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星星湖大决战(二、黄雀在后)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五百零一章

    星星湖大决战(二、黄雀在后)

    一众帝国将军听了洛林的询问。当下一个挨一个,全都用那个望远镜,认认真真地观察了一遍那个巨大的半兽人营地。

    诺曼帝国以武立国,虽然传承日久,但是边疆不靖,一直征战不断。

    帝国的将军们也全都靠着自己的武勋战绩,这才爬上来的。而不是像那些个八旗子弟们,靠着裙带关系,给别人当小舅子,这才当上的总兵提督。

    这些位将军们也全都经历过战阵,全都是经验丰富。

    他们第一眼,就看到半兽人营地的那种可怕的情况。

    混乱~!

    非常的混乱~!

    那座巨大营盘根本就没有进行过归划。

    所有的道路全都是七扭八拐,就跟蚯蚓家的那个光屁股的刑子跑外面找妈妈一样。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一般,指不定会把人绕到什么地方去。

    在中间的某些要道上,还有半兽人大妈拦街挂上了绳子,在上面挂满了花花绿绿的衣服。

    偶尔有骑着马,或是骑着战狼的骑兵们慌慌张张地从中间经过,当即就被拌一个四脚朝天,然后就惹起一阵破口大骂。

    紧接着,从那营帐里面窜出来四五十个胖大妈。

    两帮人站在道上,掐着腰。挥着拳头,比着嗓门,在那里骂街。

    而在临近自己军团的这一端,那些士兵们全都是没头脑地到处乱窜。中间时不时的,还有妇女儿童们赶着咩咩叫的羊群,跟着那些士兵们挤在一起,争抢道路。

    看他们的那种混乱的情况,好像是从早晨帝国的大军开到,一直到现在日到中天,那些家伙们都是还没有找到自己的长官,建立好应有的秩序。

    就连营寨前面的最基本的防御工事都没有做好。只是那围墙上的了望哨们不住地向着后方挥旗大喊,要求增援。

    洛林甚至不用望远镜,就可以看到位于正前方那个岗哨上士兵哆哆嗦嗦地拉着弓箭,一脸惊恐的表情。

    一众将军们看罢多时,也全都是感到有些奇怪。

    如果说敌人没有埋伏的话,看到自己这么多人到来,未及防备之下如此混乱,倒也是有情可缘。

    但是近三十万大军调动,前后鼓角争鸣,战旗高扬,前呼后拥,千里震动,就算是一头猪,也会感觉到不妥,早早地就卷铺盖卷跑开了。

    而半兽人虽然饭桶一些,野蛮一些,可是他们却一直呆在原地不动。这就说明他们必然是有铁了心思,要跟自己进行一场堂堂正正的主力大会战。

    但既然这样,那么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是刀枪出鞘,拿出猎枪,众志成城,精诚团结,做好了迎接这些万恶的帝国主义侵略者的准备。

