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隆重的欢迎仪式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四十八章隆重的欢迎仪式

    第四百四十八章

    那高大崔巍的战舰之上。不仅悬挂着教廷的圣十字旗,而且在其中最高的桅杆之上,还挂着代表着茹曼帝国皇家的白底金线绣成的飞鹰战旗。

    除此之外,在那两个旗帜的旁边,还有一面奇怪的旗帜,有着繁复的花纹,盾牌,巨龙,刀剑,在最中间的位置上还画着一个屁股上长插了一大堆闪电,看上去好像是得了痔疮的飞鹰等等等等。

    而这好像还是不够满足,还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像是小孩子涂鸦一样,让人几乎分辩不出来的东西。这些东西共同地构成了那一面奇怪的旗帜。

    当那庞大的战舰驰出之时,在目光所能看到之处,所有人等尽皆是恭敬有加,低头行礼,有人甚至拜服于地,再没有一个人敢再出一声喧哗。

    教廷的圣十字旗,是神权的标识。

    那代表着众神在世间的代言人,替众神在世间照顾百姓。将光辉撒遍人间的牧者。对于那些虔诚信徒们来说当然值得尊敬。

    而茹曼帝国的金质飞鹰,则是皇权的标识。

    它代表着茹曼帝国皇家那不可侵犯的权力。对于那些忠诚于帝国,忠诚于皇权的百姓来说,自然也是更是施以大礼,不敢有一丝的懈怠。

    毕竟,惹到了教廷,那些死秃头们只能是动动嘴皮子,在你的耳朵边上唠叼上几句,忍忍也就过去了,最多再掏两个小钱,就打发了。

    而惹到了茹曼皇家?

    要知道,这里许许多多的人都是从帝国手里拿工资,养家糊口的。世世代代都是在帝国的保护之下,这才过上安稳的日子的。

    虽然大家都是交过保护费的,而且他们也一直很谦虚地自称是‘公众的仆人’。但是这些仆人可是比主人们的脾气大多了,而且还横的的狠。

    要是敢惹到他们,还是少不了被那些人指责,像是什么‘忘恩负义’了,‘端起碗来吃肉,扔下碗骂娘’之类的。

    尽管说现在经济不太景气,但是就算你现在只是吃的起大白菜,但是哪怕你只能吃的白饭,吃饱了之后,再扔下碗骂娘,就是你的不对。

    更别说,那些家伙们可全都是眼睛里不揉沙子的痞子。

    要是真把他们给惹恼了之后,告你一个‘侮慢皇家、目无君上’的大不敬之罪。可是真的会拿家伙,带着双花红棍,打手小弟们,去抄个家了,灭个门什么的很有益身心的活动。

    最起码,随随便便地丢一句话出来,也是要搞的你丢官罢职,再加个百分之三百五百的税。

    而最后一面旗帜,却更是所有人都要尊敬的对像。它代表了世俗的金钱、商业与财富。

    虽然很多人都是自命清高,把大嘴一撇,说:“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是这却是在断章取义,因为下面还有一句话,“没有金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纵然是神权与皇权所不能达到的地方,金钱也是可以畅行无阻~!

    因为,那是飞鹰集团的旗帜~!

    茹曼帝国飞鹰国际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的旗帜~!

    它生产出的轻便稳固的马车,奔跑在帝国每一条的道路之上。

    它制造出来的风车水磨,在农田与河流之间随处可见。

    最为重要的是,它开设的盐场。

    飞鹰公司,依靠着自己采用了极为先进的生产方法,生产出来的食盐物美价廉,现在已经几乎垄断整个帝国的食盐市场。而其他国家的盐业生产也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

    贴有飞鹰标志的食盐随着发达的运输。已经走进了千家万户,甚至已经遍布了这片大陆上的每一个城镇。

    号称飞鹰双雄的两大地产企业,飞鹰置业,飞鹰不动产,这两家掌握着南方近两亿亩土地买卖代理权的公司,也是由它在背后操纵……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这家高举着振兴民族经济大旗,有良心,有道德,而且还极其负责任,前所未有的,从今往后一千年之内也不会再出现的,号称人类有史以来,最为可尊敬,最为伟大的公司~!

