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星星湖大决战(二十二,无条件投降?)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谈判?”

    这货居然还敢说‘谈判~!’这两个字。

    在场的一众帝国军官们当下一阵大怒,低低地咆哮了起来。

    仗打到现在,谁输谁赢,已经是一件很明显的事情了。可这丫的居然恬不知耻,不乖乖地束手就擒,还要说谈判?

    像这种不知进退、逆潮流而动,违背历史基本原则……的罪大恶极的坏蛋如果按照对付那些个异教徒那样,直接绑在十字架上,用烈火净化他的灵魂,进行人道毁灭都是太轻了。

    而是应该先用满清十大酷轮一遍大米,然后再看两遍的假A足球赛,最后再让那些个球员们脱了鞋的大臭脚放在鼻子底下薰三天……

    最后等他痛不欲生、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时候,这才把他绑十字架上,放到山顶上,活活地让老鹰啄干净身上的肉。用这种相比之下极其人性化的方式来终结掉他的生命。

    他们一边怒骂着,一边纷纷走上前去,手按刀剑,呛啷啷地拔出一尺多长,露出了雪亮的锋刃。只等着洛林一声令下,就一涌而上,将这几个半兽人当场斩杀,剁成狗肉之酱~!

    洛林却也不吭声,只是仔细地那名半兽人的表情,却见他在自己手下这些军官们的大声恐吓之下,吓的额头上汗水直流。低下了头去,眼睛不断地四下胡乱瞟动。

    洛林顺着他的眼神看向了旁边,只见在旁边站着另有一名年迈的半兽人。

    那人虽然佝偻着身体,尽量的不引人注意。但是和其他的半兽人不同。他不仅是没有流一滴的汗,而且站在那里稳如山岳。

    看他那一头的羽毛,简直就跟一只火鸡的屁股一样,五颜六色的极是华丽。显然身份不低。

    此时一名帝国的将军以手按剑,气得呼呼直喘,鼻口处喷出白色的气雾,大步上前,向着洛林一礼,道:“大人,请让我斩了这个不识好歹的狗崽子。”

    旁边的一众军官们也是纷纷叫了起来。

    “是啊,大人,请下令吧。”

    “下令吧~!”

    “杀了他~!”

    “……”

    他们全都一脸热切地看向洛林。

    洛林却是觉的这个场面很是熟悉,就像当年曹操带着手下的双花红棍们招待东吴使者一样。

    他不禁暗叹了一声,看来权力大了,也有坏处。手下一大帮的狗崽子时刻都是想着冒坏水,窜掇你干坏事。

    自己好容易才竖立起的正面形象,这一不留神,就变成了反派人物了。

    他很没意思地挥了挥手,道:“行了,行了,绅士们。都先退回去吧。真要宰这些个半兽人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让我们先听听他究竟想要说些什么。”

    众军官们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齐齐地允诺了一声,这才退到了一边。

    那名半兽人当即也是轻轻地松了一口气,然后躬身一礼,道:“谢大人……”

    他刚刚张口,还没有来得说完,洛林已经打断了他的话。很不耐烦地道:“滚蛋,滚蛋。你丫的穿的跟只火鸡似的,老子看着不顺眼。”

    那人顿时吃了一惊,随即因为洛林的嘲弄,感到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在愤怒之下,脸色涨的通红。

    洛林看着他的脸色,然后突然笑了起来,道:“知道生气了?这是一件好事。这说明你还是有脑子的。但是我不明白一件事情。”…,

    那人紧绷着自己厚厚的嘴唇,从牙缝里挤出声音,冷冰冰地道:“大人,请讲。”

    洛林道:“你会因为我的话而生气,但是为什么明明知道自己被人当了枪使,推出来当做替死鬼,却不知道生气?”

    那半兽人脸色当即一白。

    他勉强一笑,艰难地道:“大……大人。您说什么。俺们半兽人都是很粗鲁的,听的不是很明白。”

    这时,旁边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行了,巴鲁鲁,还是我来说吧。”

    巴鲁鲁一滞,脸色惨白地回过了头去,道:“长……长老……”

    那人轻轻地一挥手,制止他,道:“不用多说了,下去吧。”

    巴鲁鲁当下默不作声地退了开去。

    那人走到了近前,笔直地看向了洛林。

    他却发现洛林一脸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就好像是在打量一个什么新奇的物种。或者准确地说是一个待宰的新奇物种,研究着从哪一个部位下刀,才最省时省力。而且用哪一种做法烹调,才是最为好吃。

