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真实的谎言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洛林一声令下,一众兵士们不敢怠慢,纷纷开始踹门砸房,进行地毯式的入室搜索。

    这些兵痞们全都是最为精锐的帝国士兵,党卫军突击队的精英士兵。

    这些人都是洛林和飞鹰集团的打手,洛林可是深知,“拳头硬的是老大”,这一千古不变的真理,想要下面人乖乖的给你交保护费……啊不是,交税,手下就得有能打能抗的小弟,而且多多益善。

    为了建立这一支强大的武装,震慑所有有不轨之心的宵小们,洛林和雷欧可是很舍得投入,要想要马跑的快,就得给马喂饱。

    这些士兵们拿着令所有战士都眼谗的高工资,在明面收入的背后,是各种的福利和奖金,而伤亡抚恤高的,实行的完全是飞鹰内部的标准。

    再辅以公平的赏罚制度和严厉的军纪,结果就是突击队的精英士兵们悍不畏死。

    这还只是第一步,在洛林的计划中,突击队是精锐,而不是消耗品,不光要他们勇敢,还要他们善战。

    飞鹰集团的保安队拥有远超这个时代特种战士训练体系,这些战士都是在这个严格的训练体系中几经淘汰,最后能留下来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洛林最后不惜重金的给他们配备最好的装备,基本上士兵们想要什么就可以领到什么。

    装备精良,训练有素,配合默契,他们干起活来,相当的利索。

    先是将长街的两头一堵,然后中间有人手执着弓弩爬上房顶等等高处,占领制高点,配合空中警戒的魔法师部队。

    然后各个行动小组自动分配开来,或是负责掩护,或是直接踹门,入室搜索,进行的有条不紊,极是迅速。

    中间纵然有百姓不满,大声抗议。但是这些兵痞们只是冷冷地甩出一句:“党卫军办事~!有问题,直接找洛爵爷申诉。”

    当下,纵然是帝国的紫勋贵族也是要乖乖地闭上嘴巴。

    在奈安,谁不知道这党卫军的厉害。这帮痞子不仅是总督的亲信,而且还有大炮。当初在与半兽人的决战当中,就是他们大显神威,打的半兽人们溃不成军。

    而且他们的联邦调查局,那可是人人谈之色变的恐怖的特务机构。

    那些痞子们只要是随随便便找一个借口,就可以把人关进阿布格来卜监狱,或者是关塔那摩基地,过个三五十年的。等出来的时候,都不可能再站着撒尿了。

    更何况还有让人提都不敢提的盖世太保。

    那干脆就是一群杀人魔王,虽然大家从来没有见到过盖世太保的工作人员,但前一阵子奈安教会里面的腥风血雨,奈安人多多少少都是有些耳闻的。

    坊间传言“调查局的请你喝茶,那还有可能活着回来,盖世太保请你,劝你还是先给自己一刀了解了吧”。

    奈安这几大特务机构让人谈虎色变,更恐怖的是,这几个特务机构居然是私营的~!

    它们都是私人托拉斯集团飞鹰跨国集团有限公司下属风险投资公司的部门。

    而飞鹰集团确实茹曼帝国皇家的私有产业,由未来的皇帝雷欧殿下执掌,尽管大家有意见,却从没有人敢提起。

    在数百年之后,有人据此大肆批评雷欧大帝和洛林爵爷搞大搞特务政治,残害忠良,监察天下,以至于民不聊生,道路以目。

    当然,帝国宣传部门搬出了当年的居民幸福指数,义正严词的驳斥了这一荒谬的说法,雷欧大帝在位期间,居民幸福指数从来就没有低于过百分之九十七。

    以此可知洛林在奈安的横行无忌……呃,呸呸呸,可知洛爵爷是何等的受人民群众的爱戴和拥护了。

    因为众人久经训练,而且打着洛爵爷的名头办事,没有丝毫的阻力,这搜捕的工作进行的极其顺利。

    只是不大一会儿的工夫,他们就已经搜遍了街道两边绝大多数的房子,只余下了中间区区的几栋房子。

    越到后来,众人越是慎重起来。

    因为前期没有找到,那么后期中奖的机率也就越来越大~!

    一众士兵们的动作也是越来越谨慎,越来越小心。

    他们在事前已经得到过简报,对方不仅挟持有人质,而且还是一名亡灵巫师。亡灵巫师,在众人的印象当中,那可是一级的恐怖份子,经常是杀人不眨眼的坏蛋。

    大家当然是不能不小心从事。

    在焦急的等待中,时刻一分一秒地过去。

    洛林在不远处一直是认真地观察着这边的行动。

    而且在此同时,他心中也是不住地担忧:到了现在,还没有找到人。如果那个亡灵巫师不在这里,而是使了金蝉脱壳,逃之夭夭了,该怎么办?

