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大决战之八 十面埋伏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四百二十章大决战之八十面埋伏

    阿黛儿点点头,然后脸一黑。抬手指着身边的牧师,大声骂道:“还不找个担架把你们主教抬下去,一点眼色都没有。”

    几名牧师慌乱的跑开,找来一副担架抬着希尔梅莉娅就向城下跑出。

    阿黛儿看他们毛毛躁躁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揪着牧师怒斥道:“往哪抬啊,送到凯瑟琳那里,你们能照顾的了她吗。去把马车赶过来,这都还要我说,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牧师看着暴怒中的阿黛儿咬着小银牙,一幅要把人撕碎了的样子,都跟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乖乖的听阿黛儿的命令。

    震天的喊杀声中,清楚的听到巨兽从城外传来“昂”的一声叫喊,半兽人带着精良的攻城器械,扑向奈德尔的城墙。

    从半兽人背后射出的弩箭和巨石,越过奈德尔的城墙,飞进城内。

    海盗们操作的投石机数量并不多,由投石机扔出来的石弹,直径差不多一尺左右,先是砸在城墙后的大街上。将路面砸出一个坑,然后滚动着撞上房屋的墙壁,轻易就能将整整一面墙壁砸穿。

    每每有弩箭或是石块飞来,城上的守军都是一矮脖子,大家伙虽然都知道这些东西基本上没有命中率一说,但脑袋没有石头硬,不管是巨大的弩箭还是石块,都是擦上死,碰上亡,看着那东西向自己的方向飞来,再胆大的也要退避三分。

    伊格纳茨在城墙上观察整个战场,半兽人虽然是有备而来,云梯,木盾准备的很充足,但他们的人数毕竟没有占据绝对优势,值守在城墙上的民兵足有六千多人,对守城战来讲,这么多数量的民兵,再由经验丰富的正规军带领着,足够应付半兽人了。

    城内物资充足,远方又有大军会赶回来支援,伊格纳茨实在想不通这些半兽人凭什么认为他们可以攻下奈德尔城,这不是来找死吗。

    伊格纳茨心里隐隐感到些不对头,不过他很快甩甩头,将这些想法压了下去,半兽人马上就要冲上来了,他的现在的职责就是守好城墙。

    伊格纳茨转身朝城内喊道:“那些投石机太讨厌了,打掉它们。”

    城下一个军官大吼一声:“是,大人。”

    军官转身跑回自己的岗位,看着那足有四层楼那么高的配重抛石机,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

    配重抛石机全用一人都抱不过来的粗大木料建造,关键部位全都用精钢板加固,杠杆上醒目的飞鹰公司徽章,显示这是洛林制造的又一款战争机器。

    地上整齐的摆着抛石机需要的配重石块,在抛石机后面,则是一个个石磙大小的石弹,需要两人才能搬上掷弹带。

    底盘搭建了一个木制圆环轨道,抛石机可以就地转向。

    城外的距离是早已实弹测量标定过的,军官手里都有一本配重和射程关系的表格。

    城上的观察员传下敌人目标的距离,军官们先选择好使用哪一种石弹,然后照着表格装上配重,士兵拉动绞盘,将配重升上空中,石弹装入掷弹带。

    一切准备完毕之后,军官大吼一声“放”,士兵解脱绞盘连着杠杆的钩子,六十四尺长的杠杆“呼”一声翘起。似慢实快将巨石抛上空中。

    在所有士兵的注视下,巨石飞过城墙,掠过正要准备厮杀人群的头顶,带着一声闷响,砸进了半兽人的后方。…,

    那投石机的准确性并不算高,六块巨石只有一个命中了海盗们操作的投石机,但是尽管如此,却也已经够用了。

    只见那块巨石就像铁锤重重的砸在奶酪上一样,投石机和周围的数名海盗瞬间就失去了踪影,只留下一道犁出的深沟和遍地的碎屑。

    伊格纳茨看着半兽人阵后被巨石蹂躏过的土地,呆呆的愣了一阵之后,张张嘴,最后只说了一声“哇哦!”

