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 主动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八十三章主动

    德伊波勒身负重任。苦心孤诣在大草原上布局数年。

    如果论起对大草原的了解程度,当世不做第二人想,半兽人有条件,但没她这种眼光,有她这种眼光的,诸如贝伦等人,却没有她的条件。

    大草原上的地形,各部落的实力,部落族长的性格,德伊波勒纵然是不能说了如指掌,但是却也差不了许多。

    别的不说,刚才对那几个族长的点评,对洛林来说就很重要。

    要不然洛林就得用上很长的时间,去分辨这里面谁可以信任,谁需要提防。谁要限制着使用,谁要在使用中加以限制……等等之类的全都是要分门别类,针对进行的。

    就比如说多列塔族长。

    那老家伙外表看上去忠厚老实,甚至可以说的上是憨厚。

    而且这一段时间办起事来也是尽心尽责,卖起自己的同胞来毫不手软。但说不上来是什么原因,洛林对这个人总感觉有些不舒服。

    被知根知底的德伊波勒一说,洛林就明白多列塔这个家伙的本质。似忠实奸,是要限制使用的。而且他也是打定了主意,回头一定要让奈安行省预防犯罪与恐怖主义活动事务调查局,即奈安调查局,派出得力的干员,重点监查那个老家伙。

    虽然那老家伙出卖自己的同胞,卖友求荣,但是对于洛林,对于奈安来说,也是一个功臣。

    但是正因为如此,却是绝对不能对他放松警惕。

    所谓‘先做人,后做事’,不管是古今中外,上下五千年,莫不如是。

    纵然是再有声望,再怎么样诚实,再有能力的人,办错了一件事情,那也是要臭大街的。

    更何况,那些个臭名昭著的家伙。

    假如有一天,他们跑来跟你说,他可以给你办一件大大的好事,而且还不要报酬,完全就是为了封建主义社会建设添砖加瓦,无私的奉献的。

    随便说一句,他们的名字,是犹大——为了三十个银币出卖了基督的家伙。或者是出卖过岳飞的秦桧,再要么叫金融巨骗麦道夫,再要么就叫王莽。

    甚至是信仰天主的皮埃尔,科雄,没错,就是为了自己的职称,在审判中上窜下跳,大动手脚,最后把圣女贞德判了火刑的那个家伙。

    更恶心一点儿的,甚至是史上最为著名的陈大摄影师,过来跟你说,‘朋友,我看你女朋友不错,在演艺圈肯定是很有发展前途,来吧,跟我拍个艺术照吧~!

    保管出名。

    而且我还以人格保证,绝绝对对是纯真无暇,冰清玉洁的那一种~!

    你会信他们吗?

    纵然这世界上有那样的缺心眼傻瓜,但是那些人也是不会包括洛林爵爷在内的。

    洛林爵爷对这些坚定地投靠了自己,而且手脚不干净的家伙们严加看管,其实也是出于自己的一片苦心。

    万一那些个狗东西们全都不是什么好鸟。如果看管不严,将来他们犯下了什么错误。

    那个时候,宰他们还是不宰他们,光是这个问题,就足以让洛林爵爷头痛半天了。

    宰了他们,少不得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洛大爵爷卸磨杀驴,大杀忠臣。以后那些忠心耿耿地跟着自己混的小弟们,难免不会有别的想法,甚至是离心离德。

    如果不宰他们,更是会有人在背后阴声怪气,说洛大爵爷放纵手下,骄纵枉法,纵容手下鱼肉百姓。…,

    而‘为恶’可是有示范效应的。

    ‘国王摘下农家的一个苹果,那么手下的恶奴就敢放火烧毁百姓的庄园。’这一句谚语可不是白来的。

    到那个时候,小恶变成大恶,小贪带动大贪,一下子就可以将整个奈安给变成一个臭水沟。

    而洛林深深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建立起如此的功勋,全都是建立在‘公平正义’。

    给老百姓们田地,给半兽人们公民权,让他们有一条活路。

    如果丧失了这一点,也就丧失了民心。

    那样一来,他这两年来辛辛苦苦做出的一番努力也就全都付诸东流,成为泡影。

    对这几个被俘族长的控制,有了德伊波勒,洛林也就做到了心中有数。

    不过德伊波勒却是见好就收,只说了几个族长之后。就颇为玩味的看着洛林,笑道:“基本上就这么,不过我也是多嘴,想你洛林大爷对付几个落你手里的半兽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那用的着我说这些。”

    洛林看着淑女化的德伊波勒,自己的脸上虽然还赞许的笑了笑,但那笑容怎么看都有点勉强。

    洛林看着已经翘起了尾巴的德伊波勒,心里恨不得将她揪过来狠狠地打一顿屁股,让这个美女告饶听话,乖乖的将半兽人的情况全都招出来。

    不过情知这是不可能的,洛林可不愿意强迫德伊波勒。

    德伊波勒端起水杯,美目斜瞥着洛林,脸上则是欲语还休的表情,心里暗道:你来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哼哼,不过要先狠狠奚落你一顿。