    在这个地方每多耽误一分钟,就给了对方多一分钟的逃跑时间。

    这样一来,自己就会比对方多上两分钟的差距~!

    怎么办?

    是继续在这里搜下去,还是……

    就在此时,就见在一栋房子里搜查的士兵们默不作声地走了出来。他们在军官的指挥之下,再次列好了队形,互相掩护着,向着下一栋房子谨慎地靠了过去。

    洛林正等着消息,急的都快要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不住地转圈了。看到又扑空,当下不禁心中失望地要叹息起起来。

    但是做为指挥官,他表面上却是并没有露出丝毫的不对,仍然保持着镇定。

    他此时看到那士兵们的行动。心中隐隐觉察出有些地方不对,但是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就在此时,旁边有人拉了拉他的衣服。

    洛林当下一怔。然后转过了头来,第一眼就看到一双黑亮清澈,而且略略显出快乐,闪动着兴奋光芒的眼睛。

    除此之外,还有一根长长的,如同绳索一样的长鼻子迅速而轻快地摸向了……呃……摸向了自己腰间的钱包。

    洛林当下一叹,道:“雷欧,你怎么又跟过来了?“

    说着,抬手一巴掌,将那个长长的象鼻子拍到了一边。

    在此同时,也是心中暗骂:这个该死的小象~!真是跟什么人,学什么样。跟着雷欧那个小流氓,它居然也是学会摸人的钱包了。,

    小象正聚精会神地摸向洛林的钱包,眼看着就要成功了,猛然间就感到鼻子一痛,被洛林拍到一边,当下一惊。

    它急忙收回了自己的长鼻子,然后眨了眨清澈单纯的大眼睛,一脸纯真地看向洛林。

    洛林也懒的理它,只是定定地看着雷欧,继续道:“知不知道我这边抓人,正乱着呢,你又跑过来,凑什么热闹啊?”

    雷欧仰着小脸,一脸的惊奇,道:“你又没有说,不让我来。那个时候,还催着快点儿,我以为你是要我也快一点儿,所以我就跟过来了……”

    说着,伸出白胖的小手向外一摊,好像是自己是很不情愿地被拉了壮丁一样。那一个纯洁,那一个无辜。纵然是拿个奥斯卡,小金人什么的,丝毫也不在话下。

    洛林当下一滞。

    还没有等他说话,雷欧已经是晃了晃小手,神神秘秘地道:“咱们先不说那点儿小事了。你看……”

    他说着,伸手一指士兵们正要进去的那栋房子旁边的一个,然后一脸郑重地道:“我认为,那个房子里有问题~!”

    洛林恶狠狠地瞪着那个小流氓,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着急上火,嘴里面缺水,他早就一口唾沫,喷在雷欧的小脸上了。

    且不说他这偷偷跑来,凯瑟琳肯定是要大发雷霆的。而且现在这小流氓居然还给我扮《名侦探柯南》?

    像这种小流氓,就应该给他全身画上带鱼,然后将衣服一扒,让他光着屁股绕着奈德尔裸奔上三圈……

    他刚想到这里,抬头看了一眼那栋房子,却也是不由心中一动。

    此时就听雷欧继续说道:“老大,你听我说啊。你看咱们这一吵闹,就连瞎子也被吵醒了。那些房子全都亮起了灯,再要么就是大叫大闹的。但是只有那一栋房子却是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说着,手指在街道上两边的房子上一划而过。

    洛林看着那对比,立时心中恍然。怪不得自己是一直觉的什么地方不太对呢~!

    他想了一下,然后挥手示意那两队正准备进屋搜查的士兵停了下来,然后道:“也可能是那一家人都出去旅行了啊?”

    雷欧很是不屑地‘却’了一声,然后道:“你见谁家的人出去旅行的时候,家里大门上是不上锁的?”

    洛林当下微微一笑,道:“不错,分析的很好。有些眼力了。”

    雷欧立时大喜,兴奋地道:“现在咱们怎么办?是不是直接冲进去抓人啊?”

