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让子弹飞?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七十二章

    让子弹飞?(求票)

    开店做生意的,一般都是明眼人。如果眼力差上一点儿,那也就已经破产倒闭了。

    那老板娘当然也不例外。纵然是以前没有眼力,但是在这店里面每天迎来送往的,也已经是练出来了。

    她看到洛林,带着笑脸迎上前来,道:“这位先生,一看就知道您是一位大人物,快来请坐。”

    说着,拿起了一块抹布,在面前的桌子上用力地抹了两下。

    洛林低头看了一下,那桌子是新做的没多久。上面仍然还带着新鲜木料的白荏。

    他笑了一下,然后拉开椅子让阿黛儿和薇拉坐下,转头向老板娘说道:“真是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酒馆,这个镇才建了没两个月吧,老板娘怎么想到来这里开店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打量四周。看到这个地方虽然简陋,但是那老板娘也显然是一个认真仔细的人物,上上下下全都收拾的异常干净。

    不过……

    洛林隐隐地感觉到这店子却有一些破败的迹像。

    老板娘看着那一众身材魁梧的大汉们按着武器,虽然已经四下散了开去,但是在不动声色之间。已经将洛林护卫给起来,不由心头一惊。

    她心里知道这世界,能带着这么多武装护卫的,那绝对都是贵族,当下恭敬的说道:“回这位大人,我男人是儒略大公手下的老兵,打了十几年仗了,眼看着要退役,大公和大小姐开恩,给我们在这里发了一块地。

    小公爷又慈悲,还给了我们一笔钱,这可是几辈子都没有想过的好事,我们一家就来这里扎根了。我娘家就是开酒馆,会些酿酒的手艺,反正有牲口,种地也用不到我,我就在这里开个小店,随便能挣几个铜子补贴一下家里。”

    洛林一撇嘴,心里暗道:将凯瑟琳全家都夸了一遍,合着这里没我的事啊~!便宜都让大公那个老家伙给占了。

    薇拉知道洛林心里的想法,阿黛儿对洛林知根知底,看洛林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两个女孩子间洛林郁闷的样子,都掩着小嘴笑了起来。

    看着洛林的表情,老板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惶恐的看着洛林。

    洛林窃笑的阿黛儿和薇拉,大庭广众之下又不能行家法教训她们。苦笑了一下,随即想到了什么,看向了那老板娘,道:“怎么?在这里过的还好吗?我看你这里的生意好像并不怎么样啊?”

    说着,伸手一指四周那几个零散的客人。

    老板娘苦笑了一下,道:“还好了。”

    然后话风一转,道:“不知道你们几位要喝点什么?随便说一句,我们这里可是有奈安飞鹰酒厂的高度烈酒,‘生命之水’在这里很受欢迎的。”

    洛林愣了一下,现在飞鹰酒业生产出的高度酒在市场上大受欢迎,但是由于为了维持暴利,一直是限量生产。

    就连儒略大公想喝,也每一个月只供应三瓶。就这还得要又是说好话,又是用笋炒肉威吓雷欧。

    可是没想到这个小地方居然也有。

    他当下笑了起来,道:“那可得要尝尝了。”

    老板娘见终于遇到了一个肯花大钱的凯子,当下也喜滋滋地道:“是,大人。放心吧。这酒好着呢,保管您一尝之后,就再也忘不了。”

    说着,一转身退了下去。…,

    雷欧好奇心强,一进门。就围着那酒馆晃悠了一大圈。见到实在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这才转了回来。

    他看着那老板娘的背影,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然后低声道:“老大,咱们那酒可都是往高端供应的。我可不记得有哪一个缺心眼儿的家伙往这个小地方发货的。回头别让我查出来,要是让我查出来,一脚踢他滚蛋~!”

