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借兵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七十八章借兵(筒子们新年快乐)

    元旦快乐,新的一年里祝大家心想事成。

    ————————

    雷欧听凯瑟琳问话。当下想了一下,然后翻翻着自己的大眼皮,道:“要我说嘛……老头子那边一个都不调。这件事情最好连知道,都不让他知道。”

    但是他随即却又沮丧了起来,道:“不过再仔细想想,就是个傻子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以老头子的为人。只要听说有便宜可占,他肯定是跑的比谁都快。”

    凯瑟琳听了,又是气,又是想笑,最后只能是用自己编贝一般的牙齿紧紧地着着嘴唇。

    此时就听雷欧接着说道:“听说咱们这边又要卖地,就是一个兵也不调他的,他也肯定是不会少敲咱们的竹杠。

    调的兵少了,肯定不合算。可是调的多了。他肯定是会狮子大张嘴,再狠敲一大笔的。“

    雷欧掰着自己的手指头,认真地算了一下,最后道:“咱们最多再调他五到八个军团。

    再多的话,老头子肯定是要牙痛,而且东方战线也会吃紧。然后他向咱们伸手的时候,肯定是大伸特伸。”

    凯瑟琳愕然愣了一下,不禁对雷欧很是有些刮目相看。

    纵然是她十分清楚君士丁堡的家底,但是以她在心里的估计。也是和雷欧差不了许多。

    她想了想,道:“咱们现在南方驻扎着从君士丁堡调来的三个军团,另外还有咱们本地的两个常备军团。

    除此之外,还有从各地抽调起来的那六个军团也没有解散。

    也就是说,咱们现在一共有十一个军团。

    我可以从君士丁堡再调来五个军团,那么一共也就是十六个军团。“

    她说到这里,抬起头看着洛林,忧心忡忡地道:“十六个军团,这离咱们所需的三十个军团还差了十四个,将近一半的人马。这些人要从哪儿变出来啊?”

    洛林沉吟了一下,也是沉默不语。只是低头看着那个诺大的草原。

    凯瑟琳在旁边也是不住地思付。

    十四个军团,七万余人,这些人可不是地里的土豆,只要到了季节,拎着铁锹随便一挖就可以挖出来不少。

    这七万人,可是要全部都得是战士。最少也得要经过了最基本训练三个月训练,而不是随随便便从大街上拉壮丁,拉来的家伙。

    这些人……要从哪儿调呢?

    临时征召?

    仓促上阵,这肯定是不行。他们遇到敌人,恐怕跑的比兔子都快。

    再从大公那里借调?

    别说是大公了,就连雷欧也知道不行。

    可是十四个军团,七万余人啊~!

    这些人从哪儿调呢?

    就在她思付之间,此时就见洛林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妮可,你知道……呃,应该是咱们。咱们这一帮系当中混上总督的,还都有多少人?”

    凯瑟琳不由愣了一下。道:“什么意思?”

    洛林伸手在地图上一边比划,一边说道:“我指的就是那个……那个……就像是当初巴林多行省总督夏林斯阁下那样的。”

    凯瑟琳听他这样说,顿时想起了当初他们为了抗拒政治联姻,千里逃亡,然后逃出特利尔城之后,被山贼们追杀堵截。硬干了一场,而在这之后,正是夏林斯总督顶着帝国首相的雷霆之怒,毅然率领军团,前来营救的。…,

    这些事情,说起来,好像只是前年发生的。但是回想起来,却如同隔世一般。

    就在此时,她明媚的眼波一转,恰好看到侍卫统领卡尔特,顿时想起了当初,他们一起跳的那个大腿舞,当下不由自主地‘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卡尔特在旁边一听到夏林斯总督的名字,当下就感到心底的一处伤疤,被人又给粗暴地撕开。顿时感到血淋淋的痛疼。

    耻辱了~!

