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第一滴血(上)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希尔梅莉娅看着他,轻咬着嘴唇,脸上的颜色不住地变幻。(百度搜索

    裁判官达特尔在旁边看马利诺如此的软弱,当下不耐烦起来。

    他鄙夷地看了马利诺一眼,然后手按腰间的宽带,迈步上前,冷然道:“赶快投降。我们有整整五十人,你们仅只有十二个,我劝你们还是识实务一点儿的好。”

    那名禁卫军官当下冷笑了一声,嘲弄地道:“五十人,对付我们十二个人。这确实是很糟糕,看来我们只好每人射五箭了。这样的话就超出今天的工作量了,说不得,回去得让总督给咱们涨工资吧。”

    “哈哈哈……”一众禁卫们当下呲牙咧嘴,哄堂大笑了起来。

    这些痞子们全都是洛爵爷一手训出来的,平常就跟洛林和雷欧混在一起,守过奈德尔城,更跟着洛林远征过大草原。虽然本事不知道怎么样,但是那身上却沾着和洛林一样的坏毛病。

    他们一个个的嘴巴又毒又贱~

    不管是遇到什么事情,都是能够高傲地亮出毒牙,吐出的恶槽当中,全都带着致命剂量的恶毒汁液,纵然是嗅到了那味道,也可以被毒个半死。

    他们就是砍不死人,光凭着那一嘴恶心人的话都能把人气死。

    裁判官达特尔身份高贵,纵然是再罪大恶极的罪犯在他的面前也是全都吓的瑟瑟发抖,他尽可以威风凛凛用渎神,无信等等罪名将对方打成一团烂肉,再钉死在十字架上。

    他何曾受过如此的嘲弄和顶撞,当下被气的脸色铁青,全身上下一个劲儿地发抖。

    他气的颤抖地伸出手去,点指着那军官的鼻子,嘶声力竭地叫道:“反了,反了。真真是造反了。如此的目无上官,果然是一帮无法无天,没有纪律的兵痞。如此看来,那个洛林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裁判官达特尔平常坏事做绝,打着教廷的旗号对付异己,和别人勾结起来,用异端的罪名谋夺人的家产,甚至是毫无理由的将一些无权无势却稍显富有的人灌上各种罪名,切他们的生猪肉,敲诈勒索钱财。

    几十年下来达特尔非但没有受到任何惩罚,生意反倒是越做越大,从地方上一个裁判员,一直混到了教廷总部的裁判官职务。

    这一次对方洛林,裁判官达特尔可是异常的积极,按照他惯常的经验,只要拿住了希尔梅莉娅,大义的名分往下一压,不怕洛林不屈服乖乖听话,说要是敢为洛林说话,那就是违反父神的教义,大可连着将这些人也抄了。

    他却却忘记了,他平常对付们的都是些平民和小地主,听见裁判官的名号就吓得瑟瑟发抖的人,而现在他对面的士兵,却是一群早就被洛林教育好的骄兵悍将。

    一众士兵们见他辱及自己的上司,当下非旦不怒,反而是再次哈哈大笑。

    达特尔看了他们鄙夷的目光,当下更是气的脸色煞白。

    那军官笑着道:“你这个白痴,就……就你丫的一个躲在别人裤裆里面装13的蠢货,你居然以为自己有资格去评价我们爵爷?

    这只能暴露你是一个近亲结婚的产物~

    哈哈哈……”

    众人当下又是一阵大笑。

    达特尔当下一阵狂怒。

    他面容扭曲了起来,怨毒地看着面前的这些帝国士兵,双手不住地痉挛抽搐,恨不能将他们撕成碎片。

    就在此时,旁边一名士兵却是高声抗议道:“长官,你不能这么说。”

    众人愕然一愣。然后尽皆向他看去。

    就连达特尔也是心中奇怪:我没有在他们这些人当中安排奸细啊。他怎么会帮着我说话?难道说是我刚刚一直狂震,结果触发了什么暗藏任务,打通了任督二脉,小宇宙大爆发,然后散发出那传说当中的王者霸气,使的他尽甘心情地拜服在我的脚下?

    想到这里,当下心中不禁是一阵窃喜。

    一众黑衣骑士们目光当中却是充满了鄙视。“这个下溅的软骨头,看到我们势大,所以就想着讨好达特尔,好换取活命?”

    那年青的士兵看到众人全都看向了自己,当下很是有些不习惯地脸红了一下,然后道:“长官,您不应该这样去污辱白痴的~”

    他认真地看向了达特尔,然后说道:“你确定你生出来的时候,不是因为你妈**眼神不好,结果把人给扔了,把胎盘养大了?”

