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我要谢谢你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四十三章我要谢谢你(万字大章,理直气壮的求各种票)

    德伊波勒赌气的转头看向窗外。躲开洛林和阿德玲的视线,皱紧眉头,紧紧的绞着双手,苍白的脸色突然飘上一抹潮红。

    室内沉默了很长时间,阿德玲怕洛林不耐烦,探过身去拍了拍洛林的手。

    美色当前,尤其还是洛林家里没有的类型,洛林才不会不耐烦。

    要知道,从人类最初的原始社会开始,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个后宫的梦,要不然大家都不会想着要当皇帝。

    纵观历史几千年,所有那些纠起一帮小弟准备在皇位交易所上市的野心家们,称孤道寡,黄袍加身之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要把后宫给建立起来。

    看看承上启下的唐朝后宫制度,其他皇帝和这个差别都不大,一皇后,四夫人,九嫔,婕妤九人。美人九人,才人九人,宝林二十七人,御女二十七人,采女二十七人。

    这还是正式承认的身份,属于二奶级别以上。

    就连那些连草台班子都没有的野皇帝,黄袍还买不起的时候,也要先选几个民女把后宫搭起来。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这些全都是不花自己的钱,而是全部都由公款支出消费的~!还是想报多少就报多少,不是像现在的英国皇室,那种实报实销,一板一眼,动不动还会被一大堆的老百姓乱骂的那一种。

    花别人的钱,玩漂亮的美媚,这种好事,只要不是傻子,谁不愿意干?

    身为一个野心家和享乐主义者,本着人活着就是为了吃饭睡觉这样的信仰原则,洛林对绝色美人一向都是抱着欣赏的态度。

    在凯瑟琳和阿黛儿的严密监控之下,就算是她们俩那对贴身的精灵侍女,洛林也是不敢多看,虽然洛林对精灵种族的身体构造一直抱着学术性的兴趣(洛林爵爷可以对天发誓,真的是天地良心,真的只是纯粹学术性的研究探讨)

    也只有在薇拉身上吃点小豆腐,她们不会在意,一来因为薇拉娇憨纯真。除了和洛林计较一下工资之外,与谁都是与世无争的。

    二来,这是因为薇拉跟洛林比她们三个还早,在凯瑟琳和阿黛儿的认识之前,薇拉这个贴身小女仆早就是洛林爵爷最贴心的人了。

    作为一个成功的穿越人士,却被老婆管的死死的,混了这么久,连ji院这种根本不需要组团的,只要一个人就可以通关的高级娱乐性副本都没有好好地刷过一回。

    因此上,每当午夜梦回,洛林爵爷在心底的后宫梦总是会悄然燃起。

    本着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偷不着不如连偷都不敢的理论,洛林大大方方的欣赏着眼前的病美人,当然眼神一定要严肃,阿德玲还在身边坐着那。

    当阿德玲拍着洛林的手,对洛林歉然笑了笑的时候,洛林自然明白她的意思,洛林可不会说大爷我不仅不烦,还特享受的话来。

    洛林朝阿德玲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示意自己没问题。阿德玲感激的向洛林点点头。

    德伊波勒转过头来,看着阿德玲,露出一个平淡的笑容,道:“阿德玲,是不是我这辈子就这样了,就这样在房间里,看着日升日落,看着花开花败,就这样直到老死。”

    见德伊波勒说的平淡,想着这样一个女孩子就这样苦守在窗前直到终老,阿德玲却听的心里一疼,尤其是她知道德伊波勒还是一个耐不住平淡和寂寞的女人,这样的生活对她而言无疑也是中折磨。…,

    阿德玲无奈的叹了口气,抚摸着德伊波勒的长发,道:“德伊波勒,德伊波勒,不然还能怎么样那,离开洛林这里,你连生命的保障都没有,就这样背着罪名而死吗?这样对你不公平,我们都只是一颗棋子而已。你努力了这么多年,吃了这么多苦还有什么意义?”