    真是太耻辱了。

    就因为当时自己嘴巴大了一下下,在背后说了洛林那个混蛋几句坏话,那家伙就记在了心里,然后变着法子地折腾自己。

    当时在特利尔城的城门口处,带着那几个弟兄一起露着长满了粗毛的大腿,掀着裙子,大跳大腿舞的模样,也已经变成了永远也挥之不去的噩梦。

    纵然是现在,有时候不经意间,还是会从梦里大叫一声,惊醒过来。

    他苦着脸,看向了洛林,一脸的哀怨。

    阿黛儿当初也是参与了进去,在改编那个香艳无比的大腿舞的时候,她可是没少在旁边出坏主意,因此一想起来,也是笑的乐不可支。她越笑越是觉的可乐,笑的前仰后合。

    到了后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只能是双手捂着自己光滑平坦的小腹,弯下腰来,不住地哎哟呻吟。但饶是如此,仍然不住地喘息着,笑个不停。

    旁边罗琳娜和希尔梅莉娅两个看着她和凯瑟琳在那里笑个不停,很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而薇拉虽然也是记得当初的那一件事情。

    但是在这个天真纯洁,稚气未脱的少女看来,看着一大帮男人,穿着草裙,然后尽可能地将那双毛茸茸的粗腿踢向天空。那好像是一件很恶心的事情。

    而雷欧……雷欧当初看到他们跳舞,当时还很起劲地学了两手,打算着以后自己也去跳一个试试。因此,他更是不会去嘲笑。

    凯瑟琳笑的也是站立不稳,只能是双手扶着洛林,像一蔓藤一样,死死地缠在他的身上。

    此时,她看到卡尔特投来的幽怨的目光,虽然仍然绷不住想笑,但是卡尔特当时毕竟是为了保护自己,因此上,她强自忍了下来,又向着阿黛儿嚷了一句,道:“好了,别笑了。“

    为了转开话题,分散注意力。凯瑟琳急忙向洛林问道:“对了,你还没有说,想找夏林斯总督他们干什么?”

    洛林一摊双手,道:“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借兵了。”

    众人不禁一愣。齐齐地道:“借兵?”

    凯瑟琳犹豫了一下,然后提醒道:“洛林,擅自调兵,这可是重罪。就是我从君士丁堡调兵,那也是借着军令部批覆你上一次要求增援的报告。然后再借口说。还有半兽人进攻,因此要派出更多的增援部队。这才能把人给你派来的。

    关于调兵的这件事情,你是不是想的简单了?”

    洛林不由叹了一口气。

    是的,擅自调兵,确实是重罪。

    帝国对于别的事情,像是贪个赃了,枉个法了,调戏个小姑娘了,或许还可以姑息,因为反正那又不是挨到他们自己的头上,当然也就是睁一眼。闭一眼,就算了。

    但是调兵,这件事情却是关系到大家的生命安全,当然也就是重的不能再重的大罪了。一定要从严从重地处置才行。

    这要是你哪一天高兴了,调个三千万五千万的士兵,然后带上他们去来一个茹曼城一日游。…,

    大家也就只有去跳河了。

    凡是这么干的,像是董卓董胖胖了,安禄山安胖胖了之类的,当然就是当了人民公敌,被踩上一万只脚,永世不得翻身。

    而另一部分,像是李世民了,赵匡胤了,则是当上了太宗太祖什么的。

    洛林认真地看着凯瑟琳,道:“妮可,你看看清楚。现在帝国给咱们下的命令里面虽然没有说,允许调兵,可是他不也没说不允许调兵吗?”。

    雷欧想了一下,然后从旁边的文件夹里又摸出了那一份命令,翻来覆去地看了看,然后奇怪地道:“对噢。这里面光是说让咱们打仗,可是一不派兵,二不派将,三不给给养。确实是挺奇怪的。”

    洛林笑了一下,道:“这说明什么?”

    雷欧歪头看了看他,反问道:“你说这说明什么?”