    虽然刚开始,飞鹰集团的旗帜刚刚新鲜出炉的时候,在那些乡巴佬的眼中,那旗帜看上去有些古怪。大家也没少在心底私下嘀咕,这旗怎么画的这么丑。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那旗帜,可是帝国的皇家继承人,拥有“千里慧眼般的睿智、广博深邃的见识、神秘玄奥的判断力及无比的胆量、非凡的军事才略和设想,多才多艺的实力,仁者的雅量和无限大的胸怀……”的雷欧小公爷亲自设计的。

    而且那旗帜的设计还通过了包括帝国皇家艺术学院,皇家科学院,皇家魔法学院……等等等各级艺术机构的评审,得到了各种各样的艺术称号与奖章。

    那充满了奇特风格的旗帜设计,也被一大堆砖家叫兽们所称赞夸奖。

    号称是充满了近代,现代,未来。现实,抽象……等等等等各种各样,所有被人们想到,甚至是人类所想不到的艺术美感,宇宙中最为神奇玄妙的设计……

    小希哥出来混的时候,他手下的双花红棍,那个养鸡专业户“戈培儿‘博士曾经说过“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这句话虽然有些脑残,但是却也有一定的道理。

    经过这么扑天盖地的一灌输,一洗脑……呃,失误了。应该是,宣传。真的只是只是宣传了……

    经过这么扑天盖地的强大的宣传,以‘笨羊羊’为杰出代表人物的这些帝国乡巴佬们发现,那些以‘灰太狼博士’为首的,在帝国皇家知识学院里拿过帝国最高等级的四六级证书,响当当,嗷嗷叫的砖家叫兽们都这样说之后,当下也就不再质疑,那旗帜的设计,转而开始质疑自己的审美观了。

    当时雷欧小公爷为了能得到替公司画旗帜,这一具有很强代表性的关键性权力。以免的凯瑟琳那个八婆一直在面前奚落自己,画的最好的画就是以前尿过床后的床单。

    他可是费尽了心力,和洛林爵爷争了大半天,又出让了不少的权力。甚至是和凯瑟琳也签下了很多的丧权辱国的权利,这才签下了得到的。

    原本他画上了那一大堆的东西之后,还要再将自己最为心爱的小象也画上去,但是旁边的一众人等看了之后,发现那画儿实在是惨不忍睹。

    为了救民于水火当中,尽可能地挽回帝国皇室的尊严,大家只得冒着生命危险,苦劝这位小公爷:“董事长大人,你画的真的是太好了。但是这儿也实实在在是没地儿了。再画就只能是画旗竿子上了。”

    并不像是欧美那些个官迷们,当个总经理什么的,就非要给自己起个首度执行官的名字。好顶个官儿的名字过过干瘾。哪怕是当个娱乐业大班,也就是俗称的‘死*公头子’,也要在名片上印个CEO,这才感觉跟得上时代潮流。…,

    ‘董事长’,这个官职可是小公爷最为喜欢的。这很简单,董事长啊,不光是懂事,而且还再个‘长’字,这说明自己是多懂事儿啊?

    做为一个屁大的孩子来说,他能不高兴吗?