    或许是有些害羞,他的声音当中显的有些紧张,但是面对着强大的敌人,这个年青的士兵,却仍然是无所畏惧,坚持着将那个恶毒的笑话说完。,

    众人当下又是一阵哄堂大笑,甚至有几名士兵都笑得喘不过气来,捂着肚子,将武器拄在地上,笑的背都弯了。

    一众黑衣骑士尽管是和他们是敌对阵营,但是当中也是有人低低地笑出了声来。

    达特尔当下气的眼睛充血,嘴角直吐白沫,额头上的血管也是突突的一个劲儿地直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狂怒之下,他失控地向前迈了两步。但是随即看到了面前那些冰冷闪亮的刀剑,当下又愕然地停下了脚步。

    虽然他仍是怨毒地看着那年青的士兵,不住地用一连串嘶声力竭,令人根本就听不清楚的声调,咆哮着什么,用力地挥着拳头。

    在气急之下,脑袋上油腻的短发也是胡乱地飞舞,粘在尖瘦狭长的脸颊上,看上去如同一个神经病人一般,疯狂而恶毒~

    纵然是一众黑衣骑士们看了他的模样,也是一阵心里发寒。

    不过随即众人发现,不管是达特尔再怎么暴跳咒骂,但是他却全都是在三尺之外,从来不敢向前再多走一步。

    人群当中有人低声地嘀咕起来,道:“为什么刚刚还觉的我们挺正义的,可是现在看起来我们才是反角坏人?”

    达特尔口吐白沫,不住地疯狂叫喊着。马利诺在旁边实在看不下去,上前轻轻地拉了拉他,低声说道:“注意形象,注意一下形象,大人。”

    达特尔这才醒悟了过来。

    他恨恨地看着对面的众人,然后伸手捋了一下凌乱的头发,道:“希尔梅莉娅,你们不要再想着拖延时间,现在你们已经是无路可逃了,快点儿投降吧。我也不跟你多说废话,在十息之内,再不投降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由于刚刚的尖叫怒吼用力太过,此时他的声音显的有些失真,听上去异常的怪异。如同一条嘶嘶地吐着舌信的毒蛇一般。

    旁边马利诺只是苦笑,道:“慢慢来,慢慢来,咱们还是不伤和气的为好。不伤和气的好……“

    马利诺看着对面的士兵,说道:“士兵们,我们的任务是带希尔梅莉娅主教回去协助调查,和你们没有关系,而且我们遵奉的是教廷总部的旨意,希望你们不要一时糊涂,害了自己的性命。今天我们在这里的都是裁判所的执事精锐,你们是打不过我们的。”

    达特尔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心中暗骂:让你这个软弱的混蛋过来,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他理也不理马利诺,抬起右手,伸出了一根手指,冷冷地道:“我给你们最后的机会,要么死,要么让开,一~”

    军官哂笑一声,鄙夷的看了对面的教廷众人一眼,昂起头说道:“我管你们他**的这群死背背,我们的命令就是保护希尔梅莉娅小姐,我们和你们不一样,一帮只会躲在别人背后的牛虻,我们是帝**人,荣誉既生命,想来就来,别他**的废话。老子们就算是战死了,总督也不会亏待我们,大草原有我们一千亩土地,你们这帮狗崽子要是死了,估计也就教堂墓地里面的一个坑,你们可想清楚。”

    马利诺身后的黑衣人面面相觑,露出惊讶的表情,想来是不敢相信奈安士兵的待遇这么好。

    对面的军官看到他们的样子,哈哈一笑,对他们勾勾手指,道:“怎么样?羡慕吗?要不对面的诸位也过来,待遇从优。”

    达特尔恶狠狠的瞪了身旁的黑衣人一眼,怨毒的眼神看得他们心里直发毛,然后达特尔举起手指,表情狰狞的说道:“二~”

    马利诺苦笑了一下,然后又转头看向了希尔梅莉娅,道:“梅莉娅主教,现在我们是奉了教廷的命令前来,如果你举兵反抗,那就是反对神圣的教廷。

    在这重重的包围之下,别说你们这几个人是杀不出去的,纵然是杀出去了。后果又是什么?

    你想过没有?

    难道说就是真的造反兴兵,与教廷对抗?

    在这片大地之上,只要是阳光所照之处,就有教廷的光辉。治下百姓数以亿万。你们就是有三头六臂,难道说就能和教廷对抗吗?

    纵然是当年教廷并不强大的时候,魔族与亡灵的百万联军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还被我们逐出了大陆。

    难道说你们的能力比起魔王与亡灵大祭司的联手还要强大?”