    洛林轻轻地一拍桌子,道:“这说明了,一大帮的狗崽子们看咱们赚了钱,全都在那里眼红,瞪大了眼睛珠子想要从中间分上一分。”

    雷欧就感到自己的头顶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咦?”

    旁边众人也是一脸的不解。

    洛林不禁又叹了一口气,道:“帝国让咱们打仗,可是却不给派兵派将,这就是默许让咱们自主。为什么?

    茹曼城的那位还不是光想着捞钱,不想要出力。“

    众人仍然是一脸的不解。

    只是凯瑟琳心中隐隐抓到了些什么,但是那却像是轻雾一样,伸手去抓时。却抓了一个空。

    洛林无奈地举手投降,道:“这都不明白。好了,好了。我真的是败给你们……”

    他刚说到这里,雷欧已经一拍桌子,大叫了起来,道:“我知道了。如果由军方派兵派将,这些可是军费开支,要从财政里拨款的。大伯是不想要出那个钱~!”

    凯瑟琳顿时如梦初醒,伸出手来,在自己的额头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阿黛儿与其他在座的几人还是没有明白过来,仍是一脸的疑惑。

    洛林笑了笑,道:“咱们这边继续进攻草原。帝国如果派军队的话。那么按照帝国的规矩。

    士兵们就得是由帝国发工资发奖金,辎重给养也全都将是由帝国转运。而打下来的土地,则是归到咱们奈安的手中。”

    希尔梅莉娅在旁边不由大奇,那双秀眸睁的圆圆的,道:“这不是很应该的事情吗?反正都是帝国的,这有什么分别?”

    雷欧听了,那双黑漆明亮的大眼珠转了转,然后赔着笑,颠颠地跑了过去,道:“梅莉娅,你那个纯金镶宝石的圣杖,我看了好久了。咱们现在也是一家人了,借我玩两天怎么样?”

    说着,伸出自己胖嘟嘟的小爪子,就要去拿希尔梅莉娅放在身边的那根圣仗。

    那纯金圣杖的顶端镶嵌着一块硕大的纯色水晶。

    那水晶当中充满了圣洁无比的圣力,甚至是不住地外泄。洁白的光芒从那水晶当中不住地荡漾而出,如水波一般,在空气当中扩散开去。

    奈安行省兴旺发达。人口云集,那信徒自然也是极多。希尔梅莉娅身为奈安红衣大主教,现在可是有钱有权。这圣杖可是她重金打造的。

    不光是用尽了她自己全部的私房钱,外加从洛林的口袋里又掏了一部分。这圣杖是用了最为古老的样式,请了矮人工匠精心打造出来的。…,

    纵然是梵帝诺城教皇手中的那一根圣杖,顶端镶嵌的水晶虽然比她这个多,但是却没有她这个大。

    雷欧出于对一切美好事物的喜爱,早就看在眼里拔不出来,眼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没事儿的时候,总想要探手摸上两下。

    希尔梅莉娅看他又伸手过来,急忙一探手,把他的爪子给拍了开去,然后弯起自己如葱般白皙手指,在他的脑门上,重重地一弹,没好气地道:“滚蛋,这是你个小屁孩子能玩的吗?”。

    说着,拿着自己的圣杖放在了身体的另一侧。

    雷欧悻悻地看了她一眼,这才不甘心地又坐了回去,口中却仍然不住地碎碎念,道:“还说是一家人,玩一下都不让。刚刚不是自己还说,没什么分别。口是心非,哼,女人,哼……”

    希尔梅莉娅面容一滞,然后面无表情地转头看向了洛林,道:“我想,我明白那中间的区别了。帝国是大家的,但是既然是大家的,也就不是我一个人的。就不能从我的口袋里掏钱,对吗?”。

    洛林叹了一口气,道:“没错。就是这样的。你看这命令上,可是没有写有什么权限的。根据‘非禁即行‘的原则,这也就是说,咱们的权限是很大的。”

    雷欧抢着道:“大伯没有咱们家老头儿那么不要脸,要是派了军队过来。他可不好意思,硬是敲咱们的竹杠,伸手要咱们的协饷。”

