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第一滴血(下)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先救洛林?”雷斯特一脸古怪地看着奥巴赫姆,道:“那个痞子在总督府当中,有一群人护卫。他能出什么事情?不是我笑话那个小兔崽子,那家伙把自己的窝看得比魔神堡都严实。”

    “我说老奥啊,”他顿了一下,然后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起,受了洛林的影响,叫人的名字时,总是只取名字的第一个单词,然后在前面加一个‘老‘字做为定词。

    “自己也被洛林那个臭小子给带坏了”雷斯特当下不禁笑了一下,然后道:“老奥啊,你是不是心理素质不过关,因为刚刚的袭击,惊魂未定,所以急糊涂了,说什么胡话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挺起了胸膛,以示本大魔导士的心理素质绝对是给力,喜雅拉马尔山崩于前,就是毫不变色的。

    和躺满一点教廷骑士们一对照,确实衬得雷斯特一副风清云淡的高手风范,可惜厨娘那砸在骑士脑门上“咣咣”作响的平底锅,一下子就破坏了现场的气氛。

    奥巴赫姆此时也是感到脑子里有些混乱,从教廷的人突然出现到两人联手放倒他们,只不过过了短短的几分钟时间。

    奥巴赫姆刚刚只是凭着多年养成的直觉和深厚的权谋经验,脑子里灵光一闪,一下子喊了出来。但是一时之间也是想不出准确的理由来。

    他当即苦笑了一下,道:“不是这样的……”

    雷斯特一边向门外走去,一边接着说道:“安了,安了,你在这里呆着,我这就去把希尔梅莉娅救出来。那帮家伙你不好下手,我可没顾忌,我这辈子最恨别人拿剑顶着我。

    这帮王八蛋居然敢在老爷我的地盘上撒野,我一定要将他们全变成小王八,然后扔进锅里炖一大锅的土豆王八蛋汤。还有凡蒂诺的那帮家伙,一个也别想跑了,老爷我要让他们那群死背背真的变成死背背。“

    说到后来,这老法师在愤怒之下,须发无风自动,飘摆飞舞,气势极其骇人。

    庄园当中的众人看了,当下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心中齐转:这魔法师们果然是名不虚传,一个个的心思真真是歹毒非常~

    奥巴赫姆当下一顿手中的法杖,怒声喝道:“你给我站住~”

    雷斯特愕然一愣。

    奥巴赫姆叹息道:“我的朋友,你不了解我们教廷。对于这一类的恐怖行动,呃……不,反恐怖行动,我们极是驾轻就熟,甚至有一大套的标准操作程序和经典套路。

    见招拆招,我们永远都慢他们一步,只能是陷入被动,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我们必须想出最有用的办法来~”

    雷斯特惊奇地看奥巴赫姆,旋即捋捋胡子,点点头说道:“你们这些教会的家伙最是歹毒,这我比不了,好,你说。”

    雷斯特难得有自知之明一会,承认自己不如奥巴赫姆,奥巴赫姆却露出一个像牙疼一样的表情,哭笑不得。

    奥巴赫姆伸手拍了拍光滑的脑门,定了定神,在脑中理了理思路,然后伸手一指地上的一众骑士们,道:“按照我们教廷一向的习惯,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这一次的行动绝对是极其秘密,而在我们的内部,一定有内奸跟他们勾结。