    德伊波勒紧咬着薄薄的嘴唇,一周之前她还是雄心壮志,要打下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一周之后,整个世界却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了,只能在曾经的敌人的保护下做一个笼中鸟。

    德伊波勒再怎么足智多谋,也只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听了阿德玲的话之后。再也承受不住,软软的靠在阿德玲身上,螓首埋在阿德玲的胸前,突然嘤嘤的哭了起来。

    先是柔软的肩头一耸一耸的低声的抽泣,哭声跟着越来越大,片刻德伊波勒抱着阿德玲大哭了起来,泪水大颗大颗的滴下,落在阿德玲胸前的衣襟上。

    阿德玲也伤感的抱紧德伊波勒,一手轻抚着她的背,任由德伊波勒宣泄自己的感情,也打湿自己的胸襟。

    洛林虽然不是个好鸟,阿德玲和德伊波勒这样两美相拥同悲的样子,又有足以让洛林窒息的凄美之感,可洛林眼神还是有的,也跟着沉重的叹了口气,站起来拍拍阿德玲的肩膀,暖暖的对她一笑,示意自己是她坚定的后盾。

    阿德玲感激的对洛林一笑。

    仿佛是要把自己多年以来的委屈和不甘都哭出来一样,德伊波勒嘤嘤嗡嗡了好半天,直到完全湿透了阿德玲的胸前,最后才慢慢变成抽泣。

    洛林看到德伊波勒的眼睛因为哭泣而肿了起来,因为激动苍白的脸也涨的红红的,有一种异样的病态的美。洛林身边全身健美的青春少女,这种妖冶的美感,他还从来没有近距离体验过。

    阿德玲抬手一抹德伊波勒的眼泪,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转头向洛林求助。

    洛林将椅子向两人搬近一点,望着德伊波勒说道:“德伊波勒小姐,你现在的处境,我想你也已经了解了。我想说的是,你还年轻,还有几十年的时光,有大好的青春。

    而刚过去的这场战争。即便是没有你,她也它总是会发生的,你在其中,顶多只是起了一个推动的作用,按照我对那个蝎子王的了解,那是个有野心,却没有见识的半兽人,也许只是你让战争早开始了几年。

    这对我来说,没什么不好,甚至,不怕你生气,我还要感谢你。”

    说完,洛林观察着德伊波勒的反映,阿德玲却先娇嗔的瞪了洛林一眼,德伊波勒看向洛林的眼光不再是冰冷的,而是带着一丝好奇和一份嗔怒。

    阿德玲轻声说道:“洛林……”

    德伊波勒仰头对阿德玲摇摇头,拍拍阿德玲的手,道:“没关系的,阿德玲,让他说,我很想听听。”

    然后德伊波勒看着洛林,略扬起头,斜着眼光瞥着洛林,道:“我想知道,我和你打了一仗,最起码还逼得你十分狼狈,不知道还感谢我什么?”

    洛林看着德伊波勒的样子,微微一笑,对付这种骄傲的小妞,阿德玲一味的安慰她是没用的,这些事业型的女人心里对什么都清楚的很,她们想要什么,她们想做什么,自己心里都有底。

    只是安慰,不能打开德伊波勒的心结,洛林就知道,对这个小妞。非得狠狠刺激她一番,让她认识到一山还有一山高,这样才能消停下来,要不然,洛林就等着德伊波勒以后整天寻死觅活的吧。…,

    对付这种事业型女人,洛林也是经验丰富,洛林对付凯瑟琳这个茹曼帝国第一女强人的时候就是这样,凯瑟琳和阿黛儿、希尔梅莉娅不一样,不吃哄,也不吃劝,认定了就会坚持己见,洛林只能和她讲道理,明确的指出她那里错了,凯瑟琳才会听话。

    看德伊波勒咬牙切齿的瞪着自己,却是比刚才病恹恹的样子精神多了。

    对付德伊波勒,气势绝不能因为她是一个病美人就迁就她,估计她也不吃绅士风度哪一套,要是和颜悦色的,德伊波勒约会认为自己才是对的,洛林也就不用和她客气了。洛林双手抱在胸前,然后微一抬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心里暗道:这个小妞有点辣啊!

    看着跟个愤怒的小白兔一样,红红的肿眼泡瞪着自己的德伊波勒,洛林突然控制不住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德伊波勒先是一皱眉头,然后嫌恶的撇过头去。

    洛林不好意思的咳嗽两声,对阿德玲无奈的一耸肩,道:“战争吗,不论过程,不论手段,要的只是结果,到达自己的战略目的,也就是胜利,不是有那句话吗,一切为打赢。”

    德伊波勒没好气的瞟了洛林一眼,道:“你写的《战争论》我也看过,不用给我显摆,只是说些大家都知道的道理罢了。”

    洛林一耸肩,笑着说道:“既然道理你都知道,为什么我胜利了,你失败了?”

