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不许盗版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七十三章不许盗版(万字求票)

    巴伦越笑越是张狂。越笑越是开心。

    在旁边帮闲的那一众狗腿子们也是开心地哄堂大笑。

    一时间。酒馆当中全是他们嚣张的笑声。

    而旁边的一众酒客们全都吓的抱着自己的脑袋,躲在了墙角之处,不住地瑟瑟发抖。

    他们甚至连抬起头来,看上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巴伦张狂地放声大笑着,但是随即却又感到有一丝的不对,眼角的余光一闪,随即看到在坐众人冰冷而嘲弄的目光。

    他不由愣了一下,心中突然感到一阵发虚:那人的眼神可不像是一个待宰的羔羊。而是冰冷锋利,如同雄狮看着正在上窜下跳,拼命地咆哮大叫的兔子一般。不仅丝毫也看不到有一点点的害怕,反而是……反而是带着几许的嘲弄,好笑。

    巴伦心中顿时一凛,出于本能,感觉到好像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危险来临,就像是看到那乌云翻滚深处,就知道必然会有惊天骇地的雷电降临一般。

    但是随即,他的眼睛落在了旁边阿黛儿与薇拉两个的俏脸之上,眼中贪婪而yin邪的目光更盛了起来。

    这两个美人,居然如此的美丽动人~!

    以前巴伦少爷也是自以为阅女无数的,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子。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着洛林。道:“以前我看那些个小说当中说什么倾国倾城,惊艳绝世的美女,还以为那只是胡说八道。但是现在看到这两位小姐,我这才真正知道,原来世间还真的有这样的美女。

    别说是倾城了,就是真的能让她们为我笑一下,我也愿意放个大火,戏弄一下那些个王公们。”

    巴伦心中很是得意自己能够找出出如此恭维那两位女性的话,还以为能博美人一笑,但是却发现那个风姿妖娆的美人漫不经心地转过了脸去,而另一个则是一脸懵懂地眨了眨那双湛蓝色的秀眸,然后无聊地打了一个哈欠,一副天然呆的模样。

    巴伦不由一皱眉头,做为一个娇生惯养着长大的二世祖,他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敢于违逆他意志的人。

    这时就见那妩媚妖娆的美人儿,清澈如水的美眸流转了一下,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很是有些生气地看向了那个小白脸,娇声嗔道:“说的也是啊,当初你跟拉塞儿硬磕,是为了妮可。

    后来跟人决斗,是为了薇拉。

    到再后来,在枫叶丹林那一仗,你是为了梅儿打的。

    到现在为止,你还从来没有为我打过一仗呢~!”

    洛林当下苦笑了一下,道:“这……”

    阿黛儿黛眉一挑,然后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继续撒娇,道:“我不管。你以后也一定要为我也打一仗。

    死的人绝对不能比当初在枫叶丹林时的少。最少也要个十七八万的。

    不然到时候,跟妮可,梅儿,还有薇拉坐在一起,一说起来,人家的压力就会很大的。”

    洛林当下汗了一下。而旁边一众禁卫们也是偷偷地摸了一把冷汗。

    众人当下心中暗叹:怪不得说,越是漂亮的女人,心肠越狠毒。不然怎么会有‘祸国殃民’这个词儿。

    这娘们儿长的跟个狐狸精一样倾国倾城的,这心肠自然也是不用培养,天生就是这么狠的。

    一张嘴就要‘死个十七八万’,不然她的压力就会很大。这是杀人,以为是割韭菜吗~!…,

    阿黛儿好像是特意为了气人,此时拉着洛林,又是一阵软语央求。而且不时的还用自己高耸丰挺的**在洛林的胳膊上轻轻地蹭啊蹭的,让在场的一众人等看了,当下又是一阵血脉贲张,口干舌燥。

    大家不由脑子里纷纷转动起古怪的念头:她这娇声软语的央求,自己在旁边听了,都不能自己,连骨头都酥了。要是她是这样央求自己的话。自己会不会真的拿着刀子,去杀个十七八万的人?

