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钱那?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七十四章钱那?(一万字!求票)

    听到沃卡尔在草原上招半兽人打半兽人的方法。洛林眼睛一亮,道:“有你这个办法那就简单多了。”

    沃卡尔点点头,道:“是,大人,一起只是听说半兽人内斗厉害,我这次才算是真正见识了半兽人的不团结。

    就在一个月前,我们黑魔鬼去偷袭一个部落,正好赶上他们和另一个部落火并,我带人都把他们的后院给点起来,那些人还就是不退,我们上去拉一边打一边,轻松的就把一个部落给灭了。当时,另一个部落的半兽人还感谢我们,弟兄们也没跟他们客气,第二天就把这个部落给劫了。”

    洛林拍着沃卡尔的肩膀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摆摆手,道:“这个不难理解,半兽人心里也门清那,咱们只是上去抢一把,顶多多烧他们点东西,然后就得走人。

    他们那些同胞们可不一样。那可是要灭他们族的,落到自己同胞手里,他们就生不如死了。”

    沃卡尔挠挠头,道:“确实是这样,我们在草原上游荡了这么久,来追我们的半兽人不少,可每次两个不同的部落一碰面,他们就追不下去了,弟兄们被咬的紧了,还故意带他们往别部落的底盘上跑。”

    洛林道:“后来那,我派人进去找你们,他们在星星湖以北三百里的地方转了一大圈,却连你们的踪影都没有发现。”

    沃卡尔咧着大嘴道:“当时劫了一个大部落,手下人手扩充到两千多人,战马五千匹,人多以后,弟兄们胆子就大了,大部落守卫森严,中小部落没有油水,打起来不痛快。

    就想着星星湖那边半兽人部落多,而且是大部落,都肥,他们自己还都杀的眼红了,结果一商量,大家好都说好,我就带着人直奔星星湖了。”

    沃卡尔像是想起了什么美好的回忆,一脸悠然神往的表情。嘿嘿笑着说道:“星星湖那边的部落,确实肥!肥的很那~!

    当真是牛马遍地,而且这些部落手里,竟然还有不少的黄金宝石,都便宜咱们弟兄了。

    狠干了几票之后,半兽人算是聪明了,涌出了好几万人来堵我们,又打了两场硬仗,向北的路被他们堵上了,我们就继续向南跑,绕了一个大圈。

    后来抓到一个逃回来,我们才知道这边仗已经打完了。我和弟兄们一商量,觉得也该回来了,那些半兽人愿意跟着我们的我们带着走,愿意留下了的就给分了东西,不过这些家伙们也都说了,等咱们打回来了,他们还来入伙。

    然后这一路一仗都没打,平平安安的把弟兄们都带回来了。东西吗,其他不说,光良马。我们就整来了两千多匹。”

    沃卡尔轻描淡写的几分钟就把话说完了,虽然他嘴上说的轻松,亲历了数场战争的洛林,却能想象到其中的凶险。

    在一个遍地都是敌人的地域里活动,稍一放松警惕说不定就被半兽人给包饺子了,而且沃卡尔执行的不是侦查,不是监视,而是主动进攻的任务。

    不光要打半兽人,还要打疼了半兽人了,为奈安的战斗减轻压力,而从半兽人口里那些关于黑魔鬼的恐怖传闻,就可以看出沃卡尔是多么精明了。

    洛林看着他饱经风霜后变得黝黑粗糙的脸庞,郑重的说道:“你干得很好,沃卡尔,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能做得比你更好。…,

    所有的战利品你们都留着吧,那是你们应该得的,除此之外我还有奖励给你们。

    这些马匹也全都归你们,咱们奈安扩了这么大底盘,按道理还能再成立一个军团,我和凯瑟琳公主向茹曼城争取一下,咱们就用这些战马成立一个骑兵军团,用来巡守草原,由你来做这个军团长,手下这些弟兄们只要愿意留下了,不论出身,一律委任为军官。”

    军团长,那是没有混过枫叶丹林,没有上过帝国军事学院。普通平民出身的,在前线一刀一枪杀出来的军人,所能达到的最高军职,只有当上了军团长,才能被人称为将军,才能称呼那些只是生的好的贵族们阁下,才算是封建社会统治阶级大家庭中的一员。

