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潜伏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四十九章潜伏(万字,求推荐票,求月票)

    儒略历八三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早晨。

    福尔多巡查主教大人早早地就在侍从的服侍之下,穿衣起床。

    由于终于摆脱了海上的颠簸,回到了陆地,他这一夜睡的格外的香甜,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连梦都没有做一个。

    而服侍他的那些贴身侍从们很高兴地看到自己这位大人,难得没有像以前一样喜怒无常大发脾气,也全都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福尔多想着终于可以放手大干一场,找到机会将希尔梅莉娅那个黄毛丫头整倒。进而更进一步地得到上面那位大人的欢心,不由格外的精神。

    他在洗漱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那个自己,甚至已经看到一顶漂漂亮亮的镶嵌着闪亮的钻石,周围一圈都走着金边的红衣大主教的帽子戴在自己的头上。那张肥胖脸上的笑的更加开心。

    他洗漱之后,在大教堂人员的带领之下,缓步来到了餐厅。

    福尔多在餐桌边上坐下,惊奇地发现,在那宽大的餐桌上面摆放着许许多多,闪着耀眼光芒的的金质餐盘。但是整张桌子上却只摆着一副餐具。

    福尔多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雪白银色刀叉,不由一皱眉头,不满地道:“你们主教大人呢?她不在这里用餐吗?难道说是还没有起床?这太不应该了~!

    做为一名一心侍奉父神的圣职人员,一定要一心修行。向百姓撒播众神的恩泽,无论是再怎么兢兢业业也不为过,怎么可以贪图舒适的物质生活?那样是会被众神遗弃的~!”

    说到后来,那声音不断地提高,甚至是有些尖利。语气中透出的指责更是格外的严重。简直就是只差指着希尔梅莉娅的鼻子,大骂她耽于享乐,玩忽职守罪了。

    大教堂中的众人不由相顾失色,却也无法反过来指责他什么。

    纵然希尔梅莉娅贵为红衣主教,为牧一方,是大家的顶头上司,平时伺侍的时候也是唯恐不周,但是这位巡查主教却是来头更大,教廷派来的钦差大臣,职责之一,就是来挑她毛病的。

    福尔多见众人不出声,不由心头更加恼怒,一拍桌子,叫道:“快,去把你们红衣主教给我叫起来。我在这里等着她~!

    她年青不懂事,你们这些人应该懂的啊~!”

    说到这里,他的眼睛越来越亮了起来。

    “本大人太了解你们这些家伙了,整天的欺上瞒下,干下无数的坏事。希尔梅莉娅可是教廷的重点培养对象。如果她性情怠惰,圣力退步。就是你们这些下人们给偷偷教唆的~!”

    他越说语气越重,冰冷的目光一一地扫过了众人的面孔,咬着牙齿,寒声道:“临来之时。教宗大人可是亲自嘱咐过我,一定要我好好地看着她。如果你们真的敢干下什么勾当。我一定要好好地替她下重手整治一下,说不得还要杀两个骇骇猴儿了~!”

    餐厅里的空气温度一下子降到了冰点之下。众人全都被他这言语给吓住了,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应答。

    福尔多越加恼怒,怒声吼道:“你们这些人都聋了吗?还不快去。信不信我现在让人将你们拖下去狠抽一顿?”

    这时旁边一名神甫仗着胆子走了上来,低声答道:“大人容禀。因为前些日子打仗的时候,我们主教大人不顾个人安危,施展‘神之凝视’,击杀了敌方一名死灵巫师。而她也因为圣术施法过度,累的倒了下去。”…,

    福尔多面色稍霁,冷哼一声,道:“那又怎么样?圣术修行,如逆水行船,不进则退。越是这样,就越要勤加修行?你们以前都白学了?”

    那神甫慌忙答道:“是,是。大人您说的是。但是她受了伤之后,帝国的长公主殿下看了,为了让她能好好休息疗伤,当即就挽留下她,将她留在总督府中。”

    福尔多一愣,当即换了语气。道:“帝国的长公主殿下?是凯瑟琳殿下吗?”。

    那神甫点了点头。

    “哦?是这样啊?”福尔多心中一沉。心中暗道:帝国的长公主和希尔梅莉娅交好,这可是有一点儿麻烦了。到时候,拿下她的话,说不定那位长公主还会出来阻挡……

    不过,没有关系~!

