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价格战

作者:虎牢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斗破苍穹 赤血龙骑 武动乾坤 剑道独神 异世邪君 城堡之心 带着农场混异界 天下无双 圣王 史上最牛召唤 永生 召唤美女军团 星河大帝 召唤万岁 造神
    沪技的众帮人奈安人很快制止了自只!间的杰序芳争工所以,盐价虽是突然跳了水。但在饭后没多久就稳定到四十二银币了。

    而雷欧瞬间将盐价拉低到三十八银币。

    虽然食盐降价了,但奈德尔城的居民们可不傻,他们才不会跟着雷欧或者盐商的指挥跳舞,现在谁都知道,盐价不是会降,而是会大降特降。

    用洛林的话说,就是大家现在都在持币观望。

    不管是雷欧还是盐商,手下店铺都使出吃奶的力气在宣传,虽然叫得挺响,但就是没人来掏钱。

    杰里很快就现了这一异常,几家店铺光扯着嗓子喉,一文钱进帐都没有,不用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杰里迅的跑来报告给雷欧。雷欧一听,大惊道:“这还了得,卖不出去的东西一文不值,那就再降吧。我们卖三十五银币一磅。”

    这下,雷欧手下的店铺终于有了销量了,已经开始有些人走进店铺去购买了。

    奈德尔城说大也不太大,尤其是商业区就那么四个,大家的店铺都在一条街上,有的干脆就是对门。

    一看奈安盐业公司将价格干干脆脆的拉到了四十以下,而且已经开始有人购买了,这边的盐商捏着鼻子也只有跟着,这帮大老爷聚在密室里吵架他们又很干脆的缩进密室了。几乎打得头破血流,也只想出一个办法,咬着牙下令,降价,再降价。

    毕竟,要是卖不出去在仓库里面受潮。他们收不回一分的成本,现在,不管价高价低,卖吧!

    这帮人也都破罐子破摔,能捞回多少是多少。

    盐商们在已经贴了数层的标价牌上,又粘上新的盐价:三十三银币一磅。

    杰里摇摇头,叹了口气,虽然知道回去雷欧的命令一定也是“再降价”但他可不敢替雷欧做这个主。虽然雷欧雷总裁在公司会议上不停的叫要员工增强自主性,但那是指在工作的时候,尤其是在主动加班的问题上,可不是让你来替老板做决定的。

    果不其然,杰里给雷欧报告。那帮人又将盐价降低了之后,雷欧大怒道:“那帮孙子,涨价的时候拖拖拉拉,降价的时候怎么这么干脆。我一杯果汁都没有喝完,他们就顶不住了,这样我得损失多少钱,真真是气死人了。传令,再将。”

    奈德尔城的人就像是在欣赏一场精彩的足球比赛一样,而且两边打的还是对攻,在比着进球一样,刺激的不得了。

    有些奈德尔城人就守在店铺的门口。一旦看见盐拜被更新了,就大声欢呼,然后伸着头等另一家的反映,等这边也降更低了,又打着口哨大声欢呼。

    一些小鬼们成群结队的呼喊着“又掉了,又掉了。”在奈德尔的大街上跑来跑去。洛林从奈德尔城的大街上走过,感觉这就跟以前看世界杯一样热闹。

    今天的奈德尔城就像每年最盛大的“父神节”一样,到处都可以听到民众的欢呼声。

    盐价在掉过了三十银币以后,两边都开始谨慎起来。

    雷欧对食盐降价的度十分不满。这样下去,他这个总裁看来是搂不了几个私房钱的。

    盐商们更是不愿意看到食盐掉价,但是奈安盐业摆出一副要暴他们菊花的坚决态度,明知是往地狱里跳,他们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跳下去。

    中午一点钟左右的时候,盐价是每次两个银币,甚至三个银币的在掉价。到了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食盐降价的幅妾降低了,每次一个银币的在往下降。

    降幅虽然小了,盐价依然是坚决的在往下滑,这是雷欧或者那些盐商们都阻止不了的事情。

    雷欧现自己也没有办法阻止这种狂飙的趋势。这种恶性的价格战把雷欧自己也给绕进去了,看着薇拉画出来的如同抛物线一样的盐价走势图。

    雷欧垂头丧气的窝在沙上。自怨自艾道:“失算了,失算了,价格战要不得。”

    明知这样下去自己估计捞不到几个钱,雷欧也只有无奈的每半个时就将盐价减一个银币。

    为此耍欧狠道:“不过了。都不过了。”,果汁敞开肚子的喝,以前每次加两个冰块,现在加四个了。

    雷欧心里在流泪,盐商心里这是在淌血。

    盐价每降一分,他们就亏上几万金币。这群人中,很多人不仅囤盐。他们自己也是产盐的,手里都有大小不一的盐场,不然他们也不会豪气干云的叫嚣要垄断奈安的食盐货源。

    照这个降价的趋势继续下去。他们投入的钱不光血本无归,而且这些人建立的,经营了几代的盐场也要到闭关门。

    扔进去的钱没了,还可以再赚,可要是他们产业要是也没了,就只能上大街讨饭了。

    这一群奈安人再也不复几天前的豪气,没有美酒没有美食,更没有了美艳的女人奉承他们。

    现在他们一大群人沉默的坐在空荡荡的屋子里面,即便是有人抬起头来想说话,看到众

    这群人刚刚体验了一把由天堂到地狱在直通车,早上他们还在兴高采烈的计算自己的收益,中午接到奈安盐业倾销的消息之后,一直到现在。他们做得唯一一件事情就是计算自己的损失。