    德伊波勒一拍床沿,挺起上身,瞪着洛林,道:“你……”

    最后还是无力的倒回阿德玲身上,双眼无神的看着洛林,呐呐的说道:“我……我……谁让我碰到一个蠢才,非要上正面和你打。”

    洛林笑道:“既然你知道他是个蠢才,那为什么不架空他,或者……”

    洛林俯身前探,弯着腰脸凑到距离德伊波勒一尺远的地方,微笑着看着她,道:“或者直接干掉他,扶植一个听话的傀儡。”

    洛林直起腰靠回椅背上,眯着眼睛对德伊波勒说道:“别对我说你从没有过这个想法,也没这个能力,你手下有那么多法师。”

    德伊波勒狠得咬牙切齿的盯着洛林,看那样子,就像是要跳起来咬洛林一口一样。

    洛林笑得越发得意,敲着二郎腿,看着德伊波勒戏谑的说道:“关键时刻,不会是女人软弱的本能在作祟吧,看那个家伙对你也不错,所以舍不得下手吧。”

    德伊波勒脸色数变,有仇恨,有为难,有懊悔,最后只是咬紧嘴唇,撇过头去重重的哼了一声。

    洛林摇摇头,正色说道:“仁慈的人不能指挥军队,有义气的人不能控制财富。如果你完全掌握住杜尔契人,让那些炮灰在南线拖住我,直接偷袭奈德尔城,你最少有六成的机会可以成功。”

    德伊波勒转头看着洛林,冷笑一声说道:“你也承认我是可以胜过你的。”

    洛林耸耸肩,心里暗道:这个小娘皮看来不光好胜,还很傲骄啊,不过……我喜欢!

    洛林道:“为什么不?你的计划很当然漂亮,足以记载入史册,但和我比还是差远了。”

    洛林一指自己,骄傲的说道:“奈德尔城下的这场大水,足以改变今后战争的方式。”

    一和洛林谈起这些,德伊波勒仿佛忘了自己是个无家可归的失败者,人也不再是那种绝望孤独的样子,反倒是很精神的和洛林争执起来,阿德玲惊讶的看着德伊波勒脸上又有了神采,虽然只是恼怒和不恚,却比死气沉沉的样子好多了,有看看洛林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阿德玲也明白了洛林的用意,感激的向洛林笑笑。…,

    德伊波勒被洛林的自信的样子给噎住了,恼怒的想要找出反驳洛林的理由,绞着手指却想不出来,最后只能剜了一眼,一拍额头,摇着头颓然的说道:“我只注意战场本身,你却注意到了战场之外,这是一个启发。”

    看着德伊波勒承认洛林比自己强,洛林心里还是小有点得意的,心里暗道:这小妞辣是辣点,起码还诚实。

    然后洛林高兴的对阿德玲一挤眼睛,阿德玲也对洛林赞许的点点头。

    洛林道:“所以说,我胜利了,但不光是因为那一场大水,当你在奈德尔城下的时候,我在南边用三万兵力歼灭了五万半兽人,现在,两个月前浩浩荡荡的十二万半兽人大军,只剩下三万人而已。”

    德伊波勒瞪大了眼睛,惊呼道:“这不可能,凭你的兵力,野战顶多打平。”

    洛林笑道:“我没有必要骗你。”

    然后将河谷一战略微向德伊波勒解释一下,德伊波勒沉默了下来,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洛林道:“战争永远不说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半兽人以耐力著称,却在长途行军中被我们越甩越远。我用脚板走赢了这场战争。”

    德伊波勒感觉自己看不透眼前这个男人,从以为收集的情报上,她知道洛林很贪财,很会耍无赖敲竹杠,但也是非常聪明,是个不容小觑的对手。

    这一仗之后,德伊波勒感觉洛林那种天马行空的思维不是自己可以赶得上,但在听完河谷之战之后,德伊波勒明白,洛林不是一个只靠着耍聪明取得胜利的人,相反,洛林的思虑周全,同时心智坚定,谋定而后动,敢撇下奈德尔城集合全力和半兽人打一场决战,歼灭敌人大量的有生力量,从根本上取得战争的胜利,

