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我只是个女人!

作者:风凌天下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一书封神 天域苍穹 大主宰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星河大帝 宝鉴 绝世唐门 武极天下 斗罗大陆 神印王座 天珠变 武动乾坤 傲世九重天
    “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宫装妇人问道。

    “我叫苏夜月。”苏夜月紧紧地握了一下叶笑的手,颤声回答道。随即便接着说道:“谢谢您,救了笑笑。”

    “苏夜月,好名字。复苏长夜,当空皓月。”宫装妇人称赞一声。

    却对于小丫头感谢自己救了叶笑的话,当做没听见。

    或者,叶笑对于她而言,完全不重yào ,没意义,不屑一顾!

    “丫头,你近来是不是有了什么遇合?”宫装妇人轻声问道。

    凤体资质,可是自己已经苦苦找寻了不知dào 多少万年而始终未曾寻觅到的特殊体质。

    一直到了最近这数千年,才不得不停止找寻。

    因为,自己的本身修为已经到了感知天下的层次。

    若是什么地方有天生凤体的人出生,自己立即就会知dào ,倒也无需再浪费偌大人力物力,刻意找寻。

    然而,这种凤体一般都是上天赐予,万亿人中,难得一见,只可机缘偶遇,断断不可强求得之。

    除非是先天就是凤体禀赋,后天机缘成就的可能性可说是无限可能的低。

    近乎绝对没有。

    然而,这次下来一看,却是大吃一惊。

    这小丫头怎地也已经十五六岁了,怎么才被自己感知到呢!

    这是怎么回事?

    这其中,必然存zài 某个特异因缘!

    “遇合?没有啊。”苏夜月茫然的眨眼,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亲眼证实之下,可以确定你原本并不是凤体禀赋。”宫装妇人皱着眉头,苦苦思索:“但,最近几个月中,却突然蜕变成了凤体。这可是一个逆天级数的改变……若是没有遇合怎会如此?”

    “哦?如果一定有什么遇合,大抵就是我前几天曾经吃过一颗丹云神丹。”苏夜月说道:“难道是哪个?”

    “丹云神丹?”宫装妇人精神一振,道:“那是什么灵丹?具体有什么效果?竟能如斯夺天地造化玄奇!”

    “丹云神丹不是灵丹,只是一种称谓,我吃的其实是……培元丹吧……”苏夜月说道。

    “培元丹……”宫装妇人闻言险些就翻了白眼。

    若是这样的低阶的不能再低阶的丹药,居然能够让一个女人变成凤体……那么这个天下也就太疯狂了些吧?

    如果说这番话的不是苏夜月,如果苏夜月不是凤体禀赋,宫装妇人多半就会一巴掌拍过去,服用区区培元丹,也敢称什么遇合,耍我是不?!

    一旁的叶笑却是心中一动。

    原本不是凤体,最近却成了凤体。

    原本无法感知,最近却能感知……

    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特异的变化由意味着什么?

    这些显然不可能是丹云神丹形成的效果。

    但,小丫头近来除了曾服用过一次丹元级数的培元丹之外,再来貌似就真的没有什么太特别的遇合了……

    一念即起,叶笑呼啦一下子想起来,那天小丫头刚知dào 自己诈伤濒死的时候,由于心情激荡,而且这段时间忧心如焚、伤心欲绝,当场险些晕厥过去。

    而自己为了让小丫头尽快醒来,便动用了空间内的鸿蒙紫气,帮zhù 小丫头梳理了一下经脉。

    只是在梳理经脉的过程中,由于自己动用了最原始的鸿蒙紫气,那颗蛋曾经飘起来,似乎很不乐意的样子。

    叶笑根本就没有管它,我的鸿蒙紫气自然我做主,仍旧我行我素,干脆把小丫头的全身经脉尽数梳理了一遍。

    于是那颗蛋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剧烈震动了起来,更有一团昏黄色的光芒从蛋身上飘了出来,似乎是在极力地阻止原始鸿蒙紫气的外泄。

    而那时叶笑正在全身心地为苏夜月梳理经脉,并没有理会他,全力运功之下,最终经连那一团昏黄的光芒,也一并送进了苏夜月的经脉之中去了……

    而从那之后,那颗蛋就静静地没了动静。

    似乎很沮丧很失落很难受外加……一副我元气大伤的样子。

    至于说小丫头对此全不知情却也在情理之中,因为整个过程中她都处于昏睡状态,否则以她那几日悲痛欲绝、忧心愁心的心境,不落下心疾的病根才怪!