    洛林一回头,向着旁边的军官道:“命令那两队人在搜查的时候,多搞出一些声音出来。”

    那军官当即心领神会,然后跑了过去,向着那两队士兵低低地说了几句。

    那些士兵们得到了命令之后,随即开始行动了起来。

    他们轻车熟路地踹开房门,然后冲进去,开始不住地翻找,大声地喧哗吵闹,不停地制造着各种的噪音。

    在他们的吵闹声中,其余的部队纷纷按照军官的命令,或是上树,或是跳墙,或是抽弓搭箭,全都是沉默而冷静地做好了准备。

    而此时,雷斯特与奥巴赫姆,还有罗琳娜三人也是得到消息,赶了上来。

    由于情况一直不明,为了保证他们可以准确出击,而不是将精神全都徒劳地消耗在奔波的途中。洛林一直是让他们在后方策应。

    不到确定之时,不会让他们出动。

    为此,雷斯特大魔导士还很是吵了一通,认为洛林这是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强烈要求也要到一线去搜查。

    一直到后来,罗琳娜安慰他,只有大人物才会坐镇后方。像是奥巴赫姆红衣大主教就是一声不吭地在后面待命,这才让雷斯特大魔导士安静了下来。

    此时,既然是已经确认那名亡灵巫师躲在这里,虽然这只有七成的把握,但是这也已经是足够了。

    不多一会儿,众人已经是准备妥当,将那栋房子给包围的严严实实,水泄不通。

    雷斯特、罗琳娜,还有那一众法师们全都是立于空中,居高临下,以防对方借机逃窜。

    而奥巴赫姆则在一众骑士的护卫之下,时刻准备着从正面与敌人接触。更有弓箭手从侧翼迂回,一旦有事,就用手中镶了爆烈水晶的箭矢,一个齐射,完全覆盖掉对方。

    洛林看到这里,当下缓缓地举起了手来。然后猛然向下一挥。

    看到他的这个动作,当下有士兵抬起大脚,狠狠地踹开了那栋房子的大门。

    为了防止他被从房子里射出的魔法或者箭矢所伤,不等那士兵站稳身体,旁边的士兵已经将他从门前拉了开去。

    而此时,更有士兵将手中点亮的照明灯球扔进了房中。

    紧接着,他们趁着那明亮的光球晃的房中人睁不开的时机,呐喊了一声,各举刀剑短弩,一起冲进了房中。

    但是奇怪的是,他们冲入了房中之后,却并没有其他的声音传来,那像一下子被那个房子给吞没掉了一样。

    洛林又等了一下,见还是没有动静,当下一挥手。

    旁边有士兵立时一声不吭地冲过去。他们掏出了挠钩飞爪,直接砸进房去,然后用力将手中的绳头熟练地挂在了四马马车之上。

    紧接着,车夫猛然扬起手中的鞭子。

    那些马儿当即撒开四蹄,拉动了马车,向前猛扑。

    绳子在一瞬间被绷了起来。然后在下一个瞬间,就听‘咔咔咔’数声木头碎裂的声响传来。

    众人再看之时,就见那栋房子已经被拆出了数个可以过人的大洞。

    透过那些洞口,可以看到在房子中间,那些灯球仍然在燃烧着,放射出明亮耀眼的光线。

    刚刚突击进去的士兵则全都是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一时也不知是生是死。

    而在房子的正中间,两个人影紧紧地贴在一起。

    一个头上戴着帽兜,看不清面容的家伙站在那熟悉的窈窕身影的背后,一柄白森森的骨刀,轻轻地架在那人粉腻洁白的优雅长颈之上。,

    而个身形窈窕的人此时也是睁开了眼睛,略略有些迷惑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像是刚刚从睡梦当中醒来一般。

    洛林看到这里,不禁回过头去,看了奥巴赫姆一眼。

    奥巴赫姆微微一摇头,沉声说道:“没有事的。他们可能是中了昏迷之云。”

    洛林这才略有些放心,然后点了点头。

    德伊波勒正有些迷惑,一抬头,看到对面,在灯球火把的照射之下,那个年青人的身影,当下不禁一震,秀眸当中立时恢复了清明。

    此时德拉克斯桀桀地笑了起来,嘶声道:“看来你已经醒过来了。”

    说着,将手中锋利的骨刀狠狠在她洁白的脖颈上用力一比,然后厉声说道:“快,告诉他们,让他们后退。否则我可就要不客气了~!”

