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记者惹不得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五十一章记者惹不得(求月票)

    福尔多在气急之下。挥着拳头,不住地大声咆哮。

    洛林看了急忙在旁边安慰,道:“福大人,您别生气。我去和他说几句。消消火,这样对身体是很不好的。”

    福尔多叫了半天,却发现对面的那人根本就不答理自己,只得强压怒火,恨声叫道:“好,伯爵,我就给你这个面子~!”

    说着,又气冲冲地坐了下来。

    洛林走过去,和帕理低声商量了一番。然后又走了回来。

    他低声抱怨道:“福大人,您真是太鲁莽了。据听说那家报社可也是很有背景的。还是某位元老院贵族开的。而且听说那个家族还跟某位红衣大主教有联系的。这里面可是很麻烦的。”

    “和某位红衣大主教还有联系?”福尔多顿时一惊,他仗着自己的教廷背景并不在意世俗的法律,但是万一得罪了某位红衣大主教。只要对方嘴一歪歪,自己这一辈子可就再也别想要往上爬了。说不定还要调到野蛮的吃人生番部落里传教。

    他的气焰一下子也消了许多,坐在那里沉默不语,脸色不住地变幻,一会青,一会儿白的。

    洛林看了,继续道:“不过大人。您也不过太过担心了。我刚刚好说歹说,帕理这才答应,让您先回去休息。您看您是不是……”

    福尔多迟疑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四周,道:“那我的手下……”

    洛林想了下,面露难色,道:“他们……他们最好还是在这里呆上几天。”

    福尔多拂然变色,道:“这怎么行,他们可是我的人~!”

    洛林轻叹了一口气,耐心地解释道:“毕竟你们是打砸了人家的报社,现在还被他们给告了,哪怕是做做样子也好。否则我也不好交待啊~!”

    他顿了一下,看着福尔多的脸色,又急忙道:“不过我保证让您的手下在这里绝对是舒舒服服的,不让他们受一点儿的委屈。”

    福尔多不禁冷哼了一声。

    洛林看出他的心思松动,当下又是说了一大堆的好话。

    福尔多在洛林的好言安慰之下,这才感到气消了许多。但是面对着那一脸正义,号称要‘禀公执法’的卫所官员,还有报社那些被他们揍的同样鼻青面肿的家伙,心中知道这件事情不是那么容易了结的。

    他原本以为,只要是有了一个好的靠山,然后就可以依仗着权势,为非作歹,为所欲为,践踏世间一切的法律与秩序。

    但是直到这时,他这才发现,原来出了梵帝诺城之后。自己连个屁都不是。人家这边可是一直叫喊着要讲法律的。

    法律啊~!

    福尔多刚刚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还在心中小小地震动了一下。因为这玩艺儿自从当年爬上那位主教大人助理的位置之后,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过了~!

    虽然不知道奈安城里这些官员们口中说出的所谓‘法律’,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却也说明,他们根本连甩都不甩自己。

    再加上,他那胖乎乎肉体上传来阵阵疼痛,有些部位都已经青紫了。

    雷欧小公爷身为茹曼第一号太子爷,贵族中贵族。因此上,像是杀人放火、打架斗殴之类可是从新手村就要开始学习的基本功。

    再加上,他跟着洛林混也不是一天两天的。

    从那比《葵花宝典》啊,《九阳真经》、《九阴真经》、《小李飞刀》《如来神掌》《少林七十二绝技》等等一系列武学经典全都加起来,还要牛叉上一千倍,好上一万倍的千古第一武学秘籍——————《城卫执法操作实务手册》中学的黑拳可是相当的到位。…,

