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受贿什么的,最讨厌了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五十三章受贿什么的,最讨厌了~!(一万字到,求票)

    那小胖子漆黑明亮的大眼睛里开始闪着星光。激动地继续问道:“是那种有一人多高的战舰模型吗?“

    中年人恭声答道:“是的。董事长。“

    小胖子的眼睛里的星星渐渐变亮了起来,道:“是那种船帆可以活动,船舵也可以动的战舰模型吗?“

    那中年人带着微笑道:“是的,董事长。“

    “是那种甲板上面放着很多拿着刀剑的小兵,两帮人互相打架的战舰吗?”。

    “是的,董事长。”

    那中年人说到后来,看那小男孩脸上的惊喜之情,不禁像看到猎物自己走出来的狐狸一样,脸上的笑容越加浓重了起来。

    福尔多在旁边看了,也不禁兴灾乐祸地暗笑了起来:这个小胖子看样子是要上钩~!

    这时,就见那小男孩大眼睛转了转,突然鼓起了全身的力气,斩钉截铁地大声叫道:“行贿什么的最讨厌了~!我一点儿也不想要~!”

    那中年人不禁全身一僵,福尔多也不禁身形一窒,差一点儿就从沙发的背面折了过去。

    那小胖子看着那中年人一脸狼狈的模样,当下双手叉腰,得意地一扬小鼻子,道:“我可是董事长哎。知道什么是董事长吗?就是不光董事,而且还是董事的头头。你想用一个战舰模型,都想要糊弄我,这可不可能啊~!哈哈哈哈……”

    那中年人顿时拉长了脸。道:“小……呃。董事长大人。我求求您了。这件事情要是办不好,主人可是要用皮鞭抽死我的。再不然放狗咬死我。不说别的,就看在您以前小时候,我也抱过你,而且还被你尿了一身……”

    那小胖子最恨就是别人说他尿床,当下恼羞成怒,道:“闭嘴~!这种事情以后不许再说。”

    那中年人顿时息了声音。但是只是停了一下,然后看看四下无人,于是又接着道:“小……呃,董事长。你也知道,我要是办不成这件事情的话,回去之后,我可是死定了。所以……”

    说着,他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那小胖子像是一只小兔子一样一下子警觉了起来。

    他后退了小半步,双手护在身前,黑漆明亮的大眼睛紧盯着那中年人,追问道:“所以……所以……你想要怎么样?”

    那中年人肃容道:“所以,董事长,您就想吧。要是这件事情,你要不帮忙的话。那么我拼了一死,也要把你小时候尿……尿……的那件事情给说出去。”

    那小胖子顿时一惊,道:“这么狠?”

    那中年人看着小胖子白白嫩嫩的小脸,不由强压下心头的笑意,然后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是的,董事长。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但是也实在是没有办法。请您谅解。”

    “我……我……算你狠~!”小男孩恨恨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想了想。犹豫着道:“办法嘛,倒不是没有……”

    那中年人赶紧道:“是吗?那您快说说,快说说。”

    小男孩转了转眼珠,然后搓着下巴,奸笑了起来,道:“办法我有是有,但是嘛……”

    那中年人当即会意,点头道:“是,是,董事长,您就说吧,不管是要什么,我这就去给你买来。”

    小男孩当下磕了磕脚上的小皮鞋,羞涩地低下头去,道:“什么啊……谁让你买东西了。行贿什么的最讨厌了~!…,

    还有什么巴林多的小马什么的,很讨厌的。

    还有伯利恒的钻石什么的,尤其是那个九克拉,看上去很刺眼睛,真的很讨厌。

    还有大马沙克的弯刀,对,对。就是那个小小的,把子上镶着绿宝石的那个,听说可以吹毛断发,一不小心就切到手,要流一大堆的血,真是讨厌极了

    对了,还有多罗拉店里那个跟真人一样大的洋娃娃,居然还穿着丝绸衣服,真是讨厌了。

    还有,魔多克店里的那块魔力蓝水晶,也很讨厌。

    还有还有,玛丝克乐器店里的海伦娜竖琴,也是很讨厌的……”

    他指手划脚,哇里哇拉地说了一大堆。

    那中年人听了,不由眼睛都直了,只能是苦着脸,不住地咐和道:“是,是我知道,真的是太讨厌了……”

    福尔多也是一脸的呆滞,心中暗道:这孩子是谁家的啊?现在就这么能祸害人,长大了绝对不会是什么好鸟~!

