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诅咒于我如浮云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求月票)

    众女看到红衣大主教奥巴赫姆面露难色,一直是紧锁眉头,沉默不语。当下不禁一阵惊慌失措。

    但是她们又不敢打扰了奥巴赫姆的思路,只能是在旁边默默地等待着。但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她们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厉害了起来。

    不光他们,就连儒略大公和罗昆德男爵夫妇都变得审慎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紧张的看着奥巴赫姆。

    虽然对洛林这个钩跑了自己宝贝女儿孙女的小白脸恨的压根痒痒的,但说不定那一天自己的掌上明珠就会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小小人回来,带着一脸母性的光辉的说:这就是你们的外孙或者重外孙。

    而自己要是把洛林这个混小子惹急了,他要是不让自己看自己的外孙或者重外孙该怎么办?

    更重要的是,洛林这个小子虽然混蛋了点,但搂钱的水平却是一流的,对自己的女儿孙女也很好,不光是温顺听话,而且舍得在女孩子身上花钱,那当真是捧在天上了,就凯瑟琳她们五个女孩子,一年多的时间里变的比以前更加明艳动人了,身上的饰品虽然不多,但无一不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就是放到茹曼城,也足够那些自命不凡的女人们疯狂。

    这么好的女婿或者孙女婿,虽然总是让人忍不住想踹他一脚,可千万不能因为别人动动嘴皮子就挂了。

    大厅当中一时之中陷入到一种奇怪的沉默当中。

    此时外面再次传来了隆隆的炮声,但是在众人听来,这声音似乎是极其的遥远,好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根本就和自己没有丝毫的关系,大厅内的空气都像是瞬间冷了几度一样,气氛变得沉默。

    最后希尔梅莉娅实在是忍不住了,当下轻声地叫道:“老……老师,老师……”

    奥巴赫姆的眉头一直紧锁着,听到希尔梅莉娅的声音,只是“嗯”了一声,微微一抬手,示意她先别说话。

    希尔梅莉娅当下只得站在了一边,双手捧着一杯茶水,一直眼巴巴地看向了自己的老师,生怕疏漏了他哪怕最微小的一个动作。

    这让禁咒魔导大法师老雷斯特当下大为吃味。

    雷斯特大魔导师,作为当世唯一一个禁咒法师,却是出了名的小心眼,其睚眦必报的个性在整个大陆上都是有赫赫威名的,只是这个老家伙不光活的久,而且越活越精神,越活本事越厉害,像是这种能耐又大,脾气又坏,寿命又长的老家伙,当然是没人敢招惹,从来只有他欺负别人,什么时候见他被别人欺负过,不相信的话,就请看看阿尔摩哈德帝国。

    因为他老人家教了这么多的徒弟,但是却从来没有一个会如此关心地对待自己。甚至他最为疼爱的外孙女儿也是从来没有细心地照看过自己。

    当下他很是不满地看了看旁边的阿黛儿、罗琳娜,却发现那两人也是一眨不眨,仔细地看着奥巴赫姆。

    而那个最有希望成为魔导士的薇拉……

    薇拉那个死丫头居然还在眉花眼笑地和雷欧两个躲在一边,吃着冰激凌。一人拿一个勺子,你争我抢的正吃的起劲。

    而且她们两个吃完之后,居然又不知从哪儿摸了一盒子出来,继续开心地大吃,丝毫也不害怕会长胖了。

    老雷斯特看到这里,虽然知道阿黛儿与罗琳娜两个是担心洛林的安危,顾不上照看自己。…,

    而薇拉与雷欧两个,一个天真娇憨,一个年幼无知。两人全都是对洛林有着一种近乎于盲目的信心,根本意识不到事情的严重性。

    但是老雷斯特当下却还是气的鼻子都差一点儿歪了。

    他心中很是悲愤地暗暗想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些徒弟们没有一个是对我老人家好的,一个个全都是白眼儿狼~!

    雷斯特心里不平衡,当下又把洛林给恨上了,在心里暗骂,全都怪洛林你这个家伙,不光拐跑了阿黛儿,现在连罗琳娜和最听话的薇拉也被你给带坏了。

    然后瞪大了老眼恨恨的瞪了洛林一样,搞的洛林莫名其妙的挠挠难道,心里奇怪这位老小孩又是那根筋不对了。

    其实这是老头发泄不满而已,因为以前可供他出气的目标只有洛林一个。

    但是天见可怜的~!