    最关键的是,沃卡尔今年也只有二十七岁,年轻就是最大的资本,迈过这个很多杰出军人一辈子都迈不过的坎,沃卡尔未必没有机会走进茹曼城军务部的大门。

    沃卡尔自然是大喜过望,虽然他也曾经想过按照自己的功劳会有什么封赏,但他只期望加一级能升为拉里将军的副手。

    但却没想到才一下马,洛林就将一个军团长的帽子扣到他的头上,有洛林和凯瑟琳合力保举,这事就算十拿九稳了。

    沃卡尔黑黝黝的脸上,激动地都露出了暗红的光,向洛林一敬礼,中气十足的说道:“谢大人栽培。我沃卡尔此生牢记大人恩德,今后愿为大人赴汤蹈火。”

    洛林轻轻的一摇头,道:“不用感谢我,这是你应该得的。没有你们孤身冒险,半兽人的援军就会源源不断的开进奈安来。只要再来一两万半兽人,就会像骆驼背上的稻草,压垮我们的防线。”

    想想如果半兽人继续增兵,南线的六座城市一定是不能全都保住的,防线被撕开一个口子,整个奈安南部就成了半兽人的猎场了。

    洛林道:“好了,回来先好好休息,我会让人给你们送来些新军服,把你们好好收拾一下,咱们风风光光的回克罗尼城,我要让你们的名字。响彻帝国,让吟游诗人将你们的英雄事迹唱遍整个大陆,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我们是传奇》。”

    洛林现在就已经盘算着怎么开动宣传机器,将沃卡尔和黑魔鬼的名字在茹曼帝国之内变得家喻户晓。

    “是,大人。”沃卡尔立正敬了一个礼,突然一拍脑袋,叫道:“对了,大人,我这一路上,已经将所过之地的地形和部落都做成地图,记了下来,我想这对大人应该很有用。”

    洛林一怔,继而惊喜的说道:“地图?太好了,我正愁反攻回去的时候不熟悉地理,拿来我看。”

    “是,”沃卡尔急急忙忙的跑回了队伍中,很快捧着一大张灰色的兽皮回到洛林这里。

    洛林带着沃卡尔回到马车跟前,让禁卫军安放了一张桌子,呼啦一下抖开,将兽皮铺在桌上。

    只见这张灰色半透明的兽皮,足有三尺见方,兽皮上面,用黑色的笔迹画着山川、河流、谷地等地形,还标注着部落的名字和规模。

    洛林俯下身子,仔细的研究起这张地图来。

    地图的最下面就是克罗尼城,是沃卡尔他们出发的地方,向上画着山谷,丘陵,河道等地形,可以看出克罗尼往南这一片草原比较空旷,没有几个部落。

    地图上沃卡尔他们的行军路线也标的很清楚,还记有和半兽人战斗的时间和规模。…,

    这样沃卡尔他们的行动洛林一下子就看的一清二楚。

    地图的中间就是草原上的精华星星湖区,看着比一个巴掌还大的椭圆形星星湖图形,洛林按比例估计这个湖一点也不小。

    绕着星星湖,沃卡尔他们标注了密密麻麻的小字,有些是半兽人部落的名称和规模。有些是战斗记录,有几个地方还特意画上了圈。

    洛林一指那几个圈,问道:“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吗?”。

    沃卡尔瞟了一眼,神秘的说道:“回禀大人,那里是金矿。半兽人一直在开采,不过把持在几个大部落的手里。我看过,他们采矿的方法很原始,如果掌握在咱们奈安手里,就是一个大进项。”

    洛林心里暗道:看来得让飞鹰矿业早作准备。

    不过旋即洛林哑然失笑,摇摇头暗道:中魔了都,还没打下来,就想先霸在手里了,嗯,一定是雷欧那小子影响我了。

    甩甩头将金矿的想法赶开,洛林趴在地图上看了一会,抬头问道:“杜尔契部落在哪?”

    沃卡尔一指地图最上面的位置,道:“大概在这个地方,不过我们没跑到,离我们深入的地方还有五百多里,所以就没画上。我们探出这些地方,大概有草原一半的大小,据说在这些地区之外,还有数个强大的部落,还有些什么神神叨叨的魔鬼禁地之类的。”

    几个女孩子限于身份,虽然一直没有过来,但见洛林弄过来一个稀罕玩意,又全神贯注的趴在那里看,凯瑟琳她们的心里就跟猫挠的一样,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凑到洛林跟前。

    看到铺在桌子上的毛皮,阿黛儿首先蹙着秀眉,拍了一下洛林,道:“这是什么?脏兮兮的。唔……好大一股味。”