    与希尔梅莉娅是教廷的人,我以教权治她,就是帝国的长公主又怎么样?纵然手掌重权,但是却是世俗的权力。与我们教权却是风马牛不相干的。

    而且……希尔梅莉娅不在,自己收集她的黑材料也更方便一些。

    想到这里,他定了神,然后道:“你们这些混蛋,既然你们主教大人身体不适,你们就应该早一点儿说,我也好回报教廷,多多地送来一些珍贵的药材补品,让她好好地休养身体。一帮废物~!教廷养你们有什么用?”

    旁边众人听了,不由全都有些心中恚怒:这个该死的死胖子~!

    前面找我们主教麻烦的是你,后面说,让她休息的也是你。两句话不到就变个颜色,简直就跟条变色龙似的。

    而且动不动就喊打喊杀,大发官威。你这孙子也太难伺候了吧?不少字

    那神甫站在福尔多的对面,在他破口大骂之时被他喷了一脸的唾沫,但是却却也不着恼,连声道:“大人教训的是,大人教训的是。”

    福尔多看着那神甫纵然是被自己骂的狗血淋头,但是却仍然不动声色,一脸的憨厚,看上去极为老实。不由心中暗赞了一声:这年头,物欲横流。老实的人可是很难见到了~!

    他想了一下,然后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神甫恭声答道:“回大人,小人名叫菲西。肯,维克托。意思就是有鱼则一定能成功。”

    他的声音平稳,而且还有些粗哑的喉音,从里到外都透出一种憨厚老实。

    福尔多不禁更是欣赏,道:“菲西,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一定是很老实可靠的,以后你就跟着我,怎么样啊?”

    那神甫想了一下,然后一躬到地,道:“如大人所愿。”

    “哈哈哈……不错。菲西,相信我吧,只要跟着我,我保证你以后一定会出人头地的~!哈哈哈……”福尔多大笑了起来。心中暗道:这真是太好了。自己刚来奈安,人生地不熟的,对这里的情况根本就不了解。现在有一个当地人投靠,这简直天赐良机。整起希尔梅莉娅的黑材料来,肯定是会顺手很多。

    他却不知道,在飞鹰集团东厂锦衣卫的最为机密的密谍档案柜里,有一份机密文件上画着的就是这位老实憨厚的神甫的画像,在旁边还注明了那神甫的代号“峨眉峰”。

    而且到了后来,正因为那神甫成功地潜伏之后。向着洛林众人提供了许许多多的关键情报。

    正因为那些情报,使的希尔梅莉娅能在最后成功地击败所有的竞争对手,登上了那代表至高神权的宝座,成为史上第一位女教宗。…,

    而那位立下了汗马功勋的神甫却因为保密等种种的原因,一直过着默默无闻的生活。

    据说后来,天才纵横的史上最伟大的诗人,文学家洛林爵爷还特意写了一部间谍小说,就是特意描写他的传奇故事的,并以之向他致敬。

    此时,旁边有仆人端上了一个盖着纯金盖子的大盘,放在了福尔多的面前。

    盖子揭开之后。一只烤成金黄色的烧鸡出在了他的面前,那热腾腾的香气直入脾胃,让人不禁食指大动。

    福尔多当下挥手让菲西退下,然后心情愉快地拾起了刀叉,打算好好地享用一下这顿丰盛的早餐。

    他拿着刀子刚刚割了一刀,这时就见自己从教廷带来的一名亲随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那人一边跑,一边大声叫道:“大人,大事不好了~!”

    福尔多当即一皱眉头,有心要训斥几句,但是抬头看着那人的面孔,顿时想起这个人是某位大人介绍给自己的,据听说还是教廷某一位很有势力的红衣主教的私生子。

    福尔多当下强压下怒火,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刀叉,然后道:“什么事情啊,莫涅斯,这么慌慌张张的。”

    莫涅斯道:“大人,我今天早上出去,看到许多人在看那个什么报纸,我也就买了一张。可是没想到,上面写的全是您的……”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伸手将手中报纸递了过去,道:“您快看看吧~!”

    “报纸……”福尔多看着他递过来的纸张,顿时想起昨天洛林在港口迎接自己的时候,还有一大堆的什么记者热情地向自己发问,当时自己在高兴之下,还是很幽默地开了一个玩笑。

    但是不是说,那报纸和教廷的邸报差不多吗?全都是一些歌功颂德,拍马屁的东西。再要么就是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奇闻怪谈。

    所谓的这些,不过全都是在破纸上写写字,这能出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福尔多不禁狐疑地看了那人一眼,笑骂道:“你这人就是喜欢大惊小怪,小心我告诉你叔叔,让他打你的屁股~!”