    因此上,小公爷这才从善如流,欣然放下了笔。

    不过这位小爷跟洛林爵爷那么一个空前绝后,一千年只能出一个的伟大人物混了这么久,可也不是白混的。

    他老人家只是大眼珠子略略地转了转,就拍板决定,将自己的‘小白’当做飞鹰公司的永久吉祥物使用。

    当然了,像是肖像使用费了,出场费了什么的,这一类的东西,就是由那位将它照顾的体贴入微,无微不至的主人,即小公爷本人代为领取。

    当然了,为了逃避凯瑟琳长公主殿下苛重的税收,体现在工资单上时,小公爷还是谨慎地使用了‘小白’自己的名字。

    不过后来,那旗帜的设计图拿到了洛爵爷的面前之后,洛爵爷发现那玩意儿实在是看不眼,但是迫于先前的承诺,又其他的好办法,只得是假装看不到,硬着头皮,让人制做。

    福尔多巡查主教站在自己的船头之上,看到那挂着隆重的七色彩旗战舰驰出了港口,向着自己这边缓缓地靠过来。

    他看到战舰上悬挂着的前两面旗帜,心中略略舒服一些。心中暗道:这当地的官员们还是知道做事的规矩的。

    自己做为一名教廷派出来的巡查主教,这可是实打实的钦差大臣。由教廷驻地的主教,以及当地的官员们亲自迎接。也是理所应当的。

    在此同时,做为一名虔诚神职人员,由于对世俗的事务并不太过关心。

    因此上,他看到战舰上那第三面看上去乱七八糟的旗帜很是奇怪。这种鬼画符的旗帜怎么可以与圣十字旗,茹曼皇家的飞鹰战旗相提并论。

    不过,由于刚刚在抖威风的时候,因为装叉太过,装成了傻叉,结果被那些船只上的人们大骂了一通,福尔多大人以前何曾受过这种窝囊气。在心头恼火之下,所以原本精心准备好的假笑也消失不见,一脸的铁青。

    他已经是打定了主意,等一下一定要找个由头,给当地的这些家伙们一个下马威,好好地发一下自己的脾气,以消心头之恨。

    此时,那艘战舰已经来到了近前。

    那甲板上衣着鲜明的十二名号手同时迈前一步,然后鼓足了腮帮,拼命地吹响了号角。

    “呜,呜呜呜……”

    嘹亮而欢快的迎宾号角声在一瞬间就传遍了整个海面。

    四周船只上的人们看了,不由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就连红衣主教、总督,还有飞鹰公司的人都亲自迎了出来,看来这边真的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了。

    福尔多感受到四周投过来的敬畏的目光,不由心中冷笑了起来。

    但是在此同时,他却更加恼怒:当地的这些人居然现在才出来迎接自己,而且还没有以照以往的惯例,事先驱赶了那些贱民,大张旗鼓地封锁海面。如此侮慢自己这位教廷特派的钦差,摆明了是要给自己难堪~!

    现在才过来拍马屁,又是挂彩旗,又是吹礼宾号,这已经是晚了~!

    回头一定要在教宗面前大大地告上一状,让他们吃不了兜着着。最好是丢官罢职,流放三千里,这才消去心头之恨~!…,

    就在他心中恶毒地意yin的时候,这时对面战舰上已经平行着靠了过来。

    ‘咔拉’一声,水手们在军官们的命令之下,已经在两艘船之间搭上了宽大而结实的跳板。

    紧接着,就见一群衣着华丽的人从那边的船上缓缓地走了过来。

    当先一人容颜娇美,俏丽难言。一看就是正当妙龄的美女。但是身上红色长袍,头戴着圣十字冠,手拿着一人高的圣杖,一身红衣主教的打扮。

    那人来到近前,看到福尔多的衣着打扮,知道这位就是教廷的钦差,当下躬身一礼,道:“奈安行省红衣主教希尔梅莉娅恭迎大人。愿父神的光辉永远照耀。”

    福尔多面色冰冷地微微欠身,回了一礼,冷淡地道:“愿神的光辉永照。”

    他顿了一下,然后继续道:“主教大人,我本人虽然不算什么,但是这一次来可是代表了神圣的教廷,请问您怎么来的这么晚?难道是大人您想要有意轻慢不成?”