    洛林却猜不到德伊波勒的心思,看那个样子,还以为这个小妞跟以前一样闹脾气那,心里暗道:反正半兽人又跑不了,没你我照样能解决。

    德伊波勒看着洛林又皱起了眉头,手指点在桌子上沉思起来。一点求她说好话的意思都没有,心里不禁大恨起来,气的暗暗咬牙,心里大骂洛林傻蛋,不仅一点风情都不懂,还一点眼色都没有,真不知道是怎么把那几个女孩子追到手的。

    德伊波勒是个不甘于寂寞的女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事业性的女强人,德伊波勒的心气很野,总想成就一番事业。

    在风险投资公司的这小半个月。可以称得上是德伊波勒过得最舒服的一段时间,比她在草原上处心积虑那五年过得还要舒心的多。

    她也很喜欢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工作,通过各种信息和资源,将目标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中,看着目标像个木偶一样,随着自己的手腕起舞,这种感觉让德伊波勒很是沉醉。

    只要是不和魔族作对,不管是打人类的主意也好,打半兽人的主意也好,对德伊波勒来说都是一样的。

    尤其是魔族对她死活不论的追杀令之后,德伊波勒对自己的同胞们很是失望,对半兽人则是恨的咬牙切齿。

    对德伊波勒来说,反正回不去了,自己的同胞们又很不够意思,该是为自己打算打算的时候了。

    见洛林不上道,没有跟着德伊波勒的yin*走,德伊波勒虽然心里对洛林恨恨的,却不得不另想办法,变被动为主动了,洛林这个家伙不给自己说好话,那就想办法yin*着他说。

    只是转了下眼珠的功夫,德伊波勒心里就有了想法,小手在洛林的眼前晃了晃,道:“哎……哎~!”…,

    洛林看着眼前白嫩透明的玉指,楞了一下说道:“怎么了?”

    德伊波勒道:“我能问个问题吗?”。

    “你说。”

    德伊波勒纳罕的问道:“你为什么将那个工作交给一个地精?”

    洛林看着德伊波勒的俏脸上一副勤学好问表情,突然大笑了起来,弄的德伊波勒莫名其妙。

    洛林道:“在我这里,除了你之外,对那些半兽人最熟悉的,大概就是这个地精了,说不定在星星湖会盟的时候,你还见过他那,他可是在那见过你的。”

    德伊波勒掩饰不住自己的惊讶,急道:“怎么可能!那个时候你就派有密探了?”

    洛林看着德伊波勒的表情,得意的点点头,轻描淡写的对德伊波勒叙述了一下发现地精沙金和派出地精沙金的经过。

    然后骄傲的说道:“这就是风险投资公司的威力,你慢慢就会了解的,我每年花那么大的价钱,可不只是为了对付几个异己分子,你看到的才是冰山一角。

    不过吗,说起来也算半兽人们自己傻蛋,把事情搞的惊天动地的,我就想不知道也难。”

    洛林的话在德伊波勒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从一开始半兽人就被洛林给盯上了,德伊波勒还是依靠魔族的帮助,花了极大的代价,才联系上潜伏在奈安当中的黑暗议会成员。

    洛林却是释放了一个囚犯,就混进了半兽人联军的族长们中间。

    德伊波勒在惊骇之后却是暗暗激动,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

    在风险投资公司之中,德伊波勒一直是被限制的,接触不到真正算是机密的东西。

    能经她手的,大都是一些关于本省内贵族们的报告,就像是洛林出去巡视时审理的那些案件,首先就是由风险投资公司的密探们在私下调查,然后将报告交给德伊波勒,在由德伊波勒整理了,分出一个轻重缓急,交给洛林处理。

    德伊波勒也很聪明,交给什么就干什么,连办公室的门都很少出,风险投资公司总部内都没有多少人知道,这里多了一个神秘的女人。

    德伊波勒的眼珠转了一转,计上心来,按着扶手跳起来,道:“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说完向洛林摆摆手,转身走出了会议室。

    “呃……”洛林抬手想要挽留下德伊波勒,最终还是一撇嘴没有出声,只在心里哀叹一声,这个小妞还真难摆平。

    洛林没有看到,背对着他的德伊波勒,在出门前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德伊波勒顺着总督府内的道路,走向后院通往风险投资公司总督的暗道,路上一辆华丽的马车从德伊波勒的身边驶过,透过车窗可以看到车内几个靓丽的身影,正是凯瑟琳和阿黛儿要出门去血拼放松一下。

    德伊波勒抬起自己的帽沿,看着车内微微一笑,正对上罗琳娜狐疑的眼神,脸上的面巾被春风吹起,露出尖尖的下巴。

    马车内,罗琳娜奇怪的说道:“刚才过去那个女人,长的不错,以前没见过啊。”

    阿黛儿的螓首探出车窗,正看到德伊波勒窈窕的身影拐过一条小路,不肯定的说道:“可能是风险投资公司的吧,那里女职员不少。”

    “哦”罗琳娜了然的点点头,道:“那里什么时候也出美女了?”

