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欠债那个什么偿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你想杀就杀,关我什么事?”

    德拉克斯当下一怔,心里满是疑惑,微微的偏着头,眼内的绿光缩成一点,紧紧的盯着洛林。.

    只见洛林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松松垮垮的站在德拉克斯面前,一只手叉在要上,一只手垂在身侧轻微的摆动。

    脸上也没有紧张戒备的表情,甚至嘴角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那样子,就像是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趣事一样,甚至还能同对方一起仰头大笑一场。

    德拉克斯暗道了一声不好。

    原本他还以为洛林摆下如此大的阵仗,足以说明他对于德伊波勒的重视。

    德拉克斯的行动策划了良久,毕竟想要在奈德尔城把德伊波勒给引出来,是需要周密的组织和计划的。

    但德拉克斯的情报并不完善,他只能收集到一些半公开的信息,再和自己原来就知道的情况互相印证,只能判断出德伊波勒的大概身份。

    要不然也不会低估了风险投资公司的实力,在这里栽了个大跟头。

    不过仅从德拉克斯了解和推断的情况来看,德伊波勒应该对洛林很重要才对。

    但是却没有想到洛林居然是毫不在意。

    如此冷血无情,简直比自己这个亡灵还要亡灵。

    德拉克斯心里瞬间多了很多的想法,不直觉的疏忽了一下。

    德拉克斯的眼神飘忽了一下,可洛林的眼睛一直眨也不眨的紧紧盯着德拉克斯。

    就在他犹豫的一刹那,异变突生。

    只见洛林一直低垂着的右手一晃,插在后腰上的短柄火枪不知何时已经握在了手中,抬枪的过程中拨开击锤。

    在下一个瞬间,那黑洞洞的枪口已经瞄向了德拉克斯的头颅。

    但是随即洛林发现,德拉克斯躲在德伊波勒的身后,只是露出了头侧的一小部分。

    而且德拉克斯的反应也是不慢。看到洛林这边掏出了一个奇怪的短杖,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本能已经告诉他,那东西充满了危险。

    他急忙缩头侧身,想要完全地躲在德伊波勒的身后。

    时间在此时仿佛凝滞了起来,变的极其的缓慢。

    就像是发黄的老电影一般。

    慢镜头的画面,一格一格的缓缓地跳动。甚至耳边可以听到画面跳动之时,发出的咔咔的机械声响。

    洛林发现无法瞄准德拉克斯的眉心,不由心中暗叫:糟糕这样机会只有一次,现在已经是图穷匕现的关键时刻。

    如果无法将对方当场击杀,他在醒悟过来之后,必会是会狗急跳墙,暴起杀人

    因此上,洛林当机立断,摆动了枪口,向下滑去。

    充满了磷火,缩小成针尖的眼睛?