    从这群人被紧急召集了起来,虽然个个都在绞尽脑汁的思考对策,直到现在,他们还是只能在这里被动的应付雷欧的价格战。

    他们派往市场的手下每进来一次,这帮人的脸色就白一分,因为这代表着奈安盐业又一次的压价了。而他们也只能将原本咬紧的牙关咬得再紧一点,嘶哑着说道:“降!”

    有人大声喊道:“想个办法。再下去我这辈子的钱都赔进去了。”

    “赔钱?哼,我的全部产业已经亏里面,有办法?有什么办法。早知道就不该听你们盅惑。”

    “挣钱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这话。现在叫这个有意思吗?我赔进去六万多金币了。你那点东西算个毛。”

    “我

    “省省力气。都闭嘴吧!”

    网开始降价的时候,这些人还会吵吵闹闹,或者咒骂。或者哀号。降到三十银币以下的时候,他们连抱怨的力气都没有了。

    大多数人只是失神的愣愣坐在那里,有的人攥着酒瓶不住的灌酒,想要把自己灌醉了,有的人揪着自己的头往墙上撞。

    还有的人皱着眉头,敲着手指在不知道在心里盘算什么东西。

    而这时,敲门的声音又起,他们像是突然受到惊吓一样,恐惧的看着大门,仿佛会从门外跳进来一个杀人魔鬼一样。

    竞相降价的行为一直持续到傍晚。盐价已经到了二十银币一磅,眼看就要突破二十银币的心里价位了。

    奈德尔城的百姓对这场旷古绝今的价格战虽然还都没有看够,不过也到了晚餐的时间了,大伙估计着也该收场了,围在店铺前面的人意犹未尽的谈论着今天的盛况,散伙准备回家。

    雷欧今天下午灌了一肚子的果汁。现在肚子里面涨得难受,跟在里面揣了小包一样。

    而从市场上收集信息的职员像穿花蝴蝶一样,每个一会就会上来向雷欧报告行情。

    雷欧此刻感到憋得不行,摇摇晃晃的从沙上坐起来,杰里敲门之后走进了,正好撞到了急欲出门的雷欧。

    美琳娜在雷欧的背后道:“你干嘛去?妮可姐姐交待我们早点回去吃饭。”

    雷欧急匆匆的往外走,头也不回的摆摆头手道:“知道了。”然后一把拨开了站在门口的杰里。

    杰里赶忙道:“总裁,对面的人又降价,我们都在等您的意见。”

    雷欧从门里跳出来,两步窜向厕所,大声说道:“总裁我赶时间,不陪他们玩了,全抛了。”

    就这样,在雷欧一泡尿的时间。奈安的盐价刷的一声落到了一银币每磅。

    消息传来。奈德尔城的百姓奔走相告,欢呼雀跃,家庭主妇拿出藏在橱柜顶上的盐罐,狠狠的挖上一勺,洒进汤锅里面。

    聚在一起的盐商被这个消息击碎了最后一点希望,他们就是这次不炒盐,由这些人盐场放出的食盐成本价格都已经是一银币以上了,和奈安盐业竞争,一点希望都没有。

    而雷欧在清点自己今天的收入,准备做好假账蒙凯瑟琳的时候,惊讶的现,打了半天的价格站,居然只收入了百十个金币。,第二天,奈德尔仿佛在一夜之间。一切都又正常了,人们在帝国政府的保护性,过着安宁祥和的生活。那些打砸店铺的事情,仿佛都是生在上个世纪了。

    没有人在买盐的店铺前面聚集,没有人在大街上抱怨官员们都是群饭桶,也没有再往政府部门里面扔石头。

    只有在经过那些已经关了门的店铺时候,奈德尔会冲着大门骂声娘之外,奈安的食盐风波。突然间就结束了。

    洛林一如往常的走进总督府的会议室。坐在自己的个子上,接过秘书大妈端上的热茶,抬起头来扫视一圈自己的下属,惊讶的现他们都用一众仿佛是看外星人一样的眼神盯着自己。

    安格斯突然鼓起耸来,下面的一众官员也紧跟着安格斯的行动,在会议室内使劲的拍着自己的巴掌。

    安格斯对着洛林深深的一点头。道:“大人干的实在是漂亮。”

    其他的人也跟着拍起马屁,纷纷嚷道:“总督大人英明。”

    “我们提心吊胆这么久,原来总督大人早有对策。”

    “当真是稳坐钓鱼台。”

    洛林看着眼前众人一个个喜笑颜开的样子,只是矜持的笑了笑,然后示意下面的人安静。

    洛林道:“诸位,本次风波虽然实在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诸位在应对危机中的表现都很出色,我很满意。仅仅稳定市场才是我们的第一步,对于这些这些哄抬物价的奸商,我们先决不姑息,但更不能用不合理和不合法的手段去对付他们。

    从这一次的事件当暴露出很多问题,为什么我们奈安政府的权威其车不足心慵川本生,这是很严重的政治问题,诸个明白吗?”

