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咱们卖地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四十四章咱们卖地(万字,继续求票)

    战争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虽然从某种角度上来讲。皇帝啊,国王啊,总督啊之类的,跟混江湖的没有什么不同,像是刘老邦、朱大彰当初一开始的时候,就是混江湖的。

    只不过到后来,地盘搞的大了,嫌‘总瓢把子’的名字不太好听,没有气势。所以后来就换成了‘太祖’这个听上去比较舒服一些的名字。

    大家身份高了以后,在打群架的时候,却还是很重身份的。

    不能说,大家还像以前一样,跟个低级流氓一样,在路边烧烤滩上灌多了猫尿,然后看谁不顺眼,抄起板砖啊,板凳,要你命三千……等等,价格便宜量又足之类的‘大杀器’,直接冲过去,拍他的脑袋。掀对方的瓢儿,把他打倒在地。最后再用自己踩过狗屎的大脚,在对方的身上狂踩上一万下,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就可以了。

    战争一向是一个系统的工程。讲求配合、精益求精,而且在此同时,也是浪费巨大的系统工程。

    当年在号称‘甲斐之虎’的武田信玄同学,为了能青史留名,到死都念念不忘要‘起兵上洛’。

    ‘上洛’这句话其实是出自天朝,通俗地说,也就是带手下的小弟们出去,跟另一边的‘三河堂’堂主德胖子、德川家康打群架。好抢到‘龙头拐杖’,能坐上扛把子的位置。

    为了能达到这个目的,他带着小弟们,励精图志、节衣缩食好几年,一直到攒够了可以供应自己部队三个月的粮食,这才敢出动。(看看多厉害吧,三个月唉~!不过对他们那个屁大的地方来说,也差不多就足够了。)

    由此可见,战争的消耗性是何等的巨大。

    而且纵然是战争胜利了,却也有因为战争中消耗过大,而背上沉重的包袱,再也发展不起来的。

    当年二战后的英国就是这样,这帮曾经号称太阳永远不会从帝国的土地上消失的‘日不落帝国’的败家仔们在战争中卖光了最后一点财宝,最后变成了穷光蛋。

    以至于,当战后德国人吃面包和香肠的时候,这帮祖上曾经阔过的穷酸们羡慕的连肝都疼了。很是愤怒地在报纸上大声地质询:“究竟是谁打赢了这场战争~!”

    ××××××

    洛林爵爷听了安格斯的汇报,当下像被人戳了肺管子一样。怒吼了一声,就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怒声叫道:“你说什么???!!!”

    在这一场战争中,洛林爵爷为了保卫奈安行省,带领着手下的双花红棍和各路小弟们在前线风餐露宿、打生打死的,吃尽了苦头,好容易凯旋回来,原本想着,战争打赢了。自己也应该享受一下胜利果实,像是什么酒林肉池了,纵情声色了,一王三后了,大被同眠了……

    总之一句话,凡是这世上有的,能享受的,洛爵爷就要好好地试上一试,就是没有的,也要创造出来,好好地试上一试。

    要知道,纵然家里的母老虎那么厉害,洛爵爷也是肥了胆子。从外面弄了两个漂漂亮亮的美媚回来,而且还是魔族的美媚。

    由此可知,洛林爵爷心里对以后奢侈豪华的腐败生活是何等的期待。

    可是~!

    可是就在洛爵爷刚从前线回来,正打算好好地享受一下人生,结果他刚坐下来,屁股还没有暖热,自己的政务官就跑来告诉他,奈安行省马上就要破产了。…,

    洛爵爷没气出内伤,就已经是心理素质好了。

    安格斯纵然是积年老吏,经验丰富,而且早就做好了准备,但是此时,在洛林的暴怒之下,刚刚落下的汗珠,却还是忍不住又一次冒了出来。

    洛林看着自己这位头发有些花白的政务官在自己的怒火之下,战战兢兢的低下头去,不敢看自己的眼睛,不知怎么,他突然想起洛林堡家中里的那位自己一直很尊敬的老管家来,一时间怒火全消。

    洛林深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下来,然后又重新坐下,轻声道:“对不起,老安,刚刚是我太激动的。”

    安格斯愣了一下,抬起头来,看到洛林眼中的歉意,不由勉强一笑,道:“没有关系。大人。我很理解,在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了。”

    洛林不禁尴尬地一笑,然后叹息了一声,道:“好吧,安格斯,现在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又不是‘阿诺,施瓦辛格’那个‘加里待不下’肌肉州长,也没有那种‘做梦都想当总统’的想法,可是为什么要让我也沦落到要自己主管的政府破产的境界?”