    不行,太靠近德伊波勒的脖颈。如果稍稍偏上半个厘米,子弹就会划过德伊波勒那白如象牙的肌肤,撕开她的血管。

    在这么近的距离,洛林手中的火枪虽然精度上佳,但稍微一点偏差,就要了德伊波勒的命了。

    枪口继续下滑。

    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德拉克斯的脖子。

    还是不行

    那个致命的部位已经移向了德伊波勒的身后,纵然是开枪,最多也就是擦伤,也无法给予对方足够的伤害。

    枪口再次下滑……

    此时的时间纵然是以‘刹那’为单位,但却也是如同沙漏中的流砂一般,飞速的流逝。

    如果再找不到机会开枪,在下一秒种,那个亡灵巫师手中的骨刀就会划过了德伊波勒的美颈。

    此时,枪口指向了德拉克斯的肩膀。

    但是,洛林随即就见那遮体的长袍,根本就看不清楚肩胛锁骨的所在。

    此时已经是千钧一发。

    这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

    洛林此时脑中没有丝毫的想法,完全是凭着本能行事。

    在下一个刹那之间,他已经扣动了板机。

    就听清脆的金属碰击声响起。

    紧接着,打火石迸起的火星飞溅,引燃了枪膛中的火药。

    黑色的火药开始燃烧,冒出了淡淡的硝烟。

    在刹那之间,沉重的铅丸已经在强大的气压之下,被推出了枪口。以肉眼几看不见的速度,飞速地向着目标扑了过去。

    直到此时,那枪火爆炸的声响这才传了出来,‘轰’的一声,响彻了长街。

    虽然这一切全都是在瞬间发生,洛林有些奇怪地发现,自己却可以捕捉到那每一个画面。一个不落地全都投射在自己的脑海当中。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战技、心法已经达到了新的境界。

    一丝一动,如映入镜中倒影,一切尽可感知。

    原本他还以为踏足于新境界之时,或许会有些感动,或许是高兴,又或者其他的情绪,但是在此时此刻,却感到心头无喜无悲。

    一切如水到渠成,理所当然。

    此时沉重的铅弹呼啸而出,向着德拉克斯握刀的手肘撞去。

    那是洛林唯一能找到的枪击位置,虽然无法重创那个亡灵巫师,但是却给他一线机会,安全救出德伊波勒。

    在枪响的瞬间,洛林已经松开了手中的火枪,然后俯身窜了出去。

    此时,铅弹已经重重地击在德拉克斯的手肘之处,沉重的弹丸带着强大的惯性,当即将德拉克斯的手肘击成了碎片。

    失去了关节连系,德拉克斯握刀的右手立时拿捏不稳,向下垂去。

    此时洛林已经窜了过来。

    他探手一抓,已经将德拉克斯的右腕抓住,然后双臂用力,紧接着旋风一般地转身。

    就听‘咔嚓’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响起。

    德拉克斯的右臂从手肘的部位,已经被他折断了下来。

    德拉克斯愕然地看着洛林,好像是不能相信这是真的一般。

    此时,那支火枪这才掉落在地,发出了‘啪’的一声轻响。

    德拉克斯立时回过了神来。

    在下一个瞬间,他已经嘶声怒吼了一声,然后抬起左手,放开了德伊波勒,洛林抓去。

    洛林当即一撤身,然后举起了手中握着的断臂,向上一挡。

    德拉克斯感到手中一实,也不假思索,当即紧紧地握住,然后嘶声叫道:“暗毒”,

    紧接着,就见他的左手处,一股暗绿色的光芒闪动着,如潮水一般迅速地布满了整只断臂,然后沿着断臂,向洛林的手上涌了过来。

    洛林急忙松手,然后抬起腿来,对着德拉克斯就是猛踢了过去。

    德拉克斯纵然身为亡灵,但是却也是一名魔法师。

    而魔法师却一向是以高攻低防出名,肉搏能力更是低的可怜。

    洛爵爷却是流氓出身,街头打群架,耍流氓,一向是横扫千军。再加上手中攻击力加百分之五百的火枪,号称是‘七进七出,所向无敌’。纵然是长坂坡前赵子龙也不过如是。

    虽然当上了总督,但是这身手从来没有放下过。

    当初教廷那位巡查主教过来砸报社之时,他老人家就亲自出手,按住了那位教廷的头面人物,一顿狂揍。

    最后,又拍了拍**,不留下一丝的云彩,在城卫军赶到之前,就溜之大吉。让人抓不到一点儿的把柄。

    这两相对比,高下立现。

    德拉克斯被洛林这一脚给踢中,当即一个趔趄,向旁边倒去。

    洛林看到机会,当即伸手握住了德伊波勒的玉腕,然后用力一拉,就将德伊波勒拉了过去。

    德拉克斯当下怒火中烧,嘶声怒吼了一声,“死亡之爪”

