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终战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二十六章终战

    剧烈的爆炸震得整个山头都晃了两晃。

    站在上游看热闹的看守和囚犯。很多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震动骇的跌倒在地。

    水坝的位置上先是爆出一团桔红色的火焰,然后一团灰黑色的烟雾从火焰中冲出来,急速的向四周扩散。

    断裂破碎的粗大原木和或大或小的石块从烟雾中飞出,“咚咚”的敲打在四周的山石上。

    失去了水坝的阻拦,积蓄起来的河水像倒塌的楼房一样,发出“哄哄”的沉闷巨响,那响声使得附近听到的人胸口也跟着发闷,像是被挤压喘不过气一样。

    水流用看似缓慢,其实却飞快的速度,带着不容阻挡的声势砸了下来,又是“轰”一声响,地面跟着又颤动了一下。

    撞到下面河道的水柱随即破碎炸开,飞溅出的水花甚至扑到了罗琳娜的身上。

    水柱从地上弹起,扩散开来,飞上原来河道的两岸,在激射的水流面前,采石场的建筑就像是被飓风吹过的纸片一样,在浪头前被击破成碎片,跟着被砸进泛着白沫的大水中。

    仅仅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采石场已经不存在了,除了下面剧烈翻滚着的水流。采石场的大门,宿舍,工棚没有留下一点痕迹的消失了。

    河水的轰鸣声没有减弱,反倒是更加强盛了,跟前所有人的耳朵里全都是“嗡嗡嗡”的声音,即便是趴在耳朵上喊,也听不到对方的话。

    原本狭窄的河道根本容不下如此多的水量,水从河道内涌出,覆盖了往日高出水面的山壁,在山谷内疯狂的跳跃着,咆哮着,迅速冲向下游的奈德尔城。

    看着这狂暴的自然之力,采石场上游所有的人都被骇的说不出话来,罗琳娜感受着脚下时刻不停的震颤,俏脸上血色尽退,变的刷白。

    她回头看了一眼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不停发抖的采石场厂长,最后牵动嘴角露出一个三分苦涩七分自嘲的笑容。

    她没有想到这种自然之力竟然有如此威势,即便是雷斯特在这里,看着这汹涌狂暴的洪水,也只能退避三舍吧。

    想着自己这两天来一直不把这个水坝当作一回事,以为水放下去最多就是漫了奈德尔城外的田地,还曾数次在水坝下面闲逛,罗琳娜心里就一阵后怕,要是那时候坝垮了……

    罗琳娜打了一个冷颤,心道:这水不会把奈德尔城墙给冲垮了吧,洛林、妮可,这可是你们让我放的。

    到了此刻。从上游下泄的水量还是那么丰沛,只是声势比刚才放水的一瞬间减弱了很多。

    罗琳娜从高台上走下来,看到采石场的厂长还长大了嘴半躺在地上发呆,不由分说就上前踢了他一脚。

    厂长突然“咯咯”一声,然后使劲吸了一口气,身上肥肉一抖清醒了过来。

    他从地上爬起来,一指下面汹涌澎湃的河水,哭丧着脸说道:“咱们采石场以前遭过山洪,我以为会差不多的,完了,完了,城外怕是得冲的一干二净,殿下非杀了我不可,早知道我就不蓄这么多水了。”

    罗琳娜急躁的一摆手,道:“行了,行了,这是你们总督的主意,没你这个小人物什么事,你看好这里,我带禁卫军回去看看。”

    ——————————

    凯瑟琳突然调走了在城上战斗的禁卫军和法师们,没有了这些强力的主坦克和输出人员。奈德尔人的战斗力瞬间降了一个档次,城上的士兵们突然感到吃力起来,有更多的半兽人冲上了城墙,而且需要更多的人手才能把他们打落。…,

    半兽人也发现了这一点,前面的半兽人战士高呼着“他们顶不住了!”

