,还真以为我是吃素的?

    奶奶个腿子的,怎么没人敢去暗杀儒略大公那个老家伙啊?

    还不是因为那个老流氓豁得出去,不要脸面,动手杀起人来,杀的人胆战心惊

    越是这种心狠手辣的流氓,越是没有人敢随便乱动。

    别说是暗杀他,甚至于知道有人要暗杀他,也要在第一时间报告他,否则就得做好受到疯狂报复,被诛十族的准备

    这一次说不得,爵爷也是要好好地宰上几个

    爵爷我也树立几个典型了,让那些脑子里有不让我和谐想法的家伙们看清事实。

    他越想越是焦急,不住地挥鞭打马,双脚上的马刺不停地刺向马腹。

    鲜红的血液从马腹处的伤口处流出,顺着那马刺不住地滴撒。

    饶是如此,洛林仍然是毫不留情,刺的战马不住地咆哮悲鸣,死命地狂奔。

    快,快,赶快。

    说不定,还可以来得及

    来得及救下希尔梅莉娅,来得及救下雷斯特与奥巴赫姆。

    看到他杀气腾腾的面孔,一众骑士们累的呼呼直喘,汗水淋漓,但是却也是不敢出一声,只能是跟着他的身后,拼命地策马狂奔。

    在铁蹄的轰鸣声中,滚滚烟尘席卷而起,直入云天。他们旋风一般地驰过了一座座的庄园,田野,树林……

    洛林看到眼前熟悉的景响,知道距离雷斯特他们所在的庄园越来越近,但是此时却仍然没有希尔梅莉娅的消息,在路边什么异常也没有发现,一时之间不由的心急如焚。

    如果还没有消息,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情,希尔梅莉娅已经被绑走,或者是被……

    洛林的牙咬得越发的紧了,脸上的表情狰狞起来。

    洛林身边的禁卫军军官看到洛林的表情,心里都是一哆嗦,他们跟着洛林砍了不少人了,还是头一次看到洛林爵爷这种表情,就连上次半兽人围了奈德尔的时候,困住了洛林的大老婆小老婆,爵爷也是一脸的风清云淡。

    那些军官看了,也不禁是一阵发毛,在心里暗叫苦:这一次,爵爷真的毛了。少不得要闹个天翻地覆。

    就在此时,就听不远处响起了一阵嘹亮的号角声。

    洛林愣了一下,当下不急多想,调转马头,一马当先就向着那庄园冲了过去。

    其余的一众骑士们当下一阵胆寒。现在洛爵爷可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暗杀,纵然对方的号角明确,但是谁知道会不会又是一场精心布置的杀局?

    不过在此同时,众骑士也是知道,爵爷这一次是真的急疯了。不然以他老人家那精明的个性,怎么会如此的莽撞

    他们也顾不得劳累,齐齐地怒吼了一声,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地催动坐骑,抢在洛林的前面。

    在那雷鸣一般的轰鸣声中,一众骑兵向着庄园猛扑了过去。

    在军官的命令下,训练有素,以帝国第一精锐自视的禁卫军战士,发挥出了他们真正的实力,队伍瞬间有序的分开,前锋冲入庄园,占据出入口,其他队伍从两翼包抄,另一队奔向庄园后方。,

    洛林带着大队骑士们一直冲到了庄园当中,这才勒停了战马。

    洛林一冲进庄园,当先一眼就看到站在马车之上那个窈窕俏丽,衣袂飘飘,宛如天仙的熟悉身影。

    他当即感到自己的这颗心才算是落回到了腔子当中,然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才感到自己的脑袋一阵发蒙,因为一路狂奔,身体都颠的酸疼。

    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使得洛林整个人都觉得轻飘飘的。

    看着地上躺满一地的尸体,围绕着马车,鲜血浸染了周围的土地,还有和黑衣人战斗力竭之后的禁卫军袍泽,一众骑士们也是欢呼了起来:太好了,主教大人没事,主教大人没事。太好了

    保护希尔梅莉娅的禁卫军看到赶来增援的同僚,还有气无力的冲他们挥挥手,骄傲的指指地上的战果。

    希尔梅莉娅看到洛林从滚滚的烟尘当中显出了身来,当下秀眸当中闪过了一丝的异彩。那清澈的眼眸当即蒙上了一层的雾水,变的模糊了起来。

    她也是顾不得许多,拎起了裙子,一步从马车上跳下来,就向着这边跑了过来。

    洛林也是急忙跳下了战马,向着她迎了过去。

    众人立时全都瞪大了眼睛,屏住呼吸。要知道那对奸夫yin妇……呃,那对郎情妾意、浪漫缠绵的爱情故事,大家都已经是听的耳朵里起茧了。但是亲眼看到这还是第一次。

    一个年少多金的总督和风华绝代的主教,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那个苟且什么什么的,这个八卦足够流传个一千年。

    如果回去能跟人八卦一番,还不把那帮土包子羡幕的眼珠子掉地上,让自己可劲儿地当成泡儿踩?