    说着,接过了报纸,展开一看。当即倒抽了一口冷气。

    只见那张报纸上用着最为粗大,最为醒目的黑体字写着《惊天号外:教廷巡查主教访问奈安行省。开口就问“奈安有ji女吗?”。》

    福尔多当即就感到一阵头昏,差一点儿没滚到桌子底下。

    这件事情,他可是记的很深刻的。

    当时就是有个人问自己,让自己说说对奈安的ji女有何评价?

    自己当时就很幽默地回了他一句,“奈安有ji女吗?”。

    还引来的众人一起哄堂大笑,自己还很是小小得意了一下。可是没想到……没想到转过天来,这就变成这样了~!

    想到这里,福尔多顿时火冒三丈。

    “嚓嚓嚓~!”

    他几把将那份报纸撕的粉碎,然后再用力地一抛。

    在那漫天飞舞的纸屑当中,福尔多挥着手臂,嘶声吼叫道:“这是哪个王八蛋干的好事?居然敢诋毁主教,目无教廷。

    这是渎神大罪~!

    真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小的们,给**家伙,咱们找到那个写我们坏话的,我一定要将他的舌头拔下来,然后再绑在十字架上,用小火慢慢地烧死他~!”

    从圣城梵帝诺来的众人一向也是一呼百应,眼高于顶的痞子流氓。…,

    原本按照教廷的规矩,像是红衣主教身边一定要有高阶骑士护卫,福尔多身边也有一定的骑士,但是因为他身为主教,又住在圣城,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所以这高阶骑士职位也就成了香喷喷的肥肉。

    大家看到机会,全都将自己的私生子了,小舅子了这些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二世祖饭桶们往里面塞。

    一来,可以让他们有个工作。

    二来,也可以得到一个好出身,好资历。以便将来能混多了经验值之后,升个官儿什么的,在面子上也好看一点儿。

    比如说克林顿克哥,人家为什么一路顺风顺水地当上总统,混上米国扛把子的位置。哪怕是玩几个实习生什么的,穿梆了,弹劾了,举国热议,但是他老人家也不会下台,屁股牢牢地粘在那个位置上面。

    要知道,想当年,克哥年青的时候,可也是米国十大杰出青年之一,还曾经给当时米国的龙头老大肯尼迪肯哥开过车的。

    而福尔多为了照顾人情,也全都答应了下来。不光是他,在教廷的那些个主教,甚至红衣大主教们都是这样干的。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个二世祖们虽然一个个好逸恶劳,本领不行,但是仗着家中的权势,惹起祸来,那可是一个顶三五个的。

    像是调戏个良家妇女了,骑着宝马狂飙,撞死几个老百姓了。在街头打架斗殴,打死几个人了……

    总之一句话,坏事儿没少干。

    这些家伙们仗着家里的背影权势,一个个骄横之极,简直就跟煮熟之后的王八蛋一样。

    从来都是他们欺负别人,没曾想过到了奈安,居然被一家小报给诋毁了。这些大爷们何曾受过这种窝囊气,当即也是一个个气的眼睛直冒绿光。

    他们像是被踩了尾巴的恶狗一样,纷纷抽出了刀剑,瞪着血红的眼睛,怒声咆哮了起来。

    “收拾他们~!”

    “一帮该死的乡巴佬,居然敢污辱父神在人间的代表~!”

    “狠狠地揍他们,一定要往死里打~!”

    “抄他们的家,灭他们的满门~!”

    “宰了他们,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教廷不是好欺负的~!”

    “……”

    有人在激愤之下,甚至就在餐厅当中挥舞手中的刀剑,对着空气大声咆哮。就像是自己是在跟肉眼看不见的深渊恶魔浴血搏斗一样,以此来发泄自己心头的怒气。

    有人痛苦地揉碎了手中的鲜花,再娇柔做作地背上一两段像是什么“为荣誉而战,死的光荣‘之类的狗屁烂诗。以此来显示面对污蔑之时,自己英勇奋战的彰显贵族荣耀的大无畏精神。

    那场面看上极其混乱,但是却又具有一种荒诞戏剧的喜感。

    福尔多咬牙切齿地骂道:“你们这些混蛋,在这里闹有个屁用,都跟我出去~!”