    这些人一定是借着内奸的帮助,躲过了奈安的眼睛,以家丁或者帮工,甚至移民的名义,潜入奈安的。

    相信如果仔细搜查的话,他们身上说不定还有专人开具的路条证明。而且是绝对真实无误。“

    雷斯特低头看了看那些骑士,见他们当中绝大多数已经被打的鬼哭狼嚎、死去活来,但是尽管这样,那些年青的骑士们却是咬紧了牙关,一个求饶的都没有。

    有的一边嚎叫着,一边大声呼喊着《神典》上的内容,十足一副殉道者的样子。

    而那位德拉昆大主教却是仍然在一边上耍死狗,昏迷不醒当中。

    雷斯特也知道,像这种小年轻的狂信者最为麻烦,他们涉世不深,天真纯洁。思想单纯。

    而且还接受了最为典型的,希特勒式的教育:剥夺了这些年轻人的思考力和判断力,根植他们服从指导者命令的服从心才是上策。

    让他们对批判教廷,社会和指导者保持一种动物般的原始憎恶,让他们坚信那是少数派和异端者的罪恶,让他们都有同样的想法,让他们认为想法和大家不一样的人就是教廷的敌人,

    这些人理所当然地没有自己的思考能力,没有判断力。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没见过教廷的阴暗面。

    纵然是受尽了苦难,还真以为自己是在为崇高神圣的事业献身。就是死了,也可以在天堂之上可以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而且还有好几十个漂亮动人的处*女等着自己。

    要不然,大家也不会都喜欢拿他们当打手。

    如果逼问口供,必然是要浪费掉大量的时间。而现在情况紧急,却是绝对不容许有丝毫的拖延,更不能有一丁点儿的失误~

    他的脸上现出了慎重的表情,冷冷地道:“说下去。”

    这两人全都是绝顶聪明的人物。

    他们此时的谈话并不是在浪费时间,而是飞速地开动脑筋,理清脑子当中的思路,以便从这一大堆的麻絮一般的线索当中,找出敌人的破绽,以及破解的方法。

    奥巴赫姆接着说道:“他们这一次的发动,绝对是计划己久。很可能从福尔多栽在奈安的时候已经开始了,那算下来他们为这件事情已经布置了半年多,。

    而且为了最大可能地保密,依照过往的经验,我相信,除了为首的几人之外,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是要做什么的。他们都是一早就作为暗桩埋进奈安来的。

    而要达到奇袭的功效,他们也一定是要在同一时间发动。”

    雷斯特思付了一下,然后道:“不错,如果不同时发动,有前有后。只有是一次行动,就必然是给咱们提了醒。这里可是洛林的地盘,他们再要行动,就麻烦多了。

    不过……“

    他顿了一下,然后道:“不过,同时行动也是有极大的不可抗因素。他们可以同时行动,但是不可能是同一时间动手。”

    奥巴赫姆飞快地道:“是的,而且这些人当中,只有我们是住在城外,相对来说,是最好抓的。

    所以相对于其他人来,他们一定是第一时间发动,咱们还是有机会的。”

    雷斯特笑了起来,接着说道:“是啊。只要是老熟人过来聊天,纵然是恶客登门,相信咱们两个也是不会防备的。

    只要是能做到出奇不意,他们真要逮咱们两个,还不是跟逮小鸡子一样?“

    他一边说着,一边恶狠狠地扫了那些被捆成了棕子一样的家伙。眼中的寒光不住地闪动,如同恶狼一般。

    那森森的目光,令的那些醒过来的骑士们一阵头皮发麻。

    出于保密的要求,这些骑士们在挑选的时候,全都是选的那些年青单纯的,背影不深,而且还是刚刚走出了教会骑士学院的校门的。

    这些小伙子虽然英勇无畏,对信仰忠贞不二,对凡蒂诺的一切命令都会毫不犹豫的执行,但是他们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没有多少的实战经验。

    这种人一般都是被当成炮灰使用,在要么就是吸引别人的诱饵。

    而为了能够充分发挥这些战场上的消耗品的作用,尽可能地给敌人制造麻烦,而不是遇到敌人就调头逃跑。

    一直以来,他们就被教会的骑士教官们进行强烈的洗脑。

    即过分的强调英勇的行动,顽强的意志等等这些个人的因素在战场上的作用,而将技术与装备忽略掉——因为英勇是对于个人的要求,而技术装备这些可是花大价钱的。

    教廷每年收来的钱,连那帮大爷们的公款吃喝的帐都填不满,又怎么会舍的在这帮上了战场就会挂的炮灰、傻小子们的身上花钱?

