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第一滴血(中)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你们有实力威胁他们?”雷斯特听了他的话,当下大奇,道:“这算是什么狗屎的理由啊?”

    这位一辈子都钻研在魔法当中的魔法师,纵然是现在成为了一名魔导士,但是对于这世事也还是不太了解。{八度吧..}

    当初,他遇到了魔法瓶颈,如果不是当年在洛林堡,被洛林教育了一下这个拿回扣的学问。从中间领悟了魔法的真谛,这一辈子都要止步于大魔法士的境界了。

    既使现在变的灵活了许多,但是他这种以分析线形为主的头脑,又怎么能了解这又怎么能了解那些思想比臭水沟里的狗屎还要肮脏的政治家的心理与思想?

    据说当年刘三邦子不论青红皂白地就逮到韩信,拉回自己家里喝茶。

    韩红棍见忠心被疑,当下很是愤怒:“老大你太不江湖了~

    我对老大你一向是忠心耿耿,打架砍人,勇字当头,操刀在前,撤退在后。为帝国负过伤,为老大你流过血。为大汉帝国立下了不世之功~

    这么高的功劳,你不好好好给我评一下职称就算了。

    为什么我正在家里唱着歌,吃着火锅。又没有当二五仔,造你的反,你却跑我家里,把我抓起来,又是开香堂,又是斩鸡头烧纸钱的,吓唬人?”

    汉太祖刘三邦子很是严肃地一板脸,对他这一番谬论进行了极其严厉的批判:你虽然没有造反,但是你却有造反的能力~

    对着刘老大的流氓嘴脸,韩红棍当即就悟了,成为了史上最伟大的一代哲学家:兔死狗烹,鸟尽弓藏,我活该下油锅被炸啊~

    后来,赵匡胤当上了扛把子之后,稍稍好了一点儿,把手下的红棍们叫到一起喝花酒,然后告诉大家,我知道你们对我是很忠心的,但是你们也要知道,老大我对你们拥有的能力是很不放心的。

    万一要是有人给你个披上龙袍,让你们当皇帝,然后带着刀子过来,老大我是不是也得要学学鸟生鱼汤什么的,搞禅让啊?

    要知道,那可是很不科学的~

    有了他的这个提醒,小弟们当下全都纳头便拜,老大果然是英明神武,天纵奇才~

    于是,很顺利地就杯酒释兵权什么的,给小弟们全都发了退休金,打发他们回家养老。

    这还是他厚道一些,再后来,换成朱元璋当老大。

    这哥们儿苦出身,分分钱都穿肋条上,舍不得出那笔退休金,于是就给小弟们直接发盒饭。砍起脑袋来嘁哩喀喳的,一点儿也不手软。

    再后来,就是野猪皮的时代,满清第一大忠臣,鳌拜鳌少保,为了帝国征战一生,奉献了青春、汗水,还有热血,不就是多占了两亩地吗?

    玄烨那小兔崽子就联合韦小宝,对这位大忠臣很下毒手。

    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赤胆忠心的鳌少保有造反的能力。

    后来,他又看吴三桂,耿精忠,尚可喜哥几个不顺眼,觉他们有造反的能力,动手削蕃,给果逼反了阿桂哥,阿喜,有阿忠。

    再后来又是什么准葛儿,葛儿丹什么的,反正都是乱的很。

    再后来,那就是大将军年羹尧了,雍正看着他也是觉着不保险,最后把这位大功臣给逼死了。

    从此之后,大清国再无战将。

    后来的僧格林沁、胜保之类的八旗子弟们一直是打败仗,固然有一方面原因是本事不行,但是更重要的原因,打败仗的话就算是丢官罢职,可是还有养老金可领。

    可是如果打了胜仗,那就是有了造反的能力。回头全家老小一齐领盒饭的~

    从政治角度来讲,事实的关键并不在于,你做什么~

    而在于,你有能力做什么~

    奥巴赫姆红衣大主教可是政客出身,不像是雷斯特之类的搞技术流的,极赋远见。一眼就看穿了这件事情的本质。

    且不说洛林的赫赫战功,天下闻名。

    光是飞鹰公司累积起来的可以敌国的巨额财富,雄视天下,令所有的国王权贵财阀们感到前所未有的危胁。

    更何况,还有希尔梅莉娅在草原传教,教化了无数的半兽人。使的父神的光辉照耀外域。仅这一项功绩,就足以令她封圣。迈入教廷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的行列。