    凯瑟瞪了他一眼,想要伸手敲他,但是举了几下,最后也还是放了下来。毕竟在心底深处,她也很是同意雷欧的话的。

    此时,就听雷欧继续说道:“但是他也是不想做赔本的生意。让他掏钱,派军队,替咱们打仗,到最后,咱们再把钱花钱了,让他一分钱也捞不着,他也中不愿意的。”

    阿黛儿想了一下,道:“也就是说……”

    雷欧白了她一眼,道:“这还不明白,也就是说,他把权力下放。咱们要是想要打仗,想要卖地的话呢?咱们就得要自己招人,自己出兵。他只是给一个名份。是不会从兜里出一毛钱的~!”

    凯瑟琳此时也是气的直咬牙,道:“这个该死的老狐狸~!一定又是拉塞尔那个老混蛋在旁边鼓动,出的这么一个坏主意~!“

    她却不知道,其实这主意正是茹伦德皇帝自己想出来的,而拉塞尔只是背黑锅而己。

    其实在很多的时候,也全都是这样。正因为如此,拉塞尔才一如政坛的长青树一样,屹立不倒。

    开什么玩笑,这种送死我去,背黑锅还是我,任劳任怨的好员工,你哪儿找去?

    阿黛儿想了想,在心中理顺了思路,然后道:“那么咱们要是从其他地方调兵的话,也就是要掏钱买的。向当地的总督们支付协饷?”

    洛林笑了笑,道:“你总算是明白了,所以我才问妮可,有哪些总督是咱们这一国的。然后从他们那里调兵。肥水流外人田嘛。让他们赚钱了,比扔给那些白眼儿狼要强上许多的。也好让人家知道,跟着咱们混有甜头。”

    凯瑟琳想了一下,然后道:“如果是这样,那事情就简单多了。巴林多的夏林斯总督,托利尔的波伦特总督……”

    她一连说了好几个人的名字,又接着道:“他们这些人全都是位于内陆,治安情况比较好。因此上手下的军团也不太多,不过给他们写信,让他们抽调一个半个军团,相信他们还是能做的到的。”…,

    洛林一摊双手,道:“那还有疑问吗?”。

    凯瑟琳当下道:“很好,我这就给他们写信。那帮家伙们许多都是和我父亲一起打过仗的。这些家伙们虽然打仗的本事不错,但是要论起捞钱的本事来,可是比那些个文官儿们水平差太多了。

    因此上,一个个全都是穷的丁当响。听到有这么一个赚钱的机会,估计他们都恨不能飞过来。“

    凯瑟琳为政己久,极为干练。说话之间,就已经伸手拿过了纸笔,在上面刷刷点点地写了起来。

    只是片刻之间,就已经写好了数封信,然后用蜡封了信口,又盖上了自己的戒指纹章,交给了旁边的卡尔特,道:“这几封信,你派专人,快马送到各位总督大人的手中。“

    卡尔特答应了一声,转身就要出门而去。

    洛林又急忙叫住了他,道:“卡尔特,你等一下。告诉送信的弟兄,一定要拿到回信。另外,态度稍稍地横上一些。催对方催的紧一点儿。“

    卡尔特愣了一下。

    洛林跌足叹道:“这也要用我教吗?告诉他们,过了这村,就没了这店儿了。这样一来,他们就会少要点儿钱的。“

    卡尔特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洛爵爷居然还能想到钱上去,而且还将细节都想的如此妥贴,不由得对洛林的敬仰之情,更是加深了一分。

    他答应了一声,然后一转身,匆匆地走了出去。

    由于现在奈安水运发达,交通便利。那一封封书信如长了翅膀一样,飞向了帝国那些位亲近大公的总督们的手中。

    这些位大爷们全都是丘八出身,正如凯瑟琳所料的那样,他们刮起地皮来,远远不如那些个文官们厉害。

    虽然手握大权,也捞了不少,但是还是比不上那些个文官们有钱。现在猛然看到天下掉了这么大的一块馅饼下来,当下无一不是喜出望外。

    但是他们好歹也是在政治这个阴沟里混了这些年了,就是一只白天鹅,现在也已经是变成了黑乌鸦。

    当下和洛林写信,一个劲地诉苦。什么年景不好了,家里的刑子们要多能吃有多能吃,都快要吃死老子了。税收收不上来了。最后再稍带着提一下,是不能把那个协饷再往上稍稍涨个百分之十五二十的?

