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风声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洛林听了雷欧的话,当即就意识到有些不对。

    这平白无故的,一帮教廷的死背背们要来审查希尔梅莉娅,而且还是让她再升一级。这可能吗?

    要知道自己前一段时间刚刚应付玩一帮从凡蒂诺来的死牧师。

    上一次来的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巡查红衣主教,说白了就是个调查员,都敢在奈安抖自己的威风,还收集希尔梅莉娅的黑材料要扳倒她。

    幸好上次那个叫福尔多的巡查红衣主教是个白痴,在洛林的眼皮子底下就敢胡来,最终那小子把命留在了奈安了。

    说起来,经过的事情越多,洛林对这帮红衣主教们的印象越来越差了,贪得无厌而且贪生怕死,利令智昏,当诱惑在眼前的时候,个个眼里就只剩下利益,为此连自己的老妈都能卖掉。

    枢密大主教马佐维亚带着一帮家伙在奈安的时候,虽说是打着来买地的旗号,但实际上大家心里都明白,他们就是跟在福尔多背后寻找机会的,如果洛林露出一点无能为力的感觉,他们就会冲上去就洛林撕碎,连骨头都嚼的干净。

    洛林上次为了对付他们,甚至动用了真正属于自己的一支武装力量,哪一支没有番号的半兽人卫队。

    洛林占着主场优势,有摆出鱼死网破的姿态,枢密大主教马佐维亚他们果断的就把福尔多和奈安教会的高层给卖了。

    这才安生了几个月的功夫,这帮贪得无厌的家伙的们又来自己这里打秋风来了。

    而且这一次的级别比上一次还高。

    洛林从这里嗅出了一些不好的味道。

    以希尔梅莉娅刚刚到奈安成为红衣主教也不过就是这一年的事情,这么短时间就再升一级,有些不符常态。

    而且以她为首的奈安教会,在对半兽人传教正在热火朝天的进行当中。此时给她升职,必然是会调离此地。

    往小了说,这是不符合组织提拔程序。

    往大了说,这是有人想要借机摘桃子,夺走原本希尔梅莉娅的辛辛苦苦,浴血拼杀这才取得的,极其不易的胜利果实。

    更何况,现在两人的奸情可是正在风口浪尖之上。

    虽然教廷里面和《红楼梦》当中的贾府也没有什么区别。玩背背的,玩背背。包小三的包小三。大家全都是干那些个儿童不宜很黄很暴力的事情。也只有神殿中间的那个光明之神的神像可能还干净一些。

    但是这种很黄很暴力的事情在明面之上,却也绝对不容许的~

    潜规则之所以被称之为潜规则,就是因为这个规则大家都明白,却不能将这个规则用在明面上。

    比如说某种模特大赛,可不能在比赛规则里面写上“陪评委睡觉”,可实际上那些漂亮的小姑娘们都懂得,要想出头先就要陪评委睡觉。

    这种事情虽然是你情我愿,但大家只能是在底下偷偷地干,如果被别人知道,那就是你的不对了,要知道,我们这些评委们还都是要脸的。

    洛爵爷可是拥有着五千年丰富的文明历史知识的。

    这种明升暗降的猫腻又怎么能瞒的过他的眼睛?

    洛爵爷清楚地知道,事有反常必为妖~

    当年那个不识大体、逆历史潮流而动,妄想靠一己之力抵抗民族大融合大发展的岳飞岳少保,还有满清第一大忠臣,忠心可比周公,一心扶保大清江山社稷的鳌拜鳌少保,力挽狂澜的韩信……等等一系列在历史当中留下了闪耀光辉事迹的这些人们。

    他们在栽跟头之前,可全都是先升上一级,被脱离了手中的军队和权力之后,这才被人给下手害死的。

    洛林想到这里,当即就提了小心。

    他当下挺身站起,道:“那帮狗崽子在什么地方?”

