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小事件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第一百五十一章小事件

    听了洛林的问话。拉斯莫尔男爵突然激动了起来,他挣扎着上前一步,然后大声叫道:“那帮异族人,那些肮脏的劣等种族,他们不配和我们奈安人并列。”

    “异族人?”洛林当下大讶,道:“你是说精灵和矮人吗?”。

    拉斯莫尔男爵扯着喉咙,嘶声叫道:“奈安是我们的先辈用生命和血汗开拓的土地,帝国从来都没有帮助过我们,凭什么要我们缴纳税赋,这样就不说了,你们茹曼城的人,为了夺走奈安,四百年间,几乎杀光了奈安的开拓者。现在,还要那些异族人堂而皇之的混在我们中间。这是对我们祖先的亵渎。”

    洛林很惊讶了一把,心道:我知道乡下土贵族的脑子都最顽固,但没想到能顽固到这个地步,这都四百年的事情了,这帮人怎么还抱着这种纳粹观念不放。

    那些矮人和精灵们虽然外表略略有些不同,但是他们又没有偷,也没有抢。只是来这里,凭了自己的双手,靠了劳动吃饭。想要在这里繁衍生息下去。为了地区的经济繁荣,做出自己最大的贡献。

    说一千道一万的。这些家伙不管是炮制多少的理论,但是从本质上讲,就看到人家兜里有钱,就不顺眼。千方百计地想要把那些钱装自己的兜里。

    想到这里,洛林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对于这种脑子僵硬的傻瓜,实在没有必要和他讲什么道理。

    对于这种人渣,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用绳子套在他的脖子上,让他像个贼一样挂在树上荡秋千~!

    而雷欧身为皇位的继承人,天生就对这种大搞种族主义理论,妄图分裂国家,破坏茹曼帝国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想要从他的口袋里掏钱的家伙极为愤怒,立时气的暴跳如雷。

    他怒哼了一声,一指拉斯莫尔男爵的鼻子,大声说道:“你们的奈安?要是没有帝国海军保护南方海域,你们早就让帕提亚人杀光了。

    要是没有帝国守卫东方战线,你们也早就成了沙漠人的奴隶了。

    你们的奈安,是谁让你们能舒舒服服的躲在这里卖奴隶的,还不都是靠帝国的保护。

    你们这帮人,享受着帝国用血汗为你们提供的屏障,来挖帝国的墙角,破坏民族团结,亏你还是贵族。忘恩负义,公然违抗帝国法律,你还有理了~!”

    雷欧抄着手,鼻子里喷着粗气,气哼哼的对禁卫军们说道:“抄家~!抄家~!快给我把他家里给我抄干净。让我换个心情,真是气死我了。和这种榆木脑袋不能说理。

    直接送大法院,让帝国司法部和他好好地讲一讲森严的帝国法律~!”

    洛林摆摆手,让手下把拉斯莫尔男爵一家人先看押起来。

    菲利普将军走过来,向了洛林低声汇报,道:“大人,跑了几个护院的,其他包括管家佣人,都被我们抓到了。

    他顿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那个被禁卫们押下去的拉斯莫尔,又补充道:“这个男爵,仅武装人员就养了足有二百个。不说别的,光是告他一个‘阐养私兵,意图谋反’,就已经够让他死三回了。”

    居然这么多~!

    洛林心中也是暗暗一惊,虽然他也知道这些贵族们一直在私底下偷偷地养着自己的私人武装,但是按了帝国法律。只要超过三十,那可就是违制。…,

    不过既然他一个男爵都能蓄养这么多,这样想来其他的贵族大约也是不会少了。

    想到这里,洛林不由无奈地一耸肩,苦笑着说道:“任重道远啊!三座城市做嫁妆,还是两份,就这种情况的奈安省,唉~”

    不客气的说,洛林到任这几个月来,他的命令也就在奈德尔城有效,出了奈德尔地区,就全变样了。

    要么是不被地方贵族们当一回事,直接拿了文件,去擦屁股。要么就是被别有用心的家伙给利用,请几个砖家叫兽什么的歪嘴和尚,将命令给歪曲了执行。然后,他们自己发财得利,让洛林做替死鬼,被老百姓们指责,背上那些骂名。