    阿黛儿这么一说,洛林才闻到兽皮传出的难闻的腥臭味。

    不过洛林可不在乎这些,兴致勃勃的说道:“草原上的地图,沃卡尔他们画的。你们看,这里是咱们现在的地方,这里就是星星湖了,这一块就是咱们这一次圈下了的地方,比起正片草原,只能算得上是一角。”

    凯瑟琳和罗琳娜都来了兴趣,掏出手绢掩着鼻子,几个小脑袋凑到跟前在地图上比划,反倒是把洛林给硬生生挤到一边去了。

    看着热烈的讨论着这些地方有多大,能卖多少钱的凯瑟琳她们,到底是近墨者黑,跟着洛林和雷欧收礼收过了瘾的女孩子们,看着草原首先想到的就是这地能卖多少钱。

    洛林转身对沃卡尔说道:“这张地图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比你带回来的任何东西都重要,这几百年,我们人类对草原都是两眼一抹黑,现在它就清清楚楚的在我们眼前了。”

    “我还有德伊波勒那个小妞。”洛林在心里暗道:德伊波勒可是在草原上谋划了好几年,论起对草原的了解,这里谁也比不上她。

    打定了注意,这个地图等回去得先让德伊波勒看一遍,最好是能丰富的起来,不过依那个小妞的脾气,怕是没那么容易。

    洛林心里寻思着要用什么办法能让德伊波勒那个小妞乖乖听话。

    看着地图上面密密麻麻的部落名,凯瑟琳担忧的说道:“洛林,看着样子,打进大草原怕是会遇到不少麻烦吧,半兽人打急了都是全民皆兵,又都是骑兵,这么多部落,怕是要征服他们得费一番手脚。”…,

    洛林一耸肩,道:“要是简单就轮不到我们来做了。”

    不过,我有薇拉,洛林心里得意暗道。

    洛林的心思自然瞒不过薇拉,想着只要出去打工就有钱挣,薇拉甜甜的向洛林一笑,大大的眼睛都弯成了新月形,金币什么的,自然是越多越好了。

    凯瑟琳强忍着刺鼻的味道,仔细看了一遍地图,然后直起腰看着侍立在一旁的沃卡尔,温言说道:“沃卡尔队长,一路辛苦了,你英勇的表现是全体奈安军人的楷模。我们会重奖你和你的手下,帝国绝不亏待自己的功臣。”

    沃卡尔面对着凯瑟琳,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好,敬了一个,憋红了脸结结巴巴的说道:“是……是,殿下,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凯瑟琳笑了笑,知道自己和阿黛儿她们是不适合出现在这些军人跟前,微微一笑,准备拉着阿黛儿他们回去。

    这时却突然从休息的骑兵那里传来一阵喧闹,洛林和凯瑟琳她们同时转头看过去,就见雷欧正骑在小白身上,被一群半兽人围在中间。

    凯瑟琳眉头一皱,一捏手指,恨恨的说道:“又是这个小痞子。”

    说罢带着侍卫们就走向人群。

    沃卡尔以前虽然没见过雷欧,也知道这个骑在白象上面的小胖孩就是帝国未来的至尊陛下,不过毕竟是未来的,相比而言还是洛林这个顶头上司比较重要。

    雷欧也不在乎这些,在洛林和沃卡尔说好的时候,就催着小白好奇的走进了骑兵人堆里面。

    沃卡尔知道雷欧的身份了不得,怕手下不懂事的野蛮人冲撞了雷欧,急忙说道说了一声:“我先去看看。”

    一个健步蹿出去,快步如飞的跑向雷欧那里。

    洛林看半兽人围着雷欧,又跳又叫的样子,但听他们的声音不像是在叫嚷,倒像是在欢呼,而且雷欧身边的侍卫们虽然将雷欧护紧了,却没有拔出武器,就知道没什么事情,指不定是雷欧有整出了什么妖蛾子来,落凯瑟琳手里免不了又是一顿好打。

    洛林一拉怒气冲冲的凯瑟琳的胳膊,走在了凯瑟琳的前面。

    还没等到了跟前,洛林他们惊讶的看到围着雷欧的半兽人突然都跪了下了,然后五体投地的趴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词,对着雷欧顶礼膜拜。

    洛林和凯瑟琳她们惊讶的对视了一眼,快步走到雷欧跟前,问道:“雷欧,这是怎么回事?”