    安格斯正准备将手中的文件递给洛林,闻言不由一怔,道:“阿诺,施华什么?这是哪儿高就的贵族官员,我怎么没有从来没听说过。”

    洛林挥了挥手,道:“另一个块大陆混的大官,以前还当过演员,还是个大明星,票房很不错的。”

    安格斯更是一头的雾水,疑惑地道:“演员?演员也能当大官?这可真是有够奇怪的。”

    洛林哂然一笑,很是不屑地道:“这有什么,以前,他们那里还有个里根的三流演员,当上了总扛把子……呃。也就是总统领。

    那家伙外表上人五人流的,实际上满肚子坏主意,最不是东西了。在他当老大的时候,把自己敌对的一个超级大国硬生生地骗到高粱地里面,然后大干坏事儿。最后弄的那个强国给拖垮了,搞的四分五裂的。”(注,美国的星球大战计划,拖着苏联跟他们玩军备竞赛。结果后来苏联破产了之后,这才发现那只是一个骗局。)

    安格斯早就已经习惯了洛林满口的江湖口吻,但是听到这里,却还是忍不住颤声说道:“这……这怎么可能?总统领。……这可是跟咱们皇帝陛下一样的大人物,怎么可能会让一个……一个三流……三流的演员来当?这不会天下大乱吗?”。

    洛林看到安格斯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这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这些东西,对于一个位于君权神授时代的人来说,却已经是太过惊世骇俗了。于是干巴巴地笑了一下,道:“哈哈,哈哈哈,谁知道呢,他们那地方乱的狠。经常干些不照号的事情。”

    他顿了一下,见安格斯还要再问,急忙扯回了话题,道:“算了,不说他们了。说说我们究竟是怎么回事吧?不少字我记得开战之前,咱们不是还盘过家底。还挺充足的。怎么一眨眼的工夫,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那东西就全没了。”

    安格斯听洛林问到正事,当下也回过了神来。

    他急忙端正了身体,然后认真地道:“爵爷,您说的不错,咱们开战之前盘过家底,也确实是有不少的东西,但是正是因为这场战争打下来,咱们这才变穷的。我已经全都写报告里了。”…,

    洛林淡淡‘哦’了一声,低头看了看自己桌子上的那份厚厚的文件,顿时感到头有些隐隐做疼了。

    他随手翻了两页,看到里面记录的密密麻麻的数字,当即忍不住低低地呻吟了一声,用手在自己的太阳穴上揉了揉,然后将那文件推到了一边。

    洛林抬头看着安格斯,略有些不满地道:“老安,咱们处事这么久了,你知道我的性格。这些东西……”

    他说着一指那些文件,又接着道:“这些东西,我一看就头疼。而且还这么多的数字,就是让我算,也要不少的时间。所以……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就直接告诉我吧。”

    安格斯略有些不安地扭了扭身体。然后轻轻咳了一声,在脑子里略略整理了一下,梳理好思绪,这才道:“爵爷,情况是这样的。

    由于今年还算风调雨顺,所以收成还不错。在粮食收获战线上,各地也是凯歌高唱、捷报频传,总之一句话,形势一片大好,是大好,不是小好……”

    洛林当即打了一个寒战,急忙打断了他,道:“老安,老安。这些报喜不报忧的话,我要听的话,尽可以花钱找那些砖家叫兽去。你就别再说了。直接说重点,算我求你了,行吗?”。

    安格斯干巴巴地笑了笑,道:“好吧,那我就拣重点的说。”

    他顿了顿,然后道:“今年咱们的收成还不错,各地征缴税收也算是得力。再加上过去的存余,对了,还有您从帝国财政部要来的优惠措施。所以咱们的府库还算充盈……”

    洛林听他还是絮絮叼叼的,当下不耐烦起来,用指节敲了敲桌子,着重地道:“安格斯,你不要再跟我打游击了,说‘但是’,你就说‘但是’吧。相信爵爷我的心理素质吧,我还是承受的住的。”

    “好吧。”安格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刚刚装样子有用的各种报表和文件放在了一边。