    洛林心里哀嚎,上辈子抱怨房价高,娶不到老婆,这辈子更惨,这是要我拿三座城市所有的闲置楼盘当嫁妆,还是二线城市的房价。

    一个被两个老婆的巨额嫁妆时刻折磨着的男人,娶老婆的艰辛,尽在这一声长叹之中。

    菲利普将军同情的看了洛林一眼,多少人只见洛林吃肉了,没见洛林挨打。身为和洛林一家最紧密的禁卫军,大伙对洛林总督的悲惨遭遇可全都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因此总体上是同情居多。

    虽然女朋友很漂亮,对咱们的总督也很好。但是,不能上怡红院,不能配漂亮的女秘书,不能玩办公室恋情,连回家晚了都得先报信,身为一个男人,这样的人生,实在是如直面鲜血的勇士一般惨淡……

    这边洛林虽然继续着惨淡的人生,但是在另一边。薇拉和雷欧两个却是高兴坏了。

    忙活了这么多天,就等着这一回那,他们两个兴致勃勃地带着手下,在庄园里面开始了寻宝大行动。

    除了找到一条秘道,一间密室之外,雷欧和薇拉却没有什么大的收获,拉斯莫尔男爵就是在秘道口被禁卫军给揪回来的。

    通过审问拉斯莫尔男爵的管家亲信等人,雷欧才得知,这个庄园只是个别院,平常拉斯莫尔男爵一家都不怎么来,他们在泰席尔城的老宅才是藏钱的地方。

    雷欧大怒。道:“这么重要的消息怎么不早说,不知道浪费时间就是在浪费本大总裁的金钱吗?”。

    当下队伍又集合起来,顶着月光,迅速向着泰席尔而去。

    这里离泰席尔城,有二十多里的距离,沿着大道,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到达。

    洛林他们的队伍走到一半,突然发现前面亮着大片火光,一支队伍举着火把迎面撞上了洛林他们。

    队伍最前面的是一对骑在马上的武士,穿着铠甲,别着刀剑。在他们后面,可以看到武器反射出的火光。

    前面的禁卫军大喊一声:“止步,你们是什么人。”

    对面的队伍也有人大喊:“泰席尔城城主在此,对面停下。不然放箭了。”

    洛林和雷欧疑惑的对视了一眼,洛林转头问菲利普将军:“我们通知了泰席尔城主了?”

    菲利普将军摇头,道:“没有,大人,我们没有通知地方上的任何人。”

    前面的禁卫军谨慎的接近他们,说道:“我们是禁卫军,请你们的大人过来。”

    听见对面的人这时纷纷嚷道:“啊?又是禁卫军。”

    “好了,好了,人家援军到了,这些没我们事了。”

    对面的队伍走出一名骑士,和禁卫军的士兵说了会话,就从马上跳下来,一路小跑的往洛林这帮过来。…,

    “我是席尔城主萨宾,求见总督大人。”

    洛林对身边的禁卫军说道:“领他过来。”

    泰席尔城主萨宾跟着禁卫军走到洛林跟前,什么都说就先单膝跪地,低着头道:“属下无能,御下不严,以至于发生这种事情,还要总督大人亲来处理,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洛林道:“请起,萨宾大人,拉斯莫尔男爵隐藏较深,要不是机缘巧合,我也发现不了他。”

    萨宾城主从地上站起,洛林看到额头上都是汗水,衣领一圈都全湿了,洛林他们也跑了一路了,可是在凉凉的夜风中,一点汗都没有。

    “拉斯莫尔男爵?”萨宾城主疑惑的说道,然后萨宾城主小心翼翼的问道:“大人不知道?属下说的是拉斯莫尔男爵的外甥。”

    洛林奇道:“难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萨宾城主苦着脸,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道:“驻守前面的关卡的地方士兵哗变,扣留总督大人您派出抓捕关长的使者。那个关长是拉斯莫尔男爵的外甥,大人您还不知道吗?”。

    洛林惊得目瞪口呆,瞪着身前的萨宾城主定了定神,然后厉声说道:“你是说,你属下的士兵,哗变了?”