    雷欧看着半兽人的样子,光顾着高兴了,他也听不懂半兽人语,挠了挠后脑勺,一脸臭屁的说道:“我怎么知道,可能是他们见我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虎躯一震,王霸之气一发,这些人就拜服在我的神威之下了吧。”

    凯瑟琳走到跟前,一把揪住雷欧的耳朵,道:“拜你个大头鬼,一会不看着你就不行。”

    “哎呀,疼,疼,”雷欧呲牙咧嘴的叫唤,道:“是他们自己要拜的,我就是走过来看看,他们就围上来看,看了就开始拜。”

    人类的骑兵也都摸不着头脑,站在半兽人的身后看热闹。

    沃卡尔赶忙拉起身边的半兽人询问了几句,洛林听着沃卡尔用急促的半兽人语和他们对话,越说沃卡尔表情越惊讶。

    放开半兽人,沃卡尔张大了嘴巴呆了一下,看洛林正纳罕的看着他,沃卡尔赶忙说道:“大人,这些半兽人,说……说大象是他们部落的圣物,拥有圣象的小人,是他们部落萨满预言中……”…,

    “预言中什么?”洛林和凯瑟琳都看着沃卡尔,见他支支吾吾的,洛林跟着问道。

    沃卡尔道:“预言中的神子,将要统一草原的大酋长。”

    洛林和凯瑟琳的惊讶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又都看着一脸傲骄表情的雷欧,洛林眼珠一转,表情玩味的说道:“是就是吧,让他们都起来吧。这些个半兽人,倒是挺会拍马屁的。”

    凯瑟琳愣了一下,然后放开揪着雷欧耳朵的手,还给雷欧整了整衣服,轻柔的说道:“好了,玩会就回去。洛林,咱们走吧。”

    雷欧被凯瑟琳突然的温柔给吓住了,傻傻的点点头。

    洛林拉拉沃卡尔,低声说道:“他们部落的萨满,很有名吗?”。

    沃卡尔想了想,道:“据说是草原两大先知之一。”

    凯瑟琳抱住洛林的胳膊,道:“回去了。”

    牵着洛林往营地那里走,洛林搓了搓下巴,心思转了起来。

    休息了一夜之后,洛林带着沃卡尔他们的队伍径直往克罗尼城而去,报信的人已经早一步前往克罗尼城,传达洛林的命令准备庆典。

    不徐不疾的走了一天,等到离克罗尼不足五十里的时候,拉里将军率领着城内留守的一众文武官员出城迎接。

    拉里和洛林见礼之后,激动的抱紧了沃卡尔,连声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这个小家伙,真是胆大包天,跑那么远干嘛。我老了,以后就是你们的天下了。”

    沃卡尔则不好意思的向自己的老上级笑了笑。

    拉里将军豪迈的一拍沃卡尔的肩膀,道:“走,进城。”

    到了克罗尼城门口,洛林和拉里将军的队伍停了下了,将大道然给沃卡尔和他的骑兵。

    沃卡尔惊讶的道:“大人,您这是?”

    洛林一指城门内拥挤在街道两边的群众,对沃卡尔道:“这是属于你们的时刻。”

    拉里将军一推沃卡尔,道:“去吧,我们走另一个城门,在城内给你庆功。”

    沃卡尔怔了一会,然后一并脚跟,啪的敬了一军礼,大声说了声:“是。”

    然后向后一挥手,吼道:“弟兄们跟我来。”

    洛林回到凯瑟琳她们的马车上,正听到城内传来的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罗琳娜捅捅洛林,奇道:“怎么又回来了?没跟他们一起。”

    洛林笑道:“我想要的凯旋,还不到时候。”

    ————————————————

    “纳……纳尼~!”

    在距离奈安行省遥远的帝国首都,伟大的飞鹰之城。在那座宏伟壮丽的宫殿当中,突然传出了一声暴喝。

    一个衣着华贵,头戴金冠的老者满脸暴怒,隔着面前的桌子,看着对面的中年人,道:“这是他娘的怎么回事~!”

    那老者的面容虽然有些苍老,鬓角也已经略略有些花白。但是那相貌,那神态,那举手抬足之间,却与雷欧有着七分的相似。

    再加上手指着戴着的那个耀眼夺目的硕大钻戒,要知道,那钻戒曾经戴在洛林的手上,却被这老家伙给坑了过去。

    这也是唯数不多的几次,洛林爵爷被人坑过的耻辱事件之一。

    那老者正是帝国的皇帝陛下茹伦德。

    此时他正愤怒地挥着自己的拳头,怒声喝道:“为什么会没钱~!