    希尔梅莉娅没想到刚刚一见面,就被人当头一棍,不由怔了一下,她定了定神,刚要张口解释。

    福尔多一摆手,道:“大人,您还没有向我介绍您身边的这些人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投向了希尔梅莉娅身后的众人,根本就像是忘记了刚刚的指责。

    希尔梅莉娅见他根本就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不由苦笑了一下。然后侧过了身来,一指洛林,向着他介绍道:“这位就是奈安总督洛林伯爵。”

    福尔多看着对面的年青人,却是小吃了一惊。

    临来之时,他可是也听说过这位总督大人。

    当初写下了《战争论》这一**性的军事著作,名闻天下。

    后来,率领数百枫堡老弱残兵,击败了阿尔摩哈德七万联军。

    再后来,进攻阿尔摩哈德,奇袭哈夫斯港,一路斩关夺隘,杀敌无数,所向披靡。

    再再后来,更是第一个攻入阿尔摩哈德的首都。成就不朽功勋~!

    前不久更是率领大军,击败了半兽人联军,开疆辟土,将茹曼帝国的领土增加了数万平方公里,近一省之地。

    现在‘飞鹰战神’的名号已经传遍了大地,被茹曼帝国视为未来的中流砥柱。

    甚至在乡间鄙俗,有人还传言说,他还是一位圣龙骑士。早在乡下之时,就和一条神圣巨龙定下契约,可以随意召唤。

    虽然福尔多已经事先做好准备,但是却发现面前的这个人实在是太过年青,根本就不像是一个骁勇无双的无敌悍将。更不是自己以为的那种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虎背熊腰的大汉。

    如果准确地形容的话,也确实是如那些传言当中所说的,小白脸~!一个该死的小白脸~!

    洛林看着福尔多主教,也是心头恼火。

    希尔梅莉娅跟他可是有一腿的,虽然限于条件,不可能公开,但是那个死胖子一上来就给自己的马子难堪,这不是明摆着给爵爷上眼药吗?

    福尔多率先回过了神来。他在胸前比划了一下,然后道:“愿众神的光辉永远照耀在您的身上。”

    洛林心中冷哼了一声,但是面上的笑容却是更加甜美了,潇洒地向福尔多敬了一个军礼,然后笑道:“福尔多巡查主教,您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了。”

    福尔多不由一愣,道:“阁下听说过我?”…,

    洛林笑道:“那是当然了。我听说,大人您可是教廷的中坚,深受众神的眷顾。而且还是教廷的重点培养对像。公正,谦虚,勤奋,无私……您简直就是教廷的最为杰出的圣徒……在下对大人您的敬佩之情,有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又如贝尼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福尔多在心中点了点头,终于确定:嗯~!这家伙肯定是没听说过自己。

    不过在洛林这卖力的吹捧之下,他却还是乐的合不拢嘴,谦虚地连连摆手。

    旁边雷欧见了,当下低声地向旁边的美琳娜说道:“看到了没,老大这是打定了主意,要把那个死胖子往死里坑了~!

    美琳娜也不由同情地看了福尔多一眼。低声道:“没错,这个可怜的傻瓜,撞到了洛林的枪口上了。”

    此时希尔梅莉娅又向福尔多介绍了一下这边的其余众人。

    凯瑟琳虽然身为长公主,现在也是驻辇奈安。但是毕竟不能明打明的告诉众人说,本公主殿下现在就跟你们的洛林总督睡在一起,夜里的时候,还没少玩什么皮鞭、蜡烛高跟鞋之类的游戏。

    这些事情关系到皇家的颜面。再加上一个巡查主教,还没有资格让长公主殿下亲自出来迎接。因此上,她并没有出现。

    阿黛儿一听说有巡查主教要来,却是极为踊跃。

    这个极品的腐女可是一向喜欢看‘天下为攻,世界大同’的东西。

    虽然她现在还自称青春美*女,但是实际上已经是身为**,而且害怕将洛林给毒害了,以后就没的玩了。已经收心了很多。但是一听说有教廷这位巡查主教要来,当下还是激动的两眼直冒星星,吵着非要来看一看不可。