    雷欧跟着一瞪眼,叫道:“什么?在奈安腹地居然发生这种事情?地方官是搞什么吃得,都是一群饭桶吗?”。

    萨宾城主看了他一眼,立时就知这位紧跟在洛林身边的小胖子的身份,当下又跪了下来,汗流浃背地颤声道:“是,殿下,属下无能。请殿下恕罪。”

    雷欧立时感觉良好,他瞪圆了自己的大眼睛,还要再耍一会儿威风。

    洛林却是一把将他拉到了一边,然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雷欧这才意识不妥,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洛林想了一下,道:“萨宾城主,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是我没有考虑周详。”

    萨宾急忙连声道:“是,是。。”

    说到这里,突然发觉不对,又急忙改口,道:“不敢,不敢”

    连说了几句,又是觉出不对来。想要再说什么,但是一时张口结舌,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急的满头大汗。偷偷地抬起头来,用眼角扫了洛林一眼,然后又低下了头去。

    洛林听他的话词不达意,知道他这是因为手下发生兵变,害怕被追责。当下笑了笑,道:“这一次事出突然,不怪你的。”

    萨宾立时如释重负,擦了一下头上的汗水,沉声道:“谢总督大人,谢总督大人。”

    洛林转过了头来,四下看了一看,道:“对了,发生兵变的哨所在那里?”

    “前面几里地方那个关口,那里是泰席尔城重要的检查站,平常驻有三百多名泰席尔城防的士兵。”

    洛林道:“让你的人在前面带路。快去!”

    “是。”萨宾城主从地上跳起来,一转身跑回队伍,泰席尔城的队伍迅速起步,那帮士兵被军官们催促着,加快往前面的关卡。

    由于兵变,这可是帝国的头等大事,洛林也是无心再做别的,当下率领着手下的百余禁卫,就跟在他们的后面。

    在一路之上,萨宾城主向洛林解释了经过。

    洛林派出的禁卫军带着手令,下午赶到了城主府,要求萨宾城主派人配合,去抓捕前面的关长,拉斯莫尔男爵向外送奴隶,那个关卡是重要的一条路线,拉斯莫尔男爵花大价钱给他的外甥买到了那个位子。…,

    萨宾城主不敢怠慢,当即派出得力的属下,带领这一队禁卫军前往关口抓人,没想到禁卫军将关长扣起来之后,守卫关卡的那些士兵突然哗变,要将关长给抢出来。

    禁卫军当即带着被抓捕的关长,退入了关卡上的岗楼里面,仗着手弩锋利,连着射倒了几十个人,逼退了那些士兵。

    关卡上也有些士兵有不愿陪着他们闹事的,知道这样做是死罪,偷偷溜出来向萨宾城主报信。

    接到消息的萨宾城主当即就傻了,自己的手下哗变,围攻了总督派出的队伍,不管怎么说,他这城主是跑了不责任了,要是处理不好,很可能牵连到他这个城主身上,那等着他的就是帝国监狱了。

    萨宾城主当即带领泰席尔所有的驻军,向关口杀去,没想到半路上居然会碰到洛林,而且洛林他们还是来抓拉斯莫尔男爵的,在自己的治下连着出现这种事情,这让萨宾城主深感前途暗淡,想着是不是现在就先辞职了算了,等洛林追究起来,那麻烦小不了。

    洛林他们来到关卡前面,只看到关卡上大门紧闭着,上面黑灯瞎火,什么也看不到,倒是可以听到里面嘈杂的声音,听到外面有声音,才有几个人跑到关卡墙上,探头探脑的向外张望。

    萨宾城主的属下大声喊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现在这种行为是要杀头的,赶快打开大门,出来投降,不然……”

    关卡上突然有人大喊:“我们是禁卫军,下面是那里的队伍?”