    他不禁被自己这个奇怪的想法吓了一跳,激凌凌地打了一个寒战。

    他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然后手柱着拐杖,颤微微地躬身一礼,道:“大人,我是波拉克人的祭祀,特库里多姆。”

    帝国的一众将军们当即一片哗然。

    特库里多姆,这个人。大家可都知道。他虽然是波拉克族的祭祀,但是声誉卓著,声望地位直追半兽人的大祭祀坦斯克瓦多。

    这帮该死的狗崽子,还真不能对他们放松一点儿警惕。到了现在,居然还弄这些个小花招,想要蒙骗伟大的帝国勇士们。

    幸亏的洛爵爷目光如炬,看穿了他们的阴谋,不然自己这些人还真就被一帮半兽人们当成了猴儿耍了。

    这要说出去,就连祖先都要跟着丢人。大家只能是拿绳子去找拐脖子树,以死谢罪了。

    想到这里,众人不禁全都是心头恚怒,恶狠狠地看向了那位大祭祀。

    就听那位祭祀接着说道:“愿斯托恩大神保佑您,伟大的战神阁下。”

    旁边的希尔梅莉娅却是怒火更盛,重重地冷哼了一声。神职人员对于这种抢自己饭碗的同行,出于本能地极为反感。

    洛林笑了笑,然后向着特库里多姆说道:“你们的那位大神连你们都保佑不了,你还指望他来保佑我?再说了,他跟我们也不是一个系统的啊。”

    特库里多姆没想到自己刚刚张口说话,就碰了一个钉子,当下一滞。

    洛林语气一转,又接着道:“不过谢谢你的好意。大祭祀阁下。不知道您这一次来是打算跟我们怎么谈判?是打算无条件投降呢,还是无条件投降,还是无条件投降?”

    特库里多姆见洛林虽然话说的多,但是给出的条件却只有一个,当下惨然一笑,然后缓缓地摇了摇头,道:“无条件投降?这……这恐怕我们办不到。”

    洛林当即变色。

    他冷哼了一声,然后霍然起身,指着不远处战场上的那一地的死尸,怒声说道:“这恐怕不是你们可以提条件的时候~!

    我带兵三十万,远征近千里。在这一战当中,以寡敌众,打的你们五十万人马仓皇逃窜,豕突狼奔,龟缩在营中不敢出来。

    你们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判~!”

    洛林的声音不高,但是却字字千钧,重重地打在了特库里多姆的心头之上。…,

    旁边的一众将军们立时轰然叫好。

    这老大,就是有水平,不光是能打仗,连嘴皮子都这么利厉,而且刮起地皮来,也是天高三尺、地薄七分。如此的英雄人物,世所罕见。

    跟着他混,绝对是有奔头。豪车,洋房美女什么的还不是滚滚而来,应有尽有?

    不趁现在这个机会好好地拍拍他的马屁,那么什么时候拍?

    有人更是跳了出来,指着特库里多姆的鼻子,高声叫道:“你们这些混蛋,也真是太自不量力了。事到现在,居然还敢跟我们弄花样,信不信,我家大人一挥手,我十万大军只要分分钟,就将你们踏成齑粉~!”

    特库里多姆也不愧是见过风浪,骗过大款的一代神棍。他看着那人极其无礼地将那手指几乎戳到自己的鼻子上面,但是却仍然冷眼相对。

    那军官叫了半天,见特库里多姆仍然一句话也不说,当下也是自感无趣。讪讪然地收回了手去。

    特库里多姆抬起头来,看着洛林,然后沉声说道:“总督大人。我很早以前就听说过您的英名。正直,公平,英勇无双,品行高洁。”

    一众军官们听了,不禁面面相觑。自己家的大人搂钱刮地皮是个一等一的好手,但是什么正直、公平、英勇无双好像却也谈不上。更别提什么‘品行高洁‘了。

    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反讽吗?

    但是大家看到洛大爵爷一脸很是受用的模样,当下却也全都知趣。

    这并不奇怪,大家全都是聪明人,他们知道,虽然说老板好话,并不一定和自己的工资成正比关系,但是说坏话的多少,却绝对是和自己年终奖的奖金是成反比关系的。

    当然也就没有一个人会傻到当了自己的老板的面,说他的坏话。

    此时,特库里多姆好像是怕在场众人听不懂,特意解说一样,继续说道:“当初您为了救家里的厨娘,不惜以身犯险,挑战巨龙与巫妖……”

    薇拉在旁边当即瞪圆了自己漂亮的大眼睛,鼓起水嫩粉红的香腮,咬着细如碎米的小白牙,恨恨地低声叫道:“为什么总是拿我的糗事说事,信不信我……我拔光了你脑袋上的毛~!”

