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六十三章党卫军在行动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你走好,您慢走……”在书店的门口,一名面带笑容的中年人点头哈腰地替一名牧师掀开帘子,恭敬的摆了一个请的姿势,脸上一副标准的商人式谄笑。

    菲西,肯牧师挟着一摞书,从里面缓步走了出来。

    他站在书店的门口,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转过身来,向着那中年人交待道:“老板,你们也要赶紧进货~

    那本《关于父神伟大事迹的二十五点思考》,《一个针尖上可以站立多少天使的十七种计算方法》,还有那本《富人可以进入天堂的机率,与骆驼穿过针眼的机率之间的辩证关系》。

    这些书,对于我来说,可都是极其重要的。

    如果你们在三天之内买不来的话,我可跟你们没完~”

    说着,他伸出手指,很很地点了那中年人的鼻子一下。

    那中年人当下急忙点头哈腰,道:“圣者大人,您就放心吧。我就是赔了本,也绝对给您把书全都订来~”

    菲西牧师当下这才满意地哼了一声,然后一转身,沿着大街向前走去。

    在那远端,一座高大巍峨的神殿耸立在天地之间。

    金色的穹顶在阳光的照射之下,闪耀着万丈的光芒~

    绚丽璀璨,庄严肃穆、充满了威仪。

    隐约间,可以听到有充满了圣灵之力的歌声从天空中飘下,萦绕耳边。久久也不会散去。

    那动听悦耳的歌声甚至可以洗涤人的心灵,让灵魂飞升。沐浴在白色的云层之间。

    至善之美之地~

    人类灵魂的中心~

    父神在人间的居所~

    这就是伟大的圣城~

    凡蒂诺~

    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朝圣者,不远万里从世界各地前来。

    他们倾家荡产,不畏艰辛地来到此地。然后颤抖着,念着祈祷,跪倒在那晶莹的纯色大理石地面上,虔诚地亲吻地面,忏悔以往的罪恶,荡涤不洁的心灵。以图获得重生和心灵上的安宁。

    菲西沿着道路,缓步向前。道路的两边是一座接着一座的圣徒雕像,它们都和真人一般大小,被簇拥在艳丽的花篮当中,不时有路过的朝圣者在雕像前弯腰行礼。

    见到一身正式法袍的菲西,路上平民服色的朝圣者都会停下脚步,恭敬的向菲西致意,中途还有和菲西一样穿着法袍的牧师悠然路过,菲西和他们互相打着招呼。

    看到那些朝圣者毕恭毕敬的模样,立时可知,他是何等的受人尊敬。

    此时的他已经和当初奈安之时的窘迫和穷困潦倒,有了很大的不一样。

    当初在洛林的威逼利诱之下,尤其是在洛林赤luo裸的刀锋之下,福尔多被教廷高层当众审判,定为污陷之罪,然后以前所未有的效率,立即就地处决,离开凡蒂诺之前志得意满的巡查红衣主教,就这样不名誉的死在了奈安。

    陪着福尔多一起被埋葬的,是奈安神殿一大群高层或者中层升职人员。

    而菲西,肯牧师做为福尔多手下的狗腿子,以及教廷奈安教会的叛徒,自然而然地在奈安也是呆不下去。

    不过好在希尔梅莉娅同情心泛滥,洛林爵爷对他们这些小鱼小虾米们也没有为难,当下他也就和福尔多主教的手下的那些护教骑士们一样,一起灰溜溜地回到了教廷圣城。

    由于他和洛林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决定了菲西只能站在反对洛林的立场上,根本没有退路,也不可能再反水当二五仔,因此上,他来到圣城不久,就被某位有心的大人物看中。

    而菲西,肯,当然也是抓到机会,立了几功。当下很受了重用。尤其是菲西很会来事,最甜腿快,而且还对同僚很够意思,所以在短短的时间内擢升了几级。

    虽然现在还没有成为心腹,但是却也是那位大人手中的中坚力量了,炙手可热,对于那位大人策划的一切行动,菲西都可以收到消息,有些则是由他亲自执行。

    就在菲西肯离开之后,那中年人也是回到了店里。

    他交待了店中的徒工几句,然后就来到了后院当中。

    他看了看那后门,并没有走出去,而是一转身,直接翻过了围墙,来到了隔壁的院子里面。

    这样一来,即使是前后门都有人监视,但是却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行踪。

    正在院子里面洗衣服的大婶好像是根本没有看到他一样,仍然用力地搓着衣服。

    紧接着,那中年人进到了房中,再过片刻,一个老头儿从房中走了出来。

    而那中年人却已经是消失不见了。

    老头儿大摇大摆地从后门走了出去,然后拐过街角,到了飞鹰盐业公司买了一包盐之后,又在外面转悠了一会儿,在街上买了一堆居家过日子的小东西,这才施施然地回到了院子里面。