    说着,一甩袍袖,就大步走了出去。

    在他的身后,那些痞子们也一拥而上,急忙跟了出去。

    这些家伙们心里打的算盘可是山响:大家以前在圣都没人敢惹,现在到了这个小地方,岂不是可以更加痛快一些?

    先借着这个机会,立上一威。将圣城的威风打出来~!

    只要第一脚踢开,让这个小地方的人知道了自己这些人的厉害,打的他们害怕了,以后还不是任由自己为所欲为?

    到时候别说是下馆子吃饭不给钱了,说不定就是当街杀人,强抢民女什么的,也没人敢管了。…,

    福尔多原本就还有些本事,但是这些年却是靠着溜须拍马爬了上来,在很多时候,当一个人靠出卖尊严来换取了利益之后,也就不会再用什么思想和脑子了。因为一旦用了脑子,就想到这些事情,必然就会感到痛苦。

    历史上像是那些个死太监啊,秦桧啊,吴三桂啊……等等等等,许许多多的变态就是这样诞生的。

    想要不当变态,唯一的办法就是少用脑子,或是不用脑子,不去想这些事情。

    福尔多也不例外。

    他现在爬上高位之后,也是骄横惯了。脑满肠肥的,极少用到脑子,只是想着如何整希尔梅莉娅的黑材料,再加上看到报纸上的那些胡说八道,脑子一热,根本不会想那背后的事情。

    他带着众人前呼后涌着奔出了教堂,来到大街之上。稍稍地一打听,就知道了那报社的地址,当即气势汹汹的带着众人寻仇而去。

    话说总督府这边。

    洛林爵爷正拿着报纸,一边念着,一边跟着身边的那些美女一起笑前仰后合。

    希尔梅莉娅看到情人如此卖力地替自己办事,当下也是打定了主意,以后一定要对洛林更加温柔体贴一些。

    罗琳娜看了那报纸之后,也是笑的肚子都痛了。

    她终于恢复过来之后,咬牙切齿地指了洛林的鼻子,道:“你这个混蛋,以前在学院的时候,还有人管着,现在没人可以管你了。你就可着劲的冒坏水吧~!”

    阿黛儿看她数落自己的情郎,当下有些不愿意,刚要张口。

    罗琳娜却已经调转了矛头,对着她道:“你也是,洛林胡闹,你也不劝劝他。就那样惯着他,任由胡来。”

    凯瑟琳在旁边看了,却是笑了起来,旁若无人地道:“某人还好意思说,刚刚也不知道是谁笑最高兴了,差一点儿就钻桌子下面去了?”

    罗琳娜不由一滞。

    就在此时,有侍卫飞跑进来,向洛林禀报:“大人,有人砸了您的报社了。”

    旁边雷欧听了当下暴跳如雷。道:“砸了报社?谁那么大胆敢砸我的报社。真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也怪不得他如此生气。

    要知道那些报社的后台老板,执照上的法人代表,可都小公爷本人。

    报社虽然赚钱不多,但是却是他老……呃,他小人家的零花钱主要来源。现在动了他的蛋糕,小公爷当然是一跳三尺高了。

    他当下转头下令,道:“巴尔,你多带些弟兄们,再把小白也叫上,咱们一起去看看,哪一个狗*养的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那侍卫犹豫了一下,随即看凯瑟琳微微一点头,当即答应了一声,转身出去。

    因为担心自己的利润受损,雷欧当下也不换衣服,就穿着他的那一身便装,就跑出了门去。

    洛林看了,不由叹了一口气,也急忙跟了出去。

    众人出了总督府,也是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另一条街上的报社门口。

    恰好赶上福尔多众人正在打砸报社。

    数个痞子将那报社中的人围在中间,一顿拳打脚踢。打的那些人头破血流,嗷嗷惨叫,倒在地上不住地翻滚。

    就连围观的路人脸上也全都露出不忍之色。

    但是饶是如此,他们仍然还不停手,继续痛打。

    福尔多站在旁边,也是不住地怒吼:“给我打。打死他们。居然敢污辱神圣的主教,这是渎神大罪,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除此之外,还有十几个人在那报社当中不住地打砸。将里面的东西全都打的稀烂。

    雷欧在人群当中看了,当即心痛的肝都要碎了。这个月的零花钱绝对是要泡了汤。

    不仅如此,手下这些给自己赚钱的人都挨了打,以后小公爷的脸往哪儿放?出了门还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吗?

