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老子是党卫军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随着一阵轻快的马蹄声响,就见一辆马车驰进了庄园当中。

    在奈安能玩的起轿车的,尤其是这种驷马拉着的豪华大车,都是他们乡巴佬惹不起的有钱人。

    作为一个老实本分的乡巴佬,半兽人农夫法尔默原本正打算离开,但是抬眼看到那马车前方高举着的红色交叉棍子旗时,他当即就又停下了脚步。

    法尔默紧紧地盯着那面红色的旗子,眼中闪过了惊喜的神色。

    虽然那些个人类的家伙全以前教过,这个旗子叫什么“奈安红衣主教旗”,但是做为一个拥有悠久而灿烂的数千年文明历史、以及光荣而伟大的优良传统的半兽人,他们却还是认为这个是错的

    就像当年未庄的阿Q同学到了城里之后,认为那些城里人将长凳称为条凳,是错的。城里人在煎鱼的时候,用葱丝而不是用葱花,也是错的一样。

    有多少离开了故乡,到外地打拼的人们纵然是过了许多年之后,但是在那看上去无所谓的细节问题上,却仍然坚持着故乡的传统,甚至是到了有些偏执的态度。

    原因并不是他们改不掉这个所谓的,在外人看来不合群的毛病,而是因为在这些东西当中承载着他们对于故乡的眷恋,以及对于以前童年,青少年之时那美好时光的记忆。

    比如说,《我们这一家》当中的爸爸总是在解完手之后,总是喜欢用马桶里的水洗手。

    因为他也是在乡下长大。在青青的草地上解完手之后,总是在河里洗手。因此上,相对于那潺潺流淌着的水笼头来说,喜欢更大的水流。

    这些半兽人们也是毫不例外。

    尽管他们也是搬到这里,过上了比以前好上了数倍,再也不用饥一顿饱一顿,用一捧盐巴,就可以换一个体格结实的大胖姑娘的生活。但是他们却也是近乎顽固地坚守着故乡的传统。

    对于他们来说,这个什么‘奈安红衣主教旗’其实就是神马和浮云

    这个旗帜就应该做叫‘红色的交叉棍子旗’,这个名字既好说,又好记,而且还平宜近人,贴近勤劳勇敢善良的劳苦大众。

    你看,你要是对半兽人说什么‘奈安红衣主教旗’,他们一准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要是说‘红色的交叉棍子旗’,他们就知道那是奈安的红衣主教来了。

    而令这些半兽人感受最深的是,这个‘红色的交叉棍子旗’背后所代表的含意。

    奈安的红衣主教那可是一个大好人。

    当初半兽人在进攻奈安之时打了败仗,人类在战场上像宰小鸡子一样宰掉了好几万半兽人,被俘虏的更是无算,这些半兽人就在人类棍棒和刺刀的驱赶下,被赶进了战俘营。

    按照半兽人的光荣传统,在打仗的时候被俘虏的男人,要么宰了祭天,感谢一下这个神那个神什么的,要么套上枷子做比牲口还不如的奴隶,很快就被*待致死。

    就在大家垂头丧气,失魂落魄,以为这一次是铁定完蛋了的时候,就在这个时候,天地间一声巨响,神龙降世,紫气东来,天女散花,鬼神哀嚎……

    总之一句话,这面‘红色的交叉棍子旗’出现了。

    旗帜出现之时,伴随着各种各样的、可以证明很牛叉很叉的异象全都预示了,以此说明,有一个很牛叉很牛叉很牛叉,甚至是连拿四六级证书都是浮云的,伟大的、救星闪亮登场了

    大家只要是面对着那些笑的像个人寿保险推销员一样阴险的神父们,像是举行婚礼一样,说一声‘YES,ICAN’,然后再在写有自己名字的什么登记薄上按下手指印,当下就会有香喷喷的大米饭,油愣愣的鸡大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当时大家真的认为这些傻傻的神父们比斯托恩大神还要伟大,起码斯托恩大神从来只要求祭品,可从不会在你快饿死的时候,给你一只烧鸡。

    而到了后来,人类军团进攻草原,大家只要是看到这种‘红色交叉的棍子旗’,就知道又有傻缺给自己送东西来了

    那些顶着这种旗帜的人,不仅个个和蔼可亲,一点都不像洛林大人手下的兵痞们一样,动不动就要抽家伙揍人,而且还给人免费治病。,

    说起来也奇怪,只要被他们手里那白白的光线照照,腰不疼了,腿不酸了,打老婆也有劲了。

    而且最吸引人的就是,只要是忍过前期那个死秃头唠唠叼叼地叫唤半天,然后再跟着嚎上两嗓子,就可以领上一堆的东西。

    虽然说,他们说这是信了什么什么教,我们现在也是那个什么什么神的信徒了,但是那又怎么样?