    德伊波勒心里暗想:如果换做自己是洛林,是绝对下不了这样的决心的吧,可如果不这样做,奈安人就好一直陷入被动,最后被半兽人拖垮。

    想罢,德伊波勒抬头怔怔的看着洛林,脸上满是落寞的神情。

    洛林看着德伊波勒的样子,心道:这个小妞看样子是服气了,不过还是再加一把火吧。

    洛林道:“智谋对战争很重要,但打仗,首重的还是势力,就像是你两万多人拿不下六千人防守的城墙,但我三万多人却敢硬拼半兽人五万一样,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德伊波勒绷着脸,面色不愉的看着洛林。

    洛林转头在屋子里扫视了一圈,看到后面桌子上摆的整整齐齐的各式饮料,笑着站起来走过去倒了两杯酒,然后又倒了一杯水,端回来就一杯酒和水递给阿德玲,阿德玲温和的一笑,结果杯子,再转手递给德伊波勒。

    阿德玲和德伊波勒看着洛林抿了口酒,舒服的坐下,心里同时暗道:还是个很细心的男人。

    阿德玲心里是甜蜜和欢喜,德伊波勒心里就酸的多了。

    洛林道:“刚才我说了,其实我要感谢你这一仗,这不是在跟你说笑。在这之前,奈安只是一个小地方,守着一条贝尼河,饿不着却也富不起来。”

    德伊波勒轻蔑瞥了一眼,她在半兽人地盘呆了几年,对比起一无所有的大草原,洛林还好意思叫穷。

    “在这之前,我根本没有注意过大草原,广阔无垠的大草原,一马平川的大草原。”洛林悠然神往的说道:“在你带着半兽人来之前,我只是想着如何守住边境,打跑了来骚扰的半兽人,然后,接着从奈安之内寻找发财的路子,你不知道吧,我是奈安最大的盐商,基本上已经垄断了市场。”…,

    阿德玲对洛林灿然一笑,德伊波勒却没好气的对洛林冷嘲热讽,道:“洛林大人生财有道的名声可是广播四海,尤其是和冥王的关系,更是一年比一年亲密。”

    阿德玲一拍德伊波勒的背,嗔怪道:“德伊波勒,别这样说。”

    洛林不以为意的摆摆手,道:“放心,我不在意,我一向认为这是对我的夸奖,不招人恨是庸才。

    说完还呵呵的笑了起来。

    德伊波勒一拳打在空处,没气到洛林反倒把自己给呛到了,眼角一跳一跳的,手揪紧了床单。阿德玲则是掩着嘴娇笑了起来。

    洛林看着德伊波勒被气的几近抓狂的样子,心里越发高兴,悠然说道:“你带来的这些半兽人提醒了我,我这才突然发现,原来就在我的身侧,有这样一片广大的,未开发的土地,这片土地足有三十个奈安那么大,如果我拿下这片草原……”

    德伊波勒被洛林的话给惊呆了,出神的看着洛林,喃喃的说道:“如果你拿下大草原……”

    阿德玲也蹙起英气的眉毛,在思考洛林的话。

    洛林深吸了口气,抬头看着窗外的天空,说道:“我会成为帝国两百年来开疆拓土的第一功臣,不光这样,借着开发大草原,我可以从中取得大到不可想象的财富。”

    德伊波勒被洛林说的话震住了,想想洛林描绘的宏大远景,德伊波勒觉得自己那不敢寂寞的心也跟着颤抖起来,脸色越发潮红,看着洛林都痴住了。

    阿德玲也被洛林的野心给吓到了,她没想到,这边仗还没打完,洛林却已经计划着要吞并整个草原了。

    洛林喘了一口气,心里暗道:好了,装B装够了。

    然后站起身来,弯下腰脸凑近德伊波勒,看着她郁闷的双眼,悠然道:“这都要感谢你,将它带到了我的面前。”

    德伊波勒捏紧拳头,小银牙咬得死死的,不甘心的看着洛林,德伊波勒心里暗道:自己白忙了几年,还把自己给搭进去,却将这个男人的野心给点燃了,这算是什么,聪明反被聪明误。

    洛林直起腰来,笑道:“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去了,明天我会再来看你们的。”

    德伊波勒挥舞着小拳头,黑着脸说道:“走,快走,我不想看到你。”