    而且他们还在信中拍了胸脯保证,只要是能涨个百分之八十,不用别人,自己就能把余下的十四个军团全包圆了。

    很有虎躯一震,大散包工头的王者霸气。

    洛林一眼就看穿他们打着层层转包的主意,当即严词拒绝,跟着他们好一通的讨价还价。

    双方书信不断,累的那一众信使们舌头都吐出来多长,光是先款后货,还是先货后款这个问题,大家都讨论很长时间。

    一直到最后,他老人家很是愤怒之下,直接露出了你不干,我换另一家的态度

    这时,那些总督们这才老实了下来。纷纷写信:“成交~!”

    很快,这些寄托着各位总督殷切希望的军团,带着为了让半兽人成为茹曼帝国大家庭中一员,沐浴在帝国和平温暖阳光下的坚定信念,更带着对传说中对手下很大方的洛林总督的敬仰,一路怀着“抢钱,抢地,抢女人”的野望,雄赳赳,气昂昂的开向奈安省。

    一番嘴仗,解决了人手的问题之后,剩下的就只是那一笔庞大的军费了。…,

    ——————————

    《奈安日报》虽然是雷欧殿下私人名下的报纸,而且登记的主办人还不是雷欧,但在奈安省,却是实际上的官方报纸。

    从《奈安日报》上发出的声音,就是奈安官方的声音,就是奈安三千多位政军官员的行事的准则。

    因为谁都知道,在《奈安日报》上写文章的人,可绝绝对对都是洛林总督的手下,就算是有抨击政府的,那要么就是洛林总督为了显是自己的开明民主,要么就是洛林总督授意,要收拾某个人的。

    在创办了报纸这一被称为“喉舌”的东西之后,洛林就再也不用亲自出马,和自己的手下们搞搞暗示,玩潜规则了。

    在报纸上直接体现着本省最大*OSS的意思,这些对政治风向极端敏感的官员们,敢不将《奈安日报》上的消息奉为纶旨,这样不用行政手段或者上司的暗示,洛林指示就在全省上下贯通无阻。

    有了报纸这个强大的宣传武器之后,洛林和雷欧就占领舆论的阵地,还经常可以从道德的制高点上秒杀敌人。

    尤其是洛林在引入了先进的管理模式之后,报纸上几个墨字,当真是可以将黑的说白,白的说黑。

    别的不说,就是福尔多那一次,先是《奈安日报》摆明了态度跟他过不去,然后《星球日报》《奈安邮报》等纷纷跟进,形成了群殴的架势,政府内的那些高官们,还能不知道洛林的意思吗?

    福尔多在奈安被搞的灰头土脸,不管是治安还是法务,虽然洛林一直在公开场合装好人唱红脸,要求秉公执法,其实诸位高官早就清楚了洛林的意思,把福尔多给折腾个够。

    《奈安日报》最大的订户,也正是奈安政府,早上上班泡一杯茶,然后看一遍《奈安日报》,已经成了政府内工作人员的新风尚,

    既然有这个强大的宣传武器,洛林和雷欧在卖债券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先用上了。

    在发售之前,《奈安日报》就有专家开始宣传债券的好处,完全按照洛林和雷欧定义的“这不是在向你们借钱,这是在带领你们发财”的口吻而来的。

    连着用几个版面,长篇累牍的吹债券的好处,拍洛林和雷欧的马屁,奈安人都知道现在有了债券这么一个新鲜的玩意,还歌颂这是英明的总督大人和睿智的雷欧殿下,这是两位大人自己贴钱为咱们奈安人谋福利啊。

