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白公子的纠结

作者:风凌天下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一书封神 天域苍穹 大主宰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星河大帝 宝鉴 绝世唐门 武极天下 斗罗大陆 神印王座 天珠变 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
    哼,不管如何,在这世上,谁能比得上我的徒弟来得重yào ?当务之急,还是先将苏夜月带回去,易经伐髓,脱胎换骨,全部换成天地灵根与玲珑玉骨,最为重yào 。

    晚一天,效果就有可能不会那么好。毕竟小丫头现在年龄已经不小了……

    那股力量虽然底蕴深厚无尽,但此刻不过方兴未艾,想要真zhèng 威胁到自己,没有无数岁月的累积,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这么一想,梦怀卿顿时便打消了回去看看的念头,拉着小丫头的手,轻声道:“我们走!”

    右手一划,眼前突然一明一灭,随即整个寒阳大陆空间全部消失,苏夜月只感觉到自己面前出现了一条湛湛星河。

    师父梦怀卿带着自己飞行其上,每一步,都好像是踩着一颗星辰而向上前行。

    梦怀卿白衣飘飘,带着苏夜月流星般飞掠而去,无数道空间,在她们的身后渐次开闭,两道曼妙的身影,直冲向九重天外……

    不过转瞬之间,两人已经是不知dào 走过多少空间,多少距离。

    寒阳大陆,若是按照距离来算的话,恐怕……已经早在数百万里之外!

    或者更远更远!

    ……

    大陆四方战局,于悄无声息之际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

    而这一切,辰星城的人却是懵然不知。

    叶南天依然在归去北疆的路上,或者,还没有到,总之,行踪一切成谜,所有人都以为他还留在京城。

    东西两面,战况仍旧在慢慢糜烂。

    然而南疆方面却已经彻底地稳定了下来,或许在之后相当长的岁月之中,都不会再成为妨碍。

    而辰星城方面,却陷入了另一个空前的暴风雨之中;因为,灵宝阁拍卖堂发出去的超级拍卖的消息,引来的人已经不是越来越多,而是太多了。

    就是太多了!

    无数的高手,甚至,已经数十年都没有在人间露过面的隐士高人,也都纷纷在辰星城显露了形迹。

    无数门派的旗帜,在辰星城也逐渐的亮出。

    大门派,超级门派,早已不问世事的隐世门派,尽都有人员入驻!

    最著名的寒阳大陆八大家族,更加是一个不拉,尽数在辰星城齐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两个白衣女子,面罩白纱,悄然自西门,进入了辰星城。

    ……

    竹林中。

    白公子皱着眉头,一脸的百思不得其解。

    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全部消失。”

    面前一个黑衣人,轻声说道:“任务失败。”

    “怎么消失的?”

    “这个……不知dào 。”

    “恩?”

    “只听说,当日最初的一段战斗,尚有游人看到了,战况惨烈,却是我方占尽优势,虽然苏夜月的最后一名侍卫实力超出原本估算,未能一举擒拿,却仍形成了极严密的合围之势,然而就在最关键的时刻,眼看着苏夜月和她的侍卫就将死于非命的当口,却突然间所有人一起消失了……”

    “连苏夜月也一并消失了?”白公子皱眉。

    “是的。”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是的。所有人都是如此,没有例外。”

    白公子闻言不禁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紧紧地蹙起了眉头。

    这么多年来,如这般完全没有头绪的事情,终于又多了一件。

    先前那天道秘宝诡异失踪之事,已经够没有头绪了。

    没想到眼前这件事居然更加诡谲!

    他沉默了一下,挥挥手让黑衣人退下,然后他自己推动着轮椅,来到了窗前,喃喃道:“难不成……竟是母后亲自出手?”

    他放出精神,试图感应,却发xiàn ,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自己母亲的气息。

    “母后已经走了……那么就应该不是她了。”白公子苦苦思索:“那……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够举手投足间让一百多高手一起消失?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人能做到?想要做到这点的,至少也得有道元境高阶以上的实力吧!?”

    “难道是……”白公子身躯一震,眼中射出来锐利的光芒:“难道竟是……紫莲令主真的存zài 于这个寒阳大陆?而且实力还恢复到了顶峰,甚至更进一步了?”

    “但就算是紫莲令主痊愈突pò ,却又怎么敢贸然与我做对?”