    行动超短快捷,连环式动作一次性做完,不留尾巴。动作干净利落,不带丝毫的迟疑,而且还“意无杂念”,不考虑自己会不会把相对人弄伤,完全达到无敌无我的忘我境界。

    要知道这种境界可是相当的厉害。

    想当年,排名在百晓生兵器谱中第三位的。号称‘小李飞刀、例不虚发’的李寻欢大侠纵横江湖,挥刀问情之时,到了最后也只是达到了‘手中有刀,心中无刀‘的境界。

    比起百年不遇的武学奇才雷欧小公爷的这种境界来,还是大大地差了一个档次。

    而且雷欧打架的时候,牢记洛林的教导,专挑了人体上像是鼻子,眼睛,大腿根,之类柔软肥嫩,不会硌手的部位下手,只要一拳下去,肯定是疼的痛不欲生,哭爹叫娘,嗷嗷惨叫。

    福尔多刚刚激动之时,还没有显露出来。此时一休息,定下心神之后,顿时感到全身上下痛的极为难受。

    要不是因为当着众人的面,福尔多生怕出丑,几乎都要当众呻吟起来。

    而且眼睛被揍的青紫,现在也肿了起来,什么东西也看不清楚。鼻子也是歪到一边,怎么样也止不住血。最后他也实在没有办法,只得点头同意。

    洛林爵爷好人做到底,亲自将他送出来,又用了自己带着‘BMW’标志的豪华马车,将福尔多送回到城中的大教堂,又很是嘱咐了一番,要他安心养伤。

    而且洛爵爷对于发生在自己治下的。这一起袭击教廷特使的恶性案件很是愤慨。

    他老人家拍了胸脯,向福尔多巡查主教保证,一定要抓到那些胆大包天,居然敢动教廷特使动手的凶手,而且绝对绝对绝对……要严恁不殆~!

    他老人家一直是温言安慰,直到福尔多情绪稳定下来,这才告辞离开。

    福尔多当初只是见过雷欧一面,而且还是小公爷盛装出席的欢迎仪式。在那时,小公爷被几个女人打扮的跟个花孔雀一样,又是擦白粉,又是带蕾丝假领,要不是洛林拦下来,那几个女人差一点儿就给雷欧带上个假发了。

    纵然是那样,雷欧也被她们打扮的跟个洋娃娃一样,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

    而且,福尔多再怎么官迷,想要大拍茹曼帝国太子爷的马屁,但是他跟一个十岁的孩子,又能交流出什么东西来。

    再加上,刚一开战时,他就被小公爷左一招‘天外飞仙’,右一招‘天马流星拳’。两拳准确无比地捣在眼睛上面,丧失了战斗力的同时。也失去了观察的能力。

    因此上,福尔多尽管挨了一顿胖揍,但是以他的智商,纵然是再给他两个脑子,他也不会想到动手揍他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

    福尔多听了洛林的细心安慰,突然发现洛爵爷居然如此的仗义,当下感激涕淋,又不顾自己的伤疼,亲自将洛林送出了门外。丝毫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那个人渣给卖了。

    回去之后,向着教堂中的众人。还不住地大声称赞洛林爵爷的公正仁义。

    大教堂中的本地人听了,却全都不禁面面相觑。

    一个胖乎乎的小流氓,喜欢打群架。而且下手又黑又狠。还带着一个同样坏透的了小象。除此之外,带着的手下一个个全都武艺高超。

    这几个因素一加起来,那个胖乎乎的小流氓是谁,简直就是呼之欲出了。…,

    因为,在这个城里有谁不知道雷欧小公爷留下的传奇故事啊?

    无事生非,到处为非作歹。

    ‘偷张家的鸡,摸李家的狗,再到赵家,打他们家的小盆友’。

    而且从不离身地带着一头小象这么有个性的标志性宠物。

    更何况,他老人家还曾经因为公司被人勒索,大动肝火。带着手下的小弟们,砸过无数间奈安政府部门办公室,最后拍拍屁股轻松地走路,不带走一丝的云彩,只是在人间留下无数传说。

    尽显了茹曼第一太子爷那到处耍流氓,充满了王者霸气的绝世风采~!

    但是谁又有那个胆子敢告诉这位红衣巡查主教大人?

    且不说自己的顶头上司——希尔梅莉娅红衣主教跟着小公爷的关系亲近,也不说东厂锦衣卫那个特务组织是何等的可怕。

    就是说,这个死胖子一进来,就跟众人喊打喊杀,要在自己这些人中,挑出一个像杀鸡一样的宰掉,就足以让大家没什么好感。

    纵然不能在给他端过去的茶水中掺砒霜,老鼠药之类价格便宜量又足常规性药品。但是不在里面多吐上几口浓痰,搀点猫尿狗屎什么的,怎么对的起自己?

    在这种情况之下,大家只会躲在旁边看他的笑族

    ,又怎么会告诉这个福尔多大人,你丫的真是一个被人卖了,还要帮着数钱的傻叉~!