    希尔梅莉娅俏脸之上一阵红一阵白,一直沉默不语。

    教廷的强大,是人所共知的。

    纵然是她,那力量的来源除了她自己的强大实力之外,也有绝大的一部分是因为,人们对于教廷的信仰。,

    人们对教廷下派到奈安的红衣主教,而不是特定到某一个人,确切地到她本人的信仰。

    如果真的与教廷对抗,那么,也就真正是举兵造反了。

    教廷对于这种敢于挑战自己权威的人,向来是心狠手辣的,斩草除根绝不留情。

    且不说,到时候真正举起了旗子,会有多少人跟着自己走。

    纵然是奈安上下团结一心,但是面对教廷那气势汹汹的百万大军,奈安又拿什么来抵抗?

    更何况,自己就真的为了一己之私,忍心看着这片费尽了心血,刚刚兴盛起来的热土就此陷入战火当中,看着那数以万计的百姓在战火当中流离失所,碾转哀嚎?

    她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那些禁卫士兵们,那些年青的士兵们一张张还显的稚嫩的脸庞坚定而无畏。

    他们面对着强大的敌人,没有丝毫的犹豫。不管是何时何地,为了自己的安全,他们都不惜牺牲自己年青的生命。

    但是自己就真的忍心看着他们去送命?

    此时就听达特尔尖厉的声音高声叫道:“,三,四,五……”

    时间一点儿一点儿地流逝。

    希尔梅莉娅一时柔肠百转,犹豫不决。

    达特尔看到希尔梅莉娅的神情,那狭窄的长脸上闪过了一丝怨毒的快意。

    ‘九~“他毫不犹豫地尖声厉叫道,然后深吸一口气,打算用全身的力气喊出最后一个数字。

    众人全都是一阵紧张,握紧了手中的武器,俯低了身体,全都贯注地看着对面的敌人,准备着迎接即将到来的浴血撕杀~

    xxxxxx

    青草庄园的管家站在窗前,略有不安地看着不远处的河边处,在那里两个有些显的苍老的身影正在树荫之下,挥舞着钓竿,激烈地争论着什么。

    尽管在早上的时候,这两位跺一脚,整个大陆都要发生大地震,一言九鼎,从不食言而肥的两位大人物放下了豪言,‘中午吃我钓的鱼~“

    但是老管家很是怀疑,这两人的话究竟是能不能实现,哪怕是钓来一条小虾米也好。

    他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打算着吩咐厨房去做午餐。顺便告诉那几个厨师们和胖大婶们:很多的时候,越是大人物的话,越是不能信的。

    就在此时,就听外面响起了一阵马蹄声。

    老管家一皱眉头,心中暗道:这个时候,有谁会过来?

    他回过头来,向着庄园门口处看去。

    只见数名身穿黑袍的骑士护着一辆马车,沿着大道,快速地驰了过来。

    虽然那些人全都戴着帽兜,看不清那些人的面容,但是那行动当中却隐隐透露出一种危险的信号。

    老管家犹豫了一下,当下向旁边的侍从令道:“快,去告诉两位大人,有客人到了。“

    那侍从也是极为机灵,当下一转身,就向雷斯特两人奔去。

    但是随即,客厅的大门就被人给粗暴地踹开。

    随着那一声巨响,当下引起了侍女们的一片尖叫声。

    在那尖叫声中,一众骑士们飞快地冲了进来。

    为首的那人目光一转,看到老管家那错愕的表情,当下伸手一指。

    旁边有人就已经冲了过来,牢牢地将老管家控制了起来。

    为首的那名骑士来到管家的面前,怒声叫道:“奥巴赫姆在哪里?说,快说,奥巴赫姆在哪里?”

    老管家看着那骑士狰狞而扭曲的面容,强自一笑,道:“我不知道你这是在说什么?什么奥巴赫姆,我……我一点儿也不知道。“

    那骑士当下抬手就是一拳,重重地打在了老管家的腹部。

    老管家当即惨哼了一声,就感到腹部似乎被打碎了一般,一阵刀绞一般的疼痛,他口中一甜,当即吐出了一口鲜血。

    骑士毫不在意地伸手抓起了他花白的头发,然后粗暴地摇了摇,看着那老管家渐渐清醒了过来,这才道:“你不要跟我耍花样,快说,奥巴赫姆在什么地方?”

    老管家看着那骑士,又吐了一口血。

    此时,他的面色惨白发青,但是却是笑了一下,然后道:“年青人,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是如此对待一位和你父亲一样大的身体虚弱的老人,你不觉的可耻吗?”

