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师太,你就从了老衲吧~!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德伊波勒走的时候,洛林和罗琳娜两人一直将她送到了城外,一路上洛林和罗琳娜净和德伊波勒说些保重的话,但是却并没有再出声挽留。

    他们全都是成大事者。作风一向是干脆决断。

    对于那些要么困难,要么自己不喜欢甚至是厌烦的事情,要么就坚决的不做,但如果要做,就拿出全部的十分精神来,将事情做到最好。

    而且洛林和德伊波勒都是实干家,罗琳娜身为一个杰出的法师,更是行动快于语言,对他们来说,下定了决心,制定了计划之后就要立刻行动。

    想到阿德玲是因为帮助自己逃生,才落到今天这个要被逼婚拘禁的地步,德伊波勒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营救阿德玲。

    那种在面对危险的时候,显的悲悲凄凄,为了表现所谓的伟大情“操”。两个人互相生离死别的场景。

    诸如男主角凄声大叫着:“你快走。我掩护。“

    女主角再凄声大叫:“不,你快走,我掩护。“

    “不,你快走。“

    “不,你快走。“

    “不,你快。“

    “不,你快。“

    “不……”

    “不……“

    在这个争执过程中,两个人还可以互相为对方牺牲上好几把。

    中间还包括了脱衣服,儿童不宜,再穿衣服,然后再脱衣服,再儿童不宜……,再洗澡刷牙洗脸……等等一百八十道工序严格检验。

    最后女主角替男主角挡刀子,死了十几回,但是每每都是从昏迷当中再苏醒过来。然后再来一次翻盘大逆转,再挡刀子,再死,再重生,再逆转。

    反正就是怎么怎么怎么……死,但是也是怎么怎么怎么怎么……地死不了~

    这还是电影吗?

    这分明就是《春哥教》,那个‘信春哥,原地满血满魔满状态复活~’的加长广告~

    而且万一要是碰到一个像洛爵爷这样的人,猛一看,说不定还是很赞叹一句:“哎哟嗨。这帮家伙够敬业的,这是把《春哥教》的广告都做到了**当中了~”

    那种无意义地拖戏情节是最可恶的~

    有这个工夫磨蹭,两个人早就跑了。而且说不定已经是新马泰旅游了一圈,然后在巴厘岛的沙滩上幸福快乐地打野战,进行人类生产这一项伟大、光荣而且充满了教育意义的崇高运动了。

    而洛林他们,只要做出了决定,就一定会坚决地实施下去,从来都不会拖泥带水。而这也是一切成就大事者的必要素质。

    只是洛林看着德伊波勒乘坐着马车,那一小队党卫军骑兵的护送之下消失在夜色当中之时,心中却是充满了担心和不舍,世事弄人的悲伤。

    还有……

    还有那一种面对命运捉弄之时的无力感~

    好像是无论是再怎么挣扎,也没有能力去摆脱那一种命运的激流。只要是它轻轻一个转折,就会轻而易举地将人淹没下去。

    尽管德伊波勒一脸的乐观,但是谁都知道她现在是背叛者,这样的人有谁敢收留?

    而且为了提防随时可能出现的,来自背后的出卖与暗箭,她睡觉的时候,都得要睁着一只眼睛。小心提防,过着那种寝食难安,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日子。

    但是尽管这样,为了阿德玲,为了朋友,她却还是毅然决然地上路了,孤身一个人去勇敢地面对那些不测的危险。

    而且纵然是救下了人来,她们必然是面对着魔族与亡灵组成的大军,和无穷无尽的的追杀和搜捕。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人可以从亡灵大祭司的手中,从那天罗地网当中逃走过。

    洛林和罗琳娜也没有去问德伊波勒有没有救人的计划,有没有办法从魔族的地盘上逃生。

    德伊波勒也只是和洛林、罗琳娜互道珍重,同时尽量让自己显得轻松,洛林看来仿佛她只是大学放假了,回老家看看父母,会会朋友,时间一到就又会带着一大包土特产蹦蹦跳跳回来,接着和洛林拱在一起策划个小阴谋什么了。

    但是谁都知道,德伊波勒此去很可能就回不来了~

    洛林将自己所有火枪、袖箭,还有精制的手雷,以及所有能想得起来的,作为大杀器使用的东西,全都收集了起来,然后交给了她,做为防身之用。以便她可以在行动当中,多一个可以防身的东西。面对危险的时候,多一分生机。

    尤其是洛林更是手把手的教会了德伊波勒,如何快速的装填子弹,如何瞄准,如何开火,叮嘱她在路上要多加练习,争取能达到十步之内指那打那的水平。

    而罗琳娜在旁边也是将自己随身带着的魔法卷轴,金币,首饰,还有几个防身的魔法物品,也全都塞给了她,希望哪怕是只是帮到她一份,那么这些东西也算是值得了。

    看到德伊波勒消失在黑夜当中,她也是不禁扼腕叹息:不说别的,仅仅阿德玲能有这么一位朋友,那个魔族第一美女的名头却也是实至名归。有机会一定要认识一下,和她交上一个朋友。