    在这些成绩的帮助之下,奥巴赫姆一系的势力急剧膨胀起来。

    教廷内部派系林立,但最有希望角逐下任教宗宝座的,则只有寥寥数人而已,其中卡拉多斯的希望最高,或者说他认为自己的希望最大。,

    梵蒂诺的诸位大人物对奥巴赫姆派系的异军崛起产生了警觉,甚至是有些不安。

    这些原本枫叶丹林出身的牧师们,更多的是关心钻研圣术胜过钻营,虽然他们势力庞大,但始终游离在凡蒂诺外围。

    这一次希尔梅莉娅却强势的插进了梵蒂诺城,短时间内积累了大功,背后更有洛林这个大财主和茹曼帝国皇室公主引为奥援,

    而她还是奥巴赫姆的亲信弟子。

    由此可知,奥巴赫姆的实力扩充到何等惊人的地步~

    而相比之下,卡拉多斯却清楚地知道,自己这一系的人是个什么货色。这些年来只是光顾着盘剥百姓。搞的大家怨声载道,威信大失。

    此消彼长之下,他当然是坐立不安。

    更何况当初教廷派来调查希尔梅莉娅的福尔多以一众教廷的高层人士。想要借机发挥,搞掉希尔梅莉娅。

    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位红衣主教居然那么舍的下本钱,与洛林总督有了奸情。(注,由于情报有限,这些人并不知道,这两人早在学院就已经那个**什么的了。)

    结果他们偷鸡不成,没有搞掉希尔梅莉娅,反而是被洛爵爷用糖衣炮弹给收买拉拢了过去。

    在洛林的萝卜加大棒政策下,那些高层人士和洛林勾结到一起,做起了生意。

    地方教会为飞鹰集团的赛马赌博提供支持,飞鹰集团则付给他们一定的佣金,这对日子越来越不好过的地方教会来说,无疑也是一个大进项,那些高层们已经出现要和飞鹰集团绑在一起的迹象。

    这使得奥巴赫姆的实力无形中又是上了一个台阶。

    通过洛林,这些梵帝诺当中的高层和奥巴赫姆很可能彻底勾结在一起,这两派联合起来的实力,在教廷内部将无人能及。

    如果真到那一步,卡拉多斯的教宗梦就做到头了,围着着最高宝座产生的斗争,从来都是最残酷的。

    就如果赫鲁晓夫同学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直接从会议上里将贝利亚拖出去枪毙了一样,在教廷内部亦然,每一个宝座的下面,都是成堆成堆的尸体。

    尽管奥巴赫姆一系全都是极为低调,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枫叶丹林学院出身的学员牧师们,全都属于实力派。与那帮靠着溜须拍马卖屁股爬上去的政客系有着明显的质上的差别~

    而且奥巴赫姆还掌握着一个最为重要的权力,即如果现任教宗陛下翘辫子了,那么将由他临时代行教宗权力,并且主持推选出下一位教宗。

    卡拉多斯他和奥巴赫姆一向不对盘,以前还可以制衡一下,使的奥巴赫姆不敢从中做梗。做为呼声最高的教宗陛下的继承人,顺利地登上教宗的位置,但是现在面对着日益增张的危胁,他却是没有那个信心。

    更何况,在教廷内部也是即将要发生了一件最为重大,惊天动地的大事情~

    用卡拉多斯红衣大主教私下的话来说:成败在此一举~如果现在不抓住机会,拼一下的话,以后也就完全没有机会了~

    奥巴赫姆转过头去,轻声地道:“雷斯特,我的朋友,这一点儿也不荒谬。相反的,是极其的正常的。”

    在此同时,他的眼睛微微眨了一下。雷斯特不禁愕然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

    奥巴赫姆看向了德拉昆,道:“你们这一次是同时下手的吧?”

    德拉昆看到他眼中的神光,不由一阵心虚,道:“是的。”

    奥巴赫姆道:“希尔梅莉娅那里派的是谁?”

    德拉昆不由自主地道:“是马利诺红衣主教和达特尔裁判官。”

    奥巴赫姆笑了笑道:“又是人员秘密潜入,然后进行诱捕行动?”

    德拉昆道:“是的。”

    奥巴赫姆此时突然瞠目高声大喝道:“你们这些凶手~十天前,是不是你们联手谋害死了教宗陛下~?”

    在他的厉声怒喝之下,德拉昆当即心神动摇,急忙高声叫道:“我们没有,不信你去看,他虽然病危,但是还没有死,我们大家都是清清白白,绝对没有……”

    他说到这里,突然意识到不对,当下失了声,面容抽搐,恨不能将自己的舌头给咬下来。

    这个消息他们封锁的极严,只有几个人知道。可惜自己却是被奥巴赫姆这老狐狸一诈,当下就顺嘴一下子给全说了出来。

    一众骑士们身处低位,只是听命行事,根本就无从知道这些。此时猛然听到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当下心神大震。,