    咱们打了这些仗,要是说北面那帮狗崽子们饭桶,屁本事没有,光是会打败仗,没钱倒也是有情可原。”…,

    说到这里,他眼角余光一扫,看到坐在旁边的红衣首相一脸的尴尬,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

    在拉塞尔首相竭力主张之下,帝国这一次耗费巨大,派出的北方讨伐军虽然并没有像上一次一样,受到了重大的损失,但是却又是无功而返。

    这要是在以前的话,还不算是什么。但是和洛林在南方打兽人,分田地,闹的红红火火的,比起来,那可就差的太多了。

    不过拉塞尔毕竟也是自己的首席大臣,不管是这件事情做的怎么差,但是毕竟北方的蛮族也是一个大患,必须得有人去做,而他挺身而出,不计个人荣辱承担了下来。自己总得要照顾一下他的面子。

    茹伦德想到这里,当下深吸一气,尽可能地平静了下来。

    奉了皇帝的命令,正坐在宽大的桌前,召开御前会议的一众大臣们能混到今天这一步,没有一个是饭桶。全都是酒精考验过的老油条了。

    他们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个情况,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

    负责监察官员的帝国司法检查部的部长拉尔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文件夹。

    虽然无法用肉眼看穿,但是他却清楚地知道,在那文件夹的最底层,有一份关于北讨军战败的追责报告。

    他看了看众人,然后不动声色地伸手将它从文件夹中又抽了出去,打算在那报告上再改一下,将首相的责任再描写的轻一点儿,然后再递上去。

    其余在坐的众人也是各怀心思。

    不过他们现在却全都是将幸灾乐祸的目光,看向了正承受着茹伦德怒火的那个中年人的身上。

    那中年人,面色白净红润,纵然是面对着茹伦德的怒吼却也丝毫没有变色,正是帝国的财神爷,财政次长罗昆德男爵。

    此时,茹伦德定了定神,然后将声音从牙缝里挤了出来,道:“罗昆德,现在我们在南方拓土千里,听说光是卖地的招牌一打出去,那闻着味去的人,比全世界的老鼠都多。是不是?“

    罗昆德优雅地站起身来,躬身一礼,道:“是的,陛下。“

    茹伦德重重地一捶桌子,怒声吼道:“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我还是会没有钱?那些钱都到哪儿去了?难道说是你这个混蛋给我吞了吗?”。

    他在愤怒之下,一时间口水乱飞,纵然罗昆德站的不近,但是却也被他喷了不少的唾沫星子。

    这也难怪他如此的生气,由于帝国这些年来冗官冗员,虽然号称机构改革,减员增效什么的,但是那当官儿的却是越减越多。

    ‘鸡多不下蛋,人多不干活。‘这可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连农村掉光了牙的老婆婆都知道的。

    自然而然,那效率也是越增越拖。

    这些家伙们当了官之后,虽然干不干活的不一定知道,但是只要是一个官儿,那可都是要吃粮的,而且还要吃的比普通人要好的多的多。更别说什么公车,公款吃喝,公费旅游之类的东西了。

    这些钱从哪儿来?

    当然不会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还不是要从老百姓们身上一点儿一点儿地搜刮上来。

    可是老百姓们这些年被骗的多了,也不是傻叉了。像什么‘讨伐蛮族,彰显帝国雄威’、‘帝国鹰旗,所向无敌‘之类的,根本就骗不住他们。

    这些家伙们纵然是面对着号称‘天位强者‘的税务官面前,也是敢一个劲地偷税漏税。…,

    别的不说,就是洛林爵爷的洛林堡也是为了少交税,也是跟当初八路军游击队打倭瓜小萝卜时一样,又是破坏大道交通,又是搞地道。又是封堵窗户,就只差着没有埋地雷,打他们的黑枪了。

    这边帝国官员的队伍一直像吹气球一样的膨胀,那些狗崽子们不光是把自己的儿子孙子塞进了帝国官员的队伍当中,甚至是连自己的情妇,二奶,小三,小舅子,二姨妈什么的全塞了进来。

    这官员们一直增多,而那边收税又收不上来。

    因此上不少官员们都是紧巴巴地过日子,除了有些实权的,逢年过节的时候,能捞上一笔两笔的。其余的众人的日子也并不是太好过。

    皇帝陛下虽然号称一国之主,富甲天下。但是在帝国严密的官僚体制之下,他也不能随便伸手向国库里拿钱。

    想当初贾宝玉的那位老祖宗过生日,皇帝陛下也送了几个小金颗子,做礼物。那玩意儿,比起一个普通的官员送的礼都少太多,这简直就是在打发叫花子呢~!

