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兽性发作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五百六十五章兽性发作

    洛林看到那红色的礼花,当即心中一沉。(8..

    百度搜索)

    那朵烟花所代表的意思很明显-出事了。

    自己这边才遭到狂热的宗教恐怖分子自杀炸弹的袭击,那边就有报警的烟花升起,洛林知道这代表着敌人是在多处同时发难的。

    而最让洛林不安的是,他对现在的情况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敌人具体是谁。

    他上前一步,厉声喝道:“说,谁派你来的?这一次你们来了多少人?在什么地方汇合?暗号是什么?”

    随即却看到那名刺客脸上一脸的茫然,洛林心中当下一叹:这个家伙只是一名死士刺客,就跟卫生巾一样,属于典型的一次性消耗品。任何重要的情况,他都是不可能知道的~

    洛林在心里暗自下定决心,不管这一次他的对手是谁,洛林都会将他们连根拔起,斩尽杀绝。

    敢于使用刺杀手段的斗争,都是已经超出了游戏规则,如果不将他们干净彻底的解决掉,洛林说不定连觉都睡不安稳。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洛林向着旁边的侍卫一挥手,道:“算了,把他先带下去,好好地问一下。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要放过。”

    那侍卫呲牙咧嘴地一笑,道:“放心吧,大人,我们会好好地问他的。”

    他说到‘好好’两个字之时,特意加了重音,很显然打算学习一个大米国的下溅痞子们在阿布格莱布,以及关塔那摩热情周到地招待囚犯们的先进经验。

    洛林看了看那刺客,见他的脸上仍然一脸殉道者的表情,不住地低声念着祷词。“纵然是穿越充满了死亡的阴影山谷,我也无所畏惧,因为有你,伟大的父神,有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洛林脸上不由闪过了一丝厌恶的神色:这帮该死的东西,完全没有自己的思想和判断力。永远都是被人利用,当成炮灰、筹码牺牲掉的可悲命运。

    举着正义的旗号杀人放火,用神的名义抢劫掳掠,满手沾着女人和孩子的鲜血,还堂而皇之的享受着从别人骨髓里面敲出来的黄金,最后神奇的还能被教廷总部给封为圣人,这种宗教和一个邪教,一个恐怖组织又有什么区别?

    最让人恶心的是,就这种人的臭脚,在几百年之后还他**的有人捧。

    他冷冷地看着刺客,道:“父神?他亲自打电话告诉你,要你来杀我吗?既然他那么罩你,那为什么你没有成功?看起来,他好像是站在我这边的。”

    凯拉尔也不理他,当下以更高的声音,尖声唱道:“伟大的父神,请你……”

    洛林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道:“不要再叫父神了。你叫他的名字,简直对父神就是一种玷污。

    你认为他真的会安慰一个卑鄙的谋杀者?还是说,你以为父神会像你一样,是一个会谋杀天真孩子的刽子手?”

    凯拉尔当下愕然一愣,抬起头来看着洛林的眼睛,感到一阵刻骨的寒冷从心底升起。洛林的话一下子击中了他心中最为致命之处。

    作为教会的面子工程,《神典》编的可极是漂亮,从那上面挑不出一点毛病来,句句光明正大,悲天悯人,该做什么,什么又不该做,白纸黑字写的非常清楚。

    做为一名虔诚的信徒,他也是怀疑过,如果父神那么宽厚仁慈,光芒万丈。自己采用这种阴暗的、不光彩的手段,已经违背了《神典》的教义,是不是真的会得到他的赞同?

    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人在世间做的一切,将决定他死后的去向。

    那么……

    天堂和地狱,究竟哪一个才是自己真正的归宿?

    但是随即他又低下头去,尖声唱道:“伟大的父神啊,这魔鬼是在威胁,利诱,引使我的堕落。动摇我的信念,伟大的父神,请您帮助我,坚定我的信念……”

    洛林厌恶地一挥手,心中暗道:这种傻瓜,你就是再怎么和他讲道理,他也是不会听的。

    讲道理如果管用,这世界也就不需要监狱和断头台了。

    他也懒得废话,冷冷地看着凯拉尔的眼睛,道:“希望你经过盖世太保的三百七十六道刑法之后,还可以保持住你对于父神的信仰~”