    但不幸的是,当即就被所有人全都投票给否定了,只能是禁足在家。

    而奈安行省的魔法协会会长罗琳娜,出于魔法与教廷天然的不对付,当然也不会出席这种场合。

    这三位不来,余下的重量级人物也就只剩下了茹曼帝国的第一号太子爷,飞鹰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雷欧小公爷了。

    希尔梅莉娅将众人互相介绍过了之后,大家在一起又聊了几句。

    在他们闲聊当中,此时由战舰在前开路,福尔多的座船在后,已经大摇大摆地越过港口外面那些船只,驰进了港湾当中。

    福尔多的座船在港口当中刚一靠岸,就听到岸上响起了惊天动地的锣鼓声。他不由吓了一跳。

    洛林急忙介绍道:“大人,这是奈安的群众听到您要来的消息,自发地前来欢迎您的。”

    福尔多抬眼望去,只见那岸上已经聚集起了许多的百姓,一眼望去,乌压压的一片,也不知有多少人。

    他不由皱了皱胖肥的脸颊,算是笑了一下。然后在洛林热情的引导之下迈步走下了船去。

    他刚一下船,就见有两个满身长毛的小半兽人手执着鲜花,越过了岸上卫兵们的封锁线,跌跌撞撞地跑上了前来。

    福尔多看着半兽人那特有的面孔不禁又是一惊,不住地后退。

    洛林在一边急忙扶住,道:“大人,这些半兽人可全都是信奉了父神教的,他们这是来向您献花的。您可不能寒了他们的心啊。”

    福尔多听了,尽管心中极不情愿,但是却也发现这两个半兽人小孩也实在是没有什么杀伤力,而且在后面还有无数的人类,还有半兽人全都在看着。…,

    为了收买半兽人的心。他只得是把心一横,弯下腰去,一脸假笑地接过了鲜花。然后又假装欢喜地伸手抱起了两个半兽人孩子。

    港口上顿时一片响起了欢呼声。

    福尔多看到这里,也不由是向着众人连连招手致意。

    这时,就见对面又有一大群人涌了上来。

    洛林不等福尔多发问,就提前解释道:“这些人都是记者,我们在城中办有不少的报纸。呃,您不知道吗?就是专门记录一些新闻了,大人物的公众讲话了之类,向百姓们宣化的东西。”

    福尔多当下释然道:“这样啊,原来就是跟我们教廷邸报一样,专门用来记录圣训这一类的东西,只不过你们将它平民化了,是不是啊?嗯,我看这样很好嘛~!很可以扩大教廷在百姓当中的影响。”

    洛林当下笑道:“大人高见。”

    福尔多此时也是放开了,自己走过了去。面对着那一大堆的记者提问,当下毫不逊色地做出回答。

    那些记者们提了一大堆的问题,然后满意而回。

    直到这时,这个欢迎仪式才算是结束,在专人的陪同之下,登上马车,向着城中的大教堂驰去,休息去了。

    而洛林这边众人也散了开去,各忙各的去了。反正此时洛林已经将坑给那个死胖子挖好了,就等着过几天收拾他了~!

    等着些事情忙完之后,洛林想起自己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当下找了一个理由,摆脱了雷欧众人,独自一个人溜了出来。