    那些文件,其实他根本就并不需要,因为做为一名优秀的政务官,这些他都已经深深地记在了脑子里面。

    洛林看了,猛然又想起了这位政务官的某种令自己深恶痛绝的习惯。急忙又补充道:“对了,像是那些数字什么的也全都省了,就把相关的那些东西简略地说一下。因为作者编起来麻烦,而且读者也很少在意这种细节的东西的。

    安格斯一窒,叹息了一下,然后道:“是这样的,尽管咱们咱们今年的收成不错,但是……“

    他看着洛林,着重地道:“但是,但是很不幸,战争爆发了。”

    洛林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

    安格斯道:“战争爆发之后,虽然咱们有一个地方军团,但是兵力不足。还要从地方上抽调军队,进驻前线。

    他们组建起来,不管是被服,武器,马匹等等这些军需,可都是要从府库当中出的。而且日常的训练,也是要大量地花销。

    到了后来,您虽然为了避免战火烧到咱们的精华地区,将军团前置,战线前移……“

    洛林侧头看了看他,忍不住道:“怎么?这样也有错吗?”。

    安格斯叹息了一声,大吐苦水道:“爵爷,您这样做没有错。但是需要我向您指出的,这样一来,战线拉长了,补给线也要拉长。

    虽然有飞鹰公司提供的新式马车,增加了运输量,但是物资补给长途转运,消耗也是极为巨大。一公斤的粮草要运到前线,就要有同样一公斤的粮草消耗在路上。”…,

    洛林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出声提醒道:“安格斯,这些战前,咱们可都是大概地算过的,差不多应该够吧?不少字”

    安格斯为难地笑了笑,道:“是的,爵爷。这些咱们是在战前算过大帐,当时算下来,也确实是差不多够。可是……”

    洛林看他面有难色,当即追问道:“可是什么?”

    安格斯犹豫了半天,最后一咬牙,道:“可是后来,不是说为了安全起见,又让长公主殿下调来了两支军团吗?”。

    洛林顿时一脸的诧异,刚要再张口。

    安格斯已经又接着说道:“他们是客军做战。替咱们帮忙来的,粮食补给,军械消耗这些当然也算在咱们的头上。”

    洛林顿时一脸的尴尬,虽然按了帝国总督们之间不成文的潜规则,要其他地方的军团出兵,帮自己做战,确实是要出一笔协饷的。

    但是洛爵爷这一次却是失算了~!

    他还很傻很天真地以为仗着自己跟凯瑟琳的关系,动用的也是儒略大公手下的那些军团,最起码自己的那个便宜老丈人就算不看自己的面子,也要看看凯瑟琳和雷欧的面子,免了自己的这一笔协饷。

    可是没想到那老家伙居然也是个钻到钱眼儿里面拔不出来的家伙,谁的面子都不给。他老人家硬是把面子一扔,棺材里伸手死要钱。

    要知道当初以为不花钱的时候,他可是可了劲地向凯瑟琳伸手要兵的。

    虽然凯瑟琳带着古怪不明的笑意地给自己否决了大部分,但纵然如此,她也是拗不过自己,还有一支军团在路上,马上就要到了。

    想到这里,洛林觉的有些口干,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嗫嚅了几次,最后还是意兴阑珊地挥了挥手,道:“算了,他们的军费也没多少。大不了,咱们挤一挤。省吃俭用上一年,也就还上了。”

    安格斯当下点了点头,道:“好的,这些也在意料之中。除此之外,还有些支出,也就是咱们这一场仗打完了,各个军团的军功奖赏也是报了上来,这些都是要咱们掏腰包的。”

    洛林以手托腮,牙痛地道:“你不用说,那些外来军团的军功奖赏也是由咱们出,是吗?”。

    安格斯假装没有看到洛爵爷难受的样子,点了点头,道:“是的。这些都是由咱们出的。”

    洛林在心里略略算了一下,发现这一仗打完,自己确实是已经变成了穷光蛋。但是他老人家此时也是帐多了不愁,索性破罐子破摔地道:“还有什么,你就一气说完吧。”

    安格斯道:“还有灾后重建工作。因为前期半兽人进攻时战火的波及,还有后来在奈德儿城下的那一场大水,受灾的面积很大,受灾的百姓很多。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流离失所的……

    重建起来,很困难……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项巨大的开销。”

