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逆鳞(中)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乱战之下,尽管有希尔梅莉娅一直在竭尽所能支援禁卫军士兵们战斗。那些士兵身上还是都部都挂了彩。

    他们渐渐不支起来。

    每个禁卫军士兵身上都不止一个伤口,有些手臂的受伤的只能单手挥剑,有些腿上受伤的,只能倚在车厢上,阻拦敌人的攻击。

    每一个时刻都有从不同方向伸来的好几把武器,禁卫军士兵只能抵挡威胁最大的,用身上的铠甲硬抗其他的攻击,他们漂亮的能当镜子照的铠甲很快就伤痕累累。

    要不是希尔梅莉娅的支援,他们早就倒下了。

    率领他们的军官更是英勇,嘴里大声怒骂着,不停的问候对方家里的女性,剑剑重劈,不停将接近的黑衣人击退,但他受伤也是最多,身上满是敌人和自己的血迹。

    随着时间的推移,禁卫军士兵感到手里的武器越来越沉重。

    这些英勇的战士们知道这已经是自己最后的时刻,但是他们却无所畏惧,这些士兵跟着洛林和雷欧久了,都学的有点二百五。

    最受不了别人的气,被惹恼了就要跟对方玩命。

    大爷们平时不出去欺负别人,就已经是那帮狗崽子们烧高香了。现在居然有人欺负到自己的头上。

    纵然是鸡蛋碰石头,那又怎么样?

    纵然是砸碎了,也要溅他一身的鸡蛋黄

    军官大吼一声:“拼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赚一个了。”

    士兵们“吼”的大喊一声。

    在怒吼声中,他们纷纷改换了招式。大开大合,全然不顾防守,招招抢攻,以命相搏。

    希尔梅莉娅心中焦急,她咬紧了嘴唇,使出全部力气,各种恢复圣术像从喷泉涌出的水一样,覆盖在禁卫军士兵身上。

    就在此时,就听不远处一阵热烈的喧哗。

    众人愕然一愣。

    紧接着,就见从庄园后面浩浩荡荡地转出了一支奇怪的队伍。

    位于前列的是一众身材粗壮,穿着简陋衣服的男人们。中间有人族,有半兽人混杂在一起。像是一群无组织无纪律的农夫。

    但是相同的是,他们一个个的手中执着的各式各样的奇怪兵器。粪叉子,锄头子,铁锹子,长长的木头竿子……等等凡是庄园里能找的农具一式具全。

    走在第一排的人们手里还拎着个宽厚的门板,脑袋上顶个铁锅。虽然简陋了一些,但是却也已经是武装到了牙齿。

    而在他们的身后,还有胖大婶胖大妈,这些号称能顶上‘半边天’的娘子军们。

    这些彪悍的大妈大婶们也是能征惯战的主儿。一个个手中执着擀面杖,洗衣棒,菜刀……等等各式各样,价格便宜量又足的大杀器。

    而在人群中间,还有些半大的小伙子们。

    他们手里拿着流氓们街头混战的必杀大块大块的砖头瓦块。

    一个个虎视眈眈,跃跃欲试,像是所有唯恐天下不乱的小流氓们一样,发出了他们这个年纪所特有的、嘹亮的吵闹声。

    这一支由穿着粗糙廉价衣服的农人组成的队伍,很快堵满了整个的庄园,封住了道路。

    看到他们的出来,正在交战的双方立时全警戒地分了开来,警惕地看着这支奇怪的队伍。猜测他们究竟算是想要干什么?

    是帮自己,还是帮对方?又或者是过路的妖怪?再要么,就是去某个地方,刚刚玩了‘植物大战僵尸人’,得胜回来?

    此时一名身着黑色制服,一尘不染的中年人匆匆地跑了上来。

    他张开双手,向着那些人迎了过去,厉声喝道:“你们这些贱民,这是想要干什么难道你们想要造反不成吗?”

    众人立时停下了脚步,散成一个包围圈,然后沉默无声地盯着那个管家。

    在此同时,马利诺与达特尔在不远处,悄悄地对望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这些心地善良,向普天之下的百姓们撒播父神福音的教士们同时下定了决心:原本大家就已经决定在事后,是要杀人灭口的。但是现在既然这些农夫们已经看到,那就更留他们不得了。一定要斩草除根才行

    他们做的这种事情,一定不能留下目击者,毕竟大家知道是你做的,和大家看到是你做的,可是两回事。,

    马利诺已经决定等回凡蒂诺了,一定要多为这些枉死的人好好地做上一遍……呃不,做上两遍的法事。然后再在大便的时候,多撕一点儿手纸,给自己做上一张大大的赎罪券。以求得心灵上的安宁。

    那黑衣管家挥舞着双手,继续高声叫道:“你们这些个贱民,是不是不想要继续在这里往下去了啊?赶快放下东西,回家去。否则我可是绝对不客气的。将你们这些贱民全都撵滚蛋”

    就在此时,就见一个年青人从人群当中走了出来。

    他冷冷地看着那管家,然后道:“普里奥,你居然勾结匪徒,袭击红衣主教大人,你不怕死吗?”