    说着,气哼哼地坐在了一边。

    洛林不由笑了起来。雷欧虽然年幼,而且玩心也重。但是在这个时代,甚至是所有的时代,一个英才的长成很不容易,可是要从小开始培养的。

    像米国的前前任的大龙头,克林顿克哥,从小就是按精英来培养的,十六岁就当上了十大杰出青年,然后再给当时的扛把子肯尼迪肯哥开汽车,当学生会主席,再给元老院的参议员当助手,认真学习。一点一滴地积累下来,最后这才混上了龙头老大。

    虽然丫的到处耍流氓,调戏实习生,跟人发生超友谊关系,闹的声名狼藉。而且是第二个受到了元老院弹劾的扛把子,但是大米国在他的领导之下,却是极是富足,而且还没了外债。

    所以这位老大就是受了弹劾,最后不还是没事儿。现在又把自己老婆整天了前来,当国务卿,厉害的狠。

    而像是小布哥。丫就是一个二世祖,一上台,就让登哥用飞机给兑了好几下。发动战争,那钱花的哗哗的,大米国的次债危机就是在那个时候埋下的祸根。

    折腾的大米国民不聊生的,为什么?还不是丫挺的,打小就不好好学习,不DAY

    DAY

    UP?

    而雷欧也不例外。别看小小年纪,别的孩子还在玩尿泥的时候,他就得要去学习。别的孩子光屁股乱跑的时候,他就得跟着老师学习战技。

    为什么他打起架来,异常的厉害,到处地去欺负别的小盆友,就是那个时候练下来的。

    到了后来,儒略大公为了教育他,更是和凯瑟琳商量过了。有机会就让他当上一天的总督。

    这可不是为了过瘾,陪小孩子玩过家家。而是为了让他能够学习治政知识,早日地为以后的治政打下基础。

    而他当上了飞鹰公司的总经理兼董事长,每天过手的钱最少也有一两个城市的税收。

    这要是换一个人的话,怕出什么事情,早就一脚把他踢滚蛋了。可是凯瑟琳众人却连眼睛都不眨一眼,随便他在那里造。也不怕损失。

    为什么?

    还不是为了培养他的治政管理能力。

    当然了,洛爵爷就另说了。

    他主要是为了偷懒。可是总督府里能被他抓壮丁的人只有薇拉与雷欧两个。而薇拉还要修习魔法。他不抓雷欧的壮丁替自己干活,又抓谁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雷欧虽然现在还是很有些孩子气,经常胡闹,但是他的知识、管理水平,以及各方面的综合能力飞速地增涨。

    他管理的酒厂销售一向是哪贵往哪儿卖,而且还三天两头儿地往上涨价。现在这个小地方居然也有卖,这说明做销售的家伙不长眼睛,胡乱销售,可是很耽误自己赚钱的,他老人家当然也就是大动肝火了。

    洛林笑了一下。然后指着对面的椅子,道:“你先坐下吧。想要查的话,回头有的是机会。”

    雷欧哼了一声,这才辛苦地爬到了自己的椅子上面。…,

    只是他仍然还不老实,不停地扭着自己的身体,四下胡乱张望。

    就在此时,就听到外面一阵凌乱的马蹄声响。

    洛林一转头,向门外看去。

    只见一股烟尘漫卷扬天,向着这边滚滚而来,显然速度极快。

    店中的客人们看了,也不知是谁当下惊叫了一声:“豺狗队又出来了。”

    紧接着,店里的众人将手中的酒杯一扔,调头就向门外跑去。

    只是此时,却已经晚了。

    那支马队已经出现在长街之上。

    只见那些战马一匹匹全都是膘肥体壮,奔跑如电,极是神俊。

    马上的人也全都是身着一身黑色的劲装。一个个手执着寒光闪闪的刀剑,怒目圆睁,杀气腾腾。

    那支马队来到大街之上,也不减速,直撞了过来。

    他们一直冲到了酒店的门口,这才一勒战马停了下来。

    一众酒客们来不及逃走,全都被那战马给逼的贴墙而站,面露惧色。

    此时战马扬起的烟尘倒卷了过来,从酒馆的门外吹了进去,立时呛的在坐的众人不住地咳嗽。

    一名禁卫军官见状,眼中当即闪过了凌厉的寒光,当即就挺身而起,想要出去训斥几句。

    洛林不动声色地晃了晃手指。那军官这才冷哼了一声,缓缓地坐了下来。

    此时就听到店外响起了一个尖利刺耳的笑声。“大家这是怎么了?一看到我就想跑。这么不给我巴伦面子吗?”。

    一众酒客们当下连声道:“不敢,不敢。”