    德伊波勒低头看了一眼架在脖子的骨刀,虽然它没有金属的光泽,但是却也是带着森森的寒意,刺的脖子一阵阵地发冷。

    她当下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你放松一点儿,我好和他们说话。“

    德拉克斯冷哼了一声,微微地松开了手。

    德伊波勒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大声叫道:“不要管我,快杀了他,他是亡灵大祭司的亲信弟子德拉克……“

    她刚说到这里,德拉克斯当即一抬手,又将她的嘴给捂住了。嘶声叫道:“你这个该死的小贱人……”

    而在他们对面,党卫军的一众官兵们却是相顾愕然。

    大家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全都看向了洛林。

    而奥巴赫姆也是回过头来,颇是有些玩味地盯着洛林,好像是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来。

    而罗琳娜在半空当中也是一脸的惊讶,

    虽然她对于洛爵爷在外面包*奶的传闻也是略略知道一些,但是因为深知洛爵爷的为人,属于那种典型的有贼心没有贼胆儿的家伙。因此上,却没有很在意。但是没想到这个女人虽然被挟为人质,但是却是如此的不顾生死。

    由此可知,他们是已经到了何处的地步。

    不过……

    罗琳娜透过窗户,看着那个女人,却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确实是挺漂亮,身材高挑,曲线完美,而且身上还透出一种成熟优雅的味道。

    最重要的是,看到对方丰挺高耸的胸部,再低头看看自己的,当下她很是没有自信地偷偷地拉了衣襟。

    而在另一边,雷斯特也是惊奇万分。老家伙见多识广,年青的时候,也没少在外面干坏事、耍流氓。

    他一眼就看穿了德伊波勒秀眸深处闪动的异彩,也是不禁喃喃地道:“洛林这个混蛋很不错嘛,什么时候骗了一个魔族的美女过来?

    当年我也想去找一个来着……唉,可惜啊~!”

    说着,这位响当当的大魔士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回忆当中。

    德拉克斯见利用德伊波勒不成,当下只得亲自上阵。

    他一手将德伊波勒的胳膊扭在身后,一手将刀子架在她的脖子上,然后推着她,一步一步地走了出来。

    德拉克斯站在大街之上,抬头看了看天空、四周,却发现自己已经是被围了一个风雨不透。

    而且令他胆战心惊的是,在对面一个身穿红色圣袍,满头白发的光明使徒正冷冷地盯着自己。

    红衣大主教~!

    德拉克斯当下眼中的磷火猛然收缩了一下。

    而在天空当中,还有一名威风凛凛的魔导士,如猫儿戏鼠一般,两眼放光,跃跃欲试。在对面,还有一位女魔导士正冷冷地看着自己。

    除此之外,德拉克斯出于亡灵特有的直觉,还感到一股莫名的强大气势,那气势虽然并不强大,但是却带着巨龙特有的龙威。

    就像是有一头神圣的巨龙在黑暗之处窥伺着自己,只要自己稍一放松,它就会猛扑过来,将自己碾成齑粉。

    德拉克斯心中不住地叫苦:mlgBd~!这是什么地方啊?怎么这么邪门?光是巅峰强者就有三个,还有一头巨龙。他们难道是约好了在这里打麻将吗?

    他并不知道奈安的红衣主教希尔梅莉娅在家里安胎,并没有出去。否则德拉克斯非要哭了不可。

    但是他却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冷冷地看着对面的洛林。然后嘶声叫道:“快,给我让开一条道路,否则这个女人今天就死定了~!”

    说着,粗暴地将德伊波勒向前一推。

    但是他也是极为小心,将自己藏在了德伊波勒的身后。

    党卫军的一众官兵们看了,不禁是纷纷将手中的弓弩垂低,以免误伤了德伊波勒。

    她可是情报局的头目之一,党卫军也是经常和她打交道的。当然知道这位美艳动人虽然是来历不明,但是却是洛爵爷在外包*的小三儿。

    而且根据,‘妻不妾,妾不如偷’这个普遍真理。这小三必然是在洛爵爷的心中占了极大的地位。

    这万一要是一不小心误伤了她,自己这后半辈子也只有去撒哈拉大草原上唱‘小放羊’了。

    德拉克斯觉察到了这种情况,当下心中大定,然后用更加嘶哑阴森的声音尖声叫道:“快给我让开一条道路,放我过去~!”

    洛林犹豫了一下,然后迈步走上前去。

    德拉克斯当下一怔,看到洛林已经走到距离自己只有几步的距离,当下又是高声叫道:“站住。”

    洛林当即停下,然后冷冷地看着德拉克斯。

    在火光摇曳之间,可以清楚地看到德拉克斯脸上那腐烂的肉块。

    德拉克斯在他的逼视之下,有些不安起来,然后重重地一推身前的德伊波勒,然后道:“快点儿让开。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手中的骨刀微微晃动了一下,在德伊波勒秀美欣长的玉颈上划了一刀,当即红色的液体涌了出来。

    鲜红的血流过了洁白的肌肤,形成了一道触目惊心,而又凄美的痕迹。

    洛林以手按剑,一眨不眨地看着德伊波勒的秀眸,然后道:“你想杀就杀。关我什么事~!”v

    (八

    度吧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