    巴伦听着阿黛儿的如黄莺初啼的宛转央求,当时就感到一阵血气翻腾,脑门上的青筋突突直跳,就连眼睛都有些红了。

    他大笑着站了起来,一拍自己的胸脯,道:“美人儿,只要是你从了我。不要说是十七八万的人,就是一百七八十万的人,我也替你杀光他们。到时候,一定可以让你在那什么妮可,梅儿,和薇拉的面前……”

    他说到这里,猛然一下子醒悟了过来。张口结舌地看着洛林,心中暗道:“这个该死的小白脸。原本我以为这两个已经是人间绝色的美人了。没想到原来他家里面还有二个同样漂亮的美人儿~!

    这混蛋居然如此霸占这世间少有的美女资源,冲这一点,就该死上一万次~!

    他虽然心中这样想着,但是看到阿黛儿的盈盈美眸向着自己这边转了过来,当下不敢怠慢,将自己的胸脯挺的高高的,大声叫道:“我一定让你大大地扬眉吐气一回。”

    而在此同时,他心底也是打定了注意,回头一定要查出来另外两个美女在什么地方,然后不择手段,也要把她们抢回自己的家中,再然后……

    想到这里,他两眼之中不由得yin光四射,嘴角也流出了一丝令人恶心的口水。

    阿黛儿美眸一转,这才第一次认真地看向了巴伦。

    巴伦当下更是将自己的胸脯挺的高高的。还特意曲起了手臂,好像那样可以显示出他那身体上所余不多的肌肉一样。

    阿黛儿的眸秀在他的身上只是略略地扫了一下,冷淡地轻声‘呸’了一口,道:“你不配~!小兔崽子一个,居然还想打老娘的主意,回家找你妈去吧。”

    巴伦何曾听过如此羞辱,当下怒吼了一声,血灌瞳仁。就连眼白当中也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丝。

    他抬腿一脚就将洛林面前的桌子踢开。也顾不上痛疼,伸手就要去抓阿黛儿,但是一抬眼,看到阿黛儿俏丽无涛的俏脸,当下不禁又是一呆,就像是看到一朵无比珍贵和美丽的花朵一般。

    他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地平静了下来,然后一转头,将火气全都撒在了洛林的身上。

    他指着洛林,嘶声叫道:“你给我听着,你把这两个女人,还有这个孩子给我留下,然后赶快给我夹着尾巴滚蛋。少爷我耐心有限,不要让我把耐心磨光了。”

    他顿了一下,脸露狰狞之色,阴森地道:“爷爷我今天高兴。不想在这里杀人。”

    洛林叹了一口气,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道:“其实我也一样。”

    说着,他抬头看着对方的双眼,很认真地道:“我只是走进来喝一杯酒而己,也真的不想要杀人啊~!”

    “哈哈哈……”巴伦当即放声大笑。

    就在刹那之间,刀光闪现。

    巴伦手指一探,腰间挂着的长刀已经跳了出来。

    他握刀在手,怒吼一声,向着洛林当头砍了下去。…,

    刀锋雪亮,杀气腾腾。

    巴伦对他的这一刀。充满了信心。以前不少的人就是因为不及防备,被他这无耻的偷袭所害。

    他的嘴角不由带着一丝厉色,一心期待着,等着看洛林鲜血飞溅的那一刻。

    洛林爵爷一向是阴人打闷棍的行家。他不去阴别人就已经是那人烧了八辈子的高香,又岂能被巴伦这种雕虫小技给迷惑了。

    他听到对方的大笑,就已经叹了一口气,低声道:“为什么这些家伙总是喜欢用这种老套之极的手段?”

