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低俗小说(上)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希尔梅莉娅怀孕了?

    天啊~

    这是谁干的?

    据说某一次某个地方小杂志社,举办的“世界短篇小说大赛”时规定,作品要涉及到政治,宗教,皇室、财阀、性,以及悬念这几个方面。

    于是就有人就写下了上面的区区的几个字,随即赢得了世界最优秀的小小说大奖的最高奖。

    由于这篇文章太过神奇,在极端的时间内就传播到了整个世界,以至于连当时那个并不太出名的草台班子杂志社和这个小小说奖项,都是轰动一时,甚至是名垂青史。

    而那小说更是在世界文学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直接开创了一种流派,为后事卖弄文采的大学小文青说追捧。

    当然,在一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争斗,别看这是为了一个七十个银币的最高奖金。

    在当时的情况之下,提出反对意见的人指出,这个故事虽然简洁明了,但是这个故事当中,却并没有包含条件所要求的皇室,以及财阀,这两个条件。因此上,并不能够获奖。

    对于这个反对意见,一众评委们以一句‘白痴’来打发掉了那个傻瓜。他们甚至连辩驳都不屑一顾。

    因为道理这种东西,是讲给正常人的。

    事实无数次证明,如果对于那种傻叉也讲道理,你只会拉低自己的智商,然后被对方在他熟悉的阵地上打的一个落花流水。

    大家谁不知道那名历史上最为伟大的军事家,世界著名的文学家,令所人都望尘莫及的哲学家,人类音乐的天才,这个家,那个家,甚至说是所有的什么什么家……洛林爵爷的故事?

    还有他与那几位祸国殃民的绝代红颜之间悱恻缠绵,可歌可泣,惊天动地、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

    更更重要的,看看洛林爵爷泡妞这水平,他的女人不光是自己很厉害,而且后台个顶个的强硬。

    直让和洛林爵爷同时代的年轻人各种羡慕嫉妒恨,惊叹自己何其不幸,和洛林生在同一个时代,怎么好白菜都被洛林给拱了,像我这种心里面有经天纬地之才的人,怎么就没人给我个部长首相让我干干?地主家的小闺女怎么就看不上我那?

    甚至洛林爵爷的情史,在后世成为了一个被专门研究的历史课题。

    诸如什么《爵爷情史》

    《凯瑟琳与洛林不得不说的故事》

    《是狐狸精还是贤内助-专评阿黛儿夫人》

    《爱情超越种族》

    《禁断之恋》

    《tokyohot》

    呃……拿错了,最后这个不是

    各路历史学家为此著书的数不胜数,每年都有人宣称有新的发现,而每当这个时候,帝国宣传部门和教会的监督部门就会累的跟孙子一样。

    虽然每年问世的专写洛林爵爷的书不少,但这一个只有三句话的短篇小说,在民间却一下击败了所有的历史鸿篇巨著。

    要问怎么大家都只写洛林爵爷的情史,却忽略了同时代最伟大的两个人物之一的雷欧大帝,这个原因很简单……雷欧这个可怜的娃从十岁起就被美琳娜管的死死的,一辈子都没翻过身来。

    不过尽管大家全都是凭着良心,公平公正公开地评选出了那个金奖作品,一众主编甚至顶着压力将它发表了出来。

    但是旋即一众人等就全都被盖世太保请去,在关塔那摩基地喝了半个月的咖啡。

    帝国宣传部和一些黑衣的神秘人士,在这半个月里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这些评委主编深受感动,纷纷表示不愿意离开关塔那摩基地,要在这里住个三十年五十年的。

    最后在工作人员友善的劝说下,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关塔那摩基地,同时还表示,有空了一定要常回来看看。

    这些评委们刚刚回家,还在回味在关塔那摩基地幸福生活的时候,就发现教宗陛下的契卡猛犬,令人闻风丧胆的宗教裁判所的狗崽子们就在家里等着。

    然后这些倒霉蛋又被送到奥斯维辛集中营……呃,奥斯维辛度假营,过了一个月幸福快乐、健康向上的低碳生活,度过了一个完美的假期。

    每个人都锻炼出一身小麦色的皮肤和一身的肌肉。

    尽管他们遭遇到了种种不公正的待遇,但是却没有人对这帮臭老九抱以同情。

    MLGBD~!

    你们没事儿去招惹飞鹰战神,飞鹰跨国集团公司最大股东,神眷之女和帝国长公主殿下包*的奸夫,茹曼帝国的皇帝陛下的大哥,教宗陛下的老爹……

    你们这不是死催的吗?