    那人厉声叫道:“不敢?不敢就给我回酒馆里去。”

    众人不由连声诺诺,然后全都又转了回来。

    洛林看到那一众酒客们一个个面如土色,像是见了恶鬼一样,不由心中好笑。

    此时雷欧却是惊叹了一声,张大了眼睛,看向了门外。要知道当一个成功的恶霸,可是他这一段时间的目标。可是有凯瑟琳铁腕管着,只要稍有异动。就是一阵竹笋炒肉片。

    而且这当姐姐的,下起手来可比当父母的还要狠。雷欧吃惯了苦头,有时候,甚至是能得罪大公,也不敢得罪凯瑟琳。

    那种当一个成功的恶霸的梦想,也就被她给扼杀在襁褓当中。

    现在看到有人居然可以这么成功地欺男霸女,而且一出场就这么有气势,他当然是极为高兴了。

    此时就见一个身穿紧衣,披着宽大的绿色斗篷的年青人一步三晃地走了进来。

    那年青人面色惨白,还微微带着一丝的绿色,目光不正,如同鬼火一般不停地闪烁,一看就知是一个酒色过度的家伙。

    他看众人慑于自己的yin威,全都不敢反抗,当下哈哈大笑着,来到了店中,大声叫道:“老板娘,快把你们店里的好酒拿出来,再叫凯蒂那个小丫头来侍候大爷喝酒。要是有一个不周到,小心老子砸了你这个破店~!”

    说着,就在那店中一甩手中的马鞭。

    就听‘啪’的一声响,那店子正中放着的一块瓷器盘子,应声而裂,变成了碎片,散落了一地。

    此时,他身边的一众侍卫狗腿也已经挤了进来。见到这里,当即大声叫好。

    “少爷打的好。”

    “打的漂亮~!”

    “只有少爷,才有这样的绝世鞭法。”

    “这家破店子,老板呢?”

    “看到我家少爷在你们店子里留下的这绝世鞭法,你们还不赶快出来谢谢我家少爷?快,快出来。”…,

    “真是不识好歹~!”

    “……”

    那帮狗腿子极其嚣张,说到后来,不住地拍桌子打板凳,吵闹不休。震的房梁上的灰尘都簌簌地一个劲地往下掉。

    洛林听了他们的声音,突然走神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想起当年年少之时,混录相厅的感觉。恍惚之下,差一点儿也没有跟着喊上一句:“老板,换片~!”

    但饶是如此,却也已经感触的热泪盈眶。

    此时,那个叫巴伦的年青人不可一世地扬起了头来,不住地哈哈大笑。

    他正笑着,突然眼角的余光发现了坐在酒馆当中的洛林众人。

    尤其是阿黛儿与薇拉两人绝世美人。一个风姿妖娆,明眸善睐,而另一个却天真纯洁,娇憨可爱。

    巴伦眼中不由放出了yin邪而贪婪的光芒:这两个美人,可是一世难求,但是没想到现在居然让自己一下子给遇到了两个。

    他嘻皮笑脸地就想要凑上前去,旁边有禁卫当即起身,就欲将他拦下,洛林使了一个眼色,他们当即又坐了回去。

    只是这些禁卫们沉默地坐在四周,和那些巴伦带来的,正在大呼小叫的狗腿子们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

    巴伦来到了阿黛儿近前,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歪声邪气地叫道:“香,真是香啊。”

    阿黛儿眼中立时闪过了一道寒光,侧头看了洛林一眼,然后突然轻声地笑了起来。

    那笑声如银玲一般,清脆动听。

    令在场的众人不禁全都失神了片刻。

    阿黛儿幽怨地看了洛林一眼,然后又娇声嗔道:“你看到没有,有人调戏我唉~!”