    那骑士怒哼了一声,道:“你这老狗,居然还要嘴硬~”

    说着,他从腰间抽出了一柄寒光四射的小刀,放在了老管家的脖子上,厉声喝道:“说~”

    老管家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那骑士当下大怒,手腕一动,就要挥刀。,

    就在此时,旁边有人高声叫道:“大人,你看~”

    那骑士抬头一看,却见窗外有两个老人正快步向着这边走来。

    虽然旁边的一名侍从屡次想要阻拦,但是却全都被他们给推了开去。

    这两位大爷也是姜老弥坚的个性,非要看看究竟是哪一个王八蛋,居然敢跑到大爷们的面前撒野。

    那骑士当下大喜。

    他看那两人的模样,显然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轻轻地伸手一比。

    当即有两名骑士机灵地一闪身,躲在了门后。

    此时,奥巴赫姆与雷斯特两人推门进来。

    雷斯特一进门,就高声叫道:“是哪一个王八蛋这么胆大,居然敢在老爷我的庄园里纵马狂奔,不要狗命了……”

    他说到这里,看到房中的景像当下愕然地停了下来。

    奥巴赫姆也是一怔。

    紧接着,两人同时感到了腰间有锋利的硬物顶上。

    奥巴赫姆与雷斯特两人对视了一眼,尽皆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

    这两位都是大陆上的顶尖人物。

    正在庄园里面钓鱼休闲,就像是那个上任的县长一样,正准备一边唱歌,一边吃火锅呢,谁想到这个时候,居然会有人狗胆包天,跑来暗算自己?

    当下就被这些人给生擒活拿。

    奥巴赫姆冷静了下来,看着来人,道:“你们是什么人?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此时,位于那些骑士身后的一人走上前来,然后摘下了头上的帽兜,露出真实的面貌。

    奥巴赫姆当下又是一愣,道:“德拉昆红衣大主教?”

    他随即反应了过来,怒声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德拉昆大主教素以狂信而著称,也就是说一向没有别的本事,只能以残暴地对待治下面的百姓而闻名。

    他看着奥巴赫姆,薄薄的嘴唇扭曲了一下,露出了一丝狞笑,道:“没别的意思。只是听说你的弟子希尔梅莉娅犯下了渎神大罪。

    成为了教廷的一大丑闻,给父神蒙羞,令人震惊不己。

    你这个当老师的当然也是罪责难逃。,最起码也是一个管教不严的罪过~”

    雷斯特在旁边眨了眨眼睛,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然后轻松地道:“哈,原来是你们教廷内讧啊~我就说嘛,你们这些个死背背,屁本事没有,搞内讧倒是挺有一手的。

    不过,既然这样,那就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我还是回去钓鱼去,今天这一大家子还等着我的鱼做菜呢~“

    说着,转身做势要走。

    但是随即却发现顶在腰间的利刃向前微微推动了数分,刺破了他的衣服。雷斯特当下又老实了下来。

    他当下看着那红衣大主教,道:“喂,孙子,你们闹归闹,可别把老爷我牵扯进来,爷爷我的脾气可是相当暴躁的,发起火来,你们这些王八蛋可都是得要死无葬身之地~”

    德拉昆红衣大主教当下冷哼了一声,不发一言。

    奥巴赫姆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心中电闪般地转动起来。

    这老流氓也不愧是玩了一辈子的政治,耍久了的流氓手段的老滑头,只是一瞬间随即就想通了这一切的前因后果。

    他冷笑了一声,看着德拉昆,冷冷地道:“是卡拉多斯那个家伙派你们这些狗腿子来的吧?”

    德拉昆红衣大主教当下大怒,霍然抬起了头来,但是看到奥巴赫姆眼中的刺眼的神光,当下突然感到了一阵心虚。

    他不情愿地拐过了头去,然后道:“我不是他的狗腿子,只是为了捍卫教廷的荣耀。”

    奥巴赫姆冷笑了一声,道:“捍卫教廷的荣耀?伦德岛离魔族大陆最近,你有的是机会去那块大陆,怎么不见你去过一回。反而是怕死装病,经常跑到梵帝诺来疗养。”

    德拉昆当下大怒,道:“我那是工作需要,为了教廷,为了彰显父神之光,所以这才不得不去好好休息的。可是你的弟子却是和人通奸,还怀了身孕……”

    奥巴赫姆当下也是勃然大怒,道:“混帐,你的嘴巴给我放干净一些~”

    奥巴赫姆眼中电光一闪,不怒自威。

    德拉昆看了,当下一滞,说不出话来。

    雷斯特在旁边却是道:“喂,喂,你们闹你们的,干什么要扯上无辜的人。”

    奥巴赫姆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叹了一口气,道:“我的老朋友,这一次咱们可能是遇到一些麻烦了。这些人是冲着我们大家来的。”

    雷斯特一愣,道:“不是你们内讧窝里斗吗?”

    奥巴赫姆当下苦笑了一下,道:“其实你这样讲也没有错。他们之所以会来找咱们的麻烦,就是因为洛林这两年太厉害,发展太快了。“

    “咦……“

    “因为我们的现在实力已经太强大了,有足够的能力去威胁到他们的地位~“

    (八

    度吧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