    虽然我们都不喜欢洛林那个家伙,但我们更不喜欢那些洛林爵爷不喜欢的家伙。

    这次是洛爵爷脾气好,不和这帮小人物一般见识。

    这要是换一个人,不……就是落到阴影女王德伊波勒手里,你们这些王八蛋在背后搞她奸夫的绯闻,直接就是拖到靶场上,用十六寸口径的榴弹炮轰上一个半小时的。

    而且更重要的原因是——这件事情,在后来看来可能是搞什么‘文字狱’,焚书坑儒,打击文学艺术,压制民间舆论,之类狠是狗屁倒灶,很是无聊,但是很政治性严重的问题。

    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之下,那却是极其严重的政治事件~

    “希尔梅莉娅怀孕了”这一政治事件所引起的一系列后续,也是给整个大陆,整个世界,带来了巨大动荡和震撼,具有极其深远的社会历史意义~

    ××××××

    当初希尔梅莉娅极没有经验,明明都有了,自己居然都不知道。到处乱跑。结果在总督府的宴会上,忍不住吐了一口。

    尽管是奥巴赫姆一再掩饰,很是严厉地批评希尔梅莉娅一通,暗示在场的众人,希尔梅莉娅这只是晕车,晕车而己。

    如果只是一帮大老爷们儿的聚会,那些男人们粗心,说不定真当希尔梅莉娅是晕车,这件事情也就这么糊弄过去了。

    但是好死不死,洛林为了增强影响,在请柬上还特意注明了,请大家带家眷们一起来,所以当天的联欢会场内,有一半都是女人,而且大都是年纪不小的女人。

    那帮大姑大婶们可全都是经历过的主儿,一个个别的本事没有,但是对这种事情,一个个全都是门儿清~

    由于没有计划生育,再加上帝国的传统号召:多子多福。

    更主要的是,帝国没有形成完善的养老金保险体系,大家只能靠养儿防老。因此上,这帮老娘们儿们可都是没有少生,家里有三五个孩子都是普通现象,不管是奥巴赫姆以及总督府的众女再怎么拼力遮掩,但是她们又岂是好骗的?

    一个个的眼睛可是毒着呢,第一眼扫过去,就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牛叉一点儿的,甚至是看看希尔梅莉娅那仍然平滑的小腹,就知道那件少儿禁止造人运动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而且预产期大约是在什么时候。

    而大家再给洛爵爷送礼的时候,不光是送了金银财宝,还是加上了不少的婴儿用品,就是以前已经给洛林爵爷送过礼的,这时候又赶紧补上一份婴儿用品。

    出于女人的天性,那些精巧的小东西,让总督府的女人们一看,当下全都是忍不住尖叫一番。

    然后再看着自己的平坦光滑的小腹,惆怅一下,看看希尔梅莉娅现在跟圣母一样幸福满足的表情,然后再恨恨地瞪一眼旁边无辜的洛林,最后飞个媚眼儿了,耸耸丰胸了,勾引一下他

    直接一点儿的,像是阿黛儿之类的,就直接拉他,然后回房去进行什么滴蜡烛,骑木马等等一系列很黄很暴力,而且少儿禁止的造人运动。

    用文艺一点儿的字眼儿来形容,就叫做‘苟且一番’……

    而由于这种事情碍于希尔梅莉娅的身份,是绝对不能宣之于众,大家全都是心领神会的。

    洛爵爷有心想要辩驳一下,澄清谣言,但是刚刚提一下,关系好的,当下就是一挤眼睛,然后神神秘秘地道:“懂的,懂的,哈哈……是晕车而己,我们都知道,哈哈哈哈。

    过些日子,估计长公主殿下是不是也要晕车啊?对了,还要加上阿黛儿小姐与罗琳娜会长大人吧?

    我看得要和家里的人商量一下,早做准备才行……“

    而那些狐朋狗友们更是进了一步。

    大家对于洛爵爷这种辩解行为很是不满:“叉叉个圈圈的,你泡到手就泡到手了。现在跑来跟我们这些光棍们说这些,显摆这个,你什么意思?