    洛林在他大笑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此时他看到刀光闪现,那带着森森寒意的刀锋呼啸着,向着自己的当头砍下,当下也不怠慢,肩头一摆,右手已经轻轻一抬,一道光芒闪过。

    在下一刻,闪耀着炽色光芒的战魂剑已经跳到了他的手中。

    刀剑交锋。

    只听‘当’的一声轻响。

    巴伦不由感到奇怪,定睛再看之时,却不由大吃了一惊。只见那一柄家传的精钢长刀已经被对方的长剑挡下,而且已经被那柄长剑砍成了两断。

    “这……这是魔法兵器~!“他不由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足以让他死上一万次的错误。

    在恐惧之下,他那如豺狼一样土黄色的瞳孔顿时收缩到了一个针尖的大小。

    不等他想完,洛林坐在椅子上,微微向后一仰身,在此同时,已经抬起了右腿,对着巴伦的小腹就狠狠地踹了过去。

    ‘扑’的一声响,如击败革。

    巴伦当下发出了一声近似于哀嚎的惨叫声,身体被洛林这一脚给踢飞了起来,向后飞速地倒去。

    一口鲜红的血液随着也喷洒而出,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凄美的弧线。

    紧接着,‘扑通’一声响起。

    巴伦在地心引力的做用之下,已经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一众家奴们看了,当即全都惨叫了一声:“少爷。少爷……“

    然后也顾不上其他,全都像是被在屁股后面狠踢了一脚的恶狗一样,急忙飞奔了过去。

    巴伦尖声厉气地叫道:“我……我还没死呢~!嚎什么丧~!扶……扶……扶我起来。”

    洛林惊奇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大脚,心中暗叹:那个家伙居然没有被自己一脚给踢爆~!

    看来虽然自己这一段时间也是勤学苦练了,但是看起来比国足的那帮武林高手们还是有一段的差距啊~!

    此时巴伦已经在家丁们的扶持之下,缓缓地站了起来。

    他紧紧地盯着洛林。眼中充满了怨毒之色。嘴角流下的鲜血也顾不上擦上一下,一滴滴的鲜血顺着嘴角一直滴到了他折成蕾丝的纯白色衣襟之上。

    巴伦用一种令人感到奇怪的,尖利的声音,寒声道:“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居然敢对我动手?原本乖乖地让我杀了,也就算了。居然敢向我下毒手,我要写信给我爸爸,杀光你的全家,灭你满门~!”

    他越说越气,脸色变成了铁青,头发凌乱,在空中胡乱地飞舞,看上去异常地狰狞。如同一个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鬼一般。

    洛林嘴角抽了抽,突然指着巴伦一阵哈哈大笑。那笑声飞扬激烈,比起巴伦当初的笑声来,更加嚣张,更加狂妄。

    他手中的战魂剑也是一个劲地嗡嗡做响,如同灵蛇一般,不断地扭转伸长,充满了嗜血的渴望。…,

    不知怎么,一众人等看着他仍然大马金刀地坐在那椅子上,不住地仰天大笑,突然觉的他的身形一下子变的巨大,而自己在洛林的面前,只是一种如蝼蚁般渺小的存在。

    甚至于众人纷纷垂下了眼睛,不敢抬头仰望,与洛林对视。

    雷欧也不由狠狠地揉了一下自己明亮漆黑的大眼睛,低声嘟囔道:“靠~!老大一向是个小白脸,怎么突然变的这么牛叉了?什么时候改了形象路线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阿黛儿原本也是愣愣地看着洛林,听到雷欧这话,当下心头一惊。

    她的眼神落在那不住嗡嗡做响的战魂剑上,突然明白了过来,那是那柄剑在中间起的作用~!

    她刚要张口,提醒一句。

    此时就听巴伦尖声怒斥,道:“你们这些个蠢猪,还愣着干什么~!快给我抄家伙,冲上去,给我杀了他~!给我杀了他~!我要把他剁碎了,然后喂狗~!”