    因此上,为了节俭起见。

    他们接受的教育就很有一些第三帝国元首的风范,意志可以决定一切~

    那些教官么整天在他们耳边鼓吹,只要有顽强的意志,对父神坚定的信仰,你们就是拿着苹果刀也能战胜重装的冠军骑士。

    不管是从战略的高度,还是从战术的高度,全都是很很地蔑视那些魔法师们,那帮家伙除了会丢两个火球之外没有别的本事。

    只要是贴了身,他们就跟一帮菜包子似的。抬抬小指,就可以让他们全数团灭。

    但是没想到,那个魔法师居然如此的厉害,只是一个疏忽,结果团灭的就是自己。

    而且看这个样子,以后还是有的苦头吃了。

    奥巴赫姆来回踱了两步,然后道:“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必然是抓捕我和希尔梅莉娅,然后在教廷进行审判。从而从政治的高度,消灭我们的力量。”

    雷斯特看了他一眼,立时会意,道:“没错,你们是教廷的人。他们为了给所有人一个交待,必然只能活捉,不敢对你们下死手。否则,不管是对是错,他们就已经背上了杀人犯的罪名。令所有人心寒。,

    而洛林……”

    奥巴赫姆沉声道:“而洛林就没有这重担忧了。他是茹曼帝国的总督,而且屡次征战,战功赫赫,但是这也意味着,得罪的人无数。

    而且他手握重兵,还是我们的强援。

    所以想要对我们动手,就不得不考虑到他的存在。准确地说,激怒他的严重后果~”

    奥巴赫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所以,如果对我们动手,他就必须死~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没了后顾之忧。

    而且事后追查起来,洛林的敌人太多,头绪烦乱。纵然是追查到教廷那些人的头上,也是要大量的时间。那个时候,他们早就已经掩埋了证据,轻松地矢口否认了。“

    雷斯特当下冷哼了一声。

    要知道,如果不是牵扯到阿黛儿,以前他对于洛林还是挺欣赏的。而且即使是现在,尽管他口中不愿意承认,但是却也知道,自己这些人之所以能在这里坐在一起喝酒聊天打麻将,估算着自己的魔法塔是建十层,还是十一层,又或者是再涨一下,搞一个十四层?

    除此之外,还有那从世界各地涌来的,如同潮水一般的移民。

    他们的脸上闪耀着那种被称之为叫做‘希望’的东西。

    那些人们挥汗如雨,不惧艰辛,勤劳地工作着,将这个大地建设的热火朝天,欣欣向荣……

    这些,在这个世界的历史上,也是仅仅发生过几次。

    而那些时代,无一例外,全都是被称为的‘黄金时代’,或者说,‘伟大的黄金时代’。

    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洛林的功劳~

    如果不是说那个痞子作风太坏,勾引走了自己的宝贝外孙女儿,又像个花花公子,还骗了自己的得意的弟子罗琳娜,还有凯瑟琳这些女孩子的话。在评选‘普大陆十大杰出青年’的时候,自己也是绝对会投上他一票的。(洛林痛哭流涕:天地良心,我是被逆推的啊~但是……好像这样更丢脸一些吧?)

    而奥巴赫姆看到他脸上的神色,当下也是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对于洛林,他何尝不是也是这样的一种心态?

    从当初在学院之时,他拔了自己精心栽培的花儿算起,就对那个痞子很是没有好感,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痞子搞起歪门邪道来,确实是很有些本事。

    雷斯特当下一点头,道:“没错,洛林才是关键~”

    他当下就向外走去,但是略略犹豫了一下,然后回过了身来,道:“那么希尔梅莉娅那边……“

    奥巴赫姆脸上寒光一闪,显示出一位政治家的果敢。

    他断然道:“他们想要整倒我,就必须让希尔梅莉娅活着,在教廷,在大厅广众之下接受审判。而洛林却没有这个机会的。所以先救洛林。”