    安格斯看洛林不住地倒吸冷气,苦笑了一下,道:“不过这些工作,小公爷代表飞鹰公司和政府签了协议,将重建工作接了过去。虽然这些全都是要花钱的,但是重建方面需要时间,所以在这方面,咱们暂时可以缓上一缓。”

    洛林长出了一口气,语带讽刺地道:“这半天,我就听到这么一个好消息。好了,最后还有什么需要告诉我的吗?据我所知,最坏的消息一般可都是放在最后的。”…,

    安格斯道:“最后……最后还有一项。就是儒略大公那边的战争形势也是不容乐观。听派来的特使的话里透露。他这一次抽调了兵团帮咱们,希望咱们能不能再出一笔钱,也帮帮他?”

    洛林顿时勃然大怒,跳了起来,拍着桌子,连声怒骂道:“这个该死的老东西。这明显就是敲诈勒索~!

    OO个XX的,那老家伙这是看我有两个钱了,想要杀我的肥猪,把我的口袋里的钱都刮干净。”

    他在办公室里,对着北面破口大骂了半天,最后气消了之后,然后向安格斯道:“这件事情,妮可怎么说?”

    安格斯一时沉默不语。

    洛林一下子醒悟了过来,自己有多少的家底,凯瑟琳最是清楚。可是一边是老爹,一边又是自己,她夹在中间很为难,不好表态。

    洛林发现自己对那个老家伙还真是一点儿办法没有,只能叹了口气,然后在心里恶狠狠地骂道:“老东西,老子收拾不了你,就报复死你的女儿~!”

    洛爵爷打定主意,今天回去之后,一定要反过来,用皮鞭、蜡烛什么的折磨的凯瑟琳欲生欲死的,以消心头的恶气~!

    安格斯停了一会儿,见洛林不说话,于是又接着道:“由于咱们这一场战争是防守战。

    用爵爷您的话,咱们是在守自己的东西,不可能出去抢钱抢东西。所以虽然消耗巨大,也是理所应当,但是却没有一毛钱的进项。

    这一进一出……所以,咱们就赔大发了。

    虽然抓了不少的俘虏,本来这些也可以卖钱补贴一下的。可是你……咱们帝国法令规定,绝不允许搞奴隶贸易……”

    说到这里,安格斯停了下来,双手一摊,示意自己已经是无能为力了。

    洛林头痛的呻吟了一声,道:“你让我想一想……”

    他双手揉着太阳穴,不住地思付起来。

    虽然他对于安格斯提议的奴隶贸易很有些心动,但是这却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自己是靠了打击奴隶贸易,这才赢得了半兽人忠诚,不远千里来投。而一旦奴隶贸易一开,那么半兽人们看清了自己言而无信的真面目,肯定是毫不犹豫地再次搬家,回到他们的草原上。

    到那时,他们会再次团结起来,对抗自己。回到之前的那种战争状态,继续不断地骚扰边疆。

    自己这些日子所做的事情也就前功尽弃,而且还会得一个‘伪君子’的名字,遗臭万年。

    洛爵爷现在可不是一个无名小辈,也算是一个偶像加实力的公众人物了。一旦坏了名声,那可就跟那位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陈××大摄影家一样了。

    “不能搞奴隶贸易,不能卖人……”洛林想了半天,最后突然灵光一闪。

    他一拍桌子,咬牙切齿地道“不能卖人,那咱们就卖地~!”

    安格斯愕然道:“卖地?”

    洛林道:“是的,咱们卖地。这一场仗打下来,咱们占了那么多的土地,光是其中可以开垦做良田的就有近两亿田,除此之外,还有大量水草丰美的草原。这些可全都是钱啊~!”

    安格斯一下子被他的想法给惊呆了,吃吃地道:“战争刚刚结束,这些……这些地方还不太稳定吧?不少字”

    洛林冷笑了一声,森然道:“那又怎么样?有军队在前面驻扎着。乱不起来。更何况,咱们半价卖。我就不信看到这么大的一块肥肉,会有人不眼红?”…,

    他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一事,站起来,向着门外高声叫道:“那谁谁谁,去把雷欧叫过来,要是那小子玩疯了,不肯过来。就说我又有发大财的好事儿找他。”