    在他的连声尖叫当中,一众狗腿子家丁们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抄起了兵器,呐喊了一声,齐齐地冲上前来。

    洛林身边跟着的那些皇家禁卫们一个个全都是眼高于顶的人物,纵然是在茹曼城,也从来都是他们当恶霸欺负别人,何曾想在这个小小的破镇子里,被别人给欺负了。

    纵然这是因为洛林爵爷在上面管着,不让动手,但是这件事情要是说出去,大家只能是把脸藏裤裆里面了。

    这些痞子们早就已经憋的手痒,此时见了,当下也不等命令,纷纷怒吼了一声,各抄家伙就扑了上去。

    两帮人就在那小小的酒店当中,展开了撕杀。

    巴伦的手下胜在人多。而一众皇家禁卫们虽然人少一些,但是一个个却是久经训练,精通战技,而且他们配合也是极好,攻杀战守,进退有矩。

    一时间,双方打了一个难分难解。

    洛林爵爷身为双花红棍,当然要有双花红棍的样子。现在上去,跟人拼菜刀,互相乱砍,那是小弟们的事情。还轮不到他老人家亲自出马。

    因此上,他也不起身,仍然大马金刀地坐在那椅子上面,拎着战魂剑在那里观战。

    他一转头,向着躲在里间,只露着一只眼睛,战战兢兢地通过门缝向外看的老板娘高声叫道:“老板娘,我的酒呢?怎么到现在还没有端上来?

    怎么欺负我们外地人吗?信不信我去消费者协会投诉你。

    那里面有不少是好人,可也有不少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王八蛋。平时该管的事儿不管。一说有钱罚,全都跟嗅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

    到时候他们罚款,罚的你吐血,可别怪我没打招呼。”

    那老板娘当下差一点儿没晕过去。

    她看着在店中乒乒乓乓地打成一团的两帮人,不时间,还有人中刀,惨叫着倒下去,然后再被其他们的大脚给毫不客气地踩过。直打的血肉横飞,残肢断臂散了一地。

    但是随即看到洛林明亮的眼睛,最后一咬牙,端着那酒壶,战战兢兢地绕着墙边,小心地避开了场中打架的众人,来到了洛林的身边,然后哆哆嗦嗦地将酒壶酒杯递了过去。

    洛林看了一眼,当下冷哼了一声。

    旁边阿黛儿当下翻了翻白眼,然后无可奈何地伸手接过了酒壶酒杯,小心地给洛林倒了一杯。

    她玉容一展,嫣笑如花地将那酒杯递了过去,漫声说道:“洛大爷,请喝酒。”…,

    那声音清如银玲,醉人心魄。

    好几个巴伦手下的狗腿子听到她的声音,当即不由失神了一下,随即就被皇家禁卫们看到了破绽,手起刀落给砍翻在地。

    在那惨叫声中,鲜血立时飞溅而出,喷撒了一地。

    洛林看着阿黛儿精致如玉的俏脸,叹息了一声,道:“黛儿,你还真是个迷死人的狐狸精。看刚刚就又迷死了四五个。”

    说着,又伸手在她的小手上色眯眯地捏了一下,这才去拿那个酒杯。

    这时,却见一只白胖的小手,从旁边伸了过来。那手夺过了酒杯,然后放在自己的鼻子下面闻了一下。

    洛林转头看去,不是雷欧,又是哪个?

    这小痞子原本看着双方打架,当即就兴高采烈地摸出了自己的火枪,一脸的跃跃欲试,一转眼看到那老板娘端酒过来,当即就将自己的心思转了过去。

    他闻过那酒之后,胖胖的小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随后想了想,将酒杯放在嘴边,一仰脖,就要将酒灌进自己的肚子里去。

    阿黛儿看了,当下大惊,伸手就夺了过去,愤愤地骂道:“雷欧,你个小流氓,一会儿看不牢都不行。你喝酒干什么~!让妮可知道了,她还不得把我给骂死。”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啊~!”雷欧不以为然地一晃脑袋,然后咂了咂舌头,向洛林道:“这……这不是咱们的酒,味道有些怪。不过也是够辣的。”

    洛林一愣,也是接过了酒杯,轻尝了一口,觉的有些熟悉,再细一品,顿时明白了过来。

    别人以前没喝过,尝不出来,他老人家以前可是经常喝那种东西,一尝可是就尝的出来。

    人家这是正宗的二锅头~!