    换个人拿出来的话,以后走道上,都不好意思再跟人打招呼。

    为什么啊?

    以为他真的就那么寒酸小气?

    还不是丫的真是穷的~!

    十七世纪法国经过一代强人红衣主教黎塞留的铁腕治理,也是号称头号强国了,但是伟大的太阳王,路易十四小时候,居然一个月才换次床单。

    为什么?

    当然也还是那个原因,没钱~!

    茹伦德皇帝情况比起那几位来,要稍稍地好一上点儿。但是却也差不了太多。

    他的个人收入一则是来自各地的皇帝私人庄园,二就是来自帝国每年固定的财政拨款。

    帝国的财政紧张,他的日子,当然也不是很好过。每顿饭也就是只吃四个菜,再就是加上一些甜点零食什么的。

    虽然他个人来讲也不缺什么,但是并不表示,他就真的狠有钱。纵然是他也得要攒私房钱。

    一般情况下想要给情妇送点儿什么小礼物之类的,那也是要省些日子才能送得出来。

    而现在,听说洛林在南边闹的红红火火的,又是卖地,又是办公司什么的,只要是一个人,稍稍一想,那还能不知道,他们那边经济那么繁荣,当然是大大地赚钱,肥的都直流油了。

    在茹伦德皇帝的思想当中,经济繁荣,帝国的税收当然也就跟着增多。那自己的这一年自然就会宽松很多,也可以敞开着花钱,报复一下以前没有钱的日子。

    他老人家在高兴之下,还跟自己的那几位情妇很许了不少的好东西。

    像是什么南非出产的,八星八箭的钻石了。东方神秘之国塞里斯出产的,比羊脂还要光滑柔软的丝绸了,精美的瓷器了……

    哄的那几个二奶小三们一个个兴高采烈的,很是卖力气,让茹大爷享受了一番。

    可是光许了承诺,不实现可不行。

    人家那边都等的有些急了,都催好几回了。隐隐的都不带给自己好脸色了,自己这边好容易鼓起勇气,想要弄些钱过来,讨一下人家的欢心。

    可是那个混蛋居然说没有钱?

    这就跟农民工干了一年,好容易就盼着年底那些辛苦钱,好拿回去养家糊口,给家里的刑子交学费,结果那个他娘的黑心肠包工头,卷款跑路了。

    搁谁身上,谁受的了啊~!…,

    茹伦德皇帝也是人,虽然这些年来,他的脾气被官场那些个老油条们给磨的差不了了。但是这个时候,也是再也坐不住,像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大动肝火了。

    他愤怒之下,将自己面前的桌子拍的震天响,怒声叫道:“说,给我说。说不出来,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推出去砍了脑袋~!我的钱呢,我的钱究竟是哪儿去了~!”

    旁边坐着的一众官员们原本还有些欣喜罗昆德男爵吃瘪,有人甚至还想着把他挤下去,好让自己坐在那个油水十足的位置之上。

    此时见了皇帝大发雷霆,众人全都吓的不敢出声。悄悄地低下头去。生怕那个老家伙一转头看到自己,将那一肚子的邪火撒在了自己的身上。

    “陛下,容禀。”罗昆德欠身一礼。

    他不慌不忙地掏出了手帕,轻轻地擦了擦脸上的唾沫星子,然后继续道:“事情是这样的。”

    他环顾了一下在坐的众人,道:“去年奈安又闹了半兽人入侵。结果总督洛林伯爵率领着帝国军团,将敌人完全粉碎……“

    茹伦德一挥手,不耐烦地道:“行了,行了,这些事情我们都知道,据说在酒馆里面花一个铜板,可以听吟游诗人们唱七段。就不用你多说了。你给我说重点,为什么我还是没钱?”

    罗昆德不以为意,笑了笑,然后道:“陛下,我说的就是这件事情。但是我必须要从头说起,你才能明白。”

    茹伦德被他软顶了一下,出奇的非旦没有生气,反而是长长地哼了一声,然后坐了回去,用一种恨的牙根发痒的声音说道:“好,你说~!”