    那小男孩说了半天,想想终于没有什么遗漏,这才停了下来。然后一脸郑重地道:“这些东西全都是很讨厌的。我一点儿也不想要了。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一点儿也不想要了~!”

    那中年人听了他的话,差一点儿就昏过去。

    福尔多也是张大了嘴巴,几乎快把嘴角咧到了耳根边子上。这孩子简直就是个超极敲诈高手。

    这么呜里哇拉地说了大半天,又着重指出那些东西,他一个都不想要。而且生怕别人听不懂,还特意指出是‘真的,真的,真的……一点儿都不想要。’,把话都说的这么明显了,就是头猪,也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道貌岸然?

    什么叫卑鄙无耻?

    只要看看这个紧绷着白皙粉嫩的小脸,假装一本正经,紧捏着小拳头,大叫道:“行贿受贿什么最讨厌了~!”。但是,那黑漆明亮的大眼睛里面却亮着着两个闪闪发光的巨大星星的小胖子,就知道了~!

    跟他比起来,包括教廷的那些最能搂的家伙全都是什么浮云,浮云啊~!

    福尔多想到这里,不由暗暗庆幸:幸亏那个小胖子现在年纪小,没有进入教廷。否则的话,大家都没的混了。

    这么天才的人物,如果进了教廷。用不了三年,最起码也是红主主教的人物。万一再有个什么名师什么的,十年之后就是登上圣座,成为下一任教宗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时那中年人已经清醒过来。

    他双手合十,苦着脸哀求,道:“董事长。您抬抬手吧。这些东西可要花不少的钱呢。要是老爷知道了,我就是不死也要脱上一层皮了。”

    那小胖子呲着白色的小乳牙,嘻嘻笑了笑,道:“你这也不能怪我啊。我又没说想要。再说了,谁让你先威胁我的呢~!”

    那中年人苦笑了起来,道:“可是……”

    小男孩很是成熟地叹了一口气,道:“达尔多,不是我说你们。你们家的老爷确实是需要好好地教训一下了。谁不知道你们老爷是响当当的铁公鸡。

    他不管干什么事情,全都一点儿力也不想出,整天光想着占便宜,这世界上哪还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得是让他知道知道没有付出就没有回报的道理了?”

    中年人也是叹了一口气。从小男孩的语气当中。他隐隐明白过来。儒略大公和凯瑟琳这些皇家对于自己家老爷有些不满。…,

    那中年人不由感到一阵无力,不过这也怪不了人家。虽然大公一直对于自己家老爷那一门亲戚很不感冒,但是迫于情面,一有机会还是对他极为照顾。

    比如这一次奈安土地划分,就是第一批通知的他的。

    但是自己家那位老爷着实是太不争气。

    他一向是个占便宜占惯了主儿,算盘打的噼噼啪啪的响。

    当时接到大公的亲自笔信的时候,不少人都劝过他。可是他老人家硬是打定了主意,看看再说。甚至是还异想天开,想等着别人把地都耕好了,种子撒进去了,然后再给自己让出来。好像是别人全都欠他的一样。

    现在他看着情况不对,这边的大开发搞的轰轰烈烈的,再不下手,就要晚了。这才着了慌,派自己前来。

    那中年人犹豫了一下,还想着再争取一下,喃喃地道:“可是……“

    小男孩一挥手,道:“没什么可是了,知道吗?”。

    那中年人几乎有些绝望了,道:“可是董事长,以我们家老爷那种一毛不拔的个性,知道花了这么大的价钱,他不会放过我的。”

    小男孩看到他的模样,不禁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不忍的神色。

    他左右看了看,发现四周无人,当下拉过了那中年人,然后踮着脚尖,对着那中年人小声说道:“好吧,我知道了。我给你回扣~!”