    然后从阿德玲的身上挣起来,一翻身背朝着洛林和阿德玲躺在床上,还拉起被子把自己紧紧的蒙上。

    阿德玲看着德伊波勒的样子,微微一笑,站起来对洛林说道:“我送你吧。”

    然后拉着洛林走出了德伊波勒的卧室,牵着洛林的手走在楼梯上,洛林突然邪邪一笑,一把将阿德玲拉近自己的怀里,抱紧她痛吻起来。

    阿德玲丝毫没有反抗,双臂紧紧抱着洛林脖子,热情的回应洛林。

    几分钟之后,阿德玲推开洛林,举手抚着洛林的脸颊,柔和的笑着说道:“谢谢你,洛林。”

    洛林一咧嘴,一揽阿德玲的肩,在她的臀部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阿德玲肌肉结实,这一掌拍的洛林自己的手都微麻。

    阿德玲“啊呀”的惊呼一声,瞬间脸就变得嫣红,嗔怪的斜了洛林一眼,道:“你干什么?”

    洛林笑着说道:“你要是再跟我客气,我还这样打屁股。”

    阿德玲目瞪口呆的看着洛林,然后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娇笑声中,双手按着洛林的胸膛,软软的靠在洛林身上。…,

    ×××××××

    洛林回到了府中,坐回到了那弹性十足的沙发上面,端起漂亮的女仆送上来的热咖啡,他轻轻地啜了一口,然后不由自主地从心底深处往外,满足地叹息了一声。心中暗道:这才是自己应该过的生活~!

    他抬起头来,透过了巨大的玻璃窗,看看外面的天空。虽然已经是冬天,但是天空却阳光灿烂。

    天空一片蔚蓝,只有几朵洁白的云朵懒洋洋地飘在空中,就如同洛林爵爷现在的心情一样。

    他看看天色已经不早,向着那女仆随口问道:“我亲爱的小丽娜,妮可她们现在起来了吗?”。

    那漂亮的女仆秀目一转,俏脸上立时飞起了两朵红晕。很显然,这位比薇拉那娇憨纯真的傻丫头懂事了许多的少女,知道洛林他们昨天夜里究竟是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结果导致妮可小姐她们几个人到现在还在休息当中。

    她咬了咬嘴唇,然后低下头去,轻声道:“没有,小姐她们还在休息。”

    洛林当下叹息了一声,虽然幸运的是,自己偷偷跑出去和魔族美女聊天的这件事情,不会被她们抓到,但是这样一来,可以陪自己消磨时间的人就少了许多,

    他忍不住失望地喃喃道:“这样啊……那……罗琳娜……”

    刚说到这里,洛林又急忙停了下来。那个闪电美人还是不要招惹的好,省的又是一句话不对,就又是电人。

    丽娜俏皮地侧过头来,看了看他,知道这位爵爷是发愁到哪儿里打发时间,于是轻轻一笑,然后道:“大人,小公爷他们在后院里跟小白一起玩,要不……”

    洛林愕然道:“小白?小白是谁?”

    丽娜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道:“就是小公爷拣回来的那头小象。起了个名字,叫小白。”

    洛林奇道:“怎么起了这么一个名字?小白,小白。这名字可是真有够普通的。这可不像是雷欧的风格。”

    丽娜跟在凯瑟琳的身边久了,当然知道雷欧小公爷——这个长的白白胖胖,天真可爱,在大家眼里的心肝宝贝究竟是让谁给带坏的。

    因此上,那少女一提起来,顿时一肚子的火气。

    原来那个小胖子白白嫩嫩的,以前在君士丁堡,大家没事儿的时候,都跑到他的跟前,捏个小脸啊,拧下耳朵啦,从肉体一直到精神,全都可以随了便的任由大家蹂躏,尽心地享受一下欺负未来帝国皇帝的乐趣。

    可是自从上一次,那小流氓跟着凯瑟琳跷家,跑到枫叶丹林玩了一趟之后,那心就野了。

    现在只要自己这些女孩子们谁没事儿的时候,跑过去捏一下他的小脸儿,欺负他一下,那小流氓当下一句话不说,就使出什么降龙十八掌当中最厉害,最无耻的抓胸龙爪手,用他的小爪子直接往自己这些青春美*女刚刚发育起来的胸部上招呼。