    显的你能力出众,有够臭屁吗?“

    洛爵爷纵然是有一千张嘴,也是只得全都乖乖地闭上。

    而在此同时,这个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经过三姑六婆一众八卦党资深党徒们的嘴,像是长了翅膀一样,迅速了开去。

    只是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面,几乎整个世界都知道了。这当中也包括了……包括了圣城梵帝诺~

    马利诺红衣大主教做为父神最为虔诚的侍者,在这座世界上最为伟大的、充满了光明的神之殿堂里服务了整整五十年。

    岁月已经在他的身上刻下了无数的痕迹。

    那张原本英俊的脸庞也变的充满了皱纹,挺直的脊背也变的佝偻。唯一不变的是他对于神的信仰。

    他缓缓地穿过了走廊,心不在焉,目光胡乱地扫过了大理石地板上镂刻出的复杂花纹。

    据说,这些花纹全都是工匠们花了大量的时间雕刻而成的,每一块都是价值不菲。放在外面,可以让一个中产家庭舒舒服服过上一年。

    他穿过走廊,来到了大厅当中,抬眼就看到几名年青的教士在那里窃窃私语。不禁有些恼怒地皱了皱眉头。

    他心中暗道:这些年青人就不知道侍奉父神是何等光荣的一件事情吗?多少人会仅仅因为能到这座城市,亲吻那道著名的墙,而不惜倾家荡产。甚至是心甘心愿地牺牲生命。

    但是做为一名红衣大主教,他却并没有直接指出来,而是冷冷地投去了一撇。

    那些年青的教士们看到他的目光,当下全都闭上了嘴巴,像是一群被捉到现行的小偷一样,慌慌张张地向他行了一礼,然后就飞快地溜走了。

    马利诺看着他们的仓皇背影,当下不住摇头。心中暗叹:现在的年青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想我年轻那会,哪有这么毛毛躁躁的。

    如果是在以前,那些犯了错的年青教士们在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后,会用带着铁结的九头鞭,很很地鞭打自己,然后痛哭流涕地伏在神的脚下,忏悔自己的过错。而现在……

    马利诺大主教又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他在大厅里略略犹豫了一下,然后沿着那条白色大理石制成的走廊拐了过去——这是他每天的工作之一,巡查整个神殿。

    令他感到奇怪的是,这一路之上,又是看到好几次,那些年青人们聚在不起眼的角落里,不住地窃窃私语。

    而且就连那些平时端庄圣洁,一丝不苟的年青圣女们也是躲在一边,不住地低声说着什么,一个个的眼睛明亮,两颊飞红。甚至是时不时地就爆发出一阵低低的惊呼之声,一点神职人员端庄郑重的样子都没有。

    马利诺红衣主教隐隐地嗅到一种不安的味道,他甚至是感到这里面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蕴酿发酵,就像是忘记在柜厨当中的奶油蛋糕一样。

    但是这位红衣大主教的双眼已经见惯了世事风云,对于这些早就失去了兴趣。

    纵然这是另一场暴风雨要来的前兆,那又怎么样?

    反正这个世界是永远也不会灭亡的。

    有人上台,有人下台,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都需要人在下面抬着,不然就会从高处狠狠地摔下来,摔死摔伤~

    他又是默不作声地将那些年轻人给驱散了开来,然后继续赶路。

    就在他巡查快要结束,打算着要好好休息一下的时候,这时就听一个甜蜜的声音低声叫道:“马利诺主教。马利诺主教大人……”

    马利诺愕然地回过头来,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名身穿白袍的低阶牧师站在自己的身后。

    那年青人的脸上带着暴发户所特有的冷淡和高傲——白净的面皮上没有表情,头微微昂起,眼睛向下看着对方。

    马利诺心中微笑了一下,这种人他见的多了。正因为是暴发户,所以拼命地装13,以这种愚蠢的方式来宣示自己的存在,唯恐别人会低看了他一样,却不知在别人的严重,他们就像是穿着丝绸的猴子一样可笑。

    而那些真正的贵族们却全都是极为低调,穿个新衣服也要第一时间把商标给去掉,以免露出了有钱的真像,被盗贼或者税吏们给惦记上。

    这当中尤其是后者,更为可怕~

    马利诺表面上却仍然没有露出任何表情来。

    他微微地一点头,道:“你叫我?我的兄弟。”

    那年青人对于他那一句‘兄弟’极不习惯,眉毛挑动了两下,面上露出了厌恶之色,仍然冰冷地道:“卡拉多斯红衣大主教阁下,找您有要事相商。”

    马利诺愕然一愣。

    卡拉多斯红衣大主教阁下?

    那位据说是排在教宗陛下的身后第一的位置,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教宗的人。

    据说他老人家每天早上一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向身边的近侍询问:教宗陛下昨天夜里死了……呃,是不是蒙父神的召见去了?