    “冲啊,我们就要赢了。”

    维钦及托列克也觉得这是人类防守崩溃的前兆,惊喜的在阵后连连吼叫,大声催促着“上”“杀啊。”

    在一线指挥的伊格纳茨刚收到凯瑟琳撤回禁卫军和法师的命令,看着城上的战斗更加吃力,也大声喊道:“公主去消灭城内放火的人了,弟兄们顶住,为了咱们的家人和房子。”

    城上的战士们自然知道,要是被半兽人打败了,他们今天都得死在这里,还有他们的家人,整个奈德尔人,在半兽人的压力下,反倒是更强烈的反弹起来,突然爆发出一股凶猛的力量,将半兽人给压了下去。

    奈德尔城上半兽人和人类激战正酣,在罗琳娜引爆水坝之后,双方同时听到了从北面山里传来的清脆的巨响。

    双方的战斗一缓,战士们们看向响声传来的方向,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仇人还在跟前,大家只把它当作晴空中一声莫名的霹雳。

    跟着沉闷的“嗡嗡嗡”的声音低低的传来,在喧嚣的战场上,到处喊杀声,惨叫声。兵器碰撞的声音,但这些都盖不住那沉闷的声音,声音就像是一直在耳边低低的响起一样。

    德伊波勒首先感到不对劲,在她想来奈德尔城内可是有一位茹曼帝国的公主,而且奈德尔城经营数百年,总有些什么厉害的手段的。

    所以她一直紧紧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脑子里快速的思索,那声音是怎么回事?

    援军?声音不对

    神秘武器?那更不可能,有早就用了。

    最先发现从山谷中奔涌出几十尺高浪头的,是奈德尔城墙塔楼上的弓箭手们。

    远处的山丘里突然跳出了一下亮白的色彩,白色过后,跟着山上的绿色瞬间消失,山丘上一条银白色的色带不停延伸。

    这时原来“嗡嗡嗡”的低沉声,已经变成“哄哄”的闷响。

    弓箭手们惊疑的互相询问“那是怎么回事?”

    待反应过来那是洪水将山上的树木冲倒之后,这些最先看到洪水的人却已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弓箭手瞠目结舌的看着漫出了河谷,冲上了平原的大水,在大地上翻滚出黑黄色洪流。

    从山谷中冲到平原,失去了束缚的洪水正快速散开,直直的向着奈德尔城而来。

    “哄哄”的闷响这时已变成了巨响,由大水引发的震颤传到了奈德尔的城头。

    刚才还在激战的士兵都愣了下来,呆呆的看着轰鸣的洪水。

    浪头翻滚,夹杂着洪水中的石头和树干,在平原上肆虐。一条架在马莫斯河上的桥梁被跳起的水流裹住,在水流跌回洪水中后,已经没有一点桥梁的影子。

    房屋就像是薄的纸片,水流横扫,先是破裂开,然后整体随着水流移动两秒,再像一个肥皂泡一样破成碎片,瞬间成为洪水的一部分。

    伊格纳茨神情呆滞的惊呼了一声:“我的天啊~!”

    然后醒悟过来,用一种复仇之后满足的眼神看着城下的半兽人,他知道,半兽人完了。洪水之下,他们甚至一个人都逃不了。

    伊格纳茨举起手里的长剑仰天大笑起来,虽然很多人的家就在城外的村庄,但城上的奈德尔士兵拍着手大声较好,跟着狂呼起“万岁”。

    甚至有的牧师们都跪倒在地上,热泪盈眶的高呼:“这是父神的奇迹。”…,

    城下的半兽人看着横扫而来的洪水几乎是几个呼吸之间就到了他们身前,十几尺高的浪头狰狞的冲向他们,只能绝望的胡乱大吼着,背着浪头狂跑。

    洪水在吞没了沿路所有的村庄、农田、道路、树木等等一切高出地面的东西之后,终于追上了半兽人,实际上半兽人也没能跑出几步。

    在奈德尔城上战士的眼里,就像热水浇过雪地,原来由近两万半兽人组成的一片黑色的地方,在几个眨眼之间就被黄色的水流覆盖,甚至都没有见到在水上挣扎的半兽人,只是不断看到在浪里瞬间闪出水面,又瞬间消失的黑影。