    而飞鹰盐业公司的一个副经理的手中却多了一张纸片,那纸片原本夹在被菲西,肯退回的书中的,不过这个副经理却不知道这张纸的来源,这条线上所有的情报人员都只是单线联系。

    随即这张纸片被送到了更上级的手中。

    紧接着,某个窗台上迅速地闪起了几道不引人注意的亮光。

    在不远处的的台伯河上,一艘装满了旅客的快船,正准备起航,但是随即船长在强令之下,再次停了下来。

    就在一众旅客们莫名其妙的时候,一船小船快速地靠了过来。

    一直到上面三名乘客全都爬上了快船,这时那三桅的快船这才又重新扬帆起航。

    众人不禁是纷纷猜测那三人的身份,但是他们三人却是躲在舱房当中,从不迈出一步,就连吃饭也是水手给他们送进去的,这反而更加增添了他们的神秘感。

    几天之后,当船到达了奈安之时。众人正准备收拾行礼,准备下船之际,却被船员们礼貌地告之,要大家稍稍等待片刻。

    随即船舱当中的众人透过明亮的玻璃,就看到那三人匆匆地走下了船舷。然后坐上了一辆黑色的马车,快速消失在了视线当中。

    而此时,那船员们这才一脸的微笑,彬彬有礼地组织大家下船。只是当有人问及那三人的身份的时候,这些船员们要么是无可奉告,要么就是说自己也不知道。

    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那马车已经是驰入了奈德尔城总督府附近的盖世太保总部。

    而在数分钟之后,数名身着黑色皮衣,头戴鹰徵帽,脚蹬闪亮的长统马靴的盖世太保军官快步走出总部。

    他们沿着一条小道,穿过了层层的守卫,直接来到了总督府中。

    此时的总督府中,依然是一片的安宁。丝毫也没觉察到即将降临到头顶上的那场狂风暴雨。

    人们仍然在带着文件,在那大楼里面来回穿梭,办理着各自的事务。

    听到马靴踏在大理石地板上整齐的橐橐声,在这里工作的职员们纷纷抬起头来,

    作为洛林手下风险投资公司内部最为暴力的部门,盖世太保的一身黑色一向被视为暴虐和残忍的象征,那里的每一个人,都像是魔王一样可怕,尤其是他们眼前这三个军官都紧紧的抿着嘴,微微皱起的眉头下一双不带着感情的眼睛,表情中都带着骇人的煞气,神情肃穆的几乎于冷酷。

    众人看到这些盖世太保军官们的到来,大楼内的职员们当下全都是心中一惊:能让这些人如此紧张的,必然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他们纷纷让开了道路,以使的这些人可以尽快向洛林汇报,有些人甚至转过头去不敢看这三个盖世太保的军官,

    那几名军官目不斜视的穿过人群,直接来到了洛林的办公室外,这才站定。

    此时就听房中传来了小公爷不满的嘟囔:“没事儿?那还有什么好玩的?”

    板着脸的众军官当下对望了一眼,中间的一个微微牵动嘴角,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

    这位小爷可真是一个无事生非的主儿。大家整天求神拜佛的,只求着没事儿就好。

    可是他却是整天巴望着出点儿什么事儿才好。

    这都是怎么样一种变态的情节啊~

    不过,这也难怪。长公主殿下整天管教着他,在她那充满了法西斯精神的皇家教育之下,就是一个白痴也是要教成天才和变态综合体的~

    三个军官心里都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在心里暗暗揣摩,不知道以后长公主和洛林有孩子,会被凯瑟琳长公主这位“女王”给教育成什么样子?

    但是他们在感叹之余,也没有丝毫的犹豫。抬手敲了敲门,听到洛林的允许之后,当下就推门走了进去。

    洛林转头看到这些人,当下眼前一亮,道:“呵~德伊波勒走了之后,我还以为你们的效率要下降不少,没想到居然这么高,我刚刚才发下了命令,你们就来了。”

    洛林顿了一下,看雷欧那小流氓趁着自己不注意,去翻自己的保险箱,当下一巴掌将那小痞子的爪子拍了开去。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又接着说道:“很好,告诉我,希尔梅莉娅她们那些人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他说到这里,看到那些盖世太保军官们露出纳罕的脸色,当下一愣,问道:“怎么?你们还没有查出来吗?”

    那军官双脚一碰,发出一声轻响,然后道:“抱歉了,大人。我们只知道主教大人和一个小分队的护卫队出了城。但是具体去什么地方还是不清楚。”

    洛林一愣,道:“出城?怎么会出城呢?教廷来人不是应该在大教堂当中吗?”