    菲利普大声道:“我是头,里面情况怎么样?”

    “头都来了,我们冲不出去,不过顶得住。伤了两个人。”

    萨宾的属下接着喊道:“赶快放下武器,出……”

    雷欧跑到跟前,踢了那个人一脚,指着他的鼻子大声骂道:“还叫个毛啊,连我和老大的人都敢堵,包庇罪犯,公然哗变,留他们干什么?

    你们这个地方,破事真多,赶快解决了,少爷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等着去做那。”

    萨宾城主看看身边一直都黑着脸的洛林,一咬牙,大声命令属下:“撞门,冲进去,一个也不许放跑。”

    洛林道:“不用那么麻烦,薇拉,把门炸开。我们还要抄家那。”

    薇拉早就不耐烦了,折腾了一天一夜了,到现在一个金币都没有搂到,薇拉心里早就窝着一团火了。

    听洛林这么说,当即点头答应一声,道:“好嘞,少爷。你就看好吧。”

    薇拉从队伍里面跳出去,举起自己特大号的魔杖,一个足有桌面那么大的火球在薇拉前面的聚集起来,火光照得周围一片都是明亮的黄色。

    薇拉一甩魔杖,大火球呼的一声飞出去,砸在关卡的大门上,然后轰隆一声巨响,爆炸的火光遮住了整个关卡的城墙,腾起的烟尘跟着向四边飞去,碎石噼噼啪啪的从天上往下掉。

    泰席尔城的这帮人都被震的愣住了。

    他们傻傻地眼前的关卡,只见整个大门都已经不见了,连着那面墙都是一个圆形的大洞,在此同时,还有石块不停的在往下掉落,发出簌簌的声响,看那样子,好像随时会倒塌下去。

    洛林看着发呆中的萨宾城主,恼怒的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冲进去。”

    “啊,是,大人,”萨宾城主这才回过了神来。他看了一眼旁边那个得意的几乎要晃尾巴的小女仆,恐惧地意识到这个看上去天真可爱,漂亮的像个洋娃娃的少女其实是一个危险如地狱三头犬的存在。…,

    他赶忙转过了头去,向了手下的士兵们高声说道:“上,都上,冲进去。”

    泰席尔城的队伍呐喊着穿过被炸飞的大门,冲进关卡内部。

    洛林他们在外面只听到了关卡里面的喊叫声,却一直没有听见战斗的声音,差不多有一刻钟的时间,只见泰席尔城的士兵开始押着关卡内的士兵走出关卡。

    一队禁卫军士兵和禁军的侍从,押着中间一个穿军服的人,扶着两个伤员,从关卡内走了出来。

    这一队禁卫军和侍从来到洛林和菲利普将军跟前,一敬礼,队长说道:“属下们无能,让大人和将军跑这一趟。”

    洛林点点头,道:“弟兄们辛苦了,不愧为禁卫军,干得很好。”

    菲利普将军也点点头,笑着说道:“你们几个小子,这点小场面还摆不平,回去再好好练练。”

    “主要是带着侍从们,不然就凭这些地方三流小兵,我们现在都回奈德尔了。”队长郁闷的说道。

    后面那一队禁军侍从都对着队长怒目而视。

    “好了,好了,事情解决了,现在该干正事了吧,天都快亮了。”雷欧一边嚷嚷。

    洛林叹了口气,说道:“想办点正事,还真是艰难,从上到下,全都是坏蛋,怪不得大家都喜欢当昏君那。”

    雷欧跟着叹了口气,很是深有同感的点点头,板着指头数道:“营业税,交易税,消费税,所得税,妮可说还要加我的资源税,动不动还就说要收归国有,想当个良善的商人,容易吗!”

    贩卖奴隶有多挣钱?看看雷欧和薇拉的现在的心情就知道了。

    在回奈德尔的船上,雷欧一直念叨着“这一趟的辛苦没白费”,一边在洛林身边嚷嚷“老大,这贩奴的抄完了,我们下面该做什么买卖。”

    。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