    娇声嚅语,浅嗔薄怒,无限的风情,让在场所有的人不由全都感到心跳加速,口干舌燥。

    巴伦心中邪念更盛。

    他贪婪地看着阿黛儿,就像一头恶狼一般。又狠狠地舔了舔舌头,这才转头看向了洛林。

    他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了洛林一番,发现洛林非旦不怕自己,反而很是好奇地看着自己,当下眼中闪过了一丝狠毒的光芒,然后道:“你看起来不是本地人~!”

    洛林饶有兴趣地看着他,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巴伦冷笑了一声,紧盯着洛林的双眼,一字一顿地道:“因为本地人全都知道我,所以没有不怕我的。”

    洛林当下大奇,道:“怕?怎么个怕法?”

    巴伦看着洛林,也不回头,伸手一招。旁边当即有一名狗腿子将一名躲在角落里的酒客拎了过来。

    巴伦冷笑道:“这样个怕法。”

    说着,抬起手来,对着那酒客脸上很扇了一巴掌。

    就听‘啪’的一声响,那酒客被他扇的当即惨叫了一声,然后原地转了一个圈,脸上顿时红肿了起来,嘴角也有一丝鲜红的血迹流了下来,但是他却捂着脸,一句话也不敢说。

    巴伦仍然紧盯着洛林,向那酒客,道:“我打你了吗?”。

    那酒客愣了一下,慌张地道:“没……没有……”

    巴伦怒道:“没有?再给我想想清楚~!”

    说着,又是一个巴掌甩了过去。

    那酒客当即被打的昏头转向,颤声道:“有。”

    巴伦当下更怒,道:“有?”

    说着,又是一个巴掌甩了过去。

    那酒客被抽的头昏脑涨,几乎都要哭出来了,看到巴伦又举起了手来,突然福灵心至,连忙道:“是,是,巴伦……少爷,您是看我不争气,在这个时候还在酒馆里喝酒。这是教训我呢。希望能打醒我。”…,

    他一边说着话,满嘴的鲜血不住地流出来,但是却仍然不敢擦上一下。只是一个劲地点头哈腰。

    巴伦冷哼了一声,道:“继续如此,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酒客连忙点头,道:“是,是,巴……巴伦少爷。”

    说着,一伸手将自己怀里所有的钱全都掏了出来,小心地放在了桌子上面,然后又深深地躬身一礼,道:“谢谢巴伦少爷的打。”

    巴伦点了点头,然后将手掌在那人的衣服上擦了两下,道:“这才对嘛。多格,你把他拎到后面去,扒光了衣服,仔细地查一下,要是身上再藏着一个铜板,就给我把他的手剁下来。要是没有,这才放他走。知道吗?”。

    旁边立时有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窜了过来。

    他先是在阿黛儿和薇拉两人狠狠地打量了一番,一脸yin邪的笑容,然后这才拎着那名酒客走了出去。

    旁边的众人当下不住地起哄,哈哈大笑。

    过了一会儿,就听外面响起了一声惨叫。紧接着,那酒客的背影跌跌撞撞地跑远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被剁了一只手去。

    巴伦那惨白的脸上扭曲了一下,狞笑着看向了洛林,道:“现在知道他们是怎么怕我的了吧?不少字”

    洛林也是笑了起来,叹了一口气,道:“是啊,确实是知道了。”

    巴伦yin邪的目光向阿黛儿和薇拉两人又看了几眼,这才舔了舔嘴唇,道:“既然知道他们怕我,我劝你最好也明白一点儿事理。把你身边的这两个漂亮的女人给我留下。

    再劝劝她们,让她们好好地服侍大爷我。这样一来,你就可以保全你的一条狗命。否则的话,你今天就得要尸横此地。”

    洛林一愣。道:“那这个小胖子呢?”

    雷欧原本正兴灾乐祸地看着阿黛儿,猛然听了洛林此话,当下大怒,像被踩了尾巴一样,跳了起来,大声抗议道:“谁……谁长的胖了。我一点儿也不胖~!”