    不过他们全都是教廷的护佑骑士,心理素质极强,只是心中震了一下,随即就反应了过来。

    但是这一瞬间的工夫,对于一位大魔导士和一位红衣大主教来说,却已经是足够了。

    雷斯特当即一弯腰,伏下身来。

    那名骑士发现不对,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就已经反应了过来。

    他伸手一抖,锋利的匕首划过了一道弧线,就向着雷斯特的背上猛刺过去。如果刺中,以雷斯特这把年纪,绝对是挺不过五分钟的。

    雷斯特却是丝毫不理,手中的紫色的电芒飞窜而起,噼啪做响。

    那名骑士嘴角立时闪过了一丝残酷的冷笑,纵然是雷斯特魔力再强,但是自己手中的匕首距离对方只有不到一尺的距离。

    他甚至是可以听到匕首插入人体之时,那声破革一般的声响。

    就在此时,就听到一阵利风呼啸声响起。

    紧接着,就感到脑子里一昏,身体一轻,整个人向后倒下。

    他在倒下之时,却仍然是感到了一阵奇怪。我看到的是电系魔法,为什么会有风声响起?

    在昏迷过去的最后一瞬间,努力地睁开眼睛,看到奥巴赫姆正呼呼挂风地挥动他的那根法权。

    只见他怒目圆睁,那满头的白发和长长的胡须在风中一起飞舞,看上去气势无双,极其骇人。

    随即房中的电光大盛,光芒耀眼夺目,刺的人根本睁不开眼睛。

    当光芒散尽之时,房中已经是倒了一地的人体。

    只余下两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儿站在房子的中间。

    尽管此时,他们也全都是气喘吁吁,一头的冷汗,身体也是越佝偻,但是在这倒了一地的人中,却显的高大无比。

    雷斯特两人对望了一眼,刚刚的行动可是凶险无比。

    不过好在两人全都是老奸巨滑,极具急智地将那些人给完全收拾了。

    奥巴赫姆当时问的话看上去普通,但是却是极有技巧。

    如果当时他直接追问,教宗陛下是不是死了?

    那么德拉昆一定是会矢口否认的。

    而在前面加上了日期,再将他们指证为凶手。说的言之凿凿,有鼻子有眼的。

    不管是心理素质再怎么好的人,出于本能,也是会拼命地自证清白。

    比如说,有人问你,丢过钱没有?一般人或会回答有,或者是没有。

    但是如果是问你:上一次丢钱是在什么时间,一般人都是会拼命地去想一下,给出一个时间。纵然是真的一辈子没有丢过钱的,也是要犹豫好久,才能真正确定五岁那年是不是丢了五分钱的硬币。

    这道理极是简单,但是要在当时那种危急的情况之下,却是可以从容想出来,不仅是要灵敏锐利的政治嗅觉。通过他们的这些行动,瞬间推出教廷的内乱。而且还要相当丰厚的人际交往知识,以及极高的急智。

    而且,到了后来,在那些骑士们一愣神的工夫之际。两人抓住了机会,配合的极其默契。

    雷斯特丝毫也不管身后的骑士,直接发动了魔法。

    而奥巴赫姆也是丝毫不理身边的危胁,抡棍子砸翻了雷斯特身后的骑士,终于确定了胜局。

    这些东西虽然说起来简单,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之下,却是兔起鹘落,电光火石之间。

    如果两人配合有一丁点儿的误差,那么倒在这里的也必然是他们两个,最少奥巴赫姆也是要丧命当场~

    不过这两个老头在一起混了快六十年了,从嘴上没毛的时候就开始在枫叶丹林打打闹闹,这么多年下来,论起来互相了解的程度,也许对方的老婆都不如自己。

    再加上一个瓦巴多尔将军,三个老头没事的时候互相斗斗气,拆拆台,揭揭短,一旦有事的时候,绝对是团结的比谁都紧。

    雷斯特和奥巴赫姆都是他们那个时代的绝顶人物,年轻的时候没少和人干架,虽然老是老了,可是斗争经验丰富。

    互相间甚至不用眼神沟通,就知道对方的想法和行动,干净利落的收拾掉了一屋子战斗人员。

    雷斯特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看着那倒在地上的一地骑士,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转头看向了奥巴赫姆,看到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当下道:“怎么?这一点儿小小的运动,你不行了?这也太次了。

    怪不得你们教廷一直干不过我们魔法协会,瞧你们闹的,隔上几年就要内讧一回。”

    奥巴赫姆皱着眉头,艰苦地一笑,道:“这有什么?我们还隔几年闹一回内讧。你们魔法协会,有哪一天不是在闹内讧?”,

    雷斯特当下一阵无言。

    教廷好歹还算一个半政治性机构。为了利益,大家还是能走到一起,团结一下的。

    但是魔法协会?

    大家都是搞学术研究的,哪一个不是响当当、嗷嗷叫的学霸、院霸?