    罗昆德轻咳了一声,然后看向了在坐的各位,朗声说道:“各位可要都听清楚了。

    在洛林上任之前,奈安一直是个穷省,没多少的税收收入。有时候,还要帝国财政补贴。

    这大家都知道吧?不少字“

    在座的众位帝国大臣们互相看了看,然后纷纷点头称是。

    茹伦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你给我说,为什么没有钱?”

    “是的,陛下。”罗昆德点了一下头,然后这才继续道:“到了后来,半兽人大规模入侵,奈安紧急求援。儒略大公调派军团,前往增援。这事儿不用我细说吧?不少字“

    茹伦德这才点了点头,道:“不错,这事儿我知道。“

    罗昆德道:“可是,陛下,大公当初因为从枫叶丹林买了不少的战舰,而这些完全都是预算外支出。因此上,他的财政很是紧张吃力。”

    茹伦德当下一拍大腿,很是有些兴灾乐祸地道:“哈,我就知道。那个家伙要是没了妮可帮忙,一定是补不上窟窿。活该~!”

    他说完之后,看到旁边众人投来的哭笑不得的目光,突然意识到了不妥,急忙又板回了脸去。轻咳了一声,道:“你继续,你继续。”

    罗昆德继续道:“陛下,您要知道。大公派兵的时候,因为手头紧,可是向奈安勒索了不少的协饷。”

    茹伦德当下一滞。

    罗昆德也不管他,继续道:“后来,这一仗虽然打赢了。但是战争的创伤还要医治。士兵们的抚恤,奖赏这些全都不能少吧?不少字这些可是不少的钱。”

    茹伦德一时沉默不语。

    罗昆德道:“而奈安境内,那些个被半兽人烧毁的房屋,农田,水利设施,这些全都要修理整治吧?不少字”…,

    罗昆德停了一下,看茹伦德不再说话,继续道:“而且当那些半兽人进攻奈德尔城之时,凯瑟琳殿下一声令下,放洪水,一举将半兽人尽歼城下。“

    茹伦德听了,当下眉飞色舞,道:“不错,小妮可真不愧是我们家的人,这一招真是厉害~!

    不费一兵一卒就将敌人全数歼灭。真的是有些谈笑用兵,灰飞烟灭的意思,那句话叫什么来着“什么什么之中,什么什么之外”……“

    拉塞尔在旁边低声提醒道:“陛下,是运筹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茹伦德拍了拍手,道:“不错,就是那个‘什么幄什么千里的‘东西。”

    拉塞尔咧了咧嘴,也不去管他。

    茹伦德道:“妮可这一手可真是漂亮,我都替她高兴。”

    罗昆德皱了皱嘴角,苦笑道:“陛下,你别光是高兴。那一场大水,冲毁了两岸的农田,光是这些就已经是不少的钱了。”

    茹伦德听了,不禁揉了揉额头,感到脑袋里的有一根筋隐隐作痛。

    罗昆德此时,语气一转,道:“不过,纵然是这样,我看了洛林递上了来的报表,通过卖地,那不仅是可以完全填平,而且还是绰绰有余的。”

    茹伦德当下咧嘴大笑,拍着桌子,道:“怎么样,怎么样?我早就料到了。那钱呢~!”

    说到后来,他又是脸色一变,声色俱厉地看着罗昆德。

    罗昆德一摊双手,道:“陛下,您别急啊。这钱……这钱……”

    茹伦德见他吞吞吐吐地的,当下大急,追问道:“这钱怎么了?”

    罗昆德苦笑了一下,道:“陛下,这钱您下手晚了。”

    茹伦德顿时勃然大怒,道:“谁,谁敢跟我抢钱?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老罗,不用怕,说出来。是谁敢这么大胆,连我的钱都敢抢……”

    他说到这里,突然醒悟了过来,那声音一下子低了下去。只是伸手指了指东面。

    罗昆德轻轻地点了点头,道:“不错,陛下。”

    茹伦德顿时无语,东面的那位再怎么样也是他的兄弟,他能拿那个家伙怎么办?

    此时拉塞尔却是轻咳了一声,转头向罗昆德询问道:“我亲爱的财务次长大人,按照帝国规定,这钱不是应该先转到财政部,然后再由财政部统一分发下去的吗?怎么会让人在半路给截去了?你们这工作也太不负责任了吧?不少字”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