    紧接着,就见希尔梅莉娅冲到了洛林的身前,并没有投入他的怀抱,而是……而是将洛林热情的双臂拍到一边去,用力地扯起了他的衣服

    众人立时眼珠子瞪的更大了。

    怎么?难道还有少儿禁止的午夜成年版的激情戏?

    可是这些日子不是正扫黄的吗?

    月亮在哪?哦,还没出来那。

    天啊

    现在年青人可真是有够激情的

    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要搞这些不堪入目的动作

    这帮腐化的贵族们真真是,太堕落,太堕落了

    众人很是痛心疾首,在此同时,在心中下了一个最为果断的决定:大家一定要睁大眼睛,从道德的高度出发,用批判的眼光,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彻彻底底一遍

    洛林也是吓了一跳。

    他急忙伸手按住了希尔梅莉娅,道:“你着什么急啊有这个工夫,咱们回车上去。就是你想干些什么什么……”

    他低头一看,却见希尔梅莉娅抬起头来,那秀眸当中充满了晶莹的泪水,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了,不禁停了下来。

    希尔梅莉娅看了他一眼,立时啼笑皆非。嗔怒地一顿纤足,道:“你……你想什么呢。我看你受伤了没有?刚刚听到别人说,他们派人去暗杀你……”

    说着,她当下又是关切地去撩洛林的衣服,道:“快,快让我看看,你究竟是受伤了没有,有没有中毒……”

    洛林有心想要挣脱,但是看着她那不顾一切的关切眼神,当下也只得投降。任由摆布。

    希尔梅莉娅身为红衣主教平时也是极为理智,心中也是知道洛林既然率兵前来,必然是安然无恙的,但是刚刚她听了暗杀的消息,却也是关心则乱,唯恐有一个万一。

    当下她也不顾众人的眼前,将洛林前前后后地仔细检查了一遍,这才放下心来。

    一众骑兵和百姓们看到洛爵爷重新整好了衣服,当下齐齐地哀叹了一声。看来这激情成人剧是看不成了

    此时,洛林在希尔梅莉娅的催促之下,简单地说了一遍刚刚的经过。

    她听到洛林当时遭到暗杀之时的情况,当下不禁是又紧张害怕,又是感到好笑。

    她握紧着纤手,喃喃地道:“没想到小白那个小坏蛋倒真是一个走狗屎运的家伙,你也是多亏了它的帮助,要不然……”

    说到这里,她突然意识到,虽然洛林说的轻松,但是却也可以想像到当时的情况,如果差上一分,洛林当时纵然不死,也是要身受重伤。不禁又是一阵害怕,香肩连颤,娇躯不住地发抖,如坠冰窟一般。,

    洛林看了,当下语气一转,道:“说说你们这边的情况吧?我看着你们这儿挺热闹的。“

    希尔梅莉娅这才反应了过来。

    她回头一看,只见一大堆闪闪发光的眼睛正瞪的圆圆的,看着自己,当即也是不禁吓了一跳。

    不知什么时候起,那帮农夫汉了了、大妈大婶,还有那一大帮的半大小子们全都跑到自己的身后,拄着鲜淋淋的锄头、粪叉,拿着粘了污血脑桨的擀面杖,瞪大了眼睛在旁边看戏。

    她低低地惊呼了一声,随即反应了过来。当下俏脸一红。然后笑着向着洛林说道:“我这一次能脱了大难,还真是多亏了他们呢

    说着,向洛林也是简单说了一遍自己这边的情况。

    洛林听完,当下一招手,叫过了其中一人,然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们是谁组织起来?”