    人一生要是能有这样一位知己,也算是值了。

    又过了好一阵,看到天空中已经隐隐有了一抹的鱼白,她缓缓地转过了头来,看到洛林仍然是一脸的惆怅,当下突然是微微一笑。

    心里暗道:虽然妮可和黛儿那两个死丫头不一定靠得住,不过这个家伙倒还是不错。

    虽然心里面美滋滋的,罗琳娜可还是不会给洛林什么好脸色看。

    她很是白了洛林一眼,用略带着酸味的声音说道:“别看了。人已经走远了。”

    洛林看着她秀美如星空一般的清澈双眸,脸上三分恼怒七分不屑的表情,当下突然感到一阵心慌,急忙打了一个哈哈。道:“今天的天气,哈哈哈……”

    罗琳娜看他又是顾左右而言他,当下也是没了好气,甩了一个锋利的眼镖过去,然后一面打量着他,一边冷然道:“真没想到啊。你这个混蛋倒真的是够人渣的。什么时候勾搭上了魔族第一美人,我们都不知道。有够厉害的啊?给我从实招来,不然我就告诉妮可和黛儿她们,有你好受的。”,

    洛林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颤,他可是深知这种事情的严重性,凯瑟琳和阿黛儿这几位盖世英雌眼里都揉不得沙子,要是让她们不知道,不……仅仅是怀疑洛林爵爷在外面偷吃,洛林就没有好日子过了,别的不说,就是给洛林打打冷战,让洛林爵爷睡个十天半个月的沙发,一向无肉不欢的洛林大爷就受不了。

    上次因为喝花酒事件,凯瑟琳和阿黛儿就砸了茹曼城最顶级的夜总会,把包括茹曼皇帝在内的一大帮高管世爵给堵在了里面,差点闹出国际笑话,对着个茹曼城还是心有余悸的。

    而更重要的,洛林大爷对阿德玲是过了嘴瘾也过了手瘾了,没少把阿德玲折腾的面红耳赤。

    要是三堂会审起来,希尔梅莉娅再抖手来上一个“甄言”,洛林后半年就只能与沙发为伴了。

    想到事态的严重性,洛林急忙陪着笑,道:“普通朋友。真的是普通朋友。很偶然的机会认识的。”

    罗琳娜冷哼了一声,挑了挑黛眉,嘲弄地道:“普通朋友?

    隔着一个大洋,就能随随便便地认识了魔族第一美人,而且还成了普通朋友?

    洛爵大爷您可真是太厉害了吧?

    幸亏黛儿她们是看你看的紧。

    这要是把你放出去了,指不定要祸害多少人家的大姑娘小媳妇呢?”

    洛林当下一叹,道:“罗琳娜,还是你了解我啊。你也要知道,我可也是个文化人,而且还是知名的文化人。

    你也知道,这娱乐圈一向是很乱的。

    大家全都是慕名而来的,又是投怀,又是送抱的,还有潜规则什么的,很麻烦的。

    做为一个合格的禽兽,我的压力也是很大的~

    我一直都是坚持原则,克制克制再克制,从来没有犯过原则性的错误。你知道这有多不容易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拉起了罗琳娜滑如凝脂的玉手,然后轻轻地抚摸起来。

    罗琳娜知道洛爵爷不要脸,而且也是久经考验了,心理素质极强。但是却还是没有想到洛爵爷居然这么的不要脸。

    她当即一下子瞪大了秀眸。惊奇地看着洛林。抬起手来,春葱一般白嫩纤细的食指,点指着洛爵爷的鼻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洛爵爷眨了眨眼睛,道:“不要太崇拜我哟……”

    罗琳娜轻咬着皓齿,绷起俏脸,然后轻声道:“呸,我呸,我呸死你这个死人渣~”

    她一边说着,秀眸一转,看到洛林正色……呃,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一脸的yin笑,当下突然心中一跳,感到一阵心虚,双腿也不禁是有些发软。

    罗琳娜刚是恋奸情热的阶段的,食髓知味,看了洛林的宴请,心里立马就热了起来。

    她两颊飞起了红晕,急忙低下头去,避开了洛林的视线,颤声道:“你……你想干什么……”

    说到后来,却也是感到自己声音很是奇怪,娇柔如嗲,根本就不像是自己的声音,简直就像是在撒娇一样。

    洛林此时笑眯眯地道:“咱们坐车回去的时候,左右无事。不如我教你一个叫‘车震‘的小游戏?”