    自己做出来的那叫‘生命之水’,叫威士忌,只是原料有所不同,或许工艺上也略有不同,但是其实都是蒸馏酒。

    洛林当下笑了一下,刚要说话,此时就听前方一名禁卫低呼了一声,洛林抬头一看。

    虽然那人仍然紧咬着牙,死战不退,但是仍然可以看到有鲜血从那人的肩头流了出来。

    这些皇家禁卫纵然是一等一的精锐,但是面对着对方的人多势众的强攻,终于还是有人受了伤了。

    洛林与雷欧两个看了,顿时勃然大怒起来。

    雷欧那一整套的上枪动作,全都是跟洛林一板一眼地学出来的,因此上,两人异常的合拍。

    他们两个不约而同地掏出了火枪,然后两个人,一大一小同时站起,紧接着,一起扳动了火枪上的板机。

    在下一刻。两人各自瞄准了一个目标,然后同时扣动了板机。

    就听‘轰’,‘轰’两声巨响。

    紧接着两股白烟冒起。

    等再看之时,就见场中已经多了一具尸体,和一个受了伤,倒在地上,不住哀嚎尖的倒霉蛋。

    听到那如同雷鸣一般的枪声,巴伦手下的一众狗腿家丁们全都是一惊,手下不由自主地缓了一下。

    而一众皇家禁卫们却是听惯了这种声音,看到对方慢了下来,露出了破绽,他们又岂会客气,当即就一刀砍过去,将对方砍翻在地。

    随着那十几个狗腿子的倒下。

    力量的对比,顿时发生了变化。

    巴伦的手下看了,当即士气大丧。而皇家禁卫们却是越战越勇。

    再加上,洛林与雷欧两个又是各自抽出了火枪,而且两人还全都是左右开弓,杀气腾腾。…,

    ‘轰’‘轰’‘轰’‘轰’……

    如雷霆一般剧烈的枪声不住地响起。

    巴伦手下的一众狗腿子们当即再也承受不住,胆气大丧。余下的众人也顾不上那些受伤倒地的同伴们,裹着巴伦,就逃出了店去。

    而一众禁卫们得理不饶人,紧跟着追了出去。

    当即又有四五个巴伦的家丁倒在了他们的刀下。

    巴伦惊惧地发现,只是出了店来的这片刻工夫,他的身边只余下了两三名的侍卫。其余众人已经全都被那人的手下砍翻在地,生死不知了。

    此时那三名家丁看到一众禁卫们仍然紧追不舍,当下又有两人翻身回去应战。

    而余下的那人帮着巴伦上了马匹,然后在马后重重地拍了一掌。赶着那战马向前驰去,在此同时,高声叫道:“少爷,快走。快回去……”

    只是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听一声惨叫传来。

    巴伦骑在马上,再回头看时,却见那人已经被砍倒在地。一名身材槐梧的大汉正一脸狞笑着,用那人的衣服擦试着刀上的血迹。

    巴伦当下胆寒。也顾不得许多,伏在马上,拼命地挥鞭打马,想要逃出这个地方。

    一名禁卫军官看了,当下令道:“别放走了他~!”

    当即就有数名禁卫怒吼了一声,跳上了战马,就要追出去。

    洛林冷笑了一声,道:“不用了。”

    此时,巴伦已经打马冲出了数十米远。

    洛林一招手,薇拉急忙掏出了一支长柄火枪。甩手扔了过去。

    洛林接枪在手,轻轻地一拔枪击,看了看里面的火药,然后将火枪举了起来,略略地瞄准了一下,然后果断地扣动了板击。

    就听‘轰’地一声枪声响过。

    巴伦在马上顿时像被锤子砸了一下一样,双手向后一扬,紧接着从马上滚落了下来。

    数名禁卫不等吩咐,已经冲了过去。然后将巴伦拎了回来。

    一名禁卫道:“报大人,这货真是好狗命,居然还没有死。”

    洛林笑了一下,道:“那是我还不想让他死。”

    他将火枪扔回给了薇拉,然后低头看看脚边的巴伦,又补充道:

    “最起码现在还不想让他死。”

    此时就见巴伦咳了一口血,面色惨白地苏醒了过来。

    洛林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因为我要让他看看,究竟是谁会被杀光全家,灭了满门。”

    他语气一变,森然令道:“传令下去。沙利文家族无故犯上,意图谋反,刺杀帝国总督,及小公爷。抄家灭族~!一个不留~!”