    那人咧着嘴,憨憨地一笑,然后道:“大人,俺叫法尔默。俺们都是卡麦伦叫来的。

    当时看到那些人围攻马车,本来大家就只打算看看。

    可是卡麦伦说,她是您老人家的拼头……“

    希尔梅莉娅当即不禁又是低呼了一声,羞愧的满脸通红。看着那个半兽人憨厚的大脸,也知道和这个混人说不清楚道理,最后只得轻啐了一口,扭过了脸去。

    但在此同时,她却是狠狠地掐了洛林一把,将怒气全洒在他的身上。

    洛林痛的一皱眉头,但是却也没有说话。

    此时旁边有人急匆匆地跑了上来。

    旁边的侍卫立时上前,将他拦下。

    那人当下只得在不远处,厉声喝止道:“法尔默,你闭嘴”

    法尔默回头看了一眼,然后道:“大人,他就是卡麦伦。”

    洛林看了那人一眼,只见他一脸的汗水,显然是劳累了半天。当下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向法尔默问道:“你继续。”

    法尔默回头看了卡麦伦一眼,看他杀鸡抹脖子的使眼色,当即知道自己是说错了话,不由心中发毛,但是看到洛林的眼神,只得硬着头皮继续道:“后来,卡麦伦说,要是您的姘……要是她出了什么事情,您老人家怪罪下来,大家肯定也得要跟着倒霉。”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然后试探地道:“对了,爵爷,你不会怪我们的吧?”

    洛林笑了笑,然后道:“当然,你们不是救下了主教大人吗?”

    法尔默为人虽然并不精明,但是此刻看着洛林的眼睛,突然福灵心至,领悟了他话中的含意:救下了主教,不会怪我们。如果救不下来……

    如果救不下来,这个小白脸在盛怒之下,绝对会迁怒村人的。而飞鹰战神,帝国总督的怒火,也绝对不是自己这些老百姓们可以承受。

    他突然感到一阵全身发寒,后背上冒起了一层冷汗,将衣服都给渗透了。纵然当年他在草原上遇到那一头雄狮之时,也没有如此的害怕。

    法尔默悄悄抬头看了看虽然笑得和熙,却散发着一股寒意的洛林,瞟了瞟手持着刀剑,将整个庄园围的密不透风的禁卫军战士。

    不知不觉中,他整个人渐渐地佝偻了起来。

    洛林看着他眼中的恐惧,当下一笑,道:“你不用害怕。我一向是恩怨分明,有功必赏的。既然救下了主教大人,我必然重谢各位。”

    说着,他向着一众百姓们微微地一欠身,行了一礼。

    那些百姓们顿时愣在了当场。

    一个世袭贵族,一个伯爵,一个总督,向自己这些泥腿子们行礼了。

    大家全都见惯了贵族的骄横跋扈,在路上碰到贵族,都得摘下帽子避在路边。

    什么时候见过贵族,而且还是一省的总督向他们行礼啊

    众人一时间全都是手足无措,也不知该怎么回礼才好,有几个笨拙的学着贵族们见礼的样子,对洛林弯腰点头。

    洛林也不以为意,转头看向了卡麦伦,道:“卡麦伦?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是西点军校的情报科第三期的学员,对吧?”

    卡麦伦当下上前深施了一礼,道:“是,大人。”

    洛林点了点头,道:“你干的不错我记下了。”,

    卡麦伦脸上顿时闪过了一层喜色。洛爵爷虽然并没有出言嘉奖,但是只要他这一句‘我记下了’,那可就是说明,入了他老人家的法眼,以后升官发财……呃,为帝国做出更为重大贡献的机会,还不是滚滚而来?

    他当下双脚一碰,干脆利索地道:“谢大人。”

    洛林笑道:“不,是我应该谢你们才对。你们保护了我最宝贵的珍宝。”

    卡麦伦表情依然严肃,却禁不砖了一眼希尔梅莉娅,见希尔梅莉娅正娇羞的低着头,一手在洛林爵爷的腰上摸索。

    卡麦伦挑了挑嘴角,不过立刻就忍住了这个微笑。

    洛林顿了一下,道:“对了,那两个逃走的人抓到了吗?”