    抛石机调整角度,正准备要再次攻击,奈德尔对面的海盗们却死命的拖着弩炮向后逃跑了,留下几座投石机孤零零的在那里等着被摧毁。

    半个小时之后,随着一声悠长的号角声,半兽人在奈德尔的城墙下留下一地的尸体,潮水般的向后退去。

    奈德尔守军追着半兽人的屁股又射了几箭,然后挥舞着武器欢呼起来。

    在欢呼的士兵之中,伊格纳茨手按着长剑,板着脸看着退回营地的半兽人。

    身边的军官看伊格纳茨一脸凝重,道:“大人,有什么问题吗?”。

    伊格纳茨道:“没看出来吗,敌人只是试探性进攻,和我们稍一接触就退回去了。”

    “是,大人,不过照这个情况,就算是他们全力压上。也突不过我们的防守。”

    伊格纳茨摇摇头,道:“所以我在担心,咱们能看清楚的问题,半兽人也一定也能看清楚,他们既然敢这么大摇大摆的来攻咱们,一定是有所凭恃的,我们必须提防他们还有什么咱们想不到的手段。你去,将我的想法转达给长公主殿下,快去。”

    军官举手敬礼,三两步跳下城墙,牵起一匹战马就往总督府飞驰而去。

    于此同时,在伊格纳茨注视着的半兽人营地里面,德伊波勒紧张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亡灵法师。

    这一座帐篷被封的严严实实,里面点着数盏油灯,帐篷里飘着一股古怪难闻的味道。

    一个黑魔法师正抬起亡灵法师的头,往他的嘴里灌药水。

    亡灵法师此刻皱紧了眉头,干瘪的皮肤呈现蜡黄的颜色,身体在不停的颤抖。像鸟爪一样的手指一颤一颤的痉挛。

    看着黑魔法师站起身来,德伊波勒抓着他问道:“老师怎么样?”

    黑魔法师沮丧的摇摇头,道:“老师昏死过去了,我试过所有的办法,就是不能唤醒他,我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了。”

    德伊波勒双眼变得空洞起来。哀叹一声,道:“神之凝视,小小一个奈德尔居然有这么强大的红衣主教。”

    黑魔法师想起刚才哪一道刺眼的光芒,只觉地心底一阵颤栗。

    死亡对黑魔法师们来说,只是一次新的开始,从死亡中重生的黑暗法师只会变的更加强大。

    但那一道光芒却代表着彻彻底底的毁灭,对所有使用黑暗法术的法师们来说,却代表着彻彻底底的毁灭,从肉体到灵魂都会被烧成飞灰。

    帐篷的帘子突然被跳开,阳光照了进来,刺的德伊波勒的双目一疼。然后一个宽阔的身影堵在了帐篷门口。

    德伊波勒手搭在眼睛上挡住阳光,恼怒的说道:“快放下帘子。”

    维钦及托列克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哦”了一声,放下帘子走进帐篷里面。

    “大师怎么样了?”维钦及托列克看着地上的亡灵法师问道。

    德伊波勒烦躁的一挥手,道:“你自己不会看吗,老师已经昏过去了。”…,

    维钦及托列克挑了挑眉毛,捏紧拳头却又很快松开了,走上前拍拍德伊波勒柔弱的肩膀,道:“大师不是还活着吗,我想是不会有事的。”

    德伊波勒叹了口气,道:“希望这样吧。”

    沉默了片刻之后,维钦及托列克沉声说道:“今天我试探了下人类的实力,咱们全力进攻的话,一定能拖住他们所有的人,城内的人准备什么时候行动?”