    搞起内斗来,当然是刀光剑影不断。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这些强大而心思恶毒,动不动就蹲到墙角画个圈圈诅咒人的魔法师们到了现在,会没有一帮只会搞死背背的秃头们强大?

    雷斯特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想要转换话题。

    他一抬眼,当即看到奥巴赫姆身上的白袍上有红色的印迹不断地扩大,看上去触目惊心。

    他当下一惊,道:“你受伤了?”

    说着,急步走了过去。

    奥巴赫姆笑了一下,然后道:“被那个狗崽子用匕首划了一下,亏的那孙子没有下死手,只是皮外伤不要紧的。”

    雷斯特仍然是不肯罢休,伸手拎起了他的衣服,然后仔细地看了一眼。

    果不其然,只见在奥巴赫姆的腰间有一条长长的伤口,两边的皮肉翻卷,鲜血如泉水一般,不住地流出,看上去极是恐怖。

    雷斯特看了,当下叫道:“这都可以做一盘血豆腐了,你还说不要紧。”

    说着,伸手就要去摸自己随身带着的草药。

    奥巴赫姆当下苦笑了一下,然后道:“这种事情,好像还是我们牧师来干比较好一些。”

    说着,轻声低语了几句,随即手中开始散发出淡淡的白色圣光。然后伸手在伤口抹了一把。

    白色的光芒当即如同药膏一般,附着在了伤口处,随即渗了下去。

    伤口处的鲜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小了下来,最后结了一层的血痂。蒙在伤口之上。

    雷斯特看了,当下大赞,道:“你们这些秃头倒也不是一点儿本事没有~”

    说着,恶做剧一般伸出手去,在奥巴赫姆的伤口处轻轻地一拍。

    奥巴赫姆当下痛的惨叫了一声。怒声骂道:“你这个该死的老混蛋~”

    就在此时,就听外面一阵尖声怒叫的喊杀声。

    紧接着,一帮胖大妈厨师厨娘和农夫们举着平底锅,菜刀,墩布,锄头,粪叉,杀气腾腾地冲了进来。

    俗话说,宰相家里七品官。

    庄园里的人们身为总督家的一员,一向是眼高于顶的,知道有人跑到这儿来砸场子,这还了得?

    大家全都是义愤之极,当下就纠集了起来,抄家伙进来帮忙。

    但是大家没想到的是,进来之后,居然是看到这古怪的一幕。

    一众人等当即全都是目瞪口呆。

    有几位胖大婶在激动之下,手中的平底锅也是乒乒乓乓地掉落在地,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天啊~难道说这两个白胡子老头儿之间是超友谊的那种不纯洁关系?这种东西,以前可是只是听说过,今天终于是逮着活的了。

    真是没想到啊~

    这些大地方出来的人,就是和咱们这个小地方人不一样啊~

    不说别的,光是这个兴趣就透着那么高雅时尚。虽然这究竟是怎么高雅时尚,大家也不是太明白。

    不过既然是大地方出来的,那就应该是高雅时尚的吧?

    众人的眼神在一瞬间就变的极为的古怪。

    奥巴赫姆两人看了,慌忙分开。

    雷斯特轻咳了一声,然后道:“大家快进来帮忙。将这些家伙都捆起来。”

    他这一招果然有效。

    众人当下就转开了注意力。

    他们看着那倒了一地的骑士们,当下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mlgBd,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居然跑到这里来撒野,还打伤了老管家。真真是活腻了。

    大家纷纷冲了过去。将那些人全都是扒了铠甲武器,然后拿了绳子牢牢捆住之后,又是一顿的拳打脚踢。平底锅敲的当当直响,锄头把子、粪叉子一起轮圆了狠揍,将他们统统地全都揍成了一帮猪头。

    饶是那些骑士们全都是护殿骑士出身,但是在这狂攻之下,却还是被揍的昏过去,又醒过来。哭爹叫娘,不住地哀嚎。

    有些彪悍一些的大妈大婶们也是为了能感受一下高雅艺术。

    出于她们对于古典音乐特有的爱好。甚至是拎起裙子,一记比如来神掌更牛叉上一万倍的,只存在于传说当中的必杀绝技——中国足球队的断子绝孙脚,就狠踹下去。然后再狠狠地拧上两圈。

    然后听着那由低到高,最后变成了女高音尖叫声,很是陶醉一下。

    奥巴赫姆看了,当下只是叫了一句,“别打死了~”

    给大家提了一个醒。然后就转头看向了雷斯特。郑重地说道:“我的朋友,我们还有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要做。”

    雷斯特点了点头,道:“我知道,现在我就回城去,看还来不来得及救下希尔梅莉娅。”

    奥巴赫姆心中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硬着心肠,断然说道:“不,你要首先救洛林~”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