    但是那声音却是极低,根本没有几个人听到。

    特库里多姆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触了一条巨龙的楣头,仍然继续道:“后来,为了救长公主殿下,挺身而出,帮着她辗转千里。丝毫也不怕触怒权贵。

    到了学院,面对着敌人跨海而来的数万精兵,非旦没有逃走,而是率领着区区数百的老弱残兵,奋起抵抗。

    不惧危险,不畏权贵,英勇正义,如此英雄人物,不正是您洛林爵爷吗?“

    旁边的一众军官听了,当下全都是一言不发,陷入了沉思当中。

    凭心而论,如果当初自己处于洛林的地位,会不会和他一样,面对着不公与邪恶,而奋起反抗,做出同样英勇无畏事情来?

    在一秒钟之后,他们都有了一个答案。那答案全都是……否定~!

    ‘公理,正义,英勇无畏’这些人类所具有的高贵品格,光是用嘴说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当那些‘不公、邪恶’真的来到之时,却没有几个人敢于真正面对,为了它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他们这才突然警醒了过来。原来洛林爵爷真的不愧于他的‘龙崖草’为徽章的。…,

    洛林听着特库里多姆的话,当下也是龙颜大悦了一下,但是随即看到那个老奸巨滑的半兽人嘴角掠过了一丝微笑~!

    那微笑稍纵即逝,如果不是洛林目光敏锐,说不定已经错过了。

    洛林当即就清醒了过来。心中暗叹:以前光以为着人类拍马屁的水平不错,没想到这些个外表老实忠厚,一个个浓眉大眼的家伙居然也是背叛了**。

    这些半兽人迷汤灌起人来,也是咕嘟咕嘟的,极是厉害。稍不小心,就要着了他的道儿~!

    洛林看着特库里多姆,然后一挥手,道:“公理、正义、英勇无畏,这些都是所智慧生命所要具备的高贵品格。之所以称之为高贵,就是因为它的艰苦和因难。如果都很容易做到,也就不值钱了~!”

    听到这里,一众军官们刚刚竖立起来的,对于洛大爵爷的敬仰之情,当即如土崩一般瓦解了下来:这个家伙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公理正义、英勇无畏。只是一个钻到钱眼儿里面的超级混蛋~!

    洛林看着众人的眼神,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的想法,但是却很是不屑。这帮土鳖,知道个什么。赚钱与公理正义并不矛盾。

    因为只有在公正之下赚钱的钱,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钱。

    而用邪恶的方式,赚来的钱……COME

    ON,‘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这句话可是放之四海皆准的普遍真理。

    傻大木同学当年多牛叉,还了。麦道夫同学厉害吗?不也还了。米国鬼子们前两年全世界耍流氓,多横啊~!现在不也是萎了?

    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然后向着特库里多姆道:“你究竟想要说什么,就快一点儿说吧。我有点儿困了。想要尽早打完这一仗,早点儿回去休息。”

    说着,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

    听了他的话,当下一众半兽人们几乎气的快要吐血。对于他们来说,百门大炮堵住门口,随时都有可能就此身死族灭。

    可是这位大爷居然为了能早一点儿回去休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一点儿也不在乎。

    而帝国军官们则是兴奋的快要疯了。

    马车跑的快,全凭着好马带。

    这才是我们的老大啊~!

    这话的真是牛叉中的牛叉,老牛叉了。霸气十足。

    面对数百万的半兽人,大爷灭掉你们只是分分钟的事情。还不影响回去小憩一下。

    也只有自己的这位爵爷可以有这个口气,有这个实力,说出这样的话来~!

    而洛爵爷的这一句话也确实是如他们所愿,成为了儒略历八三三年最为经典的,十句最牛叉的话之一。

    特库里多姆看着洛林,不禁心中暗骂,这个该死的冷血刽子手~!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可能平静下来,然后以手按胸,缓声说道:“爵爷,请你记得,我们半兽人一向与世无争,是您提了大兵,发动这一场不义的战争。

    如果您现在再不愿意大发慈悲,必然是留下一地的血腥,到那个时候,对您那如高山顶上圣洁的雪莲还要无暇的名声,可是巨大的损害。”

    说完,向前一躬身,深深地低下了头去。

    洛林冷笑了一声,然后道:“不义战争?你们也真的好意思说出口来。当初是谁先派兵进攻我的地盘?是谁肆意掳掠我的子民?是谁抢劫我的商队?