    罗琳娜当下大羞,后退了一步,颤声道:“不……不要……”

    洛爵爷也不理她,伸手一把就抓住了她的玉腕,道:“不要客气嘛,咱们两个谁跟谁,师太,你就从了老衲吧……”

    罗琳娜当下苦笑着叹了一口气,喃喃地道:“我……我可真不是客气……”

    虽然她口中这样说着,但是这位实力强大,拥有魔导士实力,挥手就可以发出毁天灭地魔法的女魔法师却是全身无力,只是挣扎了几下,然后含羞带怯,但是乖乖地被洛大爵爷给拉到了旁边的马车之上……

    xxxxxx

    等两人回到了总督府中,此时天已经亮了起来。

    城中的百姓们尽管是受到了惊吓,被一众城卫军,和精锐的党卫军,还有盖世太保们,以及亡灵巫师们共同制造出来的噪音,给折腾了整整一夜,并没有睡好,但是为了生活,他们还是一大早就起来工作。

    城市当中已经恢复了往常的喧哗和热闹。

    不过还是能够看出异样来,城里的人都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热烈的讨论者昨天夜里发生的大战。

    战斗的街区更是围满了来看热闹的居民,对路面和墙壁上留下的战斗痕迹指指点点。

    就连总督府中也是如往日一般,前来办事的官员百姓也是来来往往,极是热闹。

    联欢会按照原定的计划,有凯瑟琳、阿黛儿举行完毕,那些宾客们其实并不关心洛林有没有抓到捣乱的人,只要不是半兽人又大举攻城了,他们才不会在乎。

    他们更在意的是草原上大片大片水草丰美的土地,还有物美价廉的半兽人劳动力,在得到飞鹰集团的答复之后,又一直等到洛林平息了城内的战斗,他们满意的离开总督府,抱着自己的老婆或者别人的老婆回家睡觉去。

    洛林的马车也没有停,直接穿过了大门,来到后院。这才停下来。

    凯瑟琳几人接到了消息,全都是急步出来迎接。

    昨天夜里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又是亡灵法师,又是战斗,而且中间还夹着一个小三……

    总之就是很黄很暴力。

    尽管后来传来的消息说,大家全都是一切平安。对于那个所谓的小三,凯瑟琳和阿黛儿也了解实情。

    但是这种事情,除非是亲眼看到,否则任谁都不会放下心来。

    洛林从马车上跳了下来,那叫一个神清气爽。

    旁边罗琳娜白皙的俏脸之上,却还带着几丝的红晕和慵懒。如雨后的海棠一般娇艳迷人。

    阿黛儿一眼就发现了不对,罗琳娜的秀发有些散乱,而且衣襟也是略略有些不整。特别是那眼神迷离,娇慵无力,妩媚的都快要滴出春水来的神情。

    任谁都知道,刚刚两个人究竟是做了什么儿童不宜的事情~

    她当下轻轻一叹:这个罗琳娜,究竟还是魔法师出身,对于俗务并不是太过了解。,

    她伸手就将罗琳娜拉到了一边,低声抱怨道:“姐姐唉,你偷吃归偷吃,倒是把尾巴也藏好啊~”

    罗琳娜当即吓了一跳,也不敢看她的眼睛,但是却仍然强着嘴道:“什……什么偷吃……我……我……”

    阿黛儿当下秀眸一转,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轻轻地帮她整理了一下。

    罗琳娜这才醒悟了过来,当下大羞,脸红的都快要滴出血来,也是急忙收拾了起来。

    凯瑟琳看了,当下也是想要过去打趣几句,但是此时,阿黛儿美眸一眨,飞了一个媚眼儿过来。

    凯瑟琳回头一看,却见是雷斯特大步地走了过来,她也是急忙向前一挡,将罗琳娜给遮住。

    雷斯特看到洛林,匆匆地打了一声招呼,然后若有所思地从众人面前走了过去。

    洛林当下一怔。这位大爷一向是横挑眉子竖挑眼的,和自己一直是不对付,今天怎么突然变了脾气?

    洛林回过头来,询问地看向了凯瑟琳。

    凯瑟琳叹了一口气,道:“他的钱包好像是昨天夜里被人给偷了。这老爷子一辈子一向都是横着走,哪吃过这种亏啊~他这是正在琢磨着怎么捉那个不长眼的小贼呢~”

    阿黛儿听了,却是有些不太乐意,道:“你们家人才全都是属螃蟹的,横着呢~”

    凯瑟琳无所谓地一耸肩,道:“随你的便,反正我们才不怕被人骂。这是身为皇室成员的义务之一。”

    洛林看她们两人又是要吵起来,急忙熄火,道:“好了,好了。别闹了。我都累了一夜了。咱们还是歇一下吧。”

    阿黛儿与凯瑟琳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齐齐地冷哼了一声。

    洛林看着雷斯特的背影,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喃喃地道:“或许我知道是哪一个小贼狗胆包天,摸了这位大爷的钱包……”

    他一边说着,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有着一双明亮湿润的大眼睛,而且看起人来,总是充满着天真快乐的光芒,长的胖乎乎的小象的形象。

    那只小象跟着雷欧那个小流氓算是彻底的学坏了,昨天夜里趁着混乱,就伸着长鼻子,想要摸洛爵爷的钱包,要不是洛爵爷的钱包一向是系着绳子,有防盗功能,说不定还真被那个小混蛋给得逞了。

    洛林转回了头来,向凯瑟琳道:“雷欧呢?”