    “是,大人。”

    一名禁卫答应了一声,当即跳上战马,然后急驰而去。

    洛林一转身,看向了旁边禁卫,道:“记住了,把这个家伙留到最后在杀,我一定要他看着他全家的人一个个全都人头落地了,这才让他死,早一分钟都不行,知道吗?”。

    那禁卫当下呲牙一笑,道:“放心吧,大人。”

    说着,抬起手来,将手中的长刀一挥,在巴伦的惨叫声中,当即就将他的双手双脚全数砍断。

    洛林冷冷地看着巴伦的双眼,道:“告诉你,这个地方,只有我才是王法~!谁要是敢在我的地盘上说这句话,盗老子的版,我就杀他的全家~!”

    而此时,雷欧却是跑到了一边,拉着那老板娘的衣裙,道:“漂亮的老板娘,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兴趣进我的酒厂工作。我手下的那帮混蛋把吃奶的力气地使出来了,但是酿的酒还没有你的烈?”…,

    ――――――――

    沃卡尔带队归来的消息,立刻就震动了边境附近的前哨,肖科尔带着手下的连着跑了好几个前哨,理直气壮的扫荡光了这些前哨里储存的酒和面包。

    附近堡垒的队长跟着涌向肖科尔这里,要亲眼看看纵横了大草原四个月的“黑魔鬼”们。

    这些小队长们毫无例外都是大跌眼镜,他们看到的不是传说中威风凛凛,手里拎着淌血的刀,手里拖着半片大腿,用眼神都能秒杀人的杀人狂。

    他们看到的是一群和半兽人差不多的野人,要不是心里有底,还以为这个堡垒被半兽人给占领了。

    就在堡垒的外面,沃卡尔他们一千多好人抱着酒桶狂吃海塞,人类的士兵们对各种腌肉不屑一顾,倒是厨子们现考出来的面包成了抢手货。

    跟着沃卡尔回来的半兽人却只对酒感兴趣,搂着酒杯就不撒手。

    麦酒只是各堡垒休息日和庆祝日时的加餐,每个堡垒里都纯不了多少,只用大半天的功夫就喝光了附近数个堡垒的存货。

    跟着这些在外亡命了四个月的战士们醉态丛生,有的抱着酒桶叫老婆,有的大哭大笑,有的绕着不大的堡垒疯跑,不过更多的则是直接倒地睡着了。

    小队长们则围着沃卡尔,一个劲追问沃卡尔在草原上的战绩。

    沃卡尔也不含糊,一边灌着酒,一边和那些小队长海吹,听得这些人热血沸腾,只恨当初挑人的时候自己没有报名,不让到现在也是名利双收了。

    沃卡尔带人在边境线休息了一整夜,清晨启程带人向北而去,这时已经有人快马向洛林和克罗尼城报信。

    洛林总督的巡查工作安排的满满的,今天会见一下先进代表,明天奖励一下种田能手,还要开开巡回法庭,没事了砍几个脑袋,吓唬吓唬小朋友玩,或者是逗逗自己的女朋友,等等等等。

    飞鹰集团一大摊子买卖也都在草原上,与公与私,洛林都马虎不得,这时带着沃卡尔消息的信使赶上洛林的队伍,将信送到洛林的手里。

    洛林瞟了一眼之后,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然后一拍大腿,哈哈大笑了起来。

    “怎么了?”凯瑟琳看着洛林的样子奇道:“又有那个不长眼载你手里了?”

    洛林将手里的信递给凯瑟琳她们,笑道:“你们绝对想不到,沃卡尔带人回来了。”

    “沃卡尔?”这个名字对凯瑟琳她们这些女孩子来说有些陌生,凯瑟琳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才说道:“就是你派进去给抄半兽人老家的那群骑兵?”