    你们做的出初一,老子就做的出十五~!…,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直到此时,洛爵爷虎躯一震,亮出了恶霸的英姿,特库里多姆这才算是看清了他的真实嘴脸。清楚地知道了,这位洛林爵爷绝对不是以往那些个身居高位,空好虚名的伪君子,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心狠手辣的高级流氓~!

    他急忙辩道:“可是那是维钦及托列克他们干的,和我们这些人没有关系,所以……”

    洛林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露出自己洁白的牙齿,道:“所以他们全都死光了。而你还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也是这个原因。”

    他顿了一下,看着特库里多姆手指头上那一枚打造精美的戒指,一字一顿地道:“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蛇鼠一窝的吗?

    别告诉我,他们抢来的东西,你们连看都不看,没有分一点儿赃。”

    特库里多姆不禁沉默以对,然后悄悄地将自己手上的那枚戒指转了一个面。

    洛林一指那半兽人的大营,道:“我现在就要让你们知道一下,出来混终究是要还的~!不光是抢东西的时候,可以兴高采烈。也要记的挨打的时候,可是很痛的。”

    特库里多姆张了张嘴,还要再说什么。

    此时洛林已经一甩袖子,道:“告诉你们,你们没有别的选择。只有无条件投降的这一条路可以走。

    你回去吧~!

    把我的话告诉你们的那些个族长酋长们,现在是他们偿还以前的罪孽的时候了。”

    特库里多姆看了看洛林的表情,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是无可动摇。虽然明明知道这一次前来和谈,本身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但是在心底还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只不过现在希望破灭了而己。

    尽管他不住地安慰自己,但是面色却仍然是一片惨白,如同一个鬼一样。

    他向着洛林施了一礼,然后带着手下,转身就要离开。

    洛林看着他的背影,冷冷地道:“你们只有一个时辰的工夫,如果到时候,还不投降,别怪我心狠手辣~!”

    特库里多姆身形一滞,过了好一会儿,他这才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一众帝国官兵们看着他的背影,虽然这些痞子们的文化程度不高,但是却尽皆读出一种被称为‘孤单没落’的东西。

    雷欧在旁边探头探脑地看了半天,这才终于终于忍不住了,蹭了过来,道:“老大,咱们明明已经占了上风了。为什么不一通大炮很很地砸过去,跟他们说了这么半天的废话。不累吗?”。

    洛林叹了一口气,道:“累,当然累了。但是这比起士兵们的血战来,却要好上太多了。

    记不记得我教你的那个兵法?带着小弟们出去打群架,要是把敌人的小弟全招过来,这才是上策,把他们全砍趴下了,就是下策了。更何况“

    他顿了一下,然后接着道:“更何况,咱们虽然厉害,但是也只有这几万人,对面可有百万人的,要是他们真的四下逃跑,咱们可就要费老了劲了。别说是一百万人了,就是一百万头猪,你抓抓试试?”

    “一百万头猪……”雷欧转头看着那半兽人的大营,然后在心中将人数换成了猪头,当下惊的张大了嘴巴。

    洛林一指前方的炮兵,继续道:“还有,咱们的这些大炮,开着火,轰起来,山摇地动的,看着挺过瘾,可这每一炮打出去的都是黄澄澄的金币啊。可是费老了钱的~!”

    雷欧一愣,当下紧张起来,道:“好多钱?这一炮出去,要花多少钱啊?”

    洛林也不理他,继续道:“最重要的是,咱们打仗,就是要抢他们的人,要是全数都打死了,谁给咱们干活?”

    雷欧当下将刚刚的问题扔在了脑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对啊,人要是死了残了的,就不能给咱们干活了。这个,我怎么就没有想起来。”

    他顿了一下,当下却又担忧了起来,道:“老大,你说他们会投降吗?咱们那里可是缺人缺的紧呢。万一他们要是吃错了药,不想投降。到时候再打起来,工厂招起来人,可就麻烦很多。”

    洛林想了一下,然后看着半兽人的营地,过了好一会儿,这才认真地答道:“我也不知道。”

    一个时辰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洛林看了看天空已经西斜的太阳,然后叹了一口气,就要再次举起手来。

    就在此时,就见对面的半兽人营地已经有了动静。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