    可是现在这营地的情况,却也委实不像。实在是太过混乱了,根本就不像是要和自己硬拼一场的架势。

    看到他们那种混乱无助的情况,就像是一个一伸手就可以拿到的甜美奶酪一般。

    洛林几乎要按耐不住,直接下令,挥军进攻。说不定一个冲锋,就可以冲垮这些毫无防备的敌人。一战而定乾坤。

    但是他的理智却又告诉他,这实在是太过简单,太像是一个诱饵了。

    洛林思付了半天,委实是很难下一个决断。

    他不禁心中暗叹,这要是还在以前枫军混的时候,那该多好啊~!…,

    即不用全盘考虑什么敌情,也不用管粮草补给。只要领军打仗就行了。

    不管是看到什么情况,只要是抓住机会。挥军攻过去,赢了那就是自己的功劳。如果输了,有学院的校长——瓦巴多尔那个老家伙当冤大头,给自己擦屁股。

    哪儿像现在这样,还得要思前想后,考虑这个,考虑那个。粮草补给,军官升迁调动,战前计划准备……这些全都都得要想到。

    就像是现在,前怕狼,后怕虎的。不管是干什么,都要全盘考虑进去,一个想不到,就会满盘皆输。

    要知道,这近三十万人的性命安全,全都压在他一个人的肩上。在一念之间,就要有数以万计的人浴血沙场,这虽然说起来简单,但是真到了实际战场之上,那种压力却是几乎要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当年曹操曹老大混黑社会的时候,带着小弟们想要刷最高成就,也是有很大的压力,那个时候又没有什么心理医生,他在那沉重的压力之下,为了减压,那就是在梦中胡乱杀人。

    因为这件事情,他可没少拿出来,被人臭骂。后来还把大汉第一‘小聪明人’杨小修给搭上了。

    虽然洛林爵爷一向心宽,既没有像曹老大一样。梦中杀人。也没有经常做噩梦。梦到因为自己一个决策失误,结果导致尸山血海,丧师辱国。然后尖叫着从梦中吓醒。

    那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老人家现在有三个可以减压的因素,每天都是要累的腰酸背痛腿抽筋的。

    但是纵然如此,每次做出什么决断之时,也是慎之又慎,如覆薄冰一般,战战兢兢,唯恐出了什么差错。

    就在洛林举棋不定的时候,这时旁边一名年青的将军在旁边主动请缨。

    他上前一礼,道:“大帅,这有什么难的,我带着人下去冲一冲,试探一下情况。如果敌人阵脚不乱,那就撤回来。如果敌人阵脚乱了,那大帅您再趁势掩杀过去。咱们一战定乾坤~!”

    说到后来,他的手利索地向下一劈。

    洛林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道:“林斯特,还是算了。咱们是长途跋涉而来,士兵们的体力消耗很大。现在冒然出击,如果不胜。就折了锐气。

    如果打胜了,后面掩杀追击,想要扩大战果的时候,弟兄们跑不快,可是收不了全功的。

    万一要是搅在一起,那就打成了烂仗,咱们这边就没有办法发挥技术配合的实力了。”

    林斯特当下一呆,一脸敬佩地看向了洛林。

    在旁边的一众将军们也是全都一脸的敬重。

    他们当中虽然不少人也是打过不少的仗,但是正因此,却也是居功自傲。看洛林爵爷年纪青青就被称为帝国战神,也全都是很不服气。

    不就是一个小白脸吗?要是长公主殿下看上了。在她的帮助之下,我也能立下如此功勋。甚至说不定只提一旅偏师,就已经横行草原了。

    在整个整合行军过程当中,洛林虽然调度有方,但是这只是大量细碎的工作,侧重于后勤。

    虽然所有的将军们全都知道后勤的重要性,时不时地都要叫唤两声什么‘战争是由军需官决定的’,但是在很多时候,这都是大家伸了手向上面要军费,要拔款的方法,根本就没几个人真正在乎。

    毕竟后勤主要服务对像是士兵,这些位大爷们身居高位,泡着美媚,喝着红酒,吃着烤肉,谁会管那些个炮灰的死活。…,

    一战时著名的德军统帅兴登堡同学就有一句名言很能说明问题:战争对于我来说,就洗一个温泉浴。

    有这样的王八蛋统帅,那帮粉红小猪能不打败仗吗?

    因此上,纵然是洛林安排的井井有条,许多人的心中也未必是真正服气。

    而现在,洛林只是略略地观察了一番敌情,在很短时间内就已经拟出了三种情况。

    虽然他只是说了区区几句话,但是大家全都是经验丰富的老练军人,一下子就从那话中间,听出了洛林那近乎于天才的,对于战场敏感度的把握。

    在任何一个时代,由于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只有拥有这种近乎于直觉的战场把握度的将军才能敏锐地找到敌人的弱点,打胜战争。

    所谓的天才战将,也不外如此。

    这些军人们和那些个整天坐着办公桌后面今天算计这个,明天算计那个,后天再看不起谁谁谁的文官们不同。

    他们全都是提着脑袋,靠刀子过日子的。一个不小心就会丢了性命,因此上,他们也就没那么多的破事儿,谁有本事,能让大家保住性命,带着大家升官发财。大家就听谁的。

    洛林此时见众人全都观察完毕,于是从旁边那人的手中接回了望远镜,小心地递给了薇拉,然后一挥手,厉声喝道:“命令~!”