    洛林笑着说道:“就是他们,上次派人去找他们,结果没有发现他们的行踪,只听到一些关于他们的消息,隔了两个月,这帮杀才们才舍得回来。”

    凯瑟琳扳着手指一点,道:“算下来,从他们出发到现在都四个月了,居然大队人马都平安无事的回来了,了不得!”

    洛林笑着摇摇头,叹了口气道:“能回来就好。”

    车队跟着在洛林的命令下转向,向南迎接归来的沃卡尔等人。

    等到了下午,远处骑兵扬起的烟尘出现在洛林他们的眼中,禁卫军扎下队伍,洛林带着喜欢凑热闹的雷欧当先迎接沃卡尔他们。

    当了跟前,洛林看到的却是一支懒洋洋的骑兵队,前面是士兵穿的花里胡哨,东倒西歪的趴在马背上,除了最前面聚着军旗的骑士,队伍里能挺直了腰的都没几个。…,

    后面这时看不到尾的马匹,怕是不下四五千匹,排成长长的一列,有一队骑士左右驱赶着。

    即便是懒懒散散的,不成队形的纵马慢走,但洛林却看到这些骑士之间都保持着一两个马身的距离,而且这些人的弓弩箭支全都挂在手边,没有像一般骑兵一样,是放在身后的箭囊里面,刀箭也都在最顺手的位置,只要一个口令,这些骑士们就可以纵马扬刀参加战斗。

    沃卡尔首先看到了前方华丽肃穆的鹰旗,知道这是奈安迎接他们的队伍,当下精神一震,转身对身后的人大吼道:“**们这群崽子的,都给我醒醒,有人来接咱们了。都他娘精神一点。再瞌睡的拿鞭子给我抽醒。”

    听着沃卡尔啪啪甩了两下马鞭,这些骑士才知道队长是玩真的,在马背上伸着懒腰,打着哈欠,揉揉眼睛醒了过来。

    远远的看到茹曼帝国的鹰旗下面有一队骑士,中间居然还有一头大象,沃卡尔一催马,当先迎了上去。

    到了跟前,就看到前面端坐在马背上的洛林,还有一个骑在白色小象上面的小男孩。

    洛林看到的沃卡尔还是个人样,比他刚回来的时候强多了,脸上的大胡子已经刮干净,花花绿绿的纹彩也洗掉了,外面套着骑兵铠甲,铠甲下面是破破烂烂的军服,

    看着沃卡尔一身又脏又破的军服,黝黑粗糙的脸庞,四个月前那个英俊阳刚的年轻人,已经变成了一脸大叔像的铁血军人,洛林心里都是一紧,可以想象他们在外面受了多少苦,尤其是沃卡尔的脚上,穿的早已不是军靴,而且一双半兽人常穿的皮筒子,就这还咧着好几个口子,脚趾都露出了了。

    沃卡尔赶忙从马背上跳下来,抢上两步,对洛林行了一个军礼,大声说道:“总督大人,奈安军团第一大队大队长沃卡尔,率部归来,听候总督大人命令。”

    洛林翻鞍下马,走上前去给了沃卡尔一个熊抱,大笑着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还心说你们这帮家伙是不是玩的太痛快了,都不知道回家,非得等我带人进去找你们那。”

    沃卡尔憨憨的一笑,道:“弟兄们太野了,一个劲要往里面跑,要不是逮住了一个从前线逃回去的半兽人,属下们还不知道战争已经结束了。”

    洛林拍拍沃卡尔的肩膀,感慨道:“你们的战绩将要名留历史,沃卡尔,告诉弟兄们,我和长公主会亲自向陛下为你们轻功,锦绣的前程在等着你们。”

    沃卡尔一挺胸,大声说道:“全靠大人制定的战术英明,弟兄们又敢拼命,我们才能将半兽人给打得人仰马翻。”

    洛林道:“好了,不用再说客套话了,从那些半兽人的嘴里,我可早就听说了你们的事迹了,现在他们吓唬小孩子都说‘再哭让黑魔鬼把你抓走’。”