    但是他看到那个死胖子,自己好像认识。当下想了一下,然后撕下披风,将自己的脸一蒙,然后大叫一声,挥了拳头,带领众人就冲上去。

    洛林看到雷欧现在如此的懂事,居然都知道提前将自己的脸给蒙上,当即大感欣慰。看来自己真的是没有白教啊~!

    此时,福尔多手下众人看到有人前来打架,当下也毫不示弱,拿出他们以前在街头混,耍流氓时的横劲,迎了上去。

    两帮人就在那大街之上,乒乒乓乓地打了起来,一时间鸡飞狗跳,场面极为混乱。

    洛林看到那群架的场面,突然想起了年少轻狂的时日,当下拳头发痒,也是按耐不住加入了战团,和福尔多众人打成了一团。

    这里面最要提出表扬的却是那头小象,小白同学。

    那小象也不知是从哪儿学的,坏的透顶了,跟在雷欧的身边,每每都从背后下手偷袭。用自己的大鼻子,将对方的人用鼻子一卷,然后大头朝下,很磕上几下,最后再放在自己的大屁股下,用力一坐……

    这小象虽然没有成年,但是却也已经有二三百斤的重量。它这一屁股下去,虽然坐不死人,但是最起码也要将对方肚子里的东西全都坐出来。

    福尔多的手下虽然街头混过,但是奈何雷欧小公爷的小弟们却是精锐的皇家禁卫,交手之下,那强弱立分。

    只是片刻的工夫,就将福尔多和他的手下全揍翻在地。

    雷欧小公爷更是逮到了福尔多那胖胖的脸,不会硌了自己的手,拿出当年和阿尔摩哈德人谈判之时打黑拳的劲头,对着他一顿胖揍。

    直打的福尔多鼻青脸肿,杀猪一样嗷嗷惨叫。

    一直等到小公爷过足了瘾之后,那城卫这才接到消息,跚跚然地赶了过来。

    以小公爷的个性,岂会被人抓到,当即呼哨一声,带了手下们,进行战略转进。

    卫所的官兵到了现场,看到倒了一地的伤者,再看看绝尘而去的雷欧众人,也是无计可施。最后只得依着规矩,将报社的伤者和福尔多众人带回去问话。

    大队卫所官兵浩浩荡荡的押着两帮人往卫所的总部而去。

    奈德尔城的百姓今天算是见了稀罕,先是那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红衣主教当街被人给狠揍了一顿。

    那可是红衣主教,能让一方总督都客客气气迎接的大人物,奈安几百年来,什么时候有过红衣主教莅临过。

    而现在,奈安不光有一个慈悲为怀的教廷圣女希尔梅莉娅小姐,不畏艰难的来到奈安传播教义,造福奈安百姓,这几天更是又来了一个教宗的钦差,奈安人都暗想:难道父神的荣光真的要照耀到奈安这个旮旯了?

    希尔梅莉娅主教在奈安的声望那可是好的没话说,奈德尔城内不论是谁提起来,都要先赞美一句的。

    奈德尔城的人可是亲眼看到,在奈德尔围城的关键时刻,就是这位年轻美貌是希尔梅莉娅主教亲自守在城头上,不畏危险的和敌人邪恶法师战斗,用一招如同神迹一般的辉煌圣术,战胜了吞噬灵魂的黑法师。…,

    这一段故事经过艺术加工之后,更是称为酒馆里靠卖唱挣钱的吟游诗人们的保留曲目。

    听完了那一场惊心动魄的圣魔大战之后,喝的醉醺醺的酒鬼们还不忘举起就被高喊一声“赞美父神,赞美希尔梅莉娅主教。”

    希尔梅莉娅在奈德尔城内的人气飙升,已稳稳和来奈安扶危济困的长公主殿下并驾齐驱。

    当然,不光有歌颂希尔梅莉娅主教的一个曲目,同时在奈德尔城内流传的,还有歌颂长公主殿下和阿黛儿小姐的曲目,甚至还有一个赞美雷欧小公爷英勇无畏,聪明睿智,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乐善好施,胸怀广阔的颂歌。

    这些长篇颂歌原本都是自发性的,依靠各位活跃在酒馆和ji院的吟游诗人们自我发挥,其中为了吸引听众,多挣几个铜板,未免没有一些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东西。

