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圈套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那特工紧紧地跟在德伊波勒的身后,看到她在黑暗的当中,如同白昼一般,脚步轻快地穿过了几条小道。自己几乎都要跟不上。而且在某些崎岖的地方,还特意回过头来叮嘱自己一句。

    那名特工虽然跟在她身边不少的日子,早就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但是却越发肯定这位洛爵爷在外面养着的、年青漂亮,身材完美的小三,绝对不是一般的普通人。

    简直就像是传说当中的魔族一样。

    但是随即他也是感到有些荒唐,这个念头又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在洛爵爷身边的那些个女子,又有几个是普通人?

    坊间传闻洛林总督怕老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怕,各种离谱的传闻都有,什么早请示晚汇报,什么连出门买包烟的连私房钱都没有,这种种传闻还算是轻的了。

    那些对洛林有仇的人(奈安憎恨洛林的人多得很),编出来的瞎话才是新鲜刺激,吸引眼球。

    普通老百姓对达官贵人的八卦可是关心的紧,尤其是洛林这个年度风云人物,越是耸人听闻的话题,他们越是传得开心。

    比如洛林总督天天挨打了,动不动就顶个黑眼圈上班,在被几个女人呼来唤去了等等,端个大碗蹲在街头吃饭的老百姓一说起这些都眉飞色舞的,跟自己亲眼看到了一样。

    和普通老百姓相比,风险投资公司下属的特工们,对他们老版的私生活了解的更深一点,而不像那些七姑八嫂们一样,连洛林总督有几个女人都不知道。

    总督府内群芳毕集,别说凯瑟琳,阿黛儿这几位老板娘了,就是她们的侍女,论相貌论人品都是好女人,尤其是总督府里面那对精灵姐妹花,每次都能把那些家伙们看的眼睛都直起来。

    德伊波勒虽然一直神神秘秘,风险投资公司从上到下对德伊波勒的身份诲默甚深,但是特工们凭着种种迹象和他们的直觉都能感觉到,这个突然出现在风险投资公司的小妞,和洛林总督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而一个不一般的男女关系,啊~那个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意思的。

    德伊波勒进入风险投资公司之后,从一般的事务性工作做起,渐渐显露出她的聪明才智来,从纷繁杂乱的材料中发现线索,制定严谨的行动计划,德伊波勒也许天生就是一个顶尖的军师。

    随着负责的事务越来越重要,德伊波勒的身份也越来越高,尤其是在随军南征草原之后,德伊波勒现在已经是公认的风险投资公司管理层之一。

    特工们面对德伊波勒的态度,总的来说是十分恭敬的。

    此时,他们已经来到总督府那高耸坚实的外墙边上。

    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

    那名特工回过头去,眯起眼睛,警惕地向四周了望。

    而德伊波勒却是一伸手按在了那面墙上,然后微微一用力。

    如同魔法一般,那面坚厚的墙上顿时发出一阵轻响,随后露出了一个秘密的小门。里面有微微的灯光泻了出来。

    德伊波勒毫不犹豫,一低头就穿了过去。

    那特工最后看了几眼,然后也是急忙跟上,随后,墙壁处又发出一阵轻响,已经是完全复原。从外面再也看不出什么痕迹出来。

    两人沿着那秘道又走了几步,面前立时豁然开朗。

    两人已经站在了一个巨大的房子当中。

    中间停着数辆没的纹章标志的马车,而在两边,则是全副武装,整装等命的精英士兵。

    他们一个个体格强壮,身材魁梧。虽然只是无聊地坐在各自的椅子上,或是打牌,或是闲聊。但是所有武器装备全都带在身边,只要是一有命令,必然是如出柙的猛虎一样,凶狠地猛扑过去,直至咬断对方的喉咙。

    在他们的身边全都放着各自的装备。

    黑色的头套,深蓝色的制服。精钢制成,几乎连军用弩箭也射不穿的板甲,还有各式弩箭,长短的刀剑,小型的球形手雷。套索,飞爪,袖箭……

    他们每一个人的全副装备如果在地面上散开的话,足足可以铺满整个房间。

    虽然他们并没有身份标志,而且没有编制,甚至是不存在的人,但是在奈安行省所有的犯罪份子却全都知道他们的鼎鼎大名,闻风而胆丧。

    cuner-rike。

    反恐精英。

    洛林原本也想要将这支部队起名为wA,特种武器攻击队。但是,爵爷后来觉的这名字起的着实是很黄很暴力。(注,wA,最早叫做特殊武器攻击队,后来因为这个名了有暴力色彩,这才改成了特殊武器与战术。其实是换汤不换药。)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这名字没有足够的霸气,而且也没有反恐精英好听。

    wA,这名字,是不管好坏,只要是个人都可以用。

    而反恐精英,这名字多好听啊~!