    外面有人答应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

    洛林转回身来,笑着道:“安格斯,飞鹰公司在咱们灾后重建工作中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所以这一次的土地出卖工作,我也想交给他们公司,你觉的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这种事情还能有第二个答案吗?’安格斯心里嘀咕了一句,当下面带着笑容,道:“爵爷英明,对于像飞鹰公司这样的民族企业,下官当然是从心眼里一百个赞成。”

    过了一会儿,洛林就听到门外山摇地动的一阵巨响。

    洛林透过窗户,惊奇地看到雷欧威风八面地骑着小象,一路狂奔而来。

    一直到了门前,那声音这才停了下来。

    紧接着,房门打开,雷欧一脸不高兴地出现在门口,向着洛林道:“你有什么事情。先说好啊,要是没个三千万五千万的生意,就别找我。”

    洛林笑了一下,拿出刚刚拟好的合同放在了雷欧的面前,道:“知道了,知道了。咱们干官商勾结生意的,哪一单能少的了。合同我都拟好了,你只管签字就行。”

    雷欧虽然心中对于洛林将自己当大人看的态度很高兴,但是当着安格斯,面子上却还是装着不耐烦地嘀咕了一句,然后在那件史上最为巨量土地买卖代理合同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

    当天晚上,在书房的那张大大的办公桌旁,带上雷欧和美琳娜,洛林一家人一个没少的聚集在这里。

    对于一些大事,洛林家一向有民主公决的传统,即便是后来,这个家庭升格为帝国第一家庭,这一传统也一直保持了下去,洛林和雷欧各自带着自己的老婆和老婆们,围在一起想办法,解决有些关系国计民生和官员们升迁罢职之类的大事件。

    这在后世传为一桩美谈,更是宣传部五个金币雇佣的历史学家们一直鼓吹雷欧大帝英明神武的主要证据。

    在N个百年之后,一些敢于反对帝国宣传部钦定历史观的人,在千家讲座这种科普公开节目上,还将这个作为民主制度的萌芽,宣称即便是一代圣主雷欧大帝,也是个支持民主制度的帝王,一直鼓吹制度内民主的洛林了,更是被视为近现代民主的奠基人,在几百年的后世形象越发光辉高大,在当时引起了极大轰动,成名了数个专家教授云云。

    这些后事说法要是被当世的人知道,尤其是像安格斯、卡尔特或者贝伦这些熟悉洛林和雷欧的人知道,那真真是要笑掉大牙的。

    没错,洛林大爷是一直宣传他那个制度内民主原则,但大伙可都知道,洛林大爷这个民主的意思就是下面这些官员们自己之间民主,但到了洛林那里就是要集中一下的。

    而要问起来洛林家里这个家庭会议的传统是怎么来的,不管是卡尔特还是贝伦,都会很燃,很兴奋,很神秘的悄悄告诉你:这哪是咱们洛林大爷和雷欧大爷虚怀若谷啊,这分明就是因为他们这一对难兄难弟——都怕老婆!

    结合洛林家葡萄架经常倒和雷欧陛下经常说睡沙发有益身体健康的小道消息,听到的人无不深以为然。…,

    这个后来的帝国最高决策层,被称为里内阁的小圈子,分明就是被几个女人给霸占了的地方。

    真是的情况虽然没传言中那么不堪,但也差不了多少,不过洛林这个家庭会议的传统能形成,一是因为洛林大爷很懒,自从当上总督之后,对那些事务性的工作实在是连看一眼都懒得,直接甩给了经验丰富的凯瑟琳。

    洛林可是一个从年轻漂亮的女人是稀缺资源的光棍大国过来的,对凯瑟琳、阿黛儿、希尔梅莉娅和薇拉,甚至是罗琳娜这几个跟着自己同甘共苦的女人迁就的不得了,以至于干脆成了妻管严的典范。

    二则是因为洛林并不认为自己聪明到能一个人解决所有的问题,洛林知道自己除了意思超前一点,有些为脑筋,比这个时代的人多了一千年的经验积累,和自己身边的女人比起来,自己也没多少优点。

    比内政值和经验,自己不如凯瑟琳,比智力,自己不如阿黛儿和罗琳娜,比武力值,那更是悲剧,薇拉,罗琳娜和希尔梅莉娅,还有阿德玲,都比他强。

    如其什么事情都一个人头疼,不如和她们人几个商量,尤其是这几个女人都是自己可以绝对信任的。

    上床是美艳妻,下床是贤内助,这种好事哪找?