    白公子想了半天,还是想不通透,便在这时,一只奇异的小巧飞鹰刷的一声飞进了竹林。

    爪子上,绑着一个小小竹筒。

    竹筒打开,里面的乃是近期相关的重大消息。

    这一则重大消息,对于白公子来说,绝对是不想看到的。

    “南疆天地异象,天际莫名落下大山,彻底阻断进攻之路。联军束手无策,绝无攻陷可能……”

    白公子看完这则消息,哼了一声,终于确认了什么,突然叹了口气,喃喃道:“母后……您下来一次,下来就下来吧,但您为何还要破坏儿子的大事呢?算是报复我不肯从您之命,回转本天么?”

    他终于猜了出来。

    在这个世上,能够造成这样震撼效果的,除了自己的母后,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万全状态的紫莲令主或者能够在一瞬间弄没百多人,但这般移山填海之能,却是万万没有的!

    如斯大能,也就自己的母亲大人能够办到!

    还有就是,现在自己的母后也已经离开了,那道天降关隘,绝不可动摇了。

    对于这样的事情,白公子只有苦笑、接受。

    殊不知梦怀卿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真心的不知dào 是自己儿子在暗中推动。

    包括杀死的那些人,也根本不知dào 其实是自己儿子的手下。

    阴差阳错,才造成这等事。如今,她自然更加不知dào 了。因为她已经带着无限满yì 的徒弟,离开了寒阳大陆。

    当然,就算她知dào ,也不会多在意,不过就是杀了几只蝼蚁,又因为爱徒而帮了一群蝼蚁,举手之劳,何足道哉!

    至于自己儿子……就当做对你不听话的惩罚也无所谓。

    白公子手中捏着那张薄薄的信笺,沉着脸说道:“通知婉姑娘,让她尽速回来。”

    召回云端之婉的消息这边才刚刚传出来。

    另一边却又有一则消息送至,而这个刚刚送达的消息却让白公子脸色大变!

    无论是掳劫苏夜月失败,杀手全灭,还是天降奇山,令到南疆战局大方向失控,都没有让白公子太失态,可是这次的这个消息,却让一向云淡风轻的白公子,首次失态!

    “根据隐身于辰皇城密探回报,日前,有一神mì 高手,收华阳王之女苏夜月为徒,目前只知dào 这名神mì 高手乃是一名女人,修为高深莫测,雍容华贵,让人不敢正视,不知其来历,亦不知其去向,目前此人连同苏夜月,一起失踪……”

    获悉这样的一个消息,让白公子方寸大乱。

    因为他知dào 了一件事,那就是原定的策略,必须要改变了,而且还得是大幅度的修订。

    也许,原定的全盘计划,要全部推倒重来也说不定!

    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苏夜月的神mì 师傅!

    别人或者不知dào 不了解收苏夜月为徒的人是谁,但,白公子怎么能不知dào ?那一定一定,就是自己的母亲。

    母亲收了苏夜月当徒弟,那么,自己与苏夜月就由陌生人变成了很亲近的师兄妹关系。

    若是自己明知如此,还要对师妹一家下什么毒手……

    那么……

    白公子苦笑:“不要说别人,就是我自己的亲娘只怕都饶不了我……母后寻找这个凤体传人,可是已经寻找了无数岁月……如今意wài 寻觅到了,无疑会将之当做心肝宝贝一般的护着……我贸然去招惹,无疑就是自取烦恼。”

    “但现在的问题却是,此际运势已成,逆位早已经定在了辰皇帝国一方;如何能再更改?若是强行更改,便需yào 我再多等一甲子的时间。”

    “至少一甲子的光影,才能让顺逆之势再度易换,可是我如何等得起这一甲子?”

    白公子看着面前的星云图,苦笑连连。

    “母后啊母后,您这一来一去,可真是给我出了一个莫大的难题啊。”

    他剑眉微蹙,苦笑着,但眼神却已经渐渐地尖锐起来。

    “事在人为,既然苏定国现在已不能死,那就不用死,左右那一山突临,令到南疆一面已经差不多定局,索性就再多送一个顺水人情给那个未见面的小师妹,就放南疆辰皇大军一条生路,只要另外设法令到苏定国的大军无法撤回、驰援另外三面,大战略仍是不变。”

    “彼时,就算南疆战局能够稳如大山,但,其他三面仍要面对无可挽回的崩毁命运。”

    “这么大的帝国,只要真个崩了,就算是苏定国仍旧活着,始终是改变不了结局的?他只是异性王,并非是真zhèng 的辰皇皇室成员!”

    “……”

    “嗯,我到底在想什么,怎地思绪如此的混乱,如此显而易见的道理竟想了这么久才想通透,虽然事出突然……问题并不是出在苏定国身上,而是出在我自己身上。”

    “我现在心态不对。”

    “我的心乱了。”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