    沃卡尔对洛林呲牙一笑,显是对自己在半兽人中留下的威名很满意。

    这时两名骑士跟着从对面的队伍中跑过来,到洛林的跟前翻鞍下马,向洛林一行礼,大声说道:“参见大人。”

    这两个人的样子和沃卡尔很一样,一身乱糟糟的铠甲和军服,两个人铠甲上的皮带都已经断掉了,是用自己搓的皮绳捆住的。

    正是随同沃卡尔一起出征的两个中队长,拉宾努斯和欧弗拉诺尔,拉宾努斯的一条胳膊还用布条吊在胸前。…,

    洛林依次拍拍他们两人的肩膀,指着拉宾努斯吊在胸前的手臂,道:“怎么伤到了?和半兽人打的?”

    拉宾努斯老脸微红,道:“半兽人那帮蠢货,和他们打了几个月,我毛都被掉过,这个……昨天晚上喝多了,早上从马上掉下来了。”

    “啊!”洛林一愣,然后拍着拉宾努斯的肩膀大笑起来。

    洛林指指对面的骑兵队伍,道:“带弟兄们过来,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启程回克罗尼城,到时候正式为你们祝捷。”

    “是,大人。”

    “好,”洛林笑道:“带我过去看看弟兄们。”

    “是”

    拉宾努斯和欧弗拉诺尔一扬鞭,率先回道队伍,大声的吼道:“整队,整队,看你们都像什么样子,告诉你们,总督大人和小公爷殿下亲自来迎接外面了,都精神起来。”

    士兵们都知道洛林和雷欧的分量,当下赶忙整整破烂的衣服,慌乱的催马排成一个乱糟糟的队形。

    沃卡尔陪着洛林和雷欧向队伍走去,洛林从头到尾一个个的仔细的观察了这些骑士们。

    这些战士们都和沃卡尔他们的装扮一样,有的连军服都没有了,穿着半兽人的服装,在外面套着铠甲。

    队伍的后半段却全都是半兽人,和普通的半兽人一样,穿着半兽人的皮袍子,身上也没有铠甲,腰里别着武器。

    洛林沿着队伍走了一圈,惊讶的发现这支队伍居然不只出发时的八百人,洛林一指后面的半兽人,问道:“沃卡尔,怎么你带的队伍人比出发的时候更多了。”

    沃卡尔道:“回禀大人,这些半兽人都是在草原上自愿跟随着我们的,为了补充兵力,我就让他们加入进来了。”

    洛林眉头一皱,道:“老弟兄损失的多吗?”。

    沃卡尔道:“算上战死和伤病而死的,这一次下草原的士兵损失了有二百多人。其实就是刚开始和半兽人打的时候,因为不熟悉地形,也不熟悉半兽人的分布,连着打了几场硬仗,损失的弟兄们多点,在那之后再打仗我们就学精了,很少会折损自己的弟兄。”

    洛林饶有兴趣的说道:“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沃卡尔笑道:“大人,就是这些半兽人。我们袭击了几个半兽人的部落,发现每次冲进去打的时候,不等我们杀,里面很多半兽人自己就打了起来。

    住了几个之后,我们才知道这些都是半兽人部落里面抓到的奴隶,平常都跟牛马一样,不被当人看,见我们杀进去,都要逃跑,后来我一想,这不就是现成的战士吗。”

    洛林满意的点点头,道:“你就把他们招进队伍了。”

    沃卡尔咧嘴一笑,道:“后面每次打那些部落的时候,我就把这些奴隶都放了,问他们愿不愿跟着我们干,没想到大多数都很光棍,发个武器都跟着我们打。后来每次攻打半兽人,我就让这些半兽人打前锋,我带着弟兄们做预备队,从半兽人背后插刀子。

    大人您是不知道,这些半兽人宰起那些抓他们的同胞,比咱们可狠多了。而且每次打完一仗,总能找到新入伙的半兽人,所以手下的队伍越大越大,最多的时候,我们的队伍足有两千多人。”

    洛林一捶沃卡尔的胸口,大笑道:“行,这招我都没想到,我还想着等打上了星星湖,兵力怕是不够那,有你这个办法那就简单多了。”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