    德伊波勒穿过暗道回到风险投资公司的总部,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坐了一会,等传递文件的秘书推门走了进来,德伊波勒在将手里的文件递给秘书之后,随口问道:“沙金先生的办公室是那间?”…,

    秘书道:“二楼正中间那个就是。”

    “他回来了吗?”。

    秘书摇摇头道:“这个就不知道了。沙金经理那里的文件由另一个人负责。”

    等秘书关上门走开,德伊波勒握紧了手,蹙着细长弯曲的眉毛沉思了一会,最后猛一点头,站起来走出门去。

    沿着长长的走廊走向地精沙金的办公室,一路上遇到的人都对这个神秘的女人投来好奇的目光,德伊波勒倒很是坦然,甚至还向这些工作人员们点点头。

    到了门前,德伊波勒最后犹豫了一下,然后抬手敲响了地精沙金的屋门。

    梆梆梆的三声之后,屋内传来地精沙金尖尖的声音:“请进”。

    德伊波勒推开了门,迅速的闪进去,然后把门关上,正看到地精沙金正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

    对突然出现的这个神秘的女人,地精沙金有些摸不着头脑,德伊波勒的存在在风险投资公司内也只有几个人知道,而风险投资公司是个不能乱打听,也不能传闲话的地方,地精沙金自然不知道对面的是谁。

    看对方的样子不像是工作人员,自己对这个女人又似乎有点印象,地精沙金疑惑的站起来,道:“请问您是那位?”

    德伊波勒看着地精沙金,轻轻的笑了起来,缓步走向地精沙金跟前。

    到了地精的对面,德伊波勒摘下头上的帽子,随手扔在地精沙金的桌子上,地精沙金皱起了眉头,他现在已经肯定自己曾经见过这个女人。

    德伊波勒解下面巾,脸上带着微笑,就那么俏生生的站着看着地精沙金。

    地精沙金被吓了一跳,瞳孔都收缩了起来,脸上尽是惊骇的表情,失声说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德伊波勒灿然一笑,道:“看来你还认得我,不用紧张,这位地精先生,我现在的身份吗……和你一样。”

    地精沙金紧绷着身体,板着圆圆的老脸,道:“你是什么意思?德伊波勒小姐。”

    德伊波勒拉开椅子坐在地精沙金的对面,抬手支着脸颊,道:“就是那个意思,你是风险投资公司的人,替洛林办事,我现在也是。而你在草原上的功绩,洛林都对我说了,算起来,咱们也是老相识了。”

    德伊波勒的回答完全出乎地精沙金的预料,这比德伊波勒说自己是来干掉地精沙金的,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地精沙金放开按住警铃的手,拧着眉头缓慢的坐了下来,心里却在苦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德伊波勒带着戏谑的笑容看着地精沙金,轻声说道:“不用奇怪,我失败了,然后我被洛林抓住了,然后我投靠洛林了,就这么简单。”

    地精沙金眯着眼睛盯了德伊波勒一会,见德伊波勒完全是一副轻轻松松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话。

    地精转身拿起身后柜子里的酒,倒了两杯,将一杯放到德伊波勒的跟前,然后端起另一杯一饮而尽。

    酒精似乎让地精沙金镇定了一些,他一屁股坐下来,道:“德伊波勒小姐,您不是魔……闪族人?”

    德伊波勒道:“我是闪族人,不过用一些手段掩盖了闪族的特征。”

    地精沙金吸了口冷气,心里暗道洛林还真是大胆,在自己手下养了一个魔族的人,他就不怕成为大陆的公敌吗?

    实际上他却不知道,洛林就是带着德伊波勒去梵蒂诺参加父神节,教廷那帮人也会装作没看见德伊波勒的,教廷大人物的身家现在都和洛林绑在一起那,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地精沙金摇摇头,然后呵呵笑了起来,道:“没想到,真是没想到,早在星星湖岸看到德伊波勒小姐的你时候,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咱们居然有一天能成为同事,坐在同一间屋子里面。”

    德伊波勒倒是想起自己是遭遇,要不是阿德玲有洛林有一腿,自己现在就算是活着,怕是也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狼狈,感慨的说道:“是啊,命运无常,谁也想不到!”

    地精沙金现在倒是对洛林的本事越发佩服起来,都能将曾经的敌人,魔族出身的女人拉到自己的手下,再想想风险投资公司内可谓是种族复杂,人类,半兽人,地精,矮人,精灵全都有,现在更是来了魔族的人,洛林却全都一视同仁,平等对待,这个老板的胸怀还真不是一般的广阔。

    地精沙金靠在椅背上,笑道:“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德伊波勒道:“关于大草原和半兽人的情报,应该是你在做吧?不少字”

    地精沙金没有说话,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见地精默认了,德伊波勒笑道:“论起对草原的了解,你不如我,整个奈安都没有人我知道的多……”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