    雷斯特禁咒大魔导士却并不知道,奥巴赫姆红衣大主教这也是第一次享受这种类似受过训练的空航头等舱空姐一般的体帖周到的服务。

    要不是这些少女们担心奸夫……呃,情郎的安危,她们才不会这么仔细殷勤,拍他们这些老家伙们的马屁。

    就在他暗自悲愤的时候,此时奥巴赫姆已经是从沉思当中回过了神来。

    希尔梅莉娅当下急忙轻声问道:“老师,您考虑的……“

    她说到这里,但是又怕是得到了什么不好的回答,当下一时语塞,说不下去了。

    奥巴赫姆看了她一眼,见她一脸急切地看着自己,当下心头一软,想起自己十几二十岁时的时光,心里暗叹了口气,心想:算了,谁都有年青的时光,然后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向着洛林沉声说道:“对不起,洛林,这个诅咒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我也是无能为力。”

    他的话音一落,当下一众少女们全都是入坠冰窟一般,感到了全身发冷。

    阿黛儿犹豫了一下,然后紧咬着自己的嘴唇,一脸期望地看向了雷斯特,道:“外公……”

    老雷斯特当下冷哼了一声,然后撇着大嘴,道:“这个时候,想起我来了?”

    阿黛儿一跺纤足,怒声嗔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给我拿翘。信不信我现在就拔光你的胡子~!”

    说着,一挽袖子,露出一段欺霜赛雪的皓腕,然后怒气冲冲地一伸手,就向老雷斯特的胡子抓去。

    雷斯特当下气焰大消。

    他急忙躲过,然后道:“好孙女儿,好孙女儿。你也知道,咱们混魔法界的,一向是都只会下咒的,解咒的这种事情,也就只有教廷的这帮死光头们才拿手啊~!”

    说完之后,他这才注意到,自己刚刚在情急之下,直接当着奥巴赫姆的面,将‘死光头‘几个字说了出来。当下颇有些尴尬地看了奥巴赫姆一眼。

    奥巴赫姆却是如同丝毫未觉,仍然是思付着什么。

    希尔梅莉娅当下拉住了他的胳膊,道:“老师,你倒是想想办法啊。万一要中洛……洛林真的有什么人。我……我也不活了~!“

    奥巴赫姆当下一愣,惊讶而愤怒地瞪了希尔梅莉娅一眼,怒声喝道:“你胡说什么~!”

    希尔梅莉娅这才发现自己刚刚失了口,在情急之下,差一点儿就将两人的奸情大曝天下。

    旁边一众人等听到她这几乎亲口承认的事情,当下全都是向这边看了过来。有惊讶,有好奇,但是更多人的眼中却是闪动着熊熊燃烧着的八卦之火。…,

    此时希尔梅莉娅知道不好,当下俏脸一红,低低地惊呼了一声。

    但是她也不愧是教廷当中混过多年的。随即在刹那的功夫,秀眸一转,计上心头。硬着头皮,转口道:“我……我才不是胡说的。咱们教廷可是全靠了洛林的帮助,这才将父神之光传播到草原之上,如果他……他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们的事业,我以前煞费苦心,做出的一切努力,也全都是会就此白费了……”

    众人当下齐齐失望地‘噢~~’了一声,虽然大家心中还有疑虑,但是毕竟是没有拿到确实的证据,而且希尔梅莉娅这样说,也能够把话圆回来,不算是没有道理。

    洛林看了,当下也是气的暗自有些吐血:这都是什么人啊~!对八卦的兴趣居然如此之大。在这个时候,却还是忘不了像个狗崽队一样挖内幕消息。

    在引同时,洛爵爷也是第一次暗自庆幸自己生存的这个魔法时代。

    幸亏的这个时代没有带着摄像头的电脑,要不然还真就像是那位最伟大的摄影师一样,将所有的照片视频,全都暴了光了。

    自己也就是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动作明星,而且还是爱情动作片的超级明星,红透了天空~!

    此时,就见希尔梅莉娅拉住了奥巴赫姆的胳膊,然后用力地摇晃起来,道:“老师,老师,你就快想想办法啊,快想想办法啊……”

    奥巴赫姆当即被她给晃的东倒西歪。

    他急忙叫道:“梅莉娅,梅莉娅,你快放手吧。我这一把老骨头都快被你给摇散了。”

    希尔梅莉娅看了,不由吐了一下香舌,急忙松开了手来。

    奥巴赫姆想了一下,然后又转过了头去,和雷斯特两个在一边低声商议了起来。

    但是最后在众人期望的目光当中,他还是缓缓地摇了摇头,道:“这个……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众人当下全都是一阵失望,甚至于无力站稳,软软地坐倒在一边的椅子上面。纷纷转头,很是有些凄然地看向洛林。