    大家信的斯托恩大神在打仗的时候,可是从来没有保佑过自己。

    不过也不一定,或者说,他老人家也确实是保佑了,但是能力能限,也是没有干过他们的那个神?

    不过这就更不是理由了,你身为一个本地神,还干不过一个外来的神,凭什么还要我们信你?当我们白痴啊。

    谁腿粗抱谁,这可是大草原上千年不变的绝对真理

    大家有什么理由不信人类的那个什么什么神?

    更何况,有这一大堆的东西。

    就是不看在神的面子上,也要看在这些东西的面子上吗。

    傻冒才不干呢

    虽然有知识丰富的老萨满说,这是人类的阴谋,人类给的东西都有毒,让我们东西就交给他,但是他祖母的‘胡凯儿’,当我们是白痴啊

    那萨满他娘的倒是不用阴谋,直接就动阳谋,平常动不动就说神要这个,神要那个,要我们捐献,神真要这些东西,他怎么不亲自来跟我们说。

    可是不给行吗,要是不给萨满那个老家伙直接从大家这里硬抢,养的自己的小老婆、三孙子们一个个肥的像是吃了瘦肉精一样。走起路来,大屁股一摇三晃的。

    倒是大家这些平时辛苦劳动的,结果一年到头连填报肚子都不能,一个个面黄肌瘦,十**岁的刑子跟个**岁一样,连只小鸡子都比他们壮实。

    半兽人的心也是人心,也是肉长的啊

    大家看在眼里,能不心痛,能不明白吗?

    人家玩阴谋,可是他们却是真的给老百姓们送东西。而且还是实打实的大米白百。

    这‘阴谋’两个字简直就是个褒义词。

    人类的那些个家伙们居然对自己如此之好,简直就是丢尽了这世界上所有侵略者的脸

    相比之下,自己的那些个酋长族长大萨满们倒是更像是一帮贪婪无厌,丧心病狂的侵略者。

    而且……

    就像是麦克阿瑟改革后的倭瓜小萝卜们一样,这些半兽人们同样惊奇的地发现:自己居然不用抢劫,不用打仗,仅凭着劳动,就可以吃饱饭了

    要知道以前,就是那些个族长大人整天鼓吹什么弱肉强食,夺取生存空间。然后大家就要出人出力,出刀出枪,出牛羊,供着那些位大爷们吃饱喝足。

    有时候,甚至还要出女儿和老婆,让她们用自己的身体安慰一下那些位大爷们,让他们好好休息,养好精神之后,可以带着大家伙儿一起出去抢劫。

    幸运的时候,可以抢来一些,不过很多时候,这些东西还不等在自己的手中捂热,就已经被那些位大爷们给抢走了

    因为这个时候,他们有响当当的理由。因为他们抢到……呃,拿到那些东西,也并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是要更好地养足精神,好带着自己,带着半兽人种族,去抢夺更大的生存空间

    而不幸的时候,就是死翘翘。然后再也不用操心。因为那些大爷们会替自己料理好身后事,照顾好自己女儿妻子,再卖掉自己幼小的儿子。

    可是现在

    现在伟大的半兽人

    英勇善战的半兽人

    受尽了苦难的半兽人们

    拥有数千年的悠久与光荣历史的半兽人

    这些半兽人们发现,居然不用抢,不用打仗,不用流血,就可以吃饱饭。而且每顿都有盐巴。

    族长和萨满们以前总是说人类多傻多笨,只要我们过来人类的东西就全变成我们的了,结果全不是那么回事,我们通过战斗都得不到的东西,结果却在战败之后全得到了,现在老婆孩子一家人天天都能吃上饱饭,穿上一身完整的新衣服。

    早知道还打什么仗啊,老子早就投降了。

    可怜那好几万死在战场上的兄弟们了,全白死了,都他娘的是那些贪婪的族长们害的。,

    由此可见,究竟是谁在欺骗自己

    究竟是谁在趴在自己的身上,吸食着人民的鲜血与膏油

    因此上,尽管是萨满祭司族长酋长们一次次地语重心长,一次次的严肃警告,一次次地痛心疾首,大骂现在的这些半兽人们数典忘祖,礼乐崩坏,人心不古,……称之为‘垮掉的一代堕落的一代腐朽的一代脑残的一代非主流的一代’

    甚至是不惜使出杀手锏,冒着得罪洛爵爷的危险,破坏稳定团结,繁荣向上的奈安行省的大好环境,公然宣称:‘再过多少多少天,老天发怒,必将降天灾于罪人,到时候天上下刀子,地上流开水,只有信我才能躲过天劫。’,