    福尔多手下的侍从们全都被城卫扣下,只有他一个人回来,而大教堂中的众人也因为他早上的那一番凶相毕露的言语,对他没什么好感,全都躲的远远的。

    因此上,福尔多只得是一个人过了一个孤孤单单的夜晚。再加上身上的伤疼,福尔多不禁倍感凄凉。

    只是当他摸着怀中那一份跟传说中的‘尚方宝剑’一样的任免文件之时。这才感到心里安定了一些。

    在爬上床去,临睡之前,福尔多还在心中暗暗地发了一个可怕的誓言。等过些日子,将希尔梅莉娅撵下去,自己当了本地的红衣主教,一定动用宗教裁判所那支可怕的力量,给那些人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就连……就连那个奈安的小白脸总督——洛林伯爵也不例外~!

    虽然他确实是帮了自己,但是正因为这样,才更加要收拾掉他。

    更何况,他还看到了自己狼狈的样子,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福尔多越想越来心,最终躺在床上,脸上带着一丝可怕而狰狞的笑容,心满意足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福尔多醒来之后,睁眼看到房顶上的贴花,这才意识到,昨天夜里那些美妙的东西,原来都只是一场梦。

    他发现窗外的太阳已经早早地就升了起来,不禁有些生气,原本这个时间,那些仆人应该叫醒自己的。

    福尔多躺在床上叫了几声,却发现仍然没有人进来,这才想起,自己的那些手下昨天已经被抓进了城卫所里,没有放出来。

    他叹了口气,只得自己一个人从床上爬起来。

    因为没人服侍,再加上一身的伤疼,穿起衣服来,很不方便。所以当他穿好衣服从房中出来,已经耗废了不少的时间。

    福尔多起来之后,又在旁边的仆人带领之下,走向餐厅。此时不少的神甫牧师都已经吃过早餐,从那个吵杂的大餐厅里出来。

    他们看到福尔多向这边走来,当即纷纷退到一边,恭身行礼。…,

    只是令福尔多感到奇怪的是,那些低级的神甫们虽然表面恭敬,但是眼神中却是充满了好奇。而且等他走过之后,那些人还聚在一起,不住地窍窍私语,议论着什么。

    福尔多也不答理他们,只是带着居于上位者特有的骄横,越加高傲地扬着头,从旁边走过。

    福尔多假装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来到餐厅,施施然地坐了下来。

    此时一名神甫端着餐盘走了进来,将那餐盘放下,然后揭开了崭亮的盖子,恭身一礼,道:“大人,您请用餐。”

    福尔多抬头看了一眼,却见是昨天向自己效忠的菲多,当下低哼了一声。

    他拿起刀叉刚要吃饭,但是随即眼珠一转,又放了下来,道:“菲多,您也坐下。我问你一件事情。你们这里一直都是这么乱吗?那些个狗屁报纸胡说八道,你们总督大人也不管管?”

    菲多道:“您可能不知道,在我们这里,这些小报全都是漫天乱飞的。为了赚钱,他们一向是什么耸人听闻就说什么。您不用太过在意的。”

    福尔多冷哼了一声,用食指的指节用力地敲着桌子,道:“不在意?我怎么能不在意~!”

    菲多想了一下,然后道:“大人,这些个报社记者全都跟狗崽子一样无孔不入。

    您要是不理他还好一些,只要一答理上。被他们给咬上了,那可是要入骨三分的。我们奈安这里有好几位大人都是被他们给咬的遍体鳞伤的。纵然是政务官安格斯身上也没少他们的挠痕。”

    “政务官?奈安行省的政务官?这可是相当于红衣主教助理的高位啊。怎么?连他也被那些狗崽子们给咬过?”福尔多顿时大为惊奇。

    在此同时,福尔多听到有人也跟自己一样,顿时觉的心情好了一些。

    他看了菲多一眼,颇有些埋怨地道:“这些话,你昨天怎么不告诉我?”

    菲多苦笑了一下,道:“本来昨天您要去砸报社的时候,我看您在气头上,在旁边仗着胆子,想要劝上您几句的,但是后来却被一位大人给拉到一边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揉了自己的屁股。

    福尔多看在眼中,立时明白过来,这个菲多当时想劝自己的时候,肯定是被自己的某个侍从给揍了。

    他所余不多的良心不由小小地震动了一下。心中暗道:见多了各种各样溜须拍马的小人嘴脸,实在是没有想到,现在居然还有这种老老实实,认真替上司着想的人存在啊~!