    当下一招手。

    旁边有两名侍卫立时上前,拖住了凯拉尔,将他拖了开去。随手扔在一边空旷的草坪之上。

    一来,现在大家的主要任务是保护好洛爵爷两人。当然是越多越好,省的再有什么照顾不到。暂时还抽不出人手来,在侍卫们看来,危险还没有完全过去。,

    二来,也可以将他当个鱼饵,万一有人想要过来将那个刺客灭口的话,大家说不定还可以再钓到一条大鱼。

    洛林转头看向了旁边的那名党卫军军官,刚才就是他撞破窗户,冲出来喊破了那个刺客的身份。

    他是用手臂罩着脸撞破了窗户,在军官头上和身上还有无数的玻璃碎片,额头上,手上还有些地方被玻璃片给划破,留下了一道道的血痕。

    漂亮的党卫军军官制服也被刮烂了,撕开几道大口子。

    刚刚就是他一声大叫,提醒了众人,可以提前预警,要不然,说不定洛爵爷还真是有些玄乎。

    此时,虽然看到刺客已经被拿下,那军官仍然是惊魂未定,气喘吁吁。

    洛林当下笑了笑,道:“你叫什么名字,干的不错。刚刚谢谢你了。”

    那军官双脚一碰,敬了一礼,道:“回大人,我叫莱特曼。”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大人,刚刚我审查的时候,就一直感觉他不对劲,可是没有抓到什么证据。是我审查不严,还请大人治罪。”

    洛林看着那军官诚惶诚恐的面容,当下大笑了起来,

    洛爵爷可是清楚地知道这暗杀行动的卑鄙之处,就在于它是防不胜防的。这也为什么它是最令人感到恶心和害怕的原因。

    当年,林大肯同学在大戏院里面一枪给崩了脑瓜。

    肯尼迪同学坐着汽车被人用狙击枪暴了头。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斐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被人用枪干掉。

    甚至里根同学被人用小手枪啪了一枪……

    这些古无数的事例说明。只要是刺客抱有必死的信心,镇定的心理,以及一点点儿运气,那暗杀最起码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可以成功的。

    而自己能躲过去,有很大的一部分因素,就是在于这个军官叫了那么一声。

    更何况,如果不是现在还有紧急的事情,洛爵爷都要沾沾自喜一下。

    俗话说,不招人恨是庸才~

    洛爵爷现在居然也能混到被人暗杀的地步,这也是充分说明了他老人家现在的价值了。

    当初,以铁腕统一了南方,使得大米国真正成为了一个国家,名垂青史的大统领林大肯同学,在大戏院里,被人从后面一枪崩了脑袋之时,那刺客也是大喊了一声:‘这就是暴君的下场~’

    没想到居然自己也能混到总统级别的待遇,而且还是像林肯这种可以名垂千古级别的。

    这以后要是写起回忆录什么的,根本就不用再搞什么炒作,那版税就已经是哗哗的,跟流着金河一般了。

    他当下挥了挥手,道:“治罪?治什么罪?你想要治了你的罪之后,以使的以后有人发现了不对,也不敢出声纠正?再说,你做的很好。要是轻易能被看穿,他们也就不会派刺客来了。”

    那军官当下汗颜,道:“大人……”

    洛林笑着一挥手,道:“莱特曼,是吗?我记下了。如果以后我忘记了的话……你知道这种事情是经常发生的。如果以后我忘记了,你也记得提醒我给你加工资。知道吗?”

    虽然洛爵爷说的轻描淡写,但是那军官却是大喜过望。‘提醒爵爷’,也就是说以后有机会可以和爵爷大人直接说话,光是这一项,就足以让那些同僚们眼红的甚至愿意用灵魂去换。

    他当下又是双脚一碰,敬了一礼,干脆利索地道:“是,大人。”

    洛林看了,不由更加赞赏起来。这种当仁不让的态度才应该是年青人的做风,就像他洛林爵爷,送上门的财富和官位从来没有推脱过。

    那种被所谓的谦虚古风给洗了脑子,结果装13装成傻13一样,只是假装谦虚,实际上恨不得把所有好处都占尽了的伪道学家伙,很是令人厌恶。

    那军官看洛林还有事情处理,当即极有眼力地敬了一礼之后,就退到了一边。

    洛林转眼看了看趴了一地的宾客,这些人都被吓个不轻,个个惊魂未定,大多数人的脸色都是惨白惨白的,老老实实的抱着头趴在地上,头都不敢抬。

    有几个不停侍卫话的,被狠揍了一顿,现在还躺在地上哼哼。

    洛林当下高声道:“已经没事了,现在这里安全了,诸位请起吧,女士们,先生们,发生这种事情,我也很抱歉。让大家受精了,等一下,请各位可以到飞鹰公司那边登记一下,回头会有小礼物相送。以示歉意。”

    洛林身边的一个侍卫小声的说道:“大人,在场的人可都有嫌疑。”,

    洛林“嗯”了一声,低低说道:“把他们都抓起来有点出格了,会让人笑话我小题大做,让盖世太保看紧他们就行了。”