    看着围绕着桌子的五个女人一个女孩,还有雷欧这个炸炸呜呜的小屁孩,洛林满意的叹了口气,近两亿亩土地这么大一个事情,几个女人几句话就给解决了,就像是闲聊一样轻松无比。

    除了薇拉是个没心眼的傻丫头,不关心这么多土地带来的意义,剩下的包括美琳娜之内,几个人脸上都兴奋的表情。

    不过薇拉在知道飞鹰公司将在这桩官商勾结的生意里面占据的赚取大量利润之后,薇拉这个飞鹰集团的大股东可是高兴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表现的最杰出还是雷欧,从开始到现在都是一个劲的呵呵傻笑,口水都流的老长,眼睛都闪闪冒着金光,毕竟土地发卖之后的钱最后可都是要落到帝国兜里,落帝国兜里不就是落皇家兜理,那最后还不是要落他雷欧兜里。

    何况飞鹰公司操作这一切,在这里面还可以占个小头,别看是小头,那也是一笔惊人的财富了。

    洛林伸了个懒腰,一副没有精神的样子说道:“差不多就是这样吧。先把最好的一片地方圈起来,那都是咱们自己的,这些我已经交待人去办了。”

    围坐在左边的年轻女人们微笑着互相看看,最后都对洛林投以爱慕或赞赏的眼神,尤其是凯瑟琳、阿黛儿和希尔梅莉娅,自己的男人有本事,她们这些女人才感到面上有光。

    凯瑟琳喟叹一声,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轻声说道:“有了,都有了。”

    洛林知道这是凯瑟琳在说茹伦德皇帝问洛林要的聘礼,以前凯瑟琳和阿黛儿可一直为这个操心,这下洛林一下就全挣出了来。

    阿黛儿伸直了胳膊,双手并拢放在桌面,手掌下压着绘制好的草原地图,像个吃饱了的小狐狸一样,眯着眼睛满足的叹了口气,悠悠然的感叹道:“嗯,是啊,都有了!没想到,从今天开始,我也是个大地主了。”

    希尔梅莉娅饱含神情的眼睛盯着洛林,听到阿黛儿说的话,用力的一点头,“嗯”了一声,虽然作为教廷的红衣主教,希尔梅莉娅的生活可以过的十分奢华,但她的生活一直很简朴,两场战争之后,洛林给了她一笔战利品分成,现在也算是个富婆,但希尔梅莉娅却不会花钱,但她也知道,土地和黄金代表的意义不一样。…,

    希尔梅莉娅一按洛林的手,欣喜的说道:“这件事情一出,我看以后谁还敢说洛林的坏话。”

    罗琳娜从刚才开始,手指就一直点着桌面,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这时又抬眼看了看地图上画的醒目的红圈,长叹一声,微笑着摇摇头,对洛林挑了挑拇指,道:“我算是服了你了,谁能想到,两年前,你还是一个住在四面漏风的破城堡里的乡下小贵族。”

    薇拉想想自己刚跟着洛林时候,还不等吃饱洛林就心疼的不像样子,炸了城堡内的磨房和铁匠铺,洛林就要死要活的,哪像现在,整日都是山珍海味管饱,装修个房子都花了十万,出去跑跑腿就拿了两万金币的辛苦费。

    薇拉当即一握粉嫩的小拳头,扬声说道:“少爷最厉害了。”

    洛林乐的嘴角都咧到耳朵根了。

    凯瑟琳看洛林自我膨胀的没边了,啐了他一口,在洛林的胳膊上妞了一把,道:“都别再夸他了,再夸,还不知道又要整出什么妖蛾子那。大家都给家里写封信吧,把这里的情况说一下,家里有需求的,咱们可以先照顾。不过,记的提醒一定不要声张,现在还不是时机,最好的地块也只有那么几个。”

    阿黛儿道:“外公以前总是和洛林作对,等他收到信,我真想看看他是什么表情,看他以后还有什么老脸跟洛林作对。”

    自从阿黛儿跟着离开枫叶丹林之后,雷斯特可没少写信恐吓洛林,反正就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对洛林老大的不满。

    不过这一次,雷斯特估计就没什么话可说了,虽然他是一个魔导师,又是三大院长之一,手里握有大笔的科研经费,但谁都知道,越是高阶的法师,花在钻研上的费用就越高,这一次洛林将一大笔财富送到雷斯特的手里,雷斯特可就没有理由再对洛林不满了。

    不过想想雷斯特那个驴脾气,洛林心里暗道:就是塞一百万金币在他手里,估计他对自己还是那副臭脸,倒是阿黛儿的外婆很不错,值得巴结。

    希尔梅莉娅虽然也是出身名门世家,但越大的家族龌龊的事情越多。

    她所在的那一支家族并不富裕,要不然她也不会养成简朴的习惯,这一次机会对她的家人来说很重要,甚至可以直接提升她家在整个家族中的地位,而且,让自己亲人过的更好,谁不愿意?