    奈安人通过报纸,很快就知道债券这东西的好处可大着那,买了就有利息拿,而且和特别安全,不像是借出去的钱一样,还有可能收不回来。

    尤其是在了解为了照顾奈德尔的父老乡亲,洛林总督特意和飞鹰集团的人争取,将奈德尔城作为战争公债的城市之后,债券的发售时间,就成了所有人都关切的事情。

    服务于《奈安日报》记者布伦特,现在已经是《奈安日报》的金牌,尤其是在不畏**,不畏艰险,秉着良心说话,和无良的教廷巡查主教福尔多展开了英勇的斗争之后,布伦特记者在奈安省内的知名度是迅速飙升。

    尤其是和福尔多主教就侵权和诽谤打了那两场官司,最后可都是以《奈安日报》和布伦特的全面胜利而告终,不仅全额赔付了报馆的损失,支付了报社人员的精神损失费,那些砸了报馆的福尔多手下都被狠抽了几鞭子,和福尔多一起灰溜溜的被赶出了奈安。…,

    其实真相比这个更恐怖,为了自己的土地和利益,枢密大主教马佐维亚他们毫不客气就把福尔多给卖了,福尔多他们连灰溜溜被赶出的奈安的机会都没有,已经把自己的小命都给送掉了,自然这些事情是不能公开的,不让就是轩然大*。

    不管是真实的原因,还是那个自圆其说的借口,对普通人来说,都过于惊世骇俗。

    在紧张准备了数天之后,声势浩大的奈德尔城战争公债仪式正式开始。

    有“金笔”之称的布伦特就站在飞鹰集团的发售现场,别着特邀嘉宾的牌子,准备好笔杆准备介绍这一盛况。

    飞鹰集团总部前面的这一整条街道都已经被一群穿着黑色制服的人封锁,这些黑衣人站成密密麻麻的人墙,挡住了围观者的视线,只能透过缝隙看到后面晃动着的人影。

    也有人想往里面挤,但这些黑衣人各各看起来凶神恶煞一般,到了跟前的人一把就被他们推回去了。

    布伦特挤到跟前,出示了手里的嘉宾卡,这些黑衣人瞥了一眼卡片,让开一条通道,挥挥手让布伦特进去,前面一个黑衣人还不耐烦的喝了一声:“赶快走。”

    布伦特身为一个记者,最近在奈安走南闯北见识了些东西,还曾经做过关于奈安盐业《良心企业》的专访,自然是晓得这些挂黑鹰标志人员的厉害,连海盗都躲着赶忙走,布伦特当即一缩脖子,快步挤过人墙。

    看到正面大街上的东西之后,布伦特眼睛大睁,立时就傻掉了。

    只见街上满是女人,年轻漂亮的女人,穿着盛装的年轻漂亮的女人。

    现在,这些女人正叽叽喳喳的挤在一辆辆用鲜花和彩绸装点的花车旁边,像孔雀一样展示着自己的美丽。

    身为一个年过三十,而且家有悍妇的大叔,布伦特只感觉此刻自己正置身于天堂之中,感到自己口水都要流下了,布伦特收起了猪哥像,摆出一副成功人士的排头,挺胸抬头溜着墙根,向飞鹰公司的大门而去。

    到了飞鹰公司的大门前,布伦特找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一蹲,欣赏起眼前的美景来。

    虽然耳朵里都是年轻女孩子们娇柔动人的莺莺燕燕之声,布伦特却清楚的听见了一声吞涂抹的“咕咚”声音,惊讶的转过头去,就见在他身后,一个年轻人和一个小孩子,正一副猥琐的表情,馋着脸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这些女孩子。

    看到布伦特的目光,那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冲他点点头,布伦特也笑了笑,心里暗道:“同道中人。”

    很快,布伦特就听年轻人说道:“不对!”