    在此同时,福尔多也禁对自己的侍从有些生气,如果当初那些个家伙不是将这个熟知当地情况,而且忠心耿耿的菲多拉开。说不定自己听了他的劝说,不去砸那家报馆,也就不会挨上一顿胖揍,搞的这么灰头土脸的了。

    他想到这里,顿时又是一阵心头火起,不由恨恨地道:“你们这里社会风气居然这样败坏。造谣生事,极尽所能。

    我回去之后一定要禀报教宗大人,让他派出宗教裁判所的大制裁者,好好地净化一下你们这里的风气。”

    菲多听了之后,不禁在心中很是鄙夷地暗笑了一下:净化风气,说的好听。好像是我多为你着想一样。但是实质上,无非就是一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借口。最终目的,只非只是只有自己来耍流氓败坏风气,而让那些人连说话放屁的权力都没有罢了~!…,

    此时,他的心中却是肯定跟着洛林才是正确的。但是这些话,他却并没有说出来,只是微微地欠身一礼,道:“大人说的是。我也是觉的这里的社会风气不好,要好好地治理一下才行。”

    福尔多很是满意地哼了一声,这才伸手拿起了刀叉,但是目光随即被旁边的一份新的报纸给吸引住了。

    只见上面仍然用那种熟悉的粗大黑体字,极为醒目地写着:“福尔多主教一怒为ji女,带人打砸报馆~!”

    福尔多当即眼前一黑,差一点儿没昏过去。

    “谁来告诉我?这他娘的是怎么一回事~!”

    他不禁怒骂着起来,看着站在面前的神甫,就要将手中的刀叉砸在对方的脸上,好好地发泄一下火气。

    但是他看到菲西那张熟悉的面孔,随即想起,现在自己正是用人之际,当即深吸一口气,强自平静了下来,道:“菲多,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吗?为什么还有这种东西出现,而且还越来越变本加厉起来。难道说我昨天砸的还不够?他们全都是贱骨头,要我再砸一回吗?”。

    菲多瞥了一眼,然后道:“大人,您昨天砸的是《奈安日报》,他们今天已经停刊了。”

    福尔多愕然一愣,指着面前的报纸,道:“那这个……”

    菲多探头看了一眼,从然后道:“大人,今天这一份是《星球日报》的。作者是……克拉克。肯特。”(注,克拉克,肯特,即超人,也就是那个喜欢把红裤衩穿外面的家伙。)

    菲多顿了一下,然后道:“大人,本来这些我是不该说的。但是……”

    福尔多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顿时感到自己一时起意新收了这个小弟,是何等英明神武的决定,当下一挥手,道:“没关系,你跟我说。”

    菲多看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道:“其实呢,其他人也劝过我,但是我……我这人老实,看不得大人你受了气……”

    福尔多看着他吞吞吐吐的样子,当下更是焦急了。一跺脚,道:“菲多,你就快说吧~!”

    “是,大人。”菲多当下又是恭身一礼,然后道:“

    您不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况,这些报馆什么平时看上去竞争挺激烈的,但是一有人踩了他们的尾巴,马上就调了枪口,一致对外。”

    他顿了一下,又继续道:“昨天,您砸了那家报社,一下子就捅了他们的马蜂窝了。今天十几家的报社全都出了头条新闻来骂您。

    “都……都来骂我……”福尔多又是一阵头昏,他定了定神,然后道:“他们都骂我什么?”

    菲多迟疑了一下,道:“反正都是挺难听。”

    “难……难听。比这个还难听。不妨事的,你都来告诉我。”

    “是,大人。“菲多点了点头,道:“其实这个《星球日报》是说的最轻的。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奈安邮报》《贝尼河报》《奈德尔焦点》……他们都说大人您因为ji女事件,仗势欺人,大砸报馆。还大闹奈安城卫所,干扰帝国司法……还有……还有……”

    福尔多直气的眼冒金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不住地呼呼喘气。那声音响的就像是铁匠铺的风箱一样。

    菲多看了,当下住口不言。

    过了好一会儿,福尔多这才缓了过来,嘶声道:“还有什么?怎么不说了。继续给我说下去。”…,

    菲多看着他的脸色,嗫嚅了几句什么。

    福尔多铁青着脸色,厉声喝道:“说。给我说~!”