    结果弄的大家全都花容失色,尖叫连连。

    到了后来,全都躲的那小痞子远远的。因此上,也就再也无法享受到欺负未来皇帝,这一纵然到老,也可以甜蜜回忆,而且可以坐在壁炉前面,向着自己的孙子孙女们讲述的人生乐趣了。

    她恨恨地瞥了洛林一眼,语带讽刺地道:“是啊,小公爷也是这么说的,非要给那小象起名叫‘九天十地,遇神杀神,遇魔屠魔、超极哥斯拉,终级大怪兽’。可是那小象听完之后,一转头直接就奔后面的湖去了,蹦起来就要往湖里跳。…,

    幸亏薇拉小姐拦住的早,不然它非要自杀不可。

    就是小公爷那个小霸王的脾气,看到那小象以死相逼,也是没有了办法。所以后来薇拉小姐就自己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小白。”

    说着,她伸出手来,向身后指了一下。

    洛林苦笑了一下,转过头去,通过了房间另一侧的窗户,向外看去。只见在后院的草地上,一个蓝发少女和两个粉妆玉琢的可爱小孩子,正带着一头小象在那里玩耍。

    如果仔细听的话,甚至可以听到远远地从他们那里传来的一连串的‘咯咯咯’的欢笑声。

    只见薇拉向着远处,随手扔出去一个树枝什么的,然后就见那小象像只小狗一样,在雷欧和美琳娜那快乐的连串欢笑声中,欢快地奔出去。

    小象的大脚踩过地面,在巨大的重力的做用下,立时引的一阵像是地震一般的山摇地动,发出‘轰轰轰‘的声响。

    等那小象找到树枝,再在一阵山摇地动当中,欢快地奔跑回来。一边摇着身后的小尾巴,一边将树枝交回到薇拉的手中。

    最后,再高兴地围着薇拉团团乱转,等着她将树枝扔出去。

    在这一来一往当中,洛林很是心痛地发现,那块种植着昂贵植物,纵然是在冬天也保持着绿意盎然,高级贵族家用来装叉,代表身份像征的地面被它踩的一塌糊涂。

    别说是什么珍奇花草,在小象那跟压过俄罗斯大平原的T34坦克一样的‘轰隆隆‘奔驰过去之后,纵然是他那个时代的国际标准水泥地,也不比现在的那块地面强多少。

    据洛林自己估计,就是来年能长个狗尾巴草,都是异常的困难。

    看到这里,洛林心中几乎痛的要滴出血来,脸色涨成了紫红色,但是看到那三人脸上露出的灿烂笑容,他又实在不忍心过去大声喝斥,煞风景。

    因此上,洛林急忙走过去,异常坚定地将天鹅绒的窗帘放下来,阻挡开了自己的视线。唯恐要是多看一眼,自己就会再胃疼起来。

    而在此同时,由于这件事情的打扰,以洛林爵爷的聪明敏锐,却疏忽了一件事情——做为一个生物,那只小象怎么如此的充满了灵性,甚至可以听懂雷欧的言语~!

    洛林将窗帘拉上之后,却发现自己还是可以听到从远处传来的‘轰隆隆‘的地动山摇一般的脚步声,再在脑海当中想像一下那种画面,当下发现自己的胃反而更疼了。

    这样还不如亲眼看到,至少不会胡思乱想什么那小象的大脚又踩过了几株价格昂贵,又经过魔法师魔力加持的珍稀植物。

    这时他才隐隐有些理解,当初在枫堡防卫战之时,自己和雷欧两个为了探往受伤的罗琳娜,将红衣大主教奥巴赫姆精心种植的花草拔光,而让那老家伙暴跳如雷,拎着拐杖,追杀出去三条大街,撵的自己两个狼狈逃窜时的心情。

    旁边丽娜看着洛林痛的像拔牙一样的脸色,心中很是幸灾乐祸,虽然想着不被洛林发现,但是那嫣红好看的嘴唇的唇角却已经忍不住翘了起来,弯成了一个漂亮的弧度。

    洛林眼角瞥见了,当即心情大坏,在这个被凯瑟琳娇惯坏了的小侍女面前,感到很伤自尊,不由苦笑了一下,

    站起来就要离开。

    丽娜怔了一下,道:“大人,您这是要去哪儿啊?再过一两个小时,就要开饭了。别到时候,小姐她们起来找不到你,又乱发脾气,最后还不是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倒霉。”…,