    中年人当下如遭电击,失声道:“回扣……”

    小男孩眼疾手快,急忙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然后将手指竖在自己的嘴前,一脸紧张,连声‘嘘’个不停。

    他四下看了看,发现周围没有人,当下松了口气。然后老气横秋地低声抱怨道:“达尔多,这种事情,你怎么可以明着说呢~!”

    中年人现在看着面前那个面颊粉嫩,大眼睛忽闪忽闪、一脸稚嫩的小男孩已经是完全没了脾气,只能不住地苦笑,道:“可是我们老爷……”

    小男孩看着他的模样,以为他还是不同意,当即犹豫了一下,然后又鬼鬼崇崇地道:“达尔多,我再教你一条。在买东西的,你不会再开假发票吗?买一百,你报五百。买一千,你报五千。我跟妮可一向都是这么报的。”

    福尔多听了之后,不禁大惊失色。

    “不~!”他看了那小男孩一眼,心中暗道:“不,要不了十年。以那小男孩奸猾的程度,最多五年,绝对可以披上教宗的圣袍~!”

    中年人听了,也是不禁连连叹气:“唉……这个真是,这个真是……唉……”

    小男孩道:“我告诉你吧,像是你们老爷那种家伙,不一次收拾痛他,他是不会长记性的。要是他真的敢欺负你,你就不给他干~!反正我这儿正缺人呢,你要是来的话,我可是很欢迎的。”

    那中年人此时也是再也说不出话来,只得是重重地叹息了一声,道:“我知道了。董事长大人。”

    小男孩点了点头,然后踮着脚尖,伸手在中年人的肩膀上一拍,道:“我可是等着你的好消息呢。好了,不说了。我走了。”

    说着,他穿过大厅,来到了楼的后门处。然后把右手拇指和食指一起伸进了嘴里,紧接着鼓起腮帮,吹了一个尖利而响亮的口哨。

    福尔多惊奇地发现,随着那声音越来越近,自己面前的茶杯中的水开始渐渐荡起了涟漪。…,

    随后,就听外面由远及近,传来了一连串的巨响。紧接着,就连脚下的地面也开始渐渐地颤抖起来。

    他小心地探出头,向外看去。只见过了一眨眼的工夫,就见一头通体纯白的小象出现在了后门口处。

    那小象一出现在门口,就围着小男孩兴奋地不住蹦跳,来回打转。在扬起无数烟尘的同时,震的整个大楼都跟着不住地颤抖。

    福尔多就看到面前的茶具互相碰撞着,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此时,就见那小男孩笑嘻嘻地从怀里掏出了一大块的糖果,撕下外面的包装纸。还没来得及动作。

    就见那小象已经闪电一般地伸出鼻子,将糖果抢了过去,兴高采烈地塞进了它自己的嘴里,大嚼了起来。

    为了怕那小男孩抢回去,它还一转身,用自己大屁股对着那男孩。由于太过高兴,屁股上的小尾巴也是不停地来回摆动。

    小男孩看了,当下气的当即跳了起来,对着小象的大屁股狠拍了一巴掌。但是他年小力弱,再加上那小象皮糙肉厚的,也根本就不在意。

    反倒是,那小象嘴里的糖好像已经吃完了,于是又调过头来,对着小男孩不住地讨好。

    福尔多看了,不禁气笑了起来,心中暗道:“看来什么人养什么鸟~!这句话还真是没错。这个混蛋的小男孩就该养这么一个同样混蛋的宠物~!