    菲多吞吞吐吐地道:“不知怎么回事,还有几家报社他们还把大人您以前的事情给搜出来了。说您没什么本事,就是靠了溜须拍马,靠着一位夫人的裙带关系,行贿收贿这才爬上来的……”

    福尔多顿时气的眼前发黑,就感到脑子里的血管突突直跳。肥大的脸颊不停的哆嗦,被打得一片青一片紫的肥肉波*的颤动,最后他再也忍不住了,恼恨的在桌子上重重的一拍。

    震得桌上的餐具叮当直响~!

    周围服侍他的祭祀们都吓了一跳,然后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小半步,惴惴不安地的看着这位教廷总部来的大人物。

    福尔多咬着牙说道:“备车,我要去总督府。”

    一名侍从赶忙应了声“是”,然后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因为带来的手下还在卫所总部里被关着协助调查,福尔多根本就是一个孤家寡人。

    此时,看到他气哼哼的站了起来,周围的神殿祭祀们赶忙低下头,眼睛盯着地面,就像是要看出地板上蚂蚁的公母一样。

    福尔多本人虽然不知道把他打成猪头的人是谁。可神殿里面的人,就连烧火做饭小孩子都知道,弄的他福尔多丢人现眼的,就是在整天活跃在奈德尔城,喜欢打鸡撵狗,整天上窜下跳,那里有热闹就往那里蹿的茹曼帝国未来的皇帝陛下雷欧小公爷。

    雷欧这个小正太本身就长的白白胖胖,可爱的一塌糊涂,要不然雷欧以前也不会过的那么凄惨,总是被那群腐女给蹂躏来蹂躏去。

    况且这个雷欧小公爷又没架子,出门从来不净街回避什么的,而且买东西也都给现钱。

    而凯瑟琳长公主殿下来奈德尔,实际上目的只来看好自己的奸夫。

    一来,是怕阿黛儿那个狐狸精玩自己的管理层收购,将一个人将洛林给独占了。万一要是她勾引着洛林一起私奔了,自己可是吃大亏了。

    二来,通过茹曼城怡红院捉奸事件之后,对于洛林也是加紧了提防,防止他再在外面沾个花、惹个草什么的。

    但是这些属于皇家秘闻的东西又有几个人才能真正知道?

    在对外的官方宣传当中:凯瑟琳长公主殿下到这里来,主要的任务就是扶贫帮困,救助失学儿童来的。

    因此上,茹曼人对这两位皇室成员印象都很好。

    最关键的是,奈德尔围城战当天,风险投资公司的那些一身黑衣的奇怪队伍,可是堂而皇之的从奈德尔城的大街上冲过,到处搜捕内奸。折腾的整个奈德尔城鸡飞狗跳。

    大家都知道洛林总督或者说是凯瑟琳长公主殿下,手里有这样一群无孔不入的密探们。

    甚至传说奈德尔城里大官们昨天晚上在被窝里说的悄悄话,第二天都会送到洛林总督的案头上。

    这样一来谁不害怕,奈安神殿里的这些祭祀们可都很清楚,福尔多这个混蛋被搞的灰头土脸了,他拍拍屁股就走了,回到教廷总部去,接着当自己的红衣主教去。

    可他们这些祭祀是要呆在奈安的,还要在这里混饭吃。不管是洛林还是希尔梅莉娅,再或者凯瑟琳长公主殿下,只要是伸伸小指头,就有一万种方法轻松的让自己回归到父神的怀抱当中去。…,

    祭祀们装作看不到福尔多主教起身的样子,只有一个菲多赶忙走上了扶住福尔多的臂膀,送他一路穿过厅堂,来到大门口登上等候的马车。

    福尔多刚一走出大门,就见一大群人已经一拥而上,将自己牢牢地困在了人群当中。

    福尔多以为有人前来寻仇,当即大惊失色,刚要调头逃走。

    这时却听那些人纷纷高声地大叫了起来。

    “福尔多主教,您对于ji女绯闻案,有何看法?”

    “大人,您为什么打砸《奈安日报》?请问您的理由是什么?”

    “大人。《贝尼河报》报导说,您是靠了瑞罗斯伯爵夫人的关系这才发的迹,请问您对此有何评论?”