    “苏夜月的凤体……不会就是这么来的吧?”叶笑突然异想天开。

    宫装妇人凝眸注视着苏夜月,始终百思不得其解。

    “若是最近遇合,怎么会一副浑然天成的样子?简直比先天还要先天!但若是自幼天生,先天成就,我又怎么会一直感知不到?”她皱着眉头,苦苦思索:“这件事真是奇怪之极。”

    她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抓住苏夜月的手腕,输出一道精纯元力,在苏夜月的体内经脉查看究竟。

    但,她便即时惊叫了一声。

    脸色接着就红了。

    因为连她自己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如此失态,更加想不到,自己居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因为,她赫然发xiàn :苏夜月的天生凤体,居然比自己还要来得纯正!

    那其中,似乎还包含了一股浩瀚无际的虚无太古力量。

    至此,宫装妇人首度悚然动容。

    在这一刻,她突然想起来,在自己当初学艺的时候,师父曾经经常叹息的一句话。

    “我们这凤舞神功,乃是钟天地灵秀,浑然天成的无上功法……这套功法不是由任何人,任何大能能够创造出来的,这部功法,只属于天地。”

    “亘古以来,浑然天成的功法,寥寥可数……只可惜,我们所谓的天生凤体,归根到底仍只是一种资质特异的禀赋,但距离真zhèng 意义上的先天凤体,还有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所以,我们虽然明知dào 凤舞神功能够走到更高更远的地步,但……却始终没有人能够做到。除非有一天,有鸿蒙清气造就的先天凤体出现……凤舞神功,才能够真zhèng 意义上修liàn 至最高层次的凤舞九天吧。”

    至今犹记得,师父每次说完那句话之后,总会伴随着一声深深的叹息。

    宫装妇人后来神功大成,臻至历代凤舞神功的极峰,便也终于明白了师父当年的叹息是什么意思:分明有一部天地无双的绝世功法,可以走到这个宇宙的最巅峰……

    但却因为自身资质所限,只能望洋兴叹,徒叹奈何。

    那种无奈加无力感觉,委实是让人忍不住长长叹气。

    但是现在!!

    宫装妇人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苏夜月,只感觉到无限惊喜!

    因为……

    眼前这个,岂不就是那传说之中的无上凤体?鸿蒙清气?先天灵脉?

    苏夜月惊慌的说道:“你……你你……你叫什么?”

    宫装妇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苏夜月,月儿,你一定一定!要做我的徒弟!”

    苏夜月看着宫装妇人熠熠发光的眼神,心底泛起一股莫名害pà 感觉,下意识的缩缩身子道:“我……我不……”

    宫装妇人热切的截口道:“丫头,只要你拜我为师,我一定能让你成为,这个天底下最强dà 的人!不,不仅是天底下,就算在天上,也是最强dà 的存zài !”

    “不止于此,我还能让你拥有无尽的寿命,让你得到无上的荣耀!”

    “我能让你……”

    宫装妇人快速地说着诸般好处,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当真诱惑无限,宫装妇人自信,绝没有人能抗拒这般诱惑,这个徒弟,自己收定了!

    不意,苏夜月突然弱弱的问道:“那……他呢?”

    她望着叶笑。

    宫装妇人头也不回,连看也不看某人一眼,随口道:“他资质不行,差的太远了。”

    苏夜月这次反应得很神速,摇头如拨浪鼓:“那我不去了。”

    宫装妇人愣住:“啥?你说啥?你说你…你不去?你知不知dào 你你在说什么,你知不知dào 你若是不去,你等于是放qì 了什么?那可是天地之间,最最巅峰的、最最辉煌……”

    苏夜月低下头,道:“您说的那些,对我而言其实不重yào ,我就只是一个女人,我妈也是女人,从我刚开始懂事的那会,我妈就跟我说……女人的这一生,最最要紧的,就是能找一个知冷知热,疼爱自己的人……陪着他,一起过日子,一起生孩子,一起去打拼,一起去奋战,一起慢慢的变老……等到老了老了,大家都走不动了,坐在椅子上一起享shòu 儿女伺候,一起笑看儿孙玩耍……”

    “我妈说,女人的一生,若是能做到这样,就一切都足够了……更多的奢求真心的无所谓。因为,我们只是一个女人。”

    苏夜月慢慢地说着。

    甚至,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还不能真zhèng 的理解其中一些话的意思,说出来的时候脸上还有些迷惘、以及不确定,但,她对于这种生活的憧憬向往,却是任何人都能看得出的。

    “我只是一个女人!”

    宫装妇人闻言之下竟愣住了。

    小丫头这句平实到极点的话语,让她心中突然间巨浪翻腾。

    真是简单的追求啊!

    我何尝不是一个女人!

    我何尝不想要这样的日子!

    但是,我能吗?

    或者我能,但我不甘心啊!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