    巴伦却看也不看他,道:“这个小胖子,长的白白胖胖的,看上去又机灵又可爱。现在波斯西帝国皇宫正缺太监呢,我打算把他骗了,然后卖过去当太监。

    他长的这么可爱,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在皇宫里混个内侍统领之类的,到时候你们回想起来,不要太感谢我啊~!哈哈哈……”

    说着,仰天狂笑了起来。

    雷欧气的脑筋直蹦,头发都要立起来了,道:“奶奶的,你居然敢无视我~!”

    说着,伸手就要掏家伙。

    洛林伸手按住了他的小手,然后看着巴伦,叹了一口气,道:“我真不明白,难道这里就没有王法了吗?”。

    巴伦听了,不禁又是一阵狂笑。然后笑容猛地一收,伸出大拇指一指自己的鼻子,傲然说道:“在这里,我就是王法~!”

    他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道:“不要以为你们这几个人,我身边可是跟着三十个武功高手,在我的庄园里面还有三百名同样身手高超的战士。”

    他眼睛里放着yin光,贪婪地盯着阿黛儿光洁如玉的美丽俏脸,道:“所以在这片土地上,我就是老大。谁敢不听我的,我就弄死他~!”

    洛林侧头想一下,轻声道:“所以你派出杀手,杀了你庄园旁边的那一家半兽人。”

    巴伦一扬手,大声叫道:“谁让他不听话,不把土地卖给我。我一刀杀了他,他的地也拿过来了。”…,

    洛林道:“那么,卡伦佐一家呢?他们可没惹着你吧?不少字”

    巴伦冷笑道:“卡伦佐是谁?”

    旁边有人上前,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巴伦当下恍然大悟,道:“噢,你说那一家啊?谁让他们家的二女儿长的漂亮。奶奶的,居然敢不答应。我当然把他们全家都杀光了。看她还敢不答应~!”

    洛林叹了一口气,道:“那最后她答应了吗?”。

    巴伦当下yin笑了起来,道:“你说呢?”

    旁边的众人也一齐yin笑了起来。

    洛林道:“那她人呢?”

    巴伦看着洛林,好像是看到什么好笑事情一样,放声大笑了起来。

    他一直笑到了上气不接下气,道:“当……当然是也……也杀了。她的全家都让我给……给杀了。

    而且她们家还是一个小贵族。

    她要是……要是还活着。到时候,去……去元老院告……告上一状。我……我怎么办?以为我……我真的是那么蠢吗?哈哈哈……”

    说到了后来,更是不住地拍桌子,打自己的大腿。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洛林侧头想了一下,道:“这么说来,你说让我劝她们,好好地服侍你。然后放我一个人离开,也是假的了。

    我一劝她们,不管怎么说,也是背叛了她们,她们当然是心灰意冷了。你正好趁机下手。

    而你又不可能放我离开,任由我去元老院告状。所以你一定会派人在半路上将我劫杀。对不对?”

    巴伦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是不可能放你离开的。”

    洛林忍不住叹息了一声,道:“你就不怕将来会有人来找我吗?”。

    巴伦眨了眨眼睛,然后放声大笑,道:“将来有人找?怎么找,这片地大了,他能每一寸都挖开查一下吗?就算是他能。又怎么找的到。就算是他找得到,我难道是死人?难道不能让他也‘被泥石流’,‘被出意外’‘被跳河’。最后也躺在地下,跟你做伴?”

    洛林道:“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当地的治安官就不管吗?”。

    巴伦当下笑得更是开心,道:“我做的这么多的事情,哪一件不是天衣无缝。就算是怀疑我,又有谁能找到证据?没有证据,谁敢来抓我?帝国可是讲法制的。

    别说是治安官了,纵然是帝国的飞鹰战神来了,他又能拿我怎么样?