    只要是一出动,不管是真是假,首先就给对方扣一个‘恐怖份子’的帽子。到时候,不管是什么样的大杀器,都可以随着便的使用。也没有丝毫道德上面的压力。

    而且之前的那个世界不同,这个反恐精英部队洛爵爷设立的这个机构并不是隶属于特警部队,而是调查局下属的特种部队。

    这样一来,大家好像就是摆脱了‘狗特务’这个不好听的名字。

    因为他们是追捕恐怖分子的精英战士,不是做些跟踪盯梢,听墙角打小报告的特务。

    然后不管是对谁,只要是逮着他们,直接就朝死里狠收拾。就算是有人权组织的家伙跳出来吵三吵四的,大家只要是说一句‘他们都是恐怖份子,你为什么这样担心,哈~!我知道了,难道说你和这些恐怖份子有勾结?肯定是这样的。”

    这一套亚里斯多德的最为严谨的哲学三段论,论证下来。

    这样一来,不管是谁都要闭上嘴巴。

    当年如果锦衣卫东西厂都给自己手下起这么好听名字,而不是叫什么大档头,二档头,番子之类的名字。,

    说不定,现在大家也都是认为他们是千古忠臣什么的,也能进个忠烈祠,陪在关二爷身边,逢年过节的,也能混点儿烟火钱。

    但是不管是谁,都不能否认的是,这支‘反恐精英’,确实是精英当中的精英。

    不管是劫匪抢了飞鹰银行,还是有半兽人的恐怖分子劫持人质,这些狗崽子们全都是不论青红皂白,直接拉着三百斤重的轻步兵火炮冲过去。

    先开火,再抓人。

    抑或者先斩首再审问。

    手段粗暴之极。

    但是尽管这样,也不是没有优点,最起码他们干过两票,声名远播之后,洛爵爷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飞鹰银行,会被哪一个不长眼的王八蛋给抢了。

    而那些强盗劫匪们也全都吓的胆战心惊,当下只要是看到他们黑色的制服,就像是看到了死神一样,要么望风而逃,要么乖乖地举手投降。

    结果搞的近一段时间,这帮痞子们都是无事可做,闲的发呆,因为出动他们去对付的恐怖分子,真的是不多。

    除非了那种能给飞鹰集团带来麻烦的悍匪巨盗。

    此时众人看到德伊波勒进来,当下全都是眼前一亮,尽皆跳了起来,然后重重地一跺脚,向她举手敬礼。

    旁边肩上带着花儿的军官上前一步,略有些兴奋地道:“大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德伊波勒想了一下,然后笑道:“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有一个地方可能有些问题,需要人过去看一下。”

    众人当下齐齐地唉叹了一声。

    他们可是知道,这种事情可是最为无聊了。很多时候,得到了情报,大家冲过去,然后大脚踹开门,结果不是一无所获,就是一无所获。

    倒霉的时候,可能还会被人家里的狗给咬上一口,而据说也有幸运的家伙,冲进去之后,结果看到人家夫妻正在办事。

    当时,那个小伙子虽然瞪着眼睛狠看了两眼,但是结果第二天就长了针眼。足足害了半个月,这才花钱让牧师给治好了。

    大家全都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虽然对此表示理解,但是却仍然是没有放过一点儿嘲笑他的机会。

    更可恨的是,这个伤虽然也算是因工负伤的,但是拿着医药费发票去找军官之时,那军官却是只顾着哈哈大笑,怎么也不给报销~!

    不过这也并不奇怪,这让那军官怎么报。就说是因为这小伙子在近距离,看了3d版的高清无*、真人爱情动作片,结果因为眼睛瞪的大大,长了针眼?

    如果真的写进了档案当中,那才真正是遗臭万年了~!

    德伊波勒听了众人的唉叹声,不禁一皱眉头。心中略略有些不悦。

    她虽然知道,这是洛林管理军团的风格,对于这些狗崽子们全都是撒手不管,甚至是有些娇纵。

    但是她可是来自魔族,那里一切都是按排的停停当当,秩序井然。

    下级在上官的面前,是不允许有丝毫的越矩。否则就是蔑视上官,要交军事法庭论处的重罪~!

    旁边那军官觉察到她那一丝的不悦,不由陪着笑道:“大人,您别见怪,这帮狗崽子都是让我给惯坏了。”

    说着,转过了头去,向着手下们怒声斥道:“混帐东西,这才几天工夫,就如此的懈怠,是不是想要松松你们的懒骨头,每天来一次十五公里全副武装越野跑啊~!”

    那些狗崽子们顿时吓的全都闭上了嘴巴。十五公里全副武装越野,大家一趟跑下来,累的舌头吐出来的,比狗都长。这谁不害怕啊?