    那军官沉默无言。

    洛林想了一下,就像是成吉思汗所说的那样:“谨慎一千次也不要紧,但是莽撞送死一回,那也是太多了。”

    想到这里,他当即就要下令增派人手。

    就在此时,就听那军官道:“大人,这从梵帝诺送来的密信。“

    洛林一愣,道:“密……密信……”

    那军官道:“是的,大人。是那位代号峨嵋峰的潜伏者发出的。而且还是通过了特别紧急的管道。说是万分紧急的事件。”

    说着,掏出了一张纸片放在了桌子上面。

    洛林愕然一愣,脸色当下也是凝重了起来。

    他伸手拿起了那张字片,然后定睛看去。

    只见那字片上写满了字,但是一行行的字,像是小儿涂鸦一般,没有丝毫的规律,也没有什么含意。

    雷欧探头看了一眼,当下惊奇地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啊?还透过特别紧急的管道。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再要就是拿错了?”

    洛林一笑,然后伸手在旁边打开着的保险柜中翻了一下,然后拿出了一张奇怪的纸片。

    雷欧看到那张纸片上,不少的地方都是被挖去了字体大小的小洞。

    紧接着,就见洛林将那个纸片印在了那张涂鸦之上,如同魔术一般,所有的不相干的字全都消失了,只余了区区的数个单词。

    这种密信的保密方法,在没有计算机的时代,从理论上来讲,是绝对的安全。除非对方也拿有同样的译码纸,否则是绝对不可能破译出来。

    ‘教廷最近有大动作,迹像表明针对飞鹰。万事小心~’

    洛林看了,霍然起身,拳头一砸桌子,大叫道:“那群死背背要来砸咱们场子”

    然后高声令道:“来人,快派人出去追主教大人。加派人手,增援卫队,以防有变。

    传令下去,红色战备~

    全军取消休假,立刻归建。以防有事。

    全省加强戒备。城卫军立刻出动,二十四小时严防。奈德尔城警备加为双岗,总督府和风险投资公司警备加为三岗,保安队整装待命。

    再派人,呃,不,派魔法师去城外的庄园,请奥巴赫姆红衣大主教和雷斯特大魔导士两位大人提高警惕。收拾行李,等骑兵大队接应一到,立刻回城。”

    洛林仍然是放心不下,转身问道:“长公主殿下,阿黛儿小姐,还有罗琳娜会长。她们在什么地方,如果在外面,立刻请她们回来。”

    雷欧也是也是豁然变色,不过确实一脸喜色,攥紧了小拳头,呲着细碎的小白牙,嘿嘿笑道:“好,瞌睡送枕头,来的正好,来了就别想走了。我纵横江湖这么多年,还是感觉红衣主教揍起了最舒坦。”

    随着洛林的命令一项项的颁下,整个总督府的军事系统立时高速运转了起来。

    穿着制服的军人们来回奔忙,从上至下,传递着各项的命令。

    洛林仍然是觉的不够放心。

    他当下起身,道:“雷欧,跟我回去看看,妮可她们在不在家,别又是跑去逛街买东西去了。”

    雷欧黑亮的大眼睛转了转,然后道:“那你得要保证,妮可见了我,不会算旧帐。”

    洛林当下苦笑了一下,果然,这小流氓还没忘记凯瑟琳要追杀他的事情。

    为了避免这小痞子在这个时候到处乱跑,他只得道:“好吧,我保证。”

    雷欧当下欢呼了一声,蹦了起来,道:“这真是太好了。这几天我都是在外面,只能靠着美琳娜偷偷给我偷些东西吃。真真是饿坏我了。”

    洛林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发现这两天这小痞子越发是胖了。白嫩的小脸上不仅是红晕,就连细细的血管也是被撑的清楚可见,也不知道美琳娜是拿什么喂的他。

    洛林也不理他的碎碎念,当下起身,道:“走了。”

    雷欧无奈,又是有些不太放心,道:“老大,你可一定得罩住我啊~妮可真要是发起飙来,你可一定要替我挡住。好让我有时间跑路。”

    洛林叹息道:“知道,知道了。”

    他转身拖着雷欧,向着外面走去,但是还是感到有些不放心,当下又停了下来,向着旁边的侍从道:“通知卫队做好准备,我去后院看两眼,没有问题的话,咱们就一起去城外,接应主教他们。”