    卡麦伦当下一滞,惭愧地道:“还没有,大人。不过我们全都人,而且封住了所有的路口,他们被抓到,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他话音刚落,就听村子当中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欢呼声。

    有人高声叫道:“逮到了,哈哈,逮到了”

    又过了片刻,就见一群农夫们从庄园里面兴高采烈地走了出来。

    他们一边走,一边推搡着其中两人。

    那些农夫们看到这边的一众官兵,当下一愣,随即听旁边的人说了洛爵爷重重有赏之后,当即一阵热烈的欢呼,然后像是献宝一样,将那两人推了上来。

    等走近之时,洛林发现,那两人蓬头垢面,身上污浊不堪,身上还散发着阵阵的臭气。也不知是躲在什么地方。

    他不禁是一皱眉头。

    旁边希尔梅莉娅眼中却是闪过了复杂的神色,她张了张嘴,但是最终却也没有说什么出来。

    一名农夫说道:“大人,您将就一下吧,他们两个躲在猪圈里面。倒也真亏了这一身的细皮嫩肉,居然躲在了猪圈最深处,和那些个老母猪拱在一起。要不是发现那些母猪们一直乱哼哼,说不定还真发现不了他们。”

    众人当下一阵大笑。

    洛林也是一笑,道:“这也不能怪你们,他们长的跟猪太像了,我家里也养了猪的,但是打眼一看,也是没有看出他们究竟有什么区别。”

    众人听了,不禁又是一阵轰堂大笑。在此同时,也是觉的这位爵爷也挺是平宜近人,一点儿不像是传言里的那样凶神恶煞。

    此时,那两个俘虏被按倒在地。其中一人老实地趴在地上不动,而另一人则是拼命地挣扎。

    他奋力地抬起头来,眼中充满了怨毒的光芒,嘶声力竭地尖声叫道:“小子,你敢。我是教廷的裁判官,我有教廷的教权庇护,快放开我。否则我回到教廷,禀报了光明议事会,到时候,派出大军灭了你满门。杀光你们全家”

    洛林当下叹了一口气,然后打了一个响指,向旁边的侍从道:“把他的耳朵给我割下来。”

    那侍卫当下狞笑了一声,拔出小刀,走了过去。

    达特尔看着那森森然的刀锋,当下更是怒声咆哮,道:“我是教廷裁判官,我受父神和教廷的保护,你动我试试,我一定禀明议事会,灭了你们全家”

    洛林冷冷地看着他。森然道:“我见过很多嘴硬的人,那些人也以为自己很坚强,但是只要割了他们的耳朵,他们就会崩溃下来。问什么就答什么。甚至连十五岁的时候,自己和人一起跑去偷了别人的狗的事情,都会说出来。”

    他顿了一下,露出了满嘴的白牙,笑的像条凶残的胡狼一样,一字一顿地道:“我倒要看看你究竟的嘴巴究竟有多硬。我压了五个金币,赌你一定不会说,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马利诺在旁边不禁颤抖了一下。

    他见过不少的狠人,但是像洛爵爷这样以凶残为乐趣,下注打赌的,却真还没有见过。

    在此同时,他不禁后悔的肠子都要断了,以前光是听说这位年青的爵爷英勇正义,还以为‘君子可以欺之以方’,这个家伙是为人正直,一定会很讲道理的。

    而且临来之前,卡拉多斯也是再三保证,派出的杀手,绝对可以取了他的性命的。

    早知道这样,就是装病装死猪,也绝不来蹚这一趟的混水。卡拉多斯虽然可怕,但是这位爵爷却是残忍。,

    此时,就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皇家禁卫们这帮痞子们全都是宰人的老手,手段极为老练,在这一会儿工夫,达特尔的耳朵给割了下来,随手扔在了他的面前,然后甩掉了刀子上的鲜血,狞笑着看着他的另一只耳朵。

    达特尔身为裁判官,见惯了那些个悍匪暴徒,看到他们在自己的面前惨叫哀嚎,最后崩溃哭泣,心理素质也是极强。

    他原本以为自己也是可以像教廷当中那些光荣献身,英勇赴义的英雄们一样,宁死不屈。但是看到面前那只血淋淋的耳朵,当即崩溃了下来。

    他直直地看着那只耳朵,全身激动的颤抖起来,最后一下子扑到在地上,号啕大哭了起来:“我说,我说,你问我什么,我都说”

    洛林叹了一口气,道:“MLGBD,你这个孙子害老子输钱”

    他顿了一下,然后道:“说,谁派你们来的?这一次是谁主使的?除了刺杀我,绑架希尔梅莉娅,还有什么行动?你们在什么地方汇合?和谁接头,暗号是什么?”

    听了他这连珠炮一样的发问,达特尔只得答道:“是卡拉多斯,卡拉多斯派我们来的。

    教宗大人病人,恰在此时,人们风传希尔梅莉娅的事情,他发现其中的机会,所以想要借机把你们全都除掉。

    还有一队人去抓奥巴赫姆红衣大主教去了。”

    希尔梅莉娅听完,当即昏了过去。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