    凯瑟琳仍然有些不甘心,定了定神,然后出声问道:“奥巴赫姆大主教,我记的您不是说过,这个诅咒的力量并不强大。难道以您的能力还不足以除掉这么一个诅咒吗?”。

    奥巴赫姆苦笑了一下,然后缓缓地道:“我亲爱的孩子。你们对于诅咒实在是太过于不了解了。”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诅咒,是弱者的武器,它从来都不是以力量的强大而著称的。

    因为如果足够强大的话,直接用拳头或是刀子,快意恩仇,很轻松地就可以解决掉所有的问题。

    这样一来,没有那个功夫,也没有那个必要,来研究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它的强大之处在于,那刻骨的怨念。

    有句话说“千夫所指,无疾而终“,就是说的这种情况。

    这种怨念才是最为强大,而且更重要的是,它也不会随着时间而减弱。甚至在绝大多数的时候,它是处于一种相反的情况,它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增强。

    而这才是最为棘手的地方。

    这样牺牲了力量,将所有的一切全都化为怨恨和诅咒。而且越是不强力的诅咒,反而是最麻烦的。

    因为它为了保证最终的应验性,将那些全都果断地给放弃了。将所有的力量全都放在一个地方。…,

    此消彼长……

    那诅咒的力量也就更加集中,力量也就更加持久。而且不仅仅是做用在一个人的身上,而是会如附骨之蛆一般,一直延续下去。”

    众人听了他的解释,当下一阵无言。

    凯瑟琳一时心乱如麻,几乎都快要哭出来:“这……这个可要怎么办才好啊~!”

    旁边的众女也是手足无措。

    洛林听了奥巴赫姆的话,却是不由自主地脑中一闪,想起了曾经听说过的‘特库姆塞的诅咒’。

    当初米国鬼子开拓西部,没少杀印地安人。

    到了后来,印地安酋长们打不过大米国派去的双花红棍哈里林将军,最后印地安人的龙头老大也是下了诅咒……

    想到这里,洛林当下心头一沉。

    他依稀地想起,自己的处境和那个时候好像是极为类似,而且那个诅咒似乎和自己中的这个也是几乎相同。

    洛林当下一扫以前的吊儿郎当,渐渐地慎重了起来。难道说,这帮家伙真的是就这么邪乎?

    奶奶的,这帮愚昧的家伙干什么不好,偏偏搞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真是会害死人的~!

    他可知道,在历史当中,米国的那些位龙头老大、扛把子们在长达一百二十年的时间里面,几乎是无一例外全都是应验了那个诅咒。

    每隔个二十年,米国就有一个扛把子倒在了任上。

    哈里森将军当上扛把子之后,前脚上任,后脚就倒下了。

    接着是林肯,林哥。然后是加菲猫……呃,加菲尔德,然后是麦金利,然后是哈定,再然后罗斯福,再然后肯尼迪……

    一直到了里根根哥,那个好莱坞的三流演员,走了狗屎运,当上了总舵主,但是也是被人拿小手枪给‘啪’了一下,差一点儿没死翘翘了。

    不过好像这一来,也算是破了诅咒。

    到了再二十年后,小布哥当上老大的时候,他就没有被人干了。而且活蹦乱跳地活到了任期结束,不过有人认为,小布哥只是被选择的,而不算是被选举的老大。

    所以丫的还没有资格去享受一下那个只有总舵主级别才能享受的诅咒的待遇。

    正因为这样,所以大家全都是看不起他~!

    哼~!

    除非丫挺的在哪一天真的被人给挂掉,死翘翘了,应验了那个诅咒。否则,他根本就不算拿过米国大统领毕业证书的。

    别看他混了八年,当了两任,打了两场战争,而且还把全米国人民全都玩的破产了。但是大家看来,他最多也就是花四十块钱,找人办的假证~!

    纵然是他拿了证书是真的,但是不用看,大家也可以肯定,那绝对是像克莱登大学或者西太平学大学之类野鸡大学毕业证~!