    “大人……”

    “……”

    福尔多听了他们的大叫,这才醒悟过来,原来这些家伙都是报社的记者。看他们吵吵闹闹的模样,确实是就像是一群狗崽子一样。

    他看着这些记者们,当即又是火往上撞,面色铁青,情不自禁地就举起了拳头,就要挥拳相向。

    旁边菲多忙将他的手拦了下来,低声道:“大人,使不得的。他们这是在故意激怒你。”

    福尔多顿时冷静了下来。

    他这才注意到自己面前那个记者已经是一脸兴奋地做好了挨打的准备。现在看到自己不动手,反而是失望之极。

    福尔多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暗叹:还好菲多提醒的早,不然自己就又上了当了。

    福尔多看着四周涌挤不动的人头,犹豫了一下,低声道:“菲多,那现在咱们怎么办?”

    菲多想了一下,道:“大人,不管您再说什么,他们都是会抓您的把柄,你只要不理他们就行了。”

    福尔多当下冷哼了一声,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菲多一边高声大叫:“让一让,让一让。”

    一边奋力地在人群当中挤开一条通道,然后将福尔多送上了马车。

    福尔多坐上马车,还不忘抓住菲多的臂膀,道:“以我看来,奈安的神殿系统真是问题百出,这些祭祀长们都不称职,非得好好整顿一番不可,菲多,你多用点心,只要你把奈安的问题讲清楚,会有你出头的日子。”

    菲多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深深的一弯腰,道:“是,大人。”

    福尔多道:“走,我倒要去好好问问那个洛林,这都是怎么搞的?”

    车夫一甩马鞭,带着神殿标识的马车走上奈德尔的街道,驶往总督府。

    一路上福尔多在心里盘算着,等见到了洛林要怎么质问他,他一个教廷总部的钦差,每次到了地方上总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地方的那些大员那次不说陪着笑脸小心的应付着他,凭什么到了奈安这里就这样受气,先是被人骂了,后来更是被人打了,到现在连打他的人都没抓到,福尔多心里憋着老大一口火气,他洛林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个小白脸吗。

    刚拐过街口,还没等马车到总督府门前,车夫一勒缰绳停了下来。

    然后跳下来拉开车门对福尔多说道:“大人,我们到了。”

    福尔多抬头看了一眼百十尺外的总督府大门,惊讶的说道:“你胡说什么,还没到门口,你想不想吃这碗饭了,一点眼色都没有。”

    车夫一躬身,为难的说道:“大人,这是咱们这里的规矩,马车只能到了这个街口,要是再往前一步,那些看门的士兵就要放箭了。”…,

    福尔多不可置信的大叫一声:“什么?他洛林好大的威风~!”

    福尔多心里暗道:这岂不是要我像个小人物一样走过去。

    作为一个大人物,福尔多也一直很享受自己是个大人物的身份,以往拜访那些贵族高官,那次不是直趋门前,由主人家亲自迎接进去的。

    而现在,居然他的马车居然连洛林总督府的大门都不能靠近,这让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大人物的福尔多心里感到一阵屈辱。

    他当即大怒道:“把车赶紧去。就说是我来了,看他们谁敢拦你。”

    车夫一脸骇然的表情,惊慌的摆着手连连后退,道:“大人,您饶了我吧,这可是洛林总督大人的命令,我要是过去了,他们可真放箭。我还有一家老小要养。”

    车夫看样子急得都快哭了起来。

    在由黑暗法师普拉的带领的武装份子袭击了总督府之后,洛林和凯瑟琳就下达了这个新的命令,除了洛林一家人的之外,其他车辆到总督府大门前的路口就要停下来。

    总督府门前的路口也很繁华,各种车辆在这几条大道上穿梭不停,福尔多的马车一直停在这里,很快就引起路上行人的不满。

    他们才不在乎车上的是什么大人物那,纷纷指着福尔多大骂:“干什么那,还不快走开。”

    “滚蛋,滚蛋。”

    “再堵着路老子揍你丫的。”

    福尔多听得大怒了起来,脸一黑凶戾的说道:“反了天了,给我上。”

    等他说完了这才醒悟过来,他的那些手下们都还在卫所里面关着那,现在可就他孤身一个人。

    看着被他堵住的马车上的人面色不善,有的车夫甚至跳下来在撸袖子,

    福尔多刚在奈德尔的大街上被人揍了一顿,此刻看着周围人的样子,他一下又怕了起来,他这红衣主教的金字招牌在奈安看起来可不顶用,这些人要是按着他再狠揍他一顿,他还是白挨。

    其实要是福尔多真吼上一嗓子:“老子是红衣主教。”