    洛林小心翼翼沿着一条小巷径直来到阿德玲和德伊波勒住的地方来。

    此时寒冬马上就要过去了,奈德尔城内的天气渐渐暖了起来,本来城市的纬度就低,还临海,气温现在可以说是很温和,在阳光的照耀先,整个人都会不自觉的变得懒洋洋的。

    走进院子,踏过绿意盎然的灌木,洛林抬眼就看到阿德勒和德伊波勒坐在房子前面的花园里面,享受日光的温暖。

    德伊波勒刚醒来那两天的时候,还是十分虚弱,精神也受了极大的刺激,只能萎靡在床上,全靠阿德玲照顾。

    阿德玲还曾经对洛林说过,刚开始那几天,她经常听到德伊波勒把自己裹在被子哭。

    洛林也理解,虽然德伊波勒曾经是自己的敌人,但现在她只是一个为天下所不容的可怜少女,还要托庇在自己这个她曾经要处心积虑对付的敌人保护下,心里自己很难过。

    为了德伊波勒的身体,洛林可是让贝伦弄来了不少的补药,在阿德玲的照顾下,德伊波勒恢复的也很快,半个月之后就可以下床走动了。

    之后每天洛林都要来和调戏一下阿德玲,和德伊波勒绊拌嘴。

    德伊波勒也好像是认命了,虽然对洛林依然很抵触,从来都不给洛林好脸,动不动就冷嘲热讽,但却很适应这种无所事事的生活,

    只要天气好,都会走出房间在外面的花园里面呆上一会。

    无聊的时候也会拉上阿德玲闲聊,而且时不时还放松的笑两声,更是花时间去研究些奈安的饮食和服饰了。

    洛林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个小妞要是没完没了的纠结,时不时再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那洛林的脑袋就该生疼生疼了。

    不过转念一想,德伊波勒这种情况不就是被自己包*了吗,虽然自己是怀着纯洁的目的乐于助人的。…,

    阿德玲穿着一身宽松的青绿色长裙,此刻正坐在躺椅上,上身稍微前倾,一手按着膝盖,另一手翻着放在腿上的书,黑色的短发垂下了遮住了半边的玉容,表情恬静而满足。

    德伊波勒一身白色的毛料衣服,斜躺在椅子上享受温暖的阳光,身上还盖着一张毯子,她像是还不能适应这种强力的阳光,双臂交叉起来盖在脸上。

    两个人好像正在聊着些什么东西。

    洛林每天都要来这里一趟,看看阿德玲和德伊波勒。

    **下羞涩的阿德玲,吃点小豆腐,看看阿德玲宜喜宜嗔的俏脸,虽然也有那色心,但无奈这一段时间实在是荒yin过度了。

    每次看到阿德玲迷离的星眸,洛林只能在心底长叹一声:有心无力啊。

    阿德玲首先看到了洛林,欣喜着说道:“你来了。”

    洛林点点头,收拾下情怀,走过去坐在两人的对面,

    德伊波勒抬起双臂,细长妩媚的眼睛瞪了洛林一眼,从俏挺的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翻翻身,长发在椅背上散开,留给洛林一个曲线优美的后背。

    洛林也不以为意,向阿德玲笑了笑,反正等一会说起话来,德伊波勒小妞总是会插嘴的。

    洛林每次来都要刺激德伊波勒一下,说些战争或者政治上的趣闻,和她绊拌嘴,这么长时间下来,和洛林越是吵架,德伊波勒却是越有精神了,虽然对洛林的态度依然很恶劣,还没有一点身为俘虏的觉悟,总是对洛林恶语相向。

    阿德玲看看赌气的德伊波勒,向洛林顽皮的一笑,搬了一个可爱的鬼脸,在阿德玲如同高中女生一样的脸庞上,分外显得诱人。

    洛林笑着摇摇头,示意自己并不在意,笑道:“今天过的怎么样?事情多,来晚了。”

    “挺好的,”阿德玲合上腿上的书本,大大的眼睛弯成了新月形,向着洛林灿然一笑,道:“出什么事了吗?”。

    洛林挠挠头,道:“教廷突然来了一个巡查主教,虽然是打着视察传教的旗号,但我可不放心那帮秃头们,看样子是没安好心。”

    “巡查主教?”阿德玲惊讶的说道:“会不会是我走漏了消息,冲着德伊波勒和我来的。”