    那侍卫当下答应了一声。

    洛林想了想,这一次确实是没有什么疏漏之处了,这才拉着雷欧出了办公室。

    旁边的护卫全都急忙跟上。

    随着他们的出现,所有前来办事的人当下一阵大哗。

    爵爷和小公爷两人出现了。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

    众人当下纷纷上前,热情地向两人打招呼。然后将手中提着黑色皮箱拍的梆梆作响。

    洛爵爷虽然此时心中焦急,但是为了稳定局势,却也是不露声色,笑着和众人打着招呼,缓步而行。

    两人在侍卫的护卫之下,走出了办公楼,来到了外面的草坪之上。

    灿烂阳光的阳光洒下。

    天空中仍然一片蔚蓝。

    似乎仍然和往常一样,是平静而普通的一天。

    但是……此时……

    他们距离着凯拉尔只有了区区不到五十步的距离~

    恍惚中,一声死神的狞笑骤然响起……

    ××××××

    此时,那名负责甄别接待的党卫军军官正看着另一人的证件,看到那人虽然年纪青青,但是像是典型的法兰西一样,头顶的毛发已经掉光了,头顶秃的油光发亮,当下不禁略略失神了一下。

    从刚才送走了凯拉尔之后,他就一直有些心神不宁,总觉的自己好像是遗漏了什么。但是却怎么想也想不出来,就像是眼前蒙着一层轻纱般的薄雾一般,隐隐约约可以看的到,但是伸手去抓之时,却总是伸手抓空。

    此时对面那人脸上闪过了一丝的怒色,毫不客气地斥责道:“小子,你看什么看~知道老爷我的爸爸是谁吗?”

    那军官立时醒悟了过来。

    他干巴巴地一笑,看着对面那个人,道:“呃,对不起,我失神了。”

    只是心中却是暗道:这又是一个连自己爸爸是谁都不知道的白痴~

    那人当下勃然大怒,拍着桌子道:“小子,失神?你唬谁啊?我看你就是想要嘲笑老爷我的头发少,快给老爷我放行,否则的话……”

    他森森然地呲牙一笑,道:“信不信老爷我一张便条,让人扒了你这身皮~”

    那军官冷冷地放下了手中正检验的证件,然后道:“对不起,巴伦爵爷,您的证件不符合规定。请您补足了证明……”

    他说到这里,心中突然像是有一道闪电划过。猛地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是愤怒~是不安~

    那个凯拉尔也是个瘸子,像是身有残疾的人心中总是有一根刺,当其他人当着他的面提起别人同样的残疾的时候,总是会有同样不安的。或者是感到受到了某种羞辱之时的愤怒。

    但是……

    但是在自己提到那位瘸腿神父的时候,他却像没有同样身为残疾人的丝毫不安。就像他是一个正常人谈起这些一样。

    想到这里,那军官当下一转头,向窗外看去。

    只见在那灿烂的阳光之下,凯拉尔正盯着远处的洛林两人,面容狰狞,眼神当中充满了冷漠。

    那军官当即吓的全身发冷,心脏一个劲地怦怦狂跳。那人的表情,和以前从教材上看到,关于杀手看到目标时的描述一模一样。

    他猛地窜了起来,理也不理那正在拍桌子大叫的秃头,飞快地向外跑去。

    凯拉尔看着洛林拉着雷欧,两人一起走过来,当下不禁犹豫了一下:目标和一个孩子在一起,而且旁边还有这么多无辜的人。一旦发生了大爆炸,必然是无一幸存。

    但是随即,他就又重新坚定了起来:这些人都是属于必要的间接伤害。他们的死也是为了彰显父神的光荣,纵然是死了,也将和自己一样升入天堂。

    想到这里,他当下悄悄地将手伸了下去,按动了暗扣,将那根木腿取了下来。

    此时看着洛林两人正向着这边走过来,凯拉尔发觉,现在最后还是先不要着急,还是等他们再靠近一些再动手,可以更保险一些。

    当下,他压抑下自己紧张的心情,然后长长地呼吸了几下。

    等到平静了下来,他随即想起这个平息紧张的方法,好像还是从那个渎神者编写的教材当中学来的。

    凯拉尔当下不禁又是狞笑了一下:用这个惊才绝世,赫赫威名的渎神者教的方法,来结果掉他的性命,再也没有这个更加讽刺,更加合适的了~

    他随即用力地甩了甩头,将这些不相干的想法甩出脑外。

    在此同时,也是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在这个重要的时刻会想这些不相干的东西?

    此时洛林众人距离他越来越近。

    四十步,

    三十五步。

    凯拉尔就觉的自己的手心当中有汗水渗了出来。不知不觉间,呼吸再一次变的沉重了起来。

    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像一个赌徒一样贪婪地看着洛林两人:“近一点,再近一点儿,那把握就更大了~”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