    雷欧一愣。

    他咬着手指头,认真地想了一下,然后道:“我也不知道唉。只是今天早上过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希尔梅莉娅。”

    说到这里,他不禁是极为恼火,又碎碎念地道:“我想着万一妮可那八婆还要追杀我,于是想要找她给我说说情呢。可是她却理也不理。就这,还是美琳娜告诉我的。”

    他黑亮的大眼睛狡黠地转了转,然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唉~这人一升了官儿,就不理以前的穷朋友喽……“

    洛林当下很是哭笑不得。穷朋友?你现在搂的钱还少

    他没好气地瞪了那人小鬼大的小流氓一眼,然后道:“是不是我要是不去给你说情,我也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不理你这个以前的穷朋友了?“

    雷欧一滞。

    他的脸皮也是极厚,被洛林识破了居心,但是却丝毫也没有不好意思,反而是双手向后一背,一脚在地上划着圈圈,然后抬起头来,翻着大眼皮,假装若无其事地看着房顶,道:“我可没有那么说……“

    洛林也不理他,而是向门外高声叫道:“来人~”

    在门外二十四小时侯命的侍从当下推门进来,双脚的鞋跟轻轻一碰,发出一声轻响,默不作声地站在了洛林的面前。

    洛林道:“去风险投资公司,让沙金局长查一下,那帮教廷来的人住在什么地方?”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补充道:“还有,和希尔梅莉娅小姐在什么地方见面。这是紧急事件~”

    那侍从脸上露出了一丝愕然的神色,但是出于职业反应,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当即道:“是~紧急事件。去风险投资公司,查那帮廷来人的住处,还有希尔梅莉娅小姐与他们的会面地点。”

    洛林听他复述的没有一点儿错误,这才微微地一点头。

    那侍从当下双脚的鞋跟又是轻轻一碰,然后飞快地转身,走出了门去。

    雷欧原本正是碎碎念,结果发现洛林根本就不理自己,正有些沮丧,此时听了洛林的命令,当下很是有些疑惑地眨了眨眼睛,然后道:“怎么?他们有问题吗?”,

    洛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看着窗外的景色,道:“我也希望没有。不过现在咱们赚钱赚的多,不少人都是眼睛红的跟只兔儿孙一样。谁知道那帮王八蛋会整出什么事情来。咱们小心一点儿,总是没有什么坏处的。而且,那帮家伙,没一个好鸟”

    他一边说着,一边颇是有些忧心忡忡地看到在地平线的远端。在那里,在海天一际之间,有一道淡淡的灰色影子,似乎有暴风雨正快速地向这边移来。

    雷欧却是不情愿地低声嘟囔道:“没事儿?那还有什么好玩的?”

    ××××××

    就在洛林这边提高了警惕的时候,希尔梅莉娅却感到自己的车子被小石头给咯了一下,轻轻地摇晃了一下。

    她不禁皱了皱眉头,看着窗外的景色,然后向对面的那名牧师,道:“多佛尔牧师,我们不是应该去大教堂的吗?”

    那牧师笑了笑,道:“大人,奥巴赫姆大人不是在城外的庄园吗?大家来到这里,出于礼貌,首先不是得要先去拜访他老人家一趟。”

    希尔梅莉娅见他神色略有些紧张,正自狐疑,但是听到对方提到奥巴赫姆,当下触动心事,轻轻地嗯了一声,将那个细节给忽略了过去。

    这个理由倒也是说的过去,奥巴赫姆红衣大主教在教廷之内,享有声誉。不管是谁,都得对他是毕恭毕敬的。

    而且因为之前的事情,他和洛林一直是互相看不对眼。虽然现在生米都煮成焦饭了,他是无可奈何。

    由于雷斯特大魔导士与他是同病相怜,这些日子,他们两个放下了以往逮到机会就给对方穿小鞋,使绊子的争端,反而是越走越近。

    这两天,他们一起去城外的庄园里钓鱼散心去了。

    希尔梅莉娅想到这里,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的微笑:那两个争了快大半辈子的老家伙居然能坐到一起,如果传到枫叶丹林学院去,会不会成为学院的第十二大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不知不觉中,马车来到了城门外。