    那个胖胖的小男孩道:“又怎么了?”

    年轻人说道:“裙子不是应该在膝盖上一掌的吗?”。

    说着年轻人把手展开,比了一个尺寸,布伦特看看年轻比出的长度,又看看女孩子们的花裙子,心里一下子就燃了,按照那个尺寸,女孩子们那青春健美的玉腿正露到最诱惑人的地方。

    “是一掌啊,”小男孩梗着脖子说道,然后伸出自己的手掌,道:“你看,就这么长。”

    年轻人气急败坏的说道:“是我的,不是你的。”

    小男孩奇道:“什么我的你的,咱们俩不用分那么清楚,你的还不都是我的吧。”

    年轻人一拍额头,气急败坏的说道:“毁了,毁了,全毁了,不露大腿那能叫秀沟吗。等等,还有,那领子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了是低胸的吗,低胸。”…,

    小男孩道:“切,你懂什么,低胸和这种的价钱一样,多出两条布,不是更赚了。”

    年轻人一下子变的失魂落魄,喃喃的说道:“我的理想,我的美梦,一下全毁了。算了,我还是等一会的会场内展示吧。”

    这时就听一声略带着磁性的清脆的女声从三人后面传来,“你们在干什么那?”

    布伦特转身看去,只见一个满头蓝发的娇俏少女,正俏生生的站在他们身后,那魔鬼般的身材和天使一样恬美的面容,一下子就将外面的女孩子都都比了下去,蓝发少女的手里还牵着一个洋娃娃一样美丽的小女孩,一大一小两个美人正一脸疑惑的看着对面那两个人。

    那个年轻人和小男孩却像是见了鬼一样,一脸惊骇的表情,不过随后两人就轻松的喘了口气。

    就听小男孩道:“吓死我了,美琳娜,你怎么过来了,我不是说了,要在会场看着他们干活的吗?”。

    小女孩板着脸等着明亮的大眼睛,不高兴的看着小男孩,道:“雷欧,妮可姐姐说了‘问问那两个家伙看够了没,看够了就给我回来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年轻人和小男孩对视一眼,同时苦恼的挠了挠头。

    布伦特立时就呆在那里了,身为奈安半官方的笔杆子,布伦特自然知道“雷欧”和“美琳娜”两个名字代表的意义,那么眼前这个关注女生裙子长度的猥琐年轻人,自然毫无疑问就是他的大老板,奈安总督洛林了。

    布伦特傻在了当场,嘴里说着:“大……大……大人……”

    洛林一看他胸前的卡片,微笑的看着他说道:“布伦特是吧,《奈安日报》的金牌记者,敢讲实话,干的不错。”

    布伦特却是冷汗都下来了,心里正追悔莫及,自己可是听到不该听的了,不过布伦特可是一个老江湖了,心思电转,立马说道:“那里,大人您百忙之中亲临发售第一线,关怀慰问工作中员工,是我们这些人学习的对象,大人不愧为奈安人最亲密的父母官。”

    “哦?”洛林一握布伦特的手,大笑着说道:“是慰问,是慰问,这一点一定要写清楚。不错,不错,我看好你。”

    布伦特赶忙鞠躬,道:“请大人放心,体会领导的想法,秉公写实,是我们记者的天职。”

    洛林连说了两声“好”,然后郑重的交代道:“一点要如实报道。”

    这才转身和拉着雷欧和薇拉离开飞鹰公司的大门,向内走去。

    飞鹰公司总部内布置了一个巨大的露天临时会场,称得上是花团锦簇,彩旗飘扬,此刻还没有开始接待宾客,会场内来回穿梭的都是工作人员。

    凯瑟琳、阿黛儿、希尔梅莉娅和罗琳娜一个不落的,都聚集在会场里面,饶有趣味的看着环绕在会场两侧的女孩子,

    洛林赶忙笑道:“还不到时间,你们怎么过来了?”