    哈哈哈……”

    ——————

    在奈安省的新边境线上,每隔二十里,就竖立着一座不大的堡垒。

    说是堡垒,其实只是用特大号的柳条筐装满砂石,做成十几尺高的围墙,围起来的一个小营地,和那种用石砌的坚固堡垒是没得比。

    这种小堡垒建筑的却相当的巧妙,围墙外就是取土留下的大坑,在坑底插上削尖的木桩,就是致命的防御体系。

    堡垒内部建筑有高高的了望台和烽火台,里面地方不大但是一应俱全,半地下的仓库,马厩,厨房,还有半地下的营房,每一座堡垒内都驻守着五十人到八十人不等的奈安士兵。

    洛林在战争结束之后,就命令手下在新边境线上建筑了这些堡垒,连建筑方法都是洛林统一制定的。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种堡垒只是临时性的前哨,这条堡垒线里面总计部署了三千人左右的士兵,其中一半都是半兽人战士,要不是有这些半兽人补充进了奈安军团,洛林还真不一定能找出这么多人来填充到前方。…,

    虽然明知边境线再往南几百里之内,已然没有了半兽人,不过堡垒内的战士们每天还是要执行巡逻的任务,出去外面遛上一圈,看看有没有拖家带口上路找工作的半兽人,顺便打两只羚羊什么的,回来改善伙食。

    对这些驻守在堡垒内的士兵们来说,和几个月前的大战相比,现在的日子要舒服和悠闲的多。

    边境线一个普通的堡垒上,奈安军团的士兵无聊的站在了望台,向着四周张望。

    昨天刚下过一阵小雨,今天天气异常的晴好,视野开阔清晰,在士兵北面几里的地方,看起来只有黑点大小的农夫们,正在土地上劳作,再远一点就是刚刚建起了的简陋的农庄,从堡垒这里只能看到几排整齐的木屋。

    更远的地方,能看到大块已经画起了分割线的整齐地块。

    士兵只知道北面的这个地块,是属于一个大人物的,至于是多大的人物,他可没有兴趣去打听,知道离克罗尼城百十里的地方,有一块土地是属于自己的,对这个士兵来说就足够了。

    不光是这一个士兵,这一次参战的士兵,事后都得到了洛林总督的土地奖励。

    奈安军团的普通士兵都是平民出身,大都是佃农的子弟,家里稍微好点,也就是个自耕农,手里有十几二十亩土地,一边租着地主的,一边耕者自己的,日子过的宽松点。

    因为茹曼帝国包括官员贵族在内的所有人都得纳税,想对来说贵族们的税率还要高点,这就保证了普通人不会因为特权们的免税待遇,而担负越来越高的税金,出现诸如今年的税收到二〇一二,或者广告捐、验契费、铺底税、公厕捐、粪场捐之类的荒唐事。

    这就是茹曼帝国长盛不衰的原因。

    即便是遇到灾年,帝国政府手里也有些余钱余量可以赈灾。

    所以说,即便是一个佃农,也在奈安活的不错,尤其是还有流淌着牛奶和黄金的贝尼河,保证了流域内的农田旱涝保收。

    但有属于自己的土地,对一个一辈子租地主家地总人来说,是一个无法拒接的诱惑。

    这就是给人打工和自主创业的区别,而且这个自主创业还是不需要启动资金的。

    对于洛林这个给士兵们发钱发地的总督,不用说那么多保卫家园了,爱护手下了这些大道理,士兵们都对洛林发自内心的拥护,只盼望着由洛林总督带领,大家再去抢钱抢地抢东西。

    洛林心里门清,这个年代,谁手里有个百十亩地,那就像是在二环以内有一套四室两厅,二卫一厨还带观景阳台的二百平住房一样,还得是一次付清,非按揭的那种,这房子往哪一放,多少家闺女随你挑。

    要是自己能碰到这种跟着干两年就发套房子的上司,洛林自问,自己还不得将命都卖给他,当然前提是私人企业。

    牢牢把握住这个时代潮流的洛林,收买起人心了,自然是事半功倍,洒下不大一笔钱,就让手下的士兵们对他伏首贴耳。

    了望台上士兵得意的呵呵傻笑,心想当兵这么多年了,居然还能碰到了这种美事。

    这时从南边的地平线上,一道细细的烟尘升起,了望台上士兵的眼神自然是很锐利的,一下子就发觉这该是一大堆骑兵奔跑时溅起的灰尘。

    出去巡逻的士兵不该是这个时候回来,而且看着规模也不是一个二三十人的小队,倒像是千把人的大队伍。…,

    士兵心里一惊,赶忙敲响身边的警钟。

    “当当当”的声音急促的响起,堡垒内的士兵们一阵慌乱,队长从营房内冲了出来,大吼着:“怎么了?”