    周围的人还真不敢上前。

    只是福尔多本身就是个色厉内荏的家伙,自己一点本事都没有,这种人就是这样,平常看着是个大人物,其实只是靠着关系和耍嘴皮子爬上去的,根本就是一只纸老虎,因为心虚就越是表现的强势,真要是狠收拾了他,他立刻原形毕露。

    洛林和雷欧那一顿打可是打的他刻骨铭心,时刻想起来都是一个哆嗦的。

    看着周围气势汹汹的路人,福尔多自己先怯了,低声嘟哝一声:“我不和你们这些乡巴佬计较。”

    福尔多气呼呼的从马车里面跳出来,孤身一人走向总督府的大门。

    这时福尔多才发现这座雄伟的总督府戒备森严,高墙上面站着一排甲胄鲜明的士兵,手里端着硬弩注视这下面的街道。

    总督府大门口分两列站着几十名士兵,锃亮的铠甲,鲜红的披风,手按在武器上冷眼看着眼前的街道,一种肃然的杀气从他们身上升起。

    透过总督府敞开的大门,还能看到里面带着武器的士兵走来走去。

    福尔多饶是见惯了大场面,还是被这种肃杀的气氛给震了一下。

    抖了抖自己华丽的长袍,福尔多拿出一个主教的高傲的姿态,微昂着头,迈着四方步,带着庄重的表情走近大门。

    还没等他到跟前,在大门值守的禁卫军士兵举手示意他停下来,手按在剑柄上,板着脸问道:“止步,报上名来。”…,

    福尔多哼了一声,径直往前走,

    禁卫军士兵脸一寒,刷一声将长剑抽出来半截,后面的禁卫军士兵则将垂地的弩箭微微抬起。

    自从雷欧在总督府内被袭击了之后,禁卫军可是引为大耻,现在对总督府和洛林一家人的保护都比原来强了三份。

    禁卫军士兵大吼到:“停下来,报上你的名字,不然放箭了。”

    这时福尔多离前面的禁卫军只有十几尺远,看着对面那个士兵杀气毕露的眼神,福尔多被吓了一跳,他感到这些士兵们可是真敢杀人。

    福尔多停下脚步,板着脸说道:“我是教廷所派巡查红衣主教,拜见你们大人,让他出来接我。”

    禁卫军士兵上下打量了福尔多几眼,福尔多现在的形象可一点都不算佳,虽然衣饰华贵,但是配上那张又青又紫的脸,看起来滑稽极了,一点也没有教廷大人物那种庄重的样子。

    禁卫军就当着福尔多的面一撇嘴,爱理不理的说道:“预约了吗?”。

    “预……预约?”福尔多惊讶的长大了嘴巴,然后一下子蹦了起来,脑门上的血管都跳了出来,指着自己对禁卫军士兵吼道:“张看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是巡查红衣主教,是红衣主教。我要见洛林还要预约!”

    福尔多的口水都喷到了禁卫军士兵的脸上,看着他跟个人猿一样又蹦又叫,禁卫军士兵擦了擦脸上的吐沫星子,手握着剑柄提了提,面色不善的盯着福尔多,生硬的说道:“你以为我们总督是谁想见就能见的,那些阿猫阿狗说见就见吗?我们总督可是很忙的。”

    戏谑的看了福尔多一眼,禁卫军士兵慢条斯理的说道:“我们总督每天上午十点钟起床,晨练之后喝早茶,中午十二点吃午饭,午饭之后睡午觉到下午…,起来喝下午茶,到下午四点半下午茶结束后在办公室办公,五点钟准时下班回后院休息。

    大人公务繁忙,每天时间排的慢慢的,哪有那么多空闲去见人,想见我们总督,必须预先预约,排好了时间才能见到。”

    福尔多一愣,心里暗道:这个洛林的日子过的好逍遥啊。

    然后才反映过来不对,这个士兵明显是在消遣他。

    福尔多面色狰狞的咆哮道:“你这个小小的士兵也敢这样对待本主教,你是那个部分的,我要把你扔进裁判所的黑牢里面关上一辈子,不,不光是你,我要把你quan家都扔进裁判所的黑牢里面,让你为今天的行为后悔一辈子,你给我等着。”

    在高墙上的哨楼里,洛林带着雷欧和所有的女孩子们,正嘻嘻哈哈的挤在这里看下面福尔多的笑话……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