    多佛尔牧师看着门口把守着的卫兵们,不禁呼吸略略急促了一下。但是随即就放下了心来。

    只见那些士兵们看到这辆带有红衣主教标志的豪华马车,当下急忙将城门处的其他行人和车辆清理到一边,使的这辆车子可以顺利的通过。

    马车不紧不慢地缓缓前行,穿过了黑暗的城门洞,缓缓地向着城外空旷的田野驰去。

    多佛尔牧师看着那一大片绿色的旷野,轻轻地舔了舔嘴角。他已经是得到了教廷高层的许诺,事成之后,这一片土地不管它现在的主人究竟是谁,但是未来将全部都是自己的~

    当初希尔梅莉娅出于爱护,在洛林追查内部,纯洁队伍,也就是俗称的‘大清洗’的最后阶段终止了继续深究,他这才可以侥幸逃脱,悄悄地保存了下来。

    可是再漂亮的狗,哪怕是花了五百万买来的,每天用香奈儿五号洗澡,吃牛排大餐,住五星级宾馆。但是只要是一有机会,它们还是改不了本性,跑去吃屎的。

    虽然多佛尔也是曾经打算过痛改前非,认真做事。但是这太过艰苦,而且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升上一级啊~

    可是现在,有人给了他一个机会。可以轻而易举地进入到上流社会。

    尽管那是背叛,出卖,但是那又怎么样?

    难道他放弃,而不是牢牢地抓住吗?

    多佛尔看了一眼,面前正闭目养神的希尔梅莉娅,那白皙精致的俏脸上隐隐带着一层圣洁的光辉,温柔甜美、高雅庄重。如同最著名的大画家拉法埃洛,圣乔奥笔下的那位年青的圣母一般。

    多佛尔当即突然感到心中涌起了一阵罪恶感,他急忙转过了头去,看着窗外的田野。

    他喃喃地低声道:“我这不算是背叛,是你做错了事情,我只是在服从内心当中父神的正义指引……”

    他一边说着,一边低声地念起了祷词。

    希尔梅莉娅闭着眼睛,听到那熟悉的祷词,虽然受到了打扰,但是祈祷可是圣职者的工作之一,因此上,她只是略略皱了皱眉,也没有出声阻止。

    马车又向前行了一段路程,然后拐到了路边的一座小庄园当中。

    希尔梅莉娅感到马车晃动了一下,随即停下。

    她不禁睁开了眼睛,道:“这么快就到了?”

    就在此同时,就听车厢外面有随从的声音响起来。

    那人愤怒地叫道:“你们是什么人?快退下。这是希尔梅莉娅大人的马车。”

    紧接着,就听一阵刀剑出鞘的声音响起。

    希尔梅莉娅当下一愣。

    她掀开了车窗上的丝绒帘子向外看去,只见那十名护卫全都手执着刀剑,背对着马车。将自己牢牢地护住。

    而在他们的对面,却有近五十名左右的人影冲了出来。

    他们虽然一个个全都披着宽大的斗篷,但是希尔梅莉娅身为外行,却还一眼就看出,他们斗篷下面臃肿鼓起,很显然是穿着沉重的铠甲。

    希尔梅莉娅当下心中一沉。

    她刚要推开车门,出声发问。此时就听另一侧的车门‘咔‘的一声响,紧接着,一个人影已经从车中飞窜而出。

    那人一跳出车厢,就高声大叫道:“达特尔大人,人我已经给你们带来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撒开腿,远远地跑到了一边。

    众亲卫们立时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大家不禁是全都愤怒地叫了起来,道:“叛徒~”