    众将顿时齐齐地一捶胸甲,站直了身体。

    洛林道:“今天扎营休整,检备工事。明天上午全军出去,与敌人决一死战~!”

    众人齐声允诺。道:“是,大人。”

    说完之后,众人纷纷调转马头,从那高坡之上,纵马驰下。各自回归自己的军团本阵。

    洛林站在那大纛旗下,最后看了一眼那半兽人的营地,心中也是暗暗叹息了一声:可惜了,长途跋涉,军力劳累。如果手头上有一支生力军的话,说不定自己就真的挥军直入了。

    然后也是调转马头,驰下了高坡。

    身后的举旗的卫兵见此,也是急忙跟着驰下。

    在片刻的工夫,那高坡之上已经是没了人影,只余下坡顶的青草在阳光的照耀之下,默默地迎风舞动。

    虽然这个高坡距离半兽人营地只有区区三里之远,但是在洛林大摇大摆地立马窥营的这整个过程当中,半兽人的营地当中却自始至终都是处于一种不可名状的混乱状态。

    在那飞鹰在旗的威胁之下,这些个号称英勇无双的勇士们也没有一个人敢走出营门半步。

    此时号角长鸣,军旗飘舞。

    在他们的后方,有一座巨大的军寨已经拔地而起。

    那营寨的围墙是由马车的车厢制成。

    那车厢经过飞鹰公司的标准化流程制造,全都是采用了模块化设计,精确到了厘米。不仅是车体坚固,而且外墙还全都做过了简单的防火处理,

    只要卸下战马,将车厢连接起来,在车顶之上再铺上木板,在瞬息之间就可以组成一道坚固的围墙。可以让士兵们在上面快速通行,进行防御。

    在那车体之上,还开有可以活动的滑板,只要拉开,就变成了弓弩的射击口,方便士兵在那里面向外射击。

    那大营外围,工兵们紧张地设制木桩,布下了数道细密的铁丝网。以防止敌人偷营冲击。

    那铁丝上制做精细,不仅是柔韧坚固,重量极轻,只要一盘,就可以布上数十米远,铺设起来极为方便,而且那铁丝上每隔几寸,都会有一个尖利的倒勾。只要是稍不留神,就会扎进肉里面,异常的疼痛。…,

    因此上,那些工兵们在布设之时,也是极为小心,全都戴着厚厚的鹿皮手套。

    这些也是飞鹰公司的杰作。由于铁丝的制作不易,也只有飞鹰公司才有这样强大的财力和物力,来研制这些杀人的利器。

    随着大营的建立起来,除了几个军团仍然驻守原地,防止半兽人突然出营偷袭之外,其余的帝国军团也开始在调度之下,纷纷撤回了大营当中。

    他们得到的命令是,马上休息。等第二天,就与敌人展开决战。

    就在帝国士兵们在那里忙碌之际,在那两军对垒的侧翼,在一座高高鼓起的山丘的草丛当中,一个高大的身影正伏在那里。

    他那一双黄褐色的眼睛,正紧紧紧地注视着战场上的动向。

    那人看到洛林居然不为所动,强自忍住了吞下那个美味的诱饵的欲望,并没有挥军直入,踏平大营,当下不禁失望地低低叹息了一声。低声骂道:“这个该死的滑头,倒也真是能忍的住~!”

    在他的身后,在那山坡之后,有着整整齐齐的五千名银狼骑兵~!