    洛林闻言一滞,在门口处停了下来,然后转过身来,看着那个漂亮的小侍女,道:“丽娜,我亲爱的小丽娜。你知不知道像爵爷我这样日理万机的人物一向是很忙的,如果稍稍停下休息一会儿,就会被那些个该死的老百姓们骂成是‘薪水小偷’,拿钱不干活的‘人民公贼’。

    他顿了一下,看那小侍女仍然认真地看着他,然后又接着道:“我还能去哪儿?当然是去我的办公室,处理一下这么长时间以来积累下来的公务了。”

    这时远处又传来了一阵欢快的笑声,洛林顿时又是一阵心痛。他当即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飞快离开了。唯恐再多一分钟,就会让自己胃疼的挂掉。

    丽娜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怔了一小会儿,然后又回头看了看空旷无人的客厅,这才不示弱地低声地嘟囔道:“这样啊,那最好不过了。政务官安格斯那个老头儿都已经来回跑三回了。老头儿急的一头的大汗,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

    只是此时,洛林却已经走远了。不为别的,仅是为了逃开雷欧几个令他感到胃痛的笑声,就已经足够了。

    洛林穿过了后宅的大门,沿着熟悉的道路,一路轻快地向自己位于总督府前面的办公室走去。

    沿途之上遇到前来总督府办理公务的官员们看到洛爵爷过来,无一不是停下来,站在道边,恭恭敬敬地向他举手致意。

    在此同时,一众人等的眼中却是闪着好奇的目光。

    虽然这段时间以来,强大的奈安官方宣传机构开动起来,没有少宣传什么洛林爵爷认真工作起来,废寝忘食,日理万机……

    洛林爵爷办公室的灯光彻夜不熄什么的……

    反正一句话,就是他老人家每时每刻都在思考着国家大事,想着如何拯救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受着那些奴隶主等等落后野蛮而又残酷的剥削阶级奴役的,多灾多难的卡利姆多大陆上的各族人民。

    但是实际上,那都是用来骗下面那些纯朴的老百姓,好让他们多交税的。

    这些到过总督府,或是在总督府里办公的官员们可全都知道洛林爵爷一向是无利不起早的懒骨头,看到文件就头疼。

    纵然是在平时,也全都将自己手头的工作扔给其他人处理。因此上,没少在背后被无端端增加了工作量的公务员们偷偷大骂,称这位爵爷为‘大米蛀虫’。

    但是今天,他老人家这才刚刚从前线回来,原本就有大把的理由可以好好地躲懒休息,可是却出现在了前往办公室道路之上,这可也算的上是一大新闻了。

    洛林爵爷仗着自己的脸皮厚,也毫不介意,热情地跟着遇到的路人不住地打招呼。如果遇到军官向自己敬礼之时,在回礼的同时,却也不忘记低声地补充一句:“你也是一样的。”

    洛林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了房门,原本以为长久不用之后,房中会有灰尘,但是却见里面干净如新,显然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一直是有人悉心打扫。

    他伸手抹了一下,就连桌角的暗处,也是一尘不然,洛林爵爷看到这里,顿时心头冒出一种不好的念头。

    他急忙跑到了墙边,摘下了一幅油画,然后强压下焦急的心跳,飞快地打开了后面暗藏出来的保险箱。

    洛林伸手在里面一翻,将标着各种等级的绝密文件随手扔在一边,然后从文件底下摸出了两本珍藏的画报,看到那画报封面上面,只着寸缕,身材火爆的美艳女郎,当下将那画报珍而重之地抱在怀里,然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还好,还好~!…,

    然后他又想到了什么,将画报放在了一边,然后又翻箱倒柜地在保险柜中翻了起来,又如愿地找到了两瓶上好的皇家红酒。

    但是令他沮丧的是,又翻了好一会儿,却仍然没有找到最后一样东西。

    到了最后,洛林爵爷失望地在那保险柜中找到了一张纯白的纸条。

    他展开一看,却发现那张纸条上用一种纤细秀巧的笔迹,龙飞凤舞地写着几个大字:不查不知道,你居然还敢背着我们藏私房钱,现在钱全部没收了。噢呵呵呵呵……

    虽然只是区区几个字,但是笔走龙蛇,直透纸背。那种舍我其谁的王者霸气,如阵风一般几可扑面而来。

    除了凯瑟琳的笔迹,又会是何人?