    这时就见那小男孩又掏出一块糖果,在谨慎地撕了外皮之后,他想了一下,先是自己狠狠地咬了一半,然后这才把另一半,塞进了小象的嘴里。

    那小象也是没心没肺,吃着另一半的糖果,照样是兴高采烈的。

    这时,那小男孩一边嚼着糖果,一边借着旁边的台阶,蹬着自己的小短腿,爬上了小象的背上。

    他坐稳之后,又掏出一副黑色水晶做成的夹鼻墨镜,然后往自己的鼻子上一卡,挡在了眼前。一副不可一世的黑社会小霸王的模样。向那中年人道:“怎么样?我还帅吧?不少字”

    那中年人苦笑了一下,然后斩钉截铁地道:“董事长,你一直都是最帅的~!”

    小男孩当下大为得意,正了正鼻子上的墨镜,向着那中年人打了一声招呼,然后骑着小象,道:“小白,走了。要是跑不快的话,今天晚饭不给你吃蛋糕~!”

    小象听了,当下四腿迈开,像是风火轮一样,在一瞬间就窜了出去。

    等眨眼再看,就已经变成了一个远远的小黑点,而在原地只能看到它留下的一地烟尘。

    那中年人看着远去的小黑点,不由怔了好一会儿,然后这才叹息了一声,扭头离去。

    福尔多坐在沙发之上,看了这一出喜剧,也是笑了起来,心中暗道:这个该死的小流氓,还真是有够混蛋的……

    他一边想着,一边伸手去拿自己的茶杯。

    就在这时,他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

    福尔多伸出去拿茶杯的手一下子停住了。

    “小象,小孩……

    小白象,小胖孩……

    一头无耻的小白象,一个胖胖的小流氓……”

    这一人一象两个小流氓加起来……

    在福尔多的脑海当中,那景像慢慢地和当初他打砸报社之时的两个挥之不去的景像重合了起来。

    福尔多豁然明白了过来。那小男孩应该就是当时和自己打架,痛下黑拳,打得自己长了熊猫眼儿的小流氓~!…,

    想到这里,福尔多一下子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他搓了搓双手,心中暗喜:好啊~!原来那小流氓躲在这里来了,怪不得四下都找不到呢。这一下可算是让我给逮到了~!

    他兴奋地原地走了几步。心中继续想道:洛林总督一定跟那个小流氓认识,所以他才不好意思下手抓人,一直是光拉弓不放箭的应付着。现在我看到那小流氓了,等一下我去抓住他,然后再带着他到洛林的面前。看他还怎么好意思应付我~!

    想到这里,他四下扫视了一下,发现虽然总督府办公楼一直是人来人往,但是因为这一边是总督的办公区,所以一般情况下极少有人出现。

    福尔多看到四下无人注意自己,当即拎起了长袍下摆,也出了后门,然后甩开大步,向着那小男孩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福尔多沿着小路追出了一段路,又绕过了一个宽大的草坪。

    福尔多自从进入教廷之后,已经是好多年没有进行这种高强度的体育运动了。在这一番狂奔之下,他累的呼呼直喘,上气不接下气,但是在兴奋之下,却仍然强自撑着。

    他转过了面前的一个小丘,却赫然发现面前出现了一条小湖。四周全都栽种着各式的树木,看上去极为雅致。

    福尔多不由愣了一下,随即想起这里是总督府,当下也就释然了。

    他此时已经累的满头大汗,再也跑不动了,而面前也已经早就失去了那小胖子的身影,他实在是坚持不住,当下一屁股就在草地上坐了下来。然后直挺挺地躺了下来。

    他歇了好半天,擦干净了脸上的汗水,刚要起身,这时,就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马蹄声响,中间还杂夹着车轮磷磷。