    其中一人更是举起了手中的弩箭,瞄准了多佛尔,随即就要扣动扳机。

    但是旁边有军官一伸手将他的弩箭按下。

    那侍卫惊讶地看了军官一眼。

    那名年青的皇家禁卫冷冷地道:“一头猪而己,只要解决了面前的这些人,想杀他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说着,向着多佛尔投去了冰冷的一瞥,将他的面容牢牢地记住。

    多佛尔看到那军官充满了杀机的眼睛,当即激凌凌地打了一个冷战。他感到全身一阵冰冷:纵然是有这些大人物的护佑,但是今生今世,自己再也不可能获得安宁了。,

    如果不能将这些皇家禁卫们尽数杀光,回过头来,他们必然是誓死追杀。天下再大,也是容不下自己放下一只手的地方。

    想到这里,他不禁绝望了起来:当初光是看到那大片大片的土地,被利益冲昏了头脑。如果知道这一点,自己为什么要出卖希尔梅莉娅?

    但是在下一秒钟,他随即变的疯狂起来:既然你们无情,那就别怕我无义,只有将他们全数杀光灭口,斩草除根~

    他挥舞着拳头,厉声尖叫道:“杀啊,快冲上去,把他们杀光~快杀啊……”

    由于胆怯,和绝望。那声音显的极其的尖利,两眼之中充满了疯狂。如同一只疯狗一般。

    听到他的尖叫声,旁边一名黑衣人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冷冷地叫道:“闭嘴~”

    多佛尔当即被扇的在原地转转了一圈,晕头转向地找不到北。

    他定了定神,右手捂住脸,惊愕地道:“大人……”

    那人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冷冷地道:“一条狗,而且还是一条背叛主人的狗,难道你还想要教我怎么样做事?”

    多佛尔眼中立时闪过了两道怨毒的绿光,恨不能猛扑上去,从那人的身上咬下一块肉来。但是随即他却又急忙低下了头去,生怕引起了对方的注意,颤声道:“是,是,大人……”

    希尔梅莉娅打量着他们,然后出声道:“你们是什么人?我是奈安红衣主教希尔梅莉娅。如果你们现在撤开,我还可以既往不咎。否则的话,将来你们伏法之时,可别后悔。”

    此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伏法?恐怕首先伏法的就是主教大人您吧?”

    希尔梅莉娅当即一愣。

    紧接着,就听旁边的房门一响,有几个人鱼贯而出。

    为首一人满头的白发,身上穿着一件崭新的红色长袍,一条金色的丝带披在肩头,看上去格外的庄重。

    希尔梅莉娅看了,当下一愣,道:“马利诺红衣主教,达特尔裁判官,你们怎么在这里……”

    她说到这里随即明白了过来,当下紧紧地抿起了自己秀美的唇角。

    达特尔面色冷峻地上前一步,向着希尔梅莉娅说道:“希尔梅莉娅小姐,我劝你还是让你的手下全都放下武器,然后乖乖地跟我们回去。听从教廷的发落。

    只要是态度诚肯,认罪伏法,相信教廷一定会对你宽大处理的。”

    希尔梅莉娅顿时心头一凉。原来只是说有一个调查组来奈安了,而且据说为首是马利诺,枢密主教马佐维亚在信上极力担保过的。因此上,她也是没有多想。

    但是没想到,居然在此时,他们会从背后向自己射来暗箭。

    她脸上的颜色急转了几下,然后看向了那位红衣主教,轻声道:“马利诺大人,这也是您的意思?”

    马利诺苦着脸,干巴巴地笑道:“梅莉娅,你还是让他们放下武器,跟着我们走一趟吧。咱们和和平平的,不比什么都好?”

    旁边达特尔当即冷哼了一声。

    马利诺急忙改口,道:“我们,我们已经是有人过去了。这一次是秘密行动,计划周密,大家全都是乔装改扮过来的。已经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所以……“

    他苦笑了一下,然后硬着头皮,又接着说道:“所以,梅莉娅,你还是让他们放下武器的好。真要是见了血的话,大家可都是不好收场的。”E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