    那管家一滞,然后看着年青人,色厉内恁地高声叫道:“你个小屁孩子,你懂什么他们可是相当有来头。他们是教……“

    他突然意识到不对,急忙改口,道:“他们可是大人物。这里是在处理重大的政治事情。政治事件,你这种吃黄土的小杂鱼,懂什么叫政治事件吗?

    如果耽误了,你们可是吃罪不起,小心全家都要满门抄斩……”

    他刚到这里,立时就见眼前寒光一闪,有一把精光四射的钢刀出现在面前。

    普里奥愕然一愣。

    紧接着,就见那年青人上前一步,怒声喝道:“放你个狗屁你袭击红衣主教。一旦洛爵爷追究起来,那那才是诛灭九族的大罪,你自己想死就死去,别连累我们大家”

    一众百姓们也是恶狠狠地瞪着那管家,那目光如同恶狼一般,令人毫不怀疑,纵然是不加盐,大家也会将他给生撕活吃了

    “你们怕这些黑衣人不愿意打仗,但是你们就不怕洛爵爷?万一他知道自己的马子在这儿被袭击的。你们猜他在盛怒之下,会不会下令屠村?”——当初大家不愿意出来帮忙之时,卡麦伦如此说道。

    众人顿时如梦初醒。

    大家本来在这里生活的好好的,结果这个管家狗胆包天,勾结土匪想要绑架洛爵爷的拼头。

    这不是往火坑里推大家吗?

    洛爵爷那个人平时不发火,但是发起火来,连人家里的小耗子都要掐死的。当年的阿尔摩哈德就是例子。

    那一对死背背父子两个没有一个好下场的。据说那个老德斯皮,是用烧红了的粗大铁钎子,从那个地方直接捅进去。

    噫

    老德斯死的太惨了。他的灵魂还在那个地方游荡。每天夜里,方圆数十里都可以听到他凄厉的哀嚎声。

    那种情况,想起来就起鸡皮疙瘩,毫毛倒竖。从尾巴骨往上发寒。

    NMLGBD

    你事后拍拍屁股走了,大家伙儿可是还要在这个地方住下去的。

    到时候,洛爵爷勃然大怒,倒霉的还不是我们?

    此时,那年青人举起了刀来,紧接着,大喊了一声,手起刀落,当即将普里奥一刀砍翻在地。

    立时,鲜血喷涌而出,溅了那年青人一头一脸。

    旁边的众人一阵欢呼。由此可知,他们对于这位管家平时究竟是如何的爱戴了

    那年青人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鲜红的血涂了一脸,更加显的狰狞。但是他却是毫不在乎,将手中的钢刀举了起来,高声大叫道:“大家伙走啊,快去救主教大人。救下主教大人,洛爵爷一定是重重有赏”

    希尔梅莉娅却是微微地一挑黛眉,心中暗骂:这个什么乱七八糟的,救下我,洛林会给他们发赏钱。难道说,我们两人的事情已经是传的人尽皆知了?

    这位纯真的少女却不知道,身处于流言蜚语的中心,与暴风旋涡中心一样,虽然外面已经是狂风暴雨,但是这个中心却是极为的平静。

    当事人往往是最后一个知道那事态的严重性。

    现在,洛林和神眷之女希尔梅莉娅之间的奸情,大概整个大陆都知道了。为此而诞生的故事更是有多个版本,大概只有希尔梅莉娅还以为一切一如往常。

    但是尽管心中有着种种的想法,她也是知道这些人是来帮自己的,因此上,也没有犹豫,右手一抬,就洒了一个‘群体圣佑‘过去。

    那一众百姓们发现自己沐浴在了一片圣洁的白光之下,在这白光的笼罩之下,腰不酸了,腿不疼了。力气好像是大了三份,就连走路也是轻便了许多。当下士气大盛。,

    他们知道:这可是去救洛林总督的情人,洛林爵爷虽然搂钱狠了一点,但那是对付贵族和地主们,在草根阶层,洛林爵爷的名声可是不错的,大家都知道洛林爵爷发钱大赏一向很大方。