    以这种方式,散布恐怖消息,制造危机,想要绑架这些愚昧的半兽人们。

    暗示这些半兽人们:为了不惹老天发怒,你们这些丫的还是像以前一样,继续听大爷的话,给大爷吃好的,喝好的,再让你们的女儿们为了艺术,向大爷献一下身吧

    但是一众半兽人们虽然愚昧无知,但是在利益面前,没有人是傻瓜

    他们对于这个‘红色的交叉棍子旗’却还是衷心拥戴。大家甚至是一看到神父们,就亲切地称之为‘那帮缺心眼儿的家伙’。

    看到那个旗帜,然后大家就像是过年一样,大人小孩全都围着车子跑。知道那帮缺心眼儿的家伙又来给大家发东西来了

    因此上,法尔默看到那面旗帜,当下也是又停下了脚步来。

    他心中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哈怪不得管家那个王八蛋不让大家靠过去啊。原来那个孙子是打算将这些秃头们送的好处,全都吞了,一点儿也不给自己这些人留啊

    法尔默当下不禁在心中大骂:这个王八蛋,用心真真是何其毒也

    这句话是他跟人类的一个神父学的,据说加上一个‘也’,可以增加好几个点的嘲讽力。比骂人八辈子祖宗还狠。

    法尔默一向忠厚老实,不到生气之极,是绝对不会将这个‘也’字说出口的。

    由此可见,他已经是怒到了何等的程度。

    法尔默很是沉着地盯着那些黑衣人,

    出于农夫特的有狡猾,他可是知道,现在还不到发东西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靠过去,那些个穿黑衣服的王八蛋肯定会将自己赶开。

    他用力地勒了勒腰上系的麻绳。默默地盘算了一下,从他现在的位置到那马车之间的距离。就等着那帮人一开始发东西,当即就从人们的缝隙中间冲过去,说什么也要抢一份下来。

    不说别的,光是看他们摆出这么大的一个阵仗,就可以知道这东西绝对是错不了的

    而且一旦开始发东西,那帮黑衣人们再不愿意,也不敢当着那秃头神父的面,当众撒野。

    因为一旦事情闹大了,‘伟大的半兽人的拯救者,在俺们半兽人心中比太阳还红上一万倍的……英明神武的洛大爵爷’是绝对不会轻饶任何一个敢欺负穷人,惹事生非的王八蛋的

    就在法尔默准备的这一会儿工夫,他就感到身边又多了许多沉重的呼吸之声。

    他沉着地转头看了看,只见不知什么时候起,各家各户的房门已经全都打开。在他的身边已经聚集起了好多的半兽人。

    男人,女人,孩子,全部都有。

    看到他们那亮晶晶的眼神,显然是和他一样,打着相同的主意。

    而且,这些半兽人们以前已经是受尽了苦难。他们全都知道那帮黑衣人究竟是一个什么货色。

    因此上,大家全都是一声不吭,生怕惊动了那些贪婪、卑鄙,而又下溅的东西们。

    而在另一边,一个相熟的人类却是既好笑,又好气地站在旁边看着自己这些人。

    法尔默感受到他眼中的嘲弄,当下感到自尊心受了伤一般,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

    那个家伙虽然和管家不对付,和自己似乎是同一条战线的,但是他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初法尔默的表叔看着那个家伙不错,认识字儿,又懂的种地,而且居然……居然还会数学,能背从一到九的乘法表

    这……这比起半兽人来可是要强的太多了,

    简直就是天上下来的人物。

    因此上,表叔托人给他说媒,想要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

    没想到……

    没想到这个孙子居然想也没想,就一口拒绝了。真真是不识抬举

    要知道‘阿花’可是部落里的一枝花啊

    有多少小伙子整天围着她转,茶不思,饭不想的。看穿了星星月亮,就盼着阿花能跟自己说一句话。

    想到这里,法尔默不禁是愤愤了起来:他祖母个腿子的,那个什么破乘法表,真是太难背了我背了这么些日子,都是没有背会。难道真的像是表婶说的,我要娶阿花得到下一辈子吗?