    福尔多抬头一看,只见一队骑士护着着一辆华贵的马车从远处驰来。

    在远处的一个道口,那些骑士们停下来,然后转向了另一个方向。而那马车却是沿着湖对面的一条道路,直直地驰了过来。

    福尔多心中奇怪,转头看了看,这才发现在不远处,小湖对面的树林当中有一幢精致的别墅。

    这时,那马车已经在对面停了下来。

    紧接着,车门一看。就见数名身形窈窕,衣着华贵的妙龄女子从那马车上缓缓走了下来。

    她们一边轻声笑着,一边向着小楼走去。

    随后,一个年青人也跳了下来。虽然离的远,看的不很真切,但是从那依稀有些熟悉的身影,看出此人就是洛林。

    此时,就见他跳下车来,然后几步抢了过去,拉住了一名美女,然后在对方的惊呼声中,揽住她的纤腰,俯身痛吻了起来。

    福尔多一开始不以为意地笑了一下,心中暗道:现在的年青人啊……

    紧接着,就见那少女站直了身体之后,福尔多的眼睛的瞳孔不由收缩了一下。

    因为……

    那少女身上穿着的是……

    是纯白镶红的圣袍~!

    而且他也认出了那正对着洛林大发娇嗔的少女,那是教廷的红衣主教~!

    被教廷最为看重的天才少女~!

    神眷之女,希尔梅莉娅~!

    福尔多就感到自己的心都颤抖了起来。这……这怎么可能~!

    原来他还以为着,希尔梅莉娅是和凯瑟琳长公主交好,这才住进了总督府当中。最多也就是和公主殿下玩玩蕾丝边,百合什么的无伤大雅的小游戏。…,

    毕竟来说,教廷里面的对于这些全都是睁一眼闭一眼的。

    但是神眷之女,居然……居然和洛林伯爵那个小白脸有一腿??~!

    这可是渎神大罪~!

    想到这里,福尔多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哆嗦了起来。他已经完全忘记了捉那小流氓的事情,心中一阵狂喜:这可真是太好了~!

    天赐良机啊~!

    我这边因为打官司,抽不出身来找希尔梅莉娅的麻烦,正发愁呢~!没想到机会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他当时就想着要将那份‘圣谕‘拿出来,但是随即清醒了过来。这里可是奈安行省。洛林的地盘。如果自己真的拿出’圣谕‘。说不定那个小白脸为了情妇,当场就把自己给挂了~!

    福尔多当即定下了心来。他对着那小楼冷冷地一笑,心中暗道:暂时别急,我还有的是时间。收集好希尔梅莉娅的报告,然后再将她渎神的事情也写进去,最后再往教廷一递……

    想到这里,他谨慎地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注意,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一溜烟儿的离开了现场。

    此时,在天际的远处,有一线灰黑色的乌云正缓缓地向着这边移来……

    ……………………

    雷欧正费力的拖着那个和他一样高,跟个小艇一样大的战舰模型,吭吭哧哧的往屋子里面走。

    此刻的雷欧脖子上挂着不止一串的项链,其中有祖母绿的,有宝石的,有珍珠的。

    随着雷欧的脚步,这些项链来回摆动,互相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在腰上别着一把镶金嵌银的短剑,剑鞘正中间有个硕大的宝石,正闪闪的发着光。

    背上背着一把吟游诗人使用的竖琴,不过这把竖琴却是光华流转闪闪夺目。

    手上带着五六个戒指,每个戒指上面都镶嵌着一颗大宝石,红色绿色俱全。

    在那艘战舰的模型上,那就更不得了了,模型船的甲板上堆着珊瑚玳瑁的手工艺品,一套金质嵌宝石的玩具兵人,还有各种华贵的小玩意,看上去真的就像是一艘运送珍宝的大船。

    此刻的雷欧,看起来就像是刚从大盗的宝库里出来的阿里巴巴一样,全身上下金光闪闪。

    尽管战舰的模型装在一个带轮子的底板上,但这么大一艘模型,比一个成年人还要重一些,雷欧两条胳膊绷的紧紧的,使出此乃的力气拉着这么大一个模型,小脸被憋得红红的,嘴里还发出“啊……呀”的声音。

    虽然一路上侍卫和女佣们不止一次的表示:“小公爷,我们给您推进去吧。”

    但都被雷欧果断的拒绝了,大呼道:“这要是被你们这群笨手笨脚的家伙给碰到一点,少爷我还不得心疼死啊。”