    甚至有传言说,那位大人已经是等不急了,现在已经在替教宗陛下处理政务了。

    马利诺奇道:“卡拉多斯红衣大主教阁下?他也来圣城了?“

    那年青人脸上当即不悦,闪过了一丝的怒色,像是觉得马利诺问的这个问题是对他的冒犯一样,年青人冰冷地道:“是的,他是前天从教区动的身,今天早上刚到。”

    马利诺这才注意到那年青人胸前的徽章,显示出他是卡拉多斯红衣大主教的嫡系。

    马利诺突然脑海当中跳过了一个奇怪的情节,他眼神随即从那年青人的脸上扫过,这才正经的端详了下对方的容貌,然后在心中暗叹:果然是阴柔秀美~

    但是随即,这位红衣主教又为自己的邪恶的思想,在心中不住地忏悔。

    那年青人敏锐地捕捉到他的目光,当下脸上闪过了两道红色,但是随即却更加挺直了腰竿,头昂的更高了,显出了自豪而又骄傲的神色。

    马利诺看了,当下不禁有些同情,心中暗道:“这一回又是什么把戏骗了这个可怜的年青人,天堂的号角,还是天堂的钥匙?那个老家伙也只会这么两手吗?”

    他想起那两个黄色的笑话典故,当下急忙又是一阵忏悔,却是再也忍不住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看到他嘴角的笑意,那年青人将它理解为是对自己的嘲笑,立时感到自尊心受了伤害,他强忍着压下心里的愤恨,紧紧抿着嘴唇,冰冷地道:“卡拉多斯红衣大主教阁下在第一会客室等你。”

    说完,一转身,迈开大步,一脸骄傲地地走了开去。

    只是这种微仰着下巴,原本应该像是天鹅一般的步伐,却由于某些原因,被那年青人硬生生地走出了一个鸭子的模样出来。

    马利诺为了照顾那年青人可怜的自尊心,忍了好久这才没有笑出声来。而且此时,因为那年青人的无礼,而感到的不悦,一下子也全都烟消云散了。

    他在原地略略停留了一下,然后就向着神殿的会客室走去。

    马利诺来到了会客室的门前,吃惊地发现,门口居然还站着两名牧师做为守卫,这在梵帝诺可是极不常见的景像。

    这里是梵帝诺,伟大的光明之神在人间的居所。

    纵然是当年的亡灵大祭司与魔族组成的百万联军也得要止步于五百里之外。

    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绝对不会有那个人狗胆包天,敢在人敢在这个地方捣乱?

    他却不知,他的这句话只是在区区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被彻底打破了~

    有一个真正狗胆包天的人将这里翻了一个底掉。

    那一天甚至成为了梵帝诺所有牧者们终身难忘的记忆,令他们一想起来,就像是一群刚刚从税务局放出的地精一样,捶胸顿足,痛哭流涕。

    马利诺在惊奇中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感叹那厚过脚背的柔软的地毯,却发现有一个更大的惊奇正等着自己。

    只见在那会议室当中,已经坐了好几个人。

    马利诺的视线从众人熟悉的脸上扫过,当下吃惊地发现这些位都是教廷内位高权重,跺一脚震三震的、响当当的角色。

    令所有叛教者闻风丧胆的达特尔裁判官。

    最为英勇善战的圣骑士辛达拉。

    以狂信而著称的伦德岛红衣大主教德拉昆。

    ……

    而在最上首坐着的当然是卡拉多斯红衣大主教。

    马利诺当下不禁感到心中怦怦直跳。

    这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这些位大人物居然全都到齐了?难道说教宗陛下真的死了吗?

    但是随即,他心中否定了这个答案,如果真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坐在这里,主持会议的应该是奥巴赫姆红衣大主教。

    否则那就是非法的会议,不会受到各地教会承认的。

    但是……

    他犹豫了一下随即想道:但是看这个架式,却是和教宗陛下驾崩不相上下的严重事件。

    他虽然心中这样想着,但是表面上却并没有露出不安,略略地向着那位红衣大主教躬身一礼,然后道:“大人,您叫我来有什么事情?”

    马利诺尽管已经是尽可能地平静,但是他还是听到自己的声音当中隐隐有一丝的颤抖。

    卡拉多斯红衣大主教显然已经是等了一段时间。

    他看到马利诺前来,非旦没有不悦,而是和在座的众人交换了一个眼色,然后张开了双臂,笑盈盈地迎了上来。“马利诺,我的老朋友,好久不见了。近来还好吗?”

    他的态度当下令得马利诺在心底打了一个寒战,更加警惕了起来。

    这只死背背的黄鼠狼笑的这么亲热,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