    凯瑟琳冷哼了一声,道:“那个小流氓昨天夜里趁乱跑出去胡混,刚才回来的时候,怕我揍他,耍死狗,自己跑回房去睡觉了。而且还乖乖地把澡给洗了……”

    说到后来,她很是忍俊不住,当下哈哈地笑了起来。

    洛林也不禁是有些想笑。

    他顿了一下,看着那空旷的大厅,心中突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然后道:“对了,那些宾客们呢?”

    凯瑟琳一怔,然后理所当然地道:“他们都走了啊。”

    洛林失声道:“他们都走了?”

    凯瑟琳看着他的反应,当下眨了眨眼睛,美眸当中充满了不解。一摊双手,道:“是啊~警报解除了。而且夜也已经深了。我看没什么问题。所以就让他们都走了啊。”

    洛林当下跌足道:“你……你怎么可以让他们都走了啊~”

    凯瑟琳当下失笑,道:“你的反应怎么和奥巴赫姆一模一样啊。走就走了吧,有什么了不起的。”

    洛林叹道:“可是……可是……”

    他欲言又止几次,最后还是硬着头皮道:“可是不是还有希尔梅莉娅的那件事情的吗~”

    凯瑟琳很白了他一眼,然后不屑地道:“你以为就你知道啊~当初你做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后果,现在知道后怕了?”

    洛爵爷看着旁边众女投过来颇有些幽怨的目光,不禁很是没趣,摸了摸鼻子,喃喃地道:“这……这也不能怪我啊。你们不是也很享受那个制造过程。自己不争气,却跑过来怪我……”

    饶是洛爵爷胆大脸皮厚,但是后半句话,他也是只敢在心里嘀咕一下。绝对不敢出声,否则的话,那几个女人发起飙来,他老人家就是连骨头渣子也不会剩下了。

    旁边阿黛儿帮着罗琳娜收拾好了衣服,然后插言,道:“洛林,你不就是想着去封锁消息吗?“

    洛爵爷当下大点其头,道:“没错,还是黛儿你了解我。“

    凯瑟琳却是没好气地道:“你是不是还想着杀人灭口啊?”

    洛林一怔,喃喃地道:“最好是这样,不过来的人非富则贵,要是真的杀人灭口的话,恐怕会很麻烦的。”

    “我呸~”凯瑟琳很是啐了一口,然后道:“你一向是挺聪明的,怎么遇到这种事情,脑子变成了猪头了?”

    洛林又是一怔,不解地看向了她。

    凯瑟琳道:“你们的破事儿本来就是暗着的,大家全都是猜出来的,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但是如果你非要主动出来辟谣。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这件事情是真的吗?

    要是你真的去杀人灭口了,赶明天,就连教宗陛下也知道你们两个的事情了~”

    洛林立时恍然。

    他当下一伸手,拉住了凯瑟琳柔软的玉手,然后感动地道:“妮可,这种事情,果然还是你最有经验啊~”

    凯瑟琳当下黛眉一挑,娇声喝道:“我呸死你个混蛋。尽说胡话,这种事情,你才是最有经验的呢~”

    洛林当下醒悟了过来,急忙改口道:“不,不是的,你误会了。我是说你们皇家干这种事情很有经验。”

    凯瑟琳勃然大怒,恶狠狠地盯着他,眼睛里直冒火光,恨声道:“是啊,我们皇家干这种事情很有经验,你是不是想要我现在就宰了你灭口啊?”

    阿黛儿当下急忙过来和稀泥,道:“好了,好了,你们也别吵了,洛林也没有其他的意思。”

    凯瑟琳当下冷哼了一声。

    阿黛儿也不介意。

    她双手背在身后,刻意地挺起了娇挺高耸的丰胸,俏皮地侧头看着洛林。就像是偷鸡的小狐狸一样,笑眯眯地看着洛林。

    洛林愕然一愣,在她不怀好意的目光当中不禁有些心虚,然后小心翼翼地道:“黛儿,这是怎么一个意思啊?你这么看着我,我怎么有些害怕?”

    阿黛儿微微一笑,然后扒在洛林的耳边,轻声道:“我们商量过了,有件事情要便宜你。”

    洛林当下又是惊奇地一瞪眼睛,道:“真的?”

    (八

    度吧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