    但不可否认的是,那个诅咒已经是被历史事件证明了。

    八位尾数年份为零的总舵主有7个死在任上。其中4个被人刺杀。另外3人是死于自然原因。

    只有罗纳德、里根,根哥饶幸没死,但是却也是身受重伤,差一点点儿就真的挂了。

    而在此同时,虽然其他年份的大米国龙头老大们虽然也被刺杀过,但是只有那几些年份为零的倒霉蛋才真的挂了。然后拿了正牌的大米国总舵主毕业证书,最后领了盒饭,拍拍屁股走路(注,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百度一下‘特库姆塞的诅咒’。)。

    由此可也知道,这诅咒的可怕性。…,

    洛林没想到这帮家伙居然把这种诅咒弄到自己的头上了,这要是真的应付起来确实是有些麻烦了。

    不过洛爵爷随即一想,当下却又将那个诅咒放下。

    这些人想不到破除诅咒的方法,或并不代表爵爷想不出来。

    洛林爵爷当初听到这个诅咒之时,都没有往心里去,就是因为在当时,他就已经隐约地觉察到这诅咒当中当中有一个绝对致命的破绽。

    他有心想要说出来,安稳一下众女的心情,但是随后,爵爷眼珠一转,当下计上心来。

    他心中暗道:为什么要说出去?如果说出去了,这些个女人说不定又是恃宠而骄,整天地指手画脚的。

    如果不说出去的话,到时候,她们以为自己没了办法,肯定是会对自己百依百顺的。

    这样一来岂不是赚到了?而且以后想玩什么很黄很暴力的游戏,她们说不定当下也不会是推三阻四的……

    洛爵爷越想越是开心,越想越是高兴,到了最后,几乎都要忍不住笑出声来。

    但是表面上,洛爵爷却是不动声色,当下哈哈一笑,向着众人说道:“这有什么?不就是一个诅咒吗?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而生命,每个人只有一次。

    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解放而斗争。”

    洛爵爷为了把那视死如归,不畏艰辛的情绪表达出来,说到最后,还特意用了一个激昂的语气,然后站立而起,向着天空用力地挥起了拳头。

    按照常理来说,这个时候,说出了这么一大堆有哲理的话,当下应该是全体所有全都是虎躯一震的。

    但是洛爵爷摆了半天的姿势,却发现众人全都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那模样好像是在看猴戏一样。

    饶是洛爵爷面皮极厚,号称火炮都打不穿,但是当下却也是被众人看的心里发毛。

    他讪讪然地缩回了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你……你们都不信啊?”

    凯瑟琳黛眉微微一挑,飞了一个眼镖过去,然后冷然说道:“这些话,如果是换一个说的话,说不定我们还会相那么一点点儿。

    但是你……“

    说着,她已经是换了若无其事的语气,然后讽刺地道:“但是你洛大爵爷一向是刮地皮高手,‘天高三尺,地薄七分,雁过拔毛,虎过留皮’的狠角色。

    知道吗?

    现在外面的人已经在传,您老人家是‘地狱恶鬼的拯救者’,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洛林一愣,道:“地狱恶鬼的拯救者?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我太过英明神武,勇敢正义,不仅可以拯救世人,甚至是连地狱里的恶鬼也被我感化了?”

    他说到这里,当下脸容一板,向着凯瑟琳正色说道:“妮可,不是我说你。就算这是真的,你也不应该说出来,没看到奥巴赫姆大主教还在这里坐着的吗?你这样一说,岂不是显的我抢了他们教廷的饭碗?”

    众人当下被他给气的乐了起来:这个家伙也真是太够不要脸了~!

    就连奥巴赫姆想要生气,但是撅着自己的白胡子吹了好几下,最后却是实在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凯瑟琳却是很白了他一眼,然后仰着看着天空,道:“地狱恶鬼的拯救者,这意思是说,您老人家刮地皮刮的太狠了,结果把地狱都刮穿了,然后把那里面囚禁的恶鬼都给放跑了~!”

    众人听了,立时全都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在此同时,那原本笼罩在大厅当中的忧郁气氛立时也减轻了许多。如果不是仔细地观看,几乎是看不到那几名妙龄少女们眉心深处的担心。

    洛林向着众人说道:“各位,大家也别在这里为这一点儿小事劳心费神的。纵然是那个诅咒真的会应验……”

    说到这里,众人的神情当下全都是一黯。

    洛林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一点,当下只觉得奸计得逞,几乎是可以看到自己和她们进行一系列少儿禁止的画面,心中高兴的快要笑了起来。

    但是他却不动声色地继续说道:“纵然是会应验的话,也是loooooooong时间以后的事情了。在那之前,说不定咱们已经是找到了什么方法破解了,不是吗?”。

    众女听了,当下对望了一眼。心中暗叹,道:“暂时也只有这个方法了……”

    洛林继续道:“所以说,根本就不用担心。大家都是远道而来,一定是劳累了,咱们大家先回去休息一下,养足了精神。后天可是有盛大的宴会要开的。”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