    侍卫点点头,当即对身后的战友打了一个手势。

    宾客们当下一阵苦笑,看着洛林的手势,这才缓缓地站起身来。连声谦让道:“不要紧,不要紧的。”

    “只要总督大人和小公爷您二位没事就好。”

    “总督大人客气了,该是我们说对不起,没有第一时间阻止刺客,是我们这些人无能啊。”

    “是啊,是啊……”

    洛林也不愿意与他们多废话,当下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无事,这才在众侍卫的护卫之下,转身向着后院走去。

    而在另一边,小白被那惊天动地的大爆炸给吓着了。

    尽管有雷欧在旁边一个劲地安慰,但是它坐在地上仍然是嚎啕不己。

    那孩子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哟,跟个泪娃一样,眼泪鼻涕一起往外流。在抽泣大哭之时,时不时地还用力地擤上一下鼻涕。

    让人也不知道那么长的鼻子,它是怎么做到的。

    这可怜的娃子,又是委曲,又是伤心。那长长的鼻涕喷的到处都是。眼泪跟个雨点儿一样,把雷欧身上的衣服都给浸透了。

    好容易收住了泪水,它看着地上那些个沾了脏东西的金币,想要用鼻子去拣,但是又嫌脏,可是如果扔了不管,但是那可是自己的劳动所得,说什么却也是舍不得就此丢掉。

    它哼哼唧唧了半天,不住地用鼻子拱着雷欧,点指着地上的金币,想要让雷欧帮着自己去拣。

    旁边的侍卫和宾客们全都是看着好笑,当下和雷欧一起将那些金币拣了起来,将在一张纯丝制的手帕之上。

    可是它却是又怕别人将金币偷走了,在一边瞪着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

    一直到所有的金币全都拣了起来,它这才放下心来,又是重重地擤了一下鼻涕,极有礼貌地伸出长鼻子,在所有的宾客们的手上碰了一下,表示感谢,然后跟着洛林两人,晃着那肥胖硕大的大屁股,一摇一摆地向着后院走去。

    一边走,时不时地还要再擤一下鼻涕。

    众人看了当下一阵苦笑。这小象也是真有够极品的,和小公爷两个倒是一个脾气。什么时候都是忘不了收钱。

    就在此时,却见那小象一调头,挣脱了雷欧,又跑了回来。

    众人全都是一愣,就连洛林那边也是停下了脚步。全都向着那小象看了过来,也不知道它这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紧接着,就见那小象跑到了凯拉尔的身边。然后抬起它的大脚丫子,运足了力气,对着凯拉尔的肚子就是一脚踩了下去。

    在此同时,还‘呦~~’地长长鸣叫了一声——让你丫的打翻小白大爷的盘子~

    小象这半年来,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又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个头体重一个劲儿地飞涨,现在的体重最少也有了六百斤左右。

    它这一脚踩下去,当即就听凯拉尔惨叫了一声。

    草坪上的众人随即嗅到一股臭味,显然它这一脚下去,将凯拉尔给踹了一个屎尿齐流。

    众人看到这里,当下一阵大汗。这位大爷的脾气也真是有够不好。而且还是挺记仇的。

    以后可要记得,千万不能得罪啊~

    亏的当时它表演的时候,大家全都是给了金币,万一这要是得罪了它,让它那大脚丫子给踹上一脚,那后果……

    想到这里,众人不禁又是一阵后怕。

    纵然是再凶残的人,他也和大家有共同的语言,可以听到别人的话语,再怎么兽性发作,也只是一个形容词而己。可是这位大爷发起脾气来,那可就是真正的‘兽性发作’啊~

    此时小白仍然是不肯罢休,再次抬起了它那八十三号半的大蹄子,就要再次往凯拉尔的肚子上踩去。

    旁边的侍卫急忙跑过去,将它拉住,省的这位大爷真的下力气,将那个刺客给踩死了。

    雷欧也是急忙跑了过去,又是一个劲儿地安慰了一番。

    小白这才算是罢休,但饶是如此,它还是用长鼻子卷起了旁边的一个残破的椅子腿,在凯拉尔的身上又是很砸了一下。

    洛林虽然是心急灵焚,但是此时看了,也是不禁啼笑皆非。这都是什么德性啊?等事儿过了,还要再上去揍一顿。不过这倒也是真和雷欧的脾气挺对的。

    等到雷欧过去,将小白重新拉住,然后洛林带着众人一起赶向后宅。,

    毕竟,他先得确定这里安全了,这才敢出去。

    他们刚走到一半,就见一大队的娘子军提刀带剑,杀气腾腾地冲出来。

    凯瑟琳众女正在后院悠闲地喝着上午茶,听到动静,知道不对,当下这是过来增援的。

    双方这一碰面,众女当下呼拉一声,全都围了过来,将洛林雷欧两个围在了中间,又是掐又是摸,好好地检查了一遍。

    小白看到众女,原本还以为是来安慰自己的,当时还晃着小尾巴,打算好好地撒撒娇,可是没想到,纵然是拿着长鼻子指着自己,指了半天。那些八婆们却根本就看不懂自己的暗未,压根儿就不理采自己,这让小白很是受伤——我才是受害者啊~