    了望台上的士兵回道:“南边来了一个中队规模的骑兵队伍。”

    队长指了两个人,道:“你们两个出去看看,其他人就位,就位,给邻居们发信号。”

    两名士兵翻上上马,驰出营地向着南面而去。

    队长噔噔噔的爬上了望台,手搭在眼上,眯着眼睛向南使劲张望,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娘的,不是说南边直到星星湖都没有半兽人了,这帮家伙从那跳出来的。”

    堡垒内的士兵们如临大敌,手持弓弩登上土墙,看着纵马驰出堡垒的两名士兵,马蹄溅起一溜烟尘,不断接近不明身份的队伍。

    骑士很快在堡垒中战士的眼里变成了黑点,当堡垒内的士兵们耐心都要耗尽的时候,那两个派出的士兵终于又出现在堡垒内战士的视线里面。

    不等回到堡垒,骑在马上狂奔的士兵挥舞着手臂喊道:“是自己人,是自己人!”

    了望台上的队长有些摸不着头脑,自言自语的说道:“没听说有队伍南下啊。”

    两个士兵冲回堡垒,还不等从马上跳下来,就一脸兴奋的大声的嚷嚷道:“是沃卡尔大队长带的队伍,那帮杀星,他们回来了!”

    堡垒的奈安士兵们惊喜的都大叫了起来,队长瞪大了眼睛看着不断接近的骑兵队伍,道:“这帮杀神们,居然活着回来了~!”

    自从洛林将由沃卡尔带领的八百名骑兵派进了大草原,已经足足过去了四个月了,在战争结束之后,半兽人溃逃,洛林曾经派出一只骑兵队伍深入草原,一方面继续驱赶逃跑的半兽人,一方面就是要找到沃卡尔带领深入草原的队伍,将他们带回来。

    洛林派出的骑兵部队在草原上转了一个月,将几百里内的半兽人给撵的干干净净,却是没有找到沃卡尔队伍的行踪。

    只是从抓到的半兽人那里,得知沃卡尔曾经光顾过这些半兽人的部落,像个女票完了不给钱的大爷一样,将这些半兽人蹂躏一通,家当能抢走的全部抢走,不能抢走全都毁掉,然后就拍拍屁股走人,扬长而去了。

    直到去寻找沃卡尔的队伍知道,再往前就是星星湖,那里可聚集着上百万的半兽人的时候,骑兵们才不敢深入,带着消息回到了奈安。

    茫茫大草原,八百人的队伍就是个不起眼的小点,根本无从寻找,尤其是这帮家伙已经玩疯了,洛林只能祈祷沃卡尔带着的人还活的好好地。

    随着越来越的多半兽人被诱拐进奈安去做工,关于沃卡尔他们的消息也越来越多起来,说起来草原上这些部落们大都被沃卡尔带人劫过。

    沃卡尔带的队伍来去如风,都是打了就跑,能抢就抢,不能抢就骚然一番走人,而且还连吃带装,装不走的就一把火烧掉,草原上半兽人的部落将这股黑色的骑兵称为比瘟疫和蝗灾更可怕的魔鬼。

    最新的消息就是生活在星星湖边的半兽人带来的,这一队半兽人口中的魔鬼正绕着星星湖烧杀抢掠,将这个半兽人最精华的地区搞的乌烟瘴气。

    半兽人个部落一半的战士们北上了之后,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剩下的人虽然不少,但却怎么也追不上每人三四匹马的沃卡尔他们,半兽人虽然试过围追堵截,设圈套埋伏等等计策,怎奈何沃卡尔的眼睛毒的狠,就是不上当。…,

    这边的半兽人多,他就带人跑上三四天,偷袭几百里之外的部落,要么就直接扬长而去,东西南北随便突击。

    通过半兽人的口口相传,沃卡尔率领的队伍,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传奇,在草原上活动了这么久,留下了赫赫威名,在几万半兽人的围追堵截当中安然脱身,然后再让半兽人吃足了苦头。