    这些人类和半兽人农夫们,当即发了一声喊,然后高举着门板铁锅,飞快地向着这边冲了过来。

    一众黑衣人立时腹背受敌。

    但是他们却是临危不乱,在普里奥一剑砍倒了管家的时候,达特尔就知道这些农夫是希尔梅莉娅一伙的。

    其中一半的教廷武士当即转过身来,挥动手中的长剑,毫不留情地向着那些百姓们砍去。

    那些百姓们虽然打仗不行,但是却也是极为奸滑。他们当下大叫一声,纷纷将手中厚重宽大的门板盾牌高高地举起,挡在身前。然后小心地龟缩在那门板之后。死死地顶住黑衣人的攻击。

    那些门板全都是经过卡麦伦挑选过的,全实木打造,两寸多厚的木板,一个个虽然粗笨,但是在此同时,也说明了它的坚固。甚至比起军用的塔盾还厚,还重。简直就是天然的防御工具。

    而在那沉重的门板面前,纵然是再锋利的钢刀砍上去,却也不过是一条白道。剑扎上一个白点。

    如果是重剑的话,或许还可以洞穿那个比乌龟背甲还坚固的门板,但是这一次众人全都是化妆改扮前来的,那些重型武器并没有带来。全都是拿着轻型的刀剑。

    有人当下拼力一击,用手中的长剑,狠狠地扎向了面前的盾牌,但是刚扎进去一半,听到那盾牌后面的农夫惊恐的惨叫声,随即就听到‘咔’的一声轻响,长剑已经从中折断。

    那迸起来的锋利钢片从那人咽喉前面寸余的地方飞过,险一些就将他的脖子给割断了。

    而此时,那些个位于后面的小流氓们已经将手中的砖头瓦块,像是雨点儿一般向着前面的黑衣人打了过来。

    一众黑衣人尽管身上穿有锁甲,尽管他们一个个极为英勇强悍,精通战技,但是在这个个雨点儿般的砖块面前,却还是被打的嗷嗷直叫。

    此时,那些个农夫们看到机会,当下举起手中的粪叉锄头,使出当年猪八戒大战火焰山时的绝技,不论章法,披头盖脸地向着那些黑衣人打了过去。

    刚刚禁卫们与黑衣人大战的一幕,在此又重演了起来。

    只是现在处于劣势的却是那些黑衣人们。

    刚才是他们仗着人多压着禁卫军打,现在则是农夫们靠着数量优势,压着教廷的武士们打。

    别看这是一群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的农夫,他们在年轻人的大声的指挥下也做到了进退有据,靠着门板和粪叉这种长兵器,打的教廷武士们惨叫连连。

    经过刚刚的战斗,禁卫们暗算了他们一把,他们现在能打的人最多也就只有三十个,而在他们的对面的老百姓们却有近二百人

    那些百姓们虽然没有黑衣人们强悍,但是在这个落后原始的时代,全都是会两下子的。而且长年的劳作,也让他们煅练的结实有力。

    更何况,这当中还有不少的半兽人。这些痞子不过是在不久前,才刚刚放下斧子,他们的战斗本能仍然还在。

    这支粗枝滥造,临时拉起来的队伍也是极其的厉害。他们仗着自己处于绝对优势的人数,以及厚实的武器装备,打的那些黑衣人不住的后退。

    而且那些小流氓们扔砖头扔的极准。他们每一次砖石齐射,雨点儿一般的飞出,就会有几名的黑衣人惨叫着倒下去。

    百姓们在卡麦伦的调度之下,却也是极为有度。

    他们也不贪功,高举着盾牌,缓步推进。

    高举着粪叉锄头等长兵器的人,毫不犹豫地在那些倒在盾牌前面的黑衣人身上再补上一下,省的他们再跳起来。

    盾牌手们此时越过了那倒在地上的黑衣人,向前继续推进。

    在此同时,那些个大妈大婶们也是发挥了她们短兵器的好处。

    她们紧跟着那盾牌手和粪叉手的身后,遇到那些还没有死透,倒在地上呻吟的家伙,当下就拿出以前宰鸡时的利索劲,举起菜刀,对着咽喉就是一刀。丝毫也没有心软。,

    再要么就是直接一洗衣棒,敲在对方的后脑勺上。打一个血花四溅。

    而那些小流氓们则是继续对着那些黑衣人,砸出自己手中的砖头瓦块。

    卡麦伦依照着洛林编写的《民兵手册》,小心地调度指挥。结果这支临时组成的队伍,硬生生打出一个几乎达到正规民团的水平来。

    在他们推进的过程当中,有黑衣人不住地倒下。

    随着人数越来越少,这种人数上的优劣也就更大地显示了出来。

    老百姓们发现,这仗是越打越顺。当下更加兴高采烈了起来,“快打啊,打完了,洛爵爷是重重有赏的。”