    雷欧想着这个东西早已不是一天两天了,儒略大公可不会花这个大钱去给儿子买个只能摆着看的玩具。

    而让雷欧花自己的钱去买这个,他可是肉疼的很,一点都舍不得。

    朝思暮想了好几年,现在终于落自己手里了,雷欧乐的嘴都合不拢了,当即决定一定要把这个放在自己的床头。

    一想着自己晚上看着它睡觉,早上能看着它醒来,雷欧就觉得自己的人生实在是太幸福了。

    雷欧嘿吆嘿吆的声音惊动了房子里的女人们,凯瑟琳她们从楼梯上走下来,看着打扮的珠光宝气的雷欧。…,

    眼前就是宝石璀璨的光芒,女人和巨龙一样,都看不得那些发光的东西,尤其是这里面还有个既是女人又是巨龙的薇拉,这几个女人互相对视,然后默契的一笑,饶有趣味的评价着雷欧拖着的大战舰。

    阿黛儿一手叉腰,一手掩嘴,妩媚的笑道:“啊呀……又有新货色了。看看有没有什么新意。”

    凯瑟琳矜持的笑了笑,道:“是啊,每次都是那些东西,项链,戒指,项链,戒指,一点新鲜感都没有了。”

    薇拉看着全身上下闪闪发光的雷欧,就像是看着摆在桌子的烤乳猪一样,乖巧的咬着手指,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也不知听清了凯瑟琳的话没有,只顾着“嗯”“嗯”的大点小脑袋。

    罗琳娜一副看活凯子的眼神看着雷欧,然后两只手握在一起捏着手指,看样子是准备要大干一场。

    几个女人走过来围着雷欧,却都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薇拉和美琳娜看着这个高大的战舰模型,小嘴张的大大的不停惊叹。

    这个模型虽然巨大,却做的十分精致,门窗都能打开,看到内部的样子,风帆和绳索就跟真的战舰一样。

    美琳娜勾勾战舰的门窗,赞叹道:“好精致啊。”

    雷欧自豪的说道:“那是当然,这可是按照原船的样子一丝不差的复制,船的东西都跟真的一样,放在水里能航行那。”

    凯瑟琳、阿黛儿和罗琳娜却对这个巨大的模型不感兴趣,瞥了一眼之后就不再理会,反倒是包围着雷欧,在雷欧身上掏掏摸摸。

    雷欧一边扭着屁股躲着几个女人的魔掌,一边急得大叫:“喂喂,再这样我叫非礼了。”

    罗琳娜伸手在雷欧的嫩脸上掐了一把,大笑着说道:“你就是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雷欧气愤的叫到:“你们……”

    阿黛儿小指勾起雷欧脖子上项链,就这么随便的看了一眼之后,一撇嘴不满意的说道:“这串珍珠比上次送来那个差远了,才这么大一点。”

    然后从雷欧的脖子上勾起了,在手上一转,收到自己的手里,突然阿黛儿眼睛一亮,看到雷欧背上背着的那把小竖琴。

    手里的珍珠项链又扔回了雷欧的脖子上,阿黛儿巧手一解,将竖琴从雷欧的背上拉到自己的手里。

    芊芊玉指在琴弦上略略拨动,发出一阵美妙的声音。

    阿黛儿喜道:“这可是真正的精灵竖琴,想不到竟然捡到一个好东西,就这个了,我选好了。”

    雷欧带着怨念的双眼白了一眼阿黛儿,心里暗道:这是你抢我的好不好,你上大街上给我捡个去。

    凯瑟琳一手捏起祖母绿的项链,抱怨道:“就最下面这个宝石还能看过眼,其他才一看就是廉价货,现在来的人真是的,越来越拿不出手了。”

    罗琳娜对雷欧脖子上的项链不屑一顾,嘴上说着:“伯利恒的钻石什么的,最讨厌了~!”