    就在此时,就见那些黑衣人已经将那马车给团团围住。

    紧接着一个秀发如丝,衣袂飘飘,比年画上的人类女人还要漂亮上好几倍,就像是仙女一样的漂亮女人推开车门,缓步走了出来。

    然后,她高声和那些黑衣人说起了什么。

    法尔默虽然听的不太懂,但是却发现那女人的声音就像是银铃一般,好听之极,比阿花都要好听上一百倍。

    在不知不觉中,他向前迈了两步。

    紧接着,就感到旁边有人挤了过来。

    法尔默不禁大怒,恶狠狠地转头看了过去。却看到那个不识抬举的人类的面孔。

    法尔默不禁一怔。但是随即不耐烦地道:“你这个家伙跑来掺什么热闹。滚一边去……”

    随即抬手就要去拔那人的肩膀。

    但是,在下一个瞬间,看到那人脸上凝重的表情,他的手却一下子僵住了。

    不知不觉中,法尔默就感到一阵心里发寒。

    明明眼前的只是一个弱小的人类,但是看他的那模样,却像当初在草原上遇到了猛虎一般,充满了杀气。

    此时就见那人回过了头来,冷冷地道:“法尔默,告诉你的族人们,现在起都要听我的。回去抄家伙,有事儿要干了。”

    法尔默愕然地看了他一眼,有心反对,却又不敢直说,最后硬着头皮,呐呐地道:“俺们才不去呢。你以为俺们傻啊

    俺们聪明着咧

    他们这明明不是发东西,而是要打仗的。动起刀子来,血流呼拉的。俺们才不去呢

    俺们半兽人一向爱好和平,你们人类的事情,俺们半兽人不往里面掺和。只要在这边看热闹就行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使劲地晃着那个硕大的脑袋。

    那人冷冷一笑,然后指着不远处的那个女人,道:“你们知道她是谁吗?”

    法尔默翻了翻眼睛,道:“不知道,不过长的挺漂亮的……”

    他刚说到这里,猛然间在人群中看到一双似嗔似怒的明亮眼睛,急忙又改口道:“简直就跟阿花一样的漂亮了。”

    那人看着法尔默,见他仍然是呆头呆脑的,一副的老实相,当下气的要笑起来。

    他伸手一指远处的那人,道:“那就是奈安的红衣主教主希尔梅莉娅小姐”

    他的话音一落。

    当下引得旁边半兽人的大姑娘小媳妇,大姑大婶们一阵像是母鸡一样的咕咕惊叫。

    “噢,噢噢噢,这个就是希尔梅莉娅啊”

    “在哪,在哪……”

    “真的是挺漂亮的。”

    “简直跟个仙女儿一样啊。”

    “果真是名不虚传”

    “……”

    很显然,关于‘希尔梅莉娅怀孕’的那件事情,这些个山野村夫们也是极为津津乐道,充分体现了所有智慧生命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的共性。

    “原来这就是洛爵爷轧的拼头啊”就连法尔默也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很是惊叹了一声。

    旁边的那人当下火冒三丈,怒声喝道:“混蛋,你的嘴巴放干净一点儿”

    法尔默狠是惊奇了一下,眨了眨眼睛,道:“卡麦伦,俺说洛爵爷的事情,关你什么事情,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哈哈……”

    在他的旁边,一众半兽人也是呲牙咧嘴地笑了起来。

    卡麦伦冷冷地看着众人,一字一顿地低声道:“老子是党卫军。”

    众半兽人立时像是被擒了脖子的鸭子一般,全都闭上了嘴巴。

    别的他们不知道,但是当初在星星湖畔,将半兽人打的屁滚尿流,尸横遍野的,可就是党卫军的大炮,

    ‘党卫军’,这个名字现在可以止小儿夜啼的

    卡麦伦厉声喝道:“现在你们都听我的,回去抄家伙,准备做战”

    法尔默当下却仍然是一咧嘴,道:“俺不怕你们。你也吓不到俺的。

    你们人类的事情与俺们半兽人无关。俺们已经被那些个族长们骗过了。再也不会给别人当炮灰的”

    卡麦伦目光冷然扫过了面前的半兽人们,轻声道:“你们忘记主教大人以前给了你们多少的好处了吗?“

    法尔默的脸极为少见地稍稍红了一下,道:“好处是她们愿意给,俺们又没有拿刀子逼着她给。俺们不也是信了那个什么什么秃头和尚的教?”

    “秃……秃头和尚的……教?”卡麦伦当下很是有些哭笑不得。这些话如果让奈安的那些不眠不休,费尽了心血、认真传教的神甫们听了,不知道他们要伤心到什么样的程度。

    法尔默又接着道:“再说了,那些个黑衣人手里又是刀子,又是剑的,很怕人的。俺们半兽人都是安善良民。最害怕打架了,流血了的东西。”

    旁边有人也是帮腔,道:“是啊,是啊。俺们可都是良民。看那些黑衣人一个个满脸的横肉,凶神恶煞的,看上去真的很怕人啊”

    卡麦伦一时气结。

    他当下冷冷地说出一句话,当即一众半兽人们随即改变了态度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