    在那亡灵特有的刺耳阴林的尖叫声中,他再次洛林猛扑过来。

    一道骨爪出现在他的身前,然后那只骨爪一边诡异地伸缩着,一边向着洛林飞220924177860去。

    洛林掩护着身后的德伊波勒,然后右手再探,一道淡淡的白光闪过。战魂剑已经跳到了手中。然后用力地一剑砍下。

    骨剑相交,当即发出了一声轻响。

    紧接着,那只骨爪碎裂成了无数惨绿色的光点,消失在空气当中。

    此时,德拉克斯已经是恼羞成怒。

    他疯了一般,尖声咆哮着:“死亡之爪”

    在那尖叫声中,他挥动左手,一次次地向着洛林抓去。

    随着他的舞动,只见一片阴惨惨的白色手爪凌空出现,然后呼啸着,向洛林飞去。

    洛林只能是挥动手中的长剑,聚起全副精神,将那骨爪一一击落。

    但是那骨爪太多,这一个刚刚被一剑击落,碎裂的光点还没有消失,而另一个已经穿过了光点,再次飞来。

    洛林尽管全力抵挡,但是在他的疯狂攻击之下,只能是步步后退,用长剑护住了心腹重要的部位。

    就在此时,洛林猛然感到脸侧一痛。原来有一个漏过的飞爪,从他的脸侧掠过,撕开了皮肤,紧接着,鲜血涌了出来。

    洛林还没来得及擦上一下,此时又有飞爪再次飞来。

    他急忙挥剑抵挡,怒吼了一声,挥动长剑,将那飞爪击碎。

    在此同时,心中不由暗怒:余下的人都死光了?怎么还不上来增援?

    此时,又一只飞爪当头抓下。

    洛林手腕一翻,刚要抵挡,就见一支白色的光箭从背后射来,正中那只飞爪,当即发出了‘叮’的一声轻响。

    那支光箭与飞爪相撞,同时碎裂开来,变成了无数的光点,从空中落下。

    紧接着,数十枚火球,冰矛同时从头顶上呼啸着飞过,向着德拉克斯射了过去。

    增援终于到了

    德拉克斯看了,当下低吼了一声:“骨墙”

    然后重重地一跺脚。

    当即一道数尺宽的白骨墙从地面升起,当在了火球冰矛之前。

    紧接着,那些火球冰矛重重地撞在了骨墙之上,发出一连串巨大的爆炸声响。

    “轰,轰轰轰……”