    然后对雷欧勾勾手指,雷欧像是被剜了自己的肉一样,哭丧着脸,满脸肉疼的表情将肥嘟嘟的小手伸了出去,然后闭上眼睛实在是不愿意目睹。

    先是薇拉欢呼一声,然后雷欧感到自己的手指上一松,等睁开眼睛,雷欧悲愤的看到自己手上的戒指已经只剩下最小的那一个了。

    薇拉和罗琳娜正满足的擦拭着戒指上的宝石,薇拉还向宝石上哈了口起,捏起衣角,垫着用力搓了搓,举起来对着阳光看了一眼,然后满足的一笑,戴在了自己细长的手指上。…,

    雷欧也只能唉声叹气的垂着头,心疼自己的损失,自怨自艾的喃喃说道:“你们这帮女人。”

    凯瑟琳把玩着手里的项链,嗤笑一声说道:“你知足吧,协议规定我们每个人才取你一件而已。难不成……”

    凯瑟琳对雷欧灿然一笑,道:“你想让我收你的个人所得税吗?”。

    雷欧赶忙摇头,生怕慢了一秒钟会被凯瑟琳给收税,雷欧心里可是很清楚的,就算是给凯瑟琳交了税,这些女人也不会放过他手里的东西。

    雷欧谄笑道:“分那么清楚干什么,我的就是你们的,随便拿,随便拿。”

    罗琳娜轻轻拍拍雷欧胖嘟嘟的小脸,嘻嘻笑道:“这样才乖吗。”

    殊不知雷欧心里却是在滴血啊,每天收到的孝敬虽然是不少,可是大都进了这几个女人的口袋里面。

    这时候只见大门口人影一闪,洛林正从外面走进大厅。

    洛林刚踏上台阶就看到在大厅内被凯瑟琳他们围住的雷欧,想当然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洛林心里咯噔一下,暗道:雷欧你这个倒霉催的,一点走位的风骚意识都没有,看,引怪了吧,我打点装备容易吗~!

    洛林当机立断的一转身,就想要逃离大厅门口。

    奈何雷欧眼尖,刚刚已经发现了洛林,雷欧可没有掩护洛林的觉悟,心里暗道:要死一起死,可不能让你跑了。

    当即扬声说道:“老大,你回来了。”

    还热情的踮起脚尖向着洛林挥挥手。

    洛林听到雷欧的叫喊,暗暗叫苦,心道:倒霉孩子,净干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阿黛儿故作不知的说道:“咦,洛林,你这是要出门啊?”

    洛林转过身来,笑的比天上的太阳还要灿烂,道:“没有,我是刚回来,刚回来,哈哈……哈哈。”

    凯瑟琳悠然的声音从大厅内传来,道:“亲爱的,既然回来了,怎么还不进来。难道你有什么东西不想我们知道?”

    洛林道:“你想哪去了,我是见外面太阳这么好,晒晒太阳而已。”

    说着洛林微笑着走进大厅。

    原本以为洛林收到的东西也要被这群女人们给瓜分的一干二净,雷欧却看到洛林居然两手空空,当即奇道:“唉,老大,你使诈,你的东西那?”

    凯瑟琳她们也对视一眼,几个女人都冷笑着看着洛林,凯瑟琳道:“今天,好像不少人来拜访洛林吧。”

    阿黛儿扳着手指说道:“算下来,两三家那。”

    “哦”几个女人一点头,紧盯着洛林。

    雷欧一指洛林,气愤的说道:“老大,你还是招了吧,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啊,不是,是不给你改造自新的机会,唉,好像也不是这么说的?”