    他们发挥出了十二分的力气,向着那残余的黑衣人们狠狠地冲去。当即将那些黑衣人给冲了一个七零八落。突破了包围圈,来到了希尔梅莉娅的近前。

    此时那些皇家禁卫们看了,也不敢怠慢,怒吼着,挥动手中的兵器,向着那些黑衣人猛扑过去。

    那些黑衣人们被打的步步后退。

    面对着扑天盖地的砖块,瓦石,粪叉,长剑,钢刀,还有锄头,他们根本就躲不过去,只能选择究竟是左肩上挨上一刀,还是右肩锋利的铁锹给铲下一块肉。再要么就是被那尖利的粪叉给捅一个血窟窿……

    不时,就有人失手,然后哀嚎着、尖叫着倒下去。

    旁边的人纵然是想救,也是自顾不暇。

    他们还来不及看那队友一眼,随即那人就已经被淹灭在了那帮百姓和禁卫们组成的潮水当中。

    紧接着,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这些骄横的护殿骑士们好像是处身于一个僵尸恐怖片当中一样,面对着那如潮水一般的人群,只能是不住地后退。稍晚一步,就会有灭顶之灾。

    这些护殿骑士们看着那些手执着粪叉锄头的百姓们再也没了往日的狂妄,眼神当中透露出绝望和恐惧。

    只是片刻的工夫,那些黑衣人也只余下了区区数个。

    他们终于再也按耐不住心头的恐惧,呐喊了一声,然后不约而同地转身就逃。完全抛弃了父神的光荣,与身为骑士的骄傲。

    但是那一众百姓们却仍然不依不饶。

    他们看到对方逃走,当下更是高声呐喊了起来。

    位于最前方拿盾牌的壮年男子们同时扔下了手中的门板,紧接着,那些个粪叉手们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叉子,对着那些黑衣人的后背,就抛了过去。

    大妈大婶们也是将手中的菜刀洗衣棍,擀面杖,全都是扔了过去。

    而那些个半大小子们也是知道这是最后的一战,将手中的砖块瓦石,全都向着前方砸了过去。

    有一名黑衣人偷偷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各式各样的兵器扑天盖地、漫天的飞舞,向着这边狂飞了过来。当下更是一阵胆寒。

    但是还不等他撒开腿逃走,随即一阵巨痛传来。

    一支布满了铁锈污泥,只有尖端闪着寒光的粪叉已经射了过来。当即就将他射了一个对穿,牢牢地钉在了地上。

    他的眼睛看到一个身材魁梧,全身披着长毛的半兽人走了过来,忠厚老实的脸上闪着嗜血的光芒,只是低头看了自己一眼,然后漫不经心地伸手一拔,将那粪叉拔了起来。

    那巨大的痛楚,使的他不住地颤抖。

    紧接着,一支粗大的洗衣棍在视线当中急剧扩大。随后黑暗笼罩了一切……

    余下的几人看了,更是一阵胆丧。放弃了所有的骑士的骄傲和尊严,连滚带爬地向后逃去。

    但是在这个庄园当中,他们却是道路不熟。冲进了一条死胡同,想要再回头找路之时,那些百姓们追了上来。

    他们可是不管你是什么人,你的爸爸是多大的官儿。当下就是棍棒交加,粪叉锄头乱舞,一顿狠打。

    随着最后的一个骑士倒下,那些气喘吁吁的刽子手们也不抹去脸上沾着的血水,就已经举起了兵刃,高声地欢呼了起来。

    “万岁”

    “洛爵爷万岁”

    “主教大人万岁”

    “奈安万岁”

    “……”

    那热烈的欢呼声响彻了整个庄园,惊的庄园里的动物们一阵的鸡飞狗跳。

    而此时,那禁卫军官却是没有休息,他带着手下仔细地清点了一遍,然后高声叫道:“行了,行了,大家先别急着高兴,还少两个人呢”

    他顿了一下,然后道:“大家赶快行动起来,只要搜捕到那两个头目,爵爷必然重赏,每人最少二十个金币”

    一众百姓们当即大喜过望,呐喊了一声,随即散了开来。开始满庄园地搜捕马利诺和达特尔两个漏网之鱼。

    就在此时,就听得远处响起了一阵雷鸣般的声响。

    紧接着,就见远处扬起了一片高高的烟尘。

    有一支骑兵正高速地向着这边驰了过来。

    一众禁卫们当下对视了一眼,随即谨慎地将希尔梅莉又护了起来。毕竟现在情况危急,也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还是小心一点儿的好。

    但是随即,众人看到那队首处高高飘扬的飞鹰战旗,当下全都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洛爵爷到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