    看到他们全都老实了下来,那军官当即又是骂了两句,然后思付了一下,道:“第五小队,你们陪大人过去看看。”

    十名身材高大的士兵当即出列,然后来到了德伊波勒的面前,向她敬了一礼。

    德伊波勒看着这几名士兵,见他们做起事来,全都是一板一眼,那军礼也是极其的标准,当下赞许地点了点头。

    旁边一辆马车当下也是驰了出来,准确地停在了众人的身边。

    一名士兵急忙跑过去,替德伊波勒拉开了车门。

    德伊波勒不禁是微微一笑,然后跳上了马车。

    此时就听那军官向着士兵们又着重地交待道:“记得先探查清楚情况,这才动手,一旦是情况不对,首先保护好大人,呼叫增援。明白吗?”

    为首的队长当即呲着牙一笑,道:“长官,咱们c部队一向是以一敌十。而且我们可是十个人。敌人再厉害,也不可能有一百人吧?”

    那军官当下不禁也是笑骂了两句。但是心中却也是颇为自豪。

    这些狗崽子全都是洛林以最优化的装备武装起来的,甚至可以说,用同样重的金币硬堆起来。

    纵然不能说是所向无敌,但是却也差不了许多。

    众人甚至都是自信,既使是面对着不死族的亡灵骑士,他们也可以做到以一敌一。

    此时,高大的房门已经无声无息地打开,一众士兵们向着那军官敬了一礼,然后也纷纷跳上了马车。

    马车随即启动。

    在沉重的马蹄声与车轮碌碌的声响当中,马车飞快地驰入了沉沉的黑夜当中,只过了一会儿,就被那黑暗给吞没了。

    由于这个时代娱乐生活也并不是太多,而且房屋结构大多以木制为主,因此上,只要是一过了夜里十点。不管是在哪儿里,全都是实行宵禁。以免的有变态借着月黑风高的,在夜间纵火。

    大家如果要在夜间出行,全都是要带上特制的通行证。

    不管是谁,只要是没有通行证,被巡逻的城卫军给逮到了,立刻就是先按在地上,然后脱了裤子,狠狠地打一顿屁股,然后再问你是谁。

    这样做的主要原因,就是避免了大家玩拼爹的游戏。

    要是一被拦下,先审后判,那些个王八蛋们肯定是就找人说情。大叫我爸爸是谁谁谁。大家的板子当然也就不好意思再落下来。

    而现在这样,不管是谁,你爸爸再厉害,先打一顿再说。只要是这一顿屁股打下去之后,不管是再牛叉的二世祖,也指定是老实许多。以后也绝对是会长了记性,不会出来胡闹。,

    有洛爵爷这一标准程序在这里放着,所以在奈安这

    边宵禁执行的异常得力。不像是茹曼城那边,过了两…了,还有一大帮的王八蛋在那里纵酒狂欢,招摇过市。

    结果吵的大家睡不着觉,不住地亲切问候他们家的女性家属。以大无畏的精神,与之发生超友谊关系。

    此时夜已经深了,虽然还没有到宵禁的时间,但是街上的行人已经少了许多。

    马车行驶在路上,马蹄砸在街道的青石板上的声响,还有碌碌的车轮声当下传出很远。

    数名正在巡街的城卫看到那辆没有标志马车,当下全都是一愣。有心想要上前询问。

    但是他们随即看清楚了那马车夫身上披着的黑色斗篷,和标志性一般的斗笠,立时全都是噤如寒蝉,退到了一边。

    一直等马车远远地驰过,这些卫兵们这才轻轻地吁了一口气,恢复了正常。

    做为城卫,他们这些地头蛇,一向是小道消息最为灵通的。他们可是听说过,这些‘反恐精英’的故事。

    心狠手辣,毫不留情~!

    一名城卫士兵看着那远去的马车,当下轻轻地道:“这帮杀神,这是又去哪儿啊?“

    旁边一名老城卫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骂道:“管那么多的闲事,干什么?好好管好自己的事情吧。小心打听的太多了,小命不保。“

    他口中这样说着,抬眼看了那马车一眼,却发现这一会儿的工夫,那马车就已经是走远了。

    这城卫是一个老地头蛇了,当下很是奇怪:看那马车的方向,是向着城东的富人区去的。难道那边也有事情发生?

    不过也难说,那些个有钱人们一个个吃饱了没事儿干,整天玩变态游戏的。这一次他们可是要倒大霉了~!