    执行捕风捉物,舆论监察任务的风险投资公司很快发觉了这些东西,虽然那些暗探们也是听的心旷神怡,但是涉及到自己的老板和老板娘们,这些密探们也急慌慌的上报给贝伦。

    贝伦又急慌慌的上报给洛林,他们可都知道,风险投资公司的总BOSS洛林爵爷,可是一个睚眦必报却有很怕老婆的小心眼,这种上司可是最可怕了。

    洛林在知道这些东西之后,当即拍板决定,堵不如疏,百姓有充分享有娱乐的权力吗。

    对于这些民间三俗艺术,要由官方来进行正确的引到,使之具备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从而来教化百姓,纯洁人心,达到提高民众素质的目的,等等等等。

    一番话说的是义正严词,有内涵有深度,充分体现了洛林总督作为一个时刻想着帝国和百姓的成熟政治家的胸怀和水平。

    贝伦当即就表示倾佩,捂着嘴差点吐了出来,而列席会议的雷欧小公爷这时才发现,虽然自己跟着洛林已经学有小成,但是比起洛林来,还差的很远。

    洛林当即拍板决定,要由奈安宣传部门颁布官方版本,对这些职业吟游诗人进行培训,今后在各种娱乐场所,只能演唱这些洛林总督大人的钦定版本。

    洛林总督为此重金聘请了数位专家,由宣传部门领导,很快版本了官方版本,雷欧小公爷还于百忙之中亲自莅临指导了专家组的工作,亲自为《歌颂雷欧》《永生不灭的帝国颂歌雷欧殿下之歌》《升飞鹰公司之旗》等脍炙人口的歌曲作词。

    此外,还会有宣传部门和卫所官兵组成的检查小组进行不定期抽检,暗里还有风险投资公司的密探们偷偷监视。

    但凡有人不遵守宣传部门规定的,将有主管部门直接带回去训导,进行突击培训,直到让他唱什么都是官方的样板段为止,才算合格。

    此项政策一出,奈安的娱乐业自是一片繁荣,就连吟游诗人们招揽顾客的话都变成了:“晚上唱点政府不让唱的。”

    在洛林总督对吟游诗人卖唱事业的亲切关注之下,关于凯瑟琳、阿黛儿和雷欧的颂歌,除了在官方场合和上流社会活动之中,就再也没人唱了,只剩下希尔梅莉娅的那一段。

    尽管和洛林勾搭到了一起,但希尔梅莉娅确实是教廷内为数不多的正直善良的主教,对平民百姓很是关怀,经常会深入基层,所以很得民心。

    在奈德尔城一战中,奈德尔城内神殿的众多牧师们也纷纷走上战场,在奈德尔的城墙上和敌人战斗。…,

    对于这些在为保卫自己而出生入死的人,奈德尔百姓都是心怀感激的。

    对教会这些人,底层的民众对教会的好感度是最高的,越是高层见到的真相越多,知道教会内那些龌龊的事情,对教会的好感就越低。

    但在奈德尔之战之后,大家发现这些牧师们还是干点正事的,对他们的态度就好多了,就连今年奈安教会收到的捐款总数就比往年多了两成。

    当奈德尔百姓见一个穿着华贵的红衣主教在街头被一群人围起来群殴的时候,围观的群众可是十分讶异的,纷纷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

    卫所官兵押着报社的人和巡查红衣主教的人走过大街的时候,引得大街上的百姓纷纷侧面围观。

    还有卫所的士兵的熟人大叫着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

    福尔多鼻青脸肿,原本就肥大的脑袋现在被更是被打的红肿了起来,洛林和雷欧下手可毒着那。

    两个同样被禁卫军下狠手揍得脸都看不出原样的手下扶着福尔多,但福尔多还是一路哼哼吆吆的。

    他活到现在何曾受过这种罪,就是在教廷总部,也是因为自己后台硬,行事肆无忌惮,现在居然被人在大街上堂而皇之的打了一顿,福尔多心里的火气都能嗓子眼里面喷出来。

    福尔多一边嘿吆嘿吆的喊疼,一边不住的咒骂,先是咒骂报社的人员,他刚砸了报馆,报社的人自然是不愿意的,也指着他的鼻子对骂了回去。

    别看福尔多是一个红衣主教,看身份也是个大人物,但报馆的高层可知道自己的老板是奈安最大的老板,既然敢登那种文章就不怕他这巡查主教,两帮人吵的热热闹闹,卫所的军官手里接到这个烫手的任务,心里正在烦躁,听着两帮人没完没了的对骂,不耐烦的高喝一声:“闭嘴。”