    希尔梅莉娅无声的点点头,想着父母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欢喜的样子,心里突然酸酸的,看洛林的眼神带着化不开的柔情。

    罗琳娜家里可是大富大贵,她从小的零花钱都是论千金币的,在学院的时候,身家就有十万左右,在她带人来奈安之前,罗琳娜的父亲,罗昆德男爵更是塞给了她一大笔钱,以备不时之需。

    罗琳娜豪迈的一挥手,道:“不用麻烦我父亲了,我自己掏钱给家族置办份产业就行了,老家那个地方的土地确实不多,这才就弄个打的给我老爸瞧瞧,看他还说不说女儿是赔钱货。”

    罗琳娜的最后郁闷的样子引得洛林他们都大笑了起来。

    美琳娜脆生生的说道:“姐姐们,那我也要写吗。”

    阿黛儿摸着美琳娜柔顺的长发,道:“当然了,这可是个好消息。”

    然后阿黛儿低下头去,咬着美琳娜的耳朵说起了悄悄话,然后美琳娜突然两眼放光的盯着雷欧,高兴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嗯,嗯”的应着点点小脑袋。…,

    洛林大概能猜到阿黛儿给美琳娜说了些什么,美琳娜年纪小小的就给雷欧做玩伴,整天看着雷欧胡闹,也因为雷欧这个皇家继承人的身份,美琳娜的家长才愿意的。

    但在美琳娜这个年纪,本来是该跟着父母生活的,这样远离了家人,人家的家长会不操心吗?

    这一次是个好机会,能让美琳娜的父母知道美琳娜在这里过的很好,很受洛林和凯瑟琳他们重视。

    洛林也赶忙向雷欧使眼色,让雷欧表现表现,直接圈下一片地,弄份大礼给美琳娜的父母送过去,却见雷欧这个小痞子还在咧着嘴傻乐。

    洛林吭吭咳了两声,一桌子的人都注视他,雷欧却还是毫无知觉,估计还在心里盘算这一次的收益能有多少,完完全全陷进去了。

    希尔梅莉娅看着洛林,紧张的问道:“你没事吧。”

    “没有,没有”洛林赶忙说道,看着雷欧呆呆的样子,心道:还是我徒弟那,一点眼色都没有。

    凯瑟琳看看洛林,看看雷欧,突然明白了洛林的意思,看着自己这个傻弟弟,一撇嘴,在桌子下面狠狠的踢了雷欧一脚。

    雷欧骤然一惊,大叫一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瞪着凯瑟琳愤怒的说道:“你干什么?”

    凯瑟琳白了雷欧一眼,转过头去不搭理他。

    洛林“嗯哼”一声,对雷欧使使眼色。

    雷欧奇道:“老大你干嘛?有事说事吗。”

    洛林也被气的一撇嘴,低头看看地图,又看看美琳娜,最后瞪着雷欧。

    雷欧挠着后脑勺看了看桌上的地图,又看了看美如一个洋娃娃一样微笑着的美琳娜。

    凯瑟琳见这个傻小子一点平时的机灵劲也没有,转头笑着最薇拉说道:“薇拉,你也给家里的亲人圈块地吧,他们在乡下生活不容易。”

    薇拉“啊”了一声,两只小手连摆道:“我们用不……”

    洛林见这个傻丫头张嘴就是实话,龙族可是最实在的种族,只喜欢现金的,洛林心里一急,赶紧在心里暗道:薇拉快答应,这可是挣大钱的。

    感知洛林的想法之后,薇拉赶紧改口,脆生生的说道:“哦,好啊。”

    凯瑟琳微一颌首,道:“薇拉,要不把你父母接来吧,你现在有钱了,也该让他们过过好日子了。”

    薇拉傻眼了,不知道该怎么说,求助的看着洛林。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