    雷斯特当下轻轻地一叹,道:“好吧~只是……”

    他迟疑了一下,道:“只是现在赶去,还不知道来不来得及了。”

    说着,跺了跺脚,就要纵身飞起。

    奥巴赫姆也是一阵黯然,道:“你也要小心。”

    雷斯特当下也是点了点头。道:“这还用你说~”

    出于对教廷的了解。那帮狗崽子动手之后,一向是极为狠辣。也不知道这一路之上,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在暗中狙杀。

    如此一来,必然要小心从事,但是既然这边动手,想必那些也是即将发动了。等自己赶到之时,也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了。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传来。

    “等一下~”

    两人一愣,回头看去。

    只见那名年青的侍卫走了上来,涨红着脸道:“两位大人,我倒有一个办法。”

    两人对望了一眼,异口同声地道:“说~”

    那年青的侍卫张了张嘴,但是由于太过紧张,一时还是说不出口,当下他按照《特工手册》上指导的那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平息了一下心情。

    他有些不安地看向了那两个老人,原本以为在这个火烧眉毛的时候,自己拖延了这一会的时间,他们会相当恼火。

    但是他却惊奇地发现,那两人非旦不怒,反而是露出了欣赏的表情。

    那两人都是人老成精,经验极其的丰富。

    他们可是知道,在面对危机的时候,越是能沉着的,越是可以顺利地逃生。反而越是那种手忙脚乱的家伙,越是死的快~

    那年青人道:“其实,不用那么麻烦,城那边和这边有信号相通,只要是我们这边发出信号,提升了警戒等级。

    相信爵爷那边也是会有相应的应对措施。”,

    奥巴赫姆思付了一下,道:“但是这样做并不能通知洛林,他的身边有危险。”

    那年青人道:“是的,但是由于敌人是同时行动的。只要是爵爷那边提高了戒备,我们就打乱敌人的计划。就算是想要暗杀爵爷,也是没有那么容易了。”

    雷斯特当下大喜,道:“好。信号怎么发?”

    那年青人道:“我已经将信号礼花拿来了。等一下施放的时候,还要大人帮忙,将信号弹放入空中之时。飞的越高,炸开的越大,这样的效果就越好~”

    雷斯特两人对望了一眼,尽皆赞同。

    众人来到了院中,然后飞快地点燃了礼花。

    一道红色的光芒当即升起。

    雷斯特看了,不敢怠慢,急忙放出了一道风系魔法,将那礼花推高,随即‘啪’的一声炸响开来。

    在空中爆出一个巨大的光球。绚丽夺目,极是好看。

    看到这边有礼花爆起,过了一分钟之后,随即远处也有礼花在空中炸了开来。紧接着,远处又有信号升起。

    更远的地方,也是有礼花升起来。用这种接力的方式,将讯息飞快地向着城中传递了过去。

    那年青人发现,由于雷斯特的魔法作用,这一次的记号传递比起以前来,最少也是快了数分钟。

    只要信号传出,党卫军就会提升戒备,然后派出骑兵部队快速前来查询情况。

    但是问题是,这能不能来的及?

    来不来得及,抢在那些刺客前面,给洛林提醒,躲过那致命的暗杀~

    奥巴赫姆与雷斯特对望了一眼,尽皆看到对方眼中的忧虑。

    xxxxxxx

    凯拉尔坐在总督府的大厅当中,看着那来来往往办事的官员百姓,当下露出了一丝冷笑。

    再过一会儿,这里的人可都是该哭了。

    他不禁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假腿。在那粗短的木腿当中,已经被掏空了。装上了一块巨大的高烈度爆烈水晶。

    只要是轻轻地一磕,十秒之后,就可以将范围二十米之内的一切化为齑粉。

    坐在对面的党卫军军官尽管一脸严肃地翻看着自己的证件,但是想来,他是怎么也不可能知道,自己是教廷派来的刺客。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