    凯瑟琳瞥了洛林一样,故作不在意的说道:“大腿好看吗?”。

    洛林装傻,道:“什么大腿。”

    阿黛儿嘻嘻笑着啐了洛林一口,道:“有胆子做,没胆子认。薇拉,外面女孩子的衣服好看吗?”。

    薇拉嗯了一声点点头,道:“好看。”

    “暴露吗?”。

    “暴露?”薇拉奇怪的说道:“不暴露啊,比少爷那个什么护士装严实多了。”…,

    阿黛儿俏脸一下子就变得红彤彤的,凤眼狠狠的剜了洛林一眼。

    凯瑟琳和希尔梅莉娅她们对视一眼,罗琳娜皱着眉头奇道:“怎么会,什么时候变老实了?我明明听见说是膝盖上一掌的”

    洛林瞥了雷欧一眼,心里暗道:这倒霉孩子,因祸得福啊。

    凯瑟琳一摆手,道:“先不管了。”

    然后一指站在会场边,穿着一身蓝色两侧开衩裙子,头上梳着两个团子头的女孩,道:“这怎么回事?”

    洛林得意的一笑,自豪的说道:“这个啊,来,我给你们介绍,这个叫春丽装。那个,白色的那个,叫凌波装,那个,叫貂蝉装,那个白色短背心的,那个叫蒂法装,还有很多,比如不知火舞装和暗夜装什么的了,不过就是那一队精灵姐妹不愿意穿,唉,太可惜了,不知火舞和暗夜的美眉很燃的说。”

    阿黛儿撅起小嘴,伸手在洛林的要上掐了一把,道:“这么多漂亮的衣服,怎么从来没见你给我们做过?倒是便宜这些小妖精了。”

    洛林道:“这些衣服的样式还不足以衬托你们的天姿国色,这不装出来先给你们看看,你们看中了再说,不满意了再修改。比如希尔梅莉娅那一身法袍,跟水桶一样,一点都不显身材,薇拉的女仆装也是,只有神而没有韵。”

    听这些衣服是给自己准备的,几个女孩子都笑了起来,希尔梅莉娅红着脸说道:“胡说,教廷的衣服都是有规定的。”

    阿黛儿对时装最是热心,当下拉着凯瑟琳和希尔梅莉娅,道:“走看看去,有喜欢的咱们自己做自己改。”

    凯瑟琳她们走过去对这些衣服评头论足起来,洛林在她们背后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心里暗道:还好我应变神速啊,就这么一点爱好,我容易吗我。

    雷欧则悄悄捅了捅洛林,道:“老大,做衣服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洛林一拍雷欧的手,道:“懂什么,我这叫曲线救国。”

    十点半,由飞鹰集团组织的花车巡游正式开始,一通鼓响之后,把守着道路的保安们迅速的散开,音乐声音响起,围在外面的奈德尔人立时眼睛都直了。

    之间由八匹骏马拖着一亮长长的花车,上面放满了各色的鲜花,但比鲜花更娇艳的是花车上笑语盈盈的女孩子们,这些女孩子们手持乐器载歌载舞,车顶还立着大幅的宣传彩画,无一例外都是宣传战争公债。

    十余辆花车排满了整条长长的街道,前面的车夫牵着马车起步,两旁的市民瞪大了眼睛忘情的欢呼起来。

    车上的年轻女孩子们还不停的向外抛洒着花瓣,从来没见识过这种宣传手段的奈德尔人看的如痴如醉。

    整个城市都骚动了起来,激动的人跟着车队,沿着大道小跑,更多的人则从城市的四面八方挤向街道,场面比刚刚过去的父神节更为热闹。

    绕着奈德尔城的主干道转了一圈之后,花车会最终会停在奈德尔城中的广场,车上的花束被女孩子们的纤纤素手抛进狂热的人群中,要不是奈德尔城卫军和飞鹰公司保安们的阻拦,这些女孩子们也会想那些花束一样,被流着口水的奈德尔人给抢走了。

    随后,飞鹰公司总部里战争公债发售活动正式开始。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