    明白,怎么不明白。下面这群官员在心里暗想,还不都是您老人家说了,要合理合法的对待他们。要搁以前,早就让他们了解什么是政府的权威了,还能让他们闹得起来。

    洛林接着说道:“针对奈安省商业市场的整治工作,从目前的状况看来是非常有必要的。我们下一阶段的工作重点。就是对奈安的市场和物价进行全面整理。尤其是那些妄置民生于不顾,搜刮普通百姓的无量奸商,更是要狠狠的打击,明白没有。”

    下面这群官员大声说道:“是。总督大人。”

    洛林嗯了一声点点头,道:“我对大家前两个月的表现很满意,各位的辛苦我都看着眼里,希望诸位以后再接再厉。

    下面这群官员可都是很会领会上意的,咱们的洛林总督说了,要在合理合法的前提下整治市场,怎么整治?当然是各部门恪尽职守,使劲的下去检查了,查到了然后使劲的罚款。再责令停业整顿什么的,当然。要是罚款交的足了,就不用停业整顿了,要不然,就让他整个三年两年的看看。

    咱们的洛林总督大人还重点提到了,要狠狠的打击那些妄置民生于不顾的奸商们,这些奸商是谁,大家心里可都是一清二楚的。

    那帮盐商们给脸不要脸,居然敢驳总督的面子,现在既然已经被一棒子打蔫了,正应该落井下石,好好切他们的生猪肉。

    最近一段时间,奈安的奴隶都被释放了,那些嘴被养刁了的基层官员。正抱怨日子不好过那,消息灵通的打探到洛林总督要下手对付那群盐商,这帮被视为洛林总督的走狗的家伙们,又一次击掌相庆,欢呼道:这下又可以财了。

    这边的奈安盐业在市场上全力的倾销食盐,另一边,奈安政府各部门齐齐出动,在奈安开始了没有期限的大检查活动。

    洛林他们早早已经掌握了那帮盐商的绊细资料,这些人被列为要打击的对象,当大网一下,小鱼小虾也跟着倒霉。

    税务部门就不用说了,时不时的突击检查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他们就是靠着这个吃饭的,现在玩起来都不用上面交代,这帮比一般的军队更强悍的税吏们,夹着包每天准时出现在市场上,尤其是被总督说过要关照的对象。税吏每天都会准时的登门查账,一直查到市场关门时间,再准时的合上账本下班。,卫所的士兵每天不再光是饵捕追盗。由于气候原因和城市布局紧密。现在是火灾的高期,一旦失火,会对整个奈德尔城造成毁灭性影响。鉴于问题的严重性和紧迫性,洛林总督临时签署法令,命令卫所兼管蒋防任务,要工作就是排查奈德尔城各处的火灾隐患。

    一旦现,要命令其限期整改。整改不到位的要予以重罚。

    所有现在卫所的士兵堂而皇之的走进市场上的各家店铺,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的使劲按查。

    这帮兵痞们平常都是没事找事的德性,现在得了总督的授权,更是飞扬跋扈起来,老话说贼过如梳。兵过如蓖,这下可苦了市场止的老板。绝大多数人只能选择破财免灾。

    那些被上面点名了要重点照顾的。就是想破财现在也没人敢接,这儿人上面二话不说,就留一句“整改”

    等老板将店铺重新仔细装修了一遍。这些人上门扔下一张罚单,再留下一句“再整改”后,扬长而去,要是还有坚持下来的,他们得到的就是一句“还整改”

    这还只是一般简单手段,秉承上意的奈安政府官员,这这回的整治事件中,充分挥积极性,变着法的找他们麻烦。

    港口上的可以随便找个理由。怀疑走私,怀疑藏盗,怀疑运输假冒伪劣产品,怀疑”我就是怀疑你了,怎么着吧,然后扣留下他们的运输船只,检查三个月五个月的,你尽可以放心,我们公务人员的一起行为,都是合理合法的,我们不会简单粗暴的对待百姓,有意见你还可以去向我们上级投诉。

    关卡上用着同样的借口,截留这些人的弃队。

    洛林的报复简单直接,而且来的不可阻挡,几天的时间里面,那些前一段时间还叫着“要给这个小总督一点颜色看看”的人,这时候全都傻了眼了。

    这些官面上的手段来得正大光明,就是想要辩驳,他们也站不住理。不是没人想过去茹曼城告御状去。毕竟谁家没有几个大人物亲戚。他们在仔细讨论了之后,才现洛林居然没留任何可让他们告的把柄。

    这一切行动都是在政府的政令之下。按照法律条文执行的,他们总不能告洛林作为总督,居然太守规矩了,什么都要按照合理合法的要去来,一点都不横行霸道。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