    福尔多仿佛被戳到了肺管子,对着卫所的军官跳脚大骂道:“你让我闭嘴,你敢让我闭嘴!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像你这种小蚂蚁,我动动手指就能碾死你,你还敢让我闭嘴。你们这些混蛋跟他们一样,都是一群吃干饭的傻蛋,我可是教廷总部的红衣主教,你们总督见了我都得客客气气的,那么多人打我们,你们却一个人都没有抓到,你们披着这身皮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福尔多再牛,那也是在教廷总部和教会系统里面,卫所的军官才不把他的威胁当作一回事,但也知道自己也不能主动招惹这个蠢的跟猪一样的主教。

    军官心里暗道:还红衣主教,连几个街头小流氓都打不过,人家希尔梅莉娅小姐那才是真正的主教。

    心里越发鄙视这个只会狂叫的红衣主教,军官干脆把头一拧,不在搭理他,任凭福尔多在那里乱吼乱叫。

    福尔多看周围的卫所官兵都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只感到自己的火越来越大,尤其是街道两边指指点点的围观群众,听着周围百姓窃窃私语的声音,福尔多想起上午的那个该死的报道,越发觉得这都是在嘲笑他。

    尤其是福尔多平常亏心事做的不少,饶是他已经被打的和神典一样厚的脸皮也感到承受不了。

    福尔多冲着前面的军官大吼道:“你过来,快给我过来。”

    军官翻了个白眼,无奈的转身走到福尔多跟前,板着脸说道:“大人,又怎么了?”…,

    福尔多急道:“一点眼色都没有,还不快去跟本大人找辆车来。”

    军官眯起眼睛不耐烦的瞟了福尔多一样,道:“我们卫所可没有马车,囚车倒是有不少,大人您要吗?”。

    福尔多身边的侍卫大怒道:“混蛋,你敢这样和大人说话,信不信我们大人扒了你这身皮,把你送恶魔岛上去。”

    军官眯起眼睛说道:“聚众打砸报社,入室抢劫,殴打平民,损毁私人财务,还是先管好你们自己吧。”

    然后眼睛里凶光一闪,恶狠狠的说道:“这里可是奈德尔城。”

    福尔多身边的侍从都是一窒,互相看了两眼,最后乖乖的闭上嘴巴,军官可说的很清楚,这里是茹曼帝国的奈安行省,掌管这里的可是前途无量的帝国名将洛林伯爵,还有茹曼皇室的长公主和皇位继承人坐镇这里。

    他们在奈德尔城内闹事,怎么说也是薄了奈德尔城主人的面子,要是别人也就算了,可这里的一个比一个后台硬。

    别说是一个红衣主教,就是一个真正的大枢机来了,也得客客气气的。

    福尔多自然是不怕军官的话,他来奈安只是一趟公务,就是达不成目的,走人就行了,离着奈安远远的,谁能把他怎么样。

    可是那些手下们却怕了,这些奈德尔人虽然看起来都是一群乡巴佬,可是穷山恶水出刁民,这些人可着实是凶悍的很,刚才在揍他们的时候,手法熟练,下手狠毒,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卫所这些人要是真切他们生猪肉,关进小黑屋把他们收拾一顿,搞个刑讯逼供什么的,这是人家地头,他们挨了也是白挨,就跟刚才狠揍福尔多的那一大一小两个蒙面怪客一样,人家打完了就跑,福尔多再怎么狂喊乱叫,还不是连人家是谁都不知道。

    扶着福尔多发侍从劝福尔多道:“大人,算了啊,您和这些小人物犯不着生气,平白坠了你的身份,咱们马上就倒了,你身上有伤得赶紧治疗,要是再这里等马车,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这里鬼天气,也是再把您吹病了怎么办,快快,多来两个人扶着大人。”

    福尔多转念一想也对,看这些奈安刁民的态度,指不定还真敢把他在这里晾上大半天的,附近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这个狼狈的样子,要是传回了教廷总部那得被人嗤笑一辈子,福尔多的老脸再厚也架不住。

    当下脸一沉,不满的说道:“走,快走,等见了你们总督,我要向他投诉这些玩忽职守的混帐兵痞。”

    军官背过身去一撇嘴,心里暗道:活该~!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