    在那强大的攻击之下,那面骨墙随即碎裂了开来,化成了漫天飞舞的碎片。

    在此同时,一支白色的圣光之矛赫然出来在夜空当中,然后闪电一般穿过了那漫天飞舞的骨墙碎片,向着德拉克斯飞去。

    锋利的矛尖撕开了空气,发出了尖锐刺耳的呼啸声响。

    圣光战矛

    德拉克斯看着那闪动着洁白圣光的战矛,当下眼中的磷火缩成了一个针尖的大小。

    光明,永远都是黑暗生物的天敌

    他也不敢抵挡,尖叫了一声,然后一挥身上的长袍,也不顾周围的强敌在侧,向着天空就飞了上去。

    此时,他已经是孤注一掷,不惜一切的代价。

    他知道,现在要么逃出升天,要么就是被圣光净化,化为尘埃

    天空中的魔法师们也是毫不客气,全都挥动手中的魔杖,向他发射致命的法术。

    蓝色的闪电,赤色的火球,白色的冰矛……

    而德拉克斯也着实了得。

    他虽然只剩下了一只左手,但是却仍然不停地挥动了手中的骨杖,在身前制出一面厚厚的骨盾。拼命地顶向那些攻击。

    骨盾在瞬间就被那些法术炸成了碎片。

    但是,随着他的不断挥舞,又一面骨盾在瞬间形成。

    然后再次炸碎,再次成形……

    在地面之上,奥巴赫姆也是借着机会,不住地低声吟唱着祈祷词,在他的吟唱当中,一支圣光战矛再次缓缓成形。

    这也是圣职者的弱点之一,他们对于黑暗生物虽然是天敌的存在,而且门槛比起魔法师来低,但是那法术的准备时间比起魔法师们却也是长了不少。

    双方就在长街之上,打个不停。

    尽管大家全都知道,这个亡灵巫师绝对是没有哪怕一丝的生机,现在只是苟延残喘,但是此时,他穷急拼命,却还是能支持下去。

    洛林看着那战况,知道大局已定。此时也并不管他们,而是转过了头来,关切地看向了德伊波勒。

    他刚一转过头来,迎面看到的就是一双充满了复杂神色的美丽秀眸。好像从刚才自己说过了那句话开始,德伊波勒就一直这样定定地看着自己。

    洛林不禁是心中一愣,很是奇怪:她这是怎么了?

    他一低头看到德伊波勒欣长美颈上的伤口,当下一惊,急忙一探手,抬起了她精致的下巴。

    德伊波勒身体当即一僵,但是随即顺从地抬起了下巴,露出了自己如天鹅一般优雅白皙的脖颈。

    洛林凑了过去,仔细地看了两眼,然后松了一口气,道:“还好,只是一点儿皮外伤。好好地养养,是不会留伤疤的。”,

    说着,他一抬手,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了一条,然后轻轻地按住了德伊波勒的伤口,就要给她系上。

    德伊波勒当即像是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后退了一步,然后淡然道:“你不是说你不在乎吗?干什么还来管我?”

    洛林当下一滞,随即苦笑了起来:原来她为的这件事情啊?

    在此同时,他不禁心中暗道:这些女人还真是复杂啊不就是一句话吗?干什么这么看人?一点儿小事就上纲上线。

    至于吗?

    苦不苦,想想人家傻大木,累不累,想想人家克林顿。

    这句老话,怎么就忘记了吗?

    想到这里,洛林这才回过味来,好像他们从来都不知道傻大林与克林顿是谁?

    他当下叹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德伊波勒的双眼,认真地道:“在那种情况下,绝对不能让对方知道你真实的想法。”

    德伊波勒身体再次一僵。

    虽然她知道在那种情况之下,洛林那样说是为了欺骗敌人,但是身为一名高傲的女性,却是感到心中很是有些不舒服。

    此时听洛林直说出来,当下虽然没有龙颜大悦,但是却也是心中暗暗有些高兴,最起码,这说明洛林还是很在乎自己的。

    洛林却不知道她的想法,只是小心地将布条缠在了她的脖颈之上,然后再随手打上了一个蝴蝶结,道:“好了,我给你暂时扎上,回头找医生再敷上些药。就行了。”

    他一转头,看到德伊波勒那双秀眸仍然是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当下一阵头皮发麻,举手投降,道:“大姐,咱们不带这样的,好吧?我不过就是说了一句话而己,用不着这么一直纠缠不休吧?咱们欺负人也不带这样狠,这么赶尽杀绝的吧?”

    德伊波勒那双秀眸仍然是一眨不眨,然后幽幽地道:“我要走了”

    洛林愕然一愣,道:“走?去哪儿啊?”

    他当下明白过来,不禁咧起了嘴来,道:“大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还不行吗?不就是说了一句话吗?你至于这样小心眼儿吗?是不是非得要我那个什么偿,这才罢休啊?”

    说着,洛爵爷就要做势脱衣服。

    德伊波勒知道洛爵爷一向不要脸,但是没想到这位大爵爷居然会如此的不要脸,当着大街上无数的将士,都要玩,要上演真枪实弹的爱情动作片。当下一阵大羞。

    那原本白皙如玉的脸颊当即红的快要滴出血来。

    她并不知道,成为一名爱情动作片的男主角,当年可也是洛爵爷发下了宏愿,立志要完成的,‘必然要达成,只有这样才不负活了一世的人生十大梦想’之一。

    而且,这一项还是排在前五位的。具有相当的大的优先极别。

    她当下伸出了自己白嫩的手掌,撑住了洛林的胸膛,道:“不……不是这样的……”

    也不知怎么,那声音却是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

    洛林当下奇道:“不是这样?那是怎么样啊?”