    洛林顿时哀叹了一声,妮可可是真够狠的,连一个子儿都没留下。这一下算是完蛋了,好容易赚了一点儿小钱,这一下子又回到了解放前了。

    就在此时,就听到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洛林不由一惊。当下大声问道:“谁?”

    门外一个声音道:“大人,是我。安格斯。请问您有空吗?我有急事需要向您汇报。”

    洛林低头看了看被自己翻的一地狼藉,犹豫了一下,然后道:“什么事情,不能明天再说吗?”。

    安格斯焦急地央求道:“大人,真的是急事。”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语气中略带着威胁地道:“大人,如果你不让我进去,那我可就只有在门外等了。”

    洛林想了想,无奈之下,只得道:“好吧,不过你稍等一下。”

    说完之后,洛林将自己的画报,红酒飞快地转移了位置,藏到了办公桌的暗格当中,然后又将保险柜重新关上锁好,再将油画挂好,但是却忘记了将那一摞绝密文件放回去。

    他看到自己凌乱的桌子,皱了皱眉头,只得又随便整理了一下,然后在办公桌后面坐好,这才道:“好了,你进来吧。”

    安格斯顿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然后道:“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推门走了进来。

    安格斯擦了擦脑门上急出来的汗水,迈步来到了洛林的面前,先是一躬到地,然后道:“总督大人,在这里我先恭喜您率领大军,大胜半兽人,赢得了这一场战争……”

    洛林当下挥了挥手,道:“行了,行了。老安,你我都是自己人,不要这么见外,这些虚头八脑的东西,都是用来蒙外人的。咱们之间就不用了。”

    安格斯顿时心头一暖,感到自己这些时日在后方不眠不休的工作,最终还是值的的。

    洛林一指对面的椅子,道:“看你急的,一头都是汗,先坐下,休息一下。”

    安格斯微微地一欠身,道:“谢大人。”

    他一低头,就看到那椅子上面散落着的文件,上面用红色的大字标明了‘绝秘’两字,看上去刺眼惊心。

    发现洛林爵爷居然如此对待那些帝国文件,他不由抽了抽嘴角,但是却也只能假装没有看到,将那些文件随手拂到地上,然后坐了下来。

    洛林爵爷又掏出了自己珍藏的红酒,给安格斯满满地倒了一杯,道:“来吧,喝上两口,然后再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还需要你亲自跑一趟?”

    洛林这轻松的态度立时感染了安格斯。

    他当即也镇定了下来,敬佩地看了洛林一眼,暗暗想道:“沉着冷静,遇事不慌,镇定如常,举重若轻,这才真正做大事的人~!果然是天生英才。相比起来,自己这么大年纪却还是如此不够冷静,真是令人自愧不如。”…,

    他内心深处,原本对洛林这种小白脸通过凯瑟琳长公主殿下的裙带关系,爬到自己头上的最后一丝不满也烟消云散了。

    安格斯一边想着,一边掏出了自己的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又接过了洛林递过来的红酒,然后认真地品了一口,这才道:“这酒果然是不错。够甜够香纯。”

    “这是当然,你知道这种好酒……就是那位,”洛林笑了笑,伸手指了指头上,示意当今的那位至尊,然后又接着道:“就是那位的酒窖里面,也只有区区的三瓶,而这就是其中一瓶。是我买通了雷欧,让他给我从皇宫里面带出来的。”

    安格斯虽然身为帝国一省的政务官员,但毕竟是帝国子民,从小就相信皇权神授。甚至骨子里对皇家带有一种敬畏之情,此时听了洛林此言,当即睁大了眼睛。用一种几乎是朝圣的眼光,看着自己杯中的红色液体,道:“原来我喝的这是陛下才能喝到的美酒啊,真的是滋味不凡……”

    洛林看他在那里眯着眼睛,陶醉的几乎要老泪纵横了。急忙打断了他,道:“好了,好了。老安,现在告诉我究竟是出了什么大事儿了。”

    安格斯当下恋恋不舍地将酒杯放下,然后端坐身体,恭声答道:“是这样的,总督大人。咱们马上要破产了~!”

    洛林顿时火烧屁股一样跳了起来,怒声道:“你说什么?~!!!”

    ————————————

    年底了,爆发一下,本月日更一万,希望大家支持!

    (万字大章,理直气壮的求各种票)。

    (万字大章,理直气壮的求各种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