    德伊波勒皱着眉头思考了一阵,道:“敌人还有那么多法师,不解决他们,我怕到时候会有什么变故。”

    维钦及托列克摇摇头,道:“可是我们不能在等了,时间浪费的越久咱们的处境就越危险。”

    德伊波勒不耐烦的甩甩手,道:“我知道,给他们发信号,让他们决定什么时候行动,从现在开始,每天都攻打奈德尔城两次,给他们创造机会,他们行动的时候,会让我们知道的。”

    维钦及托列克一喜,连连点头道:“好,就这么办,我会让战士们准备好的,成败再次一举了,德伊波勒,我们准备了这么多年,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你也不要让我失望。”

    德伊波勒抬头看着维钦及托列克,温和的微微一笑。道:“放心,咱们已经走了这么远了,连回头的路都没有了,只能胜不能败。”

    ————————————————

    洛林喘着粗气,迈着沉重的双腿的走在队伍前面,现在的洛林是一点形象都没有了。

    衣服变成了土黄色,走起路来都往下面簌簌的掉灰,用上好的小牛皮制成的军靴变得歪歪扭扭的,上面满是一道道褶痕。

    头发就像是被洒上了一层土一样,跟汗水揉在一起,变成一个个小土粒,粘在头发里面,拍都拍不掉。

    脸也是黑色的,脸上的汗水沾上灰尘之后,一搓就是一层黑泥,在说话的时候,露出一口白牙,显得十分突兀好笑。

    脸上一层胡茬,洛林看起来突然大了十几岁,像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叔一样。

    尤其是在配上身边靓丽纯净的薇拉,让洛林看起来更加的猥琐。

    整个队伍也都跟洛林一样,每个战士看得起狼狈不堪,满脸的憔悴,不过行军的速度依然很快,到现在已经走出了二百多里。

    严格的军纪和训练,还有战友们的互相扶持,使得东方军团的士兵不仅创造了一个急行军的奇迹,更是无一人掉队。

    所有的官兵都是闷着头走路,除了整齐的脚步声,连士兵们说话的声音都没有,都是迷迷糊糊的睁着眼睛,跟着前面人的背影赶路,甚至出现了能走着睡着的神人。

    半兽人的耐力本来高于人类,连续两天行军却离人类军团的距离越来越远了,原本是相距三十里,现在双方相距已经足有五十里了。

    士兵们也可以稍微安心,他们将铠甲水壶这些重家伙都堆在骡马上,只是背着自己的武器赶路。

    跟着洛林的两位军团长也是惨不忍睹,一个变成了土猴子,一个变成了土猩猩,三人聚在一起的时候,都是相视大笑。

    唯一的例外就是薇拉,两天的路程跑下来,除了因为天气干燥,脸色失去了一点光泽之外,薇拉看起来和出发时没什么变化,甚至衣服都是一尘不染的,而且精神头也很好,一蹦一跳的拉着洛林赶路。

    在昨天早晨扔掉了所有的炊具之后,洛林有命令在下午扔掉了为数不多的帐篷,昨天晚上全体官兵都是裹着毯子睡在路边的,仅剩的一个不大的帐篷就是给薇拉留的,而且薇拉的睡眠质量是出奇的高,虽然只有五个小时,却看不出有一点困顿的样子。…,

    一队骑兵带着隆隆的马蹄声迎着队伍冲了过来,为首的队长从马上跳下来,跑到洛林身边敬礼说道:“大人,距离目的地只有五十里远,阵地已经完全勘察完毕,前锋搭好了四座便桥。”

    洛林一喜,笑道:“这么快就做好了,我以为得到今天晚上那。”

    骑兵队长道:“是,大人,弟兄们有人家离那里不远,那条河虽然水量不小,但咱们还是找到了几个水流平缓的地方,把桥抢建了出来。”

    洛林大声说了声好,道:“这一仗打完了,你们前锋当算首功。”

    骑兵队长立正了大声说道:“是,大人,为了帝国。”

    洛林转身对着队伍大喊道:“最后五十里,走到了今晚就可以睡个好觉了。弟兄们加把劲。”