    他刚要继续追问。

    此时,就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

    洛林急忙抬头看去。

    只见天空中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那名亡灵巫师被一支闪着圣光的巨大战矛刺了一个对穿。然后双手大张着,如一片在萧瑟秋风中缓缓飘落的梧桐叶一般,从天空中落下。

    此时雷斯特大魔导士在空中看见奥巴赫姆将那人击落,当下勃然大怒。

    他狠狠地瞪了自己的弟子一眼,心中暗道:罗琳娜这是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干什么事情都是心不在焉的。

    他虽然心中抱怨,但是那毕竟是自己最心爱的弟子,当下也没有出声。而是将满心的怒火,全都倾泻在了那从天空中飘落的亡灵法师身上。

    他右手一招,厉声喝道:“赤焰”

    一道火光立时从他的手中射出,击在了那个亡灵法师的身上。

    那道火光落在亡灵法师的身上,当即如同落在火油上一般,‘轰’地一声熊熊燃烧了起来。

    德拉克斯中了圣光矛,只是受了重创,并没有死去。

    此时看到那熊熊燃烧的紫色烈火在身上烧了起来,在剧痛之下,他当即嘶声尖叫了起来。

    随即重重地落在地上,但是他仍然是不住地挥舞双手,拼了命地挣扎尖叫。

    那凄厉的尖叫声,刺耳难听,折磨的人耳鼓发痛。

    一众官兵们全都沉默了下来,静静地看着那个人形的火把在街道中间不住地燃烧。

    在燃烧火光的照射之下,众人的脸色看上去极是奇怪。

    此时,那尖叫声渐渐低了下去。那个人形也不再挣扎,而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只余下了那火光仍然是不停地燃烧。

    长街之上一片寂静。

    又过了一会儿,那赤色的火焰渐渐低了下去。

    众人再看之时,却见所有的骨肉全都被烧了一个干干净净。在街道之上,只余下了一个焦黑的人影。

    雷斯特看了,当下却是猛地一拍脑袋,后悔的直跌足,道:“大意了,大意了要是不用这‘赤焰魔法’,说不定还可以将那亡灵法师的命匣给留下来。”

    说到这里,他舔了一下舌头,喃喃地道:“那可是好东西啊”

    众人听了,当下打了一个寒战。

    虽然大家懂的并不太多,但是却也知道,命匣是亡灵法师的灵魂和魔力的本源。

    这老家伙居然打亡灵法师的命匣的主意,他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雷斯特想了一下,很是有些不甘地飞落下去,然后拿着自己的魔杖,对着那个黑影略略拔弄了一下,好像是想要从那一堆灰烬当中找出什么东西来。

    一众官兵们看了,饶是他们全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党卫军精英战士,但是却还是吓的一头的冷汗。

    奥巴赫姆在旁边也是不住地咳嗽,提醒那个老不修的盗尸犯,还有圣职者在旁边看着,不要太过份了。

    真要是想找什么东西,大可以等大家都离开了再说。

    但是雷斯特却是充耳不闻,仍然拿着自己的魔杖,在那块灰烬当中翻找。

    而旁边唯一能管的住他的罗琳娜却根本没有理采,而是从天空飞下,落在了洛林的身边。

    然后以一个被侵犯了领地的雌狮一般,仔细地打量着德伊波勒。

    洛林看了,当下轻轻地咳了一声,很不自在地道:“我……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是德伊波勒,情报局的副局长。这位是奈安的魔法协会的会长罗琳娜。

    好了,大家都认识了。咱们握一下手吧,啊,哈哈,哈哈哈……“

    在他那不尴尬的笑声当中,德伊波勒微微一笑,向罗琳娜优雅地点了点头。

    罗琳娜愕然一愣,然后也是点了点头。

    此时德伊波勒向洛林道:“我还是要走。”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