    现在,杳无音信的骑兵队伍,在沃卡尔带领下终于回来了,这个消息比他们全军覆没了更能震动奈安省。

    队长带着堡垒内的战士们全都从里面涌出来,去迎接这一只在外征战了数个月的队伍。

    等到了跟前,队长惊讶的发现这只队伍看规模可不只千人,前面是骑在马上的战士,后面则是浩浩荡荡的马群。

    最前面的骑士手里高举着茹曼帝国的鹰旗,只是这面旗帜已经破破烂烂,金边早已不见了,旗帜下面还裂成了好几条,旗面上也有大小不一的窟窿,连旗帜的颜色也变淡了很多。

    队伍里的骑士们全部都是半兽人的打扮,穿着粗制的皮衣,脸上还画着半兽人惯常的纹彩,有的人更是留着一大把乱糟糟的胡子。

    前面的骑士还能从铠甲和面容上分辨出是人类,后面的那些可彻彻底底的都是真正的半兽人了。

    沃卡尔带队出发的时候,队伍里就有阿奎丹部落的半兽人,现在看来半兽人却比出发的时候还多。

    队长挠挠头,奇道:“邪门了,他们出发的时候明明是八百人,怎么现在看起来最少也有个一千二三。”

    看着眼前简陋的堡垒和挤在前面迎接自己的奈安士,尤其是看着熟悉的人类面口,队伍中的一个人大叫一声:“弟兄们,咱们到家了!”

    骑士们嗷嗷大叫着欢呼起来,从马背上跳下来,快步跑向迎接他们的士兵,大笑着和这些士兵抱在一起。

    沃卡尔早已不是出发时那个英俊的年轻人,脸上一大把络腮胡子,肤色是风吹日晒之后黑黝黝的颜色,不管是头发还是胡子,都脏的团在了一起,都可以看到里面大颗的沙土粒。

    沃卡尔也在铠甲的外面裹上一件半兽人的皮袍子,脸上抹着红白颜色的纹彩,要不是张嘴一口奈安音的帝国语,还真是很像普通的半兽人。

    “谁是你们的长官?”沃卡尔从马背上跳下来,向跟前的奈安士兵们问道。

    队长喊道:“是我。”

    然后走到沃卡尔跟前,敬了一个帝国军礼,道:“奈安第十五号前哨值守小队长,肖科尔,您是……沃卡尔大队长吗?”。

    沃卡尔哈哈笑道:“肖科尔,我还以为连你都认不出老子了。哪是咱们奈安的底盘?”

    肖科尔队长一指人群南面的界碑,道:“您看那里,这里已经是了。”

    沃卡尔一下跪在地上,趴下来亲吻了一下大地,大声吼道:“感谢父神,老子他娘的终于活着回来了。”

    堡垒内的士兵或敬畏或羡慕的看着眼前大笑狂喊的骑士们,他们身上都有种混合着汗臭和血腥的味道,冲的闻到的人头晕,还有衣服上已经干掉的血迹,在堡垒的士兵们看来,这群人就像是浑身冒着火焰的地狱使者。

    沃卡尔从地上蹦起来,一把抓住肖科尔小队长的肩膀,像是色鬼看着绝色美女一样,两眼冒着精光,急切的说道:“肖科尔,求你个事。”

    肖科尔被沃卡尔的眼光看的混身不自在,连忙说道:“大人尽管吩咐。”

    沃卡尔呲牙一笑,道:“面包,酒,有多少拿多少出来。娘的,吃了几个月肉了,肠子都打结了,现在就想白面包和醇麦酒的滋味。”

    肖科尔一挺胸,大声说道:“放心,大人,酒,面包,立刻就给大人拿来,我们这个前哨存的不多,我让附近的几个把存货都搬过来。”

    沃卡尔大笑着说道:“好,你这算是救了我们的命了。弟兄们,既然到家了,好吃好喝,好好休息,然后回家当咱们的逍遥地主去。”

    这些装扮的和半兽人一样的士兵打了呼哨,跟半兽人一样扯着嗓子嗷嗷叫了起来。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