    军官们将洛林的话一层层传下去,士兵们听到之后都是一喜,五十里地,加把劲走半天时间而已,到了就可以睡个好觉了,即便是再疲惫的战士,为了一个囫囵觉的诱惑,这时候也振奋起精神,加快脚步。

    菲尔多利斯将军和克劳狄将军从队伍后面赶了上来,两位将军此刻看起来都像是松了口气的样子。

    菲尔多利斯将军首先说道:“只剩五十里地,半兽人离咱们也有五十里,看起来一切顺利,最大的危险已经排除了。”

    克劳狄将军搓着自己的下巴,黑灰卷成卷,簌簌的往下掉,克劳狄将军撇撇嘴,拍拍自己的脸,笑道:“要不咱们停下来等他们一会,离的太远我怕他们都不想追了,半兽人耐力好?我呸。”

    洛林深有同感的点点头,行军是一门学问,都是半兽人那样跑到漫山遍野的,即便是个人耐力再好,一天也走不出多远。

    像现在这样队列整齐的行军,队伍中的个人能发挥出超过极限的体力,历史上还有两脚跑过汽车轮子的例子。

    洛林道:“好了,咱们得给半兽人一点动力,要不然他们说不定真就不追了,洒点鱼饵下去吧。”

    “鱼饵?”两位将军奇道。

    洛林道:“捡二十副铠甲,要品质有点破损的,扔到路边显眼点的地方,留给那些半兽人,再留下了百十杆长枪,沿途随便扔扔,记的先打坏了再扔。

    还有咱们携带的干粮什么的,有多余的沿途洒点。”

    两位将军眼睛一亮,知道这里洛林要向背后的半兽人故意示弱,先是洛林他们快走不动了,士兵们都开始丢弃装备。

    克劳狄将军一拍大腿,道:“好主意,不光这样,还可以让士兵将用不到东西丢下来一点。不怕那些半兽人不上钩。”

    命令下达之后,军官们开始捡着一些富余的物资往两边丢弃,人类可不会傻到留下一些能用的东西给半兽人,不管是铠甲还是长枪,都是先打破弄坏了再仍在地上。

    士兵们了解这个命令的用意之后,也跟着凑热闹,嘻嘻哈哈笑着将穿破的臭靴子,烂袜子什么已经破烂的东西,随手扔在两边。

    半天之后,这些东西出现在半兽人族长们跟前,看着已经被砸成几片的铠甲,还有硬生生折断的长枪,一个半兽人族长敲敲金属的铠甲,道:“这么好的东西,可惜了。”

    另一个族长看着脖子上挂着一双破靴子的半兽人战士,得意洋洋的从自己身边跑过,笑着说道:“这是好事,说明他们已经快走不动了。”…,

    族长们纷纷点头附和,说道:“像这样子长跑,别说是人类了,就是咱们半兽人也受不了,估计他们也就再坚持今天一天,明天他们就跑不动了。”

    “跑的动又怎么样?这样几百里走下去,活人都得累死,我就不信他们不停下来休息。”

    “也就是在这一两天的时间了,传令手下,加快速度,只要追上了人类的军队,人类城里的酒肉女人全都是咱们的了,这可是一辈子吃喝不尽。”

    半兽人族长们大声叫好,转身回到自己的队伍,踢打着半兽人战士加快脚步。

    直到太阳西沉,天色变得昏暗,洛林带着两个军团的士兵终于赶到了一个山谷。

    山谷像一个椭圆形的盘子,两边看不到头,宽大概有十里,两边平缓的向下,中间是一条五十尺左右宽阔的河流,在落日的余辉下,河水泛起粼粼波光。

    洛林满意的看着这个地形,这里明显是由冰川冲击而形成的河谷,尤其是中间哪一条河,正好将河谷分成两半,位置极佳。

    河上用原木搭建了两大两小两座简陋的木桥,两个军团一万多名士兵正迅速的沿桥越过河流,在河谷北边集结。

    “这里就是半兽人的葬身之地了。”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