    想到后来,他甚至是有些兴灾乐祸了起来。

    马车按照那特工的指示,一路向东,一直来到了一大片豪华的住宅区当中。然后又向前驰了一段路,这才停了下来。

    一众士兵们也不等吩咐,当即就将铠甲穿戴起来,然后仔细地检查了一遍手中的武器。

    弩箭上弦,刀剑出鞘,暗藏着的袖箭也是拉紧了弹簧。

    在那极短的时间内,众人互相检查了一遍各自的装备,然后这才同时拉下了面罩。

    此时,一个黑影借着夜色悄悄地走了过来,然后以一种特殊的旋律,轻轻地敲了车门。

    众人当下一震,随即就要动手,旁边的特工急忙道:“别误会,是自己人。“

    说着,他打开了车窗,低声地和外面那人交谈了两句。

    随后,那人又一转身,又消失在了暗处。

    那名特工回过了头来,向德伊波勒说道:“就在前面的那个房子里面,一直没有出来,只有一个人。”

    说着,抬手向着前方不远处伸手一指。

    德伊波勒抬头向着黑暗当中看了一眼,那双明亮的眼睛如同宝石一般,在黑夜当中闪动着瑰丽的光芒。

    随后,她轻轻地点了点头,道:“不错,门上确实是有一个标志。如果是外行人,肯定是看不出来。你做的不错。”

    那特工听了她的称赞,当下微微一笑,道:“谢大人。”

    德伊波勒一转身,向着那些士兵们说道:“目标就在房间里面,大家一定要小心。”

    那士兵们当下呲牙咧嘴地一笑,道:“大人,对方只有一个人,您就放心吧。我们一定把他给您捉过来。”

    那名队长一挥手,低声道:“弟兄们,跟我上。”

    说着,他一弯腰,当先一步,沿着街道两边的阴影,向着那幢房子跑了过去。

    其余的士兵们也是急忙冲了过去。

    他们分成了两组,按照标准的战术队形,互相掩护着来到了那个房子的门口。

    德伊波勒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看他们的这种行动,但是此时看来,却仍然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种行动小组居然可以配合的如此严密,丝毫不露破绽。纵然是自己在全盛时期,和他们碰到了,也不一定能讨了好去。

    那两支小队在门口处略略停了一下,随即掏出了一种灯球,那种灯球经过特制而成,不易破碎,而且还可以在短时间内放出极其强烈的光芒。

    他们点亮了灯球之后,随即毫不犹豫地踹开房门,平端着弓箭,举着刀剑,就要冲了进去。

    德伊波勒当下不禁满意地一笑。

    这些士兵不愧是精英当中的精英,果然厉害,接下来,就可以……

    她刚想到这里,就见异常突生~!

    那个房子里面爆起了一团红色的光芒,那些正要冲进去的士兵们当即像是被飞速行驰的马车撞过一般,当下全都倒飞了出去。

    此时,那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这才轰然响起。

    紧接着,那幢房子像是沾满了油的火把一样,熊熊燃烧了起来。

    糟糕~!德伊波勒当下心头一紧。

    她刚要冲上前去。此时,就见一个黑影,从那正燃烧着的房子里面缓步走了出来。

    那沉重的脚步踩过了一地的瓦砾木板,发出了奇怪的磨擦声响。

    德伊波勒愕然地停下了脚步。

    那人的眼中闪动着一种奇怪的绿色光芒。

    那种惨绿色的光芒是不死族特有的标志。

    “叛徒~!”来人举起了手中的魔杖,指着她,用毒蛇一样的声音,嘶嘶说道。“真是让我一通好找。你以为藏在这里,大评议会就会放过你吗?乖乖地跟我回去~!接受审判~!”

    在火光摇动之间,可以看到那藏在帽兜里面,满是蛆虫的腐烂面孔。

    德伊波勒突然意识到这其是一个圈套,针对自己的圈套~!

    前几次,这些士兵们之所以会扑空,很有可能就是这个人在暗底下故意操纵,结果因为自己没有到场,所以他会隐藏下来,继续寻找机会。

    此时火光摇动,完全照亮了来人的面孔。

    德伊波勒看着对方的面孔,当下低低地惊呼了一声,后退了两步。

    此时,有士兵挣扎着爬了起来,一边不住地咳着鲜血,一边举起刀来,艰难地挡在了德伊波勒的面前,道:“大……大人,快走……“

    来人眼中闪过了一丝轻蔑,嘶嘶叫道:“螳臂挡车,不知死活~!“

    说着,将手中魔杖,对准了那名士兵,就要催动魔法。

    此时,就听‘崩崩‘两声弓弦响动。

    那人当下身体一震,然后低头向下看去,只见胸口处有两支锋利的弩箭透体而出。

    那是另外两名身受重伤的士兵,强撑着发射出来的。他们看到那人身上中箭,当下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喜色。

    但是随即,却见来人森森然地一笑,随手将那弩箭拔出。

    看到这里,众人不禁感到一阵绝望:这种怪物怎么杀不死啊~!

    但是他们仍然是极其的英勇,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抽出刀剑,怒视着来人。

    那人当下大怒,嘶声道:“不知死活的东西,都给我死……“

    此时德伊波勒一咬牙,挺身而出,道:“住手~!别杀他们。德拉克斯,我跟你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