    巨大的云梯被洪水推着向前移动了一段,然后一歪倒进水里,跟着消失。

    奈德尔城下的半兽人惊恐绝望向着城墙跑,最后他们贴在城墙上嚎叫着看着冲到跟前的大水。

    人类就在他们头顶上,看着这些半兽人即将被大水吞噬,而现在下面半兽人的看着死亡迅速逼急,自己也无可奈何,甚至连多回忆一下的时间都没有,这种无助的绝望甚至感染了城上的士兵,让他们觉得这种死法是极其恐怖的。

    洪水冲上奈德尔的城墙,一阵连绵的巨响,浪头溅上城墙,跟前的士兵一下子被淋透,水里的石头和树干碰上奈德尔城墙的石块,发出“空空”的闷响。

    城门呼啦猛震了一下,水一下子从门缝里挤了进来,沿着大街流开,城门口的士兵“啊啊”大叫这赶紧跑开。

    铁质的门闩最终挡住了洪水的冲击,奈德尔的城门并未被大水冲开。

    遇到城墙的阻拦,洪水向两旁流去,奈德尔城西就是贝尼河宽阔的河道。西边的洪水汇入贝尼河,跟着推动贝尼河的水冲击河的南岸。

    东边的洪水向前又冲了一段,扫荡了奈德尔城东,在轻易的就推翻了海盗们停留在河里运输船之后,跟着流入了贝尼河,一路激荡着向大海而去。

    奈德尔城外现在是一片黄泥水的泽国,垮塌的房屋,折断的树干,没有半兽人,只有遍地的石头和树干。

    地上露出大量黑色的无法辨别的物体,奈德尔的城墙下堆了满满一层的杂物,都是被洪水带到墙根下留下的,其中有一台云梯的残骸,冲城上还能看到夹杂在乱七八糟东西里的半兽人尸体。

    这时城墙下却突然出现了动静,一声“啊嗯”的长鸣,半兽人带来的战争巨兽带着满身的泥水站了起来。

    城上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从浩劫中顽强生存下来的庞然大物,士兵们叫嚷着要把这些巨兽弄过来,却发现现在根本出了不门。

    伊格纳茨仔细环顾了一下战场,确定下面没有半兽人之后,急匆匆的命令民办和志愿者门集合,回到城内去救火。

    伊格纳茨亲自带着上千的城卫军,快步冲向总督府。

    ————————

    正当洪水奔入平原的时候,雷欧扣动扳机,射中了一个想要冲进大厅的大汉。

    战斗在枪响后激战的展开,黑衣人普罗凝视着大厅内盈盈伫立的希尔梅莉娅,作为一名黑暗法师,他们的天敌就是教廷的祭祀,普罗清楚的知道,如果不击到希尔梅莉娅,他是没可能冲进大厅的。

    这帮武装的大汉们在收到命令后全力的冲击大厅,他们也知道,他们都是来自于不同地区的亡命之徒,心里都精明的很,是荣华富贵,还是命丧黄泉,就看最后这几分钟的一战的。…,

    雷欧就在他们身后,这些侍卫们当然是一步也不能退,拦着大门和大汉们激斗起来。

    雷欧则充分发挥出自己打冷枪的本领,在一边瞅着机会就放一枪撂倒一个大汉,美琳娜紧咬着嘴唇,强制镇定的给雷欧装弹。

    大厅内的人慌乱的叫嚷:“地震了,地震了。”

    希尔梅莉娅略一思索,就知道这应该是凯瑟琳让放水了,想到这里她心里大定,凯瑟琳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

    希尔梅莉娅强打精神,高声说道:“投降吧,你们没机会了,半兽人已经败了。”

    普拉嗤笑一声,接着用法术猛轰希尔梅莉娅的护盾,一边嘲笑道:“是你傻还是当我是傻,城内一乱,半兽人说不定直接就杀进来了。”

    希尔梅莉娅从容的一笑,道:“实话告诉你吧,洛林早就在马莫斯河上建了一道水坝,现在的震动就是大坝在放水,城下的半兽人,你以为他们躲得过这道大水吗?”。

    雷欧愣了一下,生气的嚷道:“这么好玩的事情怎么现在才说,你们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希尔梅莉娅哭笑不得的看了雷欧一眼,接着说道:“很快,几分钟之内,援军就会赶回这里,你认为你能在几分钟之内打倒我吗?”。