    此时洛林将自己遇刺的事情经过一说,众人当下不禁是失声痛骂。然后又到了一边,好好地安慰一下被冷落了的,今天的大功臣——小白。

    雷欧很是失望地发现,这小家伙也跟自己一样,也是一个吃货。那帮女人们拿出了几个香蕉苹果,当下就把它给哄住了,兴高采烈地趴在旁边的地上,一阵大嚼。

    洛林也不理会他们,看几个女人全都没有出去逛街,而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家中,这才放下了心来,然后匆匆地和众女说了一遍心中的担忧。

    众女当下也是一阵的担心。她们可是知道,希尔梅莉娅一旦是落到教廷那些个人手中,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洛林也没有多说,当下一转身就又从侧门走了出去。在那里,一百精锐禁卫已经全都做好了准备,整装待发。

    看到洛林到来,旁边有人急忙给他牵来了战马。

    洛林当下也不多说,翻身跳上了战马,然后右手一挥。

    紧接着,旗手猛地一挥战旗,宽大的战旗呼拉拉一声迎风展了开来,露出了一只巨大而狰狞的飞鹰。

    随即,就听嘹亮的号角声响起。

    前方的大门轰然顿开。

    洛林也不犹豫,当下一抖缰绳,战马就已经飞奔而出。那一众禁卫们也是不敢怠慢,纷纷怒吼了一声,催动战马,狂奔而出。

    由于接到了紧急出动的号令声,百姓们要么回家,要么是在城卫们的喝令之下,乖乖地让出了中间的道路。

    大街之上显的极为通畅。

    洛林率领着一众骑士,也不减速,飞快地从大街当中穿过。铁蹄重重地踏在青石板上,溅起一溜的火星。发出雷鸣一般的声响。

    在那滚滚的雷声当中,战马扬起了烟尘,径直穿过了城门,飞快地向着南方远去。

    洛林纵马狂奔,顶着那呼啸的狂风,不停地挥鞭打马,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心中极是焦急:也不知道现在还来不来得及?

    xxxxxxx

    在奈安,在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要问一个庄园里最不缺的是什么?

    除了粮食之外,当然是要属农夫了。甚至农夫们比起庄园里的大牲口都多。道理很简单,马牛驴子,这些个大牲口可全都很值钱的,而农夫却是极不值钱。

    尤其是一个刚刚经历过了战乱,又抓了大批的俘虏,可以充做劳动办的地方。

    荆棘庄园也是这样。

    这个庄园不大,但是却也有着一百多号的农夫。

    这些人当中,有不少是当初战败被俘的半兽人,还有从大陆其他地方来,寻打活路的农夫。另外还有大草原腹地过不下去,闻声过来的半兽人打工者。

    这些人因为在这里稳定了下来,因此上,将家人也是接了过来。在这个地方扎下了根来。

    因此上,这个庄园也就成了他们生活聚居的地方。

    这天上午时分,身材魁梧的半兽人农夫法尔默,远远地看着那些身着黑衣的人们在前面的院子里来来回回地忙碌着。

    其中还是众星捧月一般,伺侯着一个人,又是肉,又是酒的,看那样子,几乎和以前的酋长大人过的都好吧?

    那肉,那酒可都是真香啊~

    隔着这么远,都是可嗅到那股子香味。

    他不禁喃喃地道:“按着俺们草原上的规矩,见到的人都应该分上一份儿的~”

    尽管这样想着,但是他却也不敢靠近。因为庄园的那个管家狗腿子说了:“谁靠近了,回头就加三成的年租。”

    法尔默虽然性情仍然像是以前在大草原时一样的爽快,而且一家人现在可以吃的饱,穿的暖的,但是加三成的年租,这个大棒子往这里一放,他还是没有勇气去挑战那个他早就看不顺眼的管家狗腿子。

    就像是当初,他看不惯酋长家那个抢了自己三只羊的二儿子,但是却又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是忍气吞声。

    他当下提了提裤子,然后很很地朝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转身就要走。

    就在此时,一辆马车快速地驰了进来……

    (八..

    百度搜索)

    阅读最新章节请访问

    ..,更新最快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