    洛林突然洒然一笑,这让雷欧心里又是咯噔一下,暗道:不好,老大这个样子,一般都是赚到便宜的时候才有的。

    洛林道:“今天见了几个人,也没什么大事,他们都愿意为东南大开发贡献一股力量,这些人也真是的,拦都拦不住,各个都要为帝国贡献力量,不让他们恭喜还不行……”

    罗琳娜在指尖拉出一溜蓝色的电弧,道:“说重点。”

    洛林乖乖的说道:“他们一个送了帕提亚的宝马,据说还是王室御用血统的,一个送了我一箱七八一年的丹顿酒。你们喜欢那个尽管拿去。”…,

    凯瑟琳她们对视一眼,然后同时“哼”了一声,转身就往楼上走去。

    见她们婀娜多姿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洛林和雷欧同时松了一口气,摸了一把脑门上的虚汗。

    雷欧转身对身后的侍卫们说道:“来几个人,把这艘船给少爷我搬到房间里面去。记着先拿几个床把船给包裹严实了,要是可怜碰了,少爷我就扣光你们八十年的奖金。”

    侍卫们咧着嘴,小心翼翼的去搬动那个大船。

    洛林瞪了雷欧一眼,道:“你出卖我。”

    雷欧眨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道:“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洛林看着雷欧无赖的样子,知道这小子是彻底的不要脸了,只有恨恨的说道:“好,等着瞧。”

    雷欧嬉皮笑脸的说道:“老大,不用这么小气吧,咱们可是盟友来着,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一个人被压榨吧。”

    洛林笑道:“放心,我当然不会的,我会闭上眼睛的。”

    雷欧和洛林一路斗嘴,来到住宅二楼的一个房间门口,只见雷欧伸手拉开衣领,从最里面揪出一把挂在脖子上的钥匙,然后小心翼翼的将钥匙取下来。

    洛林也从衣服里层的口袋里面摸出一把钥匙,两个人相视一点头,然后同时将钥匙插进特制的一把大锁里面。

    打开大锁,雷欧一把推开门,然后看着屋内堆得慢慢的各种礼品,满足的叹了口气。

    整个房间内都堆着各种各样的工艺品或者金银饰品,大大小小的箱子或者盒子沿着墙根摞起来老高。

    这就是洛林和雷欧在这一段时间内的收获。

    自从奈安将要发卖大量土地的消息被证实之后,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各色权贵们很快就将整个奈德尔城给挤爆了。

    作为主管这一事件的洛林总督,所有的发卖行动可都是要经过洛林的手的,是有雷欧小公爷的飞鹰集团直接经手的,他们自然就首先要去巴结洛林总督和雷欧小公爷了。

    其实这些人更像巴结的对象是凯瑟琳长公主殿下,现在整个大陆的人都知道,茹曼皇室的公主殿下,东方诸省的实际总督,可是一个能将自己男人管的死死的女强人。

    咱们洛林总督怕老婆,早已不是什么传闻了,想要找洛林总督办事,最有效的办法还是去找凯瑟琳殿下,只要长公主说一句话,那可是比堆起来一座金山都管用。

    奈何凯瑟琳在总督府内就是不见客,不管是谁来求见,都是推给了洛林。

    别人还以为是长公主殿下贤良淑德,为自己的男人着想,不愿意显得强势,其实他们那里知道,那只手凯瑟琳最近每天都要睡懒觉到快中午,下午还有一摊子公务要处理,每天的时间都安排的满满的。

    既然是来求着洛林总督和雷欧小公爷来办事,这些人自然是不会空手而来。

    洛林和雷欧过上了这辈子最幸福的生活,每天送礼的人是真正的挤破了门槛,争先恐后的将大量的礼品塞进洛林和雷欧的手里,以求能买到一个好地块。

    洛林家里的规矩一向都是见者有份,每次送到的礼品,都会由几个女孩子先挑选一番,不过她们也不贪心,每人每次只拿一件,留给洛林和雷欧的还是大头,

    用阿黛儿的话说:能几个宝石打两件首饰就行了,反正这些东西以后还是咱们的,就让他们俩先给咱们存着吧。

    这几个女孩子的眼光可是极准的,每次洛林和雷欧受到礼之后,都是痛并快乐着。

    在这件洛林家的宝库里面,洛林和雷欧对视一眼,同时低声说道:“拿出来吧。”

    两人像做贼一样四下里看了看,然后小心翼翼的翻开衣服,从内袋里掏出来一把光彩绚丽的宝石。

    洛林和雷欧相视一笑,就像是一大一小两只狐狸一样。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