    在大草原上全都知道,一个狼骑兵的战力,可以抵得上三名重甲骑兵。而三名狼骑兵才能顶得上一名银狼骑兵。

    他们是精锐中的精锐~!

    原本这人也是打的一个好算盘,只等洛林挥军直入,双方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他就率领着这些精锐骑兵,从洛林大军的背后杀出。

    到时候,以雷霆万钧之势全力进攻。说不定可以直取洛林的飞鹰大纛,斩将夺旗,一战功成,洗刷了以前战败的耻辱。

    可是却没有想到,洛林居然一点儿险也不愿意冒,面对着这么大的一块香甜可口的大蛋糕,能够硬生生地忍了下来。等着自己的士兵恢复体力,以图来日再战。

    他看着那帝国大军一点一点儿地撤回到了新建成的大营当中,恨的牙根发痒。不知不觉当中,巨大的双手紧紧地抓住地面的泥土,将那青草都捏出了绿色的汁水。

    他恨恨地向草地上砸了一拳,低声骂了一声:“胆小鬼~!如果是我的话……”

    这时,旁边一个略有些沙哑的声音轻笑着道:“如果是你的话,是不是早就率军攻进去了?”

    那人双目精光一闪,傲然道:“这是当然,哪怕我的手头上只有三万人。我也早就挥军攻入了。”

    那沙哑的声音笑着问道:“这是不是有些冒险啊?”

    那人头也不回,不屑地道:“废话~!打仗嘛,哪有不冒险的时候~!”

    那沙哑的声音轻快地笑了起来,然后道:“所以这也就是你为什么在那个洛林面前打败仗的原因。我亲爱的维钦及托列克。”

    那人不由一震,然后怒气冲冲地回过了头来。

    略有些西斜的阳光从一旁照了过来,正好照在了那人的脸上。

    正是当初率军进攻奈安行省,半兽人联军的总指挥官,蝎子族的族长维钦及托列克。

    他那张原本就已经丑陋的大脸上,也不知怎么,多了一道长长的疤痕,从左侧的额头一直划到了右侧的嘴角,又长又大,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蜈蚣爬在脸上一样。比起以前更加的丑陋狰狞。

    他紧紧地盯着旁边说话那人,双眼之中露出凶残怨毒的光芒。

    那人却也丝毫不惧,只是躺在地上,一边跷着二郎腿,一边用指甲刀,小心地修翦着自己的指甲。…,

    维钦及托列克冷冷地看了那人半天,最后这才阴沉沉地提醒道:“帕克斯,你别忘记了,你是大祭司派来辅助我的。”

    那年青人晃了晃自己的二郎腿,举起手来,对着阳光挑剔地看着自己修剪好的指甲,慢悠悠地道:“是的,我亲爱的维钦及托列克族长大人。”

    他虽然语言平缓,但是却刻意地将‘族长’两个字加了重音

    维钦及托列克当下心头大怒,当初他们千里迂回,直捣奈德尔城。但是大家风餐露宿,费尽了周折,好不容易到了奈德尔城下,但是连一个敌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就被一场扑天盖地的大水给冲的完全垮掉了。

    德伊波勒也不知去向,自己也差一点儿挂掉。

    仗打到这样窝囊的份上,他当时没有气的吐血死掉,好在当时他爬上了海盗的一条小船,这才捡回了性命。

    他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恨不能当场将那人撕成碎片。

    就在此时,一个全身罩在黑袍当中,手执着磷森森的白骨法杖从山坡下缓缓地走了上来。

    这黑袍人头上戴着宽大的帽兜,看不到面孔,只是看到那阴影之下,在眼睛的部位有两团绿色的磷火在跳动燃烧。

    他的身上若隐若现地带着一股浓雾。走到哪里,哪里就会变的阴森寒冷。

    看到他的到来,维钦及托列克与那个年青人的脸上同时露出了厌恶的表情。纵然是他们,对于这种被唾弃的生物也全都没有什么好感。

    因为那人是一名不死亡灵~!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