    德伊波勒刚才一直支棱着小耳朵在听洛林和阿德玲说话,这时赶忙一翻身,警惕的看着洛林,小脸都有些发白,她和深知如果自己落进教廷手里,那可是生不如死。

    洛林信心十足的笑道:“放心吧,没问题的,这里是我的地盘,还有贝伦看着他那,这个家伙要是敢不老实,别说是个红衣主教,就是一个大红衣,我也有的是办法让他各种被自杀。”

    阿德玲娇嗔的白了洛林一眼,道:“瞧你说的,别做的过分了,那也是个大人物,出了事麻烦更大。”

    德伊波勒听洛林毫不顾忌的表示能弄死一个巡查主教,心里暗自惊诧:这个家伙真是够大胆的。

    然后德伊波勒看洛林的眼神稍微有点顺眼了。

    洛林道:“我的地盘,还容不得这些人来胡闹。

    德伊波勒白了洛林一眼,重重的哼了一声。

    洛林道:“这一段时间先委屈你们呆在这里了,奈德尔城里现在鱼龙混杂,各种各样的人都来到这里了,不适合你们出去,等这一段风头过了,我让人陪着你们上街去逛逛,城内有几条商业街还是不错的。”…,

    德伊波勒倒是颇为意动,眼珠灵动的转了转,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阿德玲却是有些犹豫,轻声说道:“这样不好吧,说不定会给你添麻烦的。”

    洛林摆摆手,道:“老闷在这里,时间久了也不是办法。总是要出去走走的,放心,有贝伦那,他会安排好的。”

    阿德玲温顺的点点头,感激的对洛林笑笑,整天窝在这么一个小地方,看日升日落,阿德玲也有些憋闷了。

    洛林道:“还有件事,我最近不是把边境扩了好几百里吗,圈进来大片的荒地。”

    德伊波勒狠狠的瞪了洛林一眼,低声嘟哝了些什么。

    “最近一直都在准备发卖这些土地,我在最好的河谷地带划了一大块地方留了出来,都是准备给自己人的,其中,也有你们两块。”洛林道:“算是个产业吧,不管是阿德玲你还是德伊波勒小姐,以后在奈安,也都有个可以依靠的地方。”

    阿德玲低低的“啊”了一声,道:“这不好吧。”

    洛林道:“这主要是为了德伊波勒小姐,她今后要在人类世界里生活,重要有点安身立命的东西吧。”

    德伊波勒冷哼一声道:“想巴结我们阿德玲就巴结阿德玲,不用拉上我,我是不会承你的情的,离了这里我就不信我活不下去。”

    阿德玲先是皱眉嗔怪一声:“德伊波勒!”,然后阿德玲对洛林说道:“那,麻烦你了。”

    看洛林这样为自己和德伊波勒考虑,不禁着紧她们的安全,连这些未来的事情也注意到了,阿德玲心里有种甜蜜的感觉,觉得就这样跟着这个男人,由着他安排一切,自己只需要做一个照顾好他的女人,那样也很不错。

    洛林道:“地方虽然不大,但是建个庄园还是够的,等开春了找人打理一下,妥善经营,很快就会有收益的。”

    阿德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是乖巧的点点头,“嗯”了一声,德伊波勒低低的说了句:无事献殷勤……