    普拉的表情突然狰狞起来,气急败坏的吼道:“听见了吗?还有几分钟,抓不到那更小男孩咱们都得死,你们还等什么。”

    武装大汉们一听,嘶吼一声,涌向一楼的窗户,挥动武器砸开玻璃,疯狂的挥砍堵着窗的家具,侍卫们冲到窗户跟前阻拦他们。

    听着城外传来的闷响,普拉表情变的怨毒,细长的眼睛眯了起来,此刻使出全部的力量,各种法术不要命的扔了出来,砸向堵着门口的屏障。

    普拉每打破一次,希尔梅莉娅就迅速的补上一道,两个人面对面的比拼着法力。

    希尔梅莉娅的此时的脸色越发的苍白起来,大滴的汗水沿着她的俏脸滚落,双手微微的颤抖,银牙紧咬。

    普拉一边施法,一边大笑着说道:“你还有法力吗,神之凝视虽然强大,但使用一次就要抽干一个主教所有的法力,我看你还能坚持几回。”

    希尔梅莉娅也不说话,紧咬着嘴唇,神色坚毅的盯着对面的普拉。

    这时从总督府的前院传来纷乱的马蹄声,禁卫军小队终于赶回了总督府,见总督府内一地横七竖八的尸体,禁卫军军官大吼着:“搜索,搜索。”

    希尔梅莉娅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雷欧举着枪哈哈大笑,道:“我的人回来了,你们没机会了。”

    普拉脸色巨变,大声说道:“回去,挡住他们,这里交给我。”

    武装大汉们犹豫了一下,转身向后迎向冲进来的禁卫军队伍。

    普拉仰着头“啊……”的狂叫一声,等他低下头的时候,眼神像野兽一般盯着雷欧,举起法杖快速的吟诵起晦涩的咒文。

    希尔梅莉娅神情也凝重了起来,她连移两步,将雷欧和美琳娜护在身后。

    一股黑色的烟雾从普拉身上腾起,缭绕着缓缓上升,烟雾渐盛,最后普拉整个人都被烟雾包裹,最后他一挥法杖,数到幽魂一样的黑影从烟雾中飞出,直冲希尔梅莉娅设下的屏障。

    竟然是那个亡灵大法师在奈德尔城外使用的那一招法术。

    使出这一招之后,普拉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拄着法杖紧盯着大门,被禁卫军逼退的武装大汉这时都退到普拉跟前。…,

    黑色的幽魂撞上屏障,圣力护盾跟着一阵波动,幽魂一下子又被弹开,但希尔梅莉娅骇然的看到,弹出去的幽魂又折回来再次冲击她布下的护盾。

    这时从大厅内传来一声“保护殿下”的高喊,贝伦带着风险投资公司的干探们从秘道来到总督府。

    扫了一眼住宅内外的战斗,贝伦长剑一指窗户,喝道:“杀。”

    当先跳出窗户,带头冲向普拉和武装大汉。

    普拉抬头绝望的看着逼近的贝伦,颤抖着说道:“我为了报仇,已经准备了二十年了,你们陪我一起死吧!”

    说着普拉的手颤抖着吞下一瓶药水,黑色的烟雾立刻从他嘴巴里冒了出来,他将法杖一丢,跳起来冲向大厅。

    希尔梅莉娅眼睛瞬间睁大,惊叫一声:“他要自爆!”

    跟着普拉撞在了大门的护盾上,黑色的烟雾狂暴的向四周炸开,附近的战斗的人员全都爆炸吹起,向后飞跌。

    住宅的大门和窗户被震成了碎片,四散飞开,墙面出现一道道裂纹。

    大厅内的人在爆炸中倒了一地,大都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只有在门口的希尔梅莉娅双目紧闭,脸上一副决绝的表情,张开双臂牢牢的护着雷欧和美琳娜,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希尔梅莉娅额头的宝石正发出刺眼的璀璨光芒。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