    当洛林划好了边境,圈起来了大量的土地,准备发卖变钱的时候,首先做的当然就是要留够自己的那一份,和照顾关系户那一份。

    大草原的土地整体质量都很不错,尤其是奈安和大草原所处的纬度不高,就是冬天最冷的时候气温也不会太低。

    除了冬天的旱季降水很少,其他季节,大草原可谓是风调雨顺,因为濒临大洋,每年春夏都有湿润的空气从海洋吹上内陆,带来大量的降水。

    大草原的春夏季节草木繁盛,如果开垦出来,就算每年只能播种一季,那也是了不得的收入。

    这也是为什么洛林的卖地行动能吸引全帝国的眼光,搞的天下震动,所有的有钱人都想在那里占上一块地方。

    如果这里不是大草原,换成北方的寒带,或者东线边境附近的戈壁沙漠,就是白送,估计也没有人会要,在那种环境下,土地可是不适宜耕种的。

    尽管大草原土地肥沃,但也分三六九等,飞鹰置业和飞鹰不动产前期的勘测活动,首先要做的就是将这些条件最好的土地圈下来,装进洛林自己的兜里。

    看德伊波勒这个小妞一直在一边说风凉话,更关键的是一点身为电灯泡的知觉都没有,赖在阿德玲身边不晓得自动消失,让洛林爵爷连拉拉阿德玲的小手,玩玩心肝宝贝的游戏都不能。…,

    阿德玲的面皮薄,有人在跟前的时候,连一句亲热的话都不会和洛林说。

    洛林无奈的一耸肩,对阿德玲苦笑一声,然后两人只能用眼神交流。

    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德伊波勒首先受不了,直起身瞪着洛林,闷声闷气的不耐烦说道:“有什么话快说,没事就赶紧走,我们可不敢耽误总督大人的工作,谁知道您家里的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会不会将我们当狐狸精给抓起来。”

    阿德玲的脸一下子变得红红的,不好意思的看着洛林。

    德伊波勒看看阿德玲娇羞无限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道:“算了,我累了,要去睡觉。你们随意,不过阿德玲,你要小心某些骗子,他们就会甜言蜜语的献殷勤,骗了女孩子的感情和身体,到时候后悔就晚了。”

    洛林看着德伊波勒高傲的样子,恨的牙根痒痒的,心里只想把这个小妖精抓到手里狠狠的打顿屁股,少爷我是那样的人吗?

    当然,如果让不熟悉的洛林人来说,只要看一眼洛林家里除了他和一个小屁孩之外,有是只是五个大美女和一个小美女,那就能肯定洛林那还就是那样的人。

    阿德玲掩着羞红的脸,道:“你胡说些什么啊,德伊波勒,洛林不是这样的人。”

    德伊波勒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完了,你这个丫头没救了,我说某人是谁了吗?阿德玲你从小就心软,容易轻信别人。”

    阿德玲急道:“好了,好了,快上去休息吧。”

    德伊波勒撇撇嘴,掀起毯子坐了起来,警告性的瞪了洛林一眼之后,才施施然的一转身,抚着如同水蛇一样柔软的腰肢,袅袅的走进了屋子里面。

    等德伊波勒的身影消失在屋门后面,洛林一撅屁股坐到了阿德玲的身边,握上阿德玲的双手。

    阿德玲直直的看着洛林的眼睛,道:“洛林,你没必要为我做这么多的,等过一段时间确认德伊波勒没事了,我就要回去了。”

    洛林摇摇头,伸手抚着阿德玲的俏脸,道:“等你那天累了或者厌倦了那种被人指使着东跑西跑的日子,就来我这里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我相信不管是闪族还是教廷,我都能护得住你。”

    阿德玲伸出手臂抱紧洛林,螓首枕在洛林的肩膀上,轻轻的“嗯”了一声。

    洛林一抚阿德玲富有弹性的脸庞,对着她的嘴唇轻吻了下去。

    阿德玲抱紧洛林的脖子,很熟练的回应着洛林,洛林揽紧阿德玲慢慢压下去,两人倒在躺椅上。

    德伊波勒走上了楼,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走到窗前偷偷的看着下面纠缠在一起的洛林和阿德玲。

    半晌之后,见阿德玲喘气着推开洛林,德伊波勒轻轻喘了一口气,无力的支着窗框,自言自语说道:“阿德玲,你可一定不要犯傻,最后弄得和我一样没有容身之地,不行,我得想想办法……”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